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87要么死,要么穿,你选一个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正文 87要么死,要么穿,你选一个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凌冽蹙着眉头走过来,一脸阴郁:“别多事,上楼。”

    “上楼干嘛,我要回宿舍去。”

    罗溪往外走,可一堵墙横在眼前,人墙!

    凌冽垂目睨着她,没有让路的意思。

    罗溪心里打鼓,面上一直佯装强硬。

    “让开~你要干嘛?”

    “上去。”军爷不愿废话。

    罗溪还想再垂死挣扎一下,凌冽大手又至,捏着她的胳膊拉拉拽拽把她弄上了楼。

    看来今是“在劫难逃”了……

    扑——

    娇的身躯和一只圆滚滚的大白熊一起被丢到一张大的过分的大床上。

    又是kingsize的大床,软硬适度,弹性十足,这丫还真是会享受。

    但,现在不是感慨这个的时候!

    还没来及看清凌冽的卧室是什么样子,军爷拎了张椅子在大床旁边坐下来,一堵墙似的挡在她眼前。

    脚边还放了一个大大的礼品袋。

    罗溪连忙一挺身站起来,她为什么要坐在床上,这么易推倒的姿势是闹哪样?

    “坐下!”

    军爷的脸色不复平静,阴云渐生。

    罗溪的大眼珠不停来回转着,密闭的房间,孤男寡女,而且对方还是个一点就着的炮筒子,外加战斗力爆表。

    ——无论怎么看,硬拼是绝对不会有胜算。

    她镇定情绪,重新坐下来,屁股只挂着床边,以备随时起来。

    啪——

    军爷一掌拍在质地坚硬的床头柜上。

    罗溪猛地一颤。

    那里变魔术似的多了一张a4纸。

    搭眼一看,标题:心理评估表。

    不用问,酷刑开始了。

    “这个我能解释!”罗溪立刻不打自招,军爷怎么也是人民的军官,应该…坦白从宽吧。

    “还解释什么?”凌冽阴恻恻的,薄唇微动。

    “这不是我泄露出去的!”罗溪一派正义,信誓旦旦,“我发誓。”

    凌冽眯起黑眸,不置可否。

    “领导…批评你啦?”罗溪心翼翼的探问。

    “其实,这也不算什么严重的问题…对吧。领导也是男人,都可以理解的。”

    罗溪试图伸出手,拍拍他的肩膀,以示安慰和套近乎。

    可两道冷刀子一样的目光让她生生把手缩了回去。

    “没错。”军爷面上冰冷,这两个字却的极平静。

    嗯?听到这儿,罗溪精神一振,大暴君还是通情达理的同志嘛。

    哗——

    凌冽打开脚边的大礼品袋,从里面掏出一大团黑白相间毛茸茸的东西,往大床上一丢。

    “穿上它。这次的事儿我就不再追究。”

    面无表情的命令。

    罗溪疑惑着展开那团东西一看,浑身的毛都竖了起来。

    这家伙——异装癖?cospy?变态?

    床上那团东西铺开以后,赫然是一件虎鲸造型的毛绒卡通服!

    胸前到肚皮都是白色,其余部位为黑色。

    腿部合拢连着脚部是两片尾鳍,俨然一个美人鱼的尾巴。

    手臂的位置就是两只三角形的鱼鳍,最上面一个圆鼓鼓的黑帽子,像萌化的虎鲸脑袋。

    上面绣着两只的眼睛,眼睛斜上方还有两个虎鲸的标志椭圆形白斑。

    与其是服装,不如更像个鱼形的睡袋。

    我去!这家伙从哪里淘来的。

    她设想过很多种他因为评估表泄露惩罚她的方式,可做梦也没想到是用这种方式!

    丫疯了?要她扮成虎鲸?

    扮成虎鲸,然后做什么?

    那画面……不敢想象。

    不过,提起虎鲸,幸好她今有所准备。

    “那个,我知道,我不该破坏你的虎鲸,我买了个样子差不多的给你。”

    罗溪嘴上安抚着他,忙又伸手到包里胡乱摸索了一阵。

    “噔噔噔噔——”自带登场伴奏,拎出两个虎鲸吊饰提到他眼前。

    “看,是不是和你原来那只很像,我买了三个,你和我还有晓驰都是同款,怎么样~”

    罗溪一边炫耀着虎鲸,一边观察着他的面色。

    军爷用眼角夹了一下还没个鸡蛋大的吊饰,不屑和蔑视已不足以形容他此刻的情绪。

    “你特么玩够了?”

    这个“虎鲸”都不够他原来那个塞牙缝的,这货想让他抱着一个‘蛋’睡觉?当他傻?

    见他不喜欢,罗溪把虎鲸放在了床头柜上,但她并没有气馁。

    现在必须放出‘杀手锏’了!

    扒掉大北极熊的透明包装袋,双手把它递到凌冽眼前。

    “那这个怎么样?”她从大熊后面伸出脑袋。

    凌冽眸光微动,没想到她一直抱着跟个宝贝似的东西竟是给他的。

    “你看,”罗溪顺着大白熊的绒毛,用一副促销员的口吻,“手感柔软,样子呆萌,最重要的这个造型很适合抱着睡觉。我特意买给你的。”

    “呐呐,你试试。”她站起来,把胖悠悠的大白熊推进凌冽的怀里。

    一团柔软突然扑进怀抱,令他心头一颤。

    垂目,大白熊鼻子短短,眼睛眯缝,耳朵趴在圆脑袋两侧,呆、蠢、萌,样子好像——

    正抱着它扮可爱的某女。

    大手一揽,将大白熊夺过来,一把丢在大床上。

    “你干嘛?”

    “别转移话题!”

    凌冽刻意保持着强硬的态度。

    罗溪收敛笑容,瞥一眼床上那件卡通服,这家伙太顽固了,认准大虎鲸了。

    可那件“衣服”打死她也不能穿。

    她脑筋飞转,又拿出一副促膝谈心的口吻:“你对虎鲸只是一种心理依赖,你放心,这个病,我可以治…”

    “所以,你赶快穿上它,明还要早起。”凌冽极其自然的接住她的话茬儿。

    她,这是给自己挖了个坑?

    早早早起?

    他真的想——

    丫是铁了心的要玩cospy?

    软的不行,只能硬拼了!

    “凌冽!你凭什么这样对我?”罗溪叉着腰,‘气势汹汹’居高临下的俯视着他。

    “你特么捅那么大的篓子,这已经便宜你了。”军爷毫不动摇。

    “这种方式我不接受…”

    话音未落。

    凌冽唰的一展,变魔术似的不知又从哪弄出来一张纸来,递到她眼前。

    “这个呢?”

    罗溪两眼聚光往那张纸上一看,竟然是高利贷的借款协议。

    只是,债务金额变成了300万,末尾的债权人由那家高利贷公司,变成了——凌冽!

    “你真的把钱还了?为什么是300万?”罗溪着实吃了一惊。

    “高利贷属违规行为,归还本息300万,其他高出部分无效。现在你的债主,是我。”

    凌冽简单扼要的解释。

    这张合同与他给白鲁平看的那份自然不是一个,但罗溪并不知情。

    “什么意思?”她警觉起来。

    伸手想拿那张协议,却被凌冽迅速收了回去。

    “你以为我会白白替你还钱?”

    他的风轻云淡,目光扫一眼床上那套卡通服,用下巴轻轻一点,意思很明显。

    而在罗溪看来,此刻他眼里那两道视线,真可谓是老谋深算又可恶至极。

    这家伙真的只有二十几岁?

    奸诈狡猾诡计多端,简直人神共愤,刚才在回来的路上,丫还装的跟没事儿人似的。

    这会儿一步一步逼她堕入彀中,果然是预谋已久。

    “钱我很快就能还上。”她不屈服的扬起下巴,摆出骄傲的姿态。只要继承了股份,还钱是分分钟的事。

    军爷却大手一摊:“拿来。”

    “拿…什么?”气焰萎了那么一米米。

    “钱!”

    我去!

    “我很快,不是现在…”气焰又萎了一米米。

    “多快?”军爷很认真的问。

    “反正很快!”气焰重新拾起。

    “以你的工资,就算不吃不喝也得还二十几年。”

    “我还有其他进项,一个月之内就能还上。还有,你别忘了我们的婚前协议。”

    “协议个屁,不还钱你休想离婚。”

    “你个大无赖!”

    “空头支票谁不会开,少啰嗦,穿上!我困了。”

    争执渐渐升温,军爷也失去耐性,并做了一个要起身的动作。

    罗溪忙向后撤身,双手捂在胸前:“现在是新社会,早就不兴欠债肉偿那一套了!”

    “谁特么让你肉偿了?”凌冽瞪眼。

    “你现在不就是,还…还想玩cospy?大变态!”

    军爷的眉梢控制不住的抖动,这货脑洞是有多大!

    给他惹了那么多麻烦,这几一直在忍,今就跟她算算总账。

    啪!

    罗溪又是一颤。

    一把黑沉沉的手枪被大手按在床头柜上。

    这家伙来真格的?

    “你,你还想杀了我?”

    罗溪把大眼睛瞪得像个铜铃,睫毛因为激动而轻颤,脸也越发红扑扑的。

    “私闯军事重地,袭击上级,污蔑上级,抗命不遵,哪条都够枪毙你!”

    军爷咬牙切齿的嗓音伴着咔咔——两声。

    子弹上膛!

    “要么死,要么穿,你选一个!”

    ------题外话------

    哎妈,我又被自己的残暴震惊了,hahhh!谢谢书城伙伴的打赏和票票哦,qq书城的宝宝们帮忙多投一些推荐票票,多来书友圈打卡发帖,这样疯疯能积攒积分尽早开通评论区管理,给大家回复和发福利哦!谢谢大家!

    谢谢所有宝宝的留言、花花、打赏和票票哦。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军门密爱:最强宠婚》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