正文 116非把他惯出病来不可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正文 116非把他惯出病来不可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凌冽回到三层楼的时候,已擦黑。

    七海在厨房里准备晚饭。

    他径直上了二楼,刚走到通往三楼的楼梯口,就听到上面有此起彼伏的人声和隐约的…枪声?

    这有点儿不寻常,晓驰从来都是很安静的。

    迈步上三楼,晓驰那间秘密基地的房门没有完全关上,闪着一道缝儿。

    还没走到房门口,就听里面嘭嘭几声枪响,接着一个清脆动听的女声喊:“倒一个!两个!哦,哦,进来了,加血。”

    “我给你添一个8倍镜。”晓驰的声音,口齿清晰语速连贯,很难得。

    “ok!3q。”

    凌冽将房门轻轻推开,就看到罗溪和晓驰并排坐在工作台前面对着电脑屏幕,每人的画面上都有个全副武装的战士在全力奔跑,两个人手指在键盘上飞速跳跃。

    “毒来了!”罗溪又叫道。

    “上车…”晓驰那边弄到了一辆吉普车。

    “nice!”

    凌冽在他俩背后站了一会儿,两个人竟然全无知觉。

    “你们…”他刚想开口。

    屏幕上突然跳出几个大字“大吉大利,今晚吃鸡。”

    “耶~”罗溪一声欢呼,转身作击掌状。

    晓驰也转过身来伸出手掌,抿起嘴唇,满是笑意。

    嗯?

    二人视线同时抬起,这才看到身后的凌冽。

    “哥…”晓驰叫了一声。

    “嗯。”凌冽点头。

    “车子还给伍茂了。”罗溪了一嘴,然后又问晓驰:“再玩一局。”

    “我要跟晓驰点事。”凌冽插一句。

    罗溪抬眼瞅瞅他,他也俯睨着她。

    “哦。”她识趣的站起来。

    “明继续。”向晓驰微微一笑,转身擦着凌冽的手臂走出去了。

    凌冽把房门关上,走到工作台前面坐了下来。

    “一会儿我们祖父。”

    晓驰点点头。

    凌冽向房门看了一眼,压低音量:“你能不能通过罗溪的手机定位她的位置。”

    晓驰的眼中明显浮上一抹惊异之色。

    “她现在与我的关系…比较特殊,为了安全着想,我必须掌握她的行踪。”凌冽解释。

    “姐姐…同意吗?”晓驰问。

    凌冽默了两秒钟,道:“她知道了可能会担心,暂时不告诉她吧,只要确认她的安全就可以。”

    晓驰想了想,点点头:“好的…可以。”

    “嗯,你去换件衣服,我在下面等你。”

    晓驰起身出去,屏幕上还保留着游戏画面,想想这个女人和晓驰越走越近,搞得他现在竟然连晓驰都要隐瞒,心里没来由的一阵烦躁。

    原本想要把她控制在自己手中,可这个控制圈似乎不知不觉中被她扩大了。

    他的兵、他的家人,甚至连他自己…已经快分不清究竟是他在控制她,还是她在影响他。

    这可不是他的风格,他必须主动出击,还有这个女人身上的诸多疑点始终萦绕在他心头挥之不去。

    凌冽和晓驰一起离开,也没要去哪儿。

    不过罗溪并不十分在意,暴君不在,她乐得轻松。

    目前有一件事迫切摆在眼前,总不能一直被那家伙当成个活抱枕,这样下去,非把他惯出病来不可。

    泄露评估表和还钱这两件事一时还不能解决,只能另辟途径,最好能从根儿上治治他。

    否则以后他不定还会找什么别的理由来刁难她,丫不但有枪,还会赤果果的‘滥用职权’。

    哗——

    罗溪打开了龙头,花洒喷出细密的水珠。

    热腾腾雾气弥漫,模糊了她的娇躯体。

    水帘轻轻击打在脸颊上,清新清爽,脑筋也动的快起来。

    起他离不开那个虎鲸抱枕的原因,是因为他的sd。

    &nbssd,创伤后应激障碍。

    因为自身曾遭受死亡威胁或严重创伤,亦或是目睹他人死亡之后发展而来的精神障碍。

    凌冽没有重大伤残,所以原因只能是曾经经历过死亡的威胁或者目睹过他人死亡。

    想想他在直升机速降时和自己同归于尽的劲头,如果是现在的他,绝不会因为死亡而受到精神创伤。

    而且他的症状并不十分明显,明引起他发病的刺激因素已经过去了很久。

    这种病症,相比男人,更易发生在女人和儿童身上。

    极有可能是他时候经历过一些事才导致了他的病症。

    尤其是他对虎鲸玩具的依赖,显然源于儿童时期的某种情结——那个大虎鲸会让他产生安心感。

    且具有不可替代性。

    沐浴露揉出的五彩泡泡接连飘起来,噗噗,又一个个的破掉。

    罗溪像个孩子似的不停吹着手上的泡沫,想要制造更多的泡泡。

    起儿童时期——晓驰患有的自闭症也是一样。

    准确一点,晓驰只是表面上有类似自闭症的症状,实质上,更像是因为受到过某种精神创伤而产生的自我封闭。

    如果他们两个的病因都来自于时候,也许他们曾一起经历过某个事件也不准。

    啪,罗溪猛地击掌,脑袋里灵光乍现,泡泡四下飞散。

    无数泡泡晶莹的薄壁映出她因激动而泛红的脸。

    鉴于凌冽是个有钱人或者来自某个豪门家族,他们兄弟时候会不会曾一起遭遇过绑架?甚至撕票…未遂?

    因此对家族产生了排斥心理,为了摆脱阴影,才一起去国外生活,所以晓驰房间里那些照片上只有他们兄弟两个…合情合理。

    罗溪越想越觉得她的猜测极有可能。

    匆匆冲洗了身体,裹上浴袍走出浴室。

    当务之急,先确定他的病因,直接问那家伙,他一定不肯。

    想放弃治疗粘着她,做梦。非要把他的病根儿找出来拔掉,看他还有什么理由继续变态cos。

    浴室过去,是一间北向的房间,据是书房,但她从没进去过。

    房门是锁住的,但只是普通的暗锁。

    罗溪找了两根细发夹,掰成需要的形状,三两下就打开了门锁。

    闪身溜进去,轻轻扣上房门。

    ------题外话------

    谢谢兔子宝宝的花花。谢谢每来来趴、来蹲的仙女们。上架爆更哦!15号中午12点,约吧。卖萌蠢~

    推荐浅笑之夏的《狂妻来袭:帝少请接招》(古穿今强强联合爽翻,一对一)

    她是古代最强琴师,他是现代暴君。

    初见

    她独闯秦宅偷琴,被秦墨寒当场逮住,玉指轻拨琴弦挑衅一笑:“回去睡觉吧你!”

    再见

    秦墨寒带着私卫兵闯进叶家,冷酷霸道的宣布:“偷了我的东西,就用你来陪吧。”

    后来

    暴君化成了护妻狂魔。

    私卫兵一:“秦少,有人夫人是草包,现在成就都是通过潜规则得来的”

    秦墨寒冷漠脸:“把传这些谣言的通通处理了!”

    私卫兵二:“秦少,埃尔文王子在y国国宾宴上调戏夫人……”

    秦墨寒周身气息如恶魔降临,咬牙切齿:“通知外交部,立刻给y国发开战宣言。”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军门密爱:最强宠婚》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