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07这一嘴的小胡子怎么下得去口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正文 107这一嘴的小胡子怎么下得去口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他的话突然间终止了,一直坐在窗边吧台旁的大岛猛地站了起来,心翼翼的朝大落地窗靠过去,似乎是在听什么动静。

    凌冽与白鲁平的视线都被他的举动吸引了。

    大岛回头碰上他们的目光,做了个禁声的手势。

    &nbr />

    凌冽只觉手臂一紧,白鲁平的两只手突然缠了上来。

    “有敌情?”他还挤眉弄眼的轻声问。

    凌冽用眼神示意他把手拿开。

    可一见窗帘边上的大岛慢慢从腋下摸出了配枪,白鲁平两只手愈发缠得紧了。

    这家伙一向惜命如金,他不明白那只是大岛的常规防御性动作。

    凌冽依旧泰山般稳稳端坐,凝眸盯着大落地窗。

    他们的位置距离窗子还隔着一道吧台,这里俯瞰江景,对面没有更高的建筑,埋伏狙击手的可能性微乎及微。

    所以,威胁多半来自于外面的阳台。

    潜入阳台的途径除了楼顶,就是隔壁,想从这两个地方人数众多的大规模潜入也不太可能。

    一两个人的话,他和大岛应付起来根本不在话下。

    所以,没什么好担心的。

    而且——起从隔壁阳台潜入的话,他突然想起了不久前以这种方式偷偷溜进来的某女…

    “唰——”

    正思索间,大岛冷不防一把拉开了厚厚的落地窗帘。

    “喔哦~”白鲁平浑身一抖,惊吼一声:“什么鬼!”

    此刻,大落地窗外面趴着一个红衣女人——or“女鬼”?

    长发被十几层楼上的大风吹的贴在冻得惨白的脸颊上,只露出一只硕大的眼睛和两片火红的嘴唇。

    就连大岛也吓了一跳,完全没料到偷偷潜入者竟然是这副模样,立刻反射性的大喝一声:“不许动!”猛地举起枪来隔着玻璃对准了她。

    屋子里的三个男人中,最冷静的要数凌冽。

    他眯着黑瞳,瞄着玻璃窗上人鬼难辨的那张脸,装鬼?化成灰他也认得!

    这货还真是不禁念叨,刚想起她,竟然就出现了…

    他们瞪着窗户外面那个‘疑似女鬼’的时候,她也瞪着他们。

    她的视线落在沙发上‘依偎’在一起的两个大男人身上,尤其看到白鲁平紧紧箍着凌冽的那双手时,眼睛凭空又睁大了一圈,突然退后一步用手指了指他们,然后咧嘴、皱眉,一脸的难以置信和嫌弃。

    白鲁平见她这副模样,更是浑身发瘆,不自觉的又往凌冽身上挤了挤。

    大岛已由吃惊转为了疑惑,聚着两只眼珠子上下打量她,怎么就这么眼熟呢?

    “抓住她!”

    凌冽腹肌微动,胸腔里发出一声低吼。

    白鲁平倏地转头,瞅瞅他阴沉的侧脸。

    大岛还在狐疑着,但命令必须服从。

    他保持着端枪的姿势,瞄着外面的女人,慢慢移动到玻璃门前,推门,出去。

    被误认成了‘鬼’的罗溪一见他走出来,忙转身向着他。

    大岛伸着脖子仔细端详了片刻,把枪放了下来,重新收回到腋下枪套里。

    他们在外面比比划划的了一阵子,大岛似乎无法劝服她进来,也迟迟没有动手“捉”她。

    凌冽终于坐不住了,猛地从沙发上弹起来,把缠着他手臂的白鲁平晃了个趔趄。

    迈开大长腿,几步就到了通往阳台的玻璃门前面。

    罗溪正和大岛交涉,阳台的门“哗”的开了,神情阴鸷的大暴君一步跨了出来。

    哒哒哒…

    已换上高跟鞋的罗溪踉跄着后退几步,指着他:“你,别过来。”

    劝阻无效,军爷虎虎生风的朝她快步冲过来。

    见势不妙,溜之大吉。

    罗溪转身朝扶栏边儿上跑,还作势冲刺,像是准备跨栏一样。

    无奈穿着高跟鞋跑步已是勉强,冲刺更是笑谈,好容易倒腾到扶栏边上,抬腿——

    我去,完全没有冲力!

    一条腿刚刚抬起挂到护栏上,一只大手就到了背后。

    牢牢抓住后领,生生把她从护栏上扯了下来。

    “混蛋,放手!”

    这丫真是一点都不懂得怜香惜玉。

    不过这也不能怪他,谁叫他喜欢的是——大老爷们!

    罗溪一边抗议,一只手拐到后面去敲打他的手,另一只手拼命拽着风衣的下摆,阻止春光外泄。

    垂目扫一眼她衣摆下面露出来一截白皙的大腿,军爷这才放开了她的衣领。

    转而大手穿过她的手臂,一把攥牢,像是怕她跑了似的。

    “你特么做贼的,总偷偷摸摸的干嘛!不是有重要…约会么。”

    凌冽低眉俯睨着她。

    “约完啦,顺道来看看你。啊~没想到,你也在约——会——”她伸头朝房间里面张望,还故意拖着长音。

    凌冽顺着她的目光瞟了一眼,白鲁平也正一脸黑人问号的朝他们这边张望。

    这货…不会以为他和白鲁平在约会?

    不屑的一哼,他的目光又飘向旁边的阳台,房间的灯还亮着,这货明显是从那边跳过来的。

    “你又在隔壁约会?”

    “管得着吗?”

    罗溪把嘴一撇,突然——

    “阿——嚏——”

    穿的这样“动(冻)人”,真的不适宜一直站在十几层上吹大风。

    “进去。”

    手臂上力道一紧,罗溪整个人不由自主就动了。

    生拉硬拽被扯进了房间。

    偌大的客厅里暖和、奢华,外加一股——

    罗溪狗似的皱皱鼻子,脑袋随着香味时左时右的摇摆,这是——洋葱、培根、青椒、奶酪——披萨!

    “呃——”

    白鲁平仔细端详了一下凌冽‘拎着’的女人,“原来是你!”

    听到他的话,罗溪从披萨的香气里回过神来,视线随即落在窝在沙发里的那个男人身上。

    嗯?有点儿眼熟。

    这胡子,这神情,狐狸?

    “啊!是你!”罗溪猛醒,这不就是那在电视台遇见沈思思时,站在她旁边的那个笑得像狐狸一样的男人。

    “原来,原来你们俩…”她的一根手指头在白鲁平和凌冽之间乱晃。

    ‘honey’‘亲亲~’肉麻的词儿直从脑海里往外冒。

    啧啧啧,凌冽的口味儿是不是重了点儿,这个男人长的是挺白净端正,可这一嘴的胡子怎么下得去口。

    再看他的身材,就算不像凌冽那种肌肉标本似的,也该是有好好的练过,隐约能看到衬衣下面肌理的轮廓。

    全无38f的柔软手感,这摸起来死硬死硬的,咦~,想想都起鸡皮疙瘩。

    她这边用婆婆挑剔儿媳的眼光审视着白鲁平,那边白鲁平向凌冽问道:“你们,认识?”

    罗溪忙理了理衣裳,顺了顺长发,挺了挺胸脯,拿出刚才走进酒店时那股冷艳范儿。

    虽然‘狐狸精’的性别出乎她的意料,但原配的气场绝不能丢。

    “你们也…认识?”她扬着下巴问。

    两个人同时盯着凌冽,都等着看他如何解释。

    阳台上的玻璃门重新关闭,窗帘合拢,大岛站在落地窗前,宣告此路不再畅通。

    凌冽这才放开罗溪,重新坐到沙发上,不过这次他捡了白鲁平对面的位置。

    罗溪被晾在原地,面对着相对而坐的两个男人,这俩人刚才还黏在一起,这会儿倒装起清纯来了。

    她眯着浓浓的长睫,瞅瞅凌冽,又瞅瞅白鲁平,唇角浮起诡异的笑容。

    白鲁平被她这不怀好意的笑容瘆的直发毛。

    “我朋友,白鲁平。”

    “我…妻子,罗溪。”

    凌冽简单短促的介绍。

    “哎?”白鲁平惊叫。

    “朋友?”罗溪质疑。

    凌冽一双视线唰的从他俩脸上一扫而过,明显对他们的大惊怪感到不屑。

    白鲁平眨巴几下眼睛,强压下各种疑问,虽然这登场方式…挺特别,但他好歹是见过世面的,不能显得太题大做。尤其是他们之前还在谈论她。

    噗——

    罗溪忽闪着眼睛左右瞄瞄,却憋不住笑出声来。

    “咳,其实你们也不用藏着掖着,反正咱们…”她佯装大度的看看凌冽,“我不会干涉你们的事情,我就是路过,你们继续,没什么事儿的话我先走了。”

    ------题外话------

    谢谢瑾华大美人和余南越宝宝的打赏!谢谢各位宝宝的支持!

    抱歉各位宝宝,帮好友推荐下pk的文文《婚后追妻:顾少,求放过》by:锦狂

    结婚纪念日,老公将她灌醉,亲手把她送上陌生男人床上。

    一夜羞辱后,她想问个明白,却发现,一夜之间,地都变了。

    公司易主,父母被害,就连哥哥嫂嫂车祸,也是她深爱的老公所为。

    而她曾经以为愿意一辈子宠着她的老公,扔下一份离婚协议书强逼她离婚后,转身拥抱别的女人,甚至有了一个五岁的儿子。

    三年恩爱,原来都是假象。

    从堂跌入地狱,苏晴立誓一定要复仇。

    可是怎么复仇,也是一门技术活。

    那个跟她一夜缠绵的陌生男人冷冽一笑,“我帮你。至于你,肉偿。”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军门密爱:最强宠婚》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