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32说他饥渴?呵呵呵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正文 32说他饥渴?呵呵呵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利益链如此庞大的家族,形如古代的帝王之家,爱情——那是绝对的奢侈品。

    “沈思思是沈兰的侄女,也是柳蝶的表侄女,她这是想借帝盛拉叶氏一把,”白鲁平又眯起狐狸眼狡猾的一笑,“我们正好可以将计就计。叶氏这块肥肉咱们必须先下手为强。”

    凌冽揉了揉太阳穴,这哪是结婚,比打仗还特么闹心。

    “我最近还得到一个消息,你肯定感兴趣……”白鲁平神秘兮兮的。

    “别卖关子。”凌冽不耐烦。

    “好吧,叶永兴在娶沈兰之前有一个私生女,他去世之后给她留下相当一笔股份。”

    “私生女?什么人?”

    “这个我还在查,他们似乎最近才有联系。”

    “这样的话,我们也得找到她。”

    “没错。要是她还没结婚的话,你把她拿下倒是对我们更有利。”

    凌冽叼着烟,为他的婚姻默哀。

    “心软了?”白鲁平还问。

    凌冽摇摇头。

    “你有人了!”白鲁平突然两眼放光,一个猛子扑到他身边,就是狗仔队抓拍明星劈腿现场也没他这么兴奋。

    用沾着碎屑的油手扳着他下巴,两颗眼珠子聚拢在他的嘴唇上:“啧啧,这都啃破了,挺带劲儿啊。”

    凌冽打眼角飘出一个极度嫌弃的眼神,别过脸,胳膊肘往外一抡把他怼出去老远。

    “边儿去,没有的事儿。”

    他可是纯直男,被个油腻的大老爷们捏下巴是闹哪样。

    摸摸嘴唇上残余的结痂,愤愤哼道:“训练弄的。”

    打死都不能让这家伙知道他被一个疯婆子咬了,这梗够他笑一辈子的。

    “啊!”白鲁平突然又被人踩了尾巴似的大叫一声。

    嘶——

    凌冽被他这一惊一乍弄得心发慌。

    “我差点儿忘了,你不行……”

    “你特么才不行!”黑瞳里电光一闪,吓得白鲁平一个趔趄。

    面对枪林弹雨凌冽可以面不改色,但被质疑这种涉及男人自尊的问题,也憋不住黑了脸。

    “不不,我意思是……你的那个什么d的,不是碰不了女人么。这样结不了婚啊。”

    “……”指尖一僵,凌冽脑门上嗖嗖三条黑线。

    “我打听过,”白鲁平又不死心的把脑袋凑过来,特务接头似的,“这个能治,越是不行越要上,哪我带你出来玩玩,刺激一下,没准儿就好了……”

    这家伙对他的误会好像很深,认准了他y痿似的…

    他越是一脸的煞有介事,凌冽越想一拳揍飞他。

    “没事儿你走吧,抓紧去干点儿正事儿。”无情驱逐。

    看着他两根铁指间的烟卷被捏得变了形,白鲁平的眉梢控制不住的抖了抖,识相的站起来,慢条斯理的抹抹嘴,打上领带,穿上外套。

    衣冠楚楚,立马跟个正经人似的。

    “改我安排个好节目,到时候叫你。”他瞅着满脸不屑的凌冽得意的一笑,“哥要把毕生的撩妹神技传授给你,你洞房的时候绝对用的着。”

    他那一脸的欠揍相,突然让凌冽想起最近总是挑衅他的某个疯女人。

    他们俩有个共同点——掩人耳目的外表下隐藏着一颗很作的灵魂。

    **

    初冬微亮的清晨。

    黑色庞然大物于薄雾中驶来,披着一层厚厚的凉意。

    车厢里很暗,后座上的人只是个灰调的轮廓,唯独手机屏幕发出的荧光罩着一张……冰冻一般的脸。

    修长的手指不住捋着屏幕,看着一屏屏的留言,某领导的面色比外面的凉意还要凉上几分。

    “我要声明一下,受伤真的和领导无关,谢谢你们的关心。[爱心]”

    就在心有灵溪的这条微博下面,粉丝们又一次炸锅了。

    ‘昨那张照片怎么回事?那个是你吗?[疑问]’

    ‘受伤的照片被删了,什么情况?’

    ‘会不会被领导威胁了……那照片上是被打了?溪溪挺住,我们支持你![抓狂]’

    ‘被打?要是真的,那就是职场暴力啊!领导下台[比中指]!’

    ‘对,领导下台!x10086’

    ‘……’

    这声明摆明了就是故意挑唆,这个腹黑的女人总装的跟个无辜使似的。

    还有跟着她瞎起哄的一帮脑残粉……

    丢开手机,凌冽敛上黑眸,浓长的眉低低压下,昨晚又是一夜辗转反侧。

    大虎鲸不在,他总有些心神不宁。

    怎么整治这个挂着心理辅导名号的“藏尸犯”,他要好好计划。

    还必须…好好反省。

    每次被她稍一撩拨,他的暴脾气就像脱缰的野马,怎么都勒不住。

    这货真特么是个点炮能手。

    还有柳蝶给他安排的婚事,白鲁平的不错,这里面也有一个隐患需要解决。

    嘎——k15在司令部门前停住。

    “头儿,”大岛叫他,“宝莉总店回复,虎鲸的翻新服务已经停止…”

    凌冽搭在门锁上的手指微微一僵。

    看到他动作的停滞,大岛赶忙:“我可以找找其他地方,只是得花点儿时间。”

    “嗯。”凌冽机械的应了一声,又叮嘱了一句,“尽快。”

    “知道了。”

    这个“噩耗”已经足够破坏他一的心情。

    揉着眉心,推开办公室的两扇大门……

    一张a4纸宛如秋日离了树梢的落叶,划着委婉的曲线飘飘荡荡落在他脚边。

    大概是谁从门缝塞进来的。

    以他5。3的视力,纸上那几行醒目的大叉叉看得笔笔分明。

    默视静静躺在他脚边的评估表3秒钟,那里头仿佛浮现出一个女人狐狸般的笑容。

    他没找她,她还自己送上门来了。

    弯腰将那张纸捡起来,他倒,哪儿又招了大叉叉。

    暴力倾向,xxxxx。

    强迫症状,xxxxx。

    偏执情绪,xxxxx……

    满眼都是叉叉叉。

    一个‘哼’字摩擦着鼻腔喷出来,试问叫人怎么跟这货愉快的相处?

    视线继续向下,扫到评定意见栏里的手写补充时……

    呼吸,骤停。

    在一堆“自我控制能力差,激动易怒,姓饥渴,攻击异性倾向,破坏他人私生活……”密密麻麻的文字里。

    有三个字简直特么辣眼睛:

    性、饥、渴?!

    呵呵呵……

    ------题外话------

    顺带爬上来求个收,求个踩,求个追。憋忘了来踩楼拿币币。你们要的大女主霸气登场,我闪。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军门密爱:最强宠婚》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