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67羡慕的外号珞宝贝二更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繁花落豪门,一世倾情正文 067羡慕的外号珞宝贝二更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惜晴唤夕林“珞宝贝”。

    别误会,不是因为她姓珞而昵称她珞宝贝,这里珞宝贝的全称是珞宁的宝贝。以至于在若干年后,她再将老底翻出来,珞宝贝会经常搞不清楚,惜晴姨母到底是在叫他还是在叫他的妈妈。

    每每如此,夕林总是要和惜晴大吵一架:“何惜晴,你能不能不要再孩子面前再叫我那个名字了!”影响多不好,“你找削啊!”

    惜晴不愿意:“我不,削我啊?找你老公削我啊?”转眼,她就去叫她老公了。那时,李海扬在屋里和珞宁喝茶谈,听见妻子喊话,便紧着应了上去,隔老远传来一句:“嗳。”

    多有故意气夕林的意思,惜晴与李海扬辉映:“夕林要削我!”

    彼时这两个都有老公宠的女人互相掐了起来,夕林才不会像惜晴那么没品,只瞪了她一眼,等着下文。

    结果屋内李海扬再不应声了,紧接着夕林哈哈大笑,瞧了惜晴一眼:“怎么样?认怂吧,这是我家!”

    其实屋里的两个男人眼神都从未离开自己的女人,透着玻璃窗看着她们互动。这些年这两个女孩子斗嘴,他们都已经见怪不怪了。

    院里,惜晴以豪迈之举揽过夕林的肩,与她玩笑:“整个上海呢,尽人皆知,珞宁金屋藏娇,藏了你珞夕林这么个宝贝疙瘩,为什么别人得,我却不得?我不能因为这是你家就不话了呀,你也不能因为这是你家就不让我话了呀!”

    何惜晴这些年,把嘴皮子练得特别厉害,一般人不是对手,而且她还特别喜欢和夕林交手,那时她肚子里面还怀着一个,夕林她也不是,不她也不是。

    此事暂且话下,我们先来听听着珞宝贝是怎么来的。

    时光倒退,只因突然有一何惜晴登门拜访时,没掐准时间。她进门时,只见珞宁怀里抱着个人坐在花园的秋千上轻声哄着。

    珞宁的新家搬到了市中心,挺大的私人别墅,镂空鎏金黑色雕花大门拉开,入目的便是喷泉。花园在喷泉之后,那繁花簇拥的园子里,秋千架坐落中央。男主人怀里抱着女主人,眉眼相对,蹭着鼻尖温柔爱恋,女主人搂着男主人的脖子,阖眸安睡。

    那日阳光正好,那样的一双人,置身于那样的环境,真是叫人只羡鸳鸯不羡仙。

    惜晴咽了口唾沫,自顾掏出手机将这一幕拍了下来,有光斑投影,画面唯美至极。当相机定格的那一瞬,惜晴给取了名叫:世外桃源。

    咔嚓一声,未惊醒女主人,倒是让男主人起了警觉心,抬眸望去,只见有人用手机遮了脸,但穿着裙子,可判断是个女性。身后那辆红色的法拉利,便让他肯定此女因是何惜晴无疑。

    惜晴收了手机,讪讪的笑,朝不远处的男人招手打招呼:“hi,珞宁!”

    走近时才发现夕林是真睡着了,怪不得这么久都没动静。惜晴只看了眼在珞宁怀里睡着的夕林,啧啧嗔怪两声:“太宠了!”不过,话又回来了,这是人家家,人想怎样不成?只要珞宁愿意宠,怎样都把夕林给宠了。

    “一个人来的?”珞宁一边和她话,一边抱着怀里的宝贝回屋。

    “海扬还在家里养着,我忍不住了先过来看看。”何惜晴跟在身后,她遗传了她母亲的强迫症,出门之前一定要给对方打一个电话知会一声。好在打了通电话,不然她都不知道珞宁搬家了。

    电话里,珞宁告知了他们新家的地址,不然她就要绕上海城一圈最后还得无功而返。

    “你们是什么时候搬的家呀,我都不知道。”惜晴那时跟到了楼梯口。

    珞宁要抱夕林去楼上卧室,不得已停下来告诉她:“你现在这里等我一下,我把夕林抱到卧室里休息。下来之后再回答你的问题好吗?”

    罗阿姨在家,为了不冷落客人,珞宁唤罗阿姨出来给惜晴榨一杯果汁,让她稍微等一下。

    哪知惜晴没有和饮料的兴趣,她今日来目的就是为了看看夕林的伤口,听已经拆线了。都是因为她,夕林才变成这样,内心有愧,本就来道歉的,哪里还能真的来喝茶呀。

    “我跟你一同上去,”惜晴,“我照顾她。”

    “她睡着了。”珞宁解释。

    “睡着了,我就在旁边照顾她。”何惜晴拗劲儿上来,十头牛都未必能把她拉回头。摊上这么一位脾气古怪的大姐,珞宁也没有办法,只能让她跟着了。

    推开卧室的门,惜晴先跑进去,掀开被子让珞宁把夕林放到床上,她本想看看夕林的伤口,但那时珞宁已将被角掩好,她并未看到。

    知道她心思在哪里,珞宁轻声开口:“伤口恢复的很好,拆线那也涂了除疤膏,这些已经不大能看见疤痕了。”

    “是吗?”惜晴面带喜色,沿着床边跪了下来,抬眸看着珞宁:“我知道我这样做有点反客为主,能不能让我在这里陪夕林一会儿?”

    珞宁看了眼床上睡着的妻子,女儿家自是有私房话,他不便打扰,便嗯了一声,将房间让给她们,关上门出去了。

    珞宁出去后,房间里就只剩惜晴和夕林两人,惜晴对着夕林笑:“你看,你老公多疼你!”

    这话没有嫉妒的成分只是坦然的接受与艳羡。夕林自幼便是一个很有主见的人,她爱珞宁纵使遭到反对,也愿意放下身段不顾一切的坚持。

    她和她同时投入情爱。后来当她知道珞宁被火烧伤的真相,哭的那么伤心,却仍然要他。她好想把她叫起来问她,到底是什么支撑她为珞宁坚持到如此地步。

    而现在的她根本坚持不下去,觉得自己好累。何惜晴抚摸着自己的肚子,眼圈刹然红了。有眼泪从她眼角掉落,她用手扶去,然后扬起嘴角对夕林:“你睡吧,我先出去了。”

    出去的时候没有想过珞宁会等在门口,所以突然抬头是看到珞宁,双眸尽是诧异:“珞宁。”

    珞宁靠在墙上,见她出来,站直了身微笑:“跟我一起下去喝杯东西吧。”

    “嗯。”她跟在珞宁身后,不知是不是走廊里亮起的壁灯的原因,淡黄的灯光将珞宁的身影拉的笔挺、纤长。冥冥中,透一股尊贵出来,使她跟在后面的步伐变得心翼翼的。

    楼下,珞宁吩咐罗阿姨给惜晴鲜榨一杯果汁,给他煮一杯咖啡。走到沙发前的时候,请惜晴坐下。

    刚坐下不久,罗阿姨的饮品也端上来了,自从电视上曝光了李家的事情之后,罗阿姨就像有心事一般,将果汁端到惜晴面前时,没忍住多看了她几眼。

    惜晴察觉罗阿姨今日行为反常,自是聪明的将其避开,后来罗阿姨被珞宁差遣了下去。

    喝了口咖啡,珞宁随意开口:“把你刚才在院里拍的照片发我一张好吗?”

    “嗯,等一下,我发给你。”惜晴掏出手机,在屏幕上点了几个操作,珞宁的手机便响了。

    他把手机掏出来,看到照片时,那双眼温润如水,浸着不易言的宠溺,所有的关注度都放在妻子的身上,仿佛她便是他一生最好的归宿。

    惜晴在一旁打趣他:“等夕林醒来的时候告诉她,就我给她取了个外号叫珞宝贝、珞宁的宝贝。”

    全下有几个男子肯那样宠爱妻子的?

    多是你要什么给什么以金钱和行动力满足,却极少有人能像珞宁一般,将妻子疼到骨血里的。

    惜晴脑海里想着刚才在花园里的画面,那样的怀抱,像是父亲抱着幼女,想要倾尽万世宠爱都来不及。

    虽是打趣但也是羡慕,老竟如此厚爱珞夕林,让她拥有这世间所有的“好”好的男人、好的家世、好的容颜。

    所以她现在倒有些能够理解于欣的心情,珞夕林拥有的是全下女孩子梦寐以求的东西,怎么能不让人嫉妒呢?

    何惜晴突然皱眉,心突然漏了一拍,怎么就想起于欣了呢,她不是从来都看不起她那种人的吗?

    她这是怎么了?

    心慌时,忙着端起茶几上的果汁呷了口,才算完。

    珞宁从手机上移开眸,问何惜晴:“海扬好些了吗?”

    “恩,好多了。”起李海扬便要起李家的一系列事情,惜晴:“他现在已经回到李家修养,李钦致暂时被收押,虽然请了律师团,但这次人证物证具在,他要翻盘怕是难了。当前最主要的是海扬能够站起来……”

    珞宁蹙眉:“这么严重吗?”

    何惜晴捏着杯子,眼里洇着淡淡愁绪,苦笑:“肋骨骨折,腿部也受到重创,现在只能靠轮椅代步了。”

    肚子里的孩子没几就要生产,李海扬又遇到这样的事情,她快被折磨疯了,没有人可以倾诉,原想找夕林谈心,没想到来的不巧,她与珞宁也只是泛泛之交,能什么呢?

    “医生怎么?”珞宁问。

    “没什么具体的方案,只等骨骼长好之后再进行复健。”何惜晴声音中透着疲乏,似是不愿意再这件事。

    “时候也不早了。”她:“我该回去了。”

    “我送你。”珞宁站起来,走到何惜晴身边扶她起身。当他看到她隆起的肚子时,眼里竟有些羡慕。

    闺房之事,何惜晴不方便问,但看到他的眸一直无法从自己隆起的肚子上移开,那双如墨一般的眸里更是闪烁着慈父的溺爱,于是便问:“你打算和夕林生一个吗?”

    她不知道那场大火之后,他的某些方面是否还行,但是夕林是自己的好姐妹,她总不能让自己的好姐妹受委屈吧?

    短暂沉默后,珞宁才开口:“我也很期待。”

    何惜晴听后笑笑,不话了。

    门口有台阶,珞宁扶她下去,何惜晴打开车门之前,突然转过头来,站在太阳底微微眯着眼,叮嘱珞宁:“别忘了,她醒来的时候告诉她我给她取的外号。”

    珞宁点头:“一定转告。”

    夕林这一觉睡得很足,一觉醒来便是日落黄昏。睁开眼,房间里却没有丈夫的身影,她皱了皱鼻子,还以为他会陪着她呢!

    掀开被子穿鞋下床,楼梯拐角处,看到珞宁正搭着腿,坐在沙发上看报纸。夕林就在那里听了几秒钟,像个迷妹一样静静的看着丈夫。

    有人男人专注的时候很迷人,夕林想大概就是现在吧。白色衬衫黑西裤,领口解开几颗口子,随意之中,透着几分慵懒的味道。眉目专注,轮廓俊逸。夕阳透过东面窗子躺进来,使他半边侧脸晕在光里,像是从时光里走出来的一幅画儿,迷人的精致。

    似是察觉有人在看,珞宁抬起头来,精准的找到那目光的来源,眸子润了,唇角上扬,对上妻子的颜温温一笑,仿佛心有灵犀一般,夕林亦然。

    踩着楼梯下去,几步跑到他身边,撞进珞宁的怀里,搂住他的脖子。而脚下那双拖鞋也因着她动作幅度过大而掉落在地板上。

    他抚摸着她的发,纤长而匀称的骨节穿梭在妻的发丝间,轻柔而缓慢,连带着声音都是温柔的:“醒了,我的宝贝?”

    “嗯。”她把脸埋在他的颈间,带着笑意:“我还以为醒来就能看见你。”

    听这意思好像带着怨气。怨他没有陪着她睡醒。

    “不恼。”他翻出手机,“给你看张照片。”

    夕林把头探出来:“什么啊?”

    当她看到手机屏幕上他抱着她睡觉的画面,不由的红了脸,这景儿拍的像仙境一样,她和他在繁华簇拥的花园里,与世无争,惺惺相惜。

    她把手机拿到手里,画面对准他:“你拍的?”

    珞宁摇摇头:“惜晴拍的,她刚才来过,你睡着了。”

    “惜晴来过?”夕林翻身坐在丈夫的身边,“那我睡着了,她都了什么。”

    “不知道。我只知道我抱你回房间休息的时候,她也跟了上来,叫我先出去,她想和你话。”珞宁一脸无辜的看着妻子,“她和你什么,你不知道?”

    夕林磨牙:“我都睡着了,知道什么是什么呀!”

    讨厌鬼,要吵架吗?

    她坐好不打算理他了。

    罗阿姨从厨房里出来,笑着问:“夫人,今下午您想吃什么?”

    “不要吃了。”夕林捏着自己脸上的肉:“罗阿姨你看,我都胖了那么多,赶快减肥先!”

    罗阿姨微楞,这饭要怎么做呀?

    一旁珞宁打断妻的话:“罗阿姨别听她的,捡什么有营养就做什么,这猪还没喂胖呢,咱接着喂。”

    “你,谁是猪?”夕林在某人耳畔吼。

    明明生气了,可某人偏逗,转过脸笑脸相迎:“谁应我谁。”

    “你!”

    罗阿姨在一旁笑:“哎,我知道了!”

    “罗阿姨,你,我……”夕林看看罗阿姨,再看看某个欠扁的男人,委屈了,这家里还有人权吗?

    ------题外话------

    宝贝们,薰衣草又把申请的账号给忘密码了……

    于是乎,有啥话我只能在题外里面给宝贝们留言了,那啥,每日订阅可获10币币,前十名哦!快来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繁花落豪门,一世倾情》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繁花落豪门,一世倾情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繁花落豪门,一世倾情》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