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76就要护短,戏里戏外皆有情一更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繁花落豪门,一世倾情正文 076就要护短,戏里戏外皆有情一更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导演喊就位,演员们出现在镜头里。

    背景:夏阑珊卧室。

    罗美玲没有敲门直接闯了进来。阑珊那时正坐在床上,看到罗美玲,挑起唇角露出不削的表情。

    她已经习惯了,父亲在场时罗美玲会装出一副慈母的模样,父亲一走,她就原形毕露,几番苛刻于她。

    如今又是父亲不在时,她自然会露出后母的本性。

    “你进来干什么!”以前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她都会发怒,叱问她不会敲门吗?但后来与罗美玲的争吵斗勇中她逐渐麻木了。跟一个演技派你拿真面目做什么。

    不过是演戏罢了。

    对夏阑珊来是演戏,可对夕林来却是戏中戏,感觉很把控。但是罗美玲的感觉很好,一下子就把她带进了戏里。

    床上放着道具信纸。那是白柔写给女儿的信,那时白柔已经感觉自己时日无多,便在可以动的时候,写下这些信给将来长大后的女儿读。

    罗美玲恨透了白柔,自然不会让她的东西存在,于是先见到床上的那堆信纸,跑过去一把抓起来疯了一样都给撕成了雪花,然后向头顶一抛,满的雪花。

    夏阑珊恼了,眼睁睁的看着母亲留给自己唯一的遗物被这女人给毁了,跑过去用尽全身的力量删了罗美玲一巴掌。

    因为是拍戏,夕林没有打算真打,她本想借位,没想到巴掌过来的那一瞬,女人竟然扯过她的手狠狠的打在自己的连山。

    夕林皱眉。导演却在这时候喊卡:“一条过!”

    “您为什么要这样?”夕林问。

    女人却笑了,“我知道你并不想要真的打我,可是我是个演员,要对剧本负责观众负责,如果太假会让观众寒心的。我演了半辈子的戏,这点职业操守还是有的。”

    岁月从不败美人,女人体态优雅,谈吐有气质。夕林虽然不是圈中人,但她出来的那番话确实让她敬佩。

    她的助理给她送来了冰块敷脸,夕林却问助理要走了冰块:“我来吧。”

    虽然戏里夏阑珊和罗美玲水火不容,但戏外戏里却是极其尊重女人的。戏里扶她到椅子上坐下,蹲在她身边用毛巾裹了冰块给她敷脸。

    美娜化好妆出来正好看到这一幕,嘴角挑起一抹讽笑,经过珞夕林身边的时候故意停下来,碎了一声:“真是卑微啊!”

    完便跨过夕林她们,走到自己的椅子上坐下来。

    美娜的经纪人在身后跟着,等她一坐下,一群人都围了上去。有人递剧本,有人扇扇子,有人递水,三百六十度服务周全。

    她故意往夕林这边看了一眼,大有示威的意思。

    ——看看,我一个女二都比你女一有排场!

    对比美娜她们这边的确门可罗雀,景色惨白。突然这个时候,女人拍了拍夕林的手。

    夕林抬眸看她,却看到一双平静而悠远的眸。那眸子里有经历过岁月长河而后抚平褶皱波浪的定力。从容温柔的看着她。

    夕林扬起嘴角,与女人相视一笑。

    老安排相同性格的人相遇相知,有时候不用多,一个眼神彼此就能够明白。夕林想女人大概也是不愿与这种人计较,所以一笑淡化。

    珞宁从不远处走来,看到了这两种景色:一个是妻子和女前辈自食其力,相处融洽,一个却是被一群人围住架子排场比任何人都大。当即皱了眉。

    珞宁不动声色的走到妻子身旁,和妻子一样蹲下来。握着女人的手:“董老师,辛苦你了。”

    珞宁完,转身跟夕林介绍:“这位是董晟涵,董老师,前些日子受邀拍戏,和我一样都是有戏的时候才来剧组,可能你不怎么熟悉。”

    董晟涵笑:“我只演了一段时间的电视剧,你们这些八零九零后不认识我也没什么奇怪的。”

    “哪儿呀。”珞宁接过话,“您拍戏得奖的时候,我们这些毛头孩子也就刚学会话吧。需要像您学的地方还很多。”

    可以听出来珞宁对董晟涵特别的尊重,三言两语间就把她哄得开开心心。

    他还对夕林:“董老师和你搭戏,你不仅可以学到专业知识,也可以学到很多人生的知识,她可是个宝贝。”

    “是。”夕林笑着。

    剧组的人各个都是人精儿。先前董晟涵进组的时候,没认认识她,都以为她只不过是临时请来的演员。但这会儿看见珞宁都蹲在她面前毕恭毕敬的,不由调转了方向。

    导演亲自过来向董晟涵嘘寒问暖,当着珞宁的面儿跟董晟涵献殷勤:董老师有什么需要就吩咐旁人去做,珞董把您请来,我们自然也不敢怠慢。

    董晟涵摆摆手婉拒:“不用麻烦了,我人老了,就不讲究排场了,您还是多照顾照顾这些年轻人吧。”

    美娜身边伺候的人看到这场景,便有人窃窃私语:“快看,导演都过去了,那个老女人究竟是什么身份啊?”

    “不知道,不过好像听是珞董亲自请来的。来头肯定不。我们?”

    另一人朝话的人使了使眼色,意思是:这位大神还在呢,我们敢走吗?

    那人心眼颇多,来到美娜身前开口:“那个,美娜姐,我们想过去看看。顺便帮你打听打听消息。”

    美娜怎会不知道这帮助理打的什么算盘,都赶着巴结有头有脸的人物是吧,想都别想!

    她拽过一旁助理手中的扇子,扔到话人的怀里,怒斥:“你是公司派给我的助理是要伺候我的,”她往身后扫了一眼:“还有你们,认清楚主子!”

    那边的争吵声隐隐传到珞宁耳畔,他听了直皱眉。站起身,双手叉腰在剧组里面找宋雅的影子。这会儿她大概还没有和马克离开。

    人群中看到了宋雅,珞宁走过去喊住她。

    “跟我来一下!”“珞董。”

    剧组僻静处,珞宁站住脚步,转过来问宋雅:“宋美娜的合同什么时候结束?”

    一句话,宋雅便知美娜定是犯了骄纵的性子惹珞宁不舒服,心下叹气,人各有命,自己也没有办法帮她了。于是便开口:“18年年底。”

    也没多长时间了,珞宁点了头:“记住合同结束后,立马封杀宋美娜,”他伸出食指在宋雅面前晃了晃,带着不容拒绝的命令:“我不希望在娱乐圈再见到她!”

    “是。”宋雅毕恭毕敬送珞宁离开。

    他刚走马克便走了过来,看到自家丫头一副虚弱无力的样子,开口问:“怎么了?”

    宋雅抬眸见是马克,没有多大情绪,懒懒的:“珞董刚才发话了,美娜合约一结束就全娱乐圈封杀。”

    他还以为是什么事儿呢,原来是这事儿。

    马克往美娜的方向看了一眼,见她被一群人围着伺候,跟老佛爷似得,嘴角轻佻起,淡淡的了句:“意料之中的事儿。”这话翻片儿,马克可不想宋美娜的事儿影响到他的心情。

    他拉着宋雅的手:“我们也走吧,该报备的都想珞董报备了,人家在这里陪老婆,没我们什么事儿了。想吃什么,我卖给你。”

    马克向宋雅献殷勤,表白自己是一个好男人,但是男人和女人的思想不一样。宋雅眯着眼睛防备他:“你们男人泡妞都用这种手段?”

    马克有些哭笑不得:“丫头,泡妞和娶老婆是两个不同的概念,可别搞混了。我能有时间娶老婆,没时间泡妞懂不?”

    “懂!”宋雅点点头。家长都见过了,不嫁他嫁谁啊!

    马克抬手揉揉丫头的发,眸里一片宠溺:“那要吃什么?”

    “嗯。”想了想,宋雅:“日式料理。”

    “好。我们去吃!”两人拉着手欢欢喜喜的离开剧组。

    话转回到剧组,罗美玲等到夏蓝回来跟他好一通告状,其实罗美玲对亲生女儿是什么心思,他老早就清楚,所以这次正好顺水推舟,把何若霖让给了凌伊人。

    可另一方,夏阑珊知道了这件事情,跟夏蓝吵了起来,镜头便从这里开始拍摄。

    客厅里,夏阑珊捂着半张脸(刚才被夏蓝扇了一巴掌),此刻正红着眼睛瞪向夏蓝。而夏蓝也是一副怒不可遏状。

    罗美玲和凌伊人母女在一旁做陪衬。

    母亲临终前遗言让夏阑珊好好照顾父亲,她原本可以跟父亲相依为命。可母亲刚去世不久,父亲就急着把罗美玲母女接回了家中,这大大打击了夏阑珊。

    的时候,罗美玲趁着父亲不在就告诉她:“你父亲至始至终都只爱我一个人。你母亲只是他用来扩充事业版图的工具。他从头到脚都在利用她,而你根本就不应该存在于这个世界上!”

    ?这些话对于一个年幼的孩子代表着什么?不言而喻。

    时候父亲确实很疼爱凌伊人,不许她和凌伊人抢玩具,每次出差回来都会给凌伊人买很多漂亮的裙子,而她什么都没有。曾经有一段时间,夏阑珊开始相信罗美玲的话,父亲不爱母亲,而她大概也是个不应该的存在。

    儿时受尽了罗美玲母女的欺凌刁难。父亲多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没有了妈妈,没有了爸爸的夏阑珊世界很穷,现在就连她最后一丝依赖,父亲都要逼她让出来给凌伊人。

    “我还剩下什么?你还要让我让什么!”夏阑珊朝父亲歇斯底里的大吼。这时候的她恨极了夏蓝,纵使他不爱她,可她毕竟还是他的亲骨肉,身为父亲,他怎么可以这样对她!“从,玩具,我让了。漂亮裙子,只上的,你就再也不允许阿姨给我买,我也让了,凌伊人学习成绩不好,让我让名次我也让了。可若霖他是个人,我让不起。我爱他,我不可能把他让给凌伊人。”夏阑珊气的发抖,这样对她太不公平了。

    “爸爸,”凌伊人抓住下蓝的衣袖,泪流满面,“我没有要跟阑珊抢的意思,只是感情的事情不受控制,我跟若霖是真心相爱的,若霖也知道这件事情,只是他可怜阑珊的身世,一直不愿意伤害阑珊,现在我和若霖都要出国留学了,我不希望和他不明不白的在一起。”

    “你什么?”夏阑珊红着眼睛看向凌伊人。

    “我……”凌伊人一脸慌张的看着夏阑珊,当她欲言又止时,突然有人承接了他的话。镜头一转,何若霖站在门口,大步走了进来,站在凌伊人身旁,伸手揽住凌伊人的腰,面朝着夏阑珊:“珊儿,对不起,我和伊人才是男女之爱,一直以来,我都把你当妹妹看。”当着夏阑珊的面儿,何若霖和凌伊人深情对望了一眼,“我们就要出国留学了,我再也不能让伊人跟着我不明不白的受委屈。我要给她一个名分。”

    罗美玲洋洋得意。

    夏蓝站在何若霖和凌伊人的身后,眼神深邃如渊,多么不值啊,夏蓝压着怒意,这种人最好离她的女儿远一点,有多远离多远。

    “现在都听清楚了吧。”镜头对准夏蓝,她竟当众站出来指责女儿,“是你抢了伊人的男人,你罗阿姨和艺人,她们两个没有对不起你。”

    “蓝。”罗美玲感动落泪。

    现在,在夏阑珊的眼里,父亲搂着罗美玲,何若霖搂着凌伊人,眼看着是多么相亲相爱的一家人啊,对,对,她才是那个多余的。正因为多余,父亲才会讨厌她。但让她最受不了的是何若霖,她若不喜欢她为什么不早早告诉她,现在这又算什么?尊严、骄傲全部被这家人踩在脚底。

    夏阑珊扬大笑,头顶的光线刺痛了她的眼。哭过笑过后,夏阑珊与父亲决裂,指着面前的所有人开口:“我夏阑珊,从今开始再也不是夏蓝的女儿,跟夏家没有任何关系!”完头也不回的跑了出去。夕林跑到镜头之外,导演也顺势喊卡。整场戏结束。

    戏里夏阑珊哭红了眼,被渣男伤透了心。但是戏外,夕林却哭红了眼睛。一场戏下来她几乎是疲惫不堪。散戏之后,背光灯还没有收拾,电线拉了一路,当夕林揉眼睛的时候,站在另一端的美娜却看到了机会,她想,如果林夕在片场突发意外,不能跟进度拍戏,那么导演一定会临时换人的。她这个女二自然而然就会取而代之。

    美娜唇角上挑,眼里射出一抹寒光:林夕,这不能怪我,要怪就怪这个圈子,你与我之间只能活一个人,为了我自己,你必须消失!

    她突然朝夕林的方向走过来,故意撞她,借机把她推到,脚腕子上绕着线,造成一种假象跟着夕林一起摔下去。

    等夕林反映过来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整体失重,扑倒了前面的灯,玻璃渣滓顿时溅了一地,原本夕林是可以避开的,可是美娜压在她身上,故意拉着她的手扎进了玻璃里。

    “啊!”夕林吃痛,工作人员急忙赶了过来……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繁花落豪门,一世倾情》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繁花落豪门,一世倾情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繁花落豪门,一世倾情》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