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90你疼,所以我疼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繁花落豪门,一世倾情正文 090你疼,所以我疼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珞氏是一个家族性的大企业,因此掌家人不知道被多少双眼睛盯着。夕林成为珞氏的掌家人之后,有两件事情必须要做,第一:关于陈诚的丑闻她必须亲自出面给社会大众和珞氏所有员工一个交代。二:珞氏内部盘根错节,分出好几派,她必须将这些势力打散,巩固自己的势力。

    散会后不久,有人敲响了她办公室的门,她了一句“进”,未抬头,直到那人靠近时,夕林才从眼角余光中看到了那人的影。

    西装长裤,是个男人,夕林慢慢抬起头来,于是终于看到那个人的脸。

    见到他,夕林嘴角幽幽扬起,看着那个人。

    男人也看着夕林,但并不十分自在的,推了推脸上的眼镜。

    男人曾是陈诚的助理,效忠陈诚,曾把她拒之门外。但这次她回来接替陈诚接管珞氏,风水轮流转,这男人看到自己不自在也是正常。

    “你叫什么名字?”夕林放下笔开口问。

    男人推了推眼镜,双手把文件夹卡在胸前,弯腰曲背向夕林鞠躬:“珞董事长,我叫烨磊。是前任董事长陈诚的秘书。”

    夕林淡淡“哦”了一声,将烨磊这个名字细细想过,刚开口了句:“你……”音未落,桌上的内线却兀自响了起来,夕林叫烨磊稍等一下,她接个电话。

    是前台打来的,珞氏楼下大厅,前台看着一身青砖色格子西装、妆容精致得体的高**,对着电话报备:“珞董,楼下有一个叫高**的女子要见您,她跟您预约过的。”

    听到高**来,夕林欣喜:“快请她上来!”

    前台挂了电话,对高**:“这位姐,我们董事长请您上去。”并伸手向她指明了电梯的方向:“那边请。”

    高**点头:“好的,谢谢!”

    夕林在办公室里等着高**暂时将烨磊晾在一旁。没多久,敲门声终于响起,有清朗的笑意浸在夕林眉间,夕林开口:“进!”

    高**推门而入,只是她没有想到,珞太太的办公室里还有人,这样的突然,让原本准备好的她显有些尴尬。

    走到夕林面前时,被夕林看出来了,她笑着开口:“**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烨磊,我的助理。”

    话落,烨磊有些吃惊的看着夕林,夕林却温笑,继续对烨磊介绍高**:“这位是高**,我重薪聘请的助手,以后要和你一起协助我的工作。”

    高敏慧虽不知内情,但从烨磊刚才稍微慌张的表情来看,显然他也是刚刚接收到这个命令。职场礼仪教会高**喜怒勿形于色,于是高**嘴角带着笑,朝烨磊伸出手,“你好,我是高**,刚来以后请多多关照。”

    烨磊伸手的动作有些缓慢,“你好,我叫烨磊。”

    两人互相认识之后,夕林便对烨磊:“你先出去吧我跟高**姐还有些事情要交代。”

    “是。”烨磊退下,关门的那一瞬稍有迟疑,但最后还是尽职不怀疑的把门关好,出去了。

    眼下只有夕林和高**两个人,夕林见了高**甚是欢喜:“高总监,谢谢你肯过来帮我!”

    “太太……”话落,高**皱了眉,忘记在珞氏,她要称呼珞太太珞董。夕林看着她,唇边带着笑。等她自己纠正过来。

    “珞董。”高**改了口:“高**来报到了,需要我做什么,您尽管开口。”

    夕林拿着笔放在眼前:“就等你这句话呢!”她从椅子上站起来走到高**面前,不似刚才般明媚开朗,声音略显沉静:“**,我刚接手珞氏,不满我的人大有人在。集团内部看似风平浪静,实则暗潮汹涌,我需要你站在我身边成为我的得力助手,帮我稳固这珞氏!”

    夕林着,却不知这样的她已在高**眼里发生了变化,以前觉得她对自己有知遇之恩,即使知道自己对珞宁心存爱慕,她却尽了最大的力量维护自己的尊严,把自己放在了最合适的位置上。

    她认为她是一个有着气度的女人。如今再看,这气度不仅仅体现在处理个人感情上,更在事业上显出独一无二的霸气。

    见高**许久不话,夕林疑惑:“怎么了?有问题吗?”

    “没有,”高**笑,“珞董,您有没有发现您很像一个人?”

    “嗯?”

    “是珞董。”高**开口后又有些无奈了,珞宁和珞夕林都姓珞,都是董事长,这叫人如何是好?

    夕林知道她的意思问:“我和他哪里像了?除了是夫妻,越来越有夫妻相之外。”夕林调侃。

    高**笑:“还有,”她迎上夕林的眸,回答:“在行事作风上。我跟随珞董一起创下盛世集团,对他的处事风格多少还是了解些的,珞董认定了一件事情不管有多难,都要拿下来,这跟您是不是很像?”

    夕林唇角挂着笑,不话。目光移开,看向右侧落地窗外,现下能与珞氏对衡的只有盛世集团了。想到这里夕林突然忍不住笑了。若是有一,珞氏跟盛世抗衡,不知道那时会是一翻怎样的场面。

    只是,迟早有一会这样的……

    她不知,珞宁此刻也在盛世集团董事长办公室里站着落地窗前,端着咖啡,幽深沉静的眸看向珞氏的方向,马克进来,手里那着文件,在办公桌前找不到人,却在落地窗前看到了了他,转了方向朝他走过去,站着他身边,见他神思悠远,便好奇顺着他的方向,也看到珞氏的大招牌。

    忍不住笑了,顺势把手搭在珞宁的肩上:“怎么担心老婆呢?放心,你已经把**拍过去了,没事的。”

    “就是不知道他怎么样了?”珞宁话声音很轻,只让人觉得,他操心过了余,把珞太太当成了孩子。马克看他那副模样,撇撇嘴转身,揶揄:“她怎么样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你快成望妻石了!快过来看文件吧,外头还有一大堆人等着您养活呢!”

    被马克点醒,珞宁这才发现,自己原煮了一杯咖啡,现在摸上去都已经变凉了。

    “等我一下。”他去内室把冷掉的咖啡倒进洗水池里,把杯子清洗过后,返回来坐到办公桌前,伸手要马克手里的文件:“拿给我看。”

    马克把文件递给了他,开口:“盛世虽然主打娱乐这一块,但为了能够跟随时代脚步,我们必须多元化发展,”马克是指向下指着那文件继续:“电竞是这几年发展最快的产业,适合人群主要是九零后和零零后,互联这些年能够蓬勃发展,全都靠这群孩子捧场。我觉得盛世是时候在电竞产业里占有一席之地了。”

    珞宁从文件里抬头,看向马克:“你有什么想法?”

    马克坐在椅子上,身子往前倾:“连动柯林,盛世出故事结构,柯林出软件技术,双剑合璧。推动盛世电竞产业的诞生。”

    听完马克的讲解之后,珞宁拧开了签字笔,在文件上签了字,还给马克:“去布置吧。”

    马克唇角上扬,从椅子上站起来,雄心勃勃:“等着看吧,不出五年,盛世一定会再成为一个集影视电竞为一体的高端企业。”

    盛世有盛世的霸气图谋,珞氏也有珞氏的高调整顿。

    早上九点到十一点,连续三个时的高层会议,将珞氏这几个月来所有的账单,业绩量一一审查过,追究责任到人,罢免了一批以公谋私的高层管理人员。

    会议结束后,所有点到名的中层管理人员统统到她办公室里,按照其所所管辖的业务,手头经过的账目,亲自审查,集团内部一时间战战兢兢,每个与珞夕林交流过的人,都统一口径:新上任的珞董实在太狠了!手段比过一个男子!

    正开会时,刘南风突然闯进来,指着夕林怒喊:“珞夕林你到底什么意思,为什么要罢免我的职务!”

    夕林从文件里抬眸,挑眉冷眼看着刘南风,清亮的眼泪尽是讽刺,现在狗急跳墙了。

    刘南风大手拍在夕林的办公桌上,瞪向她:“我为珞氏做了多少事,你个黄毛丫头,刚刚上任就想把我踢到一边,太猖狂了,你父亲都不敢动我,你有什么资格!”旁边的人个个自危,目光出奇一致的看向珞夕林。

    刘南风这个人过于居功自傲,珞氏人人都怕他,珞夕林一上任就把他罢免了,不免弄得人心惶惶。

    “刘副董,”夕林示意他去看桌上的铭牌,上面写着董事长珞夕林

    刘南风不削冷笑:“在我眼里,董事长只有你爸爸络震庭,至于你…。”刘南风看了夕林一眼:“不配!”

    夕林合啪的一声合上手件,给刘南风造成一种假象“她”被惹恼了。但是接下来,夕林走回办公桌区域,在桌子上把一个蓝色文件打开,一字一句念着:“2017年3月,你以高于市场三倍的价格签了一份办公设备,这中间的差价进了谁的口袋里?”夕林抬起头问他,刘南风却还是一副纹丝不动的样子,夕林继续:“4月,你徇私介入公司人事部,将自己的亲侄子带入公司,安排到设计部。”夕林又拿了另一份文件,上面是刘南风侄子方远的个人简历,声音冷了下来,“只是一个普通大学本科毕业生,在校期间,经常挂科,这种人也能进我珞氏?你当珞氏是什么!”

    刘南风有些急了,却是看着夕林张了嘴,却不出话来。

    她不,夕林来:“还有,上个月,你跟vo执行董事长合谋,向对方透露珞氏竞标地产低价,让珞氏和城南的那块地失之交臂,而这是市场部辛苦一个月的结果,全部被你拿去谋了私利。”

    夕林合上文件夹这会才是真的怒了:“刘南风,这三桩事里面,随便拿出来一件都够你坐牢的了,我就是念你跟随父亲多年才只将你罢免了职位,若是你觉得有失公道,大可去问父亲,只要父亲觉得你对,我便将你官复原职!”“你!”刘南风被气的嘴巴哆嗦,夕林勾起唇角冷笑,这算完了吗?没有!

    她拿起桌上的电话叫人事部主管、设计部总监带着方远一起上来。

    不久,董事长办公室的门被推开,设计部总监和方远出现在办公室里,方远刚一进来就感觉气氛不对,心虚的看着他舅舅。

    结果刘南风真的开口话了:“珞董,你这是什么意思?”

    瞧,被吓着了,这会儿学乖巧了。

    “什么意思?”夕林将面前的三人扫过一眼,语速不急不缓:“刘副董年纪大了做了错事,我这个珞氏的董事长不出面将错误改正过来,你叫珞氏其他员工如何看待我,看待珞氏?”夕林将刘南风仍到一边,问:“你们谁是设计部总监,人事部主管?”

    设计部总监是个女人,穿着职业装,中等身材,上前开口:“珞董,我是设计部总监徐曼白。”夕林点头,另一位男士上来接着开口:“珞董,我是人事部主管高峰。”

    听完这两人的介绍,珞夕林移开眸看到老后面低着头的青年,如果她猜的不错,他应该就是刘南风的侄子了。

    似乎也察觉有人在注视着自己,刘南风的侄子方远抬头看了夕林一眼,仅一眼,立刻低下了头,不敢再看!

    夕林冷笑,虽是舅侄,这方远却不如刘南风般骨头硬,她只用一个眼神就把他下回去了。真是阿斗扶不上墙。

    夕林先问人事部主管。

    她把方远的资料,扔到高峰面前,高峰接过,打开看后,立即下厨了一身冷汗,还把求救的目光看向刘南风。

    “看我做什么!”刘南风急忙撇清关系!

    人事部主管敢怒不敢言,只能拿着方远的资料双手发抖,这时候夕林开口了:“高峰,你是人事部主管,我想问一下你,我们珞氏录取职员的时候都有哪些条件?”

    高峰颤着声音回答:“一般是应届毕业生,或是有三到五年工作经验从其他公司跳槽的企业高管。学历……”到学历时,高峰无论如何都不下去了。

    “学历有有什么要求?”夕林问。明明是温和的声音,但却带着压抑。

    高峰知道躲不过去了,干脆硬着头皮回答:“学历要求在985或是211大学硕士学历及以上。”

    夕林用笔指着人事部主管手中的那份个人资料问:“那方远只是一个普通大学三本毕业生,哪一条够上珞氏职员资格了,你竟然还让他参加了面试?”

    高峰倒吸一口冷气:“珞董冤枉啊,是……。是……”高峰看了刘副董一眼,又不敢话了。

    “是什么?”夕林恼怒,“高峰,你是否觉得自己的权利大过了我,让我们所有人都陪着你在这里浪费时间吗!”

    “不是的珞董。”高峰忙开口解释:“是刘副董,是他事先跟人事部打过招呼,方远是他的亲侄子让我们留意着点儿!”徇私的证据有了,刘南风急了,上前抬腿就踢了高峰一脚,大骂:“王八犊子你胡什么,老子辛辛苦苦为珞氏忙了一辈子,到了却被你们这帮猢狲诬蔑,妈的我打死你!”

    刘南风扬揪住高峰的西服领带,另一只手扬起,正要往高峰脸上扇去。

    “住手!”夕林开口:“刘副董,你拿这里当什么!”

    刘南风转身开了夕林一眼,笑道:“珞董,我帮珞氏干了一辈子,誓死效忠珞氏,今还是为了珞氏,我要帮你清理了这帮乌合之众!”

    “去叫保安上来!”夕林吩咐身边的人。

    不久,保安进来,几个人合力将刘南风拉住。但那人人不服气的在办公室里叫嚣。

    “把他拉出去!”夕林开口:“从此刻开始,正式开除刘南风。永远不允许他再踏进珞氏一步。”

    “舅舅!舅舅!”方远看到自己的舅舅被保安没有尊严的拉了出去,叫喊着。

    发生的事情一切都在意料之中也在意料之外,夕林想到刘南风一定会跟她闹,但却没有想到他竟敢如此狂妄猖獗。既然事情都赶到了一块,夕林只好顺势,快刀斩乱麻将那方远也一并赶出了珞氏。

    等稍微恢复了些平静,夕林让人事部主管递交辞职书,像刚才那样的场面,高峰身为人事部主管,贪生怕死,这种人留不得!

    “珞董,我错了,请您再给我一次机会!”高峰跪下来乞求夕林。

    “不用求我,”夕林不愿再看那人一眼,淡淡开口:“关键时刻你不能以公司利益为第一利益,在我眼里,你就是公司的蛀虫,珞氏要不起你,把这个月的工资结了,走人吧!”

    夕林挥挥手,保安便把他带了出去。

    剩下设计部总监,夕林看着她:“今的事情你也看到了,虽然人事部有错,但你身为设计部总监,不问缘由的就将那人收下,也是犯了错的,扣你半年的工资以示惩戒。”相较于前两位这样的惩罚已经很轻了,徐曼白连连点头:“珞董,我保证以后专心为珞氏工作,绝不再犯了!”

    夕林挥挥手:“去吧!”“是。”

    徐曼白退了出去。

    会计部的人还在,夕林开口:“继续。”

    下午三点,整个工作才结束,夕林一个人在办公室里想要休息一会儿,有人敲门进来,夕林原以为是高**,没想到竟是烨磊。

    他端来一杯咖啡放到夕林面前。“烨磊,你找我有什么事吗?”夕林问。

    烨磊站在那里不话,还是如早上那般欲言又止,夕林倒是笑了:“烨磊,这可不像你,我记得我前一段时间来这里的时候,你不是这个样子。”

    烨磊有些尴尬的低下头。

    “吧,到底想对我什么?”夕林揉着眉心,她现在是强打着精神和烨磊话,如果烨磊再这样吞吞吐吐,她就要请烨磊出去了。“珞董事长。”烨磊终于开口,“我不明白,既然我们第一次见面并不愉快,您为什么还让我留下来,不干脆像处理刘副董那样也将我处理掉。”

    “处理掉?”夕林挑眉,“这话的太严重了吧,你当我这里是什么?人命在我眼里就如同草芥,我要依着我自己的性子,将不合我意的人统统处理掉?”烨磊意识到自己错话了,连忙道歉:“对不起珞董,我不是这个意思,您知道我……我以前是陈董事长的副手,只听命于他一个人,并且以前还曾对你不敬。”

    “烨磊,”夕林站起来走到烨磊面前看着他:“数月前,我来珞氏,那时候陈诚还是珞氏的代理董事长,你身为秘书,听命与他、效忠于他,便是你的本职工作。如今我回归珞氏,你依旧做你的秘书,继续得到我的重用,你对这样的结果不满意吗?”

    “我……”烨磊一时间无言,他没有想到珞夕林竟这般宽宏大量,如果放做其他的千金姐,提到他当初刁难她的时候,早就报复把他赶出珞氏了,但是珞夕林没有。

    夕林继续:“自从陈诚出事后,珞氏群龙无首,军心不定,多亏了你们还愿意坚守岗位。”

    “你跟了陈诚多长时间了?”夕林回头问。

    “四年。”想起初入珞氏时,烨磊便有些感慨,“我刚大学毕业那会儿来珞氏应聘,当时应聘我的人就是陈董事长。我记得当时我回答完问题后,是他亲自站起来和我握手恭喜想我被珞氏录取。那一我永远都不敢忘一个堂堂的董事长竟然亲自跟一个名不见经传的职场菜鸟握手祝贺。你被录取了。”

    烨磊讲起他和陈诚这段知遇之恩的时候,夕林站着一旁不打扰他。但她从烨磊的口气中明显感觉到烨磊对陈诚的崇拜。

    夕林嘴角隐隐有着笑容,如果不是知道了那件事,她也像烨磊这般信任崇拜着陈诚,但现实给她看到的往往都是最残酷的一面。

    罢了……罢了……

    在他完之后,夕林也大致明白了他的意思,她问他:“所以,你之所以留在珞氏是因为陈诚?”

    烨磊点头,男人的眼里写满了笃定:“珞董,我不想骗你,的确如此。”

    夕林问:“那么,现在陈诚出了事,你打算要怎么办?”

    烨磊低了头。

    夕林注意到他垂在胯侧的手紧握,毕竟年轻,血气方刚时也因为能力不足而无能为力。

    夕林的手放在他的肩膀上,拍拍他的肩:“烨磊,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那么多人之中,陈诚为什么偏偏选择了你当他的助理?我看过你的个人简历,其实实话,珞氏比你学历高的人大有人在,可他谁都不用,偏偏选中了你,这其中的良苦用心你又懂多少呢?”

    “还请珞董明示。”烨磊开口。

    夕林的唇角从两边晕开,“想知道为什么,就留在珞氏亲自把答案找出来,等你在珞氏有一席之地之后,自然就会明白陈诚的用心。”

    “好了。”夕林截断了他所有想要推拒的话,“你只需要知道在我身边做事,我不会亏待你就对了。珞氏现在还不稳定,我又刚回来,很多事情还需要你的帮助。眼下就有一桩事。”夕林抬眸看向烨磊:“陈诚在北京处事的新闻已经曝光,现在大众对于珞氏有了许多负面的情绪。我要召开新闻发布会,也要帮陈诚把伤害降到最低,你愿意帮我这个忙吗?”提起陈诚,烨磊自是一百个忠心,“我愿意”这三个字脱口而出。

    “好,那这件事情就交给你去办,明日早上九点召开新闻招待会,你和公关部商量一下,拟出具体的方案来给我。”

    “是!”烨磊转身,快要到门口时突然转身,回头看着夕林,笑了:“珞董,谢谢你愿意相信陈董事长。”

    后来,夕林望着那扇门好久,忽然为陈诚感到高兴,不管他现在怎样,都有一个人在相信他。

    而在北京戒毒所里,陈诚透过生了锈的栏杆向往着宽阔的蓝,轻轻的笑了。

    晚上,珞夕林拖着一身的疲惫回到了家。开门见到罗阿姨还在,疑惑:“罗阿姨,这么晚了您还没回家吗?”

    罗阿姨笑:“夫人,今早上先生打电话通知我,让我从钟点工变成了全的。所以,以后我要在这里住下好好照顾你和先生了。”

    “这样,家里没关系吗?”夕林关上车门和罗阿姨一同上台阶。

    “夫人,我儿子大学毕业后留在北京闯事业,之前我也跟他提过要不要过去照顾他,他不用。我想大概是还在外面野心大了,嫌这个妈啰嗦,将来啊谈个女朋友,有一个老妈跟着也不方便。”罗阿姨的时候眼睛红红的,怕夕林看见,就一直低着头。

    突然,有一只手落在罗阿姨的肩上,罗阿姨抬头,看到夕林一张柔和的笑脸,色已晚,客厅里亮着灯,她和夕林站在离灯光较近的地方,有缕缕光亮打在夕林右侧脸上,她的眉眼间明明透着一股疲惫。忙了一的人好不容易能回家休息,自己却跟她吐槽难堪的家事,罗阿姨越发不好意思了,赶紧用胸前的围兜擦去眼里的泪水,笑道:“瞧我,夫人您忙了一饿了吧,快进屋我给您盛饭。”

    夕林在客厅里没有看到珞宁的身影,便走进厨房问罗阿姨:“先生呢?”

    罗阿姨正在电饭煲里盛饭,回头看到夕林:“哦,先生还没回来,您先吃吧。”

    “罗阿姨,”夕林喊住她:“先不急,等先生回来之后一起吃吧。”

    “哦。”罗阿姨应声。

    夕林回到客厅坐在沙发上,抬手看了眼腕表,八点半。时间还早她便把从公司里带回来的文件拿出来看。

    照明灯很亮,夕林白日里在办公司里看了一的文件,现在这墨黑的打印字迹,倒让夕林眼睛有些不舒服。

    她把文件放到一边喝上眼睛休息了一下,等稍微适应之后,才睁开,拿出笔,计算这些珞氏股票下降百分比。自从陈诚的消息曝光之后,珞氏的股票连续下跌,不到三个星期股票已经下跌了7。1%

    7。1啊,这对珞氏来这可是个不的打击。夕林身子往后仰,抬手揉了揉发痛的眉心,灯光晃眼,叫她越发烦躁不安。能否力挽狂澜就看明那场新闻了。

    烨磊,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

    后来,夕林困的忍不住,不知不觉竟躺在沙发上睡着了,罗阿姨出来本想让她不要等珞宁了,先吃饭。可是出来的时候发现夕林已经睡着了。

    罗阿姨摇摇头,入秋之后,气转寒。她上楼给夕林拿了一条毯子。走到沙发前,刚要给夕林盖上,玄关处就响了。罗阿姨转身看到珞宁,举着毯子开口:“珞先生,您回来了。”

    珞宁没应声,已经看到沙发上睡着的妻子。视线拉近,看到茶几上散放着的文件,走了过去问罗阿姨:“夫人什么时候回来的?”

    罗阿姨:“大概八点多钟的时候。”

    “那夫人吃了吗?”珞宁又问。

    罗阿姨摇头:“没有,她要等您回来一起吃,结果您……”

    结果偏偏他今回来迟了,珞宁看了眼手腕上的表:十二点半。今中午他和藜麦远程视频,把进军电竞行业的意思传达给他。下午,藜麦就带着“柯林”的研发团队,从北京赶到上海。

    “柯林”和“盛世”暂时合并,在会议室里,召开研讨会议,一时间竟都忘了时间,等到最后敲定的时候,才发现已经是深夜了。

    他急着往家赶,没想到一进家门看到的竟是这样一副场景。

    他看了眼罗阿姨手中的毯子,伸出手:“给我吧。”

    罗阿姨把毯子给了珞宁之后接着就问:“先生,要帮你们热饭吗?”

    珞宁摇头:“先不用,这里没事了,你先回房间睡吧。”

    罗阿姨离开后,珞宁把毯子盖在夕林身上,蹲下来替她把被角掩好。静静地看着妻子,笑了:“第一工作累到了对不对?”珞宁话的时候,夕林额前的头发掉了下来,他伸手帮她扶到一边,“我帮你。”

    珞宁转过身,看到茶几上的文件,拿在手里看过后,用她刚刚算过的笔继续演算,半个时之后将珞氏一年来的亏空盈利全都算了出来。

    夕林醒来的时候,朦朦胧胧看到丈夫坐在沙发角后面,拿着笔在算公式。客厅里的灯有三种不同程度的亮度,不知何时已被转变成暖色的,笼在他身上,迷醉了她的眼。

    这样的场景很像十五岁那年,他第一次来她家里做作业的那晚,房间里有一张木桌,木桌上放一盏粉色的台灯。

    原本台灯实在她这一边的,但是为了不让他费眼神,她把台灯移到他那一边,自己手托腮,看着他。

    为此还被珞宁用铅笔敲了头,她的眼神好比在他身上打了无数个窟窿,快把他看穿了。

    那晚上他了什么?哦,对了,珞宁我们考同一所高中吧,我喜欢和你在一起。这么多年过去了如果再让她回到当初那晚她还是会同样的话:“珞宁,我喜欢和你在一起。”

    痴迷的时候,那人像是背上长了眼睛,能看到她一样,突然开口:“醒了就别装睡,我又穿了。”

    夕林皱鼻子,却裹着毯子从沙发上跃起,搂着珞宁的脖子:“因为我喜欢你啊,超级超级喜欢你!”

    珞宁右手握着笔,左手握住妻子放在胸前的手,温柔的笑了,回头问她:“睡饱了,懒妞?”

    夕林摇头:“没有,就是有心电感应,知道你回来了,所以就行了。”

    珞宁没回应,这法他接受。

    夕林搂着他的时候,发现摆在桌上的文件,瞪大了眼睛,拿起其中一张,放到眼前确认,然后吃惊的看着珞宁,半都不出话来:“你……这些都是你算出来的?用了多久?”

    半个时从某人的嘴里不紧不慢的被出来。

    夕林用文件遮面,嘤嘤哭泣的声音透过纸张穿了过来:“理科生,不要欺负我们文科生好吗?”

    珞先生伸手过去,摸了摸珞太太的头,笑而不语。

    “走吧我们先去吃饭。”珞先生开口。

    “你也没吃吗?”夕林掀开毯子一边穿鞋一边问。

    “还没呢?盛世集团准备进军电竞业,藜麦从北京赶了过来,我们就商讨了一晚上,结果大家都忘了吃饭。”

    “哦。”夕林点点头,“罗阿姨睡了吗?”

    珞宁:“睡了,我让她先去睡。”

    “嗯,那我们去厨房里面看看吧,饭应该还热在电饭煲里。”

    “走。”珞宁伸手拉着妻子。

    就像夕林的那样,罗阿姨是个很体贴的家佣。她把饭和菜都热在炉上,方便夕林和珞宁什么时候想吃都能吃上热的。夕林盛了两碗米饭,珞宁把菜端上桌。两个人坐下来吃的时候,夕林看着满桌子的菜不由的叹了口气。

    “怎么了?”珞宁看见妻子一脸失落,担忧了起来。

    夕林:“今晚上我回家的时候,罗阿姨跟我起她的儿子,”夕林抬头看向珞宁突然插了一句:“她你把她从钟点工变成全的了?”

    “嗯。”珞宁点头:“是她今早上找的我,是一个人在家也挺闲的,看能不能把她变成全的。她和你怎么的?”

    “就像你的那样,”夕林开口:“但是她这么做的原因是因为她的儿子。她儿子大学毕业想留在北京闯荡,罗阿姨看儿子辛苦就像过去照顾儿子的生活,但是被她儿子给拒绝了,理由是嫌她累赘。”

    “所以你刚才心情不好就是因为这个原因,觉得罗阿姨可怜。”桌上有一盘红烧排骨,珞宁夹了一块放到夕林碗里,叮嘱她快吃。夕林点头,思绪还是在罗阿姨身上:“我只是觉得人上了年纪,作用就不大了,还惹儿女嫌弃。”

    珞宁没有正面回答妻子的问题而是侧面反问她:“你会讨厌你的父亲吗?”

    “当然不会!”夕林立即反驳,“妈妈去世的时候嘱咐我好好照顾父亲,我怎么可能嫌弃他呢,那是不孝的行为。”

    每当谈及父母感情的时候,夕林的行为就变成了个孩子,连通声音都是。他知道她一向最疼家人,络震庭、禾嘉柔、他、陈诚,还有罗阿姨,只要被她视为家人都会是一种幸福。

    珞宁开口:“这就对了,并非每个人到年老之后都会成为儿女的负担被儿女嫌弃,子女的教育跟家庭环境有很大的关系。如果父母过渡宠溺儿女的话,很容易让儿女养出乖张的性格来。你知道这是什么原因吗?”

    “什么?”珞夕林吃了口米饭看向珞宁。

    “父母爱情基石不坚固,没有办法给孩子营造一个健康安全的生存环境。他们彼此并不爱对方,但却很爱孩子,只是因为在他们的意识里,孩子的身上留着他们各自的血,是他们自己的。所以爱孩子,就等于爱他们自己。也因此父亲或者母亲都选择用自己的方式爱孩子,两人之间并不沟通,所以才最容易在教育孩子的问题上发生口角,让孩子的世界如地壳波动,极其不安。让孩子谁都不相信,长大之后,也就以自己为中心,对其他人都不管不顾的。”

    珞宁停了下来,双手握成塔状,放在唇边,视线朝罗阿姨的房间看去,“恐怕罗阿姨的家庭就是那样,他的儿子不信任她,便从侧面上反映出她和丈夫的关系不是很好,她也只用自己的方式去爱她的儿子。世事轮回,怨不得谁。”

    珞夕林听痴了:“行啊,珞先生,你都快成教育专家了分析的头头是道。那您先回答我一个问题呗!”

    珞宁伸出手:“请。”

    “将来我们的孩子出生了,你打算怎么教育?”夕林把靠近珞宁身边的右手握成拳头放到珞宁唇边,做采访状,等待回应。

    珞先生握住珞太太伸过来的手腕,咳了两声开口:“珞夕林女士,你愿意用余生好好的爱珞宁先生吗?”

    珞夕林把手拿了回来:“我愿意。”

    然后她问他:“珞宁先生,你愿意用余生爱珞夕林女士吗?只允许她对你撒谎,你不能对她撒谎?”

    珞宁将妻子的手拉了回来:“我愿意。”

    夕林微笑,“但来去,你都还没有告诉我,将来我们有了孩子之后,你打算怎么教育啊?”

    这时候,珞先生语速变慢了:“珞太太,跟你商量个事儿,孩子咱能先不急着生吗?”

    “为什么?”夕林不明白,上次在医院的时候,虽然珞宁没有抱过惜晴的孩子,但很明显他很喜欢孩子啊!珞宁那双黑眸很认真的看向妻子:“生孩子很疼。”全身粉碎性骨折,她不忍心让她受这样的苦。

    夕林笑了:“那你的意思,我爸爸那么爱我妈妈,我就不应该存在了吗?珞宁如果这世上没有我,你哪来的老婆?”

    “可是很疼。”珞宁重复那句话。

    “我来疼。”夕林解释加劝。结果,珞先生不理她了,拿起筷子夹菜吃,许久之后才给了她回应:“你疼,所以我才疼。”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繁花落豪门,一世倾情》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繁花落豪门,一世倾情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繁花落豪门,一世倾情》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