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1敢自投罗网,活腻了?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正文 11敢自投罗网,活腻了?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对了,她现在好像已经做了心理医生…”

    “她长什么样儿?”

    凌冽突然打断他。

    “呐,这个就是。”大岛把自己的手机递过来,屏幕上有张照片,“这是粉丝见面会时拍的,我从警通营弄来的……”

    照片里的女孩儿有着孩子一般真无邪的笑容,与大岛所一般无二。

    让人完全没办法和那个犀利凶猛的野兽联想到一起。

    但,什么样的伪装在他眼里都是浮云。

    哪怕她化成灰——他也能认得!

    “就是她!”

    “吱——”

    伴随着凌冽的一声大吼,枭猛的k15在司令部门前轰然停住。

    “立刻通知市局,逮捕这货!”凌冽冲着大岛喝道。

    “啊?”大岛还处于蒙圈中。

    车门霍得大开,大长腿一步就跨了下来,终于让他逮到她了。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

    “没事儿吧你?”

    司令部门口站着个瘦高个儿男人,皮肤白净、迷彩军服、黑色大蛤蟆镜。

    斯文之中还带着点痞劲儿。

    薛暮山,他的参谋长。

    凌冽那股兴奋劲儿,看上去比赢了全军大比武还激动。

    不寻常,极其的不寻常。

    “终于让我逮到了!”

    “让我猜猜,不会是咬你的那个吧。”

    薛暮山从大墨镜后面瞄着他嘴唇上那道结痂的伤口。

    敢咬凌冽的人,他还真想见识一下。

    “老子要让她蹲班房!”

    “恐怕这次不行。”薛暮山泼了他一盆冷水。

    “为什么!”

    凌冽脑门上的青筋都爆了出来。谁tm都别想拦着他。

    “心理辅导来了。最近你得低调点。”薛暮山丢出一句。

    “今?”

    偏偏在这时候!凌冽一脸嫌弃,兴奋的心情立刻打了折扣。

    薛暮山点头:“为期一个月,全面评定你的心理状态。”

    “靠。”粗犷的嗓音沉沉骂一句。

    “大家心知肚明,都是因为上次任务里出了叛徒那件事儿,雷行至今还在医院里。”

    “让我查出来是谁卖了咱们,非他妈活剥了他。”

    这句话几乎是从凌冽的牙缝儿里挤出来的。

    “就算你还有所怀疑,可那个国安特工已经死了,死无对证。”

    “那老子也要把他挖出来,血债血偿。”

    凌冽的拳头捏的嘎巴响。

    薛暮山一点不怀疑,他得出做得到。

    “不过鉴于你的威名,心理诊疗科那帮老油条谁都不愿来。只派了个刚毕业的医生。我看也就走走形式。你稍微忍忍,对付过去就得。”他提着拳头锤在他肩膀上,这既是宽慰也是提醒。

    他们之间不需要太多话语,一个动作足以。

    “我有数。”

    “我马上到总部去,人就在上面。”

    “嗯。”

    凌冽也没再多言。

    大岛已经停好车跟了上来,两个人从楼梯走上去。

    他的办公室在三楼,刚走出楼梯口,就看见走廊尽头他的办公室门前趴着一堆人。

    一色的迷彩服,撅着屁股探着脑袋,朝门里张望。

    “哎,哎,什么好事儿?”大岛戳戳最外面的一个。

    “刚来的心理辅导,在司令办公室呢,看着好像萌主溪溪。”答话的兴奋不已,头都没回。

    “是她没错。见面会的时候我见过。”另一个。

    “没想到她竟然来咱们这儿了。”

    “真的?”大岛竟也忍不住问。

    碍着凌冽就在旁边,他只能强忍着挤上去看个究竟的冲动。

    “比照片上还清纯~”

    前面那几个不明情况的还在继续感叹。

    “有多清纯?”冷如冰的声音突然响起。

    “哎呀,自己看……”

    等等,这声儿不对。

    回头看,哎妈,“司令!早!”

    双腿立定,笔直地往那一戳,还不忘拉拉旁边的人。

    这一声“司令”像打开了某种开关,一堆儿迷彩服唰的一字排开。

    抬头挺胸,木头人似的都不动了。

    “司令!早!”

    “稍息!立正!”

    “唰”“唰”,军靴声整齐划一。

    “操场,俯卧撑两组,立刻行动!”简洁命令完毕,凌冽头也不回进了办公室。

    迷彩服们眉头都没敢皱一下。

    “是——”

    “向左——转,跑步——走。”

    “一二一,一二一。”

    队伍整齐如一朝操场进发。

    两组是二百个俯卧撑,早饭都得吐出来。

    “随意体罚,一个叉。”

    轻快悦耳的声音从办公桌方向传来。

    凌冽浓眉微蹙,这声音仿佛刚才听过。

    桌子后面的羊皮高背大转椅,背对着他。

    ‘一个叉’又是什么鬼?

    他眼神阴鸷。

    私闯他办公室,霸占他座位。

    胆儿还挺肥。

    仿佛窥悉了他的想法,大转椅悠悠地转了过来。

    凌冽的黑眸里像是丢入一颗火种,瞬间点亮。

    “早,司令。”

    胆儿肥的女人大大咧咧窝在他的办公椅里。

    椅子是按他的身材定做的。

    她坐在里面显得很空荡。

    脚着不了地,垂在椅子下面晃悠。

    长发整齐地束成马尾,白皙的皮肤,淡淡的妆容。

    迷彩军装的硬朗反衬得她的身材很显娇巧。

    笑脸如春日暖阳,恬静清新。

    眼角下面那颗泪痣,给这甜美里增加了些许别样的风情。

    不言不动,就如他们所“清纯”。

    然……

    脖子与嘴唇上残留的痛提醒着凌冽,眼前这个女人就像只野兽,什么疯狂事儿都做得出。

    “活腻了?”浓眉微挑,冷冷丢出三个字。

    她竟敢自投罗,除了活腻了他实在想不出还有别的理由。

    “嘭”办公室的门重重关闭。

    得来全不费工夫,他正好亲手治治这货。

    ------题外话------

    阔怕,捂脸。不耍赖不行啦,打滚求收藏,求蹲坑。来撩啊,疯疯一个人码的空虚。寂寞。冷~默默抽烟。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军门密爱:最强宠婚》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