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14能出卖的,那都不叫秘密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正文 114能出卖的,那都不叫秘密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我想去找一个人。”

    “谁?”

    “……”

    咔嚓——

    快门清脆一声响。

    咔嚓咔嚓,连着又是几声。

    马路旁边一辆银灰色面包车的后窗上贴着一个碗口大的圆镜头。

    镜头对准的是大马路斜对面一家快捷酒店的大堂入口。

    一对情侣模样的男女正从里面走出来,男人揽着女人的腰,女人靠在男人的肩头,状似十分亲密。

    他们一起上了一辆停在路边的宝马轿车,又忍不住在车里拥吻,如胶似漆仿佛新婚伴侣。

    吱吱——咔嚓咔嚓,镜头调整焦距,又是一通抓拍。

    正拍到精彩处,突然,镜头里只剩下一片耀眼的红,什么都看不到了。

    一只粗胖的手伸出来给长长的镜头调了调方向,但依旧只有一片红。

    什么情况?

    顶着油腻中分发型的脑袋从相机后面抬起来,两道八字眉下,一双圆溜溜的眼睛bibi眨了两下,车窗外面站着个戴墨镜、穿大红风衣的美女,正堵在他的镜头前面。

    还没缓过劲儿来,咣——车门突然开了,车身一阵摇晃。

    中分脑袋忙转头,一个大个子年轻人钻进来,一屁股挤在他旁边,把他怼在车子旮旯里。

    回头再看窗外,红衣美女不见了。车身又摇晃起来。

    再转头的时候,美女也钻了进来,毫不客气的坐在他们前排的位子上,嘭,关了车门。

    他,这是被人堵在车里了?

    “你们,你们干嘛?”中分脑袋护着相机,警觉的来回瞧着他俩。

    “川哥,生意不错啊,还添设备了。”喻昊炎伸手去摸他手里炮筒子似的大长镜头。

    “别瞎摸,大几万块呢。”护得更紧了。

    “川哥那是他们瞎叫,你还是叫我何川吧,叫串子也行。”中分脑袋接过喻昊炎递过来的烟。

    “你这是要当狗仔队?”喻昊炎笑着问。

    “嗨,什么狗仔队。婚外情,用这家伙拍得清晰不,距离也能远点儿,安全不容易暴露。”

    他歪头叼着烟,拧着八字眉,上下打量着前排那位年轻姑娘。

    自然就是罗溪。

    “怎么,你这是给我介绍客户?”何川问喻昊炎。

    “没错。”喻昊炎点点头。

    “怎么不早。”何川在布满口袋的马甲上蹭了蹭手,伸到罗溪面前,“幸会,何川,不知道姐怎么称呼。”

    罗溪将墨镜推到脑袋上,回过头来嫣然一笑,轻轻握住他的手。

    “罗溪。”

    呼——何川烫着了似的,倏地把手缩了回去。

    “你,你没死?”

    他把那两只原本绿豆大的眼睛,生生瞪得跟一对铜铃似的。

    何川,曾与罗溪合作过的情报贩子,外号串子。

    他最大的特点就是没有特点。

    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外表,轻而易举的混迹于各种人群。简言之,就是扔到人堆里找不到的那种。

    但他却拥有可怕的人际络和交际手段,直白的就是跟谁都能自来熟。

    就在罗溪出事前不久,他金盆洗手做了个不起眼的私家侦探。

    罗溪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什么呢。”喻昊炎拿胳膊怼怼他,“看仔细。”

    何川真就聚着两只眼睛仔仔细细瞧了瞧她的脸。

    半晌,他微微舒了口气,客气的笑了笑:“呵呵,同名同姓搞错了,莫怪莫怪。不知道罗姐是要咨询什么业务,这是我的名片。”

    他不知从哪个口袋里摸出一张看似和他一样油腻的名片。

    罗溪只扫了一眼,完全没有接过来的意思。

    何川尴尬的又揣了回去。

    “请你帮忙调查一个人。”罗溪简单了一句。

    “那你可找对人了,”何川一拍大腿,“哎,不是我吹,我能帮你把他所有的出轨证据统统找出来,保证让他净身出户,绝不留下一点儿痕迹。”

    看着何川口若悬河滔滔不绝的样子,罗溪突然自动脑补了某暴君被抓拍出轨的情形…

    如果真是那样,一点儿痕迹都留不下的那个人一定是可怜的何川。

    “我要查的是这个人。”罗溪把手机上邰建的履历页面翻给他看。

    “你老公?”何川问。

    “不是。”

    “不不,抱歉哈。”何川的中分脑袋摇的像个拨浪鼓,“我这门户的,抓个婚外情,赚点钱还行。银行高管这种高级人物不在我服务范围之内。”

    “你可别谦虚。”喻昊炎插嘴,“上个月爆料新任影后劈腿嫩模的就是你吧。”

    “咳咳咳~”何川猛地咳嗽起来,“嘘,那个是有内情的——”

    “哦?真的?来听听。”喻昊炎兴致盎然。

    何川一脸兴奋的张了张口,突然神情骤变,嘴角朝两边一咧,嘿嘿笑起来:“嘿嘿嘿,想套我的话是不是,要是不能保守秘密,我可活…咳…混不到今。”

    他拍了拍略凸起的肚皮,“这里的秘密只有一个归宿,我的——马桶。”

    “你这不是秘密,是宿便。”喻昊炎笑道,“你的老本行不就是靠出卖别人的秘密过活么。”

    “老弟,听哥跟你一句。”何川神秘兮兮的压低声音,“凡是能出卖的,那都不叫秘密。”

    喻昊炎虽然面上嗤之以鼻,却不得不承认这话倒是颇让人玩味。

    “作息爱好,平时常去的地方和常来往的人,事无巨细,统统都要。”罗溪没理他俩,自顾有条不紊的吩咐,“我可以提示一点,这个人很好色,明目张胆的好色。据我观察,他不定有什么怪癖。”

    何川听着她话,忍不住挠了挠耳朵,恍惚间有种错觉。

    待罗溪完了,他又咧嘴一笑:“嘿嘿,高级人物去的都是高级场所,要调查他们花销可比一般的高很多…”

    扑——

    红通通的纸卷突然自罗溪手里抛了出来,何川反射性的伸出手,狗叼飞盘似的稳稳接住——准确无误。

    看着手心里卷成一卷的红色mao爷爷,他又恍惚了一下。

    “要尽快,越快越好。”丢下一句话,罗溪戴上墨镜,打开车门跨了出去。

    “挺上路啊,还知道我只收现钱。”何川惦着那卷现钞,转头问,“她究竟是什么人?”

    “好奇心可是你们这行的大忌。”喻昊炎拍拍他,跟着也出去了。

    面包的车厢里顷刻又剩下何川一个人,他看着车窗外面越走越远的红色身影,总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虽长相有些不同,可她话的方式、语气、态度,把钱卷成一卷的习惯,都与留在他脑海深处某个人的印象重合在一起。

    难道世间真有这种巧合?

    *v*

    “你干嘛不收敛一点,何川那种人的鼻子比狗还灵,搞不好会认出你来。”

    上车的时候喻昊炎提醒罗溪。

    “没听他么,要是他不能守住秘密,绝对活不到今。”

    罗溪启动了车子,“而且就算直接告诉他,估计他也不敢相信。”

    的确,他一开始听到这件事的时候也吓了一跳,直到现在,偶尔还会有些恍惚这一切是不是真实的。

    “下一步你打算怎么做?”他问罗溪,他指的是调查完邰建以后。

    “你就等着看一出好戏吧。”

    她微微翘起的唇角扬着一抹得意的弧度,这熟悉的神态让他想起了以前那个总是自信满满的她。

    喻昊炎把手肘支在车门上,擎着脑袋歪头凝视着她。

    “要不要一起去吃个午饭?”罗溪问。

    “来不及了,回去随便吃点。”喻昊炎看了眼车上的电子钟,马上就1点半了。

    “又到了忙的时候?”

    “没错,过年过节大家都放松的时候,我们越是要提高警惕。”

    “嗬~越来越有领导的架势了。”罗溪撇撇嘴。

    喻昊炎勾唇,不以为意:“好歹我也是情报部的新锐,后起之秀…”

    罗溪侧脸做呕吐状。

    “咳~”喻昊炎别开眼神,“啊~对了。”

    他忽又转过头来:“起过年,过两我要参加一个年会,一起来吧?”

    ------题外话------

    谢谢兔子宝宝和尤依兔兒宝宝的打赏!今疯疯冒死出去浪了一下,心神荡漾,这种气适合出门啊~但——窝的存稿……不容许~浪太久。哎~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军门密爱:最强宠婚》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