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72清晨,他怎么看怎么狡猾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繁花落豪门,一世倾情正文 072清晨,他怎么看怎么狡猾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上海向来瑰丽精致,这一日却难得如此的温柔。

    醒来已是第二日,阳光已苏醒照耀大地风景,外面已是一番鸟语花香。

    窗,帘遮着。因此只能影像一片淡影,只有少数的阳光偷偷跑进来,带着雀跃又心翼翼的忐忑进来看看主人醒来了没有。

    床上,女主人睡梦甜洽,面朝内丈夫的怀里,蚕丝被遮到胸部以上,露出半截水绿色轻盈的手臂,是昨晚珞宁给换上的。

    男主人伸长手臂,垫在妻子颈下,形成圈状,护着她。当晨光漫到脸上时,他就已经醒来,慢慢睁开眼睛,等熟悉了周围的环境,看到怀里的妻子时,墨色眸底深处染上了笑意,宛如水滴坠湖,叮咚荡漾圈圈温柔的纹。

    珞宁唇角上扬,倾身向前,抵在妻子额上,去蹭妻子的鼻尖。纵使这动作亲昵柔情,传达着某种深情与眷恋,但却扰着了妻子,皱眉婴宁了句:“讨厌!”

    “讨厌吗?”醒来后的他已无睡意,舌尖上翘,卷着淡淡宠溺,继续蹭着妻子的鼻子逗妻子。愈发的觉得他和妻子更亲近了,她像他的孩子。对她除了宠爱,再不想其他。

    “珞宁。”她知道他已经醒了,但她却很困,眼皮子根本抬不起来,动一下浑身都疼。不免心下抱怨,这到底是什么待遇,同样是一晚,他为什么一点都不累,还能生龙活虎的逗她,她却连还手的力气都没有,白晚上的由他折腾。不公平,太不公平了!

    “累?”扑面而来是他晨起时略带沙哑磁性的声音。

    这不是废话吗?

    折腾了一夜能不累?

    识相的话,别来烦我!

    珞宁从妻子表情中看懂了一切,将妻子抱进自己怀里,拍着妻子的背,轻哄:“宝贝,睡吧!”

    棕黄色地板上投下许多晨日骄阳的光斑,落入珞宁眼里,他便觉如一个个精灵般可爱的紧。

    “珞宁?”夕林喊了声。

    “嗯,怎么了?”男人是惯会占便宜的,应她的时候,唇已经吻入她的发间,是不经意蹭上的,却已经占尽了便宜。

    “吃早饭的时候不要叫我,我想多睡一会儿。”是的,很累,连发声都懒。

    “嗯,”他答应,“早饭延迟一个时。”

    妻子饮食向来不规律,这样下去保不准某,身体吃不消突然崩盘。他什么事都可以妥协让着,唯独关乎于她身体的健康这件事情他没得商量。

    夕林皱眉。算了,不计较了,反正还有一个时,这一个时让她好好休息一下吧。忘记昨晚是什么时候结束的,反到记起快亮的时候,他还在她耳畔唤她的名字。缠绵的醉人。

    这人啊,谁他老实矜持了?

    在她看来,他不过就是一头披着羊皮的狼。她这头无辜的绵羊被他无辜的外表给骗了。这样想,竟越想越气,蹭着脑袋,钻进他的怀里,逼着他一路后退。

    直到挤到床边时,珞宁笑了:“宝贝,你要是再蹭,我们两个就一起掉下去了。”

    夕林不理他:哼,你刚才不也蹭我来着吗?

    不过他的怀抱真的很温暖,她真心的想蹭。

    珞宁没有办法,只能一手抱着妻子,腾出一只手把身上的蚕丝被往上拉了拉,裹紧了妻子。在她额上亲了口:“睡吧,我由你折腾。”

    有一个肤白貌美又单纯善良的妻子,是对男人最大的诱惑。距离近了,珞宁看到妻子合上眼睑,长长的睫毛像一把把扇子,阳光粘在了上面,忽闪忽闪的,脸上的每一处皮肤都细致的未见毛孔。粉红的唇,这睡颜竟是如此的纯美。刹那间将珞宁一片湖心扰的一团乱。好想将昨夜做的事情再做一遍,可担心她身体受不住。万般克制,终是心疼妻子,只是抱紧了她,带着不怎么安稳的心跳声,顾自叹气:我要被你害死了!

    夕林累的很,怎会知道他这般心里斗争?被他抱紧了,就继续往她怀里蹭蹭,直到自己寻了个舒服的位置才安心睡去。但对于珞宁来,这一日的清晨真不好过,等妻子睡熟之后,床上再也呆不下去了,冲到浴室了冲了个冷水澡,才算彻彻底底的给自己降了温。

    睡眠是足了,但夕林撑起身体做起来的时候,全身竟像被车子碾过一样,只感觉骨头散了架。分散注意力的时候,垂眸看到了身上的衣服。一件水绿色的桑蚕睡袍,她本就皮肤白皙,这件水绿色的袍子倒是更加衬得她盈盈欲动,娇美的不可方物。

    窗帘还没有拉开,因此室内还是一抹淡黄温馨色。她渐渐适应了周围后,便要掀被下床。床周围地板上铺着羊绒毯,脚刚踩到上面,软绵绵的,还不怎么能察觉异样,等要站起来的时候,却又一下子坐回到床上。

    “怎么回事?”腿用不上一点力量,甚至稍稍用劲儿,那里就疼的厉害。

    “珞宁!”酝酿怒意,那人竟从浴室里跑出来,像是刚洗完澡,头发上还蘸着水滴,慌慌张张的问她:“怎么了?”

    看到他的那一刻她经有些哭笑不得。

    见她端坐床边不动,便知道是事后疼痛。走过去到她身边坐下,抬眸问:“疼?”

    她该怎么,那种事情。“我抱你去洗漱。”顾不上擦干头发,他已经像她伸出了双手。

    她没有拒绝,搂住了他的脖子,被他抱起。是不是第一次都是那样的疼?她坐在马桶上想。

    不知道别人是怎样,反正现在的她很疼就是了。双腿无力的吊起来,突然间回忆起昨晚上发生的事情,她的脸颊便不由得染上一层绯红。

    是带着女儿家的娇羞,就那么笑出来了。突然又急忙摇头:“别想了,珞夕林不许想了!”

    或许早就忘了吧,珞宁还在浴室里,于是她的笑容,她的矛盾,都被珞宁尽收眼底,男人的眉眼里竟也染上了笑意。但对于夕林来,直到他手伸蹲下来,揉她的头发,她才反映过来。因此而瞪大了双眼:“你,你你怎么在这里!”

    “我一直都在啊!”珞宁望了望左右,一脸无辜。我们一直有一种错觉,那就是当一个男人疼爱一个女人的时候,他一定会显得成熟,其实不然,他会跟这个女孩子一起变成孩子,逗她,看她慌张,看她笑。

    珞宁此刻就是这副模样,无辜的脸,单纯无害,反倒将夕林显得被动,仿佛她再大声一下,就显得欺负了珞宁。

    夕林憋红了脸,刷牙的时候,珞宁站在妻子身后,开口:“靠着我。”

    “哦。”夕林乖巧点头。

    镜子中,他握着她拿着牙刷的手,轻轻来回拉动。

    “珞宁,我会刷牙。”她。

    “我知道,”珞宁关注着镜子里的动作,轻飘飘的来了句:“怕你累着。”

    夕林:“……”无言中。

    下楼后已经是十点左右,罗阿姨笑着从餐厅里走出来,已成为习惯,张嘴就是问:“先生,夫人要吃早饭吗?我帮你们布菜?”

    夕林站在楼梯上,拽着珞宁的胳膊,悄悄移到他背后,脸埋在他背上。

    自从搬到新家以来,她好像就变成了一个早睡晚起的人,别人家的早餐在六七点钟吃,她家十点是常有的事儿。

    没办法,累嘛!

    珞宁的脸微微向后转,抓着妻子,唇角勾起一抹温柔的笑意。没过多久,转过来对罗阿姨:“你先去忙吧,以后这孩子的早餐我操心就行了。”

    时间长了,罗阿姨也懂这话中的意思,直接点头离开。

    罗阿姨走后,珞宁开口:“现在已经没人了,告诉我要吃早饭吗?”

    夕林点头,一下下触碰他的背。像啄木鸟一样。

    “跟我来。”珞宁拉着妻子走进了餐厅。罗阿姨是东北人,按照她东北的习惯,以往早晨都会准备些馒头烧饼酱肉等一类的食物。但后来来到上海,知道上海人对饮食喜欢偏甜的那一类,所以便把自己的行风给改了。

    清粥菜,地道糟货学了那么几手,连煲汤都有了技术。

    粢饭是夕林的最爱,几乎从到大,粢饭从来没在她的早餐桌上缺过席。这是一道地道的江南江淮传统吃,由糯米大米混合裹着油条或榨菜,肉松,做成。味道咸甜参半。依据个人口味而定。

    罗阿姨给夕林做的是裹了肉松的,她吃起来觉得味道美极了。一觉醒来,也是饿了,竟不顾形象的大口吃了起来。有饭粒沾到嘴角,珞宁提醒,夕林便用手把它捻了走。

    吃完早餐,珞宁想问夕林今日有什么安排,话刚落,他的手机便响了。

    “剧组那边打来的。”珞宁看了眼手机显示,没打算瞒着夕林。接通电话后,走到落地窗前,“嗯”“知道了”“我安排时间”了许多,返回来告诉夕林:“剧组那边安排了戏,估计你的手机待会也会响。”

    神算子珞宁!

    这是夕林最想表达的一句话,因为他刚完,她的手机就真的响了起来。夕林在外精致,在家可是一个名副其实的打马虎,手机不想之前放到哪里,她连想都不想。

    手机响了之后,声音窜在客厅,她才四下张望,在客厅茶几上看到了她的手机。

    她跑过去接手机。而看着她的背影,珞宁唇角嵌着淡淡的笑意,早就知道妻是个马大哈,所以像手机这么重要的通讯设备,他一定给她摆到最显眼的位置,等她用的时候不需要再翻箱倒柜的找了。

    “真是。”夕林摇晃着手机,给珞宁看。

    “接吧。”珞宁走到妻子身旁。

    她把手机接了起来,话筒里传出一道男人的声音,他辩的出来,那声音是姓王的导演的。中厚度,开口笑脸应人,却中带着些谄媚。

    夕林:“喂,王导。”

    王声音带笑:“林姐吗?是我王导呀,冒昧打扰一下,今儿要拍您的戏,方便过来吗?”

    夕林与珞宁对视一眼,眉头隐隐蹙起,似有些不适应,其实她那的话并非是一句虚言,她并非专业出身,也对演戏不感兴趣,当初只是隐隐猜到jr与珞宁之间有所关系,才故意掉到那个陷阱了。

    如今珞宁已经向她坦白,这场戏似乎没有必要在演下去,她想让导演换人。正要开口,手机却被珞宁取走了。

    “喂?”代替她的是珞宁的声音,王导吓了一跳,虽然早知道珞宁对林夕的感情不一般,但这一大早的,两人就在一起,进展也太快了。

    王导因为惊吓而口吃:“喂,珞,珞董,怎么是您,林姐呢?”

    珞宁看了妻子一眼,冷着眉眼对那边:“她在我身边。”

    夕林怕殃及自己,站的远远地。

    背后是剧组背景板,工作人员搬着相机架,来来往往,声音嘈杂。王导摸着胸口,支支吾吾了半,才敢:“珞董,我想让林姐来拍戏,她今方便吗?”

    方便两个字被这位姓王的导演的特别隐晦,大有一种都是圈中人,你懂的意思。珞宁心头泛恶,皱起了眉头。

    珞宁没夕林愿不愿意去,只对手机里面的人交代了句:“王导,今拍完戏,我请王导喝杯茶如何?”

    圈子里喝茶就是找茬的意思,夏日燥热,连苍蝇都不安分,时不时在人面前飞来飞去,讨厌的很。恰巧那时,王导因为自己的过失长大了嘴巴,后来剧组里面的那只苍蝇就不见了。喉咙难受的很,好久他才点头答应那边:“嗳。”

    喉结翻动,仿佛什么东西被咽了下去。

    后来挂了电话,王导后背已经湿了一片,呆呆的寻了把椅子坐下。摸着自己的脖子嗯嗯啊啊了好久,总觉得不舒服,突然间瞪大眼睛,想到了那只苍蝇。

    该不会……该不会……

    他吞了苍蝇!“呕!”王导把手插进嘴巴里使劲儿的往外掏,憋红了脸想把整个喉咙都翻出来,但都无济于事。

    剧组的人发现他不正常,忙送来一瓶水让他喝,他却趴在栏杆上摇手拒绝。手继续插在嘴里面往外掏。

    当耳畔突然传来若隐若现苍蝇声,王导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没注意继续掏。直到看见苍蝇从眼前飞过,他这才叹了口气,蹲坐在地上,激动的险些没有哭出来。

    话,珞宁这边结束了通话,墨色的眸直直看向妻子,冲她招手,“过来。”

    夕林浅笑,一蹦一跳的跳进珞宁怀里,扮猪吃老虎:“往往珞先生训人的时候,火势太大,我不敢在你跟前呆着。”

    妖精

    珞宁气笑不得,抱紧妻子,温和的声音传入耳畔:“不打算拍了吗?”

    夕林点头:“是有这想法。”似是想起了什么突然间将珞宁推开伸出食指指向他:“把那张合同处理掉,你不会真的想让我赔你两千万,卖身吧?”

    男人将手机慢慢的放到茶几上,抬眸那一瞬,勾起唇角,墨色的眼眸伸出闪过一丝狐狸的狡猾:“珞太太,我如果真的拿合同事呢?”夕林瞪大眼睛,缓缓摇头,脚下踩着拖鞋,一步步后退:“不要……”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繁花落豪门,一世倾情》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繁花落豪门,一世倾情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繁花落豪门,一世倾情》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