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31爱情,那是绝对的奢侈品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正文 31爱情,那是绝对的奢侈品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回想老爷子刚才甩黑锅时那利索劲儿,凌冽突然意识到,自己在不知不觉间已掉进了他的陷阱里。

    这老人精为了逼他表态,不惜装虚弱,一半煽情一半威胁,把生病这件事都利用到了极致。

    对这个“诡计多端”的祖父真是一点都不能放松警惕。

    咔哒。

    合上房门,凌冽舒了一口气。

    转过身来,不远处柳蝶倚着走廊的红木扶栏站着,看见他出来淡淡的了一声:“来书房,我有话跟你。”

    像是一直在等他。

    凌冽瞧了她一眼,没有话,跟在她身后不远处朝二楼西首的书房走去。

    **

    大岛一直在偏厅里坐着,喝了两盏茉莉香片,吃了三块栗子羊羹,他正把第四块羊羹往嘴里填的时候,楼梯上传来了话声。

    “这件事必须抓紧,这两我就会安排,你有时间吧。”柳蝶的声音。

    “嗯,晚上有空。”是凌冽。

    两个人随着话声走下楼来,大岛忙抹抹嘴,站起身来跟了过去。

    “今住家里么?你父亲就快回来了。”柳蝶向凌冽问。

    “不了。”

    凌冽穿上外套,吐出简洁的两个字。

    柳蝶脸上的笑容僵了一僵,却没再什么。

    三个人刚走到玄关,一个身材魁梧的男人迎面走进来。

    两鬓花白,背梳着短发。一身精致考究的西服套装,一尘不染的光亮皮鞋。

    颇具威严的面孔,目光炯炯的一双眼,在看到凌冽的瞬间,掠过一抹不易察觉的起伏。

    “国忠,你回来了。”柳蝶立刻迎了上去。

    迟国忠,凌冽的父亲。

    “嗯。”迟国忠答应了一声,由她将搭在手上的外套接过去。

    “看过爷爷了?”他语声低沉,目光没有朝着凌冽,却明显是在对他话。

    “看了。”

    凌冽也回答的简洁短促,不带任何温度。

    这对话的气氛比外面隆冬的气还要冷。

    柳蝶忙微笑着:“我叫厨房煮了山药粥做夜宵,不如你们一起来……”

    “不用。走了,大岛。”

    凌冽没再给他们话的机会,迈开大步,头也不回地走出了大门。

    偌大的正厅里,顷刻间只剩下两道清冷的身影。

    迟国忠的面色渐趋阴沉,柳蝶伸出一只保养极好的素手轻轻搭在他的手臂上。

    “刚才我跟他谈过,他答应了。他心里其实还是向着我们的……”

    她的语声极柔和。

    迟国忠紧皱的眉头稍稍缓和了些,她继续:“不如趁结婚的时机,让他搬回来住段时间。老爷子肯定也高兴,到时候你们俩都各退一步……”

    “到时候再吧。”迟国忠阴沉的打断她。

    “我去看爸爸。”完,就离开她朝楼梯走过去。

    冰冷的背影在眸子里越走越远,柳蝶的面色也渐渐暗淡下来。

    **

    推开两扇华丽的牛皮软面大门,房间里人工香料与啤酒的混合气味随着暖风扑面而来。

    落地大玻璃窗前的环形吧台边儿上,仪表堂堂的男人……正攥着根香辣炸鸡腿大快朵颐。

    “你们还真有口福,新鲜热乎,快来。”

    见凌冽和大岛走进来,他立刻舔舔手指,推了推面前的全家桶。

    高定西服上衣与真丝领带随意丢在沙发上,质地精良的衬衣上沾着几片炸鸡的脆皮。

    白鲁平,就是一个能穿着几十万的行头,在总统套房里啃垃圾食品喝廉价啤酒的男人。

    常识、牌理、套路,这种东西在他面前统统都是浮云。

    他就是老爷子口中的鲁家二子,凌冽的秘密合伙人,和他一样随母亲的姓氏。

    脱下外套丢给大岛,凌冽走到靠窗的长沙发里坐下来。

    “鸡翅我给你留着呢。”白鲁平从纸桶里夹起一块烤鸡翅。

    “不吃。碳水太高。”

    凌冽捏了根烟含在唇间。

    “就你这身材选美都绰绰有余,一块鸡翅能把你怎样?”

    他挑起一对狭长的眼,眯着凌冽皱眉点烟的酷毙姿态。

    见他丝毫不为所动,又转向大岛:“大岛,你来一块。”

    大岛咧嘴一笑:“我跟头儿吃过晚饭了,最近有体能测试,得控制体重。”

    “没劲。”白鲁平把烤鸡翅往纸桶里一扔,一脸嫌弃,“你们的规矩要不要这么变态,体脂比、体重个个都要控制,训练名模呢?”

    “身体就是战士最大的资本。”凌冽向后倚在靠背上,不以为然的吐出个大烟圈。

    “嗬~别,你还真能靠脸和身体吃饭。”

    白鲁平一笑起来,眼睛就眯成两条上弯的曲线,唇角的胡子撅起来,活像一只……色眯眯的狐狸。

    “我得结婚了。”凌冽波澜不惊地吐出几个字,那样子像是迫不得已似的。

    bibi,白鲁平啪嗒了两下眼皮。

    “啥时候?”

    “最近,越快越好。”

    “老爷子又逼你了?还是柳蝶?你终于屈服了?”

    问题连珠炮似的发射出来。

    凌冽摇摇头:“老爷子要出让股份。”

    “多少?”

    “10%。”

    啪嗒,白鲁平手里啃了一半的大鸡腿掉了。

    “我去,大新闻啊!”

    没错,这也正是刚才柳蝶跟他的事。

    这涉及帝盛集团格局的变动,对金融界、商界乃至政界都有极大影响。

    如果泄露出去,恐怕整个帝京都要颤上两颤。

    “可我不明白,分个股份和你结婚有什么关系?”白鲁平重新捡回鸡腿儿,“难道不结婚还分不了股份?”

    见凌冽认真的点了点头,他的鸡腿儿又掉了。

    “真新鲜。你家老爷子为了早点儿抱上你儿子,真是挖空心思。”

    “否则我二叔家就会成为最大股东,下一任董事局主席或许就是他了。”

    “这可对咱们不利,这婚必须结。”白鲁平斩钉截铁的,反正被逼婚的也不是他。

    “这样的话,柳蝶恐怕也挺着急的吧。你这婚和谁结?”他才想起来这关键问题。

    “大概是沈思思吧。”

    “大概?柳蝶安排的?”

    “谁都一样。”凌冽不以为意的弹掉烟灰。

    他的婚姻,注定飘散着利益的铜臭。

    利益链如此庞大的家族,形如古代的帝王之家,爱情——那是绝对的奢侈品。

    ------题外话------

    继续打滚求收藏,看大暴君怎么反套路,我大女主怎么霸气上位,继续和大暴君斗的你死我活,啊哈哈哈~记得来踩楼,周末有奖币币哦!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军门密爱:最强宠婚》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