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84险象环生,谁是幕后大boss?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繁花落豪门,一世倾情正文 084险象环生,谁是幕后大boss?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来时,欧阳珊换了一身衣服,上身白色西装,下身是黑色脚皮裤,脚上一双尖头高跟鞋。站在一米八七的陈诚身边,已过了他肩头,当汤姆斯到那东西的时候,她和陈诚对视了一眼,握起了拳头,朝汤姆斯进攻。

    汤姆斯早就知道他们会这样,已经做好准备,左脚放前,右脚放后,握起拳头,摆出一套拳击的动作,让身边的人一个都不许帮忙,他一个人对付两个人。

    汤姆斯左右开弓,第一回合,虽然没有让陈诚和欧阳珊占到便宜,但自己也吃了不少亏。

    汤姆斯甩了甩手,吐了一口气,言语轻佻放荡:“哦,两个家伙,多年不见长进了不少。”

    欧阳珊冷哼一声,操着一口地道的美式英文告诉汤姆斯:“tom,多年不见,就让我们两个好好孝敬孝敬你!”罢,她便又和陈诚联手,一左一右围攻汤姆斯。欧阳珊在和汤姆斯打斗的时候接到陈诚的命令,“先救夕林!”

    欧阳珊皱眉,看到身后被绑架的珞夕林,突然觉得累赘的很,要分身上前,却被汤姆斯挡了回来,无奈之后从腰间抽出一把备用匕首,给她扔了过去,“割开绳子!”夕林对扔过来的匕首视而不见,这可是急坏了陈诚,他一边分心和汤姆斯打斗,一边往夕林这边看,喊她:“快把匕首捡起来!”

    他这一分神却给了汤姆斯机会,重重一拳打向他的肚子。

    一口血从陈诚嘴里喷了出来,洒在了地上。

    “陈诚!”欧阳珊大喊。

    欧阳珊亲眼看着陈诚倒在地上,左手撑在地面,右手捂着肚子,染了一下巴的血。那些血自唇间滴落下来,陈诚痛极了,但更痛的是欧阳珊,她红着眸朝身后的人瞪过去,见她一副麻木的样子,咬牙切齿的大喊:“珞夕林你在干什么,非要让陈诚为你把命搭上你才甘心吗?”

    见她还不动,欧阳珊真想现在就过去,先杀了她。一旁,陈诚抬眸往夕林的方向看去,只见光头把欧阳珊扔来的匕首捡了去,回头朝他们笑笑。

    夕林仿佛这事外的人一样,一动不动。

    陈诚皱了眉:怎么会这样,夕林到底怎么了?

    “夕林,把匕首捡起来。”他。

    这时候,汤姆斯的脚踢了过来,陈诚没有避开,头部吃了汤姆斯一脚。

    倒地的那一瞬,陈诚脑袋空空的,感觉整个世界都静了,但他的目光却都没有离开夕林,“夕林。”他顺着她的方向头重重的摔在了地上,泪从眼角蹦出,经过鼻梁,落在地上。

    “陈诚!”欧阳珊撕心裂肺的喊。

    汤姆斯却笑,剩下欧阳珊一个人好对付的很。但他是会想错了,受到刺激的欧阳珊仿佛变了一个人,握紧拳头抬眸,眼泪已经迷糊了她的眼,顺着眼眶落了下来,“啊!”猩红的眸瞪着汤姆斯,一个高抬腿,提到汤姆斯的头上,高跟鞋的尖,将汤姆斯的脸划出一道血痕来。

    汤姆斯捂脸,疼的乱叫。

    &nbsh!”他大骂。

    得了空,欧阳珊跑到陈诚跟前,把他抱起来,紧张的拍他的脸:“陈诚,醒一醒,陈诚!”

    或许是欧阳珊摇晃的太厉害,陈诚只觉得胸口堵住,不由的咳了两声,这才慢慢将眼睛睁开。

    他看到了流泪的欧阳珊,握紧欧阳珊的手,沙哑的声音开口:“不管怎样,今一定要把夕林就出去。”似是临终嘱托。

    欧阳珊摇头,她后悔了,早知道是这样的结果,她一定不会给汤姆斯打电话。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到最后受伤害的却是她最爱的男人。欧阳珊哭着:“陈诚,你要活着,不然我不救她!”

    这话似是威胁,但欧阳珊内心里却是真的害怕,害怕陈诚有什么三长两短,那她就是杀了他的凶手,这让她还有什么理由在这世上活下去!

    “欧阳珊!”陈诚用尽了最后的力气命令她:“你如果不救她,我活着也没有意义。”

    欧阳珊合起眸,泪流满面眼泪顺着她的下巴滑到了脖子上,似是一场尘埃落定,欧阳珊慢慢点头:“好,我救。”

    光头看到汤姆斯被欧阳珊打败,怒不可遏,握紧了匕首,朝欧阳珊刺过来,欧阳珊勾起唇角,她对陈诚:“你在这里等我一下!”

    她把陈诚放在地上,然后站起来等光头刺过来的时候,她把脸一侧,躲开了匕首。然后趁机握紧了光头的手腕,用力一拧,光头的右手便骨折了。

    而那把匕首也在她拧光头手腕的时候,被推了出去,正好落在夕林的脚边,欧阳珊蹙起眉头喊珞夕林:“捡起来!”

    与此同时,夕林包里的手机响了,这声音唤醒了她。珞夕林看到不远处的包,才反应过来,周围这场景,一眼望见了倒在地上的陈诚,瞪大了眼睛:“哥!”

    她晃动着身体,奈何手脚被绑住,动弹不得。

    陈诚靠在一根柱子上,捂着腹部,用手只给她。

    几个人缠了上来,欧阳珊看到珞夕林有反应,大喊:“用你脚边的匕首。”

    夕林这才垂眸看到脚边的匕首。

    夕林的手被反绑着,趁着荒乱,往近处挪了挪,双手合用,将匕首捡起来,来回在绳子上面拉动,绳子太紧,夕林的手腕被磨出了血。她闭上眼睛,凭感觉用力那么一割,听见蹦的一声,绳索滑落。

    夕林解开了手上的麻绳,可以自由活动后,夕林将捆绑在自己脚上的麻绳解开。上前去拿包。

    手机恰巧在这个时候又响了,夕林似得到劫后重生的欢喜,按下接听键,谁知道汤姆斯竟在这个时候跑过来,拽走夕林的手机,她还没开口就已经没了机会。

    汤姆斯一手揪住夕林的头发,一手握住手机。

    手机那端传出珞宁的声音:“夕林,你在哪儿!”

    “珞宁救我!”夕林头皮吃痛,对着手机喊。汤姆斯怕事情泄露出去,立刻将手机扔在地上,摔碎。

    这一下倒是断了夕林与外界的联系,也破灭了她的希望。下午出来未曾知会珞宁,只因她以为很快就会回来,不要大惊怪的才好。

    可她却从未想过自己会被绑架,是啊,青白日的,自己也不曾向外界公开身份,怎么会碰上绑架呢?

    但是没有想到事情就是发生了,她上了一辆出租车,本来好好的,突然有两辆黑色面包车跟了上来,将她乘坐的那辆黄色出租车夹在中间,堵住了去路。

    司机被迫停车。左右两边黑色面包车里的人拉开车门就像是直奔她而来的。将她脸上蒙了黑布,拽下了车。

    而司机因胆怕事,见那些人并不追究他,赶紧开车逃之夭夭了,哪里还顾及车上的乘客。

    他们是道上的人,他一介平民老百姓,惹不起躲的起。

    扬长而去,而夕林则被带到了这间废弃的工厂里,刚来时,便听到耳边有人用英文讲:“这是个不错的妞儿!”声音里流里流气的。

    是美国人。夕林常年生活在国内,隐藏身份,不曾接触过这些人,她唯一能够想到的远在英国的父亲,莫不是他那边出了问题,这些人便想拿她来威胁父亲?

    不是没有这样想过,但这种想法很快就被否定了,黑暗中,不知是谁摸了她的脸,了句:“你你怎么惹上san的?叫我们大老远的从美国跑了绑架你?”

    san是谁,她那时候还不知道。只知道,这是一个英文名字可能绑架她的人就是个中国人。

    她不曾与谁结怨,究竟是谁?她一时半会想不出。直到脸上的布被撤下来的时候,有一个金发男人抓住她,把她扔到手机前,逼迫她对手机那端的人喊救命。

    她未发声,那端的人就已经先开口唤她。那一瞬,她的心跌倒了谷底。怎么会是陈诚?

    因为陈诚表白在先,她不想与他再有任何男女情感上的瓜葛,所以没有发声而挨了金发男人的巴掌。半边脸被打的红肿。

    后来在陈诚赶过来救她的那段时间里,这个叫汤姆斯的金发男人,看似好心的没有叫人侮辱她,却叫她看了陈诚在美国读书时那段不光彩的时光。

    他若不知道,她与陈诚的关系,怎么能那么笃定的伤害她,这可比光头聪明多了。

    多年前,她就曾承认过,在她心里她把家人看的比什么都重要,纵使压根就没有想过与陈诚有夫妻的缘分,但她的兄长遭遇了这些,她看了,堪比挖心。

    来这美国人也着实彪悍的很,明明被欧阳珊的鞋尖划烂了脸,这回儿竟还有力气揪住她的头发不放。

    夕林终于被惹恼了,汤姆斯以为她只是个柔弱的鸡,不会发怒只能等着人来救她是吗?

    那不好意思,他就想错了。

    夕林合上眸,再睁开时,眸色已经变深变沉,曾经陈诚不喜欢她心思深沉,她便为了兄长开心,装扮成一个开心快乐的女孩子,但现在,似乎做不到了!

    在所有人几乎抓不到的时间里,夕林抓住汤姆斯的手,效仿着欧阳珊刚才拧光头手腕的动作,不过这一次,她发誓要将汤姆斯车底废掉。废弃的工厂里,一声划破际的撕心裂肺的叫喊声,震住了了所有人,连带欧阳珊在内,她都没有想过珞夕林竟然能够这样的狠。

    从汤姆斯手中逃出来的她,挥起拳头,朝汤姆斯的脸打过去,粗狂的美国人似乎没有想到一个姑娘竟然这么狠,于是毫无征兆的挨了她的拳头。

    陈诚在一边无力的看着,他再也没有办法欺骗自己这才是真正的珞夕林,他过她是生来的王者,自便将权利与谋略藏于眉心间,经年隐忍,终是要有爆发的那一刻。这时候他方才反应过来,她败给了珞夕林,这原又是她布置的一场局,就算今日没有他来救她,怕是她也一样有办法逃出去。

    原来,每一次她布的局,他都会掉进去。

    那头,汤姆斯被夕林打的没了模样,欧阳珊震惊之时却忘了她面前的光头,被光头得了机会,趁机冲她肚子上打了一拳。

    “啊!”欧阳珊吃痛,捂着肚子倒退几米远。

    光头晃晃脑袋,恢复了些力气,又想着自己手腕被欧阳珊捏的骨折,这时候正好可以报复她。挥了拳头过来。

    此时,欧阳珊察觉自己躲不过,闭上了眼睛,但在她闭眼的同时,从她的头顶越过一记飞刀,直直穿过光头的手掌心。

    血,立马如同奔涌的泉水,止不住的往外冒,光头握住自己的手,哇哇的叫喊。

    欧阳珊回头便看到夕林,那飞刀是她射过来的,她的眼眸黑亮而深沉,竟能看着光头吃痛慌张,而自己竟无动于衷。

    那一刻,欧阳珊觉得这个女人冷静的有些可怕。并非是印象之中,只会撒娇的珞夕林。

    她们都只顾对付眼下的状况,却忽略了陈诚。打斗时有人趁乱解开了箱子,配了药走到陈诚身边,给他注射了进去。

    “不要!”最先反应过来的那个人是欧阳珊,她的眼睛瞪大,只有她知道注射那药之后会起什么反应,她跑过去,抬腿提趴了那个给陈诚注射药剂的人。

    而夕林这个时候才赶过去,蹲下来伸出手摸着陈诚的脸,红了眼睛,她问他:“为什么?”

    陈诚抬眸看着她,强忍着身体里万千蚂蚁啃噬的烦躁,握住她的手,唇上一抹笑:“对不起,我并非你想象中的那般完美,我的温情只是假装。”

    陈城想,她被汤姆斯一类人绑架,按照汤姆斯的脾气,是一定会毁了他的。夕林怕是已经知道了他在美国的那一段黑暗的日子。既然已成定局,那他便坦坦荡荡的承认了。

    夕林闭上了眼睛,短暂之后复而睁开,一字一句极为认真的告诉陈诚:“我带你出去。”

    罢,她把陈诚的胳膊环在自己的脖子上,撑起他,如今汤姆斯和光头都已经被打残了,剩下的人相信欧阳珊能够对付的来。

    “夕林,你放开我吧。”陈诚捂着胸口对夕林。他被注射了针剂,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发作,他害怕让她看到他发作时候的样子。

    夕林眼睛涩涩发疼,门就在前面,她撑着陈诚,几乎咬着牙开口:“不放,我带你出去。”

    “放开!”陈诚冲她大吼,然后推开了她,自己全身无力,倒退到一旁的墙上。为了能够逼她赶快离开,他横了心骂她:“如果不是因为救你,我不会被他们注射针剂,珞夕林你知道在美国的那段日子有多难熬吗?我每都想着要离开那个鬼地方,11年,我以为我跟这帮人已经没有了联系,不曾想因为你,又被他们找上,你快滚,欧阳珊会就我出去,你从我眼前滚的远远地!”

    话难听,但心情呢?

    夕林:“陈诚你当我是傻子吗?”她的冷气压只因看到了他被泪水洇红的眸子,这次质问他:“恨我的话眼睛怎么红了,你不应该把我丢在这里自己逃出去吗!”

    废旧的工厂,打斗的人群,成了她和他的模糊的背景,对于那些影像,夕林没有勇气她不在乎。

    她是在乎的,混蛋才会不在乎。

    影像中的那个人隔阂了她和陈诚,好好得一个人经历了那些东西,内在意识终会变得畸形不正常。现在看上去,他很好,但那些被他压抑的不安分子呢?

    这些年早就搅和的他不得安宁了吧?

    当她想要上前的时候,陈诚突然跪倒,抱着自己,浑身发抖,是毒瘾了。夕林没遇到过这种情况,所以显得慌张无措。

    打斗停了,因为不需要打了。

    伴随的是汤姆斯和其他一伙人的笑声,他们都知道这种情况代表着什么。

    欧阳珊跑了过来这个时候只有她敢进陈诚的身,陈诚也只让她近身,换做旁人,或是珞夕林他是不让的。

    毒瘾逼得他牙关打颤,颤抖之中他握紧了欧阳珊的手:“抱紧我。”

    欧阳珊抱紧了他,眼睛却湿了。这一段她和他有着共同的经历,只有她能理解毒瘾上身,有多么难受。

    欧阳珊把下巴抵在他的肩上,声诉念:“对不起。”

    对不起吗?

    陈诚已经不在乎了,他告诉夕林他这一生已经毁了,如今再在她面前露出毒瘾发作的一面,倒也可以让她彻底厌恶他。

    他已经走远了,再也配不上珞夕林了。

    这日近黄昏的时候,北京城上空突然变得压抑。有人,气燥热,怕是要下雨。

    珞宁不过才出去了一会儿,回来时就不见了妻子的人影,他想起她在北京不见得有什么熟人,或许是一时烦闷,出去逛街也不定。

    晴空朗日,但凡是个正常人谁能想到“绑架”这个词,更何况珞宁也不会将这个词安装到妻子身上。

    但一进到房间里,他不然就变得心神不宁了,找不出原因,不出为什么,胸口像是被压着一块石头一般,让他周围的氧气变得稀薄。

    像是一个缺氧的人,他走进房间,把西装脱下仍在床上,领口解开了几颗口子,接着走到窗子前,拉开了窗帘,往下面看。

    楼下什么都没有,远处除了熙熙攘攘的车辆,没有一辆是停在家门前的。到底去哪儿了呢?他的心神由不宁变得烦躁,又从烦躁变得不宁,就在那个时候给她打了电话。

    却得不到接听。

    再打!

    心也变得愈发不安起来,这孩子,向来不爱热闹熙攘,逛商场挤人堆,你就别想了。况且,他也没惯出她那种习惯来,但凡是她需要的东西家里一一备全,她对于服装首饰又不太热衷。

    顶多就是去某个咖啡馆喝杯咖啡,资生活。若是在那种地方,他打电话她应该是接的,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珞宁起了疑。

    很长一段嘟声之后,终于接了,刚开口,那边迟迟不见回应,珞宁这才拧了眉,所有不好的预感皆数侵袭而来。

    当他想问时,夕林突然喊了一声:“珞宁,救我!”接着就再无声音了。绑架这个词出现在珞宁脑海里。

    再打过去已经打不通了,珞宁从通讯录里翻出了藜麦的电话,拿着外套下楼,他在电话里告诉藜麦:“去找祁连,叫他调出北京市海淀区一带的交通视频,太太被绑架了,叫他的人快一点!”

    迈巴赫在开往郊区的路上加速行驶着,珞宁坐在车里用手撑着头,情绪晦暗不明。藜麦从后视镜里面观察他的情绪,他打了电话之后,他就去找了祁连。

    其实作为一个商人,入了这个圈儿要赚钱怎会干净?祁连是北京市海淀区公安厅厅长,家里头不仅有政治背景也有黑道背景,是黑白两道通吃的主儿,珞宁刚开始扎根北京创业的时候,便与这祁连同盟一致。

    祁连调出了录像之后才查出,珞太太是被两辆面包车上下来的外国人给绑走了。显然,如果抓住了这群人,就一定牵扯国际关系,引发社会热论。

    祁连知道珞宁生意做的大,有人觊觎也难,便问:“你是不是招惹到什么人了?”珞宁摇头,他不确定,但一般匪徒都不敢动他。祁连调查了这帮人的背景,匆匆跑过来告诉珞宁,他们都是美国街头的混混,这些并不被他放在眼里,但后面的却让珞宁全身冰冷。

    祁连:“他们是瘾君子,过境时带了大量的毒品。”

    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夕林每在对方手里带一分钟,就多一分钟的危险。

    珞宁一刻都等不下去,吩咐藜麦开车,独自赶往郊区废旧工厂。

    车里,珞宁突然发声:“藜麦,把手枪给我。”

    他的声音很淡,极其平常。但藜麦的表情却极不平常。他是珞宁的贴身秘书,自是清楚他的所有动作,有些太过隐晦,他和他心知肚明却都不在明面提起,如今这是要动真格了。

    藜麦打着方向盘,把车停在路旁,转头问珞宁:“珞董。”

    “给我。”他不允许他有忤逆他的想法,已经伸出了手。藜麦张嘴,只咽了咽声音,转身从控制台下取出了一只黑色手枪,交给了珞宁。

    接过了那只手枪,珞宁垂眸,似乎到自己隐晦的一面了,自与她结婚之后,他想着办法保护她,尽一切可能的为她创造一个干干净净的世界,可是终究被人毁了。

    他转眸看向窗外,灰蒙蒙的,其实这就是世界的本来面目,哪里有真正的干净纯粹?

    怕是只有穿过那层层灰尘的堂吧,堂是百年之后的事情,他在人世,注定要染上这些灰尘的。

    抢上了膛,珞宁凝了眸,眼里折出一抹暗光,现在,他有多冷静,就有多狠。

    夕林看着陈诚一点一点的颓废,发狂、无望,最后像一只完全被控制的兽,甩开欧阳珊,本能的爬到汤姆斯脚边,拽着他的裤腿,哀求他给他药。

    汤姆斯笑着,从额头至下巴的那道血痕,因为笑容,显得格外狰狞,对伏在他脚下的男人就像对待一条狗一样。蹲下来,摸摸他的头。

    因为药物的控制,他不得不对汤姆斯予取予求,任由他摆弄自己。在他身后,夕林闭上了眸,失望到了极点。而陈诚红了眸,带着泪的血从他眼角滑落,就算不回头看,他也知道夕林是如何的失望,他,从深爱护着的哥哥,竟是一个瘾君子,发作时候,像狗一样丧失了人的尊严。

    这帮人糟蹋人的时候,有千万种方法。陈诚长得俊美,另汤姆斯垂涎,他便当着所有人的面儿,揪住陈诚的头发,狠狠的吻了上去。

    是的,汤姆斯其实是个gay,早就想要将陈诚压在身下狠狠蹂躏一番,如今便逮着了这个机会。

    欧阳珊与夕林站在一起,看到这一幕时,忙撇过了脸,可夕林却把这一幕丝毫不落的看到眼里,心痛着,身体麻木着。

    慢慢将眸子移开,沉沉的看着欧阳珊,目光不放过她泪流满面的脸,一字一句的问:“你早就知道对不对?”

    欧阳珊却不敢看夕林的眼睛,合上眸逼出眼泪后点头承认。垂在夕林跨侧的手慢慢握紧,她真想撕了欧阳珊,陈诚变成这个样子都是她害的。

    她还有脸哭!

    汤姆斯突然啊了声捂住了眼睛。就在他强吻了陈诚得意的时候,夕林拔下了头发的发卡,插进了他的眼睛,趁他疼的失控时,又抬腿踢向他的命门。

    “你算什么!”夕林抓住汤姆斯一圈一圈的打在他的脸上,身上,当她把汤姆斯打到满嘴吐血的时候,揪住他的衣领,猩红的眸瞪着他:“你敢欺负他,我要你死!”

    夕林狂揍汤姆斯的时候,其他的人看不去,上前帮着汤姆斯,就算夕林这个时候再恨、再怒,她都是个女人,力气上比不过男人。尤其还是一帮吃奶酪等高蛋白物长大的外国人。

    夕林被那群人困住,却朝后看了一眼,冲呆愣不动欧阳珊大喊:“你还在杵着干什么,还不过来帮我!”

    “哦。”欧阳珊反应过来。上前去帮夕林。正当一伙人打成一团的时候,珞宁和藜麦赶到了。

    当珞宁看到妻子混入其中的时候,蹙起了眉,喊:“夕林!”

    夕林听见有人叫她,转过头,看到珞宁时,竟有一种想哭的冲动。转身要投入他怀抱时,竟忘了背后的汤姆斯。

    当夕林转身的那一刹那,汤姆斯随手拾起一根铁棍,朝夕林的头上劈下去。

    砰地一声!

    夕林停下了脚步,满目震惊。身后汤姆斯印堂上中了一枪,而那举枪的人不是别人正是珞宁。

    珞宁顾不上那么多,上前将妻子揽入怀中,紧紧地抱住她:“吓死我了,还好你没事。”

    藜麦在一旁,他早就知道,终有一,珞宁会干出一件惊地泣鬼神的大事,这不就应验了。

    欧阳珊没有想到,珞夕林的丈夫竟然这般狠戾,一个人杀就杀了。

    剩下的那几个人见到抢仓皇而逃,但这个时候祁连的警车已经赶来了。这帮人注定逃不掉。被警察们围了来。

    那是夕林第一次见到祁连,一个眉目清朗的男子,穿着一身警服,手里拿着枪,冷漠但英勇。

    警察们在工厂里搜到了毒品,合上箱子,提过来,交给祁连:“祁队!”

    祁连狭长的眸扫了箱子一眼,开口:“带回去。”

    祁连往这工厂里环视了一周,看到了中枪的外国男人,半躺在廊柱上,地上的磕了药的男人,还有一个打架的女人,他的眸最后回到了珞宁身上,见他把身上的外套脱下来,传到面前女人的身上。猜想这个女人一定就是珞宁的宝贝妻子了。

    唇角不由的勾起,宠妻的男人到哪里都发出一股酸味。他吩咐下属将这些人都带回去,当两个警察走到陈诚左右将他从地上拉起来的时候,夕林蹙了眉,要上前,却被珞宁拉了回来:“不要,他现在的样子,就算你去了,也未必能认出你来。”

    这些话被祁连听到了,插嘴问:“弟妹认识这个人?”

    夕林看了珞宁一眼,见珞宁点头:“祁连是自己人。”这才放了心,珞宁的西装有些大,穿在夕林身上,有些压肩,夕林将身上的西装拢了拢,看着陈诚对祁连:“她是我的兄长。”

    兄长?

    祁连把疑问的目光投向珞宁,似在问:“这是你大舅子?”

    珞宁开口:“内子的义兄。”

    “哦。”祁连这下可以放心了,要不然又是开枪杀人,又是瘾君子大舅子,他可真够乱的。

    祁连故意要这些人出去,就是为了解决这个中了枪的外国人方便些。

    眼下夕林的心思全都在陈诚的身上挂着,当两位民警把他扶起来的时候,她突然开口请求:“请你们善待他。”

    “弟妹放心。”祁连看了陈诚一眼,感觉这男人长得挺好看的,如果不嗑药的话,不定是个人才呢!“依他这种情况,会被直接送到医院。”

    两个民警搀扶陈诚,经过夕林面前时,陈诚看着夕林,默默的合上眼睛。

    这样一幕落到珞宁眼里,不可否认他是嫉妒的。

    祁连可没有心思掺和人家的家事,清场之后,他看着珞宁揶揄:“你杀的。”

    珞宁不否认。

    祁连摇摇头,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哎,当初真不应该给你抢。”

    话落,便接到珞宁的提示。

    珞宁蹙了眉,摇头示意祁连不要在珞夕林面前。祁连明了:“我会处理的,先带弟妹回去吧。”

    “谢谢祁队。”珞宁。

    珞宁回头,刚去握夕林的手,夕林突然觉得眼前一片黑暗,接着就昏倒了。

    “夕林。”珞宁抱着妻子。祁连这时候也慌了,“送医院,快!”

    医院

    医生帮夕林检查后并无大碍,只是惊吓,等醒来之后就没事了。

    病房里,珞宁守在妻子身边,祁连进来告诉他:“真巧了,你那位大舅哥也在这家医院。”

    本来只是一句玩笑话,珞宁却冷声回答:“关我什么事。”

    珞宁握着妻子的手,年少时,陈诚便与他争抢夕林,刺激他。如今又因为她夕林才犯险,差点没被那些人注射了药物,他做的这些还要他感谢他吗?

    祁连觉得味儿不对,趁夕林还在昏睡,他走到珞宁的身边拍拍她的肩膀:“跟我出来一下吧。”

    医院走廊拐角处,祁连掏出烟盒,递给珞拧一支烟,也给自己掏了一支,打火机点燃后,吸了口。缓缓启唇:“我一直很奇怪,你妻子不是独生女吗?怎么会突然多出来个义兄?”

    珞宁笑了一下,他和祁连的渊源也挺深的。当时他们团队研发了一款软件,一旦上市,利润远非想象之中,但是缺乏资金运营支持。珞宁放出消息后,迎来不少商家投资。祁连便是其中一位。

    他虽然背景硬气,但并非传闻中的花花公子,相反聪明有主见的很。祁连入资时,跟珞宁交谈过一番,因为他不可能连人都没见过,就投资进去。

    总要一番长谈,将对方摸了个清楚明白,看看是否能交,才投钱。

    见面之前,他找人查过珞宁的背景,挺干净的,家世清寒,却苦读成才,如今又凭着自己的学识力量创建了柯林。

    不错,他挺欣赏他。

    约在一家咖啡馆面谈,见到珞宁之前,祁连根据他的出身背景,把他勾画成一个长相清瘦的人,毕竟与他比起来,这个叫珞宁的男人没有家世的支撑,怎能够得上“贵气”这个词,他不会把他往拿方面想的。

    哪知,见到珞宁时,祁连才愧疚他的见解究竟多么狭隘。

    珞宁那穿了一身黑色的西装,与人谈生意时都要穿黑色西装的吧。

    但从他进来的那一刻,祁连就知道穿在他身上的是一件不知名的西装。这种衣服在职业装专卖店里就可以买到。不是阿玛尼。

    可是怪了,明明一件不知名的衣服却被珞宁穿出了阿玛尼的气质。这人的无感如同工斧凿,完美的耀眼。令他也生出几分羡慕来。

    他还是个男人,按羡慕这词儿应该用到女人的身上,可他明白自己的心意,就是羡慕了。

    这是其一,其二坐下攀谈之后,祁连从珞宁的言谈举止间感受到一个贵族应该有的气质,他恍惚间觉得,是不是下属给他的资料错了,亦或是,这人故意隐藏身份,实则是某个集团,或是某个将军的公子。

    以至于谈判将近结束之后,祁连冒昧的问了一句:珞先生父母是做什么的?

    问完后,连他都紧张觉得不好意思,只见珞宁大方一笑,回应:“家父是中学教师,家母是成衣厂工人。”

    原来下属给的资料不错。

    后来祁连决定深交完全是因为珞宁这个人,几次相处下来,祁连发现珞宁很有远见,两人很合拍。

    他在公安厅工作,对于商场上的弯弯道道倒是清楚的很,在珞宁创业的道路上没少指点迷。后来珞宁的生意做大,有一,私下见面时,他送给珞宁一把德国高制抢,:“做生意没那么简单,你生意做的这么大,有不少眼睛盯着你,黑白两道都有,拿着它可以防身。”

    闲暇时候,祁连会约他到俱乐部练习枪法。今那一枪能那么准,也是托他的福。

    祁连视他为知己,珞宁自然对他也不会隐瞒,白色的烟卷儿从唇间吐出,旋出淡淡白雾,飘远,淡化。

    他的目光望着某一处,沉静悠远:“他是我岳父收养的义子,留在身边培养,一度想让她成为珞氏的接班人。”

    祁连听出了意思,回头看着他:“那也就是,如果没有你他很可能就是你妻子的丈夫。”烟吊在嘴边,哇哦,他不敢想象,这里面的关系怎么这么乱。珞宁笑出了声:“世事难料,他终究不是良人,珞太太她姓珞。”

    这句话反复都有炫耀的意思,祁连笑了:“老兄,你能不能不虐我们这帮单身狗了,你知道的警察很难找到女朋友。”

    珞宁回头看了他一眼,扬起唇角,送了他两个字:“加油!”

    祁连锤了他一拳,但愿有一我也能带个妞儿到你面前好好腻歪腻歪。不过话回来了,那帮偷渡过来的外国人,留在国内终究是个隐患,珞宁问他准备怎么处置那帮人。

    祁连将最后一口烟抽完,啧了声,烟头擦到墙上,目光沉沉:“这些人倒有些复杂,毕竟偷渡过来的外国人是不受中国法律的约束,需要遣返本国,受当地政府的制裁。”祁连看了珞宁一眼:“至于那个被你崩了的外国人,你放心我们可以他是畏罪自杀。反正死无证据,美国那边也不会为了一个在社会上都排不上名次的人,动用法律手段证明些什么。”

    “那就好。”他们这边正着,一声凄惨的叫喊声突兀的插进来。祁连看着珞宁拧眉,一时忘记改口:“好像是你大舅子那边!”

    ------题外话------

    每日10币币的福利,宝贝要订阅支持哦。iloveyo!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繁花落豪门,一世倾情》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繁花落豪门,一世倾情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繁花落豪门,一世倾情》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