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03看不顺眼就给丫搅黄了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正文 103看不顺眼就给丫搅黄了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他着话,手上没停,继续翻着她。

    刚——才?

    难道他指的是一开始那个…

    我去!

    “我我要压你!”

    罗溪挥舞两只鱼鳍,高频振动般的拍打着他的手臂。

    “想什么呢?”

    凌冽的态度不容置疑。

    反压无望,又处于劣势,罗溪只好奋起‘还击’。

    手肘猛地发力,打算给他来个近距离杀伤性肘击突袭。

    可,她忽略了一个很重要的事实,现在她只是——一只虎鲸。

    短而胖的鱼鳍根本不给她发挥肘击的空间,手臂刚抬起一半,忽的被衣服扯住。

    动作没打出来,意图却完全暴露。

    凌冽这样的高手是绝不会给对手第二次机会的,扑——两只‘杀伤性’的鱼鳍又被压回床上。

    反击无望,只能——

    “混蛋,流氓,变态,你放开~”

    语言攻击。

    此刻军爷的心情不比她好到哪儿去,这人形抱枕简直就是个大祸害!

    要不给她点颜色……

    “咚咙~”

    床头柜上的手机屏幕突然亮了。

    那一块荧光瞬间让房间里蒙上一层淡淡的灰暗。

    微光映出他线条完美的一半侧脸,浓眉斜长,眸子里一点星光,唇角微翘的边缘在暗昧的氛围里更显邪魅。

    此时她突然感觉包裹在身侧的空气变得异常炙热,心脏扑通一下。

    屏幕倏地灭了,他的脸重新隐没在黑暗中。

    床垫猛地一颤,凌冽翻身躺了回去,大手一展,将手机摸过来。

    会不会还是那个“阿狸”。

    罗溪一边平复着呼吸,略伸着脖子偷偷朝凌冽的手机上瞧。

    他转过身去,挡住了她的视线。

    哼~偷偷摸摸,肯定没干好事。

    凌冽的手臂动了几下,像是回复了信息,然后屏幕熄灭,一切归于黑暗。

    罗溪还伸着脖子冲着他,突然一股气息扑面而来。

    “还睡不睡!”

    罗溪一甩头,骨碌一下转过去远远的背朝着他。

    溥之下,莫非王土。

    这毕竟是暴君的床,一只手臂从腰间钻过来稍一用力,人形抱枕就被卷进宽厚的怀抱中。

    罗溪放弃抵抗,任他揽着白胖的肚皮,贴着软绵绵的后背。

    养精蓄锐,明还有重要‘任务’。

    阿狸——

    臭狐狸,等着~

    敢给她戴绿帽子!

    其实——

    她更好奇的是,暴君的‘情人’究竟是什么样子。

    如果看不顺眼就给丫搅黄了!

    **

    第二一早起来,凌冽照例已经走了。

    本来还想着每早起做做晨练,可夜里总是被死沉的‘石头’压着,被‘铁钳’困着,让她筋疲力尽腰酸背痛的。

    早晨也起不来。

    甩掉虎鲸的‘皮’,重新做‘人’的罗溪揉着蛮腰走进卫生间。

    打开龙头,撩起温水朝脸颊上奋力泼了几下,终于清爽了许多。

    这时房门突然开了,凌冽走了进来。

    他穿着一身运动装,看样子风尘仆仆的,像是刚刚锻炼回来。

    这丫倒是每神清气爽的。

    罗溪撇撇嘴,用怨愤的眼神瞄着他。

    似乎是感受到她的怨气,凌冽的一对视线也朝卫生间里扫了一眼。

    罗溪忙用手敛住敞开的睡衣领口。

    一见他转而径直走了过来,她防备的朝里面缩了缩。

    凌冽走进来,在洗漱台前面洗了下脸,然后拿毛巾随意抹两下,又走了出去。

    压根儿没再朝她看一眼。

    夜里跟个禽兽似的,拼命撩她,白却装的高冷又淡漠。

    晚上还跟情人幽会,啧啧,谁会想到凌大司令竟是这样的大司令。

    她摸过毛巾擦了脸,转身走出去。

    可刚到门口,脚步突然动不了了。

    这,这家伙在…脱衣服?

    他怎么能如此肆无忌惮的在一个未出阁…不对,身心纯净的女孩子面前公然换衣服!

    扑——

    运动衫被丢到床尾凳上。

    这丫开始动手解开运动裤上的系带。

    我去!

    她连忙转身闪进洗手间里。

    心里继续腹诽这个‘暴露狂’。

    真是,这家伙根本没把她当成活人吧!

    越想越来气,这种‘非人’的待遇究竟要到何时?

    在大好的新社会里,这个暴力男还利用权势,滥用私刑,逼迫她欠债肉偿。

    今非得好好问个清楚。

    想到这里,她把胸脯一挺,大踏步的走出洗手间。

    却只见嘭的一声,房门关闭,凌冽已经出去了。

    门口裹进来的一阵冷风撩起她的一头乱发,凌乱——这家伙速度也太快了!

    **

    穿戴整齐,从房间里出来,恰看到晓驰正往三楼上去。

    “早啊。”罗溪笑着跟他问好。

    晓驰闻声转身,抿了抿唇角,似乎想笑又不好意思笑,冲她点点头。

    “我能上去跟你几句话吗?”罗溪问。

    晓驰又点点头。

    于是两个人一前一后上了楼。

    “你玩游戏好厉害,昨那个游戏改咱们组队一起玩好不好?”

    晓驰听了罗溪的话先是一愣,黑亮的眼睛里现出一点迷茫。

    “我…没和别人…组队过…”

    “那要不要和我试一试,不如,我们就叫——晓溪战队。”

    罗溪握紧拳头,一本正经的。

    晓驰皱眉抿嘴很认真的想了想,:“我想叫…lolly。”他的话虽然的不太流畅,但英语发音很纯正。

    “lolly?”罗溪顺着他的目光,恰落在笔筒里那只大波板糖上。

    “啊~我明白了,loll,就是它!”

    罗溪兴奋的举起掌心对着他。

    晓驰又是一愣。

    她咧着嘴,笑着晃了两下手掌:“givemefive~”

    晓驰这才明白,很慢的举起手掌,心翼翼的碰了一下罗溪的手,又迅速收了回去。

    罗溪笑得爽朗:“以后咱们就是lolly战队了。”

    晓驰受了她情绪的感染,也轻快的点点头。

    罗溪接着问道:“如果我想查看一下司令部里的监控录像,你有没有办法?”

    晓驰伸手做了一个摸脖子的动作,凝眉想了想,神色暗淡下来,这表示他现在有些不安。

    “哥,最近…不让我进…内。”他低声。

    “哦~”

    她点头表示明白,凌冽这家伙还真是苛刻。

    “我给你哥做的评估报告被泄露出去,我想暗中查一查。”罗溪解释。

    原本她想问问凌冽有没有查出是谁泄露了评估表,但一想到自己已经因为这件事做了“人形抱枕”,万一提起来他再出点别的幺蛾子,搞不好更加的弄巧成拙。

    还是自己暗中查一查的好,她知道晓驰可以调取到营地里的监控录像。

    “如果你偷偷潜进去,会被他发现吗?”她又接着问。

    晓驰垂目思索了一会儿,摇了摇头。

    罗溪抚了抚他的肩膀,笑道:“我知道了,等你有空的时候帮我看一下前几出入后勤办公室的人。咱们一起保密~”

    晓驰抬起眼皮瞅了瞅她,眨巴了两下眼睛,轻点了点下巴。

    罗溪知道他已经明白了她的意思,果然这个子其实蛮聪明的。

    凌冽那么奸诈狡猾的家伙不大可能有个笨弟弟。

    “谢谢。我先去工作了,改一起组队去吃鸡~”

    罗溪俏皮的冲他挤了下眼睛。

    一听到游戏,晓驰的黑眸子重新亮起来,用力点点头。

    他始终是个颇有孩子气的大男孩,不善于隐藏自己的情绪,好恶分明。

    这一点与凌冽那个难以捉摸的家伙恰好相反。

    **

    “上次你帮我处理工作的事,怎么样了?”

    罗溪推开门径直走进凌冽的办公室,向着正看报告的凌冽问道。

    他们已经是名义上的夫妻了,作为他心理辅导员的这差事理论上需要避避嫌。

    “敲门。”

    凌冽的视线专注于手上的报告,头都没有抬。

    嘶——

    领导的劲儿拿的真足。

    嘭嘭!

    罗溪退回去在大门上狠狠敲了两下。

    “进来。”

    ------题外话------

    最近状态不太好,大概因为没有推荐,也没怎么有留言,不知道仙女们是不是觉得文文不好看都已经离开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军门密爱:最强宠婚》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