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79北京,他和柯林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繁花落豪门,一世倾情正文 079北京,他和柯林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飞机降落北京国际机场后,夕林一扫之前疲惫,整个人蹦蹦跶跶欢乐不少。

    “柯林”派了人来接。几个人在后面推着行李,夕林牵着珞宁的手在前,宛如孩子般活泼好动。珞宁揉揉妻子的头发,黑亮的眸中,掩不住宠溺:“宝贝,别跑丢了。”

    夕林皱鼻子,不过还是听了珞先生的话,慢下了步调,握紧他的手。快出机场的时候,藜麦跑了进来:“珞董,不好意思我来迟了。”

    “无事。”珞宁。

    大概是一路来跑的急,这会儿不慌了,藜麦静下来整理整理西装,并看到了珞宁身边的女子。带着疑惑的目光锁到女子身上移不开。

    珞宁介绍:“藜麦,这位是珞太太,我的妻子。”

    “太太?”藜麦吃惊。眼前女子端庄大方,眉眼之间还浸着未散的俏皮。若是珞宁不,藜麦还不怎么注意,现在看来,这位珞太太和珞董之间竟带着那样一抹夫妻相。才子佳人,美的晃眼。

    藜麦承认他今有些失态了。

    当夕林伸出手跟藜麦介绍自己的时候,藜麦竟一时失神。惹珞宁在旁提醒:“藜麦。”

    藜麦回神,看到面前伸过来的手,才忙把自己的手伸出去:“太太好,我叫藜麦,是柯林的执行总裁。”

    “原来年纪轻轻的就已经坐上总裁的位置了。”话的人是夕林,但却让藜麦再次感觉到诧异,这位夫人年纪不大,话倒是挺老气的。

    冥冥中让他想到了珞宁,平日里话也是这样,都是带着与年龄不符的成熟感,出口震慑他人,怪不得是夫妻。

    介绍完之后,藜麦方才想起车子已经在外面候着了,于是让路,请珞董和太太一起上车。

    男人之间若聚在一起,一定是谈公事。这也让夕林看到了一个异常忙碌的珞宁。上车之后,珞宁便接过藜麦给的平板电脑,上面尽数是用英文写的工作信息。

    藜麦坐在副驾驶位置,从上车后便一直在和珞宁公司的事情。珞宁一边听,一边看着平板上的内容,隐隐蹙起眉头。让夕林感到似乎有些不对。

    从两人的对话之中,夕林大致听了个明白,“柯林”这几年在国际市场中发展的不错,于是计划趁劲头,继续发展国际市场开设海外新公司。

    这一次他们把公司选址到泰国。可是泰方给的数据信息太少,要不然就有很多都是错误的,严重与实际信息不符。使“柯林”没有办法做出正确的判断。市场隔置,导致后续诸多项目无法按期进行,给“柯林”造成了损失。

    藜麦:“我们已经派出谈判专家与泰方进行多次交谈,但泰方却一口咬定,他们给的信息是准确无误的,还倒打一耙,指责我们没有合作的诚意。”

    珞宁从平板上抬起头:“所以,这次我有必要去泰国见一见这位刁难柯林的公司幕后主使者?”

    话落,夕林华丽丽的萎了。

    所以,这次不是来北京逛清华的,他工作的时间要占用她和他独处的时间。

    哎!

    身旁人感受到她的情绪,靠右侧的手不动声色的抬起来,扳过她的头让她靠在他的肩上,轻声细语:“乖,等一下就到家了。”

    那属于抽出工作时间去安抚一个人,藜麦从后视镜中看到,期然觉得奇怪。珞宁以前从不是温柔的性子。他是杀伐果断的代表。

    藜麦将眼眸从向右侧移动,珞太太的脸出现在后视镜中,她靠在珞董的肩上,娇俏迷人的容颜,唇角上扬浮着淡淡的笑容。若不是红颜,如何能软化他那样的百炼钢。

    夕林的笑容似乎有一种感染力,能让看到她的人不知不觉跟着笑起来,恍然间,藜麦的唇角沾染了笑意。

    其实,他跟着珞宁出生入死五年,从未看到过珞宁笑,甚至是温待于谁。没想到太太竟有这样的魔力。让他有幸能看到这一幕。

    原来微笑里带着治愈的能力。

    车子在一处高档别墅区前停下来,夕林下车后看了周围的景儿,目测眼前的房子是整个区内最大的一处。

    珞宁牵着夕林的手,附耳:“宝贝,这是我们在北京的家。”进去之后,从机场一路跟来带行李的助理自径将行李提上楼。

    珞宁脱下西装交给藜麦挂到衣架上,自己挽起白衬衫的袖子进厨房倒水。

    夕林闲下来,看着房里的摆设。宽大,采光很好。整栋别墅偏向简约风。

    “这是你什么时候买下来的房子?”夕林问。

    “上大学的时候,”珞宁端了一杯水过来,递给妻子,与她站在一起,“大四那年和同学开发软件卖售,赚了钱就买下这栋房子作为落脚点,创办柯林的那段时间,就一直住在这里。”

    “哦。”夕林转过头来,看着珞宁有些不解:“那为什么不在这里住下,反而又回到上海?”

    话落,夕林头上吃了一记,某人有些苦恼:“明知故问。”然后把妻喝过水的被子拿走放到茶几上。

    半晌,夕林吐了吐舌头,才明白他这明知故问是什么意思。笑着跑到珞宁身后,搂住他的脖子,下巴抵在他的肩上,声音里带着欢喜:“因为我对不对?”

    她动个不停,珞宁只怕她磕着闪着,手绕到后面固定她的腰,摇头无奈:“你呀,总让人有操不完的心。”

    藜麦真不想打扰人家夫妻,但是他确实有事报告珞宁,所以就算不愿意也不得已而为之,上前开口:“珞董。”

    珞宁抬眸看了藜麦一眼,心领神会,转身拉着夕林的手:“困吗,要不要上去补眠?”

    夕林本想不困的,但看藜麦的神色,似有事情要和珞宁讲,只要被动点头。

    珞宁轻笑,揉揉妻子的头发:“乖,我带你上楼去看卧室。”

    “嗯。”

    藜麦也跟在后面一起上了楼。

    家和落脚点还是有区别的,向来珞宁是不在这里常住,所以卧房的布置也很简单。毕竟那时候他还是个单身男子,卧室里床、衣柜、落地窗,纯白浅灰的色调。非常珞宁。

    花板上是三个圆柱形的照明灯,床头两侧的矮柜上各亮着一盏,这个房间里到处可以看到数学几何图形的存在。

    看,不把数学学好还是不行的。因为当它把那种简单美呈现在你面前的时候,你真的会后悔,当初为什么没有发现它的美呢?

    卧室是私人领地,藜麦不方便进去,拿着平板在外面等候。珞宁把妻子带到床前坐下,自己右膝着地,半跪在妻子面前,笑着开口:“你先休息一下,等我忙完了事情,我们就去清华。”

    夕林勾着右半边唇角,抬眸看着珞宁:“刚才在车里我已经听了七七八八,这段时间,你肯定不能全身心的陪我了。对不对?”

    珞宁沉默。

    “恼了?”

    夕林伸手摸摸珞宁的脸,让他看着自己:“不恼,你这么辛苦养家我怎么舍得恼你啊!”

    拇指划过珞宁唇角,感受到他上扬的弧度,自从他康复之后她便可以时常看到他笑。才知道原来傻瓜不止她一个,他也是个爱笑的人。

    夕林被他感染,扬起嘴角,眉眼弯弯:“你去忙吧,我补一会儿眠,等我醒来的时候,记得做好吃的给我。”

    “好。”珞宁柔声宠溺。照顾妻子睡下,方才退了出去。

    合上门的那一刹那,珞宁唇角的笑容随即消失。沉静的目光扫过藜麦,沉声开口:“跟我到书房来!”

    推开书房的门,珞宁直径走到办公桌前后面坐下,这间房里一整套的黄木家具,办公桌后面是一整扇书柜,上面放着很多金融方面的书。处处透着严谨感。

    藜麦站在珞宁面前,将事情完完整整的跟珞宁讲过一遍,珞宁听后拧紧了眉头。随后问:“跟他们的秘书联系过了吗?我会亲自到泰国和他们会一会。”

    藜麦:“过了。我告诉他们珞董在安排时间,到时候会亲自和他们谈。”

    “去订明早上的机票,我明一大早就去。”珞宁。

    若放在以往,藜麦一定马上去办,可现在珞太太跟来了,藜麦行动上有所迟缓,站在远处,一动不动,手伸到鼻子下面摸了摸。

    “怎么?”珞宁抬眸看到藜麦一脸不自然的模样问。

    “珞董,夫人那边该怎么?毕竟她才刚来。”藜麦留意珞宁的表情,心下恍然,开口试问:“您要带着太太一起去?”

    某人勾起唇角,伸出右手食指在他面前晃了晃:“不,只我一个人去。”

    藜麦这下转不过弯儿来:“留下太太?”

    “对。”某人开口。

    珞宁在书房里和藜麦谈了一下午,夕林醒来时,坐起伸了个懒腰,外面已是夕阳西下的景儿。穿鞋下床,到楼下的时候,才发现,楼下竟一个人也没有,厨房里也没有人。

    夕林抬头看了眼楼上,挑起嘴角埋怨:“骗子,还给我做吃的呢!”

    她穿着棉质的睡衣,捋起袖子,走进厨房,没人做她就自己做,做好了不让那人吃!

    不过珞宁真的很会掐时间,夕林把饭做好了,他才打开书房的门,与藜麦一边谈话,一边下楼。

    厨房里传来动静,驻步,往里看了一眼,这才想起他答应妻子要做饭给她吃,结果却忘了时间,心下懊恼不已,便对藜麦:“就按照我刚才的进行,你先回去吧,我不送你了。”

    藜麦知意,点头:“好的!”

    珞宁脚下穿着拖鞋轻轻的走过去,拦住妻子的腰,下颚抵在她的颈窝里,笑着问:“做什么好吃的?”

    夕林埋怨他一眼:“我做了好多好吃的,就是没你的。”

    珞宁佯装一副可怜相:“你舍得让我饿肚子?”

    啧,这人倒是学会了!

    “珞宁,我觉得我就不能惯着你。”夕林拿木勺搅拌着锅里的罗宋汤开口了。

    珞宁笑,搂紧了妻子:“你不惯我谁惯我啊,老婆。”

    有时候男人撒起娇来,比女人还要肉麻厉害百倍,夕林妥妥的受不了,“你起开!”他不动。

    她那手肘推他,竟被他扭了扭身体避开了,“牛皮糖。”夕林骂他。

    骂不走,打不走。夕林无语了,这时候珞宁却抓住了她的手,跟她一起搅拌。舀了一勺,吹了吹放到妻子嘴边:“尝尝怎么样?”

    夕林尝了一口,皱眉:“味道淡了。”

    不会煮饭是妻子的特长,但是她今竟自告奋勇的下厨,珞宁不能不给面子,就着妻子喝的那一勺尝了口,发现妻子的确用心了只是少了点盐的味道。

    “再加点盐。”他。

    “哦。”夕林打开调味盒,舀了满满一勺盐出来,经常不进厨房的她,面对厨房里的一切完全是个大马虎。

    珞宁对她的要求不高只要她能认清楚厨房里的一切设备,他就已经心满意足了。

    那勺盐,舀的他心里惶惶的,如果一整勺全部下去,这汤估计就没法儿喝了。为了不让妻子的心血付诸东流,珞宁与关键时刻出手,握紧妻子的手,带着她一点一点的移动到汤的上层,然后另一只手食指轻轻在盐上划过,汤里有了盐味儿,也解决了妻子的尴尬。

    再一次尝味道,珞宁开口:“好多了!”

    夕林只做了一道罗宋汤后就被珞宁推出了厨房,候在外面等着。

    “不需要我帮忙吗?”被撵出来的人问。

    “不要,你等着吃就行了。”做菜的人回答。

    被撵出来的人堆了堆唇角,好吧,反正她也不是做饭的把式,那道罗宋汤还是看了好几遍电脑,才下决心去做的。已经不错了不是吗?

    剩下的就交给会做的人去做吧,她这个人一向物尽其才,对人公平。一个人拉开餐桌的椅子坐下来边玩儿边等。好在那人速度快,没多久推开了厨房的门,端出来一道道精致的美味佳肴来。夕林没有拿筷子,当菜摆到桌子上的时候,忍不住用手夹了一口醋溜白菜片放到嘴里,吃完还吮了吮手指。

    自己闭目感叹,这珞宁出手果然是人间美味,没想到睁开眼却看到珞宁嫌弃的眼神。

    “怎么了?”她问。

    他二话不,拉着夕林就往卫生间走,打开水龙头,将她的手放在流水下面洗干净,“都是油,你吃完了要往哪儿蹭去?”

    “蹭你脸上。”她抬头看向他的侧脸,言语轻巧,没忘记那夜里他们路过一家肯德基店,她刚吃过肯德基手里油油的,也被他嫌弃,结果她就报复他,把手上的油全都抹在他的脸上。

    有时候珞宁会被妻子弄得哭笑不得。镜子中的她扬起半张脸,挑起唇角,活脱脱一个桀骜不驯的样子,真叫她打也舍不得,骂也舍不得。只剩笑了。

    她却扳过他的身子,两手并用捏住他的脸,那双大眼在他的眼前无限放大,妻子放狠话:“珞宁,你要是再敢嫌弃我,我就捏死你!”

    他没了形象嗯嗯啊啊的被妻子家暴了一顿。从卫生间理出来的额时候,两边的脸颊都是红红的。夕林走在前面,他跟在后面关上了卫生间的门。

    面对一大桌子的美味佳肴,夕林使筷子夹起来尝了口。面对珞宁微红的脸竟忍不住笑出来。

    “别笑了!”虽这样,但珞宁还是由着她,不断给她碟里夹菜。

    夕林逗他:“哎呀我的妈,想不到你脸皮这么薄,还没消红呢!”

    “谁的错?”珞宁横了妻子一眼。

    夕林忙搓搓手臂,将这鸡皮疙瘩抖搂下去,“哎哟,受不了你的撒娇。”

    餐厅的照明灯很亮,一抹抹洒在桌上盘里盛出来的食物上,珞宁用筷子夹菜,吃的时候告诉夕林:“我明要去泰国出差。”

    意料之中的事情,夕林没有多大的情绪,咽了一口饭:“去吧。要记得,泰国人妖多,可别被他们迷惑了回不来,我可不去接你。”

    后面的话多属于开玩笑的成分,珞宁唇角有笑,却敛了眸子,那头顶的光不能在进入他的眼里。

    明知道她不想参与他的事业不想出这个风头,但是心里还是垫垫的,有些失落光化作迷雾浓烟绕着心脏。

    开口话时,褪去了欢乐,淡淡低沉:“我就去几,你一人在北京照顾好自己,我打电话叫家政阿姨过来,她会照料你的一人三餐,无聊了就去街上逛逛,你喜静不喜动,偶尔也可以去故宫看看。”

    提到故宫,夕林想起了穿越剧,与珞宁玩笑:“我去故宫的时候,专挑僻静的地方走,不定栽一个跟头就穿越到古代去了。”

    夕林本没有其他的心思,只是一时兴起,但她却察觉不到他在珞宁心中的位置,他一向将她视作孩子,平日里玩闹都有他在身旁,要是有什么还能有他帮衬着。

    如今一出国她那尾巴就翘起来了,指不定还会干出多疯狂的事情呢,这趟出国,他势必无法安心。

    或许是某人的目光太过热烈,夕林转过头看到珞宁正在看她。她知道珞宁在担心什么,笑的眉眼弯弯:“跟你开玩笑的。我不去故宫,就去吃街,吃光北京所有的吃。”

    他刚才的心沉甸甸的还为他走后,马虎的妻子无法照料自己而忧心,现在却因为她一句话,忍不住笑出来。

    他和她并肩坐着,突然移了椅子,正身坐在她面前,抬手摸她的头发,黑亮的眸子如水趟过一般柔和,带着不舍:“有时候真想把你带在身边形影不离,可你的性子为什么这样硬,决定了的就再也不改?”

    她亦抬眸看着他,静静的听他话,眸里不如他的温柔宠溺,却也是温柔的。

    她起身搂住他的脖子,侧脸贴在他的胸膛间开口:“我知道你这次遇到了些麻烦的事情,不同于旅游散心,所以,我不能在你身边让你分心。”抬头,她问他,“这次要去几。”

    “不一定,得看那边的情况。”他搂紧了妻子,似是觉得万般宠溺都是不够的,紧接着问了她的额头,“但我会尽快赶回来。”

    夕林没什么,一抹光映进了她的眼里,她的脑海里回忆起白藜麦的话。扬起唇角,温声开口对珞宁:“虽然我不知道泰方为什么一定要刁难柯林,但是站在国际的立场上,毫无意外,中国已经成为全世界交流发展的中转站。对于任何一个国家都无法或缺,所以有一点可以肯定,泰方一定是想来中国发展的。

    至于为什么蹉跎的缘由可能有两方面,一,是利益,合作双方都想赚大头,泰方也是这样的想法,他们的目的就是让我们让步,他赚大。二,就是有人暗中和柯林较劲争市场。这在商界已经屡见不鲜了。比起一,二更让人费神。”妻子偏僻入里的分析和他呆在书房里与藜麦分析了一下午的结果一模一样,他就他有一个非常聪慧的妻子,轻言细语间便剥开一切迷雾。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日后若行商必定有一套手腕。

    可珞宁隐隐觉得,她这般隐藏自己,都是为了他。她答应要在他面前做一个无忧无虑仰仗着丈夫的妻子,所以现在收敛锋芒,只为成全他。

    她若不喜欢一件事情就会闭口不提,把话题引到另一件事事情上,珞宁拿她没有办法只能叹气:“把你一个人放在北京,想你了怎么办?”

    夕林笑,伸出大拇指和拇指,这两个手指头做电话是最完美的搭档,她在他面前晃了晃:“打电话给我啊,要不然视频也可以。”

    她的手遮过了他的眼,他把她的手握紧,放在唇间低低亲吻。四目相对,温情悄然点燃,这晚上的饭,没有吃完,珞宁抱起了妻子上了楼。

    那张床上,褪衣服的动作有些迫不及待。珞宁漆黑的眸里映入了一抹光,似是深海狂卷,代替了理智,放纵了他的冲动。

    所有的一切都是最原始的。想着合二为一,想着将她嵌入身体里,融化进血液里再不分离。

    夜渐渐降临,星光登场。

    男人对女人的渴望仍在那张床上延续,情动时,夕林捧起了珞宁的头,指尖插在他微短的发丝里,明明看到了他眼里的埋怨。

    他在埋怨她为什么不和他一起去泰国。她不想参与他的事情,可呆在他身边也行,为什么不愿意。

    夕林漆黑清亮的眼里尽是温柔色,注定要消融了他的刚毅,她送上了自己的唇,这次竟主动的,慢慢描摹珞宁的轮廓。她不想做一个女强人与他平分秋色。丈夫和妻子之间各有各的平台。结合是因为爱而不是利益或是利用。

    就像儿时读过的《致橡树》紧紧相依,彼此独立。多么真挚的感情真谛,可惜鲜少有人能懂。

    他把她弄疼了。月光白,嵌入了她的褶皱的眉心处。

    “生我的气?”

    他没有立刻回答,只是亲吻她。双手划过她的每一寸肌肤。所到之处全是温情柔软。他发间的汗滴到了她的两胸间,他俯首将其吮去。当埋首在她颈间时,他才愿意开口:“不是生气,就是舍不得离开你。”后来,他的声音似乎带着警告:“珞夕林,你是不是忘记了,我们曾经分开过四年又四个月!”

    夕林轻笑,还不是一样记仇。

    “那你要我怎样?”她问他。

    借着月光恍然间一种错觉,那人轻佻嘴角,带着一股作祟,可突然间又没了,一切仿佛从未发生过一样,可接着夕林的惩罚就来了。他用力一顶,夕林吃痛,终于明白这个男人是坏性劣根。

    隔日清晨,夕林在睡梦中感觉有人亲了他的额头。

    没错,那日是珞宁,晨起他已经穿好了西装,一边扣白色衬衫袖口的扣子,一边绕过床头走到妻子这边,俯身亲吻她:“我走了。”

    夕林轻哼了一声。其实不用睁眼都知道这人现在的心情一定不错,奶奶的,费尽心思折腾了她一夜,就是要把她折腾到不能动,最好睡到他回来的那一。真是狠心到了极点。

    “我带礼物回来给你。”那人有话了。

    夕林虽然睁不开眼,但是却在心里把他骂了个体无完肤:带你个大头,最好让把你给带走。

    她不回应,连哼哼都没有了,那人得不到答案,心有不满,蹭着她的鼻尖循循诱惑:“想要什么?”

    哎呀,走开!

    “想要什么?”那人再问。

    夕林败了,被迫睁开眼睛,瞪着眼前那张春风得意的俊脸,“困、困、困啊!”

    某人龙心大悦:“好,我知道了给你带最好的礼物回来。”

    别回来了!

    藜麦在楼下等,只见珞宁独自一个人提着行李箱走下来了。后来他还望楼梯上看了好几眼正疑惑着,珞宁突然开口:“看什么呢?”

    “太太不送您吗?”丈夫出差,妻子应该下来松一松的,昨两人的感情明明那么好。

    珞宁唇角扬起,眉宇间神清气爽,手搭在藜麦的臂上开口:“走吧。”

    夫妻私事不向外人道。

    珞宁走了多久,夕林不知道。托某人的福一觉醒来已经是日落黄昏后。这还不算,浑身酸痛还在后面招架着呢。

    某人似乎掐准了她在这个点儿醒来一般,刚坐起,手机就响了。在床头位置,她抹了把,按下接听键接听。

    “醒了?”那人的声音淳淳好听。

    “嗯。”夕林掀开被子,“已经到泰国了?”

    “嗯。刚到。”此刻的他已经在“柯林”泰国分公司总裁办公室里,查看下属交上来的文件。抽空给她打了个电话。

    夕林穿上拖鞋拉开窗帘,一派柔柔的夕阳景色便映入了眼帘,勾唤出她眸底的温柔色,单臂环胸,另一只手把手机放到耳边,眉眼唇角皆是笑容。

    许久听不到妻子回应珞宁以为她不在,试着唤了句:“夕林?”

    “嗯。我在看夕阳。这景色很美。”夕林。

    “有没有想我啊,往日里这样的景色都是我陪着你的。”某人趁机把自己美化了一番。

    夕林呵呵:“臭美啊你。”

    “我尽快回去。”珞宁话的时候,公司里的高层员工基本上都在。藜麦携伴在场。若不是早已经见过了珞董的温柔,怕是这会儿也跟着一众高层一起大跌眼镜,嘴巴张的老大,一脸不可思议了。

    挂了电话之后似乎一切都是错觉。珞宁从未曾那样温柔过,自身站在落地窗前,双臂环胸,目光深沉。

    泰国,珞宁和一中高层召开了短暂会议,进入紧张备战状态,北京,夕林洗漱好下楼,保姆阿姨已经来了,在楼梯口候着:“您是夫人吧?”一个四五十岁的中年女人开口,圆形的脸五官并不突出,微笑时,笑容堆积在眼角,成了孔雀开屏的形状。

    穿着干净得体。女人:“我叫萧娟,人家都叫我娟婶,我是珞董请来专门照顾夫人的,珞董上学的那会儿我就在这里帮忙了,您有什么事儿直接吩咐我。”

    夕林扬起唇角,她对于任何照顾过珞宁的人都心存感激,对待娟婶也一样,她称呼她娟婶,娟婶也诚恳的嗳了下来,这一点倒是和罗阿姨很像。娟婶把她领到厨房,端出了菜,对夕林:“先生您从就在在上海长大,最喜欢吃上海的饭菜,我呀就临时学了几道,您尝尝合不合口味。”

    夕林拿起筷子尝了一口带有上海味道的本帮菜。味道的确不错,抬头夕林问娟婶:“珞董也是上海人,难道他没有告诉你吗?”

    娟婶听后,胖胖的身体明显一怔:“哟,这我还真不知道,我一直以为珞董就是北京人。”

    “为什么?”夕林放下筷子,隐隐蹙眉。总觉得有关于他创业的那一段时期,他过的不好,委屈了自己。

    娟婶回忆:“我来到这栋别墅的时候,别墅的主人就是珞董,那个时候他还没有创立柯林,就是一个普通的大学生,跟他那几个合伙的同学一起叫我娟婶。

    后来在这里工作了一段时间,我才知道这别墅是几个人合伙儿买的,年轻的伙子们在里面忙忙碌碌,有时候我第二清晨一大早过来开开门,就看见珞董在那里工作。”娟婶指了指客厅茶几的位置,“就那儿,原先那里不方茶几,放着电脑桌,是珞董独自工作的地方。对于那帮孩子来,熬夜是经常的事儿。我记得当时,珞董的身体并不怎么好,而且他又熬夜饮食上也不规律,可工作却是最拼命的。

    那帮孩子里大部分都是北京人,当时我听珞董和他们交谈时声音也像地道的老北京,就没有怀疑。原来他是上海人啊。”

    原来,他把熬夜当成家常便饭。夕林手指间夹着筷子,却没了吃饭的胃口。盯着娟婶指着的位置,她甚至能够看到他忙碌拼命的样子,不知不觉眼睛竟红了。

    抬头把眼泪往回逼时,却被娟婶见了,她大惊:“哎呀,夫人您怎么哭了?”

    “没事。”夕林摆摆手,沙哑的声音带着淡淡的心疼,“娟婶,多给我讲讲他创业时候的事儿吧。”

    “好。”娟婶也是个颇爱话的人,打开了话匣子就滔滔不绝,把珞宁上学的那几年但凡她知道的事情都一五一十的告诉了夕林。

    沉重与辛苦之中还穿插着一些愉快的话题,比如,他们清华大学里就曾有女学生慕名来给珞宁送情书,结果一一被珞宁给拒绝了。

    娟婶:“当时我也奇怪,长得多好看的孩子啊。他们那几个找不到女友是因为长得难看,找不到也不奇怪。可珞董不一样,追他的姑娘可都是校花级别的,他就告诉人家,他有女朋友了。

    可我在这里这么久,也没有看到他主动把哪个姑娘带回来,经常是独来独往的一个人,我是个直性子的人,时间长了,看到别人都有女朋友,独他一个人没有,就急了,劝他交一个,免得没办法和爸妈交代。

    那也是我第一次知道他的身世,他他父母都去世了,家里就他一个人。他有女友,在国外。”

    娟婶叹了口气,不知道她面前就是真人,一股脑的把心里话全都了出来:“可怜的孩子,父母不在了,有一个在国外的女友有什么用?他遭此大难,他那个国外女友都没有回国来陪她。这么狠心的女人,还要她干什么。”似是气愤,娟婶当着夕林的面儿拍桌子,“夫人,别堵心珞董有个女朋友,他那个女朋友谁都没见过,跟您没法比,没法比!”

    娟婶的起劲儿,却被夕林叫住,温声开口:“娟婶,你口中那个去了国外的女友就是我。”

    “啊。”娟婶差点没有惊掉下巴,那刚才自己的那些话……娟婶急忙捂住嘴巴,岂不是以下犯上了。

    原以为是那个女友功利狠心。可看夫人的模样,温婉善良,完全与她心中的形象相差十万八千里啊,不可能。

    夕林知道娟婶想问原因,但并不是所有的故事见到一个人就要一次。那些曾经是夕林心头的伤,她选择遗忘,珍惜跟珞宁的现在。把那些全都埋葬在旧日的时光里。

    夕林没有出去吃吃,一直到晚上,娟婶还是兜兜转转想从她口中得知些事情。全部都在夕林的沉默中拒绝。夜幕降临的时候夕林终于开口:“娟婶,你回吧。”

    “是,夫人。”娟婶收拾东西要离开的时候,夕林叫住了她,从包里拿出一些钱给了娟婶:“我跟珞董你明日不用来了,这些钱你拿着是今日的工资。”

    娟婶握着前,抬眸看着夕林,眼睛闪烁不定。夕林嘴角维持着笑意,但却深知这种人嘴巴太大,留不得。

    夕林亲自关上了别墅的大门,当黑夜完全侵袭的时候,萧娟脸上不再有谦恭的表情,转而是讽刺,冷冷的盯着那扇门,摇头哀叹:有钱人家是非多。

    稍晚一点,夕林跟珞宁通话,把这件事告诉了珞宁。

    他在电话里不解:“为什么要辞掉娟婶,他是我创业时候就认识的,人不错。”

    夕林站在落地窗前,看着眼前夜幕,目光也多了几分沉静明明忧心,却偏用欢快的口气:“你毕业都好些年了,又不在北京常住,有些人是会变得。再者,听你上学哪会,她还给你介绍对象来着?”

    珞宁被妻子的醋意给逗笑了,无奈扶额:“看来,这个娟婶真的是多嘴了。你别恼,我明重新给你约一个。”

    “嗯。”夕林依了他。

    那时他在芭堤雅酒店,挂了电话走到落地窗前,双手插在西装裤口袋里,眸光与外面色一致,黑而深沉。

    他了解妻子个性,善良之时却又存着几分警醒。娟婶若能安分守己,她不会如此待她,唯一可以证明的一点是娟婶话多了。

    不然一向不肯嫉妒的妻,不会拿出介绍对象来敲击他。这时藜麦敲门进来,他熟悉北京,亦是他一手带出来的人,有些事儿交给他办,他放心。

    他把娟婶的事儿告诉了藜麦,让他妥善处置。

    隔日一早,他在酒店里准备妥当,并与对方公司约定见面地点,由藜麦亲自开车送他去。

    对方公司派出的代表是一个约莫四十来岁的男人,资料显示是合作方mtr公司的董事长。秃顶,身材微胖,身后却跟了以为俏丽佳人。

    这佳人委实好看,身材高挑,穿一身紧身裙,前凸后翘,大波浪卷披在肩上,眼睛深邃迷人。等男人坐下后,她站在男人的身后却是眉目传情。

    女人身上传来的香水味儿太过浓郁,珞宁消受不了,把手放在嘴边咳了咳。

    只是这一举动却被女子翻译成乞求约会的意思,目光不免定在珞宁身上,打量了他几眼。

    没多久就被她帅气的外表给吸引了。谈判时不时地干扰进程。当见到真是情景,珞宁才意识到自己大错特错,他和藜麦想到了一,想到了二,却唯独没有想到三。

    美**国

    谈判时女子干扰,而男人似乎也很接纳女子的意见。完全没有自己的想法。这场谈判注定无疾而终。

    铩羽而归,回去之后,珞宁压着怒意对藜麦:“马上停止跟mtr公司的所有合作。抽回所有投入资金。”

    “是!”

    没想到的是他们这边又决定,他们那边也有安排。不知道那男人的助理跟他了什么。

    女人半夜敲响了珞宁酒店房间的门。那时他正准备入睡。开门,便见一个装扮艳丽的女子赌在门口。

    珞宁蹙眉,接着走廊幽暗的照明和屋内明亮的照射,才分辨出女子竟是白里跟在男人后面的秘书。

    “有事?”珞宁的英文。

    似是怕他会关门吧,女子提前按住了门,用英文回应:“我叫摸on,你知道吧是月光的意思,”着她的手便在珞宁身上打转,“先生你很有魅力,所以我想……”

    话未完,珞宁就想关门了,怪他考虑不周,这泰国女子的力气竟大的出奇,珞宁竟撼不动门半分。

    女子巧笑着走进来关上了门:“先生我美吗?”不是摸on自恋,只是在这泰国,一般男人都无法拒绝她。

    珞宁勾起唇角,英文回应:“你来我这里,你那位董事长先生知道吗?”

    摸on笑如莲花:“他当然知道,我对他我有办法搞定你。”

    珞宁:“看来你是信心十足?”

    “对,”女人点头,涂了红色指甲的手已经超珞宁伸过来了,珞宁抓住了她的手,蹙眉把她扔到一边:“别碰我!”

    这房间都被女人呛鼻的香水味道污染,珞宁呆不下去,如果她还想在这间房里呆着就让她呆着吧,他离开。

    女子被摔得狼狈,自是不甘愿,当珞宁要离开的时候,突然间扑上来,扯住他的衬衫。结果没有防备,那一刹那,烧伤的皮肤裸露在外,被女子看个正着。

    女子像是看到了什么恐怖的事情一样,对应他那张俊脸,再看他的身体,摇头晃脑:“怎么可能,不可能!”

    珞宁停下来,将女子的手从衣衫上拽下,冷声指向门口:“滚!”

    女子被震慑,仓皇逃离。

    关上门,珞宁坐在床上,长长吐了一口气,突然想起夕林的话,泰国人妖多,泰国的女人比人妖更厉害!

    珞宁扶额笑了出来……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繁花落豪门,一世倾情》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繁花落豪门,一世倾情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繁花落豪门,一世倾情》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