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70醉酒相送,泄露身份一更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繁花落豪门,一世倾情正文 070醉酒相送,泄露身份一更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这也太老了吧!”高素妍细看这上面的初次上映时间:1990年,距现在27年,也就是是她们一岁时候的电影。

    两人纷纷差异,但夕林却:“二位我是这样想的,现如今呢都是些快餐式的爱情,你看的电影大部分都跟流水账一样,没有什么具体的内容,更别提打动人心了。就好比酒,越是陈年越香,爱情呢,也是那个时候的爱情精致。《剪刀手爱德华》虽然是部奇幻电影,但它却从另一种角度直通人心,我们平时不敢面对的,蒂姆·波顿便通过机器人之口表现出来,难道我们人类还不如一个机器人坦诚吗?”

    苏高二人若有所思,最后苏毓敏拍板:“听美人的,去看!”

    夕林再征求高素妍的意见,高素妍也点了头:“听你的,我也觉得那样的爱情挺美。”

    夕林笑:“走吧!”

    三个人按照票上的座位号,找到了各自的位置坐下来,影院里除了屏幕上那一块是亮的,周围都是漆黑一片。爆米花在苏毓敏手中,电影开始前,她先王嘴里塞了一把爆米花。她怕黑,至少吃东西可以让她战士分散对黑的恐惧。

    高素妍拿着可乐,给了夕林一杯,撞见苏毓敏在那里不停的吃爆米花,笑出声问:“玉米,你干什么呢,爆米花都让你一个人吃完了。”

    苏毓敏嘴里嚼着爆米花,眼睛盯紧屏幕,把右手食指放在嘴前:“嘘,别话,电影开始了。”

    高素妍摇头,目光转向电影屏幕。

    两大桶爆米花,一桶在高素妍那里,一桶在苏毓敏怀里正被消费,夕林手里只有一杯可乐。高素妍看到苏毓敏护食的模样,把自己那桶爆米花放在中间,附耳对夕林:“吃我这个。”

    夕林点头,吸了口手中的可乐。

    英文发音字幕,苏毓敏把手里的爆米花吃的见了底,然后挽着夕林的手,往她这边靠了靠,夕林察觉不对,问她:“你怕黑?”

    苏毓敏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与她谈论剧情:“如果是你你会嫌弃爱德华吗?”

    “不会。”夕林看着屏幕几乎没有思考直接回答了出来。

    “为什么?”苏毓敏看着她被帷幕光照亮的半张侧脸,很好奇:“他是机器人,而且还是个不完整的机器人,而你是人,你们之间不会有结果的。”

    夕林回眸看向苏毓敏,整张脸投在黑暗里,偶尔有光打过来,虽然不怎样清晰,但苏毓敏却能看到夕林隐隐簇起的眉头。她:“如果你真正爱一个人的话,你是不会嫌弃他的,无论他变成什么样子,爱德华是一个虚拟人物他并不存在,他只是蒂姆·波顿塑造出来的,想到我们内心深处到底需要什么的媒介。当你同情爱德华的时候你便在同情你自己,当你恐惧爱德华的时候,你也在恐惧你自己。当你爱上爱德华的时候,就明你有能力去爱,你能接受了自己的不完整,好好珍惜你身边的人和爱你的人。”

    不知为什么,腕上疤痕的位置被夕林牢牢记住,只要她现在一碰,就能准确的找到位置,甚至描绘出形状,虽然伤口已经愈合,疤痕也已变淡。可毕竟那里曾经有过疤痕,永远都不可能复原。

    夕林以前最讨厌磕着碰着。但这次那么长的一道刀疤,却让夕林不再排斥。想起家里的那个人,或许这道刀疤帮了她,起码她不再是完美无瑕,她也只是一个普通人也会磕着碰着。他们身上都有伤,从此以后,再也不存在谁高攀了谁。

    电影转了镜头,场中也陷入黑暗。在那黑暗里,苏毓敏扬起嘴角,没眼温柔,竟是笑了,这世间再也找不到一个跟林夕一样体贴真诚的女子,老,她是何其幸运能够遇上了她!

    一定是她堂的母亲指引着她。那一刻苏毓敏的心像是找到了依靠一般,赖在了夕林身上再也不想离开。

    看完电影,两人又要去唱k,夕林掏出手机看了眼时间,那人规定十点之前必须回家,若是一场k下来,一定超时了。

    高素妍见夕林突然停下来不走,问她:“怎么了?”

    夕林面露尴尬:“那个,我能不能先回家,你们两个去唱歌?”

    刚完,苏毓敏就调头回来挽着她的胳膊:“美人,我们两个好长时间都没有见到你,现在好不容易聚到一起,你却要回家?不行,今什么都不能放你回家,跟我们去唱k!”苏毓敏对高素妍使了个眼色,两个人就把她架起来,她连反抗的能力都没有。

    苏毓敏是个活泼的女孩子,到ktv唱歌完全释放了野性,专门挑了些时下最劲爆的流行的劲爆摇滚乐,唱的撕心裂肺。其中最撕心裂肺的一首应属信的《死了都要爱》。

    其实这首歌是信在2002年发行的,不算新歌,但现代人普遍浮躁疲乏,这首歌强烈又带感,很快就又被翻新出来,再次刷红。

    苏毓敏给林夕倾情演绎了一场感同身受版《死了都要爱》。开头时,脖子上青筋突兀,爆破音怕是连信在场都不能企及。

    夕林听到心脏颤动,对着屏幕拿着麦克风的她,像是无家可归的摇滚少女,什么都不在乎,什么都抛弃,怕她也忘了这里是ktv的包房,忘了身后沙发上还有她和高素妍的存在,仿佛地之间只有她一个人。

    枯瘦倔强的背影,让夕林感到一阵心疼,当夕林专注的看着时,高素妍端来果盘,冲着她的耳畔大喊:“吃这个!”

    “好!”夕林捂上耳朵大声回应。

    高素妍瞥了眼苏毓敏的背影,接着冲夕林喊:“她这几心情不好,好像家里事情,她不我也没办法知道,就让她发泄吧!”

    “什么?”夕林对口型,但音乐声音太大,她努力听了半都被突然扩大的音乐干扰,终究没听明白。

    “她心情不好,让她唱!”高素妍无语,可能在这样的环境里面太多,林夕也听不大清楚于是就言简意赅。将一串复杂的话就简单成这么一句。

    高素妍又用手指了指苏毓敏,夕林这才能够感受个大概,点点头。

    苏毓敏唱累了,走过来拿起桌上的啤酒掂起来就喝。夕林记得2015年潘长江与蔡明春晚品《车站奇遇》里就特别演了一段潘长江喝酒的场景,现在苏毓敏就是那样的喝法,夕林担心她出事,想要阻止,可是却被高素妍拦下来。

    高素妍摇头:“别打断她,让她喝吧,她心情不好。”

    夕林蹙眉眼睁睁的看着她把一瓶啤酒喝完,然后抹了嘴将空瓶子放到茶几上,冲着她们笑:“我唱完了,你们也点首歌唱吧。”

    在并不算明亮的包房里,苏毓敏的神情带着落寞,言语里更有一种请求的味道。高素妍站起来,点了一首《哩》欢快的节奏,改变了气氛,苏毓敏喜上心头,拉着夕林一起唱。

    这一晚,三个女生一起放纵了一回。一边唱歌,一边喝酒,苏高二人知道夕林不能喝酒,就给她点了果皮点缀气氛,就算这样,夕林到最后也喝醉了,于是结账出来的时候,高素妍就拖着两个醉鬼,两只手一边一个。

    喝的最多的是苏毓敏,根本就是不省人事,高素妍没有办法,拦了辆出租车先送苏毓敏回酒店,在酒店里折腾了好一会儿才把苏毓敏安排好,坐回车里叹了口气,接着又送夕林。

    夕林喝了不少,但还算比较乖,靠在车窗上闭着眼,一句话都不。

    高素妍问她:“林夕啊,你家在哪儿?”

    夕林揉揉额头,迷蒙的睁开眼,带着似醉非醉的声音开口向司机报了地址。司机开车。

    高素妍来上海时间不长,还没有摸清楚上海的区域划分,只当夕林报的是个普通地址,她跟着去就行了。

    但惊着她的却还在后面,夕林从包里掏出手机,给珞宁打电话:“喂,老公啊,我喝醉了……对,坐出租车回来……跟司机报了地址……大概快到了吧,你出来接我好不好,我一个人怕黑……”

    这听起来断断续续的话,让高素妍获得了不少信息。瞪大了眼睛,看着身旁这喝醉的丫头,一脸的不可思议:“林夕,你结婚了?”

    夕林傻笑,不话。

    等司机到了地方,高素妍看到这周围尽是别墅群,才对林夕刮目相看,上海这地方房价最贵了,寸土寸金,林夕如果没有身份,怎么能住得起这么高档的区。难道她也是哪个集团的千金大姐?

    啊!

    高素妍扶着夕林下车问:“你家是哪一栋?”

    这时候司机师傅赶着离开,放下玻璃探出头来问她要车钱,高素妍忙哦了声,从包里拿出钱付给司机。

    司机发动车子的时候,夕林伸出手臂指了指前面第二栋:“那儿!”

    “好,我扶你去哈。”高素妍穿着高跟鞋,又扶着个醉鬼,走起路来的时候十分辛苦,突然间想起林夕先前打电话她怕黑,拜托,这里是高档区,独栋别墅啊,灯火通明的,哪有一点黑起码黑的样子嘛!

    虽然埋怨,但她也好奇林夕的老公到底长什么样子,是帅的还是不帅的?

    她想,能住的起这样房子的人一般都身价不菲,按照男人一般是三十五岁事业起步,四十五到五十岁之间飞黄腾达,高素妍吃惊:林夕的老公该不会是个老头子吧!

    一想到这里,高素妍又忍不住看了夕林一眼,像她这样二十七八岁的女孩子风华正茂,长得漂亮,很容易成为富豪的猎物,想起她先前家里有一个得了哮喘病的大爷,不定她还是跟富豪达成了交易,以婚姻为代价换取她家人的平安?

    高素妍觉得这种想法最符合实际,瞧她这一身打扮,谁叫她出身普通呢?

    可怜的丫头!

    “慢点,心。”刚到门前,声控大门就自动打开了,高素妍抬头的那一瞬,嘴巴撑到最大:“珞……珞宁!”

    在上海,你可以不知道陆家嘴怎么走,可你一定要知道珞宁的名字,二十八岁财富问鼎,年轻帅气,是无数男女争相追捧的才,神级一般的存在。

    而对于高素妍的吃惊,珞宁一点都不奇怪,相反看到她时,神情还有些漠然,从她脸上移开眸注意到她怀里的孩子,迈着长腿走过去,将孩子接了过来。

    夕林落入了一个熟悉的怀抱,抬起头,对那人痴痴的笑:“老公。”

    老公?

    啊!

    高素妍捂上嘴巴,原先她以为,林夕是被珞宁包养了,打死她都想不到他们竟然是夫妻。更想不到的是,珞宁竟然对林夕露出宠溺的表情,酒醉的女人形象乱七八糟的,珞宁竟然伸手拨开林夕额前的发,柔声哄:“宝贝,等一下我们回家。”

    林夕在他怀里乖巧的点点头,然后就拍在他肩上睡着了。

    高素妍站在一旁,只剩目瞪口呆。

    安抚好夕林之后,珞宁才抽出空和高素妍话:“高姐。”

    高素妍吃惊:啊,珞宁竟然认识她!

    “珞先生,哦不,珞董。”高素妍语无伦次,珞宁本人比照片上还要帅气,谁能告诉她,为什么她现在见到珞宁竟比见到首富络震庭还要兴奋激动。一阵晚风吹过她的酒全部都醒了而且还精神了许多。珞宁颔首客气:“你是内子的朋友,叫我珞宁就好。”

    高素妍眨着眼睛,吃惊的往珞宁怀里看了一眼,原来林夕真的是珞宁的老婆。

    哎,不对,不是珞宁娶得是上海首富络震庭的女儿珞夕林吗?难道林夕就是,林夕,夕林,珞夕林!

    明白了,什么都明白了。

    原来林夕就是珞夕林,怪不得今在书店她会抱着一本跟珞宁有关的娱乐杂志看那么久,这位大姐隐藏身份混入她们之间到底想干什么?

    珞宁好像猜透了高素妍的心思,隐隐皱眉,露出对高素妍猜忌他家宝贝的不喜,以至于开口时沉了声:“高姐别误会,内子的朋友不多,但她对身边每一个朋友都很真诚。你今能进来这里就足够能证明,内子是真心把你当朋友的。”

    虽然是一般大的年纪,但高素妍却有一种被长者训斥的尴尬感,低下头不敢去看珞宁。

    珞宁抱着夕林进门,听到脚步声,高素妍才敢抬头,但哪知,珞宁突然又转过来,高素妍赶紧低头,视线与珞宁错过。

    珞宁俯视着高素妍:“对了,现在夕林的身份你已经知道了,但是她并不希望大张旗鼓的宣扬,尤其是对你们的另外一位朋友,”珞宁垂眸看了眼怀中的妻子,抬眸继续对高素妍:“还请高姐对你们另外一个朋友保密,等夕林想的时候,她自然会。明白了吗?”

    最后几个字,珞宁特意带了震慑,冥冥之中对高素妍形成了种压迫感,使她没有不答应的权利。

    高素妍在这种压迫感下连连点头:“知道了珞董。”“嗯。”珞宁点头:“夕林喝醉了,我也不方便照顾你,高姐请回,至于今晚上的来回车费,隔日我会叫助理拿张支票送到高姐府上,以表谢意。”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繁花落豪门,一世倾情》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繁花落豪门,一世倾情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繁花落豪门,一世倾情》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