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04捉奸计划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正文 104捉奸计划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进来。”

    凌冽像真有那么回事儿似的。

    嗬~

    罗溪无语。

    “到底怎么样了?”

    “啧。”凌冽不耐烦的咋舌,依旧没有抬头,“暂时没安排,你保持原样吧。”

    罗溪听了,眼珠子叽里咕噜的转了几下,就是她可以继续给丫打叉叉。

    挺好。

    “还有件事。”她继续,“我不想做抱枕!”

    完这句,她仔细观察着他的反应。

    军爷修长的手指在报告上翻了一页,继续看,没搭理她。

    “听到没有?”催促一句。

    浓眉一抖,眼皮没抬,薄唇里蹦出俩字:“还钱。”

    我x!

    丫掉钱眼儿里啦!

    真怀疑他到底是不是有钱人,还是猪鼻子插葱——跟这儿装象呢!

    “我不是了——钱一定会还,就是最近。”

    见他又没了反应,她补充道:“我先把这个月的工资给你,以示诚意,这总行吧。”

    凌冽微微抬头,她以为他终于有回应了,谁知他鼻子里极不屑的哼了一声,又翻了一页报告,继续~晾着她。

    这是…看不上她的工资?

    丫这大老爷的做派,真是~与生俱来的。

    怎么看上去就那么的——官僚呢。

    “是不是我把钱还了,就不用再做抱枕了?”罗溪没好气的问。

    “到时候再。”他的眉头微微蹙起。

    再?!

    “凌冽!你别耍无赖!”罗溪终于忍不住爆发,伸出手指着他。

    嘶——

    军爷终于从他的大报告上抬起头来,黑眸里…不屑、不耐、警告,各种情绪交织。

    “别妨碍我工作,出去!”

    “我这也是工作!你心理有问题,还不愿接受治疗,一意孤行,不听劝阻,这样下去只会……”

    “你特么心理才有问题!”

    军爷这是铁了心的一意那个孤行了!

    “我现在还是你的心理辅导员,别忘了…”

    “等评估表泄露的帐算清了,再算你欠钱的帐!”

    这家伙果然还对那次泄露事件耿耿于怀。

    既然到这儿了——

    “那你有没有查出来究竟是怎么泄露出去的?”罗溪趁机问道。

    凌冽的脸色不出意外的愈发阴沉下来,一双视线锁在她脸上。

    “要不是你保管不善,怎么会发生这种事?”

    “这是在你的地盘儿上,竟然有人敢偷偷泄露领导**,你也不能推卸责任。”

    她振振有词,还不偏不倚的戳到痛点上。

    评估表这件事的确也是凌冽始料未及的。

    啪~

    凌冽把手上的报告重重撂在办公桌上。

    罗溪的眉头随之抖了抖。

    这丫被中了要害,是不是要发火了。

    “我的责任我来担,你的责任也别想跑。这件事我会解决,你老实做你该做的。再特么敢瞎胡写,你试试。”

    军爷没有想象中那么火爆,一瞬不瞬的盯着她,最后几个字咬的很重。

    完以后,继续逼视着她,冷静、沉默,反而让威胁的意味更浓。

    这家伙不愧是个暴君,深谙如何以气势压倒对手。

    即使自己也理着亏,竟然还能的如此大义又凛然,一副舍我其谁的派头。

    要是普通人,也许真被他这气场给唬住了。

    然……

    劳资可不是被吓大的!

    罗溪上前一步,呲拉——撕了一页他手边的便签纸。

    奋笔疾书,唰唰唰几下子写好。

    哗——

    伸长手臂,把那张纸在他眼前一抖。

    凌冽微微撤身,聚焦那张便签纸上的字迹。

    协议:

    评估表泄露一事调查完成以及三百万债务清偿完毕之后,凌冽不得再以任何理由要求罗溪作为“人形抱枕”或其他任何形式的玩偶,供其使用。否则,罗溪有权追究其法律责任!

    啪——

    罗溪把那份“协议”按在桌面上,签字笔递过去。

    “签字画押!”

    凌冽垂目看着那份等待他画押的“协议”,掩不住脸上哭笑不得加万分嫌弃的神情。

    他从大班椅里倾身过来,手指抚上那张纸……下一刻,嚓嚓嚓,撕了个粉碎。

    大手一展,纸屑雪片般散进纸篓里。

    “法盲?”抬头、挑眉,薄唇轻弹,“这种破协议根本不具备法律效力。”

    他话音未落,浓眉忽的拧到一起。

    蓝光一闪,手机镜头顷刻对准了他的脸。

    鉴于他撕毁“婚前协议”的经验,罗溪也料到依着暴君的性子才不会在乎这种协议。

    刚才只是先礼后兵中所谓的“礼节”,接下来才是真格的。

    “等评估表的事调查清楚,我的债务偿还以后,你不能再叫我做抱枕,同意吗?”

    她无视手机屏幕上快要暴走的军爷,依旧郑重的提问。

    闭目、深呼吸,凌冽强压着暴动的火苗,倏地睁眼。

    “同意——你妹!”

    虽然一忍再忍,最后的粗口还是没能控制的住。

    “噔~”

    录像终止,罗溪忙撤回手机。

    “你了同意,后面的粗口不算。”

    她就这样愉快的擅自决定了。

    “这些要是泄露出去,我保证你以后绝不只是做抱枕那么简单!”

    凌冽的眼神仿佛一头伺机而动的野兽,紧紧跟随她收起手机的动作。

    “作为你的辅导我必须一句。你这样急躁易怒,对身心真的没有好处。要试着放松,舒缓自己的情绪。”

    罗溪两只手上下起伏,煞有介事的神情仿佛一个负责任的好医生。

    凌冽记得,在她踏进这个办公室之前,他的心情很放松也很舒缓。

    导火索就是这货本身,她竟毫无自觉!

    “对了,”她无视他的情绪,继续自言自语似的,“不如今下班以后,我给你做一次放松治疗,如何?”

    放松个鬼,她只要老老实实安安分分的,他一直很放松。

    “晚上没空。”

    他从一堆文件里捞出一个牛皮纸的大文件袋,准备继续工作。

    “啊~睡觉之前做也可以,保证能让你睡个好觉。”

    罗溪嘴上着,紧盯着他表情的微变化。

    “晚上我可能不回去。”

    嗯?

    眼神稳定,面部舒展,没有多余谎。

    这家伙,真的要去和那个什么“阿狸”私会?

    还打算彻夜不归?

    凌冽边打开文件袋,边抬起两道视线朝她扫过来。

    意思很明显,嫌她碍事。

    “我走了。”罗溪很识趣的朝外面走,忽又转过头问,“那我今就在宿舍里睡了?”

    “随便。”

    “太好了!”

    罗溪故作兴奋,哼着曲就出去了。

    虽然表面佯作轻松,可整整一罗溪都在思索,昨那个阿狸发来的信息里,“ps”究竟是什么地方。

    这两个人居然还用暗语,真无耻。

    训练的时候,吃午饭的时候,午休的时候,满脑子都在破译这两个字母的含义。

    她一度觉得自己是不是对于这个阿狸太执着了些,但却还是控制不了的想要思考这件事。

    如果是一对情人幽会,还是在晚上,除了做些不可描述的事,她想不出他们还会干点什么别的。

    所以ps一定是个能睡觉的地方,那么很可能是旅馆,或者是那个阿狸的家。

    从口气上判断,ps指的并不太像家里,所以十有**是旅馆。

    以凌冽这种‘财大气粗’的架势,必定不会住普通的旅馆——

    突然,她想起第一次遇见他的地方就是帝京大酒店的总统套房。

    总统套房——presidential~site。

    ps!

    嗯~罗溪不自觉的点头,总统套房幽会情人,颇符合凌大军爷百无禁忌的霸气作风。

    不错啊,凌冽,有你的。

    罗溪眯起眼睛,脑袋里渐渐酝酿起晚上的“捉奸”计划。

    五点钟收了工,回临时宿舍做准备。

    把留在宿舍里的日常服装、高跟鞋、化妆品码进包里备用。

    下楼的时候,路过凌冽的办公室,房门紧闭且已经上锁。

    看来那家伙已经走了?

    ------题外话------

    劳动永远快乐!谢谢宝宝们的鼓励,坚持!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军门密爱:最强宠婚》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