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71月光白,你是我最美丽的爱人二更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繁花落豪门,一世倾情正文 071月光白,你是我最美丽的爱人二更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高素妍拦了辆出租车打道回府。车后座,她右手手臂抵着窗柩,右手的食指和拇指捏合抵在齿间。上海市繁华的夜景,不曾间断的映在车窗玻璃上,但却丝毫没有注入高素妍的眼底。

    她那双眼睑微垂,漆黑的眼眸盯着某一处专注的入了神。

    对,她在想林夕的事情,而且现在满脑子都是林夕的事情。她和她初识时是在赛车俱乐部,赛车是一种职业,也是有钱人家的消遣,那里可是私人高档俱乐部,若没有钱,怎么能够进来?

    所有的相遇都不是无缘无故的,就像人们常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如果不是同等身份,她不可能和林夕相识。

    那时珞夕林便化作林夕进入她们的视野,怪不得她总觉得她身上有种特别的气质,那种气质很淡雅,却又在不经意之间捍卫着高贵。

    怪不得她会与世无争,看不上宋雅的邀请,她身后的珞氏可以让她呼风唤雨,一个jr在她面前又算得上什么?

    “珞夕林……林夕……高贵的公主……”她坐在车后,所有的羡慕和嫉妒都被毫无顾忌的念出来。

    珞宁抱夕林是最标准的熊抱,她挂在他的身上,进屋,等听到关门的那一刻夕林醒了过来,拍拍他的肩:“放我下来吧。”

    在楼梯口,原本打算把她抱上楼的珞宁停了下来,唇角含着一抹笑:“没醉?”

    她抬头看他,额前头发扰人,她用手拨开,痴笑:“醉了。”

    珞宁无奈:“宝啊,我到底拿你怎么办才好?”一双眸深邃如海,在照明灯下愈发显得难以捉摸。她装醉的事情他是知道的。从开门的那一刹那她就已经露出了破绽。

    他对于高素妍并不陌生,全是因为她曾在他面前提到过。她素来将自己保护的很好,而今晚却故意暴露身份,一定是有什么原因了。

    她在他怀里晃动着,推开他的胸膛,他只好放她下来,脚挨了地,她便左右张望寻找,终于看到了身后的台阶,一溜烟跑过去坐在那上面,顺势堵住了楼梯口。

    她把手肘抵在膝盖上,用手托着脸,许是喝了酒的缘故,目光找不到焦距点,看东西时,朦胧迷雾。

    尽管如此,但落到珞宁眼里,却又是另一番娇俏可爱。

    他向前走了两步,蹲在她面前哄她:“怎么了?怎么我的宝贝出去一趟反而不开心了呢?”

    他是个极有耐心的人,起码对待她是。

    头发又跑出来了,她用手把它们梳到脑后,抬眸一双大眼忽闪忽闪,带着水光。

    松了手,不管头发了,两只手合用,一边一个捏紧珞宁的脸颊,带着醉意开口:“你,你一个男人长得这么好看干嘛,干嘛!还让我们女人活吗?”

    她似醉非醉的将珞宁的这张脸从上到下细心看过,嘴里含糊不清:“额头,光洁,看不见毛孔,眉毛不浓不淡,剑型,眼睛,金丝平行四边形内敛,睫毛,忽闪忽闪,像扇子,鼻梁,高挺。至于脸型……”她乐呵呵的笑了,“哈哈,被我捏的变形了,好啊,好啊!”忽而又收住了笑,继续谈他的嘴巴:“嘴巴?”

    她松开了一边脸,腾出手来,抹他的唇。摸完之后,又摸自己的,最后得出结论:“好软。好想亲亲,哈哈……”

    妻子醉后幼稚,饶是让珞宁哭笑不得,但还是满足妻子的要求,将自己的脸凑上去:“亲吧!”

    夕林将两只手随意的放在珞宁的肩上,倾身靠近,闻着他身上淡淡的薄荷香,直到鼻尖抵触鼻尖,差不到一厘米的距离,额头就会贴到他的额头,她闭上眼,就在这样朦胧的距离里呼吸着彼此清浅的呼吸。

    她捧起他的脸,当她的唇擦到他的唇上时,突然睁开了眼,推开他,身体回到了原来的位置,从裤子口袋里掏出手机,在屏幕上戳戳点点,好不容易找到那张照片,拿着手机给他看,口气里带着几分委屈:“,怎么回事?美娜,你什么时候又跟美娜勾搭上了?她瞪着两只圆圆的眼睛,一张二次元的脸,比我漂亮比我可爱是不是?你心猿意马了,所以忍不住跟她深情对望了是不是?”

    “男人啊都是花心的!”她靠在栏杆上,自自话,早就不知道哪句话是对珞宁的。头顶的光有些刺眼,她不喜,所以半眯着眼,摆手骂了句:“讨厌!”

    “看来是真的醉了。”珞宁起身,把手伸到妻子的腰上,抱起她上楼。

    卧室里,他把她抱到床上躺下来,拉过被子给她盖上,当她因为醉酒难受婴宁的时候,他:“等一下,我去卫生间打盆水过来,给你擦脸。”

    夕林点头,她那时大脑清醒,只不过头昏,不想睁开眼睛,如果早知道这么难受,就不应该喝果啤了。

    没什么度数啊,怎么会这样?

    珞宁端来一盆冷水放在床头,沾了毛巾给妻子擦脸,稍稍降温之后,夕林睁开了眼,眨着眼睛,安静乖巧的看着珞宁。

    “舒服点了?”珞宁问。

    “恩。”夕林点头。

    珞宁把手放在盆里拧毛巾,声音温和:“不是不能喝酒吗?”

    夕林撑着手臂就势起身揉着额头开口:“我喝的是果啤,以为没度数的,事实证明是我低估了。”

    “来。”珞宁拧好了毛巾,转过身来给妻子擦脸。夕林抓住他的手摇头:“我已经好了。”

    珞宁不话,把毛巾放到了一旁,伸手将妻子揽入怀中,慢慢的拍着她的背。

    当靠着珞宁的时候,夕林才觉得安全。许久她才开口:“我故意让高素妍送我回来,是因为她猜忌我。这样的朋友相处起来,让我觉得很累。”

    “恩,我知道。”不同于客厅的灯光,卧室里的灯光是温暖的黄,笼在刺绣的布艺灯罩里,越发的宁静柔和。

    夕林抬头看着珞宁,暖色灯光照亮了她眼中的男子,也倒映出一脸疑惑的自己:“我只记得这件事情,后来我还对你什么了?”

    “忘了?”珞宁声音中带着纵容,抱着妻子开口:“那我提醒你一下啊,大约六点半左右,你发来一张照片,回家后要找我算账。”

    “对了!”夕林拍着珞宁的胳膊推开他:“就是这件事情,那个美娜,你们两个……”

    “记者瞎拍的。”那双墨色的眸看着妻子,极其真诚。

    夕林拍着胸口,喘了口气,突然又想起什么好不容易压下的戒备心又起:“还有消息,《我想拥抱你》的剧本是专门为美娜写的,这也是假的吗?”

    “假的。”

    卧室里寂静,夕林盯着珞宁看了好久,突然眼睛里溢出水雾。

    珞宁蹙眉:“别哭。”

    他想将妻子抱入怀中,但却被夕林制止。

    “向我道歉。”她,她知道眼泪,心若不委屈,又怎么会流泪呢?可偏偏让她委屈的人就在她眼前,这样一来便是委屈加难过,原本想要嚎啕大哭来着。想想还是算了,大半夜的,要保持淑女气质。

    眼泪噙在眼眶里,没让出来。但是怨气一定要发出来才行。想抽珞宁是她现在最想干的事情,但是暴打他一顿之后,难过的还是她自己。

    算了,重新想办法。

    反正自己醉了,今晚上欺负了他,隔不认账,他又能怎样?

    于是乎,她第一次以蛮横之势推到了他,压在他身上。

    有个词叫“强吻”一贯是用来形容霸道男子对白兔女子的。可到夕林这里则完全颠了过来。她强吻了珞宁。

    狠狠地!

    吻完之后,抬起头俯视着他,暖色灯光洒在珞宁的脸上,明明是她将珞宁的唇吻的绯红,可她却一脸委屈,口气还蛮横:“为什么要拿假合同诓我?你知不知道就算没有那张合同,我也一定会回到你身边?你怎么那么笨,那么笨!哪里像我珞夕林的人啊!”

    她欺在他身上,他动弹不得。唇线紧抿,望着妻子的脸,那双眼里盈盈待动的水光,像极了春日清晨沾在树叶上的露珠,清纯欲滴,也让他疼惜极了。

    伸手上去,遮住她的眼眸,而她的眼泪也就那样渡了过来,灼烫他的掌心。

    世间男子皆喜欢温柔善良的女子,可若女子霸道一点又有何妨呢?她一气之下,他不像她的人。确实不像。她那么勇敢从13岁起一直到28岁就只爱了一个人。不管中间如何波折她坚持爱了他15年。好重的分量,这爱,若没有这份霸道护航,如何走到今?

    珞宁将指尖插到妻子的发间,轻轻的梳着她的头发,左手放在她的腰上,维持这样的姿势看着她:“宝贝你知道吗?你对我而言是这世上最珍贵的人。被烧伤后,每一次想要与你亲近的时候,就会突然间想起那场大火将我烧的体无完肤,我怕自己配不上你……”

    夕林摇头:“你笨,你还真笨!这个世界上根本没有什么配的上和配不上。你你满身是伤,害怕靠近我。那好……”夕林卷起袖子,露出手臂上的那条伤疤:“依你之见,现在我们配的上了吗?”

    强势霸道也有着隐隐的心疼。

    原来,不止女子有自卑心,男子也有。我们通常太过美化情爱,太过推崇,好似它是伊甸园,里面住着白璧无瑕的仙子仙女,因此相爱的两个人必须是圣洁的,没有瑕疵的。

    但却忽略了爱情需要责任的捍卫,就如珞宁和珞夕林,姓氏碰撞属于偶然,两者之间产生情愫也属偶然,可是能将最初的好感年久日长,深化为爱,并予以坚持的信念,那爱便属于必然。这必然名唤命中注定。

    所以所谓的命中注定不是偶然,而是那一眼,彼此的坚持与认定。她问:“你可嫌弃?”

    珞宁摇头,至死不嫌。

    她再问:“那老早以前,就将你视为命运的我可嫌?”

    珞宁不话。

    她恼了,拽着他的衣领:“珞宁,回答我!”

    她的眼底有他,只有他。所以他哭了,有泪自他的眼角逼出来,他的眼眶是红的。

    那一刻,她和他都不曾话,她动手解开他衬衫的扣子,颈上第一颗……第二颗……到第三颗时他突然抓住她的手,望着她,漆黑的眸里有隐隐的担忧。

    “放手!”她下了命令。

    他在她的威逼下松开了手,她红着眼睛解开了他所有的扣子。直到露出胸前所有的肌肤时,他终于将脸撇过去,眼泪随之话落,洇入床单里。

    他心里明白,迟早会有坦白的一,可真到了这一,他却退缩了,自卑心起,这样**裸坦白的他,竟会害怕吓到她。必须承认的事实——他是残缺的!

    四个月后,她再一次审视他的身体,心脏好似被一双无情的手肆意的撕扯着,终是阖眸,一滴眼泪砸在他的皮肤上,滴答,像是洗礼,她伸手顺着他被烧伤的纹路,一点点走过,俯下身,亲吻他的每一寸伤疤。

    她:“我爱珞宁的每一寸皮肤。”

    她直起身,将自己身上的衣服脱掉,珞宁看着她胸前的皮肤一点点露出来,白玉般的身子晕在灯光里,美的不可方物。只是左手腕上的疤痕像是一道纹身,粉红,却衬在玉白的皮肤上尤其的魅惑好看。

    “夕林。”他唤她。

    她笑:“怎么了?夫妻之间不应该坦诚相待的吗?我把自己的身体给丈夫看,在今夜与他结合,日后孕育生灵,不是一个妻子应该做的事情吗?你,还要拒绝我吗?”

    夕林搂着珞宁的脖子,额头抵在珞宁的额上,“你要是再墨迹,惜晴的二胎都有了。”

    “夕林。”他伸手摸着她的脸,墨色的眸满满疼惜,终于冲破了一直以来不敢僭越的坎儿。从额头至嘴唇一一吻过。动作轻柔极了,像是呵护着宝贝。

    男女之事,是女子主动,但最终掌握主导权的却是男子。很快霸道便易了主,珞宁翻身在上……

    后来不知是谁灭了卧室的灯,月光白却登了场,匀匀洒在两人通透白皙的肌肤上。

    终于到了那一刻,夕林有些紧张,被动的抓住身下的床单。

    “怕疼?”珞宁询问的声音透着月色的清凉传来。

    夕林点头,是怕。毕竟是第一次,后面会发生什么,是怎样的体验,她生涩懵懂,怎会知道。

    借月光,珞宁找到她攥紧床单的手,掌心与之贴合,扣紧指缝,“抱紧我。”

    夕林用另一只手搂着珞宁的脖子,终于还是完成了那个神圣的使命,它将一个女孩儿变成了女子,成为最美丽的蝶……

    ------题外话------

    今看到评论区里有留言,想到。反而夕林和珞宁的感情线越走越怪,薰衣草也有回复,但还是在这里的具体些吧。

    我想问宝贝们,你们是怎样定义爱情的呢?其实在薰衣草看来,两个人的爱情与第三个人无关。于欣好比就是外界的阻碍,最主要的还是男女主角能够坚守初心。也就是夕林和珞宁的爱与于欣无关,她可以给他们之间制造矛盾和灾难,但却不能阻止他们相爱。我在文章里特别安插了《我想拥抱你》这个剧本,戏中戏,可能框架有些大,有宝贝接受不了,对此我想,莫急,它自有它的用处。

    于欣是渣女,我没有些让珞宁立刻处置了她。也有深意,情爱是个人修行的造化,她如何选择就有如何的结局,后面还会写到于欣,静待。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繁花落豪门,一世倾情》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繁花落豪门,一世倾情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繁花落豪门,一世倾情》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