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83被绑架,撞开那些过往里的隐晦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繁花落豪门,一世倾情正文 083被绑架,撞开那些过往里的隐晦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欧阳珊曾经期待过爱情。她和陈诚的。初见陈诚时,他们之间的感觉并不美,起码不是像想象中的爱情那样,太阳底下,一见钟情。

    他们源自黑暗,情与爱自然也在黑暗中诞生。欧阳珊来自马来西亚欧阳石油控股集团,家族企业遍布马来西亚全国,集团每年净利润供养国家财政,掌家人更是马来总理的座上宾。

    拥有这样家世的欧阳珊该是最尊贵的公主了吧,可惜,事实并非如此,欧阳珊是私生女。她是欧阳家族掌家人欧阳和庭第二个儿子与外面女人生下来的孩子。她是出身尊贵,却是不被家族承认的“黑暗”。

    父亲欧阳阁虽还与她母亲来往,但却不能接受她,母亲为了能守住她的荣华富贵,接受了父亲的提议把年幼的她送往国外。只派了一个保姆跟随。

    她当年只有两三岁,保姆又不是母亲,不可能尽心尽力的照顾她。有一晚上她发烧重病,听见保姆给父亲打电话索要治疗费,她听的清清楚楚,父亲就让她在那边自生自灭。

    保姆要不到钱干脆连夜逃跑了。她以为她要死了。但她命不该绝,竟然奇迹的活了下来,在美国沿街乞讨,方活了下来。等到了上学的年纪,她接受了美国政府的帮助,一路考上了哈弗大学。

    在哈弗,她认识了与她同岁的陈诚。初见那,她跟一帮黑社会鬼混,嗑药,因为没有钱继续买药,被那帮人侵犯,那时陈诚刚好看到了这一幕,心生怜悯,在那帮人手里救下了她。

    可那帮人开出的条件是要陈诚嗑药,为了救她陈诚答应了那帮人的要求。人常,一个男人可以为你连命都不要了,那你就可以完全信任这个男人,甚至可以爱上他。

    欧阳珊在那一瞬爱上了这个只与她有一面之缘的陈诚,尽管这段爱情从开始就是畸形的,欧阳珊还是不可救药的爱上了。

    后来他们被那帮人盯上了,几次死里逃生,陈诚也有被他们抓住的时候,被抓住后,他被他们打的遍体凌伤。

    那段黑暗的日子,欧阳珊至死都不愿意回忆。原以为回国之后,他们就安全了,她可以跟他光明正大的在一起。哪知道,他竟自己有一个未婚妻。

    所以那在别墅里第一次见到珞夕林的时候他就对她怀有敌意。

    可她揣摩不透陈诚的心思,明明告诉自己珞震霆是他的杀父仇人,自己恨他,所有忍辱负重都是为了丰满羽翼,为父报仇,他的那样恳切,她信了。

    可是对于珞夕林他却是真心的爱,不参杂任何的报复心理。那么她又算什么呢?这么多年的感情又算什么呢?

    珞夕林是一朵温室里的花儿,被家人保护的极好,根本没有经历过她那样的生活,也不曾参与过陈诚那段黑暗的时光。陈诚给她的都是最阳光的一面。他舍不得让她受到任何委屈。

    她也是女人啊,把自己心爱的男人拱手让人怎能不嫉妒?她嫉妒的快要发疯了。

    当她得知珞夕林结婚的消息后高兴的要命,可陈诚的情绪却和自己完全不同,听到珞夕林结婚消息的那一,陈诚把自己关在房子里,喝了整整一一夜的酒,最后胃穿孔被送到医院。

    她问过陈诚,自己究竟哪一点比不上珞夕林,陈诚只了一句话便把她打进了地狱。

    他似笑非笑的问她:“你有夕林干净吗?”

    是,她没有珞夕林干净。

    她是之骄女,被裹在爱里面幸福长大的女孩儿,而她只是身份见不得人的社会不良少女,怎么比,怎么比?

    大厅廊柱的角落里,她看见陈诚亲自下来接她,不知道她了什么,陈诚嘴角边就溢出笑,抬手摸她的头,她挽着他的手,与他一起同乘董事长专用电梯上去了。

    欧阳珊合上了眸,一点点咽下痛苦,将其消化,再次睁开眼睛时,目光入玄石般深沉,勾起一边唇角,嫣红的嘴唇将那抹笑映得魍魉鬼魅……

    推开办公室的门,陈诚请夕林进来。问她:“要喝些什么?”

    这还是夕林第一次来他的办公司,突然觉得画风改变了不少,以前在上海时,他办公司里的布置多会采用些暖色系格调。如今换做北京,全都是黑白相间的,冷酷之中给人以震慑之感。

    夕林的心里隐隐觉得难过,陈诚啊陈诚究竟哪个才是你?还是你终究是变了?

    嘴角的那抹笑容还在,可是已经笑不到心里。注定防备而客套。

    陈诚是一个很会享受的人,在他的私人领域里面,一切可以为他服务的设备都有,这样的人,通常也有太多的秘密不愿意示人心思也极为细腻深沉。

    怕是如今在她面前的陈诚才是真的陈诚吧,夕林立马有一种孤立无援的感觉。

    未等夕林开口,一杯果汁就递了过来。

    陈诚嘴角带笑:“果汁。”

    在接过来的那一瞬,他们两个都有了心思。夕林明白,这杯果汁她必须被动的接下。这是陈诚向她发出来的命令。

    那含在唇间的一抹笑,不过也是假意的罢了。

    她笑着接下:“你的办公室里竟然还会备下果汁,我以为你只喝咖啡和酒来着。”

    “为你准备的。”陈诚。

    夕林努嘴点点头。转过头问:“还有什么是为我准备的?一块拿出来吧。”

    夕林话中带话,陈诚不会听不明白。双手插在口袋里,信步走到落地窗前,悠悠的目光看向窗外。

    夕林跟过去,站在他身边。却听见陈诚:“夕林,你与我站在这里看下,”顿了顿,他转过身,墨色的眸看着她,开口:“我将这下给你,你愿意要吗?”

    他声音轻缓,略带低沉。但那言语里却带了势在必得的决心,或许应该是野心。一年多不见他竟把他的野心练到这种地步,轻而易举的,就像是平常话一般。

    夕林怔住了,不是害怕,不是意想不到。而是心痛,如果刚才只是被刀锋划过心口,那现在就是一双手,沿着那化开的口向两边撕扯。叫她切身感受撕心裂肺。

    夕林把头转过去,从包里拿出手机,把照片拿给陈诚看。

    陈诚接过手机,拧了眉头,冷声问:“你怎么会有这张照片,你知道了什么!”

    那一刻,他脑子里复苏的记忆全都是儿时父亲和他在院子里玩儿,他追着父亲跑,院里有一架秋千,父亲推着他。

    他开心极了,嘴里喊着:“爸爸,再推高一点,再高一点!”

    “好啊,诚儿抓紧了……”

    陈诚的情绪有些失控,双手钳住夕林的肩膀,险些要将她捏碎。

    这下才真吓到夕林,这样的陈诚是一个她从不认识的陈诚,漆黑不见底的眸,如同黑洞漩涡,燃起了复仇与毁灭的因子。这样的陈诚与自己恍若隔世!

    “陈诚,你弄痛我了!”夕林推开他。

    陈诚的情绪太过激动,直到夕林推开他时,他恍然间险些绊倒这才恢复了过来。退到与夕林隔开一米的墙角里,搓了把脸,缓和了情绪刚才开口:“对不起,夕林我不是故意的。”

    等到夕林能适应后,他才敢朝她走来,这次言辞恳切:“你告诉我,你怎么会有我父亲的照片?”

    夕林皱着眉头迟迟不语。因为她不确定,陈诚知道后会是什么反应,可陈诚却等不及了,急的时候他想要去握住她的肩膀,但想起她之前的反应,陈诚突然不敢了,手收回来,握住自己的嘴巴,另一只手插在腰上,原地转了一圈。

    控制住情绪之后,再开口:“夕林我求求你了,他是我父亲!”

    这时候的陈诚,眼里似有泪光闪现,与刚才那个令她感到恐惧的男人完全是两个人。

    夕林终究是动了恻隐之心,告诉他:“这是我在清华大学校史馆拍下的照片,伯父年轻时候的轮廓和你有些相似,所以被我找见了。”

    “清华大学校史馆?”陈诚抬眸,“你去清华大学校史馆……哦,我倒是忘了,你丈夫就是清华大学毕业的。”

    陈诚把“你丈夫”三个字年的特别重,他对珞宁有种本能的排斥。看着夕林的眼神也近讽刺。

    夕林无可奈何。她不愿意把珞宁牵扯进来,这不关他的事情。她把话题寻了回来,“我问过爸爸,他怀疑伯父当年的车祸有蹊跷,是有人动了他的车,他们才会……。”

    后面的话,夕林没有再出口,因为陈诚的颜色已经发生了变化,慢慢的变冷。

    陈诚冷笑了一声:“对,你爸的对,确实有人动了我父亲的车,我很早以前就知道了。这些年我一直在找机会报复他。他害我家破人亡,这笔账,我一定要他偿还!”

    夕林怜他孤苦,刚把手放在他的胳膊上,想要安慰他,陈诚垂眸,仅那一瞬,目光便移向窗外,皮笑肉不笑:“你,我也让他家破人亡如何?”

    夕林的手上的动作僵了。

    陈诚他变了!真的变了!

    似是有所察觉,陈诚回眸对夕林笑,晃着一口白牙,亦如年少里,那个阳光无限的兄长,抬手揉揉她的头发,“哥这段时间忙工作也挺累的,有的时候精神状况并不怎么好,如果吓到你了,别往心里去,哥不是有意的。”

    夕林松了一口气,点点头:“那你忙,我先走了。”

    “嗯。”陈诚把放在她头顶上的那只手取下来,两只手全都插进口袋里,笑容依旧明媚。

    转身后眼睛突然一下子湿了。她今来这里想的话一句都没有,反而看到了令她心痛的一面。

    “夕林!”陈诚突然喊住她。

    珞夕林漠然转身,他便拉着她的一只手,把她圈进了怀里,抱得紧紧的。

    温热的气息散在她的颈间,手指插进她的发间,言语间尽是歉意,“夕林对不起,哥不是故意的。忘记这一切,你是哥,这辈子最想珍惜的人,哥不会伤害你,”络震庭害的他家破人亡,可他居然爱上了他的女儿,一边是复仇,一边是他渴望而不可及的爱情,现在看似好端端能够守护夕林的他,实际上已经千疮百孔。红着眸,哄着她:“相信哥,哥就算拼了性命,也要护你平安。”

    “哥。”夕林唤他。

    “嗯?”

    “我知道你痛,”她,“但是我想请你放弃报仇好不好,恨他会吞噬你,我不希望你变成另外一个人。”

    陈诚笑了,温声开口:“丫头,你不懂,你没有经历哥经历的事情。所以才会轻易的原谅一个人。哥问你,当年于欣插足你和珞宁之间,阻止你们在一起,你恨她吗?”

    夕林怔住。

    怎能不恨?她把珞宁变成那个样子,每当她看到珞宁身上的伤疤时,除了心疼他,就剩下对于欣难解的心结了。

    见她半没有回应,陈诚:“你瞧,她只是分开了你和珞宁,你就恨她,那有人杀了哥的父母,哥该如何呢?哥原本跟你一样有一个幸福的家庭,可是那场车祸把一切都毁了。也把哥给毁了。夕林,哥回不去了。”

    听着他这些话,夕林只觉眼睛肿胀的厉害,合上眸,将泪水逼了出来,那些泪,化作愁思,尽数洇入了陈诚胸前黑色的衬衫里。

    那里正是他的胸口,衬衫将温度褪去,剩给他的只有冰冷的凉。

    夕林推开了他,抬眸:“那你在答应我一件事情。”

    陈诚:“你。”

    “不要再和珞宁为敌,他是我的丈夫,你是我的哥哥,如果你们两个为敌的话,就是在逼我。”夕林抹去了脸上的泪,抓住陈诚的胳膊,言语急切:“哥,答应我!”

    陈诚沉下眸,难道她忘了,那日在长城之上,他对她过的话了吗?他们两个有婚姻在身,纵使她最后选择了珞宁,可是让他心甘情愿的接受珞宁,怎么可能?

    有谁能够和夺走妻子的男人和平相处?

    “哥。”夕林再唤了他一句。

    “好。”陈诚答应她,“只要他对你好,我就不给他甩脸色看。”

    夕林笑。

    陈诚又把手插进口袋里,唇上保持着笑容,而那手却一点一点的握紧。

    不可能,永远都不可能!

    陈诚看了眼墙上的表:“时间不早了,哥还有事要忙,哥先送你回去吧。”

    夕林:“你忙吧,我自己回去就行了。”

    陈诚:“那好,我就不送你了!”

    欧阳珊看到珞夕林一个人从电梯里走出来,隐身大厅廊柱后面的她,拿出手机,按下了一个号码,用英文对那边的人:“她出来了,拦了一辆出租车,我把车牌号给你们发过去,跟上他们。车上的人由你们处置。”

    挂了电话,欧阳珊踩着高跟鞋走出来,朝着夕林打车的背影勾起唇角:“珞夕林,我早就过你是朵温室里的花,今也该让你长长见识,知道什么叫做社会的黑暗了。落到那群人手里,你便再也别想干净!”空气中逆窜着阴谋的气息。欧阳珊走到电梯前,打开了电梯的门,上楼。电梯门关闭的那一刹,只见她嘴角的那抹笑。心情大好。

    陈诚便伏在办公桌前,一手按在桌上,另一只手握成拳,重重的打在桌子上。

    夕林离开后,他便一直想着她的话,不要很珞宁。

    “不要恨珞宁?”他冷笑了一声,“他从我身边夺走了你,我为什么不恨他?”桌上有一些文件全都是关于珞氏的,他看着那些掏空心思挖空珞氏的文件,黑色的眸没有一丝光泽流动,只是嘴角溢出玩味的笑:“夕林,你知道我到现在为什么都迟迟不愿对珞氏动手吗?就是不愿你难过,但如果连你都准备离开我了,你,我还需要对珞氏手下留情吗?”

    有人敲门,扰了他。

    “谁!”他转头,冷声问。

    “董事长是我。”欧阳珊推门进来。刚抬头便撞见了陈诚一双阴寒的眸。这些年她早已经见怪不怪,平静得体的走过去。

    陈诚目光如常,看着走过来的欧阳珊问:“什么事?”

    欧阳珊把一份夹着蓝色文件夹的文件递给陈诚:“董事长,这个是ti公司的资料,据悉到这个月底ti和珞氏的合同就会终止,准备再一次续合同,我们可以先发制人,将代理权从珞氏手中夺过来,ti是珞氏的老客户,如果ti离开了珞氏选择了其他公司,那珞氏在业界的信誉也会减半,动摇他们的根基将指日可待。”

    陈诚伸手接过欧阳珊手里的文件,翻开扫过一眼后,挑眉看向欧阳珊,他知道欧阳珊求功心切,嫉妒夕林,恨不得立刻扳倒她们家。但是把这股怨气发到夕林身上却触怒了陈诚。男人啪的一声将文件夹合上,看都不看一眼就丢到一边。

    欧阳珊的目光随着文件起落,这时候却听见陈诚警告的声音:“欧阳,我最后再警告一次,不要打主意到夕林身上,不然我!”

    欧阳珊向前一步,想什么,却又忌惮他不敢开口。不过很快,她就能想通了,珞夕林现在应该已经被那帮人劫走了,至于会有什么遭遇,谁知道呢?

    到时候,把照片拿给陈诚看,陈诚就算再爱珞夕林,难道还会要一个残花败柳不成。他不是嫌弃自己不干净吗?等到珞夕林也变得跟她一样的时候,到时看他究竟是如何一番反应。

    欧阳珊把一切都计算好了,却没想临时出了差错。谁能想到那帮人竟然发疯,给陈诚打电话。

    当陈诚的手机铃声突然响起时,欧阳珊慌了。

    不仅是她,连带陈诚看到这多年不曾出现过的号码,一时间也拧了眉头。

    陈诚把手机放到耳边,冷声:“hello!”

    那边的人一阵淫笑,标准英文发声:“devin,好久不见了,你还好吗?”

    “你想干什么呢?”陈诚尽量使自己保持平静,但声带却有些发紧,握着手机的指节青筋凸爆,听的见咯楞咯楞的响声。似要把手机和手机那边的人一同捏碎。

    “没什么,只是我们来到中国,看望老友,想要送给你一份大礼。”那人。

    陈诚另一只手食指扣紧拇指,问:“哦?期待,究竟是什么大礼,让你们大老远的从美国送到中国来?”

    那人:“不不,那样做的话,海关费用太高,就是你们中国的。”罢,他把手机放到夕林嘴边:“话,让他来救你。”

    “你们到底是谁!”

    那道声音,陈诚听的很清楚,掌心扣紧办公桌:“夕林!”

    夕林被蒙着眼睛,根本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只知道自己被绑架了。至于那人什么开口话,让他来救你,她还以为是有人拿她威胁珞宁,却没想听到了陈诚的声音。

    陈诚?

    绑架她的人解下了蒙在她眼睛上的黑布条,光线刺眼,等她适应后,方才发现绑架她的人竟是一帮黄头发,蓝眼睛的外国人。她被逼到一个废弃的铁皮桶边上,那群人围着她,一双双眼睛虎视眈眈。

    为首的男人拿着手机,她只听见,陈诚用英文大喊:“你要什么我给你什么,别动她!这里是中国不是美国,我们有法律可以制裁你。”

    男人仰头扯着嘴唇吹口哨,言语不屑:“oh,mygod,devin,别跟我来这一套,你知道他们对我根本就没有用,不然,当初我也不能尽情的折磨你。”他回头看了夕林一眼,伸手勾住她的下巴。被夕林嫌弃避开。

    “真辣!”男人轻佻一句。

    “你要干什么!”陈诚抬高声音,整个神经系统全副紧张。

    “别打电话告诉警察。”男人,“你知道我手里有什么东西,如果我听到了警车的声音,我就给她打一针,让她这辈子都生病不如死!”

    “你敢!”陈诚的声音干涩,如紧绷的弦。

    “你可以试试!”

    男人一把拽过夕林,将她抵在手机前,命令她:“话!让他来救你!”

    夕林沉默,结果男人却拨开了夕林的嘴:“!”

    &nbstoe!”夕林转换了英文。

    黄发男子惊讶:“你居然会英文。”

    陈诚听不见夕林话,后来只听到铁皮碰撞的声音,忽然传来一声巴掌声。

    “啊!”

    陈诚拧着眉头:“别碰她,告诉我你们在哪里,我去找你们。”

    男人开口了地址,最后竟刻意提醒:“san在你的旁边吧,让她也一起来。”

    陈诚抬眸看了欧阳珊一眼,那边已经挂了电话,陈诚将手机慢慢从耳边滑下来,当欧阳珊愣住时,他已经将手机收起,抓住欧阳珊的手,“走,跟我去一个地方。”

    “去哪儿啊!”欧阳珊拒绝。

    陈诚回过头,口气有些急:“汤姆斯来中国绑架了夕林,我们要去救她!”

    原来汤姆斯只了这些,并没有把她供出来。欧阳珊心里有了底,脾气上来了:“陈诚,我们不能去!”

    陈诚停下来看着她。

    欧阳珊:“devin,你难道还没有被汤姆斯折磨够吗?如今去了不过是羊入虎口,难道你看不出来,汤姆斯是故意绑架珞夕林威胁你。”

    “夕林从来都没有接触过这些人,怎么会被他们盯上?”陈诚现在满脑子都是如何救夕林,一分钟都不能等。除了发脾气,他不知道自己还能干什么。

    欧阳珊:“因为你和她接触,那帮人盯上了你,自然也会盯上你身边的人,你越在乎她,他们就越得意。”

    陈诚冷笑了一声:“那你的意思,是让夕林落在他们手里,不管她?”欧阳珊沉默,原本她就没有想过让陈诚救珞夕林。反而叫珞夕林死在那帮人手里倒好了。

    离办公室大门只有厘米的距离,陈诚转过身,他很清楚,夕林十七岁那年,欧阳珊第一次见到他宠夕林,便把她当作情敌。

    美国那段日子,是他人生中最黑暗的日子,他不敢想象将来有一他还能遇到一个叫珞夕林的女孩,她会给他黑暗的生命里带来一束光。

    欧阳珊与他同病相怜,与他处境相同,那时第一眼看到她,便看到了自己。异国他乡,孤苦无依,他才会顿生怜悯之心,决定把她从那帮人手里救出来。

    他和她相依为命,但却不是爱情。

    陈诚指着自己胸口的位置,一字一顿:“这里,我把珞夕林放到我这里,是她让我重生,让我忘记那段黑暗的日子,是她让我觉得我还是个人。现在,我的命在别人手里,你是救还是不救?”

    欧阳珊看着陈诚,内心破碎,他把一切都的太直白了,让她脸骗自己的勇气都没有。

    现在,她穿着得体,但却觉得自己像是一个衣衫褴褛,破破烂烂的人。想躲都没有地方躲。

    一身黑色西装是她的标准打扮,职场是一个吃人不见骨头的地方,如果她不冷艳、不强势根本不能活下来,站在他身边帮他。

    外界传言,vl集团欧阳副总是冷艳女强人,让人望而生畏。可是真正的欧阳珊却不堪一击。

    在陈诚面前,如果不是靠他拉着她的手,她恐怕已经瘫软倒地。当她看到陈诚坚定的目光时,她真想笑话自己。她算什么?

    精心策划了这一切,原本想着借那帮人的手毁掉珞夕林,可如今却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自作聪明。

    就还是不救?

    欧阳珊只觉得陈诚的目光太过刺眼,仓皇垂下了眸,眼眸里水雾弥漫。

    吧嗒一声。泪无声无息一半砸在了自己手腕上,一半砸到了陈诚的手背上。这泪,是纽约那些年,她和他共有的经历。人泪是热的,欧阳珊觉得的很对。

    他和那些经历是她人生仅有的温暖。除了这个,她什么都没有了。

    所以:“救!救!”

    连着两个“救”字,她张了张嘴,更像是悄声给自己听。窗外那抹残阳落进来,却因为欧阳珊离得远,好似永远得不到一般,她似是与他不在一个世界一般,只剩牵着的手,一半进入她的世界,她的世界黯淡,她,孤苦无依。陈诚的手透过光的界面,伸了过去,托起欧阳珊的下巴,把她的脸抬起来,用朝外的拇指指腹,抹去了她脸颊上的泪。

    欧阳珊哭花了妆,鼻翼抽动,开口告诉陈诚:“我恨珞夕林,我恨你心中有她,我想把她赶走!我要你知道,我是因为爱你才答应去冒险。不是因为珞夕林!陈诚你记住,这次是你欠我的!”

    陈诚眼圈发涩,喉结翻动:“谢谢你!”

    夕林被他们用绳子绑住了手脚,扔在角落里。绑她的人穿着一身蓝色牛仔,光头上纹着一只蝎子。

    把她绑好之后,却用手摸了她的脸,露出一种男人最原始的**,夕林嫌弃避开。先前吃过夕林的亏,这次男人也没有什么耐性,直接撕开了她胸前的衣服。

    盛夏衣服单薄,夕林只穿了一件洋装,领口被撕开,胸前大片皮肤裸露了出来,春光乍泄。夕林慌张,那群男人却意犹未尽的哈哈大笑。有人上前拍了拍光头男人的肩膀:“兄弟,风景不够看,再撕大一点。哥还没看过中国妞儿的身体。”

    光头连连应声:“好啊,今我们大家就一饱眼福,反正用不了多久,她就是我们的囊中之物,你们几个都有份。”

    闻言,夕林的眉头皱成一团,被束住手脚对她动弹不得,而男人的手马上就要过来了,一群人都渴望着看到那一幕……

    &nbsareyodoing!”就在此时,为首的金发男人,突然冲进来,抓住光头男人的肩膀,把他从地上揪起来。

    不有人便扬起拳头朝光头男的右脸挥了过去,男人无法招架,退了老远,翻倒在地。

    旁人惊了。

    夕林看到光头男倒地后,用手将嘴角的血擦去,然后迅站起来,在水泥地上碎了一口,盯着金发男,“hi老兄,你这是干什么,”他指着夕林,“她不就是让我们玩儿的吗?你居然上她,可以跟哥们儿一声,但是你打我就不对了!”

    罢,他挥起拳头朝金发男跑过来,这种事情好像经常在这群人之间发生,夕林看到其他人都主动空处一片空地,看着两人打。光头不是金发的对手,拳头刚过来就被金发握住了,金发伸出另一只手朝他的肚子上狠狠的打了一拳。

    光头被打翻,可是没有人敢扶他。

    金发指着光头:“休,给我记清楚,她是我们最有利的筹码,我查到了她的父亲是伦敦富商络震庭,他们家富可敌国。我们可以利用她,敲诈她父亲一笔,后半辈子就不用愁了。而且,”金发男人转身,目光落在夕林身上,突然转变方向朝她走来,蹲在她面前,用手背顺着她的脸部轮廓滑了下来,言语轻佻,“可真是个美人儿!”

    当夕林嫌弃避开时,金发男人却捏住了她的下巴,让她面对他:“你可是我们控制devin的筹码,有你在手,devin不敢不听话!”

    光头走过来用阴里阴气的声音:“不早,devin可比她好玩儿多了!”金发男站起来,回头对光头:“san以为我不知道这女人跟devin的关系,她太看我了。san喜欢devin,但devin却喜欢被我们绑架的这个女人,所以她就想借我们的手除掉这个女人。我最讨厌别人骗我,san我一定要让她付出代价!”

    金发背对着夕林,她看不清楚男人脸上的表情,却听出他口气,明显对san恨之入骨。

    san是谁?

    接着又听光头气愤的:“san又是san!恶心的san!”但转而又笑了:“这个女人是devin命中的结束,devin迟早有一会被她害死的!”devin?

    夕林趁着那两个男人话的空档,回忆这两个名字,隐隐觉得devin这个名字有些熟悉,忽然记起,十七岁那年在陈诚的别墅里,欧阳珊见到他时,叫他英文名字,这名字就是devin!

    怪不得金发会给陈诚打电话,威胁她,在电话里哭喊,让他来救她。

    不可能,夕林摇头。

    陈诚怎么会跟这帮人混在一起?这些人从穿着打扮上来看,要不就是美国街头的混混,要不就是某种黑暗组织,反正都不是正经人。

    “donowheng?”夕林突然开口。

    金发男温声转过神来,拧眉居高临下的看着夕林:“what?whati?”

    因为发音的不标准,金发上下嘴唇震动摩擦,硬是将heng发成heng。

    “devin。”夕林看着金发的眼睛重复,“thisihechinesename。”金发恍然大悟:“oh,now,”他指着身后的这群人,笑:“weareknow!”

    接着所有的人都在夕林面前放声大笑,夕林一时间觉得头晕目眩,咬住嘴唇,怎么可能,怎么可能!金发朝空中打了个响指,有人给他送来了相机,和一卷录像带。金发把路想塞进相机里,点开屏幕播放。

    他对夕林:“你看看,这个就是在美国时候的devin。”夕林移眸看向屏幕。那是一片脏乱的景,有缕缕白烟,随着镜头的远望出现了一个人头,那烟雾就是男人手中夹着的廉价香烟。

    一群奇装异服的外国男女,聚在一起,抽烟**,嘈杂的背景音乐震的人耳膜疼。

    那帮男男女女之中。夕林看到了角落里坐着一个男人,他手上夹着烟,怀里躺了一个黄头发的女子。

    随着那烟雾渐渐变得稀薄,夕林终于看清楚了烟雾背后男人的面目,她瞪大了眼睛:陈诚!

    画面还在继续,怀中的女子搂着陈诚的脖子,渐渐的竟骑到他身上,两个人忘情的吻着。后来那女子似乎感觉到有相机在拍摄他们,转过头用手拍打,叫骂。

    对此,陈诚不但不阻止,反而纵容着她,冲着镜头勾起唇角,那双眸里透着隐隐的邪魅,一言不发。

    女子穿着酒红色的皮夹克,黑色露脐背心,脸上化了浓妆,但细看之下,夕林竟发现是欧阳珊。

    镜头一转,一群人排着长队,最前面摆在一张桌子,光头男坐在桌子后面,从银色的医学器皿里拿出一支针剂,挨个给他们注射。

    “你给他们注射了什么!”夕林皱着眉头问旁边的金发。

    金发笑,附在夕林耳边:“drg。”

    仿佛有人用一桶冰水,自夕林的头上浇下来,叫她从头到脚冰寒了个彻底。

    金发告诉夕林,在美国的时候陈诚化名devin与瘾君子女孩san相恋,也是san把devin招进他们的队伍。

    金发的手在屏幕上点了点,示意夕林继续看。

    那副画面中,因为不给药物,陈诚跪在地上,抱住金发的腿,一遍遍哀求他给他药,视频里陈诚的双目凸陷,皮肤蜡黄,已经分辨不出人的模样。夕林摇着头,对视频充满了抗拒,却不知泪水已叫她湿了面。一个是温文尔雅的陈诚,一个是完全失去性质尊严的陈诚,这两个人,在她的脑海里,扭打到一起,他们都自己是陈诚,夕林分辨不出来,她快疯了!

    哐当一声。铁皮门被人从外面踢开,在一众人的惊慌失措中,突然乍明的光线,隐隐显现出陈诚和欧阳珊的身影。

    “夕林!”陈诚四下寻着夕林的身影,在角落里发现胸口被撕开的她,全身肌肉紧绷,身体里那只被压抑经年的野兽解封,眼里发出猩红的光,握紧拳头跑进去看到人就打。

    欧阳珊跟在他身后,帮助她。

    金发男人由着他们打斗,却是一派清闲的模样,伸手摸了摸夕林的头发:“看,救你的人来了。不过我不会让他这么容易就把你给救走的。”等陈诚他们打趴了所有人,金发才站起来,拍手叫好:“devin,san好久不见。”

    “汤姆斯,放了她!”陈诚朝金发男人大喊!金发伸出食指朝着陈诚他们晃了晃:“no,你要打赢我,或者……”他的目光转向一边。

    不远处有一张破旧的桌子,上面放着一个银色的箱子。懂得人只一眼就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金发点点头无谓,“我记得你以前最爱这东西,只要你肯注射它,我就放了你女人!”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繁花落豪门,一世倾情》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繁花落豪门,一世倾情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繁花落豪门,一世倾情》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