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89微博虐狗,原来你是这样的珞先生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繁花落豪门,一世倾情正文 089微博虐狗,原来你是这样的珞先生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微博是个好东西,起码珞先生是这样认为的。

    某,珞太太在家里看电脑,忽然“啊”了一声,吓得珞先生赶紧跑过来摸着珞太太的后脑勺问:“怎么了?”

    珞太一副惊恐状,指着电脑,给珞先生看。

    珞先生顺着珞太指给的方向看去,标题很醒目:结婚三年,妻子家暴丈夫次次把丈夫打哭!

    珞太太点开视频,把笔记本电脑转到丈夫的方向,视频里光线不怎么清晰,但依稀可以看到女人在打一个人,而那个被打的人就蹲在地上抱着头,呜呜的哭。

    一边哭,一边嘴里喊:“老婆,别打了,别打了……”后面又是一阵粗闷的哭声。

    珞先生看的有些愣。

    回眸时,撞上了珞太太一双审视而狐疑的眼睛。

    珞太太当时把下巴用手托着,撑在桌子上,眯着眼,啧啧两声。如此模样到看的珞先生浑身的不自在,咳了声,还未开口,珞太太就已经先话了。

    她:“珞先生照如此发展,我也练练手把你打哭吧?”

    珞先生抬手摸摸脖子,心不在焉的左望右望,但是珞太太已经打断了他:“别看了,这里是书房,四面都是墙,隔音效果好,打你没人会知道!”

    被媳妇逼的没路走的珞先生终于开口找话了:“老婆,家庭暴力这事儿,完全得看个人修养,你看那视频当中,不管女人怎么动手男人宁可哭都不愿意还手,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为什么?”珞太太洗耳恭听。

    他们家珞先生最近教育起她来的时候,一条一条的。

    珞先生沉思了片刻,目光落到珞太太身上,拉着她站起来,然后自己坐下,再把珞太太抱在腿上。

    他看着屏幕:“其实道理很简单,一般有责任感的男人都是不打女人的,要是实在发生了口角,他们就会宁可被女人打,也不愿还手。就拿视频里的这个男人来,他的力气未必比这个女人,但却自愿蹲下抱头做投向状。这样的男人可能性格上木讷了点,但是人格上是健康的。”

    珞太太看向电脑,又看向珞先生,搂着珞先生的脖子:“那你的意思是这女人人格分裂,不管男女,看谁都想上去打一架?”

    珞先生想了想:“有这个可能,三年里每回打架都是这个样子,除了积怨未消,就是习惯使然。”

    “惯出来的?”珞太太问。

    珞先生点头:“现代社会,女孩子的婚姻观发生了很大改变,她们都希望找一个会宠自己的男朋友,比如奶狗系、狐系、把自己捧得跟公主一样,他们当中有些人真的找到了,有些人找了个仿版,将就着,结果在原来寻找幸福的道路上发生了偏差,就变成视频里的模样了。”

    珞先生用第一人称的口吻补充了句:“我能给你的宠爱可能不是赚光这世上所有的钱捧到你面前让你随便花,但是对你绝对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

    珞太太一听感觉不对劲,半眯着眼睛问:“珞先生,你这是在帮自己洗白吗?”

    珞先生把环在珞太太腰上的手腾出一只来,捏捏她的鼻子:“鬼丫头!”

    话这段视频,珞太太真的不敢苟同。即便她也是一个女性公平的捍卫者,但是视频里的女子实在太凶悍,她到有些同情被她打的丈夫。随口了句:“难道她就不知道心疼他吗?丈夫是自己的,打坏了找谁赔去?”

    灯光笼在珞太太的身上,她看着电脑无奈摇头,如此孩子充大人的模样实在可爱。那些带暖色的光,碎入珞先生幽黑深邃的眸子里,那宠溺的目光专注的看着珞太太,又怎是一个温柔可以表述的了的?

    珞先生抱紧了珞太太,下巴支在她的肩上,温声问:“那老婆,你还要打我吗?”

    珞太太没回头,但手已精准的绕到了珞先生的脑后,摸着他的头:“不打不打,打坏了只有我一个人知道有多疼。”

    等珞太太走后,珞先生独占书房,登陆自己的微博,写下第三篇日志:络暴力,珞太太在上看到一段视频,妻子将丈夫痛打一顿,丈夫委屈不还手。

    看完之后,珞太太征求我的意见:“珞先生照如此发展,我也练练手把你打哭吧?”

    珞先生跟在这句话后面发了一个惊悚的表情,继续:“接着珞太太就开始对我摩拳擦掌了。”

    可后来,珞太太手绕到我脑后,拳头变成了掌心,我才不打你呢,打坏了只有我一个人知道有多疼!

    珞先生的心被珞太太的话柔软成一片。老婆呀……老婆呀……

    编辑完之后,珞先生点击发送。

    他的微博圈只有极其亲近的朋友才能观看,这姑且称之为撒狗粮吧。而吃狗粮的人有哪些呢:马克、宋雅、高**、藜麦、李海扬、何惜晴等人。

    何惜晴坐月子,现在家中,得空点开了微博,看到这一大段秀恩爱的文字,咧嘴笑开,大方的点了一个赞。并留言道:希望珞太太将棒打珞先生的计划早日实施,本侠女还是觉得男人不能太惯着!

    珞先生收到回信之后,笑了:什么人啊这是!并回复她:你没少打海扬吧?

    何惜晴发过来一个磨牙的表情,附文:我要向珞太太告状!

    珞先生回:告去吧,我们家珞太太不玩儿微博。

    何惜晴:哇呀呀!

    看到微博时,马克正在跟下属交代工作,只盯着微博摇了摇头,下属以为是他们叫上的企划案通不过,个个战兢,却不想马克当着众人的面动手编辑:老板,您不来公司上班躲在家里撒狗粮,我等一众老干部吐血啊!

    很快接收到珞宁的回复:彼此彼此!

    马克看懂之后,失笑,这是暗指他和宋雅呢!

    发了一个致敬的表情,而后收回手机,对着办公室的一众下属开口:“继续!”

    这日宋雅在鞋店里试鞋,服务生给她那鞋的空档,宋雅等的无聊,刷起手机,看到了boss新发的微博,忍不住笑,这字里行间藏在爱意,珞太太可真幸福。

    她发了一颗心过去:珞太太好有爱,大爱珞太太!

    藜麦远在北京“柯林”总部,刚出去和一家互联公司谈合作回来,原本挺闷的,看到珞董的微博,更闷了,留言:老大,高抬贵手,给我们这帮还没有娶媳妇的人留条活路。

    高慧敏最后一个看到,她把众位卿家的心声都浏览过一遍后留言:珞先生,你这样傲娇珞太太知道吗?

    这话多有些拆后台的味道。珞先生有多喜欢珞太太就有多怕珞太太,如果他这般骚包的话被珞太太看到,怕是那张盛世美颜的脸又要被掐红了。

    楼下,夕林无缘无故的打了个喷嚏:是入秋了,空气变冷的缘故吗?

    罗阿姨给夕林端来杯热茶,关切的问:“夫人,你感冒了吗?”

    夕林摆手:“没!”

    楼上珞先生舌战群儒,看到高**的留言后蹙眉:高**你是我的人,不能背叛组织知道吗?

    高慧敏忙摇头:我可不是你的人,我男朋友就在边上呢!

    何惜晴发来一个大笑的表情:截图,我这就把图片微信发给夕林,让她收拾你!

    珞宁:我下线了!

    关掉电脑,珞先生起身下楼,那时珞太太坐在沙发上端起罗阿姨送来的茶暖身子,听到楼梯口有动静,抬眸看到珞先生下楼,带着笑往她这边走来。

    “你干嘛了,一脸贼笑?”

    “有吗?”珞先生坐过来,顺势将夕林搂在了怀中。手心附上了她的额头。

    刚刚她打喷嚏的时候,他听见了。往往感冒后面跟着发烧。夕林知道他的意思,拿开了他的手,“我没发烧。就是最近感觉有些累,可能是秋困吧。”

    她的手机放在茶几上,几乎是话音刚落时,手机就响起来了,夕林看了眼来电显示,对珞宁:“是惜晴,她打电话来不知道有什么事。”

    能有什么事,肯定是来告状呗。

    珞先生摸摸额头,把脸转向一边,单纯不知情的珞太太接通了电话:“喂,惜晴。”

    何惜晴:“夕林,你快开通微博,有惊喜!”

    “有惊喜?”夕林疑惑,从珞先生的怀里坐了起来,“怎么你们大家最近都流行完微博吗?”

    “珞太,你ot了,”真相就在嘴边,但何惜晴却神秘兮兮的开口:“总之,你开微博,加你家珞先生就知道了!”

    手机就在耳边,夕林狐疑的看了珞宁一眼:这人又在搞什么鬼?

    “好,我等一下开。”

    “快点啊!”何惜晴嘱咐。

    挂了电话,夕林双手环胸看向珞宁:“你,又背着我做什么动作了?”

    珞宁堆出一张笑脸:“珞太太,没什么。就是最近开了微博,发了一些有关我们个人生活的趣事,他们就嫉妒了……”

    话还没完,夕林已经瞪了眼睛。往左右看看,寻找动手的物件,最后抽出身后的靠枕,砸向珞先生:“我打死你啊我!”

    珞太太用手机申请开通了微博,然后命令珞先生:“把我加上!”

    加上加上…。珞先生一脸无奈,用自己的手机,加珞太太为好友。结果就让珞太太看到了他发的那三篇为数不多的日志。

    打头第一篇是她和罗阿姨在厨房里学做饭的照片,只是一个背影。旁边附文:今是珞太太第一次学做饭,学的很认真,珞太太:她想学习做饭将来做给我和孩子吃。我听了很感动,感激自己是她的丈夫。

    下面有人留言:羞红了脸……

    珞太太看了也很感动,但这份感动注定要被第二篇赶跑。

    第二篇是新加坡,他录了她赛车的一整段视频,起这个她就来气。

    时间倒退到一个星期以前,上上星期四下午,地点新加坡滨海湾赛道。

    王导和当地的赛车管理管理人员协商好,来这里取景,摄影机演员,所有的一切都已经准备就绪。

    珞宁在开机之前赶来,混在人群中拿手机拍摄下夕林整个赛车的全过程。

    他她是飒爽英姿,到现场看的时候,他觉得飒爽英姿都不够形容夕林的风姿状态。因为是职业赛车手,所以这个镜头一条就过了。

    第二场镜头是夕林领奖时站在领奖台上对着台下:“赛车一直是我的梦想,但是这个梦想在最初的时候并没有得到家人的支持。还好我遇到了他,是他鼓励我有梦想就去追,我才能站在这里,今我想当着你们大家的面儿对那人,”我想拥抱你“!澄澈谢谢你,谢谢你给了我最好的!”

    顾楠上场,拥抱了夕林。

    这本是拍戏,可是顾楠却忘情了,他不仅拥抱了夕林还自己加戏,在夕林额头上亲了一口。

    不巧,被珞先生看到,珞先生为此吃了好多的醋。回来之后,看到她就扭扭捏捏的。

    她下楼吃饭的时候,他刚好放下筷子自己吃饱了,早上上班的时候,他们之间有雷打不动的约定,他要亲吻自己的额头,以往他都是轻轻一吻,然后告诉她:我上班去了。

    结果那,他像是故意一样,伸出舌尖,往她的额上描绘了一番,弄得她觉得痒,提前推开了他。结果那人黑着脸上班去了。

    再后来就是中午,那人下班回到家,和她一起坐在饭桌上吃饭,他吃的很少,筷子只动了几下就起身自己还有公务要处理,先去书房了。

    她当时只觉得怪,但却不出哪里奇怪,倒是罗阿姨看的明白问她:“夫人,你是不是和先生闹别扭了?”

    闹别扭了吗?

    她突然间想起新加坡他在现场,看到顾楠吻她的时候,就不高兴了。她猜,可能症结就在那里。

    她追到书房去,推门进去的时候,那人的确在办公桌前敲着电脑键盘,抬头看了眼是她,又低下头工作去了。

    夕林啧了声,还真是!

    气鬼,不过就是被吻了一下额头吗?

    其实那她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如果按照剧本,顾楠只抱着她,然后她落泪哭泣,他捧着她的脸,帮她把眼里擦干,然后:阑珊,我为你感到骄傲!这样就结局了,可是谁都没想到顾楠竟然到最后给自己加戏,吻了她。

    顾楠对她:“林夕,你比我们大家做的都好,或许你是对的,退出娱乐圈吧,这里是个大染缸,如果继续留下来,你迟早都会被染黑的。”

    那一刻,顾楠竟然哭了。就在那一瞬,他突然吻了她:“祝福你,我的女孩儿!”

    而这一幕好巧不巧的全部都落在了珞先生的眼里,拍摄结束之后,她再找珞先生已经看不到人影了,打电话给他,他却:“我先回上海了。”

    声音冷冷的。

    结果回来之后,他就对她使性子。

    “你是孩子吗?”隔着一张书桌,她站在他面前问他。

    某人正闹别扭不抬头,也不回答她。

    她恼了,走过去掐住他的脸,把他的注意力从电脑上扯过来:“看着我!”

    “你家暴我!”某人脸变了形,口齿不清的控诉着。

    夕林冷笑:“我就家暴你,怎么了?你还冷暴力我呢!”

    某人理亏,垂下眸看向别处,不话。

    夕林闭上眼睛深呼吸,:“那,苏毓敏问我拍完《我想拥抱》你这部戏之后,还要不要再接新戏,我告诉她我准备退出娱乐圈,可是不巧的很,我们的话被顾楠听到了,然后就想你看到的那样,顾楠给自己加戏,吻了我的额头,只不过他对我,退出娱乐圈是一个很好的选择,祝我幸福。仅此而已,你有什么醋非要酸成这样啊!”

    “能不酸吗?”珞先生扯下珞太太掐住自己脸的手,噌的一声从椅子上站起来,像是积压了很多闷气,这会儿一股脑的全像她撒出来:“该删的吻戏都删了,谁知道那死子竟然自己给自己加戏。你的额头是别人随便都能吻的吗?谁准许了?”

    桌上有纸巾,珞宁憋了一眼,抽出来一张,走到夕林面前,对着她的额头擦呀擦。

    虽嫉妒生气,但还是顾及到她皮肤细嫩,珞先生采取雷声大雨点的模式,下手之前动作挺狠的,下手之后,轻柔无比。把夕林弄的苦笑不得。就在她笑出声的时候,珞先生瞪了她一眼:“还笑!”

    随手丢了纸巾,转身离开了。

    丢下夕林一个人在书房,双手摊开,一副无奈状:这闹得是哪一出啊。原来以为只有女孩子吃起醋来挺凶挺凶的,没想到男人也会吃醋。

    哎!

    苦了她从书房追到卧室,这次在床上,大中午的那人将蒙着被子睡觉。

    夕林走到床边歪头看了眼背对着她的男人,脱了鞋,掀开被子,睡在他背后,伸手环住他的腰。把脸贴到他背上柔声轻哄:“珞宝宝,咱不生气了行吗?”

    某人貌似冷哼了一声:“珞宝宝是你的名字,别乱叫。”

    夕林嘻哈一笑:“没关系,我大方我让给你了。”

    某人不乐意,被子下面的身体来回的蹭,不愿意让她抱着,夕林啧了一声,半起身:“反了你了!”

    某人接收妻子瞪过来的目光这下老实了,但嘴巴上仍不松气势:“有本事你家暴我啊!”

    男性低沉的声音,比起女性纤细的声音多了份厚重,委屈抱怨起来,竟不由的叫人心生欢喜。

    “家暴是吧,你等着!”夕林话完,便倾身压了下去,顺着他的额头、眉毛、鼻子、嘴巴、一一吻过,吻完后,她问他:“现在还生气吗?”

    那人明明心底乐开了一朵花儿,但却还是一副冷静的表情,喉结上下翻动,轻咳了两声,转过脸去不理她。

    “嗳?”这是什么意思嘛,珞夕林发挥她腐女的本领,改用的招数都用了,有些还是她从野蛮女友手册中学来的呢!

    话这个《野蛮女友手册》是苏毓敏为她量身而编的,她和顾楠演对手戏的时候,角色设定她性格野蛮,时常会做出一些离经叛道的事情来挑战顾楠演的澄澈的底线。

    但她捉不到这类女孩子的性格,被导演凶了好几次。苏毓敏看不下去了,用她自己的经历,熬夜写了一本《野蛮女友手册》大部分就是把自己的性格写出来,教会她。

    比如壁咚,床咚,她都是按照《野蛮女友手册》中写的来的,怎么现在对珞宁一点用都没有。

    神奇了!

    珞宁转过身之后,扔给她一句话:“珞夕林你学坏了。”

    某女醍醐灌顶,原来那些招数真的不适合他。也是,《野蛮女友手册》是用来拍戏的,珞宁不是剧本里的人物,自然不能同日而语。

    珞太太马上狗腿道歉:“老公,我错了,你别生我气了好不好?”

    其实从她刚才问他的时候,他就已经不生气了。他转过来,用食指勾着妻子:“过来。”

    夕林没意识到会有陷阱等她,毫无防备的过去,结果一下就被珞宁压在身下,一双大眼慌张的看着他,结果那人竟效仿她之前的动作,看了她许久,嘴角扬起,顺着她的额、鼻、眼、嘴,挨个吻下来。

    啊,夕林无语了,有他这样的吗?她学坏了,那他呢?是否可以理解为本质就是坏的?

    回到微博的问题上,夕林看第二篇的时候,窝在某人的怀里,狠狠地瞪了某人一眼,某人非但不介意,而且还开心的笑了。将靠在他胸膛前的她搂的更紧了些。

    第二篇附文:珞太太喜欢赛车,瞧那飒爽英姿的模样,真叫人羡慕,可我怎么不会呢?嫉妒、伤心ing……

    夕林看到附文后笑了,摊开掌心:“来,付学费,我教你。”

    珞宁握着她的手,在她手心里轻啄了一下:“珞太太用余生来教可否?”

    夕林柔柔一笑。

    看到第三篇的时候,夕林:“我没想到你动作这么快,刚完你就把放上去了。”这话没有埋怨,细听之下只有闲话家常的体贴和理解。

    当看到留言区的时候,夕林笑了:“原来已经有这么多人给你留言了,我也要留一条。”

    完,她就动手编辑:@阳光下的花儿(何惜情名):珞太太看到了,如果暴打珞先生一顿,我不会心疼的话,可以考虑。

    @想去西西里远行(高**名)你是他的人,他是我的人,所以你也是我的人。

    发送后,收到想去西西里远行的回复:珞太太高明,后面跟着一个膜拜的表情。

    夕林回头看珞宁,笑容溺了一脸。只叫珞先生情不自禁的亲吻妻子的脸:“原来珞太太比我还会玩儿!”

    “当然!”

    刚退出微博,何惜情的电话就打过来了,听起来心情不错:“妞儿,怎么样看到你老公对你的深情告白了吗?”

    夕林:“啊,看到了。”

    “感觉怎么样啊?”何惜情问。

    夕林扭头看向珞宁,嘴角边浮着笑意:“挺好。”

    何惜情:“哎呦,羡慕死了。姑娘你乐开花了吧?”

    夕林笑笑,不话。

    何惜情靠在床上,裹的跟个粽子一样,听到夕林的笑声,不禁羡慕:“妞儿,过来陪我吧,我一个人难熬死了。”

    “海扬呢?”夕林问。

    何惜情往那边看了一眼,李海扬正在不远处哄女儿呢,自从女儿降生之后,李海扬的心思全在两个女儿身上,再加上,他受伤之后行动不便,她也没舍得叫他做什么。

    “在哄女儿呢!”何惜情搅动着被面,有些失落,“他现在是有女万事足。我这个当老婆的都要往后靠。所以你过来陪我吧。”

    “这两不行。”夕林。

    “怎么珞宁不放行?”何惜情问。

    “不是,”夕林替珞宁辩白,“是我自己有事情,等过一段时间我再去看你。”

    “好吧。”何惜情有些失落,“不打扰你和珞先生你侬我侬了。”完便挂了电话。

    “喂?”夕林无奈笑笑,回头正好撞上珞先生带笑的眸:“听我不陪她,那丫头就把电话给挂了。”

    “来,”珞先生伸手,重新把妻子拥入怀中,下巴抵在妻子肩上,带着几分慵懒的味道开口:“戏拍完了,对以后的生活有打算了?”

    夕林嗤笑,就知道珞先生腹黑的很,刚才听到她和惜情的谈话一定猜出些什么。于是:“是啊,陈诚在戒毒所,珞市这边暂时没有人坐镇,我若还不出面怕时间久了,就有人起逆心了。”

    话时夕林眸子里的笑意渐渐隐去。珞氏树大根深,内部盘根错节,关系复杂。以前有陈诚坐镇,但父亲曾提点过她要心陈诚。紧接着没多久他就出事了。她又这么久不出面,这么长的空当期,她敢断定,珞氏一定有人开始躁动不安了。所以她必须出面,镇住那些蠢蠢欲动的心。

    “珞先生,我可以问你借一个人吗?”夕林转过头问珞宁。

    珞宁点头:“可以,你觉得让谁帮你最合适?”

    夕林脱口而出高**的名字。

    “嗯。”珞宁想了片刻,掏出手机,“我把她的手机号码给你,你自己打电话给她。”

    接到珞太太电话的时候,高**有些惊讶:“太太,您找我什么事?”

    夕林站起来走到落地窗前,看着窗外淡蓝的空,一副公式化的口吻:“高总监,很抱歉这么晚给你打电话。”

    “不晚,珞太太。”其实高**现在仍在办公室里处理文件,手上的签字笔还来不及放下。

    夕林回头看了一眼,珞先生已经不在客厅了,她抬头望楼上看去,那人已经推开了书房的门。回过头,夕林对电话里的人:“高总监,其实我今不是以珞太太的身份打电话给你,我是以我个人的名义邀请你到珞氏到我的身边做我的秘书,至于年薪,你自己开。”

    珞太太不愧是出自名门,话都非常的霸气,可却弄晕了高**,她扭头看向窗外,这大晚上的,珞太太是要闹哪出啊?挖角都选择在晚上挖的吗?

    “珞太太!”刚出口才想起珞太太她是以个人的名义给她打电话的,于是赶紧改口:“珞董,请您容我考虑一下好吗?”

    “嗯。”

    挂了电话,夕林把手机放到嘴边,在落地窗前来回踱步,最后抬眸望书房门口看去,如此直接的要人,高**一定会和珞宁通气,怕是最后的决定权还在珞宁手里。

    但是,高**的确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她肯定珞先生的了。

    果然,高**电话打到了洛宁的手机上,那人停下敲键盘的工作,接通高**的电话。

    “喂。”

    “珞董,太太刚才给我打电话了,她想让我去珞氏工作。这…。”高**有些为难,思前想后,还是想从珞宁这里打听些消息。

    珞宁知道她的意思告诉高**:“这件事情你自己决定,珞氏是上海的龙头企业,去那里你一定不吃亏。”

    “珞董我不是这个意思。”高**解释:“太太突然给我打电话,我想问……想问你们之间是不是有什么矛盾?”高**的声音渐渐转,她知道私自猜忌上司不对,但如果是夫妻之间闹矛盾,把她夹在中间两头跑,虽然也没关系,但就怕最后两边都哄不好,到最后她碰了一鼻子灰,反而费力不讨好。

    珞宁笑了:“你放心,我和珞太太之间没有什么矛盾,既然她肯请你,就明你很有能力,我还是那句话,决定权在你手里,你自己决定。”

    “明白了,珞董。”珞宁已经给出明确意思了,他这是暗示她出门面帮忙珞太太,这个时候再推拒,就显得自己太笨拙了。

    哎,两家公司来回奔波,高**啊,你是上辈子遭了什么孽啊!

    夕林猜的果然没错,珞氏高层董事局已经开始躁动了。会议室里,副董蓝启坐在主位召开会议,底下的人你一句我一句,吵的他不得安宁。

    珞氏执行总裁李新峰离他最近,威逼他:“蓝副董,你倒是给句话,珞氏现在该怎么办,陈董事长被扣在戒毒所,珞氏群龙无首,照这样下去还能在上海立足吗?”

    自陈诚出事之后,蓝启被迫推上了主位,他是陈诚的人,自然奉行陈诚的经营理念,稳定珞氏。可是这帮董事局的人却不干,接着这次陈诚出事推波助澜,一定要他给一个法。

    给什么法,他对陈诚忠诚,对珞氏忠诚,即便陈诚出事,他也明白自己依旧受珞氏领导。老董事长人在英国,他不发话,他们这些人低头干就是了。可是这帮人却不愿意。非要闹的这么僵。

    蓝启被逼无奈,双手掌朝下,压着争议:“各位,听我,现在只是陈董事长出事,可珞氏还是珞董事长了算的,既然他到现在都没有明确指示,我们只要做好自己分内的事情就好,你们大家都不要吵了。”

    “你的这是什么话!”李新峰呛声,“陈诚在北京出事,消息传到上海,外界要求我们珞氏给出解释。可是我们珞氏现在连一个可以话的当家人都没有,老董事长现在人是在英国,难道你要把他从英国请回来,召开新闻发布会吗?”

    “也不是不可以。”蓝启轻轻的了句。他有什么办法,他只是一个副董,而且还是一个没有实际发言权的副董,上面没发话让他代理董事长的位置,他便无权代表珞氏发声。

    眼下既然有人提出来了,他便觉得这个办法可行。

    陈新峰瞪大眼睛从座位上站起来:“你,蓝启,你就继续保持中立,眼睁睁的看着珞氏的江山败落吧!”

    争吵声复又升起,另一位副董趁机开口:“行了,既然我们大家都做不了主儿,就只有给珞董事长通气了,看他准备如何。”

    最后大家一致决定就在会议室里远程连线络震庭。

    “不必了!”众人被着突然插进来的声音惊到,转身看去,只见会议室的门被人推开,珞夕林一身白色西装,高跟鞋,长发散落在肩,妆容精致明媚,出现在众人的视野。

    对于着突然出现的女子,有人不认得,有人不确定。

    因为自珞夕林十七岁那年曾来过珞氏一次,之后就再也没有人看到她的真容。

    蓝启不认得这女子刚想站起来请她离开,却被身旁的李新峰按住了手腕,陈新峰站起来认认真真打量着夕林,似见了救星一般,难掩激动:“您是姐?”

    “李董,好久不见!”夕林客气。

    姐?

    众人惊慌,这时又有一位老董站起来附和:“姐,您终于肯露面了。”

    夕林走到蓝启面前,李新峰立即明白了夕林的意思,赶紧把蓝启拉起来:“姐回来坐镇了,你还不起来。”

    蓝启后知后觉,哦了两声。把位置让了出来,夕林坐上主位,众人起身,致敬喊:姐。

    “大家先别这么喊。”夕林开口,“我是奉了父亲的命令,接管珞氏,所以从现在开始,在公司,请大家都尊我一声珞董。”

    夕林留意观察每个人脸上的表情。果然有人愿意接受她,有人则反对。

    话音刚落,反对的那人便站出来了:“姐,您突然间回来,实在让我们诧异,您虽然有珞董事长的授命,但您从未接触过珞氏的工作,对珞氏了解不透彻,请原谅我担心,您太单薄,珞氏交到您手里,前途堪忧!”

    李新峰寒了脸,指着那人:“什么呢你,姐是珞董唯一的女儿,难道你连珞董事长都不相信吗?”

    那人鼻孔朝,冷笑一声:“我当然相信珞董事长,但眼前这位,资历尚浅,为了珞氏的将来,我不敢轻易相信她!”

    两人话的时候,珞夕林观察反对她的那人的动作表情,深蓝色西装,就在她的对立面站着,双手抱胸,明显心虚紧张。

    李新峰刚想还口,却被夕林伸手拦住,“李董。”夕林对李新峰摇头,抬眸看向那人,不怒不愤,脸上表情十分平静:“你就是刘南风,刘副董?”

    那人不削,把目光移向别处懒懒的开口:“别这样,像个背课生,商场可不是你一个丫头片子闹着玩儿的!”

    夕林垂眸笑了一下:“当然不是,商场狠辣,人人为利居心叵测,像刘副董这样时不时给挑衅的人大有人在,夕林若是怕就不来了。”

    有人笑,觉得夕林反击的好。

    刘南风脸色微沉,指着夕林的鼻子,怒意难耐:“你个丫头片子懂什么,老刘我随着你父亲打江山的时候,你还在哭鼻子呢!”

    刘南风仗着自己是珞氏开朝功臣,当中讽刺夕林,弄的场面非常难看,沉默了一会儿,当刘南风以为夕林被堵的无话可的时候,夕林却突然开口:“你的那是哪里的陈年旧事?”夕林手放在嘴边做想起状,“哦,对了二十五年前,我的确是孩子,但二十五年后,刘副董不也从当年的风流倜傥,变成如今的风烛残年了吗?”

    “你!”刘南风刚张开嘴要反驳,却被夕林截了:“我是络震庭唯一的女儿,珞氏的合法继承人,今日你要是敢反对我,就是公开背叛珞氏,刘副董是聪明人,但也要清楚,聪明的过了头,就是自毁前程!”夕林虽然匀速的着,但从她口中出的每一个字都带着一股狠意,一股震慑,让整个会议室里的人都噤声不敢言。

    会议记录的秘书敲门进来,是珞董事长要和大家连线视频,大家都看向夕林,夕林扬起嘴角,伸手做了个请的手势。

    远程连线,络震庭的近貌出现在视频当中,跟会议室里的人打招呼:“好久不见了各位。”

    在场除了夕林,任何人都对着视频鞠躬:董事长!

    “好了,”络震庭,“我知道大家对我突然把夕林派回来感到诧异。认为她年纪轻担不起重任,但珞氏是我和大家一手打下来的江山,老几位想一想,我会把珞氏交给一个什么都不懂的黄毛丫头手里吗?她有没有能力日后自会见分晓,现在珞氏急需要有人出面,珞夕林就代表我,请你们像尊重我一样尊重她。”

    “是!”众人异口同声。

    珞夕林坐在董事长的位置上,清亮的眼神注入了一丝沉静与精明,从此刻起,便是她珞夕林的时代!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繁花落豪门,一世倾情》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繁花落豪门,一世倾情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繁花落豪门,一世倾情》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