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5这又唱的哪一出?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正文 25这又唱的哪一出?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两个人刚走上楼梯,大岛两步并作一步虎虎生风的从楼上跑下来。

    看见她们,一个急停跨在楼梯上略显惊讶的:“咦,回来了?我正想去接你。”

    “没关系,沙队长带我来的。”罗溪。

    “谢了沙队长。”大岛很客气的道谢。

    “你们上去吧。”沙曼珠又朝罗溪嘱咐,“后勤办公室里有我的办公桌,我基本不用,给你临时用几吧。”

    “我知道了,谢谢。”

    沙曼珠略点点头,哒哒的走上二楼去了。

    大岛凌冽正在开会,先把罗溪送回了宿舍休息。

    在司令部的四楼,有几间特战队首脑的临时宿舍。

    卧室加浴室,生活用品都一应俱全。

    大岛临走时向她:“咱们这儿女兵就只有医务所里那几个,都归沙队长负责。生活上有什么需要你都能找她。上午应该没事儿了,你可以一直休息到午休结束。”

    他人看上去粗犷威猛,内里却颇为细心又很会照顾人,做警卫员再恰当不过。

    不得不承认,大暴君挺会挑人的。

    脱掉脏兮兮的外衣,她疲惫的倒在单人床上。不过才来一上午,就被整的精疲力竭,以后真要打起精神来。

    虽无意中和凌冽结了“梁子”,但她力争进入特战队却是为了另一件更重要的事。

    今遇到的人里,薛暮山和周道都只匆匆一面,无从定论。

    曹大胜的警通营直属凌冽领导,必定是他的亲信。而且以她的直觉,这个人很忠心就如大岛一样。

    至于沙曼珠……

    专业、干练、细心,是她对沙曼珠的印象。

    能当上暴风特战队医疗队的队长,她显然不是个简单的女人。

    从凌冽对她的态度上也可以看出些端倪。

    她像一朵盛开的玫瑰,成熟、多刺,偶尔在不经意间释放出一种‘别惹我’的气场,而这种危险甚至致命的诱惑力往往会让男人欲罢不能。

    难道这是凌冽喜欢的调调?

    不,不。

    他喜欢什么调调,与她一毛钱关系都没有!

    他俩的真正关系才是她需要知道的……

    “咚咙”一声轻响,突然唤醒了她的沉思。

    挪着身子蹭到床边,手滑进床头的提包里摸索出手机划开屏幕——

    在她的微博“心有灵溪”最近发布的留言下评论已经超过了2000+。

    除了提问与咨询的人,其他粉丝都像炸了锅一样,热烈的讨论着她的去向。

    ‘萌主最近微博都没更新过[郁闷]’

    ‘是不是工作太累了。’

    ‘会是生病了吗?暖宝宝送给你…[比心]’

    ‘[怒],巴望点儿好不行吗?我家溪溪才不会生病!’

    ‘……’

    自从帝京酒店事件以来,她就没有更新过微博,电台节目也改成了录播,难怪大家有疑问。

    她饶有兴趣的翻着屏幕,转过身趴在床上,却不心碰到膝盖的伤处,疼得她一咧嘴。

    粉丝们猜的**不离十,她确实受伤了。

    想到受伤,脑子里突然灵光一闪。

    她坐起身把裤脚挽高,将包扎的膝盖露出来,“咔嚓”来了张大特写。

    “因公负伤…”给照片配上四个字,再加一个[委屈掉泪]的图标。

    发送!

    刷新页面,看看粉丝们会作何反应。

    光圈转啊转,屏幕上倏地弹出一条提示:络无法连接,请检查设备络设置…上方的wifi标志也随即熄灭了。

    这么方?什么破信号。

    营区里是使用特定wifi信号的,4g信号是被屏蔽的。

    罗溪举着手机在房间里四处搜寻着信号,像要偷蹭别人家似的。

    “se—ni—se—a—do—de~”

    手机铃声这时候突然响起来,吓了她一跳。

    屏幕上赫然闪出“假淑惠”字样,还真是一刻也不能消停。

    “溪啊,你今能回来吗?有事跟你商量。”

    贾淑惠的声音无论什么时候听都那么聒噪。

    “在营地,回不去。”

    “你又不是那里的兵,下班时间总行吧。”贾淑惠锲而不舍,“别忘了婚事要抓紧啊,这可没几了。你和思博什么时候去领证?”

    她的每个问题都让她头疼。

    这场婚姻不过是个交易,那本大红证件对她来不代表任何意义。

    她原本是这样想的,事情本来也该如此。

    但这一刻真的来临的时候,她的心却动摇了。

    一想到要和沈思博那厮一起被贴在那个大红本子上,她就打心眼儿里感到膈应。

    所以这几一直借故拖延着。

    “你晚上一定回来啊,要么干脆请个假,结婚这么大的事儿你们领导总不能耽误你吧。反正以后这工作做不做都无所谓了。”

    贾淑惠继续不停在听筒里叨叨。

    叨叨的她实在心烦。

    “嗯,知道了。晚上回去。”

    嘟——

    电话挂断,朝床上一丢,人也仰面倒在床上。

    一动不动的盯着空荡荡的花板,身体的某个部分仿佛被掏空了。

    现在已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无论是对死后背负莫须有罪名的自己,还是对热爱生活却短命的原主罗溪,都是时候下定决心了……。

    闭上眼睛,黑暗淹没思绪。

    **

    咔哒,咔哒,咔哒,声音在脑海中不停回荡,就像脑子里被塞进一个计时器,规律的节奏令人躁动又压抑。

    仿佛死亡正等待在声音的尽头,咔哒声每响一下都朝它更靠近一步……

    “轰——”一声巨响…

    罗溪睁开了眼睛。

    砰砰砰心跳骤然加快,胸脯起伏呼吸随之急促,额头和脖子一片湿粘,已被汗水湿透。

    第一次人生的最后一幅画面时常会成为她的梦魇,毫无征兆的造访。

    对着头顶的花板发了一会儿呆,渐渐把神思从梦中拉出来。

    摸过手机一看……快2点了,刚才迷糊着了,竟一觉睡到现在。

    好在鉴于她“光荣负伤”,整个下午凌冽没再折腾她。

    她申请晚上回家的时候,他也很爽快的批准了。

    5点半,在宿舍收拾好东西,下楼。

    膝盖还有些隐隐作痛。

    一走出司令部大门,就看到体态庞大的黑色k15横在门外台阶下面,仿佛早就等在那里一样。

    大岛见她走出来,立刻打开了车门。

    这又唱的哪一出?

    ------题外话------

    打滚,继续求收,求撩,各种求[吃手],关门,放大暴君!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军门密爱:最强宠婚》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