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唯一能触碰的女人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正文 唯一能触碰的女人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明8点,民政局碰头,迟到作废。”

    丢下一句命令式的话语,伴随着嘭的一声,车门关闭,凌冽和k15扬长而去。

    丫逼婚还拽的跟什么似的。

    冲着厚重的车屁股比了中指,罗溪才高一脚低一脚地朝公寓楼走去。

    99年的拉菲上头了。

    **

    凌冽重新点了一支烟,陷入缭绕的烟雾中。

    从今晚看到的一切和沈思思的话里,他对罗溪有了一些猜测。

    梁馨妮的话他一个字也不信。

    罗溪绝不会毫无理由心甘情愿的嫁给沈思博那种人,否则那晚在酒店里他们就不会遇到了。

    只是刚才他也在赌,他并不确定她会答应。

    虽然自从这个野兽似的女人出现,他的日常总是被搞得一团乱。

    可现在却有一个不得不娶她的理由…。

    拨开衬衣的袖子,手腕上还有一片红色的痕迹。

    刚才在餐厅里只是被沈思思碰了一下手而已,身体立刻就出现了过敏反应,而且反应很强烈。

    在洗手间用了脱敏喷雾,上车的时候又用了一次,这会儿还没有完全好转。

    如果再跟她接触下去,这个秘密一定会暴露。

    全军最精锐特种部队司令的致命弱点,绝不能轻易泄露出去。

    罗溪,是他目前唯一能触碰的女人。

    不止能触碰,那晚上抱着她睡了一夜都没事。

    这狗血的巧合究竟是为什么,他不明白。

    除此之外,沈思思那个女人的心思很明显的摆在脸上,刻意的讨好让他感到厌烦。

    虽然与罗溪之间总是争斗不休,但无需隐藏自己的心情,反而意外的轻松。

    尽管他们俩处于一言不合就动手的状态,却又总是让他难以抑制的兴奋。

    刚才看到她和沈思博在一起,心头竟还有股莫名的躁动。

    这一切都让他感到隐隐的不安。

    总之,无论如何她已经知道他太多的秘密,就这样把她控制在自己手中他才觉得安心。

    闭上眼睛,放下思绪,她已经答应了他,总算能稍微松一口气。

    **

    罗溪是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惊醒的。

    揉着惺忪的睡眼,强忍着宿醉的头疼,穿过灰蒙蒙的客厅,打开房门……

    “溪!”

    沈思博一下子冲了进来。

    “溪,你干嘛关机了,你听我解释,那个女人和我没关系的,都怪我以前糊涂,被她迷惑了……”

    “等等等…”罗溪做了个stop的手势,“你一大清早的烦不烦啊。”

    “你没生我气吗?”

    “你们俩怎么样,关我屁事。”还没清醒的她完全是暴露本性的不耐烦。

    “你还是怪我,你听我……”

    “我不听!我还要工作呢。”她转身就朝卧室走。

    “溪,溪……”

    “溪什么溪,出去。”罗溪把一路跟到卧室门口的粘人虫怼了出去。

    砰的关上门。

    “溪,你听我解释,我现在跟那个女人彻底断了,她那个孩子根本不知道是谁的,溪……”

    沈思博还在锲而不舍的敲着房门。

    突然间,房门呼的开了,罗溪一脸震惊,头发胡乱的披散,脸色苍白,吓得沈思博一个哆嗦。

    “几点了?”她没头没脑的问。

    “8…8点多。”沈思博惶恐的回答。

    噗——沈思博被罗溪猛地扒拉到一边,脸差点儿撞到门框上。

    她的人已经飞到了客厅中央那个老旧的沙发旁边,包里,大衣口袋里乱翻腾一遍,终于摸出了手机。

    昨晚沈思博拼命打电话,她就调成了静音的免打扰模式。

    屏幕上3条未接来电,电话号码为未知。

    一条不显示号码的短讯:半时之内不到,作废!……你等着。

    时间,20分钟之前。

    一道闪电劈过,宿醉的拉菲突然清醒了一大半。

    昨晚上喝得半醉,竟然,竟然答应了和大暴君结婚!

    盯着手机屏幕发呆,怎么办?答应他了,现在又放了他的鸽子。

    那三个字“你等着”含义很丰富。

    大暴君焦躁的要杀人的神情浮现在眼前。

    “溪,发生了什么事?”沈思博跟过来,见她这副魂不守舍的样子,担心的问。

    闭上眼睛,过滤掉沈思博聒噪的声音。

    没有时间了,现在放弃的话,她只能嫁给沈思博这厮…

    想象一下那个画面……不,绝不。

    这次是真的来自心灵深处的呐喊。

    再次睁开眼睛,神情是前所未有的坚定。

    滑开屏幕,回拨。

    在等待音中冲进卧室,拉开抽屉翻出身份证,还有什么,户口簿。

    继续找。

    “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

    我去,不接电话,这丫不会真的作废了?

    写条短讯:回我电话!

    然后,继续拨,哪怕打爆他的电话,她想做的事绝不会轻言放弃。

    户口簿,户口簿还是没有着落。

    “溪,你,你怎么了?”

    沈思博见她披头散发疯了一样在家里翻箱倒柜,有点儿莫名的恐惧。

    “户口簿,我的户口簿呢!”她对着一片狼藉大叫了一声。

    重生以来她从没注意过这个东西,一时真是不知道从何找起。

    这家人也奇怪,户口簿藏那么隐秘干什么!

    “你找户口簿干什么?”沈思博战战兢兢的问。

    “我现在必须找到它,你快帮我一起找。”罗溪瞪着通红的大眼睛。

    沈思博一个激灵:“好,好,你别急,我帮你找。”

    “se—ni—se—a~”电话铃终于响了。

    看也不看,她就接通了。

    “溪啊,”贾淑惠的声音从听筒里冒了出来。

    我x!

    “我在等一个重要的电话,待会儿再。”她想挂掉电话。

    “哎?哎?等等!”贾淑惠叫着,“我就一句。”

    “快!”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军门密爱:最强宠婚》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