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15打是亲骂是爱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正文 115打是亲骂是爱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他忽又转过头来:“起过年,过两我要参加一个年会,一起来吧?”

    “哪儿的年会?”

    “帝京总商会。”

    “你什么时候和商界打成一片了?”

    “总商会的年会每年都会邀请政府要员,联络感情嘛,知己知彼。而且这些人也都是重要的情报来源。”

    “你这颗‘后起之秀’去就去了,和我有什么关系,非拉上我干嘛?”

    “你以后就是兴荣的大股东,先去商会混个脸熟不挺好。我也是第一次参加,正好缺个女伴。”

    “你会缺女伴?鬼才信。”

    喻昊炎瞥了瞥她,眼神略带无奈:“所以才找你啊。”

    罗溪的嫌弃随着视线从眼角飘过去:“吼,又拿我当挡箭牌?”

    “不想做挡箭牌,直接转正也可以。”他笑的灿烂,两颗门牙晶亮雪白。

    “想的美。”罗溪嗤之以鼻,“人家有老公了。”

    “噗~”喻昊炎没憋住,喷笑,“这话从你嘴里出来,怎么听着那么别扭。”

    “再笑把你打成秃牙,以后你就改叫秃子。”

    “行,行,你就来吧,不然我老妈又给我瞎安排。这点忙都不帮吗?亏我这帮你跑前跑后的。”

    “哼~那么高端大气的宴会,我现在连身合适的衣服都没有。”

    她这算是答应了。

    喻昊炎的唇边笑意再起:“没关系,有时间一起去vt选一套。”

    “啧。”罗溪咋舌,“那我这几月可要吃土了。”

    “我送你,就当做挡箭牌的谢礼。”

    “别。”

    吱——

    车子在街道的拐角停下。

    “要么等我下班一起吃晚饭,再去挑礼服?”喻昊炎问。

    “今晚不行,我得归队。礼服我自己会搞定。”罗溪想起暴君的警告。

    喻昊炎歪头眯了她一眼:“你现在都准点儿回家了?”

    “那是,人家是有老公的人啊~”罗溪憋着笑。

    “切~”喻昊炎推开车门跨了出去。

    罗溪的车子又驶上街道,绝尘而去。

    喻昊炎一直目送她的车子汇入车流,渐行渐远。

    站在人行道的边缘,任凭冷风刺在脸颊,微痛的感觉提醒他,虽然她以另一种方式回来了,可一切并没有改变。

    *v*

    偌大的办公室里悄无声息。

    凌冽俯在大办公桌旁,凝眸注视着电脑荧屏上的一份履历表。

    资料的最上面附有一张女孩的照片,微微抿起的唇角挂着青涩又纯真的笑——那是学生时代的罗溪。

    从学到大学,在校成绩都是全优。老师的评语都是通篇的夸赞。

    爱好文艺,曾在歌唱比赛中获过奖。

    大学时期与社团的同学一起开了一个叫心有灵溪的博客,但后来只有她一个人坚持下来,终于变得有名气。

    毕业成绩全年级第一,被推荐到军区总院心理诊疗科。

    白鲁平曾她是医学院的高材生,这么看来确实不错。

    单从这份履历表来看,她显然应该是个优秀的乖乖女。学习拔尖,气质清纯,还因此迷倒一众粉丝。

    和眼下那个时而胡搅蛮缠、时而痞里痞气的女人有些格格不入。

    还有她那‘花样百出’的身手是从何而来,履历上找不到答案。

    以他与她交手的经验来看,她即便不是专业出身,也肯定时常与人打架,否则不会有那么强的临场应变能力。

    凌冽以为,热血高校里那些顶着五颜六色杀马特发型、拎着棒球棍与人火拼的形象,更符合她。

    这货整他有病,她自己会不会也有精神分裂、双重人格?

    除了这样解释,找不出其他理由。

    凌冽向后靠在大班椅里,抠着下巴上刚刚冒头的胡茬,陷入沉思。

    当当——

    有人敲门。

    “进来。”

    凌冽关掉了文件。

    门开了,薛暮山走进来,大喇喇朝皮沙发里一坐。

    “过年了,最近泰城边境上又有好几个地方不安宁,我估计很快就需要咱们去增援。那边可是距离帝京最近的边境线。”

    “嗯。”凌冽点点头。

    薛暮山歪着脑袋,饶有兴味的四下看看:“今怎么没看到你的叉叉?”

    凌冽一直凝眉思索状,有点心不在焉。

    “怎么?”薛暮山挑起一边眉毛,“闹掰了?嗳,上次是不是她故意把评估表交出去的?”

    “不会是她。”凌冽摇头。

    “嗬~还护着。”薛暮山坏笑,“你们俩这**的方式挺特别啊,人家都是甜甜蜜蜜腻腻歪歪的,可你俩却整日里吵吵闹闹的——不过也对,”他挠挠下巴,“打是亲骂是爱,夫妻就是床头打架床尾和~”

    调侃他似乎是薛暮山每的开胃菜,凌冽皱皱眉头,岔开话题:“我在想,你有没有见过双重人格的人?”

    “怎么了?”薛暮山不解。

    “双重人格的人,平时会像正常人一样吗?”凌冽颇为认真的问。

    薛暮山抬手支着下巴,思考了片刻,抬起眼皮瞅瞅他。

    “会。”他点了点头。

    “你见过?”凌冽来了兴致。

    “嗯。”薛暮山撇嘴,“女人,都是双重、不,多重人格,一会儿晴,一会儿暴雨,翻脸比翻书快,一句话不对,爱情的翻就翻。”

    凌冽眯着黑眸,无奈中略带嫌弃,这家伙似乎误解了什么,但,也算擦到点边儿,罗溪姑且也是个女人。

    “会不会…性格也出现很大差异,完全像两个人。”

    “会——顺心的时候像只绵羊,乖巧、可爱,不高兴的时候,那简直就是世界末日,关键是你都不知道是怎么惹她不高兴的。”

    绵羊?没见过。

    那货只有睡着的时候才安静的像只搁浅的鱼,其他时候——多数在和他对着干。

    “这难道不是病么?”凌冽由衷感叹。

    “这么…也可以。”薛暮山若有所思的点头,也慨叹一声,“男人和女人终究是两个物种。”

    嗯…嗯?

    凌冽一晃神,瞅了瞅对面沙发上的薛暮山:“听你这口气,你们俩吵架了?”

    “咳咳咳…”薛暮山突然没来由的咳嗽起来。

    当当——敲门声。

    “进来。”

    哗——门开了。

    一缕玫瑰香气顺着大门裹起的风飘了进来。

    哒哒哒…

    沙曼珠踩着细高跟鞋走进来,手上提着一个文件袋。

    她径直来到凌冽办公桌前面,“啪”将文件袋撂在桌面上:“报告。”

    惜字如金,清冷的嗓音,毫无表情的面孔。

    “嗯。”凌冽点点头。

    哒哒哒…

    她利落的转身离去,乌黑光泽的大波浪卷发在背后有节奏的轻弹。

    嘭!办公室大门关闭,外面高跟鞋的脆响渐行渐远。

    薛暮山一个大活人显眼的坐在那里,可从她进来到离开,都没有朝他看上一眼,就好像他根本不存在一样。

    然而薛暮山的目光自打她进门开始就没离开过她,像被磁铁吸引一般牢牢粘在她身上,直到被关闭的大门生生夹断。

    凌冽冷眼旁观,刚才的问题已经找到了答案。

    沙曼珠一走,薛暮山腾地站了起来:“我走了。”

    不等凌冽回话,他人已经冲到门口拉开房门闪了出去。

    房门还没关上,他的脚步声已经远了。

    凌冽望门兴叹,他的大参谋长从学校到部队,那也是一等一的人物,拥有迷妹无数,也算是百花丛中过。

    可从没见他为了一个女人猴急成这个样子,果然还是那句老话,一物降一物。

    想到这里,他脑海里突然冒出某女一脸不服管的倔强模样。

    最近这货总是冷不丁的就会从他的思绪里冒出来,也许是太久没遇到敢明目张胆跟他叫板的人了。

    他晃了两下脑袋,似乎想把她的脸从眼前挥开。

    “咚咙~”

    桌上的手机突然响了一下,有信息进来。

    ——是柳蝶。

    “晚上回来一趟,有事商量。带上晓驰,老爷子想见他。”

    年关将至,又到了诸事繁杂的时候。

    ------题外话------

    15号中午12点上架!当首订那一更在中午12点更新哦。宝宝们那就不要熬夜等啦~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军门密爱:最强宠婚》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