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82照片墙,快给我和小哥哥照张相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繁花落豪门,一世倾情正文 082照片墙,快给我和小哥哥照张相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第一场镜头在操场。夕林换上了印有清华校徽的白短袖,粉色超短百褶裙。导演这一场拍摄洛宁在操场打球,夕林扮演的女学生抱着书刚巧路过,被男生们的矫健身姿吸引,停下来看着他们。

    夕林拿着剧本寻了一处阴凉,一边记词,一边根据剧本上写的内容想象画面。

    操场上打篮球的少年,夕林唇角扬起,目光幽幽,那些字好像一场过往,她很多年都没有看到珞宁打球了。不知道再次看他打球时怎样的画面?

    心,竟莫名的有些期待。

    操场上突起的尖叫声惊扰了夕林的思绪,她顺着那声源看去,某人穿着篮球服,抱着篮球朝这边走来,阳光跟随在背后,成为他最自然的背景色,一米八几的高个子,长腿、精练的短发,完美的面部轮廓线,精致的五官。那样的他就像画中走出来的人一样。

    这些年,老除了赋予他成熟的性子之外,并未在他身上留下多少岁月痕迹,依旧是她记忆中的少年,清爽的眉宇间透着骄傲与自信。

    早有女生尖叫:“洛宁”他的出场堪比明星。

    对啊,他就是清华的明星。今日的主角。

    远远的,她看着他,温柔的笑了。

    此间少年,莫过如此了。

    他朝她走来,用极短的时间将她这一身装束映入眼底,看到她唇角的笑,不觉心情大好。

    走近时,他用只有两个人才能听见的声音告诉她:“感觉你这些年并未长大。”

    迷你裙,白衬衫,长发飘飘,比的过着在场的任何一位女学生,青春不差,自信不差。多好,他多么骄傲。

    他和她之间隔着一定距离,话时不似耳鬓厮磨却也叫人想入非非了。任何人都感觉的出来两人的亲密。

    这时候突然有相机咔嚓一声,将两人的动作定格。她和珞宁的目光寻去,相机后面出现一张微笑的脸,夕林认得,就是刚才在礼堂和她话的女学生。

    女生因为知道夕林和珞宁的关系,笑容中含着崇拜,姗姗开口:“珞学长,您二位实在太养眼了。我情不自禁就给拍下来了。”

    珞宁唇角带笑,走到女生身边,相机里的照片。女生表现的很大方,把相机放到了公共处位于黄金分割线的地方,只是不巧,那时阳光刚好射落下来,镜片反光,看的不是特别清楚。珞宁用手遮住镜片,把阳光挡在外面,垂眸,看的十分细致。

    他在看照片,夕林在看他。那人不知,当他专注时,他已成为她眼中最美的景色,而在这操场之外,想不到的更大的空间里,他们两个不知道要成为多少人羡慕的景。

    看过之后,珞宁对女生:“照片拍的不错,等宣传片拍完之后,可以把照片发给我一张吗?”

    珞宁话的声音温和至极,女生从相机上移开眸时,抬头要“好时”竟撞见了珞宁唇角间的那抹笑,女生亲眼看到珞宁笑容的诞生,宛如莲一点点晕开,缱绻、迷醉人眼。

    那双眸,如星空深海,深邃的叫人想要义无反顾的陷进去。那声“好”被女学生延迟了好几秒,最后以来不及发生点头应允了。

    夕林站在不远处失笑不已,这人真有那么大的魅力吗?瞧把姑娘憋的脸红,夕林不看了,把目光转向别处,或许是自己和那人每日朝夕相处,对他的魅力免疫了吧。

    珞宁走了过来,夕林故意揶揄他:“珞董,谈判完成了?”

    珞宁轻笑,不话。

    他就知道叫她鬼丫头没有错。

    这时候听到导演喊“各部门就绪”她和珞宁走向导演。

    她扮演一个学霸女生,而珞宁则是学校篮球社的明星校草。开始拍摄:

    少年大汗淋漓的奔跑在操场上和一群男生们打篮球,操场周围围着一群女生观看,渲染了气氛。夕林出场,她抱着一本书从篮球架后经过,因着操场上女生们热闹而激动的情绪停下来,目光看向操场,一眼便被那个抱着篮球的男孩子吸引,一切都是那么的巧合而又那么的唯美。

    镜头里人物的情绪都发挥得很好,一点都不像拍摄,反而像真实发生的事情。这个镜头完成之后,导演喊“卡”

    非常完美。

    休息的时候,有人为珞宁拿来了毛巾,他接过擦了擦然后走到相机后面看拍出来的结果。

    此次担任导演的是清华大学摄影专业的学生,对珞宁崇拜的很,见他过来,便把主位让给他。

    男孩闲聊:“珞学长,我想不到你的球打的这么好?”

    珞宁笑笑:“男孩子都喜欢打球,我从高中开始就是先锋。”

    听珞宁这样,男孩对珞宁愈发的崇拜:“哇,珞学长,你简直就是sar!”

    珞宁拍着男孩的肩膀,一双眸全都落在视频上,关于自己的动作,他到没怎么看,只看了妻子出场的那一部分,白衬短裙长发飘飘,看着自己的时候,清亮的眸如江南烟雨三月,温柔似水。

    操场上其他女孩子的尖叫声与她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她的脸上虽然看不到任何激动的表情,但他懂他的妻子。

    她给他的爱是温柔的,并不张扬,珞宁的心柔软成一片,他能被妻子这样爱着,是福气。

    珞宁对妻子的宠爱并不避讳,却羡慕到身旁的人,男孩见他不看自己,从头到尾都在看女主角,有些不好意思的挠挠头,打断他:“那个,学长咱们下一场在校门口拍,您演拉着行李箱初入清华的学子。”

    “嗯。”珞宁点头,“你忙,我去换衣服了。”

    男孩:“嗳。”

    换衣间,洛宁把球衣脱下,铁皮柜的镜子里,不留余地的他身上的疤痕显露了出来,他看着这些疤痕,脱衣服的动作有些迟缓。虽然过去了很久,但他面对时仍旧有些抗拒。

    藜麦站在他身后提醒:“珞董,穿衣服了。”

    洛宁的头微微向后转,问他:“藜麦,你害怕我吗?”

    藜麦一时间没听明白:“什么?”

    他又:“这身上的伤,你害怕吗?”

    藜麦推了推脸上的眼镜,不知该从何起。多年前,他随珞宁飞国外谈生意,酒桌上,合作方和洛宁都喝多了,当晚入住酒店,藜麦扶他回房,看见他因就酒精作用浑身燥热难受,便想帮他把衣服脱掉,也就是在那个时候他才见了他身上的伤疤。比之现在,四年前那些疤痕更加狰狞吓人。

    当时藜麦便受到惊吓。隔早上醒来,他识趣不提,珞宁也没有问。如今旧事重提,藜麦知道自己躲不过去了。

    珞宁看似不闻不问,不代表他不知道。那晚上谁进入他的房间,他一清二楚。

    许久不见藜麦回答,珞宁竟笑了,自身灾难不及他人身,又怎能想着别人感同身受呢,罢了,罢了!接过他递来的衣服换上。

    第二镜头开始,珞宁蓝色格子长衫,棕色亚麻布料裤,推着行李,来到清华大学校门口,抬头仰望“清华园”三个字。

    时光倒退回四年前,他亦是这般期待、懵懂着。清华大学是中国数万学子梦寐以求的学校。在他的心中也是神圣的。

    导演把镜头翻上,对准珞宁的眼眸,似是要留住他眼里的某些东西,比如梦想。

    镜头随着他的步伐移动,进入清华学园,走到林荫岔口,二号摄像机准备,夕林与珞宁打个照面,此时她也是刚入学清华的学生,扎着马尾辫,清清爽爽的装扮。

    两人见面却不话,只微笑一下,便一个往南,一个往北。

    结束录制之后,夕林翻看剧本时不由的皱了眉,问身边的某人:“珞先生,你确定我们这样拍下去不是在拍校园偶像剧?”

    因为后面几场他和她分别在图书馆、情人湖边相遇,或者是在草坪上和一群学生未成一个圈儿,在那里长谈专业、畅谈理想。到最后,一群人头顶头围成一圈,满面笑容,仰望空。虽然都没有问题,但夕林总觉得,这里面给她和珞宁独处的镜头太多了些。珞宁接过妻子手中的剧本看了一眼后:“没问题啊,这是一部文艺片啊,一定要有男女主角的,你想想万一镜头从开始到结束都是男孩子或都是女孩子,别人还会有兴趣看下去吗?”珞宁指着剧本耐心给妻子讲:“也不全是你和我呀,比如你看,去图书馆的那一部分是你和一帮女同学一起去的,在草坪上讨论的那一部分,也有很多同学搭配,到最后你躺在我身上的那一幕,也仅仅是几秒的时间,镜头一转,会转向空,然后打字幕,清华大学你梦想实践的地方。你想到哪里去了,还是你想和我一起拍部偶像剧?”

    “滚!”夕林骂了他一句,这人曲解她的意思。她不过问了一句,他就能遣词造句了这么多。皮!

    珞宁被妻子推的老远,好心情的笑了。

    其实在开拍之前,校方曾建议把夕林换下来,因为她并不是清华学生。可是夕林告诉他们自己原本就是清华大学的保送生,校方诧异,翻了当年的档案,才知道,夕林原是被清华录取的。珞宁也不知道这件事情,档案室里,夕林笑了,当年她知道珞宁想报考清华大学,有原本她打算放弃出国陪着珞宁一起到清华读书,可却被于欣抢先了一步。

    高考前夕,于欣拿着她和珞宁的填报志愿表找到她,把两张报考院校一模一样的表放到她的桌子上。

    于欣告诉她,她和珞宁商量好了,要一起去读清华。并且这都是经过他父母同意的。她当时本不可能相信于欣的话,可是于欣抬出了珞宁的父母。她一想到珞父珞母对于欣的偏爱,再不相信,自己就难堪了。

    出国的那一于欣提前给她打了电话,她在电话里:“你走吧,别再纠缠珞宁了,为了你,珞宁这些年夹在你和他父母之间,活的很累,你若真的爱他就放手让他在国内安心读完大学。”

    她不信。一直等,结果就等来珞宁的那一通电话。现在问题都解开了,纵使当时看不开放不下,现在也都释然了。当年夕林曾参加过清华自主招生的考试,试卷接近满分,所以清华当年开出了承担全额学费、学杂费这等极其诱人的条件,可最终还是没有把夕林招进来。

    时隔四年,夕林对于清华来仍是个宝贝。校方得知原因之后欣然答应由夕林出演宣传片女主。

    第三场,夕林跟同学一起去图书馆,这次她到和珞宁没有什么接触,她和女同学在一张桌子上读书,珞宁进图书馆在书架上找书。

    第四场是在教室里,老师和学生一起互动,渲染的是清华严肃的学术氛围。

    第五场一群学生们在草坪上围坐一圈热情讨论,她和珞宁也隔得很远。

    最后一场还是刚才的那群学生,竟变成了他们一起头顶头,朝着空笑容灿烂。

    全部拍完之后,夕林终于吐了一口气,不可否认第一次拍这样的宣传片她还是有些紧张的。

    某人走过来,递给她一瓶水,她接过,拧开盖子准备喝的时候,瞪了他一眼:“我怎么觉得,不是你陪我来清华看你曾经学习过的地方散心的,而是我陪你来工作的。你的演讲,你给学校做的宣传片,”夕林一边喝水,一边伸出手心:“给我发工资。”

    珞宁拍了妻子的手心,与之十指相扣,看周围人并不多,他开口:“跟我来,我们溜走!”

    她和他一起奔跑在清华校园里,他把她带到校史馆前。珞宁:“这里面收藏着历届优秀清华学生的照片……”

    “你也在这里?”夕林打断他的话。

    珞宁没话,只牵着她的手进去。

    正如珞宁所,清华大学校史馆收藏了从建校以来,每一届优秀学生的照片。夕林进去之后,自动松开了珞宁的手,穿梭在各个行廊之间,寻找珞宁的照片。

    校史馆现下无人,珞宁由着妻子随意穿梭其中,但宠溺的目光却一直随着妻子。

    许久没有回到母校,珞宁双手插在口袋里,漫步校史馆,墙上的这些照片,或黑白或彩色都有一段历史,那些曾经儒雅的文人墨客,古哲先贤,一个个将自己毕生的心血都奉献给了清华。珞宁的视线停在杨振宁的照片上,对于这些人,珞宁心存感激。如果不是他们,哪来今日的珞宁?

    夕林突然“啊”了一声,吓到了珞宁,忙跑过去寻妻子,“怎么……”话到唇边制止,只因珞宁看到妻子站在一张照片前惊讶的捂住嘴巴,目光柔了。

    那照片下配有一段文字明:

    珞宁,清华大学信息科学技术学院计算机科学与技术2008级硕士生。高考分数735分,入校时间2008年秋至2013年夏,计算机硕士学位。现任盛世景传媒集团董事长、北京“柯林”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全球500强企业领军人物、清华杰出校友

    夕林喊来洛宁:“你带手机了没有?快快,这哥哥太棒了,我要和他合影!”

    珞宁满目宠溺的看着妻子,掏出手机,调到照相功能:“站好,我给你俩拍。”

    夕林站在照片右侧,比了个剪刀手,如美梦成真一般笑意连连:“拍吧!拍吧!”

    咔嚓一声。珞宁拍下了照片。

    夕林跑过去看,啧啧赞叹:“多郎才女貌的一对二啊!”

    珞宁把手机从夕林手上拿过来,开口:“珞太太我觉得我们两个也应该合一张影留念。”

    罢,某人揽过妻子的肩,举起手机,在手机定格的瞬间,突然亲上了妻子的脸,相机咔嚓一声,拍好了一张照。

    “你偷袭!”夕林捂着被亲的脸,指着后面的照片:“他都没有那样!”

    洛宁看了眼照片双手放在妻子的肩上,墨眸悠悠,对妻子:“他欠了你四年,所以叮嘱我四年之后一定要给你补上。”

    夕林眨着眼问:“真的?”

    妻子孩子般的模样惹洛宁怜爱,抬手揉揉她的头发,笑着:“真的!”

    当下,夕林心情好,挽上洛宁的胳膊,在校史馆里慢慢走着,缠着他给她讲他上学那会儿发生的事情。

    她最关心的一个问题:“你这么帅,有没有女生给你送情书,跟你表白的?”

    珞宁步伐变慢,唇角勾起,声音温温慢慢:“我有没有收到你不清楚?”

    “我怎么能清楚?”夕林疑惑了,那时候她又不在她身边。

    “怎么不清楚?”他停下来,捏住妻子的鼻子,“因为有你,所以我一封情书都没有收。”

    “是吗?”

    夕林完后突然想起萧娟起他上学时候的往事,有女生给他送情书,他就告诉那女生自己已经有女朋友了。

    乖宝宝!

    某女唇角上扬,暗自窃喜。

    这时候淡淡飘来一声:“一封都没有收到。”

    夕林转过头嫉妒了:“委屈?如果时光倒流的话,你想把那那些退回去的情书全部都收回来?然后跟某个校花谈一场恋爱?弥补逝去的青春?”

    连续三个问句,一次比一次狠。

    “恼了?”那人探头看向妻子。

    夕林把头撇像一边,不去看他,到后来干脆松开了手,自己跑到前面看去了。

    她突然想起父亲陈诚的父亲也是清华大学毕业的学生,不知道校史馆里有没有头的照片。

    夕林决定先沿着照片墙找一遍。

    陈国邦……陈国邦……

    终于,她在左侧馆第二层第二排里找到了陈国邦的名字。这还是夕林第一次看到陈国邦,照片中的他还是个十七八岁的青葱少年,眉宇间流动着一股英气,脸部轮廓与陈诚有几分相似。因此叫夕林莫名的有种亲切感。

    简介栏里记载了陈国邦在笑的事迹夕林发现,陈国邦居然跟珞宁一样也是学计算机专业的,而且是全优生。

    她掏出手机把陈国邦的照片拍下来。珞宁找过来时,她把手机放在口袋里,深吸了口气,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牵着珞宁的手开口:“走吧,我们回去吧。”

    宣传片拍完之后,校领导邀请珞宁吃饭,被珞宁以公司还有事情婉拒。无奈校领导只能将珞宁一行人送上车看着他们从清华园离开。

    藜麦开车,女秘书甄颜坐在副驾驶座位上,夕林和珞宁坐后座。车里,珞宁吩咐藜麦去别墅。

    夕林疑惑:“你不是公司里有事吗?”

    “不急。”珞宁,“先送你回去。或者,你跟我一起去公司?”

    夕林摸摸鼻子,趁机把脸转向窗玻璃那边,别以为她不知道他想干什么,想骗她去公司,趁机套住她,当她时傻子吗?她才不要上当。

    藜麦从后视镜里观察两人,唇角边隐着笑意,这两个人特别有意思,董事长费尽心思逗夫人开心,夫人却偏偏不领情。最后董事长无可奈何的摇头,哄妻子不成,却不愿放弃,握着夫人的手,夫人虽不回头看董事长,但嘴角的笑容已经藏不住了。

    这两个人啊,默默的给单身狗撒了一把好狗粮。

    车子在别墅前停下,四个人一同下车,进屋后,夕林开口:“我先上去了。”

    完就转身上楼了,藜麦和甄颜对视一眼,不明所以,夫人这明显是带了脾气的。

    珞宁交代两人:“你们俩在这里等着,我上去看看。”

    “是。”两人异口同声。

    等男女主角上楼后,甄颜和藜麦相视一笑。估计两人上楼后还需要一些时间,长时间沉默也不好,甄颜开口:“我还是第一次见董事长夫人,她很漂亮,很有气质。”

    藜麦同意这一点,点头:“嗯,确实。”

    “藜麦。”甄颜喊他的名字,藜麦转过头来:“怎么了?”

    甄颜有些疑惑:“我听,珞董和他的妻子感情不好,我刚才看……”甄颜欲言又止。

    藜麦抬头望楼上看了眼,笑笑:“没什么,你多心了,外界如何传言,可咱们董事长脾气如何你也是知道的,他和夫人的感情不需要建立在金钱之上。”

    藜麦素来行事沉稳,话也是,一番话打消了甄颜的顾虑,也指点她检讨自己的行为。

    猜忌,只会犯了珞宁的大忌。

    回到房间里,夕林双手环胸坐在床边上,等珞宁的解释,他跟进来时,她便开口:“老实交代,你是不是因为没有收到情书后悔了?”

    珞宁不敢话,只敢摇头。

    “不是?”

    珞宁:点头。

    夕林:“鬼才相信你。”她模仿珞宁刚才话的口气,“一封情书都没有收到!落寞,委屈、忧伤,珞宁啊珞宁,合着这些年都是我耽误你了。束缚了你本该激扬的青春!,那个把情书送到这里的校花是谁?”某女一巴掌拍在床单上,怒不可遏。

    夕林打定了主意,今儿一定要让他把所有的事情都坦白了,像这种趁她不在时,偷偷暗恋其他女孩子的事情,她绝不能姑息!确实有这样一个人,跑来这里给他送情书。

    珞宁和妻子坦白:“那个女孩子是汉语言学院的……”

    夕林打断他:“哦,还是个才女啊!”

    珞宁优秀她知,被一个有才又有貌的女学生追求,也很正常,可是她听了就不正常。

    女孩子都是有嫉妒心的,有谁能够接受自己的丈夫被别的女人惦记。

    珞宁看穿了妻子的心思,忙解释:“她已经结婚了。”

    “你去了?”夕林问,“她的婚礼?”

    珞宁摇头:“没有。自从拒绝了她的情书,我们之间就在没有联系过了。”

    “撒谎!”夕林提高了声音,“你和她没有联系,怎么知道她结婚了呢?”珞宁:“同学们当中有认识她的人,她结婚的消息也是其他同学告诉我的。”

    珞宁在这个时候忽略了妻子的智商,夕林把这句话颠来复去细想了一遍,忽而冷笑,双手环胸,站起来一步一步走向珞宁,环着他转圈:“珞先生,怕是人家故意找同学把消息泄露给你,刺探你的反应,看你会不会去她的婚礼吧?”

    珞宁额头冒汗,亲爱的老婆,这逻辑真的可以去写了。但这些话还是被珞宁压在了心里,撑开嘴角强笑:“珞太太,就算如此,最后我还是没有去她的婚礼。这不表明了我对你很忠心吗?”

    也对,他没去,她结婚了。

    很好。

    夕林松了一口气。

    绕到珞宁面前,站定,较之前口气严肃了很多:“那我问你,如果当初我没有回来,或是我在英国结婚生子,你怎么办?”

    珞宁抬眸,墨色的眸里带着诱惑:“怎么办?你不是在想我吗?”

    每当如此,夕林就会慌张,双手放下来,垂在跨侧:“臭美,我什么时候想你了?”

    珞宁就知道这丫头嘴硬肯定不愿意承认,他便从口袋里掏出一颗大白兔。

    “什么时候的呀?”夕林伸手想去拿,却被珞宁躲开紧紧握在手里。

    某人眼下得意了:“这可是你送我的大白兔,一年一颗从来没有间断过,就明着四年里你都在想我。”

    他用那只握着糖的手戳她的额头:“嘴硬!”

    “我……”夕林不出来,原来那些四年里写给他的信他都收到了,她没有想过会那么快的。竟在这节骨眼上。

    哎,失算呀!

    夕林看到那珞宁拇指尖端露出的大白兔奶糖尾巴,突然很认真的看着他:“你是不是对糖过敏?”

    珞宁闻言后整个人都怔住了,他对糖过敏的这件事情,没有告诉任何人,夕林怎么会知道?

    而夕林也没有办法告诉他,他曾在梦境之中知道了那个秘密,这一切听上去多么匪夷所思。出来,珞宁也一定不会相信。

    但夕林却依旧执着的问他:“告诉我是不是?”

    “是!”

    夕林移开眸,握住他的手,展开他的手心,把那颗那白兔取了走,双手环着珞宁的腰,侧脸贴在他的胸膛:“对不起,我原以为把我最喜欢的东西送给你,你也会跟我一样欢喜。可是却没有想到这样反而害了你。

    过敏的时候一定很难受的对吧,是我太粗心了,”夕林突然间用手打自己的头。

    这样的举动却把珞宁吓了一跳:“你干什么呀?”

    “我该打!”夕林。

    “什么该打啊!”珞宁揉揉被夕林打过的地方,本来心疼的要命,但嘴上却故意逗她:“本来就不怎么聪明,再打笨了怎么办?”

    夕林不生他的气,反而将他抱得更紧了。

    他问她:“你怎么知道我对糖过敏?我不记得告诉过你。”

    夕林哈哈笑:“我什么来着,你骗不了我,在我面前只能老老实实的。”

    珞宁宠溺:“好,我在你面前一辈子都老老实实的。你让干什么就干什么,嗯?”

    “嗯。”夕林点头。

    过了会儿,夕林推开了珞宁,抬眸看着他:“我不生气了,藜麦他们还在楼下等你,你去看看他们吧。”

    珞宁抱住妻子:“不急,让他们再等一会儿。”

    夕林推开他:“你快去吧,再不下去的话,他们以为你被老婆打了,这样我名声就坏了。”

    珞宁笑:“老婆,你知不知道现在好男人的标准是,能被老婆打也是一种福气。”

    “贫嘴啊你。”夕林真拧某人的脸。威胁:“你下不下去?再不下去我就把你赶出去了。”

    知道楼下还有下属等他,夕林没有真拧,只是用食指和拇指固定住某一部分的皮肤。

    他垂眸与她对视,夕林忍不住笑了,松开手:“快去吧。”

    “那你等我。回来给你做晚餐。”

    “嗯。”

    临走时,某人舍不得,硬是捧起妻子的脸,在唇上亲了一口才肯走。听见楼上有响动,藜麦告诉甄颜:“珞董下来了。”

    两人又恢复了之前毕恭毕敬的状态。

    珞宁下来之后,心情不错。经过两人身边的时候开口:“走吧。”藜麦开车载着三个人回公司的路上,珞宁坐在车后面眼里唇角皆是笑意。藜麦忍不住打趣:“珞董,您行行好,别虐我和甄颜俩了。我向您坦白,我们两个是单身狗不错。”

    这时候,甄颜急忙撇清:“藜助理,我不是单身狗,我有男朋友。”

    藜麦吃惊,忙改口:“好好,这车里就我一个单身狗,您别虐我了行吗?”

    “我怎么了?”珞宁不明白。

    “您怎么了?”藜麦嘴角抽搐,“您还不知道您怎么了,我就没见过向您这样的,被老婆抽了还笑呵呵的。”

    这回轮到珞宁嘴角抽搐,冷声问:“你哪知眼睛看到我被我老婆抽了?”

    藜麦觉得珞宁变得和以前不一样了,或者只有珞太太参与话题的时候,他才会表现的很自然很轻快。没有之前在事业上那么压抑。他会笑,也会和他们开玩笑,轻易打成一片。

    山水轮流转,嵌在藜麦嘴角的笑容瘪了下去,被珞宁深沉的眼睛跟吓得,太岁头上动土,可不就是找刺激吗?

    “珞董,我……”藜麦很想解释,但却被珞宁一句话给堵了过去。

    珞宁:“我记得和张氏还有一个合作案没有谈成,你去谈吧。”

    张氏?

    藜麦惊掉了下巴,“珞董,确定是张氏吗?”

    “是。张氏,张美仁董事长。”珞宁肯定的。

    甄颜没忍住,笑出了声。

    张氏全称张氏食品有限公司。是这北京城里的食品大王。这董事长张美仁真的是人如其名,是个胖美人。

    美人胖一点大不了就和杨贵妃一样,赏心悦目一点。可是这位张美仁就是太爱吃了,随时随地都在吃。曾经珞宁带着他和甄颜同张美仁一起谈判,谈判的地点设在餐桌上,他就成亲眼看着张美仁吃掉了一桌子的食物,吃完了还不够,还问服务生再点上。整整一个下午,他们三个人什么事儿都没干,就坐在餐桌上看着她吃了。

    这还不算罢了。

    藜麦通过后视镜看了珞宁一眼,按珞宁够帅的吧,他那张脸就是一张通行证,但凡合作方是女的,只要他往对方面前一座,这合同马上就签了。

    可这张美仁却有些异类,藜麦实在难以开口,因着张美仁看不上珞宁却看上了他。谈合约的时候,只要他在场,张美仁贪婪的目光就能越过珞宁定在他脸上。

    眼瞎呀!

    藜麦蔫儿了:“珞董,我错了,您不能把我往虎狼沟里丢啊。”让他去见张美仁,怕是张美仁那一桌食物吃完还能吃下一个他。

    珞宁勾起唇角,眼里划过一丝狡猾:“藜麦,咱是男人,应该心疼女士的,所以你就让那位张姐多吃一点,毕竟一个女人混社会不容易。”

    藜麦:我就容易啊!

    他跟甄颜使眼色,示意她能帮的话就帮他一把,哪知道珞宁快他一步,拉拢了甄颜。“甄秘书,你我的对吗?一个女孩子家混社会不容易吧。”

    甄颜从后视镜里看到珞宁沉下来的脸,咽了口唾沫:“珞董的对。”

    吓唬了甄颜,珞宁对藜麦一笑:“今下午三点,京城最大的大饭店,我出资,你们好好吃一顿。”

    这下甄颜笑出声,吃吧,吃吧好好吃吧。

    她向藜麦投去一个“我看好你”的眼神,藜麦苦闷,果然不能惹珞宁,但还得继续开车送他们回公司。此事暂且话下。珞宁离开之后,夕林掏出手机,翻到相册,去看她从清华校史馆里拍下来的陈邦国年轻时候的照片,不久前她从父亲口中知道了陈国邦此人,隐隐觉得,他是陈诚的心结,所以她决定再找陈诚一次,把这个心结解开。

    夕林收拾好,从床上拿起手包,把手机放到里面,却突然间停下所有动作,犹豫着到底要不要这样做。

    陈诚伴着她长大,20年的时间,有些感情早已融入到骨血里,就算他不是她的亲兄长,但也与亲兄长无异了。不忍兄长深陷囹圄,所以她必须抛开偏见,必须再见他一面。

    她出门拦了一辆的士,去vl,途中她编辑了短息给陈诚,几番组织语言,最后写成了一句:“在哪儿?公司,我想去见你。”

    短息发出去没多久,陈诚的电话边打了过来,她问:“你在哪儿?”

    “我在公司”陈诚,那时候他刚开完会,回到办公室,身后还跟了一群递交文件的下属,忙,很忙。

    但那个时候夕林却不知道,她一心护着的兄长,此刻最忙的不是别的事儿,而是想着掏空她的珞氏集团。

    欧阳珊最后一个进来,关门后喊他:“董事长”却被陈诚噤声,示意她不要话。

    但那一声“陈董事长”却通过手机传到了夕林的耳里,她问:“欧阳狐狸在?”

    狐狸?

    陈诚眉眼间浸染笑意,抬眸看了欧阳珊一眼,这都多少年了,她还记着。

    欧阳珊以为这抹笑是送给她的,但很快她的心就垫了下去,听他话时,温言细语,这世间除了珞夕林,谁还能如此牵动而他的情绪。

    对啊,珞夕林,珞夕林。

    欧阳珊那时候手里还拿着文件,隔着厚厚的塑料文件盒,却将那文件例外捏了个变形扭曲。

    他:“你倒时,给我打电话,我亲自下去接你。”

    重要的是他笑了。笑的很温暖,很舒服。

    她十七岁那年第一次来珞氏集团,他也是这样对她的,你来了,给我打电话,我亲自下去接你。

    挂了电话,陈诚在下属交来的文件上签了字,再交给他们,让他们出去。来来往往,最后办公室了只剩下欧阳珊一个人,她不急不缓的走到陈诚面前,将文件放到他桌子上,双手撑在左右,迟迟不动。

    当陈诚抬眸看向她的时候,欧阳珊才勾起嘴角,露出一抹怀疑的笑。

    “怎么了?”陈诚问。

    欧阳珊盯着陈诚,冷笑,一字一句开口:“若是珞夕林知道你这么忙是为了掏空她们家公司,她会怎样?”

    陈诚沉了眸。食指和中指间夹着的笔啪的一声,丢在桌子上,周身的气息已变冷,裹在纯黑色的衬衫里,慢慢慢慢的往外溢出,时空转慢,男人手掌按在桌上,将愤怒积压,一点点站起来,“欧阳珊,你越界了!”

    欧阳珊笑了声:“越界了?陈诚,我掌握你所有的秘密,如果我把真相告诉珞夕林,她一定会恨你。所以,你现在只有两条路可以选择,一是我把你的秘密告诉珞夕林,让她恨你,二是离开珞夕林,我帮你守住秘密,和你一起摧毁络震庭的江山。”

    突然有一只手越过办公桌掐住欧阳珊的脖子。惊恐之中,欧阳珊目睹陈诚的眼一点点变得冰冷、猩红。

    那一刹,欧阳珊才想明白,他早已不是当初的陈诚,他的心早已在那场事故中变冷,在岁月风霜中因璀璨而坚固。

    如今的陈诚只是一只没有感情冷血的兽,她怎敢挑衅他?

    陈诚把嘴角笑容迂到一边,勾起,那么笑,是邪魅的,是无数心机堆积起来的坚固大厦,他:“欧阳珊,你对我来可有可无,只要我不想要你,我随时都可以结束了你的性命!”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繁花落豪门,一世倾情》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繁花落豪门,一世倾情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繁花落豪门,一世倾情》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