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74苏毓敏疑心,防火防狼防珞宁一更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繁花落豪门,一世倾情正文 074苏毓敏疑心,防火防狼防珞宁一更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美人,你怎么了?”苏毓敏见她咳嗽,忙帮她拍背。

    “没事儿。”夕林摇摇手,抬头看向珞宁,朝瞪去一记警告的眼神:“不要脸!”

    ……。

    第一场戏是夏蓝和何若霖的对手戏,背景在客厅里。

    珞宁穿着白衬衫黑色马甲西装,西裤,左腿压右腿,坐在法式单人沙发上,肩膀打开,双手放在沙发扶手上。目光定定的看着眼前的青年男子。

    而扮演何若霖的男演员则头微微低着,目光闪烁不定,双手放在腿上来回摩擦,略显紧张。

    佣人端着两杯咖啡走进镜头,为了凸显出气氛的紧张性,保姆心翼翼的踩着步子,眼珠分散从左右看。先走向珞宁,把咖啡放到他面前的茶几上。退步到何若霖身边,递给他一杯咖啡。

    何若霖冲保姆点点头,以示感谢。

    保姆退下

    夏蓝端起茶几上的咖啡放到嘴边,却不急着喝,抬眸看着何若霖。墨色的眸底显出深深的厌恶。人到中年,他已经看过了太多世事纷繁,太多人心叵测。何若霖这点道行他还不放在眼里。

    某人在镜头里故意沉下声音,添了一抹厚重感,开口:“若霖啊。”

    “伯父。”何若霖颤着声音赶紧迎合上去。

    夕林在场外看着这一幕,咖啡放在嘴边,纸杯的边缘摩挲着下唇,一双明眸忍着笑。想不到这人还有这本事。二十八岁的青年人扮演四五十岁的中年人,放在镜头里竟一点都不违和,倒是生出几分为父的气场来。太可爱了!

    夏蓝:“你与阑珊的婚事,她母亲在世时就定下来的,你已经是我内定的女婿了,还要跟我什么?”

    瞧瞧,这话一语双关。

    夏蓝本想开口告诉何若霖,夏阑珊姓夏是他夏蓝的亲生女儿,百年之后,她才是他百亿资产的继承人。可这男人实在入不得他的眼。这话他自然也不愿意。

    只是自妻子去世之后,女儿与自己不亲,反倒对这个肤浅的男人依赖的很。爱女情切,他也只能提醒到这里,至于以后,就看他的造化了。

    台上对戏的时候,夕林趁机看了眼剧本,这场讲的是何若霖背着夏阑珊去见夏蓝,以对凌伊人的深情和夏阑珊退婚。

    突然有玻璃摔碎的声音,夕林朝台上看去,夏蓝将咖啡杯摔碎,怒瞪着何若霖:“你要和我的女儿退婚?”

    何若霖上前解:“何伯父您先别生气听我。虽然我跟阑珊从一起长大,但她就像我的妹妹。而我真正爱的人是伊人。她也是您的女儿,我和她在一起也一样是您的女婿。”

    狼子野心!

    夏蓝握紧拳头,突然指向门口:“滚!”

    “卡!”导演喊,工作人员换场休息。饰演何若霖的青年男演员趁机过来找珞宁握手:“珞董,早就听过您的大名了,我现在是上海戏剧学院大二的学生,能跟您拍戏真的是我的荣幸!”

    珞宁把手伸出去,他对于后辈一向仁慈。眼前的这个男孩子,目光清澈,还未曾沾染社会习气,倒是挺合眼缘的。

    “好好努力,我也并不是专业的。”他。尽管这人话时不笑,但魅力却于无形中彰显。

    男孩:“您未出道就已经成为我的偶像了。”

    这话多少有些奉承的意思。珞宁笑了笑,挺聪明一孩子。

    下一场戏是夏蓝一个人的感情独白。

    背景转移到白柔的卧室。这间卧室,是从白柔去世之后再也没有人能进来的。剧本上写着:这卧室平日里都是夏蓝一人打扫,以寄托对亡妻的思念。就连最初,罗美玲想要进来,宣誓主权,都被夏蓝赶了出来。

    镜头一开始,夏蓝抱着白柔的照片,先是红了眼圈,然后再有眼泪慢慢溢出来。

    夏蓝:“柔儿,是我的错,当年阑珊亲眼目睹你离开的场面,这些年以来,那孩子一直恨我,不愿与我亲近。你临终前将她交给何若霖,可是他并非是阑珊的良人。我若将真相告诉她,她必然不信和我起冲突,可是我能怎么办?身为父亲,我总不能看着我们的女儿掉进火坑里。柔儿……柔儿,我该怎么办?”

    这场感情戏,珞宁注入了自己所有的感情,充实了夏蓝这个人物。当夕林转身抹眼泪的时候,才发现原来入戏的人不止她一个,在场的工作人员,都纷纷红了眼。

    苏毓敏掏出纸巾站在她身旁吸鼻子:“妖孽男人,明明只是一场戏,非要演的这么真,不当演员可惜了。我以前怎么没有发现他还有这样的才能呢!”

    夕林倒是没什么,看着苏毓敏哭的像花猫的脸,突然没有了眼泪,想笑了。

    “卡!”第二场,导演握着剧本哑声喊卡,当这个动作结束之后,夕林看到导演竟用手臂抹袖子。她便顺势往台上看了一眼,不仅感叹:这男人真是妖孽啊!

    下台之后,珞宁经过她身边,突然停住了,用父亲看着不省心的女儿的眼神,看着她:“你看,我怎么养了那么笨的一个丫头,操了一辈子的心。”

    她那时候愣住了,不明白他这话是从何来。剧组的人员也愣住了,但不久就有人笑出来,后来笑声越来越大,来自四面八方。夕林委实无辜,这人唱的哪一出?

    后来大家混熟之后,都给她取了个外号叫她不省心的女儿。一旦有戏,大家不叫她林夕,而叫她不省心的女儿准备好到你的戏了。

    就连苏毓敏有时也会皮上两句:“女儿啊,换衣服准备上场了。”夕林一气之下,便去珞宁的化妆间找他讨要一个法。

    雄赳赳气昂昂的来到化妆室门前,推开门,刚开口:“珞……”

    后面的宁字没有喊出来,因为她在化妆间里看到了马克和宋雅。

    马克拿着一大堆文件来找珞宁,宋雅则站在马克的身后,拿着笔记本记录他们的谈话内容。

    显然,她的突然闯入打扰了他们。

    马克脸上虽然有稍微的吃惊,但那人修养好,几乎一瞬间笑容附上唇角。不慌不乱的站起来,朝她敬礼:“夫人。”

    珞宁坐在椅子上转过身,看到她,唇角带笑,不温不火:“怎么了?”

    “你们在开会啊?”某个本来要兴师问罪的女人,这下却尴尬了,站在门口进也不是,不进也不是。

    看出妻子局促,珞宁站起来走到妻子面前,伸手将她拉了进来,带上了门。

    他让夕林坐在他的位置上,他站在她身后,吩咐马克:“继续。”

    夕林觉得自己坐在这里不太方便,扭头对珞宁:“我还是出去吧。”

    哪知要起身的时候,肩膀却被珞宁按住,某人弯腰附在她耳畔:“坐这里,他们两个不是外人。”

    他们?

    夕林自觉向来准确,抬头看向马克和宋雅,马克唇间带着笑意,只是宋雅微微低头,有躲在马克身后的意思,夕林立刻了然原来他们两个……

    她自是喜闻乐见有情人终成眷属的,珞宁突然开口:“这件事也和你有关。”

    “我?”夕林不明白。随即看向宋雅,却在眼神交汇的那一刹那,宋雅慌张低下了头。

    宋雅不敢看夕林。合同的事情是她和珞董演了一场戏。人家夫妻俩个倒是容易和解,可是和她……

    宋雅犯愁了,扭扭捏捏站出来开口:“夫人,我……”

    “怎么?”夕林想到她可能是为合同的事情,却伸手向后,摸准了男人的腰,狠狠地掐了一把。

    若没有这人指使,宋雅也不必给她下陷阱。她看的明白,这宋总监平日里虽然一派女强人作风,却在马克在的时候,很依赖他。就在刚才,没有任何外力作用下,她也只躲到了马克的身后,冥冥中,把他当做靠山。

    所以,她必须找这邪恶的源头。

    珞宁受了刑,疼的面部扭曲。马克瞧见,只将手我成全放在嘴上遮笑。心照不宣,心照不宣。

    夕林开口:“你若要合同的事情,我可以告诉你珞董已经坦白交代了。我明白事不怨你。”

    “真的吗,夫人?”夕林的话让宋雅卸下了心头重担,即刻喜笑颜开,露出女孩的娇态。

    “夫人,谢谢你。”马克站出来为身后的宋雅话,并在她面前把宋雅的手握在了掌心里。

    她就嘛!

    扭头再看身后那人,那人却一脸委屈。

    夕林黑脸:还好意思!

    珞宁他们谈的事情和自己有关,果然她在梳妆台上看到了几张照片,从角度上来看,应该都是偷拍的。

    马克上前解释:“自从官方发布珞董接拍《我想拥抱你》这部剧的消息之后,就有狗仔队跟随其后,将每一个出现在珞董身边的女性全部都偷拍下来。”他摸了摸鼻子,有些难为情,“从照片来看,夫人的出镜率是最高的。”

    桌子上摆了很多照片,夕林独独抽出那张和珞宁在酒店的照片,那时她被她抱着坐在阳台上,四目相对,鼻尖擦鼻尖,单从照片上就可看到柔情蜜意。夕林拿照片蹭了蹭鼻尖,转头看向马克,“所有的照片都被你们给拦截了?”

    马克点头:“是的。”

    “可惜了。”夕林懒懒的开口,马克站在左边,珞宁站在右边,她站在中间,夕林转头看着珞宁重复:“可惜了,本来还想跟你搞一场绯闻来着。”

    一句话差点没噎到宋雅,她把疑惑的目光投向马克,似在问:这是个什么情况?

    马克轻笑,摇头。示意他们夫妻之间的事情外人不要插手。

    妻子的使坏摆明了就是在撒娇,珞宁目光温柔,眼底只有宠溺,跨过椅子走到妻面前,旁若无人,伸手揽在她的腰上,将她圈了起来。抿唇,学着妻子素日的样子,将头微微歪象一边,靠近妻子,附到耳畔,声音魅惑:“绯闻是公众的,我是你的。”珞宁拥着妻子的时候,马克就站在他面前。两个男人对视了眼,所有腹黑套路都一目了然。宋雅却最看不惯男人这样,效仿珞夕林,在马克还意犹未尽狼狈为奸的时候,伸出手在马克腰上掐了一把。

    “嘶!”马克握住宋雅的手,皱了眉。果然女人都是有样学样的,前脚珞夕林刚刚掐了珞宁一把,后脚宋雅这儿就学会了。他还有活路吗?

    夕林听见声音,转过身来,看着他们两个。珞宁则揽着妻子的腰,凉凉的来了句:“他也被掐了。”

    马克抬头看着珞宁。男人也在看他,却是一副看好戏的模样。夕林唇角含着笑纹,客套礼貌,按兵不动,和她丈夫一样。在这间化妆间里,马克顿时觉得自己被孤立了。三个人一致对外的攻击他。

    容易吗,我……

    批判马克的事情,暂时放到一边。

    宋雅今来剧组的目的就是为了解释美娜和珞宁之间的绯闻。美娜看着珞宁开口:“珞董,我已经让美娜的经纪人发微博澄清,至于美娜她会先休息一段时间,等风波过去了,再安排她进剧组。”

    珞宁不语,马克也觉得这样的安排很恰当。

    夕林看了看两个男人,似乎觉得他们对于这件事情太过慎重了。突然开口:“那个,我能发表一下自己的意见吗?”

    夕林态度诚恳。

    三个人的目光齐刷刷的朝她看过来。

    珞宁点头:“你。”

    “其实我觉得完全没有这个必要啊,”在马克和宋雅疑惑的神情中,夕林笑了,“美娜属于jr娱乐公司,既然她的经纪人已经发表声明绯闻是不存在的。那对于社会大众来就有一定的信服力,如果这个时候突然停了美娜的戏份,不免会别人的猜忌。这也间接影响到jr的公关策度。所以我觉得还是美娜继续回到剧组拍戏,以不变应万变。”

    宋雅思考后,看向马克。他们两个都觉得夕林的办法可行,从公司的利益角度来讲,这样以来便不会给公司造成损失。

    他们把目光投向珞宁,等他做最后的裁决。

    珞宁却把目光投向妻子,许久才开口:“这样做,你不委屈吗?”其实他做这件事情完全是为了给她一个交代。

    夕林眨眨眼睛:“委屈,为什么?”她双手负后,倾身至珞宁面前,戳了戳他的胸膛,扬起唇角,用一种十分笃定的口吻:“你别忘了,你刚才的话,绯闻是公众的,你是我的。”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繁花落豪门,一世倾情》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繁花落豪门,一世倾情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繁花落豪门,一世倾情》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