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89不想睡了?那就干点别的?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正文 89不想睡了?那就干点别的?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扑——潜逃失败的人形玩偶又被重新丢回了大床上。

    罗溪反应迅速,又像只毛毛虫似的一拱一拱的倒腾到大床中央。

    “你…”她刚想给他来点警告,他一转身走进卫生间去了。

    里面很快传来吹风机的轰轰声。

    哼,罗溪扭脸儿拍了拍松软的大枕头,倒头躺了下去。

    玩了一整,加上刚才这一番折腾,弄得她筋疲力尽,先休息一会儿,养养精蓄蓄锐。

    没过多久,卫生间里的声音消失了,脚步声响起一直到床前停下来。

    灯,熄灭了。

    房间里霎时漆黑如墨。

    黑暗里,扑的一声轻响,像是丢开了脱下的衣服,柔软的床垫一阵颤动。

    须臾,温热的气息与淡淡的清香包围过来,一条有力的手臂搂住了她的细腰,胸膛随即贴上她的后背。

    落入满溢着雄性的坚实与温厚的怀抱里,罗溪不由自主的绷紧了身体。

    看归看,遐想归遐想,可实际行动又是另一回事。

    她还从没在‘和平’的气氛下,与一个男人如此贴近过。

    这丫还真不客气,搂那么紧,真把她当成个抱枕了?

    &nbr />

    罗溪的眼睛突然放大了一圈,这个混蛋,还用大腿压她!

    这暧昧的姿势是闹哪样?

    他倒是怎么舒服怎么来。

    她两腿一起用力,猛地将他的大腿掀到旁边。

    可那只死沉的腿立刻又压上来。

    “老实点儿!”耳边伴着军爷一声低喝。

    “混蛋,别压我,重死了!”她抗议。

    “你一个抱枕,哪那么多事儿!”

    我xx!

    就算她现在形象是个抱枕,可她本质还是个大大的大活人好不好!

    扑——

    她发起狠来,一屁股撅在他肚子上。

    一声闷哼。

    “想死?”凌冽低声在她耳边斥道。

    罗溪趁势又把他的腿甩下去。

    然后不甘示弱的扭了几下脑袋,把帽子拱掉,转头对他:“我还没洗澡呢。”

    接着一仰脖子,把头发朝他脸上蹭。

    军爷现在的表情是有多嫌弃,她都可以想象到。

    对于有轻度洁癖的他来,这样恶心他一下,不定能就此把她丢开,谁叫他把她欺负成这样,坐以待毙可不是她的风格。

    然……

    下一刻,一只大手覆上她的脸颊用力一推,将她的脑袋推开去。

    接着帽子被重新扣在后脑勺上。

    “再乱动就办了你!”

    一声带着危险气息的低吼擦过她的耳畔。

    罗溪下意识的浑身一紧,不再动弹。

    可心里一百个不服,窝x!大暴君!大恶霸!

    还想办她?

    安分了3秒钟,她这只人形玩偶大抱枕又扭着挣扎起来。

    一只大手突然袭上她的胸口并用力收紧,将她整个人牢牢禁锢在他怀里,死死压在坚韧的胸膛上。

    “流氓!你…你摸哪里!”罗溪忍不住叫道。

    虽然隔着软软的毛绒面料和服装夹层里蓬松的填充物,她依旧能清晰的感觉到那只大手重重包裹在她的胸上。

    扑扑——她用‘鱼鳍’狠狠砸了两下圈着她的那只手臂。

    这次凌冽没有立刻呵斥她,把大手移到她的腰间,顿了片刻才沉声道:“…抱歉,没注意…”

    没注意?

    噗——

    罗溪差点儿吐出一口老血。

    尽管她现在这副身体不是38f的爆乳,可也算前凸后翘十分有型,什么叫——没注意!

    她的胸……有那么不明显吗?

    会不会聊!会不会哄女孩子?

    她忽的扒掉毛绒帽子,扭过脸来想斥责他几句,可黑暗中一股灼热的气息直扑脸颊,恍惚瞄到一张脸近在咫尺。

    甚至能隐约感觉他的鼻尖蹭着她脸颊上的细汗毛,毛孔一阵紧缩,心跳不由加快了。

    这,这家伙靠这么近干嘛?

    她歪了歪脑袋,拉开一点距离,努力用眼角斜睨着他威胁道:“你要再敢乱…摸,我就不干了!”

    旁边的男人沉默着没话,罗溪以为他服软了,得意的把头转回来,扭了两下找了个最舒服的姿势。

    这时,背后突然一下轻颤,温热袭上面颊:“你不我饥渴么,不替我治疗一下?”

    低哑阴沉的嗓音里带着倦倦的鼻音,气流一下下拂过她的耳廓,胸腔里那个兔子突突乱撞。

    那浴室里的美男沐浴图毫无征兆的浮上脑海。

    这个闷骚的男人真发起骚来,绝对迷死人不偿命。

    “凌冽!”罗溪闭着眼睛大喊一声,也是在提醒自己不要被他迷惑。

    “我警告你,别得寸进尺啊!”

    丫要是继续这样,她也许一个把持不住——

    背后传来一声轻哼,很像是无声的笑。

    这家伙果然是故意的!

    “夫妻之间什么得寸进尺?”他继续若无其事的在她耳边吹气。

    可罗溪一听却炸了毛。

    “你个大无赖!好了……”她气得大叫起来。

    “嘘——别吵!”凌冽打断她,收紧手臂,语气透着不耐烦。

    哼,罗溪的胸脯起伏难平,平时装的一本正经,这会儿男人的无耻本性暴露了吧。

    她胡乱扭动着身子,像只不安分的猫。

    “不想睡了?那就干点别的?”耳边那人的口气越发吊诡,圈着她的手臂丝毫没有放松。

    一切挣扎在他面前都是徒劳,军爷压倒性的力量优势无法抵挡。

    哎妈,累死了。

    罗溪最终萎靡的败下阵来。

    算了,好汉不吃眼前亏,兵法云:慎思之,缓行之,徐图之。

    对付暴君,不能急于一时,不急于一时……

    今就先安静的做个人形抱枕吧。

    脑子里盘算着,窝在温暖宽厚的怀抱里,安全感十足,她竟然很快就没出息的睡了过去。

    **

    虽然凌冽终于“狠狠”整治了一下这个野兽一样的疯女人。

    可有一点是出乎他意料的。

    他第一次和另一个人“同床共枕”,本打算只把她当个抱枕。

    但败笔在于,她毕竟是个会活动的人,不会像个真的抱枕一样,一动不动。

    这货睡觉极不老实,凹着各种造型不,手脚还会乱扑腾。

    他就是被她梦里打出的一记勾拳惊醒的。

    她那一拳正打在他的下巴上,虽然隔着厚厚的毛绒材质,还是挺疼。

    浓眉紧蹙,眼睛还没睁开,大手条件反射似的一把攥住“袭击”他的东西。

    黑眸缓缓打开,透过窗帘外面蒙蒙亮的色依稀可见,房间里的光暗淡而暧昧。

    旁边那只“人形毛绒玩偶”脸朝着他,脑袋从圆圆的帽子里露出来,长发散落一枕。

    长睫紧闭,微微张着嘴,看样子睡得很熟。

    即使刚才袭击他的‘鱼鳍’被抓住,也没能让她醒过来。

    且她蜷曲着双腿,还把裹在尾鳍里的两只脚蹬在他的腿迎面骨上。

    这货穿成这样还能睡得跟死猪似的,心到底有多大。

    还是,在装睡?

    凌冽盯着她的睡脸看了一会儿,松开抓着她的手,伸出一根手指戳了戳她的脸颊。

    触感微凉而滑腻,颇富弹性。

    她的脑袋随着他的动作轻轻一歪,毫无反应。

    他的眸子里浮起一丝笑意,忍不住又戳了一下。

    开始时还是没有反应,可突然一只黑色的鱼鳍倏地抬起,扑得戳在他胸膛上。

    他轻轻拍了一下那只不安分的‘鱼鳍’,她的眼睛依旧闭着,睡颜丝毫没有变化。

    也不再有任何反应。

    她这身装扮再加睡着的样子让人忍俊不禁,倒真有几分…可爱。

    这个词在脑袋里冒头的时候,他恍然一惊,他怎么会觉得她…可爱?

    想想这个女人平时的各种作,绝不能被她这个野兽的外表骗了。

    床头的翻页钟显示在6点24分。

    今竟然醒的这么迟。

    薄唇轻抿,自从虎鲸被她偷走,很久都没睡的如此安心过了。

    果然让她做‘人形抱枕’是正确的,而且她比真的抱枕有意思的多。

    想到这里,眼底不禁又浮起笑意。

    掀开被子,下床,披上浴袍走出房门。

    罗溪压根儿不知道她睡着时暴君对她做的一切。

    她醒来的时候,色已大亮,依稀记得梦里被一块死硬的石头一直压着,她对那块石头拳打脚踢做了好一番斗争。

    累得她够呛不,起来以后腰也酸背也痛。

    到背痛,她这才感觉到后背上一片凉意,勾手一摸,拉链竟然是开着的。

    他是怕她自己脱不下来么。

    看看床尾凳上整齐码放的衣物和那只大北极熊,再看看墙边的大旅行箱,这家伙还算讲究。

    把那件‘变态’的卡通服脱下来,走进卫生间。

    这里除了不能洗澡,具备洗手间的一切功能。

    洗漱完毕,整个人清醒清爽了许多。

    出了房门,路过通往上一层的阶梯时,她突然想起昨晚凌冽的话。

    他上面是晓驰的‘秘密基地’。

    从第一次见晓驰到与他接触了这几次之后,据她的观察不出意外的话,他应该是……

    ------题外话------

    谢谢《我爱你们真的123》的评价票票。谢谢兔子宝宝的花花。谢谢《le2!》的打赏。谢谢各位宝宝的留言、评论和推荐票票!

    qq书城的伙伴们常来书友圈留言打卡哦!

    感觉疯疯的脑洞已经失控~啊哈哈。大家憋忘了常来看窝~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军门密爱:最强宠婚》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