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抱他的宝贝,睡他的床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正文 1抱他的宝贝,睡他的床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帝京大酒店,豪华套房。

    “宝贝儿,躺好~”

    罗溪很听话,身子一软,陷进柔适的大床里。

    沈思博的视线随即贪婪的抚过……

    粉雕玉琢的脸漾着迷醉的红,水嘟嘟的嫩唇犹如可口的蜜桃儿,瓷白的粉颈,精致的锁骨……

    纯净宛若使的美人,反而激发了他罪恶的破坏欲。

    要将这洁白玷污的邪念令他抑制不住的兴奋,喉结不由滚动了一下。

    这厮果然没安好心,把她灌醉带来开房,想生米煮成熟饭逼她嫁给他?

    做梦!她可不是原先那个柔弱的丫头。

    使的外表…没错,却寄着一颗恶魔的灵魂。

    今晚就废了这只癞蛤蟆,叫他彻底断了念想。

    脑子里盘算,身体依旧躺着装醉。

    事实上也不算装。

    原来她千杯不醉。

    可重生的这副身体却对酒精极其敏感,‘一杯倒’丝毫都不夸张。

    刚才配合这厮玩命地喝了一堆红的白的五颜六色的。

    现在委实有点招架不住。

    必须在手脚彻底软掉之前解决,时间紧迫……

    “溪~我一定会好好疼你…”愈发粗重的嗓音,让她浑身膈应。

    沈思博已迫不及待的解领带,脱外套,胡乱朝纯毛地毯上一丢,又动手解她大衣上的腰带。

    床垫随着他放肆的动作不住摇颤,罗溪却在心中冷笑,暗自捏紧拳头。

    突然,“da~”手机铃声响起。

    沈思博动作微滞。

    “da~”铃声不依不饶的继续。

    他不耐烦的咋舌,直起身体从裤袋里掏出手机瞄一眼屏幕,又看看床上一动不动的醉美人,这才接通电话,转身快步走出房门。

    “喂,宝贝啊~公司有急事……晚一点我就来陪你…”

    房门留着一条缝儿,声音从外间传进来。

    是这厮的姘头?

    “宝贝儿,我什么时候骗过你,我发誓……”

    满嘴胡扯,真tm不要脸。

    今晚沈思博的所作所为十有**是沈兰的授意,如果揭穿他有姘头的事实,狠狠撕碎这帮人假惺惺的嘴脸…比现在暴揍这厮更爽。

    今就先放过他,好戏留到后头…

    打定主意,她翻身下了床。

    两脚一着地好似踩着棉花,酒劲已经上来。

    沈思博还在外面对着电话花言巧语。

    她来到窗帘前面,拉开,隔着玻璃门外面是个阳台。

    阳台上寒风扑面,刺骨的冷。

    朝下面看,十几层的高度。

    虽下面有个草坪,但掉下去生还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溪?”

    是沈思博,他已经回到卧房里,却发现双人床空了。

    冲进浴室,没有人。

    再走出来,一眼瞧见大落地窗帘正随风鼓动。

    他猛地大步走过去,唰地拉开。

    外面的阳台,空无一人。

    冷风吹得他打了个哆嗦,本能地探头朝下面看……

    12月的气,他突然从头到脚出了一身汗——

    冷汗。

    楼下的草坪里——趴着一个人!

    他足足愣了三分钟,手发颤腿发软。

    急匆匆掏出电话,指尖按在号码上忽又停住。

    思索片刻,回身跑进房间,外套也顾不得穿就猛拉开房门狂奔出去。

    匆忙间他没注意到,大床上的枕头少了一个……

    罗溪,此时蜷缩在隔壁阳台的角落里。

    这阳台与刚才那个相隔不到3米,刚才可算是舍命一跳。

    这点距离要在以前,对她这个国安局王牌特工来,也就是轻松一跃。

    但现在这副身体加上酒劲儿,耗尽全部力气不还摔得浑身散了架。

    听旁边的动静,沈思博应该已经离开。

    再等一会儿的话,她就要冻僵了。

    那件沈思博送的昂贵大衣已经牺牲,绑着枕头丢下了楼。

    目前身上只剩丝绸衬衫与撑开一条大裂缝的短裙。

    刚才他看到的不过是件衣服,但那种情况下,惯性思维会让人脑自然联想到“尸体”,不吓他个半死才怪。

    想占她的便宜?怕他一条命不够。

    心中畅快,缓缓展开四肢,爬到玻璃门前。

    剧烈运动加速了酒精的作用,两腿虚浮已难以站立,爬也是高一手低一脚的。

    这座阳台很大,幸运的是,通往卧房的玻璃门微微敞着。

    罗溪像只偷腥的猫,悄无声息地钻了进去。

    房间里没有开灯,借着窗帘半开的超大落地窗透进的光线辨别,这卧房……真特么豪华!

    与之相比,他们那个豪华套间真是愧对了‘豪华’二字。

    镶嵌着繁复罗马线的花板中央,垂着一盏气质华美的水晶吊灯。

    极尽奢华的墙壁饰面、精致考究的家具陈设无处不彰显尊贵荣耀。

    中央还赫然摆放一张kingsize的四柱大床!

    霸气侧漏,宛如宫殿。

    x!竟然是总统套房!

    房间里整洁清新,应该没有客人入住。

    绕过窗边的贵妃椅,沿着柔糯的长毛地毯歪歪扭扭爬到床前。

    这段距离也费了她不少功夫,现在脑袋昏沉,四肢像踩在云端,全凭一股意志力在支撑。

    暂时在这里歇一歇,她强打精神盘算着。

    费劲巴力地爬上大床,掀开被子…

    妈呀~

    什么东西?

    被窝里竟藏着个黑乎乎圆滚滚的不明物体。

    她用手指戳一戳,表面是柔软的绒毛,极顺滑。

    原来是个长形抱枕或绒毛玩具之类的东西。

    这虽不寻常,但此时的罗溪已经没有多余的思考能力。

    钻进鹅毛被子里,被淡淡的太阳味儿包围,身下是超乎想象的柔软舒适,精神顿时垮下,疲惫感空前袭来。

    她很快失去了意识。

    **

    房门打开,大岛搀着一副壮实的身躯踉跄着走进来。

    房间太大,外间的灯光射进来,只照亮了一部分。

    “当心,头儿。”大岛嘴里提醒。

    他扶着凌冽来到床边。

    昏暗里隐约能看到这张kingsize的大床上鼓起了一块。

    他并不感到惊奇,那是头儿睡觉时必须抱着的东西。

    但这是顶级机密,只有极少数人知道。

    凌冽沉重的身躯压在柔软的床垫上,大岛替他脱掉皮鞋。

    “你去吧~大岛。”凌冽咕哝着。

    “是,我就在外面。”

    拉过被子替他盖上,悄无声息地退出去。

    每年的今,他都会这样醉一次。

    因为这是个特别的日子。

    烂醉的男人往被子里拱了拱,贴上鼓起的那个东西。

    搂住,沉睡。

    被酒精严重麻痹的大脑没有识别出,抱在怀里的“东西”和平时很不一样。

    **

    咕咚闷响。

    惊醒。

    刺眼的阳光照得眼前晃白。

    啊~酸、痛、胀。

    浑身像被人暴打过一样的痛苦。

    刚才屁股上又狠狠挨了一记,霍霍的疼。

    罗溪把眼睛撑开一条缝,慢慢适应着阳光。

    浑浑噩噩地从长毛地毯上坐起来,屁股下面垫着个大抱枕。

    眼前是一张大的过分的床。

    床上坐着个男人。

    被子滑落腰间,上身……完全**着。

    咕噜…

    口水滚下喉头。

    哎妈,这人的身材,比学校体能教官的还标准。

    二头肌、三头肌、胸肌……腹肌有二、四、六,下面的……可惜叫被子挡住了。

    难得的是,每一处肌理的轮廓都恰到好处,清晰分明又没有过分突出之感。

    简直就是行走的肌肉标本。

    ……好想摸。

    “你他妈谁?”

    肌肉标本突然发话,语气很粗暴。

    丫的!好嚣张。

    刚才就是他大脚丫子把她踹下床的!还踹在她的屁股上。

    抬眼对上一双阴沉的黑瞳,罗溪禁不住一个激灵。

    好冷……

    逼人的冷厉,扫荡着她的每个毛孔。

    这双眼睛要不是长在这样一张帅到丧心病狂的脸上,她一定会以为自己看到了一只猛醒的野兽。

    老爷仿佛把最好看的五官同时都给了他,并且还精心的搭配过。

    线条、轮廓,无死角。

    冷邃眸子里毫不掩饰的桀骜,给他的英朗又增添了几分狂野不羁的味儿。

    这身材…这颜值…

    罗溪的心脏不由扑通扑通狂跳。

    这一大早的,暴力肌肉美男……好刺激。

    冰刀一样的目光从她脸上缓缓下移,直看得她胸前凉飕飕冒寒气。

    寒气?不对,低头一看,我去!领口啥时候咧开这么老大?

    嫩白的两个半球和黑色蕾丝内衣全都暴露无疑。

    一把攥紧领口。

    嗯?

    白花花的大腿也从裙子裂开的地方露出来,黑色内内的边缘若隐若现。

    想起来了!

    昨晚本打算在这里休息一下,没想到竟然睡死过去。

    夜里身体像是被什么东西箍着,死沉死沉的。

    思绪一股脑涌上来,大眼珠子叽里咕噜地在他身上转来转去。

    咳咳,她不会和这个肌肉美男做了……

    呼——

    凌冽突然站起来,虎瞳微动一道厉光闪过。吓得她往后一缩。

    他的下身还穿着黑色修身西裤,略微皱巴,明显是睡觉压出了折痕。

    唉~看来他们没做什么不可描述的事。

    不过听男人早晨那啥很旺盛,他不会现在想……

    他,他径直踩着大床走过来了!

    这凶猛劲……

    可罗溪虽有贼心却没贼胆,慌忙从床上扯下被子把自己裹成了个烧麦。

    他已经大步跨下床沿,俯下身,伸出大手。

    “我警告你别胡来……”

    她又缩了缩身子。

    他直接无视她,抓住,用力一抽。

    把压在她身下的大抱枕硬生生抽了出来。

    顺带掀了她一个大跟头。

    就看一个圆呼的烧麦就地一滚,脑袋磕在地毯上。

    好在地毯很软和。

    x!真横!

    凌冽看都没看她一眼,一对浓眉紧紧皱着,阴索索地盯着被压得惨不忍睹的大抱枕。

    在他眼里,一个大活人还不如一个毛绒玩具?

    昨晚太黑了没看清,那个大抱枕的造型是只虎鲸。

    黑脊背,白肚皮,又圆又萌的脑袋,背上和两侧翘着的鱼鳍。目测几乎跟她一边儿高。

    他单手抱着虎鲸的圆脑袋,尾巴拖在地毯上,有种不出的违和感。

    “你到底什么人?怎么进来的?快!”

    他的虎鲸遭这货“蹂躏”,邪火直往上窜。

    这家伙少也在185以上,居高临下口气摄人,跟审犯人似的。

    “我敢,你敢信吗?”

    “只要你实话!”

    当当,敲门声。

    “头儿?”房间里的声音惊动了外间的大岛。

    凌冽目光转向房门,嘴唇刚刚张开,想叫他进来。

    罗溪突然如离弦之箭,倏地朝他身上扑过去。

    现在这副样子绝不能被其他人看到,这是她脑袋里唯一的想法。

    先控制住这家伙再。

    然而——

    暴力肌肉美男并不是徒有其表。

    弹指一挥间…

    罗溪反被他按在了床上!

    ------题外话------

    鸡冻,开新文啦!打滚求收藏!求留爪!祝大家新年快乐!心想事成!

    &nbsize:直白翻译国王的尺寸,超大双人床。皇室用法,国王的床上应该能撂下四个人。

    坑品保证,跳坑有理。ma~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军门密爱:最强宠婚》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