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81台上台下,专门和你唱反调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繁花落豪门,一世倾情正文 081台上台下,专门和你唱反调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第二日清晨,夕林还睡的迷迷糊糊的时候,身旁的人已经醒了。夏季炎热夕林侧睡时把胳膊露在外面,白臂如玉,这落到某人的眼里又是一番美景。迷醉那双水墨点过的眸。

    眼通心,当看着妻子的时候,洛宁的眼总是不经意的温柔流露,唇角笑容潋滟,总算明白了那烟火日常,与卿相守的美意。

    望了妻子一会儿,洛宁掀被下床,轻手轻脚的踩在地板上,走到房门口蹲下来,拉开行李箱,从里面取出一个深红色的丝绒盒子。回到床上妻子身边,将盒子打开,夕林睡梦中,只觉手腕一凉,那人忙完之后,在自己的额上吻了吻,后来她便听到了卫生间里传来的流水声。

    夕林起床后习惯抬手腕遮阳,便在右手腕伤看到了那挂手链。本来是要遮阳的,结果那手链经过阳光照射,比阳光还要刺眼,她一下子就醒了。

    “啊!”眼睛难受,夕林裹着被子坐起来,细细端详着右手腕上的钻石项链。

    dedeersphenomena极地冰川三层钻石手链。夕林勾把手腕放在阳光下,借着光欣赏,手链确实迷人,似将北极冰川的美景带到了眼前,借着钻石的美轮美奂,发挥了出来。夕林爱极了。欣赏时,在房间里轻声喊着洛宁的名字。

    “洛宁……。洛宁……”她温柔目光落在手腕上,将丈夫的名字字含在唇间,细细的念着。

    她声音,只自己一个人能听到,洛宁从卫生间里出来的时候,见她唇角动,才译出她喊自己的名字,她有习惯,玩心起的时候就会歪着头,阳光从窗外照进来,落到她脸上,脸庞柔美,惹出他的无限爱怜来。

    一抹温柔笑在洛宁的唇角缱绻晕开。他走过去在妻子身边坐下,伸手揽过她的肩,把她抱在怀里,晨起时一切的开始都是温柔的,他问:“喜欢吗?”

    她移开眸,看向他的脸:“不是没给我带礼物吗?骗子!”

    他打趣:“带了啊!我不是把我给你带回来了吗?”

    她皱鼻子:“臭美!谁要你了?”

    “不要我吗?不要我吗?”他不依不饶的,三两下就把她给推倒了,他抬起一条腿,半跪在床畔,将他禁锢在自己的怀里,勾起媚眼,俯身蹭着她的鼻尖。

    夕林只觉自己受不了这厮的诱惑,连忙逃脱,可这人竟不允许自己逃避,手放在自己下巴上轻轻一捏,她就得回来,面对他。

    “别施美男计,对我没有用。”她倔强的威胁着。

    “没用吗?”那人一笑,仿佛信心十足,诱惑她:“亲一下就知道了。”不由分,他的吻已经落在了她的唇上。

    若是她睡着时,他亲她,她可以不曾察觉,也不至于脸红,可是现在……她都能感觉脸上微微发烫,那热浪正在慢慢散开。

    以至于她惊慌失措的垂下眸,扇形的睫毛遮住了她眼里的慌乱,勾在某人脖子上的手,却因为紧张而打了结,某人知道妻子紧张,奸计得逞。

    一用力,将妻子带回了怀里:“傻老婆,干嘛还害羞呢,我是你老公,你男人啊。”

    她去鼓着腮帮,抬眸大眼瞪着他,声音里带着些孩子的稚气:“终归是男女有别,你不脸红是因为你脸皮厚,还以为任何人都跟你一样呐!”

    他笑:“对对,我脸皮厚,所以我老婆每次强吻我的时候,我都脸不红,心不跳。心里素质特别好!”

    “你!”夕林被他堵的不出话来,夕林眯起眼,慢慢远离某人,以素描找基点的目光测量着他。突然想起来,貌似这人最近越来越皮了。

    某人察觉妻子表情怪异,问:“怎么了?”

    “洛宁,”她唤他,声音拉的很慢很慢:“老公,初见你的时候,你温文尔雅,迷人至极,再见你时,沉稳内敛,自持矜贵,怎么现在……”夕林掐住洛宁的右半边脸,咬牙切齿:“怎么现在老脸皮厚!”

    “老婆。”洛宁把夕林掐他脸的那只手握在自己手里,目含深情的看着妻子,那样的眼神让夕林想起了往日里在电视上看过他的专访。如果有一某个禁欲系美男,突然用一双色色的眼睛看着你,那一定没有什么好事。

    夕林觉得自己上当受骗,眼前的这个人跟当初认识的那个人,哪里是一个人,简直相差千万里啊!

    后来,他附在她的耳畔:“老婆你知道吗?其实早上的时候是男人控制力最差的时候……”

    “你赶紧外遇吧!”夕林无力的了句。若是整日里都被他这样压榨,过不了多久,她就得一命呜呼。

    “什么?”洛宁捏着某个迷迷糊糊女人的下巴,让她转向自己,“你再一次。”

    夕林看到某人一张沉冷的颜,阴森森的,她一下子就清醒了,忙摇头:“老公笑笑吧,你笑起来好看!”

    洛宁这才开心,嘴角上扬,将她抱在怀里。夕林靠在他的肩上,如猫一般吐了一口气,吓死了!

    原来,他早晨里不仅控制力差,连情绪都起伏不定。他抚摸着自己的发,无奈开口:“你啊你啊,要我怎么办才好?”

    外遇?

    洛宁一听这个词心里就不舒服,有妻子盼着自己老公外遇的吗?而这句话的潜台词是:珞夕林,你还能要吗?

    下楼时,夕林向洛宁问起了泰国方面的事,洛宁把事情发生经过一一跟夕林了,她吃惊不已:“怎么会这样?”

    “就是这样。”他抬手揉揉她的发,“我们考虑了一二,却没有设想到三,谁能想到,对方只是一个傀儡。”

    夕林想了想:“那就是,根本不是我们的人报错了信息,而事有人故意为之,我们被截胡了?”

    洛宁眸色略沉,问妻子:“怎么?”

    “你想想,开拓市场之前,一定要先寻找一个得力的合作伙伴,合作方一定是熟悉当地市场情况,并且具有一定社会地位的人。藜麦他们也肯定往这方面考虑。若非是有人捣鬼,调换了资料或是给了他们一手假资料,他们怎么可能在这件事情上浪费了这么长时间?所以,我建议你去查查发”柯林“内部。”

    话间,夕林已经站在厨台前拿着凉杯给自己到了杯水喝了。珞宁来到妻子身边,取了一只杯子,倒了些水,放在唇边轻抿。幽黑的眸若有所思。

    藜麦是他亲手培养出来的人,自是不会背叛。所以现在能够考虑的应该就是驻泰方传来的假消息。

    片刻后,珞宁的唇离开水杯,默默的看着妻子。

    夕林觉得奇怪问:“怎么了?”

    某人唇角勾起,笑意深邃:“老婆,我高薪聘请你,来我公司帮忙吧!”

    夕林手肘撑在厨台上,支着下巴看某人,看了半之后才开口:“珞先生,我要的提醒你一下,貌似一年前你便已经成为我的夫婿,全部家当都是我的了吧。现在想想,你这是那我的钱来聘请我,你当我是傻子吗?”

    珞宁感觉头上有一片乌鸦飞过,苦心做了陷阱,可是妻子却不上钩,时候不是理化不好吗?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聪明了?

    妻子嘴角抽搐:“时候理化不好是骗你的,我智商175啊傻瓜!”

    珞宁恍然大悟:“合着你是扮猪吃老虎?”

    夕林迂了迂嘴角:“我不否认。”

    珞宁在餐椅上坐下,伸手拉了妻子一把,她便坐到了自己怀里,他把下巴放在她的肩上,回想起两人一起上学的那段时光,他:“你知道吗?我最幸福的时光,就是和你在一起。”

    “那现在呢?”她问。

    “现在也是。”他。

    “哦,对了。”珞宁突然间想起了什么对夕林:“前些时候,清华的校长给我打电话,想请我回学校做演讲。我答应了。”

    “所以呢?”夕林顺着珞宁的话问。

    她的头微微斜侧,长发就掉下了脸颊,珞宁用手把那缕头发梳回来别到耳后,蹭着夕林的颈,耳鬓厮磨。声音温软柔和:“所以,夫人你要和我一起出席。”

    夕林转过头:“那要我公开身份吗?”他演讲的那一定会有媒体到场,夕林现在就可以想象,大礼堂里,横幅一挂,数千名学子齐聚一堂,情绪高昂时,拿出手机录下视频。再由媒体那么一报道,完了,她火了。

    这样一想,似乎有一个名人丈夫也不是什么好事,麻烦反而挺多的。

    “你不想曝光?”珞宁问。

    夕林坐在他怀里老老实实的点点头:“起码现在还不想。”

    曝光也的确不是什么好事,自己就是做媒体的,成日里和一群记者打交道,那帮记者什么火候自己怎能不知。

    罢了,不曝光就不曝光。

    大不了,自己再将那“取利”、“有名无实”的名号在头上扣一段时间,没什么大不了的。只要怀里的宝贝开心,他脸皮就厚着呢,怎么着都行!

    隔,珞宁携带藜麦和另一名女秘书,把夕林混入秘书群当中,四个人低调出现在校长办公室里。

    清华的校长看到自家的学子学成归校激动不已,将珞宁奉为座上宾。陪同校长的还有曾经带过珞宁课业的教授、导师。

    一群人围着校长办公室那圈沙发坐满。珞宁给他们介绍藜麦,轮到夕林的时候,则指着其中一位姓叶的教授特别介绍:“叶教授是我大学计算机专业教授,it行业的鬼才,当年如果没有他,我也没有今日的成就。”

    这话被叶教授听到,连忙笑着摆手:“哎呀,不能居功自傲,也得看个人的领悟能力,要是个人修为实在太笨,我也没办法。”

    这位叶教授善察言观色,他见珞宁与这白衣女子接触亲密,不由提问:“这位是?”

    来时,珞宁给夕林设计的角色是秘书。为了完美扮演这个角色,夕林今日特地穿了一套纯白色不规则式职业西装。

    也就成为叶教授口中的“白衣女子”。

    珞宁告诉夕林:“这屋子里在座的都是我的教授、导师和校长。所以不用避讳。”而后他才向一众人介绍:“这位是我的妻子珞夕林。”

    “哦?”此言一出,到是让人吃惊。

    教授们虽整日里在学校,可毕竟珞宁是从清华出去的,多少还是会关注他一些,之前不是有消息,珞宁是为了名利才娶了上海首富的女儿,扩充仕途吗?

    那时有一位老教授听到了这一消息,拍桌大怒:“我不相信我教出来的学生是这样的人!”

    旁人规劝,但其实他们都明白现在社会这种现象很普遍,娶一个有钱人家的女儿至少会少奋斗二十年。年轻一辈儿的都能够接受这个事实。

    怕惹老教授生气,大家就都没有在提过。可是如今看来,珞宁和他这位首富千金妻子相处的很好,起码着女孩子就看上去落落大方,举手投足都带着一股优雅矜持范儿。

    若珞宁不提还不觉得,这么一,教授们自然会把两人放在一起看,女子貌美,不似外界传言丑陋不堪。倒是郎才女貌颇有夫妻相。

    这群教授导师当中,有不少曾经是持反对一方,认为珞宁攀附权贵的,如今真人出现在面前,他们只能汗颜,交头接耳,不敢面对珞宁。

    可叶教授却哈哈大笑,声音振聋发聩,隐隐带着骄傲:“好孩子,不愧是我清华走出去的人!”

    夕林或是珞宁包括藜麦在内,都是极聪明的人,不会看不出叶教授的用意。但念着这几位都是教过珞宁的人,夕林不好发声为丈夫证明些什么。所以这个重任就落到了藜麦身上。

    藜麦是职场精英,精明的很,他开口:“几位可能不知道,珞董向来低调除了柯林之外,还有盛世、美博、环球、麦林,等国内国外数十项产业,25岁前,身价就已经高达877亿美元,与我家夫人门当户对,在业内早就成就一段佳话。只是夫人不喜曝光,珞董才没有大费周章与那些记者计较。各位是他最尊敬的导师和教授,应该本着明辨是非的能力,对他有信心。”

    “就是就是!”有教授附和,“我就,珞宁自学生那会儿就自律的很,怎么可能象外界传的那样,由此可见,娱乐记者的话不能相信。”

    珞宁接过那位教授的话淡笑:“不管外界将珞宁传成什么样子,只要老师们相信珞宁,珞宁就会觉得很值得。”

    校长是个很稳重的人,从开始他就一直坐在位置上不发话,静看珞宁下棋走将。

    这孩子的眉宇间浸着一股英气,又经过几年社会历练,性子越发沉稳,行为处事也颇为人心。清华给了他教育,但有种气质却是他自带的。任何人都攀比不得。

    他完时,便主动握住了妻子的手,或许是任何言语都会匮乏,只有心动才能够表白真心。

    一对儿漂亮年轻的孩子,把温情都揉入眉目之间,却叫他们这帮有几十年婚龄的老家伙汗颜。

    试问这伙人当中又有几个是真心真爱,一见钟情就结了婚的呢?大部分也都是看过家世,觉得对自己有所帮助才举行了婚礼,履行人道主义。

    这群过来人,都叫他们这对年轻打了脸。为人师表,行为不尊,还有什么好的呢?

    “好了,”校长站起来,“时间差不多了,我们去礼堂吧,计算机系的学生们听你要来,高兴的不得了,恐怕现在礼堂里都坐满了人。别让他们等了。”夕林汗:就知道是这样一副动静。

    她的动作被身旁的人察觉,在出校长房门的时候,珞宁特别和校长:“内子不愿曝光,我也不希望她受到外界打扰,所以麻烦校长及各位等一下介绍的时候不要曝光内子。”

    校长看了两人一眼,点头:“好。”

    对于夕林,洛宁早就做好了安排,与校长等人谈论的时候,用眼神示意女助理,女助理回到车里,把事先备好的衣服拿来,带着夕林去换衣间,换好衣服。

    离正式演讲还有半个时,一身格子衫、牛仔裤、帆布鞋,学生打扮的夕林与清华学子一起,提前混入礼堂。

    等到洛宁正式登台的时候,偌大的礼堂,妻子已混入莘莘学子当中,与他们并无二致,但洛宁还是一眼就看到了妻子。朝她笑笑。

    那孩子在一众学子中间哪里分辨的出来年龄,十二年的过去了,她还像十七岁的少女。单纯善良的模样萌炸了他。

    当学生们看到洛宁来,纷纷起身鼓掌,她也跟着一起,拍手,那双眼从未离开过他,宛如迷妹,直叫他心头一暖,生出无限怜爱。

    洛宁结果学生会长递过来的话筒,站在讲台上开口:“大家好,我是洛宁。”

    他的声音环绕在礼堂的每个角落里,如若大提琴般低沉而富有磁性,让听到迷醉不已,更让那些迷妹们兴奋不已。

    洛宁轻笑,伸出手心将那些欢呼声降了下去:“我是清华计算机系08届的毕业生,在坐诸位的学长。很高兴能够接到李校长和诸位师长的邀请,毕业多年后回学校演讲,等一下我回给大家讲一些关于计算机专业方面的知识,讲的时候各位有什么不懂的可以直接发问,不必拘泥。”

    夕林看着台上举手投足都优雅绅士无比的男人,内心里却忍不住吐槽,这珞宁就是一只披着年轻外表但城府极深的千年狐狸。

    瞧瞧这话的,轻而易举间就把这群孩子带到沟里,“诸位的学长”这多亲切啊!怕是这人不仅仅计算机专业学的好,连着心理学也学的出神入化。

    这不就有孩子相应号召大胆提问:“珞学长,我是计算机系17级的学生贾飞宇,我知道您是计算机系毕业的学生但是您在金融行业做的也不错,我想问,除了专业方面的问题,还能问您有关金融方面的问题吗?我想提前请您给毕业之后的我们一些意见。”

    “当然可以。”珞宁。

    夕林看着前排两人的对话,摇头叹气:哎,好一个亲民的学长啊。

    坐在她旁边的女同学看到了她的动作,好奇的问:“这位同学,你也有问题想要问珞宁吗?”

    夕林摇头:“没有,我不是计算机专业的学生。”

    女同学好奇,趁机和夕林话:“那你是学什么专业的?”

    “我……”夕林想打嘴巴,早知道人家还会问,就不应该的那么详细。她在拉夫堡大学学的是设计,便如实相告。原以为对话就此打住,哪里知道,这孩子性子特别外向,听她自报家门之后,竟惊的捂住嘴巴,“呐,你竟然从英国大老远的跑到清华来看珞宁的演讲!珞宁的魅力太大了,都红到国外去了!”

    夕林无语中……。

    如今的孩子脑洞太大,她补不过来。再补自己就漏了。

    就在她无语的时候台上的目光看过来,其他学子的目光也随着那道耀眼的目光朝她们寻来。

    夕林尴尬扶额,想找一个地洞钻进去的时候,那人却发话了,“那位女同学是我的迷妹吗?从刚才开始就一直看着我?”

    这话被不知内幕的人听了去,只觉得是珞宁幽默,有意带动礼堂气氛,学生们哈哈大笑起来,只有夕林一人听懂了那人的意思,磨牙霍霍,心中暗骂:珞骚包!

    夕林成为开心果,正想回家怎么收拾这厮的时候,旁边那女生突然站起来,着实惊着了她。

    女生笑着冒出金句:“珞学长,我刚才问过这位女同学了,人家可是专门从国外跑回来听你演讲的呢!你魅力很大哦!”

    礼堂里,一众学子愕然,用他们的思想来解释就是,有一个女孩子不远千里的从国外追回国内,爱慕之情深切,倒让他们这群本校的学生汗颜。

    见妻子用手遮面,珞宁的眼底旋出了层层笑意,当众打趣妻子:“那位同学请站起来。”

    夕林在一片催促期待声中站起来,抬眸看着台上的人。

    大眼瞪他:你又要耍什么花招!珞宁被妻子孩子气的举动逗笑,却因为公众场合没能表现的太明显,极力的控制着,灯光透过洛宁的眼眸,将那抹宠溺的笑带去给夕林。

    淡唇轻启,缓缓道来:“这位同学既然如此不辞辛苦,那等一下学校要拍新生入校的宣传片,能否邀请这位同学跟我一起入镜帮我母校做个宣传呢?”

    夕林困惑不知道这厮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但周围的女同学已经羡慕不已了。

    “好了,请坐下吧。”夕林懵懂坐下,就刚才和她话的女生给她脑补,新生入学宣传片,一向是邀请从清华毕业,学习成绩优秀且对社会贡献大的往届毕业生回校做宣传,这次校方邀请了实在太意外了。

    女生大概也是珞宁的粉丝,不然话的时候不会双手托着腮,望着礼堂里某处,大概神仙回来的地方,口水直流的。

    后来珞宁在台上讲那些专业知识,夕林不算是能懂,但却透过台上现在的他,想起了当年那个穿着白衬衫,坐在教室里给她补课的少年。

    他她扮猪吃老虎,想想也的确是,那个时候,明明会做的题,却骗他都不会做,装笨缠着他给自己讲,一遍两遍过去了,她还是摇头不会。

    她的“笨”连前后桌的同学都忍不住发话了:“珞夕林,我再也不羡慕你了,因为你就光长了一张好看的脸。”

    发力猛的时候,连她自己都担心珞宁会烦。哪知道他却好脾气的一遍一遍给自己讲,直到她点头会为之。中间无论她如何捣乱,他都没有一句斥责的话。

    他们的十二年就这样走过来了,多么美妙的十二年!

    台上结束了专业性的问答,气氛轻松愉快,这时候便有学生站起来,拿着话筒问珞宁的私人生活:“珞学长,请允许我这样称呼您,首先明一点我并不是计算机专业,也不是金融专业,我是新闻系的一名女学生我叫刘晴。或许是我的专业比较敏感吧,我想问您一些比较私人的问题。

    学长您也是做传媒的,常跟新闻接触。对于络上,您和妻子感情不合,甚至您有今的成就全都是借妻上位,今您回到了母校,大家都是一家人,对于这些传闻,就没有什么想要和家人吐槽的吗?”

    好厉害的一张嘴!

    夕林看着女生的背影,不由得赞叹。设下这么一个框子框住珞宁,他今要是不将家事透露出来,反倒对不起这一帮莘莘学子了。

    珞宁坐在台上,搭着腿,听完刘晴的话,打趣她:“你的名字叫刘晴,可你的话一点儿都不留情。”

    台下众学子笑,尽管如此,那个叫刘晴的女学生却不怯场,手握话筒,眉宇间透着一股自信:“珞学长,咱们这帮弟弟妹妹不过是怕你在外面受了委屈,心疼你,让你放心诉苦来着,哪里狠心了,你不对不对?”

    台下还真有学生附和,反正他们吃准了珞宁不见得会把他们每个人都记住,这起哄,不起白不起。

    “对啊,珞学长吧?”某男生手握成喇叭状高喊。

    珞宁移开眸看向那名男学生揶揄:“身为男生,你也八卦?”

    男生嘿嘿的笑,手放在耳后挠头:“不是八卦,是想跟您请教两招如何追女孩子!”

    夕林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一时间竟有些同情孩子了。问了身旁女生,“认识他吗?”

    女生:“认识,他叫崔桦,29岁,计算机博士,典型的程序猿,他为了能研发出一套软件,就能把自困在宿舍里一个月不出来,别人像他这么大了,已经有固定女友或是谈婚论嫁了,可是他这么大竟然连女朋友都不知道在哪儿,周围和他好的那帮同学都着急了,他家里也打电话催他谈恋爱。可把孩子给害苦了。”

    “哦,”夕林懂了,随口一句:“若这珞宁感情好还好,若是感情不好,可不继续把那孩子给害了吗?”

    女同学:“你也别报太大希望,人家洛宁愿不愿意还是一回事儿呢,他在商场上混了这么多年,什么风浪没见过,就凭刘晴几句话他就入套?我看悬。”

    是啊,她也不知道罗先生会不会家丑。

    女学生像是打开了话匣子,继续跟夕林:“不过我到觉得珞宁对他妻子很好。”

    “哦,你认识他啊?”夕林故意拐带她。

    女学生没有听出来,摆摆手:“这跟认识不认识没有关系,我记得他结婚的时候曾经在盛世的官上发布新闻,当时有记者问他,为什么不曝光妻子,他就要给妻子一个纯粹的婚礼。想想看这样贴心的为妻子着想应该不至于像络是哪个的那样不堪。再者,”女同学往台上看了一眼,唇角晕开,一脸痴迷相,:“你看珞宁多帅啊,比那些一线的男明星都帅呢,根据夫妻相的法,他老婆一定不难看!”

    “那可不一定呢!”夕林今也不知道是怎么了,黑自己上瘾了:“前一段时间我还听某个大导演,离了婚然后在圈儿里娶了个很漂亮的女明星。大家都以为他们是因戏生情,连那位导演都这么的。结果,隔上就曝出了他前妻的照片,又肥又丑。记者们深挖这位前妻的背景才知道,这位前妻原来是军政世家,那位导演之所以能在圈儿里混的风生水起,全都靠这位前妻帮忙。

    结果后来他成名了,就把丑妻给抛弃了。所以现在别看珞宁长得帅气,不定他老婆奇丑无比呢!他不愿意曝光他老婆也不像他在上的那样美好,纯粹就只是个噱头,迷惑社会大众呢?”

    那女同学气的没法,夕林明明很想笑,却压着,表面上仍旧一副很正经的样子。她不知道如果珞宁听到了这番话会怎样,可……。

    珞夕林觉得没有人比她更背的了,她不能想什么就来什么呀!

    当时在礼堂里大家都静静的等着珞宁开口。注意礼堂里是安静的,极为安静的!

    中国古语里面有句话叫做“自作孽,不可活”。当女同学和夕林话时,礼堂里还是一片哄哄的气氛,可那气氛终究会有结束的时候,而这个时候正是夕林的不亦乐乎的时候,所有的人都安静的听她在那里发表言论,只有她自己一个人浑然不知。什么“奇丑无比”、什么“夫妻相”、什么“噱头”都被众人听得一清二楚。

    学子用耳朵听着夕林的言论,用眼睛看着珞宁的表情,这种情况之下,有人用不实的言论污蔑自己,珞宁应该发怒吧?

    是的,珞宁的确发怒了。

    他拿起话筒打开扩音咳嗽了两声,突然放大的声音将夕林吸引了过来,当她回眸看到台上男子阴沉的脸时,顿时张开了嘴巴。

    心下道:哎呀糟糕,他在上面演讲我给忘了这茬了!

    校长也在台上,打量的目光在这两人之间盘旋徘徊,忍着笑,珞宁娶了这样一个活宝贝回家,家里一定够热闹的!

    正此时,台上的某人发话了:“你们没有见过我太太,如果你们见到了她,就一定知道她是一个让人又哭又笑,又无奈的主儿。一肚子的坏水儿!”

    这话里多少带着些报复的味道,夕林知道,珞宁是真生气了。

    台下学子哈哈大笑,他们在珞宁的话中却没有感觉出多少恨意,反而觉得珞宁极其宠爱他的妻子,不然不会用那种略带嫉妒的口吻跟他们吐槽。

    礼堂里安静,大家都在听珞宁:“刚才那位同学的有些偏差,我妻子不丑,相反她很漂亮,有人好看的皮囊不一定有一个有趣的灵魂,我觉得这句话的也不准确,就像我的妻子她不仅有一副好看的皮囊,她还有一个有趣的灵魂,她会自黑自己,而且那本事无人能及!”

    夕林的脸红的像火烧云一般。

    老公,我错了,我再也不胡八道,信口开河了!

    那远处的目光太热烈,夕林一直用手遮住不敢抬头。那人轻笑,也准备放过她,移开眸对崔桦:“崔同学,我不知道你想象中另一半是什么样子的。她要具备怎样美好的品质?但是我想告诉你一句话,地球是圆的,优秀的人早晚有一会遇见。你只需要保持你的优秀,老一定会派给你一个与你同样优秀的女子来到你身边。”

    程序猿最大的特点就是嘴巴呆笨,但不是不会话,他们只是不会生活中的那些段子,但是谈到专业的时候,他们嘴里的话就会滔滔不绝。眼里也会有神气。

    崔桦是个典型的程序猿,嘴巴笨笨的他,只会挠头晃着一口大白牙,对珞宁笑:“其实我觉得像珞夫人脾气的女孩子,活泼可爱,我会比较喜欢。”

    台下学子哄堂一笑,夕林这时候也有了底气,迎上某人的目光:看吧,姐姐行情好着呢!

    珞宁笑,拿起话筒,声音变得温柔,黑色的眸底缱绻出一抹骄傲来,“是啊,活泼可爱的女子当然招人喜欢,就是不好管!”

    台下哄笑,夕林黑脸。

    珞宁故意无视妻子脸上的表情继续:“我太太她真的很好,她是一个有公主命却没有公主病的好女孩儿,遇到她是我一生的幸运。”

    出这样一番话,需要男子拿出多大的勇气和深情?他:“曾经,我像你一样,是个内向的闷葫芦,不善言辞的少年,但是命运让我遇到了我的妻子,她话多,你要是不阻止她的话,她会附在你耳边上一。”

    “崔桦,我不知道我的感情经历能给你带来多大的帮助,但是我愿意拿出来给你做参考。”

    后来,一众学子静静的听着珞宁讲他和妻子的故事。

    “我与她自幼相识,为了和我话,她故意装笨,把一些原本会做的题做错,拿来让我给她讲。上高中的时候她突然间变得很叛逆,为了管教她,我花费了不少心思。因为那个时候我也很怕如果她就此走上歪路,该怎么办?还好,后来,她听话,没有让我失望。我原本想着等到我们十八岁的时候,我就向她表白,十八岁那年我考上了清华,她去了国外,我们为了学业分开了四年,四年之后,在我和她高中同学的结婚典礼上重聚,我终于向她求婚了。同学们这就是我和太太完整的爱情故事。可以了吗?”就在今早上她还嘲笑珞宁老脸皮厚,沉稳内敛不见,可这一刻珞宁是成熟的,那双眼有着尘埃落定,将自己和她的故事对着这帮孩子娓娓道来,每一字,每一句都包含了时光里的真情。

    他:“这一路走来,我幸有她相守!”

    台下响起了热烈的掌声,夕林在这掌声中,湿了眼睛,穿越人海开着他。仿佛周围的一切都静止了,整个礼堂中所有的一切都模糊了,只剩下他和她。

    他:“这一路走来,我幸有她相守。”那句话穿越人海只给她一个人听。

    珞宁拿着话筒:“今我的妻子也来了,”他的手心朝向台下,“她就在你们的中间。”

    台下学生东张西望,男孩子看向女孩子,女孩子则看向身边或者附近的女子,珞宁今年28岁,他的妻子也应该与他同岁,可是究竟会是谁呢?

    这里坐的都是在校生,哪里能看的出来,一个28岁的女人?

    话筒里传来珞宁的笑声:“其实,是我先犯规,来之前,我还特意嘱咐校长极其我的教授和导师不要公开我妻子,因为我不想让她曝光。可是我妻子能陪我一起来清华,看看我之前读过书的地方,这让我觉得很幸福。不好意思各位,我也不会特别指出我妻子到底是你们在座中的哪位,如果你们也分辨不出来的话,那就明在之前,你们的确冤枉我了,我的妻子被我养的很好,她貌美如花,少女无敌。”

    得空的间隙,台下又是一阵欢笑,刘晴拿着话筒站起来,在礼堂里望了望:“哪位是珞太太,请站出来,咱们学长都这么表白了,珞太太要是再不站出来学长就要落单了。”

    台下人起哄连喊:“珞太太!珞太太!珞太太!”

    “刘晴。”珞宁喊她。

    将她的注意力转过来,他打趣:“学妹,你太生猛,别吓到我妻子。”

    珞宁的一句话,解了妻子的困境,将所有人的焦点都汇聚到这位新闻系的女学生身上。结果一瞬间大家都在笑她。寻找珞太太似乎就这样被珞宁一笔带过了。刘晴脸红,但却不气馁,迎上而问:“那珞学长,请问你和太太是谁先追的谁?请也给出我们这帮后辈一个参考。”

    刘晴的语气有些强势。

    珞宁仅用眼尾扫过便知道她的心思,:“在我们那个年代里,你觉得谁追谁更合适,自然是我追她了。”

    珞宁也不过二十八岁,可是他却故意了“我们那个年代”意思是提醒刘晴,不要以下犯上。

    可刘晴不知,继续问:“可你刚才明明,珞太太是一个喜欢话的人,你只要不打断她,她便能在您耳畔上一。”

    珞宁点头,温言而道:“对啊,我不打断她。”

    这时候,刘晴的脸红了,安静坐下,再也不敢发问。

    当一个男人不嫌一个女人话烦人的时候,这代表什么,傻子都能明白吧,她刘晴难道还不如一个傻子?

    不知是谁,突然了句:“原来学长是霸道总裁!”

    众人笑,这次连珞宁都不例外。

    霸道总裁吗?

    他到不觉的。他总觉得自己很温柔来着。

    这帮孩子毕竟太单纯了,整日里脑子里都是言情。不过他还是把目光朝向台下,在人群中询问某人:“不知道在我妻子心里,我是不是霸道总裁。”

    夕林眉眼间尽是笑意,不语。

    霸道吗?

    还是有一点的,比如初中的时候,明明不比自己高多少,还是逞能把自己换下来踩在凳子上擦黑板。

    比如,高中时候,她确实有想要放弃混账的时候,故意把分数考的很差,卷子上全部都是红笔勾的叉,他把自己拉过来,锁进阶梯教室里陪着把所有的错全都改过来,珞夕林二十八年的岁月里,有谁敢这样厉害霸道,除了珞宁她找不出第二个人来。

    校长在抬腕看时间,原定四十分钟的演讲,现在延长到一个时,他不得不站起来走到礼堂中央,拿着话筒对台下的学子讲:“同学们,如果大家没有什么问题,今的演讲就到这里了,大家散了吧!”

    台下学生开始走动,这时候珞宁突然拿起话筒开口:“刚才答应出演宣传片的女生,别忘记哦!”

    大家回眸看向夕林,夕林只得点头。

    刚才跟她话的女生跟着她身后问:“对了同学,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

    夕林唇角上扬:“珞夕林。”

    珞夕林?

    女生觉得这名字隐隐熟悉,想起来之后瞪大眼睛,珞夕林!珞宁曾在盛世集团的官上公开的妻子珞夕林!

    哪!

    女神!

    等到女生反应过来之后,夕林早已走出了礼堂……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繁花落豪门,一世倾情》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繁花落豪门,一世倾情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繁花落豪门,一世倾情》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