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88潜逃失败的人形玩具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正文 88潜逃失败的人形玩具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要么死,要么穿,你选一个!”

    凌大军爷一如既往的酷毙和…暴烈。

    太过分了!

    罗溪脑子里突然冒出一句亘古名言:威武不能屈——

    “我穿!”还有一句:‘大女子能屈能伸’。

    与她设想的那些惩罚相比,这个惩罚其实——算是不错了。

    “不过!”她摆出英勇就义的姿态,“你要敢做什么非分的事,我就跟你拼了。”

    “你只是在虎鲸修好之前代替它,别特么想美事,老子才不会‘侍候’你!”

    罗溪皱着眉头,撅着嘴,拿阴沉的眼神眯着他。

    虽然确认了他不会乱来,可心里竟有那么一点点受伤…

    凭她的花容月貌,这家伙竟对她一点想法都没有?

    还是——又装酷。

    “动作快点儿!”军爷不耐烦的催促。

    “你…出去。”难道这家伙还想现场看她换衣服?大流氓。

    凌冽缓缓起身,原地将椅子掉了个头,又重新坐下,背对着她。

    呃……

    真是比看犯人看的都紧。

    罗溪举起拳头,冲着他的后脑勺,刚想挥动…

    “找死?”阴沉、冷厉,大手按在枪上…

    丫,后脑勺上有眼睛?

    罗溪冲他皱了皱鼻子,转过去开始更衣。

    一阵悉悉索索过后,凌冽只听背后“扑”的一声,像是身体倒在床上的声音。

    然后断断续续传来咿咿嗯嗯的声哼唧。

    这货干什么呢。

    又待了半分钟,琐碎的声响不断,他实在坐不住了,扭过头来——

    看到大床上的情景,即使是心冷如铁的他,也差点儿忍不住喷出笑来。

    一只人形虎鲸玩偶趴在大床上,后背咧开一道缝,那是拉链的位置,罗溪正用两只“鱼鳍”费力的拉着拉链。

    但鱼鳍是完整的一块还很厚实又没有分岔,手指的灵活完全体现不出来,她扭着身体怎么也拉不上,累的哼哧哼哧的直哼哼。

    这是哪个混蛋设计的,为什么把拉链放后面,特么大变态!

    罗溪心里诅咒着,只觉身侧一矮,凌冽附身过来撑住床面。

    “别动!”他伸出大手准备帮忙。

    骨碌,‘人形毛绒玩偶’往旁边一滚,整个人翻了过来,露出了白白胖胖的鱼肚皮。

    要不是有超强的忍耐力,凌冽恐怕当时就笑喷了。

    罗溪举起‘鱼鳍’指着他:“我警告你别乱来!”

    凌冽没话,长臂一展,又把她翻了回来。

    “我帮你。”

    “你别乱来…”罗溪的脸埋在大床里,嘴里含糊不清。

    她用‘鱼鳍’拍打着床面,束在鱼尾里的双腿上下乱摇,活像一只被丢上了岸垂死挣扎的鱼。

    凌冽把她的长发拨到一边,一段瓷白的后颈露了出来,肌肤上粘着几缕乌黑的碎发,更显晶莹剔透。

    黑眸里隐隐的微光流动…

    呲拉——拉链合拢,凌冽把帽子给她扣在脑袋上,这下罗溪终于变成了一只完整的…虎鲸。

    圆滚滚的躺在大床上,颇有点大抱枕的模样。

    她扭动着身子又翻过来仰面朝,凌冽正从容不迫的解开衬衣的纽扣…

    “你,你干嘛!”罗溪用一只鱼鳍捂着眼睛,一只鱼鳍指着他。

    浓眉微蹙,“脱衣服。”干脆的回答。

    这货在浴室里看他看得口水直流,这会儿装什么清纯?

    罗溪从鱼鳍后面露出一只眼睛瞄着他。

    军爷已经甩掉衬衣,露出让人喷鼻血的赤|裸半身。

    在他动手解腰带的时候,罗溪突然叫道:“住手,大流氓。”

    她扭动着翻过身,像只毛毛虫似的撅着屁股一屈一伸的拱到大床中央。

    转过去背对着他,以示清高。

    军爷唇角不屑的勾起,眼底铺满笑意。

    这货特么是来搞笑的。

    罗溪像条搁浅的鱼一样,乖乖躺在床里。

    房间里骤然昏暗下来,只余床头一盏灯。接着传来房门关闭的声音。

    嗯?

    她慢慢扭过头,发现不见了凌冽的踪影。

    这个房间很大,摆设却相当简单,kingsize的大床和床尾凳,两个床头柜,一排大衣柜和两把椅子。

    空旷而整洁,很有军人的风范。

    罗溪思索了一下,那家伙最大的可能是去洗手间了。

    这是个好机会,不安分的心在‘虎鲸’的外皮下蠢蠢欲动。

    她就势一滚,骨碌碌到了床边,支撑着身子坐起来,两只脚,不,两只‘尾鳍’落了地。

    扑、扑、扑,袋鼠一般跳跃着来到门边上。

    轻轻转动把手,把门开了一条缝,外面没有人。

    她这才打开房门,用两只‘尾鳍’挪着碎步溜出来,走廊上光线暗淡,空无一人。

    洗手间的房门紧闭,暴君大概在洗澡。

    扑、扑,她扶着墙壁轻轻跳着朝楼梯口去。

    刚刚到达通往上一层的楼梯前面,洗手间里传来啪嗒一声响。

    她吓得浑身一颤,是不是大暴君要出来了。

    无暇多想,她赶忙转换线路,绕过扶栏趴倒在楼梯上,蠕动着向上一层爬去。

    双腿受限,行动极其不便,从房间里蹦跶出来,又爬了几级台阶,累得她吁吁直喘。

    恰在这时,哒、哒、哒,上面的楼梯上传来了脚步声。

    不一会儿,一双深蓝色鹅绒大拖鞋出现在视线里。

    沿着拖鞋向上瞧,一张酷似凌冽的脸上亮晶晶的大眼睛专注的瞧着她。

    晓驰站在阶梯上俯视着脚下这只潜逃中的“虎鲸”人偶,脸上不禁浮现出好奇的神色。

    “你……”他似乎想开口询问。

    “嘘——”罗溪赶忙抬手放在嘴唇上,做了个禁声的动作,却忘了自己的手现在只是个‘鱼鳍’。

    眼下她这身行头,无论做什么,都显得怪异又可笑。

    晓驰见她这副样子,忍不住瘪瘪嘴,那神情像是马上就要笑出来一样。

    他蹲下来,俯身看着她,:“我…帮你?”

    罗溪原本看到他努力憋笑的样子,感觉真是丢人到家了。

    可一听他要帮忙,羞耻感顿消,大眼睛里放射出惊喜的光,用力点了点头。

    晓驰伸出两只修长的手臂,一边一个拉住她的‘鱼鳍’。

    呃——

    他不会想像拖死鱼似的,就这样把她拖上去吧。

    “扑腾”轻响,她还在思考的时候,晓驰一发力将她拖上了一个台阶。

    “啊~”白胖肚皮硌在阶梯上,她忍不住发出一声轻呼。

    她忙闭上嘴怕惊动洗手间里的人。

    这子毕竟是凌冽的弟弟,他们俩会不会合伙整她?

    那岂不是才出虎口又入狼窝?

    心中渐渐萌生悔意的时候,走廊里亮光一闪,洗手间的门开了。

    “快~”罗溪不敢出声,只用口型像晓驰比划。

    晓驰两臂蓄势,正准备再次发力的时候。

    “你们俩在干嘛?”

    阴郁的嗓音在耳边响起。

    二人同时转头,隔着扶栏,一头湿发的凌冽裹着白色的浴袍站在那里,眯着楼梯上姿态怪异的两个人。

    只见晓驰伸长了手臂,拖着趴在楼梯上的人形玩偶罗溪的两个大鱼鳍。

    颇有点出海归来,捕获大鱼的架势。

    凌冽的目光移向罗溪,她扭过头不看他,帽子上那两只眼睛恰对着他。

    这货是想假装没看到他?

    他又看看晓驰,晓驰慢慢将攥在手里的两只鱼鳍放下,一脸做坏事被逮到的心虚模样。

    “快去休息吧。”凌冽语调缓和的对他。

    晓驰看了看罗溪,又看了看凌冽,“哦”了一声,走下楼梯朝自己房间去了。

    凌冽目送他回了房间,才又转向趴在楼梯上“装死”的罗溪:“还想逃跑?”

    罗溪酝酿了一下情绪,才转过头指指上面,倏地咧嘴一笑。

    “我只是想上去参观一下。”

    凌冽的目光在她身上扫了一圈,她这个人形毛绒玩具连假话都的那么敷衍。

    “三楼是晓驰的‘秘密基地’,以后不要随便上去。”

    他着话,绕过扶栏走上来,将她整个人翻过来面朝上。

    “你干嘛?”罗溪朝他挥舞着两只鱼鳍。

    凌冽恰好一手一只,准确的隔着鱼鳍擒住她的手腕,用力一提,把她整个人生生立了起来。

    呼喊还没出口,长臂揽住她的两腿,微一倾身,将她整个人扛在了肩上。

    屁股朝上,两头冲下,肚皮被他的肩膀顶住,罗溪只觉一阵头晕目眩、翻江倒海。

    “你放开,混蛋。”她拿两只鱼鳍用力拍打他的后背。

    “啊~”这丫竟然在她大腿上掐了一下,疼的她叫了一声。

    “别动!掉下来我可不负责。”冷漠的呵斥。

    她不甘示弱,又狠狠在他后背敲了两下。

    嘭,房门关闭。

    扑——潜逃失败的人形玩偶又被重新丢回了大床上。

    ------题外话------

    最近很冷清,感觉被仙女们抛弃了。掩面而泣不成声~疯疯寂寞孤独冷的码字去~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军门密爱:最强宠婚》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