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11成精了,敢偷袭主人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正文 111成精了,敢偷袭主人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没抱枕我睡不着!”

    “……”

    敢情他催的只是一只抱枕!

    无语风中凌乱~

    罗溪现在真想拿起抱枕狠k他。

    扑——

    “改良版”虎鲸毛绒服被他丢了过来,罗溪一把揽住,这件的绒毛材质比先前那件更软糯了。

    死家伙还挺会享受。

    可是,现在她浴袍下是真空,没想到会直接留宿酒店,睡衣也没带来。

    瞄瞄怀里这件‘人鱼皮’,再瞄瞄若无其事看电视的‘cos狂人’。

    视线来回了几次,军爷始终没有反应。

    “你出去,我换衣服。”忍无可忍,只好直。

    凌冽做了一个明显的皱眉动作,关了电视,从旁边床头柜上捞过手机。

    罗溪以为他要下来,还给他闪了条道。

    结果——

    他只是侧了个身,背对着她,玩起手机来。

    这丫是被粘在床上了?就算这里是总统套房,也不用那么舍不得吧?

    罗溪暗中捏紧的拳头恨不得立刻招呼到他后脑勺上。

    “快点儿~我困了。”凌冽还不忘催促。

    这家伙上辈子可能是受了她的虐待,这辈子来讨债的?

    凌冽只听背后一阵悉悉索索,想到她穿上虎鲸皮的滑稽样子,唇角忍不住勾起来。

    视线飘过眼角,偶然发现大床对面的壁挂电视上影影绰绰的映出一个活动的人影。

    床头柜上,台灯的暖色橘光,正巧把床前罗溪的侧影投射到了电视屏幕上。

    人影逆着光,黑色的屏幕上映出剪影式的一个轮廓。

    她倚在床边,腿正往鱼尾里钻,纤细的腰从侧面看更显得不盈一握,再往上…线条突起…

    半球形的曲线随着她身体的动作微微晃动…

    喉结滚动了一下,凌冽伸手扯了扯浴袍的衣领,身体突然没来由的升起一股燥热…

    他收回视线,强迫自己专注于手机屏幕。

    又不知是不是错觉,眼角似乎总有个曲线玲珑的身影晃来晃去,扰的他心神不宁。

    视线,终于忍不住再次向电视屏幕飘过去——嗯?

    屏幕上光影一闪,一个黑色的不明圆柱体忽的朝大床上倒下来。

    耳边瞬间起了一阵风,不及细思,身体反射性的朝前一滚,那阵风扑了个空。

    扑——

    定睛一瞧,一头人形虎鲸趴倒在他刚刚卧着的地方,差点儿把床垫砸出个坑来。

    这货刚才是在偷袭他!

    呼——

    脸从床垫里抬起来,一双大眼睛怒视着他,配上后面圆滚滚的胖身躯,活脱脱一头虎鲸萌宝。

    凌冽忍住笑,故意板着面孔:“成精了,敢偷袭主人。”

    罗溪眯起眼睛,瞄着他的脸——眉头舒展、眼尾垂下、唇角向上,虽然故作冷淡,可他这微表情明显昭示着内心的愉悦!

    这丫绝对是在耍她。

    还主人?养宠物呢?

    “你跑什么!”她怒道。

    “你一个抱枕还想袭击我?”

    “有本事你别躲。”

    罗溪抬起一只大鱼鳍指着他。

    “睡觉!明早还要赶回营地。”

    跟一个抱枕聊的哪门子。

    凌冽倾身过来,长臂展开,把她悬在床外的半截胖鱼尾捞了上来。

    又扳着她的肩膀滚了几下,准备将她摆正在身侧。

    罗溪被摆弄了半,感觉自己在他眼里已经彻底沦为了一只无生命的毛绒玩具。

    所以,故意不配合他,胡乱的扭来扭去。

    要叫他明白,人形抱枕也是有尊严的!

    在她的“捣乱”下,凌冽将她摆好以后,也累得微微气喘。

    “还想不想好了?”

    他手肘半撑着身子,垂着黑眸俯视着身边这只从没安分过的‘人鱼’。

    语气并不十分冷厉,却字字清晰,带着种别样的威胁意味。

    经历了追捕、跳阳台、捉奸、扭打,这一晚上折腾的实在够呛,罗溪也已经乏了。

    而且她认识到,这家伙什么‘坏事’都干得出来,什么姿势都使的出来,没有十足的精力根本无法和他抗衡。

    “睡觉!”

    扭头、侧身,两只鱼鳍拉了拉鹅毛枕头,找了个舒服的角度,闭眼,不再理他。

    凌冽默默凝视了她片刻,轻轻哼了一声。

    ——熄灯。

    **

    晨光透过落地窗帘斜斜洒落,房间里铺下一层淡淡的金色,唤醒静谧的清晨。

    凌冽披上浴袍走进浴室,有了人形抱枕的这几,睡得安稳又踏实。

    那个“抱枕”似乎也习惯了,夜里变得老实许多。

    镜子中的脸因为睡眠充足而显得精神奕…奕——

    清爽的旋律突然变调,皱眉。

    透过眼前盥洗台上的镜子,对面墙壁挂架上的一套衣物招摇的撞入眼帘。

    一件黑色bra与…同色的三角内内,仿佛两挂旗帜堂而皇之的晾在那里。

    在他的领域里第一次出现这种女人的私密物品,怎么看,怎么…

    这货的神经是有多大条,真把他们当成夫妻了?

    洗漱完毕走进衣帽间,穿戴以毕的走回来,那条粗神经的人鱼还搁浅在kingsize的大床上一动没动,仍然维持着他离开时的姿态。

    军爷站在床前垂目凝视了床上那位3秒钟,摸出手机,设了个闹钟,放在她脑袋旁边。

    转身出房门。

    5、4、3、2、1…

    砰——砰砰——砰砰砰。

    罗溪被一阵惊动地的枪声惊醒,骨碌翻了个身想一跃而起,可两腿被缚最后只腾地从被窝里坐了起来。

    脑袋短暂空白,两眼一片晕眩。

    神马情况!

    揉揉眼睛,触感不太对,定睛一瞧,自己的手竟是只黑乎乎的毛绒鱼鳍。

    视觉恢复清晰,脑袋也跟着清醒过来。

    低头一看,枕头上搁着凌冽的手机,砰砰砰的枪响正是从那里面发出来的。

    愣怔了1秒钟,她终于明白过来,原来始作俑者是它!

    我——去!

    吓死宝宝了。

    丫的心眼儿究竟坏到什么程度,拿这么逼真的枪声来吓唬她,还特么调这么大音量放在她耳朵边儿。

    “凌冽!大混蛋——”

    尖叫声穿透房门,直直钻入正在客厅里吃早饭的凌冽和大岛的耳朵里。

    大岛恍然一惊,抬头瞅了瞅主卧的房门。

    凌冽却若无其事的嚼着他的面包,像是什么都没听到一样。

    敢这样骂头儿的,也只有罗溪一个,而头儿最近的脾气似乎见好,对于这样的“辱骂”竟是泰然处之。

    这是习惯…成自然?

    捉摸不透,大岛继续低头啃他的鸡蛋卷。

    约么过了两分钟,主卧的房门开了一道缝,“噼噼~”里面传来两声轻响,像是快速碰撞嘴唇发出的气流声。

    大岛抬了抬眼皮,见凌冽没什么反应,他也保持着姿势没动。

    “噼噼~”又是两声。

    见客厅里的人始终没有反应,门缝后面的罗溪终于忍不住叫道:“凌冽,我的衣服呢?”

    咳咳~大岛差点儿被最一口汤呛着,他们俩这算花式虐狗吗?

    “我饱了。”起身麻溜儿的溜了。

    这时门铃突然响了,门控的显示幕上出现了一个酒店服务生的影像。

    大岛正好走过去应门。

    “你听到没有?”罗溪那边还隔着卧房的门缝呼唤着凌冽。

    只见餐桌前的他把餐巾丢到桌子上,起身走过去从大岛手里接过刚刚服务生送来的一个服装防尘袋。

    三两步跨到卧房门口,“拿着。”把袋子从门缝顺了进去。

    罗溪拎过来瞧了一眼,嘭!怼上房门,咔哒,上锁。

    要不是凌冽闪得快,恐怕当时就身“手”异处了。

    扑——

    袋子被丢到大床上,打开,她的衬衣与短裤干净整洁的躺在里面。

    丫挺讲究,还把她的衣服拿去叫人洗了。

    洗好脸换好衣服,收拾妥当,正打算出去,她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这么一大早的谁啊。

    来电显示是个陌生号码,接通——

    “喂,罗姐,打扰了,我是付律师。”

    罗溪怔了一下,想起那在叶宅见过的那个叫付义的金丝眼镜男。

    “哦,什么事?”她问。

    “是这样的,我向帝丰银行提交了申请手续,但他们拒绝在质押到期前变更出质人。也就是,你现在暂时无法继承那些股份。”

    ------题外话------

    谢谢尤依兔兒的打赏,么么。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军门密爱:最强宠婚》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