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3重振雄风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正文 23重振雄风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这变化莫测的眼神儿,老戏骨啊。

    阴云急速聚拢,凌冽眯起黑瞳,射出两道凌厉的旋风,把她那不管六七八月的飞雪统统刮的没了影儿。

    她还委屈?发作的应该是他才对!

    “要不是你,他们也不用受罚。”

    话里的刀子剜着她的心,他的怒气一半也源于对自己队员的心疼。

    指尖不住颤抖,她也很气自己。身体迟钝就算了,怎么连脑袋也不灵光了。这些破绽根本不该发生!

    这是作为王牌特工的耻辱。

    无可奈何又力不从心的感觉简直比让她死还难受。

    她暗暗发誓,绝对要“重振雄风”!

    “咦?你受伤了?”

    这时大岛突然插了一嘴,手指指着她的膝盖。

    膝盖上有一块血迹,与淤泥混在一起变得乌紫,估计是跌进水坑的时候磕的,难怪一直隐隐的疼。

    刚才身体太过疲劳,痛感有些麻木。这会儿身体放松下来,再被大岛这么一提醒,忽然**辣的刺痛起来。

    凌冽朝她腿上扫了一眼,目光瞬即又落在腕表上,抬起头若无其事的冲大岛:“回司令部。”

    然后就转身朝k15的方向走了,对于眼前的伤员完全无动于衷。

    不过她没奢望他能关心她。

    不定她没在越野的时候挂掉,他还有点儿不甘心呢。

    她也不需要同情,现在需要的只有“雄起”,不再被人鄙视。

    大岛陪着她一起朝车子走,膝盖的伤处与裤子摩擦,嘶儿嘶儿的疼。

    好容易走到车子跟前,大岛又很细心的帮扶着她上了车。

    凌冽用修长的手指轻叩车窗下的扶手,不耐烦的情绪化成指下的鼓点儿。

    等她笨拙的爬上来,车门关闭,他突然:“先把罗盟主送到医务所。”

    “啊,是。”大岛愣了一下,不自觉的摸摸耳朵。

    ‘罗盟主’这三个字从他嘴里出来,满是怪异和讽刺。

    “什么罗盟主,那是萌主!”罗溪较真的纠正他。

    “有什么区别?”他阴恻恻的眼神从半眯的眼尾抛出来。反正都是一邪教。

    “切——”

    撅起嘴唇,舌尖与上颚之间摩擦出一股qi声的气流,她不屑地把头扭向窗口。

    吼,敢qi他!把他的兵变成了迷妹,现在还敢‘切’他,她这邪教他早晚要灭了。

    大岛瞄了眼后视镜,只看到点两个人的边儿。

    他们各自靠着车窗,好像在努力拉开彼此距离,躲瘟疫似的防着对方。

    但不知为何,他有种迷之预感,这冤家似的两个人谁也别想躲开谁。

    **

    到了医务所门口,车还没停稳当,穿白色护士服的高挑女兵从里面兴冲冲的走出来。

    “大岛。”

    她高声冲大岛打招呼,一双画得大的过分的眼睛装作不经意的瞄着k15的后座车窗。

    “哦,周护士。”大岛也回了一句,从驾驶座上下来,打开了后座车门。

    当看到门里出来的是个她不认识的女兵时,周护士那双眼睛又睁大了一圈,里面是满满的惊疑。

    司令可是出了名的不近女色,能坐上他这部专属座驾的女人,她还是第一次看到。

    大岛帮着罗溪下了车。

    “这是司令的心理辅导员,罗溪医生。”

    “这是周护士周萱。”

    他帮两人介绍。

    周萱的目光还在往车厢里搜寻,车门却嘭的一声重新关上。

    她的眼神掠过一丝失望,转而又对大岛眉开眼笑道:“叫我萱萱就行。”

    她掩饰的挺巧妙,但那点儿心思却没逃过罗溪的眼睛。

    大岛又解释:“刚才越野跑训练,罗医生的腿受伤了。”

    周萱的目光随即转向罗溪,脸上虽在笑,眼中却已没了笑意。

    “行,放心交给我吧。”她语气里的热情就和她的大眼妆一样过分。

    口气浮夸表情做作,眼神暴露了一切,这戏太不走心,罗溪心里摇头。她不过就是想在凌冽面前表现一下。

    大岛转身上了车。

    “慢走。”

    周萱站在医务所门前,目光追随着k15一直到看不见了。

    罗溪已经走进去,她随后跟来,双手插在口袋里,抬头挺胸经过罗溪身边。

    “跟我来。”语气里的热情荡然无存,看也没看罗溪一眼,自顾走进一间治疗室。

    罗溪并不在意,也跟了进去。

    “坐下吧,伤哪儿了?”

    周萱扬着头,高挑着细眉垂目瞅她。

    罗溪在凳子上坐下来,一抬头就清晰地看到了她那两只高傲的鼻孔。

    她指了指膝盖上的血迹。

    “把裤子卷起来。”

    周萱漫不经心扫了一眼,转身取了一支大镊子。

    罗溪费力地把裤脚往上拉,布料摩擦伤口,又引发了一阵疼痛。

    好容易把伤口暴露出来,雪白的膝盖上蹭破了块皮,血还在往外渗,周围淤紫烂青的一片,磕得还不清。

    这时周萱用大镊子夹起了两颗酒精棉球,不由分,直接按在了那块伤口上。

    嘶——

    罗溪倒抽一口冷气,高浓度酒精的猛烈刺激,疼得她眼泪差点儿掉下来。

    周萱的嘴角几不可查地撇了撇,手上暗暗加了力道,还在伤口上来回地蹭了两下,棉球几乎染成了血红色。

    钻心的疼痛让罗溪直冒冷汗。

    这丫是故意的?

    刚才一见她,就觉得这女人看自己的眼神不对。

    就算她没见着凌冽,也用不着拿她撒气吧,她可是无辜的。

    “我自己来吧。”

    罗溪可不想自己的膝盖废在她手上。

    “别客气,这是我们应该做的。”

    周萱还煞有介事的客气了一句,丢掉染血的棉球,又重新夹了两颗。

    “啊——”

    就在她又一次想把酒精棉球往伤口上按的时候,罗溪扯开嗓子大叫了一声。

    吓得周萱一个哆嗦,手也停住了。

    “叫什么?”

    这棉球还没碰到伤口呢。

    “哎呀——好疼~”罗溪捏着嗓子故意叫道。

    周萱不耐烦的皱着眉头,也提高了嗓门。

    “受伤哪有不疼的?忍着点儿!”

    ------题外话------

    【敲黑板】奖励!今前5名来评论区留爪的奖励币币,只限第一条留言。留言内容和文有关的奖励增加。具体多少?来了有惊喜~ma。喜欢文的欢迎来撩啊,疯疯爱你们。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军门密爱:最强宠婚》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