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73绯闻懒得管,男人也撒娇?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繁花落豪门,一世倾情正文 073绯闻懒得管,男人也撒娇?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她嫁的什么人?

    是只狐狸!

    后来,突然间明白嫁给一只腹黑的狐狸是怎么逃都逃不掉的。因为无论你跑到哪里,他都会追上你,并且把你圈进怀里,还在你耳畔低声诉语:“宝贝,这是为夫专门请人给你写的剧本,你觉得要是你不演,这部戏还有继续下去的必要吗?”

    他到没有忘,她昨晚喝醉酒时问他的话——你《我想拥抱你》的剧本是不是给美娜写的?

    她听了微愣,从没想过他竟然会想到这样的办法让自己回答他身边。转过头来看他的时候,竟不知该什么、就那么静静地看着他,心里却有万千情绪翻动着,她想,月老的丝线一定是五彩颜色的,不然人怎么会有这么多的情绪?在面对自己心爱的人的时候,那种感觉尤为强烈。

    半晌她才磨蹭了句:“你这是要上演霸道总裁?”

    而他墨黑的眸,温柔的能淌出水来,捏着妻子的鼻子,带着纵容:“你呀,傻气。”

    珞宁也有沉默的时候,这时候沉默下来看着妻子,将那张纯美的颜刻入眼底,撑起了眼眸中所有的风景。他与那美娜非亲非故,何必费力气给她写剧本?只有他的傻丫头才会嫉妒。所以啊,傻气!

    “那为什么以前不告诉我?”夕林撇过脸有些吃味儿。所有女人会有的情绪她都会有啊,现在外面他和美娜的绯闻应该传的满飞了吧。纵使知道他和没那之间不可能有什么。但是事情出来后,不管是什么原因,她心里总归不舒服。

    尤其是昨看到那张封面,就那么**裸的展现在她面前,不嫉妒不吃醋是假。现在真相大白,她的心里竟泛起难过,不知不觉竟刺痛了眼眶。开始抽泣,直到有泪砸到他的手背上。那一瞬,他的心被刺痛了。

    “宝贝。”他唤她,却将她抱的更紧了,急促温热的呼吸扑在她颈肩,“对不起,骗了你,合同的事情是我能想到的唯一办法。至于照片我已经让马克去查了,我跟你保证,我和美娜之间是清白的。”

    夕林背朝着他,因为拉扯,白色的短袖硬是透出一股倔强,蝴蝶骨轮廓清显,白色的衣装或许可以衬托出人的气质,但珞宁此时却极其讨厌妻穿白色的衣服,讨厌着满溢的白。仿佛一股决然,生冷。一片迷茫,恐惧。

    沉寂无言的时候,不知转换了多少骄阳时光,珞宁缓缓的将妻子的身体转过来,捧起妻的脸,抬眸对望着……

    在他伸手过来时,夕林主动闭上眼睛,他掌心温度覆盖在眼皮上,拂去她眼睫上的泪。

    “夕林。”她将眼皮睁开。晶莹的眸,看到他轻启唇,缓缓成音:“你听我。”

    “我承认我的患得患失,是我的错,我跟你道歉,你不要恼我。”

    “你就是吃准了我心软是不是?”珞宁站在背光里,但阳光却照在夕林的脸上,她微微歪了头,被受伤的自尊逼红了眼睛,麻木了眼眶四周。冷声质问珞宁。

    “这段感情和我的自尊我的骄傲息息相关!”有眼泪落了下来,突然的一声冷笑,像是她对自己的嘲讽。

    她:“曾经我怀疑过jr是盛世的旗下公司,我跑去问你的时候,你告诉我不是,可是你的言行早已经出卖了你。

    而我,明明知道你没有对我实话,可我却执意跳进你编织好的陷阱里,为什么你知道吗?因为我想告诉你,我相信你,无论任何时候我都相信你。”

    “我把自己变成了傻瓜,在这段感情里,如果你退一步,我就进一步。因为我知道我不能失去你。我的强势让我一度害怕,时隔数年,这样强势的我你会不会害怕?

    我把爱情变成了独木桥,支撑我的,是你和这十二年的感情,如今真相摆在我眼前,你叫我不要恼你,珞宁,怎么可能?”

    所有的心结都是要解开的。如果一直藏着或是有心压制,即便当下无事,但早晚有一会爆发,而那爆发后的威力可曾想过我们是否还能够承受?

    有时候糖衣炮弹之下正孕育着一场灾难。夕林的心结在那份合同上,且她为之压抑了许久。如果编一个剧本,这样霸道总裁的戏份或许还能吸引人眼球。但她需要一个傻白甜,很可惜,夕林不是这个傻白甜。

    她生来执拗。可以为爱装傻,却厌恶被最爱的人欺骗。或许正是珞宁的无心之失,让他们之间产生了隔阂。

    这爱,是不被信任的。

    夕林的双手抓住珞宁的胳膊,退出了他的怀抱,低头,阖眸,淡淡开口:“答应我一件事情,从此以后再也不要想什么招数来骗我。不然我会疯掉的。”

    其实夕林并不想“疯”这个词,只是那一时脑海里突然间闪过友人的脸,就像她站在树影下问她:“你会不会爱上一个疯子?”

    为爱成痴,为爱疯狂。所谓疯子就是太懂爱了,所以才会抛弃外界所有的流言蜚语,只把最好的捧在手心里,顺势关上了心的门。

    或许有一她也会变成这样的人,如果那一真的到来,珞宁会嫌弃自己吗?

    突然有人摸着她头顶的发,动作很轻,很温柔。那句话让夕林相信了心有灵犀:我不会让你疯掉,如果真有那么一,我带你远走高飞,全世界就你和我两个人。

    这句话宛如醍醐灌顶的觉醒,夕林懂了,为什么这世间会有这么多痴男怨女,用情织就了一段缘。

    良缘也好,孽缘也好,只因所有的情爱的是值得的……

    她也终于抬起头来,望着他,清亮的眸底,丝丝情丝缠绕,她也只是想要得到爱情的凡夫俗子,唇角荡漾起微笑的纹,唤他:“珞宁……”“怎么想起给剧本取一个《我想拥抱你》的名字?”她坐在后车座,趴在副驾驶椅背上问他。其实她想知道,这个剧本是不是还有一个别的、重要的意思。比如……她亮着一双眼睛看着他。有些的期待……

    珞宁抬眸,从后视镜里面窥探到妻子嘴角的那抹笑纹,就知道她有了别的心思。女孩子家的心性偏向浪漫,不管她是否结婚嫁人,或许一直到老这个性子都不会变。

    就像她还假装着生气,上车的时候故意打开车后座的门,不愿坐在他身边。这会儿心性暴露,骨子里还是个女孩儿。

    出门时,路上车辆不多,珞宁减慢车速,右手放在方向盘上,头转向后面,四目相对,墨眸流光,开口声音低沉带着诱惑:“坐我身边我就告诉你。”

    夕林瞥了她一眼,坐了回去,脸朝窗外,不话,不理他。

    “宝贝。”他喊。

    不听!

    “宝贝。”第二次。

    不听!

    “宝贝。”第三次。

    不听!

    “宝贝。”第四次。

    每叫一次,珞宁都会抬眸看向后视镜。好像某个姑娘稳如泰山,就是不打算理他。

    前面是红绿灯,珞宁坐直了身体,直到过了红绿灯他们之间都没有再话。

    当车内归于平静,夕林吐了口气,佩服自己定力强,终于完美的抵抗住了诱惑。

    夕林有时候太以自我为中心,她以为到了繁华路段,车辆比较多,珞宁应该在专心开车,无心顾及她了,哪知这一路她的动作,没有一个是逃得开他的眼睛的。

    尽管在开车,珞宁的心思却在夕林身上挂着,偶尔往后视镜里看一眼,那孩子坐在那儿有没有跳舞什么的,她的动作表情怎不好捕捉?

    到了拍摄地点珞宁把车开到地下室里,下车之后,珞宁快步跑到夕林面前,堵住她的去路。

    “你要干什么?”夕林被吓了一跳。这里是剧组的拍摄公寓楼,加之之前宣传力度又那么大,一定有狗仔队潜伏在周围,夕林四下张望,没有发现地下停车场有狗仔队这才放了心。

    硬气了些:“珞董,麻烦你不要挡我的路!”

    珞宁咂咂嘴,将右手食指撑在太阳穴上,抬眸看向被他圈起来的女人。这话的原话好像是:好狗不挡路。

    啧,这个坏孩子。

    不仅夕林有坏心思,有时候,珞宁也会有。

    原先是单臂撑在一侧,站在她面前形成半包围模式,这下好了,双臂其用,将她牢牢地困在面前。

    夕林后背贴在车上,瞪大眼睛:“你想干什么!”

    某人左手慢慢靠近,夕林垂眸,视线里,那人修长好看的手慢慢靠近,然后在她下巴处停下来,接着就见他托起她的下巴,她的眼眸随着他的力度抬起来,一张分明的轮廓,带着些魅惑的眼慢慢一点一点凑过来:“珞太太,上次是墙咚,这次是车咚。”

    完,夕林来不及反应的时候。一个吻就落在她的左脸颊上。

    那人笑了:“印章!”

    他先进了电梯。而她反应迟缓,还愣在原地,许久之后才用手摸上自己被亲过的脸,抖动肩膀,傻傻的笑了。

    背后拐角处,有记者拿着相机按下了快门。

    哎,娱乐圈狗仔队无处不在。

    等珞宁上来的时候,外面已经堆积了很多记者,他们都是因为那张照片特意来采访珞宁的。见到珞宁之后,一窝蜂的跑过去将他包围了起来。

    记者一:“珞董,照片的事情属实吗?您跟旗下艺人宋美娜姐因戏生情了吗?”

    记者二:“之前有传言称,这部戏是您为捧宋美娜姐专门请人为她写的,有这件事吗?”

    记者三:“珞先生对于这次的绯闻您太太有什么看法呢?”

    曹操曹操就到,珞宁还没有开口的时候,电梯的门就响了,夕林朝这边走过来,看到一群记者将珞宁围住,心想一定是和美娜传出绯闻,遭到记者围攻了。

    偏巧,她出现的方式太隆重了,眼下所有的人都在看她。对于这件事情夕林铁了心的不打算管,所以当记者们堵住路的时候,她开口:“请让一让。”

    珞宁黑脸。

    顿时有种被抛弃的感觉,她从他面前路过,连看都不看他一眼,一句请让一让就打发了?好像一个事外人。

    什么孩子啊,这是!

    当夕林快要顺利躲过是非圈的时候,珞宁突然开口:“林姐,请留步!”

    夕林刚抬脚,与剧组的大门只差一步的距离。眼看着胜利就在眼前了,这会儿却只能闭上眼睛,垂在胯侧的手回握捏紧。

    回身,巧笑:“珞董!”

    夕林露出标准的八颗牙,完美无可挑剔的笑容。实际上恨得牙根痒痒啊。

    妻子眼底的火,珞宁不可能不知,可他却表现的极其绅士,今穿着棕色的西装,白色衬衫袖口露了出来,已朝她伸出手:“来。”

    没办法,夕林在众目睽睽之下,走到镜头前。

    珞宁面对一帮记者开口:“这位才是《我想拥抱你》的女主角,在剧中扮演我的女儿。想必大家都已经知道了《我想拥抱你》的出品方是盛世集团,自然也会挑选旗下的艺人出演。宋美娜姐在剧中扮演女二号,演员们每在剧组里忙碌,偶然擦肩而过,也会被一些有心人拍张照片下来放到上,所谓绯闻就此传开。”

    珞宁突然抬头,在人群里找到问他第三个问题的记者:“还有这位记者,我太太是什么看法?”珞宁顺势搂紧了夕林的腰,笑着:“可以好不夸张的,我太太是个大美人,起码在我看来,这世上还没有找到第二个比她更美的女人,值得我去出轨。所以大家放心,我们很好。”

    也许是这些年常常面对镜头,有过太多虚假的包装,夕林到没有多大情绪。因为或许多的是官话吧。

    可她的情绪珞宁却感受到了。

    这次记者却把镜头转向了夕林,想要在她身上找出更多话题。有记者问:“林姐,第一次拍戏就是大女主,是不是有什么背景。还有搭戏的人就是站在您身边的珞董,会有压力吗?”

    似乎女孩子进入演艺圈就只有两个话题,第一个是背景,第二个是颜值。记者们所的每一句话背后都有一个陷阱。话筒后面是一张老练的女人脸,披肩长发,五官不算精致,但化妆品用得好,也照样能够打造出一个职场精英来。那对眼睛看着她的时候,有太多的算计。

    或许在她眼里,林夕只是一个刚刚进入演艺圈的新人。好踩。随便一个陷阱就可以让她手足无措。但事实好像并没有按照她想的那样走。

    夕林面对镜头毫不躲闪,标准而完美的笑一下子将气场撑住了。珞宁把手握成拳,放在嘴上咳了咳,自动退后。

    他知道,眼下是妻子的主场。

    夕林:“你问我有什么背景,其实在开机发布会的那一就已经向大家公布了。《我想拥抱你》是一部以赛车手为主题的都市感情剧。赛车手就是我的背景。”夕林没有看洛宁,面对镜头继续:“至于和珞董第一次合作,压力大不大的问题,”夕林笑:“这位他在剧中饰演我父亲,所以我就想问你一句,平常您和您父亲在家交流的时候压力会大吗?”

    女记者脸上变了颜色。没想到一个新人嘴巴竟这么毒。

    “再者,”夕林开口:“我和珞董,同在一个剧组,都是演员,平等交流,我的压力为什么要大?您多虑了。”

    她是个得理不饶人的主儿,但这份得理不饶人却句句以理为依据。叫人无法反驳。

    珞宁负手站在妻子身后,嘴角含着一抹笑,柔和的目光从未离开她的身上,他的这个女儿真让他骄傲。

    导演走出来以剧本不能透露为由请工作人员遣记者离场。夕林和珞宁被各自的经纪人护着走进剧组。换好衣服后他们拿到了今要拍摄内容的剧本。

    夏阑珊有一个青梅竹马的恋人何若霖。两人的关系在母亲白柔在世时就定了下来。白柔原希望她走后何家能成为女儿的依靠,护着女儿。只可惜人走茶凉,白柔去世后,夏蓝把罗美玲母女接进家门。这些年罗美玲也占着夏家主母的位置。女儿凌伊人也独得继父夏蓝的宠爱。何家父母见风使舵,教唆儿子跟夏阑珊分手,转投凌伊人怀抱。

    这何若霖也是个性子软弱的主儿,对阑珊的感情摇摆不定。既想要前途又想要美人。

    前途指的是凌伊人,只要他和凌伊人在一起,夏蓝百年之后,所有身家就皆归他所有。美人则指夏阑珊,比起凌伊人,夏阑珊对他来更具魅力。?只是鱼和熊掌不能兼得。选择了夏阑珊就等于放弃了所有财产,自己还得养活她。选择了凌伊人,那他就是百亿资产的继承人。

    何若霖权衡利弊,最后选择了有母庇佑的凌伊人。

    夕林看完了剧本,只觉得人性凉薄。纵使青梅竹马也敌不过利益诱惑。

    珞宁坐在不远处的椅子上,低头翻看剧本。她搭起腿儿,手撑在下巴上,静静看着他,或许有他的存在让她深信并不是所有的青梅竹马都会背叛,她是幸运的,感谢上苍让珞宁出现在自己的生命里。

    这样想着,忽而就笑了。

    她是动作的发出者,却不知道自己的笑容有多么的温柔。

    珞宁在翻看剧本的时候,明显感觉某处的视线在关注着他。突然间抬头,便抓住了一脸温柔看着他的妻子。夕林反应太慢了,当视线碰撞的那一瞬,夕林没能逃开。只能羞红了脸。低头不自在的摸摸脖子、掏掏耳朵。当过去了好一会儿,心里抬头时,发现珞宁还在看着她,并且唇角带笑,眼底柔情万千。原本就已经很烫的脸,现在更烫了。

    夕林用手遮住脸,懊悔极了,早知道刚才就不表现的那样痴迷了。

    苏毓敏买咖啡回来的时候正好看到珞宁盯着夕林看。那眼神完全是男人看女人的眼神。痴迷而又宠爱。

    色狼!

    苏毓敏气哄哄的走过去,到夕林身边警告的目光盯着珞宁,递给夕林一杯咖啡:“美人,给。”

    突然而降的咖啡救了夕林。她借着和苏毓敏话,可以避开了珞宁的视线。

    夕林光顾喝咖啡却不知道苏毓敏对珞宁的排斥。那警告珞宁收到了。无奈只能掏出手机,给妻子编辑短信。

    那时夕林正在喝咖啡和苏毓敏聊,手机短信提示音想起,夕林从口袋里掏出来,点击查看,一口咖啡差点没吐出来。

    短信内容:“亲我!”

    果然言简意亥够霸气。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繁花落豪门,一世倾情》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繁花落豪门,一世倾情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繁花落豪门,一世倾情》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