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09除了鱼,你还能cos什么?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正文 109除了鱼,你还能cos什么?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过来坐。”

    呃——

    罗溪转身逃走的脚步顿在原地,凌冽的语气像是招呼朋友一般,除了平静还是平静,听不出一丝起伏。

    反而更让人毛骨悚然。

    “那个,我……”

    “坐——”

    他刻意加重拉长了声调,意图明显,不容置喙。

    依据罗溪对抗凌冽的专业经验来,此时还是顺顺他的毛好一些。

    反正她自认又没做什么亏心事。

    轻轻清了下嗓子,大大方方的走过去坐在他对面的沙发一角,斜对着他,这个位置可攻可守易于逃跑。

    “吧。”一口烟圈里悠悠飘出两个字。

    罗溪眼珠一转,“哦~我想出来逛逛,伍茂他不能出营地,我就自己开车出来了。”

    轻描淡写。

    “是偷吧。”凌冽纠正她。

    “借!”罗溪认真帮他矫正了措辞。

    凌冽微张的唇停滞了片刻,任由烟雾在唇间旖旎。

    对她这种赖皮的态度已然无语。

    “那你干什么去了?”凌冽继续“审”。

    黑眼珠子又骨碌转了一下,“好了互不干涉,我没必要告诉你。”

    “那你干什么来了?”这句话脱口而出,仿佛早就等着她一般。

    “顺道过来看看。”

    “从阳台?你这顺的哪条道儿?”

    “嗯——”罗溪佯作思索。

    凌冽静静看着她,看她能装到什么时候。

    刚才来的路上,他在电话里那口气仿佛暴躁的要杀人一般,此刻竟然如此平静,反而可疑。

    黑睫半掩,眸子在袅袅升腾的薄烟里忽明忽暗。

    老虎即使半睁着眼睛,即使隐忍蛰伏,却依旧是老虎,绝不是病猫,冷厉的气场分毫不减。

    可老虎的脾气她多少摸清了些。

    凝视了他片刻,她在沙发里直了直身子,挺起胸脯,扬着下巴学着他的样子半眯缝着眼睛。

    “我就是来看看那个半夜给你发信息的阿狸是谁?放心,你的嗜好我会替你保密的。”

    “胆儿肥了?敢偷看我手机。”

    “我可没偷看,是那条信息自己跳出来的,我只是…恰好看见。”

    这话合情合理,所以罗溪理直气又壮。

    “一个大男人,干嘛叫这么肉麻的名字,还…亲——咦~”她做了一个捋鸡皮疙瘩的动作。

    “嫉妒了?”

    “哎?”

    没听错吧?

    那两片薄唇嘬了下烟嘴儿,烟雾翻滚而出依依散开,模糊了视线里的情绪。

    这丫在调戏她?

    还当着——她的目光在大客厅里扫了一圈。

    这才发觉,大岛不知何时已经悄无声息的溜了,大概是回他的卧室去了。

    她嫉妒?

    罗溪很想送他四个大字——自作多情。

    不不不,这还不足以表达她的不屑,想想这家伙平时挖苦讽刺她的那个劲头。

    好容易逮到一个机会,必须来点狠的。

    她突然轻轻抿起唇角,冲他飘过去一个眼神,长睫轻颤,似笑非笑的。

    展开两条修长的美腿站了起来,绕过茶几慢慢走到他身边,眼睛直勾勾的俯睨着他,视线一刻也没离开。

    抬腿、蜷曲,缓缓的侧身坐在他身旁,手肘擎在靠背上,手掌托着下巴。

    她的大眼睛在袅袅盘旋的轻烟里如雾如醉,就那么望着他,很有点含情脉脉的意味。

    凌冽一直没有动,视线随着她升起又落下,黑眸深邃的看不出情绪。

    也许因为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罗溪突然伸出手,用手指的背部蹭上他的脸颊。

    兴奋的神情无处掩藏,大眼睛倏地亮起来。

    调戏军爷的感觉——爽。

    尤其是触碰到他时,那道浓粗的眉梢轻轻一抖,瞳孔微缩薄唇紧闭,强忍愤怒的样子害她差点儿笑出声来。

    “嫉妒?”罗溪的手指肆意在他脸颊上摩挲,尾音娇媚的轻抬。

    军爷的眼角几不可查的颤了颤,眉心渐渐聚拢。

    罗溪垂目瞟一眼他指间快抽完的烟,轻轻捏过来吸了一口,撅起嘴儿,一口薄烟吐在他脸前。

    张大口型,让他能清楚的看到灵巧的舌头在齿间跳跃:“少—自—恋!”

    每个字都清脆悦耳、略带停顿,像是生怕他听不清楚似的。

    这句话正是以前他对她用过的,这次终于还给了他。

    忽然间——

    啪一声轻响。

    他攥住乱摸他脸颊的那只手用力按在沙发靠背上,另一只大手在同一时间箍住了她的下巴。

    倾身、侧头,噙住她还未及合上的唇。

    烟味、呼吸、灼热瞬间交织。

    罗溪的身体猛地一颤,下巴被他牢牢捏住,像是被施了定身法,一时间动弹不得,只能反射性的闭上眼睛。

    他的吻迅猛而霸道,像吮吸果冻似的在她的两片唇瓣上狠狠吸了几回,然后抬起头,放开手,速战速决。

    没事儿人似的从她指间把烟头拿回来,刚想抽上一口,却发现烟嘴上有一块红色的印子。

    他像是想起了什么,抬手用拇指抹了下嘴唇。

    “你,你刚才是不是亲过白鲁平!”

    如梦初醒的罗溪突然间指着他大喊,还使劲的用手背蹭着嘴唇,唇两边白皙的肌肤上登时被唇膏染红了一片。

    嘶——

    凌冽回头瞪了她一眼,“神经病!”

    这货偏要认准他和白鲁平有一腿?脑洞真是无药可救!

    他站起来,边抹着嘴唇边朝卧室里走去。

    罗溪蹭嘴唇的动作缓了下来,视线随着他进了卧室然后不见了。

    这才突然间松了一口气。

    好险——

    她双手捧着脸颊,温度上来热的发烫。

    嘴唇微微的麻木。

    一颗心砰砰砰砰在胸腔里激烈震荡。

    到她这样,真是丢死人了。

    看他一脸嫌弃的样子,凭什么只有她在这里鹿乱撞。

    哗——

    水流喷涌而出,水花四溅。

    凌冽从镜中看着唇上沾染的红色唇膏,突然勾起唇角笑了一下。

    嘭!

    霍得转头,浴室门庭大开,罗溪展着手臂一边一个抓着门把手,瞪着铜铃般的大眼,从嘴唇延伸出去的口红痕迹乍一看仿佛鼻子底下一个血盆大口。

    凌冽张了张口想什么,一见她那怨愤的眼神,难得的把嫌弃的话咽了回去。

    哒哒哒…

    罗溪踩着高跟鞋走进来,毫不客气的把他挤到一边,低头撩着水清洗嘴唇。

    凌冽暗自叹口气,移到旁边的盥洗台。

    罗溪三下五除二的洗好了脸,冲着镜子里的凌冽道:“我走了。”

    “今晚住这儿。”

    “我有车,我自己回去。”

    “车钥匙交出来。”

    “凭什么?”

    “还用得着问?”

    罗溪警觉的退后一步,“你自己留下就好了,干嘛拉着我?这里又没有那件变态服装,你休想占我便宜。车等回营地我就还回去。”

    “等着。”凌冽大步擦过她身边走了出去,只听他在门口叫了一声“大岛”。

    片刻就听到大岛应声过来。

    “去把车里那个东西拿上来。”

    “好。”

    大岛答应着就出去了。

    “你又耍什么把戏?”罗溪跟出来问道。

    “待会儿你就知道了。”

    “我警告你,”罗溪一手掐着腰,一手指着他,“你别再想玩什么其他的变态cospy!我绝不干!”

    凌冽斜倚着门框上,双手抱胸,把她全身上下瞄了一遍:“除了鱼,你这样还能cos什么?”

    咦——

    这看不起人的口气?

    “哼,”罗溪一甩脑袋,“我能cos的多着呢,美少女、仙女…”

    “谁有那么重口味。”凌冽风轻云淡的打断她。

    嘶——

    这人究竟能不能愉快的聊?

    什么叫重口味,难道叫她cos一条海洋哺乳动物口味儿就不重了?

    道不同不相为谋!

    “我要回去!”

    罗溪作势要出门。

    “你敢走,今偷车私离营地的事儿我就只能按规定处理了。”

    “你威胁我?”

    “算是吧。”肆无忌惮的承认。

    “……”

    大门开了又关,大岛已回来了。他把一个硕大的礼品袋交到凌冽手上。

    一看到那个袋子,罗溪浑身的毛都炸了起来。

    这不就是装那件‘虎鲸皮’的袋子么?

    这丫——把那件‘衣服’随身带着?

    如果今她不来,他打算给谁穿?

    白鲁平……吗?

    “你…”罗溪指着他,突感词穷。

    “试试。”

    凌冽将大礼品袋递过来。

    罗溪依旧用难以置信的眼神盯着他。

    “我帮你?”凌冽问。

    “你,你竟然随身带着?”罗溪终于问出口。

    “这件是新的,改良版。”

    ------题外话------

    谢谢瑾华大美人的打赏!么么。谢谢每来趴,来躺,来盖楼的美人儿们。姿势好撩人,让朕忍不住浮想联翩,哈哈哈。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军门密爱:最强宠婚》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