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2这货学表演的?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正文 22这货学表演的?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溪溪,加油!”

    训练场里突然传来了助威声。

    开始是几个零星的声音,后来不断有人加入逐渐就变成了整齐的有节奏的呐喊。

    一跑进训练场,眼前的景象令她为之一振。

    战士们围在通往终点的跑道两旁,一起叫喊着为她加油助威。

    他们是放弃了自己休整的时间。

    一见她跑进来,立刻热烈地鼓起掌来。

    “溪溪,加油。”“啪啪啪”

    “溪溪,加油。”“啪啪啪”

    助威声夹杂着节律的拍手声,响彻整个训练场,震撼人心。

    扫过那一张张满是汗水的笑脸,罗溪心里泛起一种不出的滋味。

    她已经很久没有被什么感动过,自认为一颗心早已麻木。

    可这一刻的感动,让她突然喜欢上了这支队伍。

    虽然他们的头儿是个狡诈霸道的大混蛋,但这群战士在她眼里是最可爱的人。

    眼底涌上一阵温热,视线一度模糊。

    一瞬间,仿佛一切的疲惫和痛苦都消失了。

    她用力抹了抹眼角,振作精神,一鼓作气奋力冲向终点。

    经过为她加油的战士们身边时,不知谁的大手冷不丁从队伍里伸出来,那架势是想与她击掌。

    罗溪伸出手来拍了一下。

    结果这一发就不可收拾。

    两只、三只…数十只大手争先恐后的伸了出来。

    她不得不一路与他们击掌一路前行。

    列在另一边的战士们见状也挤过来。

    最后一只手不够,她不得不展开两只手一路击过去。

    奥运冠军荣归故里也不过就是这场面。

    终点上的凌冽眯着黑眸一脸乌云压境,与跑道上热烈的氛围格格不入。画风仿佛突然从彩色转向黑白。

    淋漓尽致的运动和整到某女带来的舒爽心情一瞬间幻灭。

    这是闹哪样?

    她那一副丢盔弃甲的狼狈模样,怎么弄得跟打了胜仗归来的将军似的。

    风头比他还盛?

    还有这一群队员,一个个发花痴了?变得跟追逐偶像的迷妹似的。

    这还是他的警通营吗?

    “37分53秒。还不错。”

    曹大胜掐下秒表,神情是难掩的激动,伸出手来与冲过终点的罗溪击掌。

    大岛瞥了眼头儿,也蹭过去和她击掌。

    凌冽用轻蔑的眼角冷冷夹着他们。

    这些年他带着特战队出生入死,到头来,这货胡乱越了个野就轻而易举地把他们全都收服了?

    本想折磨她一下,反倒被她篡了位?

    这货绝对是邪教的!

    “迷妹”战士们休整以毕,集了合朝室内训练馆进发。

    队伍里还时不时有人回头恋恋不舍地冲罗溪挥挥手。

    凌冽强压下爆发的冲动,冲着曹大胜:“最后到的那两个,叫他们过来。”

    “是。”曹大胜眼中闪过一丝慌张。

    瘫坐在旁边的罗溪也不觉心里一惊,难道他知道有人帮她?

    “伍原!伍茂!”曹大胜叫道。

    两个人听到召唤,迅速跑过来在曹大胜身后立定站住。

    凌冽扫了他们三个一眼。

    “集体作弊,操场加罚2000!”

    “是!”

    三个人干脆的答应,毫不犹豫就冲上了跑道。

    看得罗溪心里不是滋味儿,他们可是刚刚跑完武装越野。

    可军令如山,令行禁止。她明白,不可能叫凌冽收回命令。

    但这家伙简直非人类,她一万个不服,歪歪扭扭站起来瞪着他。

    “你干嘛他们作弊?”

    “头盔、沙衣,你穿帮了。”

    头盔?她这才想起来,回来的时候忘记从伍原那里把头盔拿回来。

    可沙衣又怎么回事?

    她回头瞅了瞅丢在一旁的那件沙衣,不明白破绽在哪里。

    “我在你沙衣上系的是蝴蝶结。”

    蝴—蝶—结……

    头顶一道惊雷劈下,刚才累成狗的她穿沙衣的时候随便一系,哪有心情打什么蝴蝶结。

    起初他帮她整理沙衣果然是为了防止作弊!

    这丫要是做生意,肯定是个实打实的大奸商!

    “就不许人家脱下来凉快凉快?”

    罗溪依旧咬死不放。

    “许,”凌冽挑着得意的眉梢,“可时间不许。”

    他装模作样的抬起腕表看了看:“到我们遇见的地方,刚好是路程的一半,你已用了20多分。以你当时的体力,后面的路程只会多不会少,可你后面只用了十几分钟……”

    话到这里,他耸了耸肩,那意思不言而喻。

    奸诈狡猾,人神共愤。

    这丫根本不是好心等她,原来只是为了中途监视。

    哼!

    一人做事一人当。

    “你要罚罚我,不关他们的事。”

    罗溪挺起胸脯,一副慷慨就义的架势。

    “我了,集体作弊,你也跑不了。你要是觉得还能跑可以立刻开始。当然看你这样子,我也没那么残忍,先给你记着。”

    嗬,没那么残忍,真敢。

    罗溪把嘴一撇,扬着下巴,用眼神对着他无声控诉,清澈的眸子扑簌簌的飘下六月雪花。

    看在凌冽眼里,活脱脱一个当代窦娥。

    好像他真的给她弄了个血溅白练的奇古大冤似的。

    那在酒店里,她就用这种眼神搞得他心烦意乱。

    他哪儿冤枉她了。

    &nbsm学表演的?

    这变化莫测的眼神儿,老戏骨啊。

    ------题外话------

    疯疯想把书封面换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军门密爱:最强宠婚》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