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10肾不好,得治啊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正文 110肾不好,得治啊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这件是新的,改良版。”

    凌冽从口袋里抓出一大团黑白相间毛茸茸的东西丢到那张kingsize的大床上。

    “改良?”罗溪走过去,质疑的打量。

    “扣子改在前面。”

    那团绒毛铺开来,只是从领口到腰部改成了扣子式的,其他没什么变化。

    “这有什么大的区别么?”罗溪极认真的问。

    “拉链在后面,硌着我不舒服。”军爷也极煞有介事的回答。

    “……”

    她还以为是开口改在前面为了她穿脱方便,原来是想多了,军爷压根没考虑这一层吧。

    罗溪摇摇头:“我,你有这功夫,抓紧时间把病治一治该多好。你这个病又不是什么绝症…”

    话音还没落,凌冽转身朝浴室里走,“我去洗澡。”

    罗溪忍不住皱眉,这家伙——该不会是特么故意的!

    眼看他走进浴室关上门,罗溪双脚一扭齐齐转向房门,作逃之夭夭状。

    “大岛在外面。”浴室里传来空旷低沉的嗓音。

    浴室的门还紧闭着,这家伙…透视眼?

    罗溪忙紧了紧身上的大衣。

    她朝窗子看了一眼,嘿嘿,大门不通,不是还有阳台么。

    劳资会跳。

    她又转个方向,朝通往阳台的玻璃门溜过去。

    “穿高跟鞋跳的过去?”浴室里那个声音又响起来。

    我——去!

    丫是不是趴门缝那儿偷看呢。

    几个箭步冲过去,哗——拉开浴室的两扇大门——

    呆…

    性感的臀大肌在柔和暖光的渲染下紧实、光滑…

    男人的屁股也能这么…好看?

    一丝不挂、一脚刚踏进按摩浴池的军爷,转过来用线条明朗的侧脸对着她:“想一起?”

    视线从上到下在他的赤果果的后背尽情扫描一圈,够本儿。

    “变态!”

    嘴上骂了一句,嘭!关上大门。

    把人看光光,还骂骂咧咧的,也不知谁tm变态。

    哗啦——

    军爷没好气的滑进水中。

    **

    濡糯柔软的白色浴衣裹着热烘烘的身子,军爷的面色却冷的堪比外面的寒风。

    一个呈大字型俯卧的躯体占据着他那张kingsize大床的中央,脑袋歪向一边。

    那件‘改良版’虎鲸皮被踹到床的边缘倒挂着,‘脑袋’耷拉在长毛地毯上。

    浓眉粗犷的末梢忍不住的抖动,薄唇抿成一道直线。

    她这放弃人生(活腻了)的劲头是要闹哪样?

    曲起大长腿跨上大床,一只大手慢慢移动到她的鼻子上,用力——

    一秒、二秒、三秒…

    “……”

    这货真变成鱼了,不用呼吸?

    捏住她的鼻子过了好一会儿,一点动静都没有。

    倏地——

    一只手啪的扇在他手背上,人没醒眼睛没睁开,动作完全是下意识的。

    凌冽唇角翘起,故意又加了点力道。

    呼——

    身躯猛地抽动,一咕噜翻到旁边。

    大眼珠子聚焦自己发了红的鼻尖,又忽的转向凌冽,飞出一记眼神杀。“你想谋杀!”

    凌冽的唇角又恢复冷酷的平直,眼神也是冷而不屑。

    罗溪的目光忽然从他的脸上落下来——

    凌冽顺着她的目光,视线汇聚在自己浴袍敞开的下摆。

    因为一条腿跨在床上,而浴袍里也是‘真空’状态…

    他从容的把腿收回,合拢了衣摆。

    “洗澡去。”

    淡淡催促一句。

    罗溪抿起嘴儿狡黠的一笑:“哎呀~今好累,不洗了。”

    又反身趴在大床上,向床头的大枕头爬过去。

    可,枕头已经近在咫尺,却怎么也够不到。

    后面仿佛有人在扯她。

    回头一看,我去!

    “你放手!”

    她的一只脚腕不知何时已落入凌冽的铁爪中,她不断的蹬腿儿,可就是摆脱不了。

    “你放不放手?”她狠狠道。

    “啊——”

    话音没落惊呼一声,凌冽像拖死鱼似的拉着她的脚腕把她往床外扯。

    劳资不发威,都当她好欺负!

    原本趴在床上的她,猛地翻转身体,另一只能自由活动的脚划着旋子朝他脸上招呼过去。

    一记后旋踢!

    这招放在平常人身上,少也是个脑震荡。

    然…

    凌大军爷连躲一下的意思都没有,另一只手准确无误的出动、扣脚腕。

    利落的一扭、一按,罗溪整个人又被翻了回去,继续趴着的姿势。

    且,两脚一边一个被他擒住,还是劈开来的,正对着他的——胯部!

    这,这,姿势咋这么龌龊?

    他现在只要再往前进一步,特么就能‘推车’了!

    丫这姿势驾轻就熟的,岛国毛片没少看吧!

    骂声刚想出口,军爷可没闲着。

    忽的把她双腿并拢向床外猛地一拉,一扭,罗溪又整个被翻了个面朝上。

    这丫真把她当咸鱼了?

    现在这脚上头下的姿态很难借力,双脚又被制住,一时还真不好挣脱。

    凌冽的一只大手同时掐住她纤细的两只脚踝,腾出另一只手来往她腰里穿过,将她的身躯捞起来,来了个公主抱。

    “你要干嘛!”

    罗溪挣扎起来。

    “别动!掉下去我可不管!”

    凌冽无视她的反抗,抱着她大步朝浴室走过去。

    罗溪紧紧抓着他浴袍的前襟,以防他有什么‘不轨’。

    径直走到大按摩浴池前面,罗溪终于明白了他的意图,这丫不就是想让她洗澡吗?这么大动干戈的。

    “有话不能好好……”

    ‘’字刚出口一半,扑通——整个被丢入浴池里。

    这下罗溪彻底成了一条人鱼,一条回归水中的人鱼。

    浴池很大,四壁湿滑,她在水里扑腾了半,才好容易抓到池壁上的扶手,稳住了身形。

    从头到脚,全部湿透。

    她狠狠抹了一把脸上的水,抬头怒视站在池边看好戏的凌冽。

    他的薄唇以不易察觉的弧度微微翘着,垂着黑眸,视线不经意的落在她胸前,因湿透而贴在肌肤上的衬衣几近透明…

    她刚才睡觉时把风衣脱了,这会儿从热水里冒出来,感到从肩膀到胸前一片凉凉。

    低头一看,内衣隐约可见,速度捂住!

    “流氓,看什么看!”抬头呵斥那个看似想观赏她洗澡的。

    凌冽脸色沉了沉,凭什么她就能屡次三番的来‘参观’他洗澡。

    而这会儿他还什么都没看见,为什么就成流氓了。

    “出去!不然我不洗了。”

    罗溪皱眉、噘嘴。

    凌冽又静静站了3秒钟,似乎…心有不甘?

    然后,转身,静静的走了。

    “你得陪我的衣服!”

    罗溪冲他的身影喊了一句。

    嘭!

    浴室大门被重重合上。

    **

    好久没用过按摩浴缸了,那个暴躁的家伙还算讲究,竟然还帮她放好了水。

    享受着鼓动的水线轻轻打在肌肤上的微妙触感,罗溪靠在池边懒洋洋的昏昏欲睡。

    不知不觉,时间流逝——

    砰砰砰。

    浴室的门被砸的直响。

    罗溪搭在池边的脑袋猛地一晃。

    抬起眼皮望向大门的方向。

    砰砰,又是两声。

    “罗溪!”凌冽短促的呼声。

    “干嘛!”没好气的应了一声。

    “你要洗到什么时候!”渐渐按捺不住的烦躁。

    这丫管的是不是也忒宽了。

    “早呢~”罗溪憋着笑,故意。

    门外变得安静了,大概被她气走了。

    罗溪重新摆了个舒服的姿势,还没稳住,忽听门缝里挤进来阴恻恻的嗓音:“5分钟之内,你不出来,我就进去了。”

    哎妈!

    这家伙不会是肾虚尿频,等不及了吧?他这个年纪…应该还不至于啊。

    “出来啦!”

    哗——

    罗溪自水中站起来,深知暴君一不二百无禁忌,被他闯进来吃亏的还是她。

    再,财路和尿路是两条绝对不可以阻挡的道儿。

    裹着大浴袍,清爽的从浴室里走出来,凌冽正半躺的靠在大床上看夜间新闻。

    “好了,去吧。”罗溪走到床前对他。

    “去哪儿?”凌冽掀唇。

    “你不是急着上厕所吗?亏我还赶紧出来了。尿频尿急明肾不好,得治啊。”

    “谁特么尿急!赶紧睡觉!”

    x!

    这丫催她出来就是为了睡觉?

    “那你就自己睡呗,催什么催。”

    “没抱枕我睡不着!”

    ------题外话------

    今就做个安静文静娴静的作者菌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军门密爱:最强宠婚》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