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90珍爱生命远离暴君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正文 90珍爱生命远离暴君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从第一次见晓驰到与他接触了这几次之后,据她的观察不出意外的话,他应该是……

    正在这时,晓驰恰从下面楼梯走了上来,他看到罗溪微微一怔。

    “早啊。”罗溪微笑道。

    晓驰没回答,只轻轻点了点头,默默经过她身边,绕过扶栏,踏上通往三楼的台阶。

    罗溪刚想转身下楼,突然听到他:“昨…对不起…没帮到你…”

    她转过头瞅瞅他,仿佛被人揭穿了某件丑事,心里一阵尴尬,但她仍然佯装随意的摆摆手:“啊,没关系没关系,那个,我跟…你哥哥闹着玩儿呢。”

    晓驰脸上掠过一丝明显的惊讶,但立刻又恢复了自然神态,点点头表示明白。

    他这种生涩的掩饰,让罗溪忍不住暗骂凌冽那个‘大变态’。

    “你…跟我来…”晓驰继续低声。

    “我?”罗溪指指自己的鼻子。

    晓驰抿着薄唇,认真的点点头,乌黑的大眼睛里有一些期待,还有一些与他羞涩的外表不太相符的深沉。

    罗溪心中疑惑,面上却依旧微笑着,转过来跟在他身后上了三楼。

    第三层确切的,只是个阁楼。

    中间一个房间,两边是开放的隔间,堆着一些整齐的纸箱,看样子是一些杂物。

    房间的门锁是智能指纹密码锁。

    凌冽称它为秘密基地,的确不为过,也许连他也进不去。

    晓驰滑开锁盖,覆上指纹,又嘀嘀按了几下。

    咔哒,房门这才开了。

    这个“防范”如此严密的房间勾起了罗溪的兴趣,不知道里面究竟放了什么‘秘密武器’。

    房门在身后关闭。

    房间在楼尖顶的正下方,屋顶是三角形。

    窗下沿着墙壁是一整张工作台。

    看着房间里的设备,罗溪的眼睛一点点睁大。

    交换机、主机、笔记本、显示屏、路由器,无数的数据线、线,还有她叫不上名字的各种电子设备。

    恍惚有种进了某个机房的错觉。

    桌面上的笔筒里还插着昨晚她送给他的那支大波板糖。

    难道是因为昨晚送了他礼物,所以他才允许她进入他的秘密基地。

    她不由抬头看看晓驰。

    他脸上原本羞涩胆怯的神情渐渐隐去,乌亮的瞳仁闪着兴奋的光芒。仿佛顷刻间换了一个人似的。

    “真厉害,这些都是你的?”罗溪问。

    晓驰回头看看她,用力点了下头。

    “你喜欢玩电脑?”

    罗溪缓步走到工作台旁边,端详着上面的一排显示屏。

    “喜欢…”晓驰声回答。

    她的视线随即又被侧墙上订着的一大片密密麻麻的照片吸引,不禁走过去仔细观瞧。

    那是一张张有着白色宽边的相片,看样子都是用拍立得相机拍的。

    大多数都是凌冽与晓驰的合影,还有晓驰的单人照,偶尔还能看到七海。

    有一些生活照,还有吃生日蛋糕的、在国外某个海边的、还有雪地里嬉戏的。

    但很多照片颜色退却稍显暗淡,里面的晓驰看上去从十来岁到十五六岁不等。

    照片里的凌冽很多也是十七八岁、二十来岁青涩的样子,背景大都是在国外。

    这些相片多数都是很多年前拍的,从其中一些照片上的记录文字也能看出来。

    上次听大岛,凌冽的家人似乎也都在帝京,可这些照片上兄弟两个虽然亲密无间,却找不到任何其他家人的影子。

    给人一种两兄弟相依为命的感觉。

    但一圈看下来,又几乎没有最近的照片。

    难道因为最近大家都改用手机拍照,所以没有照片的缘故么?

    还是——

    恍一转头,发现晓驰就在她身后,视线也正流连在照片墙上。

    “你和你哥哥很亲密。”罗溪笑道。

    晓驰的目光扫过一张张照片,眼神里流露出回忆美好时光的温情,但顿了片刻,他将目光移向别处,似乎想掩藏黯然的情绪。

    低下头,又慢慢点点头。

    他并不像一般人那样善于伪装自己的情绪,所以他的这种迟疑悉数落入了罗溪的眼中。

    蓦地,不知为什么,桌面上一台显示屏突然亮了。

    屏幕上有一个黑色的代码框,一行行细细密密的代码不断向上滚动。

    晓驰回到工作台前面,看了下腕表,倾身在键盘上飞快的敲了一阵。

    修长又白皙的手指落在按键上,宛若蜻蜓点水,键盘发出密集的咔咔声。

    他的目光从容又专注,全不见了刚才那种青涩的神情。

    没多久,咔哒一声,手指用力按下回车键。

    屏幕上随即弹出一幅黑白画面,有点儿像监控摄像头拍摄出来的。

    罗溪跟着走过来,仔细一看,这不是司令部么?

    画面俯瞰着司令部的大门,还有人在进进出出,显然是实时画面。

    这很像是司令部门口的监控录像,可这画面又怎么会出现在这个房间的显示屏上。

    再扫一眼这满屋子的设备,一个念头浮上罗溪的脑海。

    晓驰依旧盯着眼前的屏幕。

    须臾,一辆黑色越野车出现在画面当中,那正是凌冽的座驾k15。

    他从车上走下来,踏上台阶进了司令部大楼。

    晓驰的视线一直追随着凌冽的身影。

    他侧脸的轮廓与凌冽很相像,只是柔和许多,没有他那般硬朗。

    长长的睫毛下,漆黑的瞳仁里,浮动着复杂的情绪。

    轻度社交和语言障碍,却具备某种独特赋。

    她对这个大男孩的猜测逐渐被一一证实。

    心底仿佛被什么触动,有许多记忆的碎片一股脑涌上来。

    却一时无法理清。

    **

    罗溪从楼上下来,到厨房里找水喝。

    七海正在收拾餐桌,看到她立刻用立定的姿势站直了,叫了一声:“夫人,早。”

    罗溪刚端起水杯放到唇边,差点儿没呛到。

    不用,他们肯定知道昨晚她和凌冽睡一个房间的事。

    “咳咳,那个,早,叫我罗医生就行。”她用手顺着胸口,心里‘慰问’着那个暴君。

    “哦…好,罗医生。”

    七海与大岛有一个共同点,魁梧唬人的外表下,是一颗单纯敦厚的心。

    罗溪心里做着结论,笑着点点头。

    “早饭是鸡肉三明治和脱脂牛奶。”七海认真的“汇报”。

    “你们总吃西餐吗?”

    她不解的问,而且还辣么素,为什么连牛奶也要脱脂的!

    凌冽这家伙是真把自己当名模了?

    “头儿和驰少以前在国外生活,习惯了。”

    “哦。”罗溪点点头,这她还真是第一次听,难怪刚才那些照片好多是在外国拍的。

    她突然发觉,除了职业、性别、住址、弟弟晓驰,她对凌冽的其他事情一无所知。

    不过,知道那么多干嘛,反正他们很快就会各走各路。

    想想昨晚他竟然对着她一个“弱女子”拔枪!

    珍爱生命、远离暴君,以后还是有多远离多远的好。

    她正喝着脱了脂的牛奶,啃着少油缺盐的三明治,门铃突然响了。

    七海走过去应门。

    跟在他后面进来的是位年轻战士,罗溪仔细一瞧,认识,正是上次越野跑时帮了她的五毛,不,伍茂。

    “溪…不,罗医生,早。”伍茂笑嘻嘻的跟她打招呼,还是一副欢脱的模样。

    “你早。”罗溪也笑道,“要不要一起吃?”

    “不用了,”伍茂摆摆手,“咱们早饭都吃过了。”

    “你,找我吗?”罗溪问。

    伍茂点点头:“司令亲自吩咐,要我接你去司令部。”

    “出什么事了吗?”罗溪不解。

    “哦,没有,营地里路况复杂,不熟悉的话可能会迷路。”

    切!凌冽会怕她迷路?

    丫是派个人监视她吧。一肚子弯弯肠子。

    “好,等我一下。”罗溪塞下最后一口面包,擦擦手。

    回房间里收拾了一下,拎起皮包下了楼。

    和伍茂一起走出院子,门口停着一辆黑色的陆地巡洋舰。

    罗溪爬上后座,向前面驾驶座上的伍茂问:“这是谁的车?”

    伍茂边发动车子边回答:“这是司令的配车,只是他基本不用。”

    虽然这车也是越野车中的翘楚,但和那辆牛逼哄哄的k15相比,压根儿没法相提并论。

    “上次训练的事真是对不起,害你们受罚。”

    罗溪把心里惦记着的事了出来,因为一直没机会向他们明。

    “哦——”伍茂怔了一瞬,才随口答道,“嗨,事。跑步对咱们来,那是家常便饭,你不用放在心上。”

    “上次谢谢你们,以后有什么我可以帮忙的尽管开口。”

    “有。”

    嗯?罗溪一愣。

    伍茂往后视镜里瞄了一眼,嘿嘿一笑:“我们想跟你合影…”

    罗溪噗嗤一笑,她当什么呢。

    “好啊。”爽快的答应。

    “真的?太好了。”伍茂乐的合不拢嘴,“不枉我好容易争取到这个差事。”

    “什么差事?”

    “就是你在部队期间,接送你的差事。”

    罗溪心中皱眉,凌冽那家伙果然是派了个人来监视她的行踪。

    他这是怕她这个“人形抱枕”再次潜逃?

    ------题外话------

    又是新的一周啦。谢谢宝宝们的留言、打赏和推荐票票!仙女们记得常来看疯疯哦,过来让我挨个的搂搂抱抱么么,要么反过来也行,啊哈哈哈。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军门密爱:最强宠婚》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