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66尽数宠爱,都给他的宝贝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繁花落豪门,一世倾情正文 066尽数宠爱,都给他的宝贝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到了拆线的那,夕林一大早便将珞宁叫起,让他带她去医院。起床洗漱的时候一次,珞宁那时打着哈欠,睡意朦胧:“宝贝,你看看现在才几点?”纤长好看的手指了指床头的电子表:“六点十分啊。医院的门估计还没开。”

    吃早饭的时候在餐厅里又扒拉开他腕上的表提醒了一次。这次珞宁:“我记得了,等我们吃完早餐,医院的门就开了。”这话多少还带着些稳住君心的味道。可珞宁本人却显得无奈至极。

    这孩子自从昨晚上知道今早上要拆线,就兴奋了一晚上。夜间光被子就踢了好几回。

    后半夜干脆压到自己身上,一遍又一遍的对着自己的耳畔:“珞宁,珞宁我明就要拆线了,珞宁珞宁拆完线你就能带我去超市了。珞宁珞宁……”

    扰民啊,他一晚上都没睡好。

    定的闹钟是六点,那时已亮。可是也被这孩子提前叫了起来,往日里洗漱的顺序是他先洗完,然后再抱着她去洗。可今早上,他都洗完了,才听到闹钟响。

    吃早饭又来提醒,罗阿姨看到珞宁一脸的无可奈何,觉得先生在夫人手下太可怜,于是乎东北人豪爽的脾气又冒上来了,对夕林:“夫人,您好了最开心的一定是先生,放心吧,他一定准时带您去拆线。”

    “哦,是吗?”这时候夕林突然装起傻来,凑近珞宁身边:“这些你也伺候腻了对不对,终于嫌我烦了对不对?”

    珞宁正端着碗喂粥呢!夫妻俩面对面,珞宁张了张嘴,却是上嘴唇碰下嘴唇,有口难辨,只能抬眸瞪了罗阿姨一眼嫌她多事。

    罗阿姨好心办坏事,自然靠后不再话。

    早上八点,夕林无比兴奋的坐在珞宁的车里哼着歌儿,翘首以待到达目的地医院。

    若是真心喜欢一个人,她的任何动作看在眼里都是可爱无比的。珞宁喜欢无忧无虑的夕林,只感觉现在的她就像是个孩子,爱笑,爱闹。让他的眼里除了她再也放不下其他的风景。

    迈巴赫在街上匀速行驶,虽然外形低调沉稳,但却无法忽视,它的千万身家。外人是如何评价珞宁这个人,他的财产,他都不在乎。

    人人道他是富豪,却不知他只因一人而想变成富豪。如今他有了雄厚的身家,足够养他守护了经年的宝贝,这些才都变得有意义,有价值。

    夕林原对拆线是满怀希望与期待的,可当医生把她带到了手术室,她看到那苍白的背景,冰冷的器械,顿时觉得心慌,不由的拉紧珞宁的手,让他靠自己近一些。

    珞宁接触她冰凉的指尖,隐隐蹙眉,低头问:“害怕?”

    他记得她有这样的阴影,上次拍戏在手术室里取景的时候,她便是这个样子。眼下又是这种情况,珞宁便和医生商量能不能换一个地方。

    那时医生已经戴上了口罩和消毒手套,手术钳都拿在手里了,听了珞宁的话很专业的拒绝:“手术室是经过消毒的地方,其他地方不是不行,只怕细菌会感染到伤口,再者这里的东西都很齐全,”医生指着头顶的无影灯,他告诉珞宁:“等拆线之后,我还一下伤口是不是缝合的很好,所以不能答应你的要求。”

    医生是个圆脸,鼻梁上带着一副眼镜,若在加上嘴上的消毒口罩,可真算是全副武装了。

    夕林看到为她拆线的医生原来是这副模样,心情到放松了不少,扯着珞宁的袖子让他别费心了,就在这里拆吧。

    解开纱布,医生往她腕上又重新抹了碘酒,这是消毒的,她只感觉皮肤上凉凉的,就把脸躲在珞宁的怀里。

    实话对于拆线她只是嘴上期待,等到落实的时候,她也害怕。那医生倒是挺负责,打开无影灯,用剪刀剪开一个线头,查看伤口愈合情况,对珞宁:“不用担心,已经长住了。”

    但当医生看到把脸埋在身旁男人怀里的夕林时,忍不住笑了:“姑娘,不用怕不疼的!”

    这话实属安慰,因为在以往的病人当中也有孩子不听话扎了个手啊什么的,来拆线的时候,跟现在这个病人的情况一模一样,都是躲在大人的怀里不敢看。

    但这话听在夕林的耳里就不大对劲了,姑娘?

    奇怪了!屁孩你多大?

    夕林猛地转过头,问那医生:“你多大?”

    “我三十五。”医生诚实回答。

    夕林华丽丽的萎了,竖起大拇指:“好吧,你赢了!”

    只要伤口长好了,拆线是不疼的,送他们出来的时候,那个医生告诉夕林。彼时他已经摘下了口罩,夕林打量着他越看越觉得奇怪,等走了老远后才对珞宁:“我看他就是个娃娃脸嘛,哪有三十五岁啊!”

    珞宁握着妻子的手轻笑:“这个世上有个词叫做人不可貌相,娃娃脸最容易骗人了!”

    夕林乖巧点头,却不知那时珞宁已嫉妒了。

    第二站进军超市,夕林的兴趣大起。坐在购物车里被珞宁推着高喊:“出发!”也不知道为什么偏偏对超市情有独钟,反正就是喜欢着了。或许是一种乐趣,亦或是只要和珞宁一起做的事情就非常非常的欢喜。

    零食区,夕林只顾动手指挥要这个、要那个,珞宁负责把她要的东西都拿下来,没一会儿夕林怀里就塞满了薯片和糖果一类的吃食。而且买的越多,夕林就越欢乐。一双腿如桨一般前后摇摆。指着前面的彩虹糖告诉珞宁:“我要那个。”

    已经买了太多零食,珞宁怕她贪嘴又该不吃饭了,所以看到彩虹糖时弯腰附耳:“你前些刚吃过,咱们过两再买行吗?”

    闻言,夕林嘴角笑容消失,低下头不高兴了。这样的情绪持续了有一会儿,正当珞宁准备妥协的时候,夕林突然抬头,转过来看向珞宁,笑眯眯的伸出食指勾他:“过来!”

    珞宁凑过去,夕林便捧起珞宁的脸,在他左侧脸颊上亲了一口,然后一双楚楚动人的大眼望着他,故意撒娇:“珞先生,我想吃,你给我买嘛!”

    因为一个吻,珞先生被收买了,于是乎狠下心:“买!”

    只要是名人到哪里都会被狗仔跟着。珞宁自从那日医院匆匆现身被曝光之后,狗仔队便一直对他身旁的神秘女人感到好奇,想趁机挖掘出这女人到底是何方神圣。

    没想到这次追到超市竟能拍到女人的照片,虽然只是侧脸,但容颜已经清晰可见,这张照片如果发到上去,火爆程度一定不亚于当时的于欣。

    狗仔欣喜,果真是功夫不负有心人!

    逛完超市,夕林原以为是要打道回府的,可车子并没有往家的方向开,夕林看着珞宁掉头,便问:“我们还要去哪儿啊?”

    “去商场?”去商场做什么?

    还没等夕林自己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已经被珞宁拉到了新地的化妆品专柜,那人吩咐柜台姐,挑一套最好的除疤产品给他。

    她早就忘了手腕上的疤痕,只以为拆了线就万事大吉了。至于护理的事情,马虎如她,早就被抛到九霄云外去了。到难为他那么细心。夕林站在珞先生身边心头立刻爬上了一种鸟依人的甜蜜感。

    柜台问:“先生给谁用?”

    那人长臂一伸,揽过夕林的腰,霸道开口:“我太太。”

    “好的,您稍等。”柜台姐取来一套化妆品开始给夕林介绍:“太太,这款除疤产品在我们店里卖的最好,用过的顾客都有回馈,基本上两周都能淡化疤痕。”

    柜台姐倒是挺专业,“太太,方便让我看看您的疤痕吗?这样我还可以为您提供一些建议。”

    好在伤的地方是胳膊不是什么私密的地方,夕林也是一般爱美的女子,便没多想,撩起袖子,把腕上的疤给柜台姐看了。

    结果柜台姐看了疤痕的样子,忍不住抬头,又打量她的长相,最后连珞宁都一并扫过了。

    夕林见柜台姐隐隐蹙眉,心生不好:“怎么了,很难除去吗?”

    柜台姐摇头,笑容又复唇角:“没有太太,看起来您这是新疤痕应该没问题的。”

    “哦。”夕林收回了手。

    珞宁在一旁掏卡结账。两人转身的时候,便听身后柜台姐拉着另一个人窃窃私语:“那不是前两刚上过电视的珞宁吗?哦,我记起来了,电视上他前两现身医院抱着一个腕上受伤的女子,难道是她?”

    另一个问:“你看到什么了?”

    柜台姐指了指自己的左手腕,极其慎重的开口:“我看到她这里真的有疤痕啊,并且像是被刀子割了的。”

    另一个兴奋:“那就是,她就是那个神秘的女子?”

    柜台点头。

    另一个:“有好戏看了,前有于欣后有神秘女,那他的正牌太太该如何自处啊。会不会上演一场宫斗大戏?”

    柜台姐拍打另一个人的胳膊:“别胡,刚才珞宁亲口承认的,那个女子就是他的太太。”

    “啊?”另一个奇怪:“难道是他太太知道他在外面拈花惹草,以死相逼。反正豪门里就是那些戏码,正宫永远比不上外室……”

    夕林把两个女人的对话听得一清二楚,鼻子里冒青烟,想要这回去找那两个女人算账。行动时,却被珞先生拦住。

    珞先生倒是一派平静淡泊:“由他们去吧。”

    “什么就由他们啊?”珞太太不干了,“你在外面拈花惹草也就算了,还得我殉情自杀挽留你,有他们这么胡的吗?我什么时候做这事儿了,我犯得着吗我!”

    珞先生满头黑线,用眼角余光瞥了眼身旁气的咋呼呼的女子,心道:“这还是亲老婆吗?”

    为了防止被人认出来,他们又去了服装专区,挑了两顶情侣帽戴上。从新地出来,一直到上车,夕林的心情就没好过。

    胸口堵闷,郁结难舒。路上没和珞宁一句话。

    到家里下车,罗阿姨在院里浇花,看到夕林打招呼:“太太回来了。”

    夕林啊了一声便跑回屋了。珞宁在身后心跟着,见罗阿姨一脸疑惑,便轻笑:“没事,你家太太又耍孩子脾气了。”罗阿姨秒懂,舒展了眉头继续回去浇花去了,他们家夫人就是孩子脾气,她都已经习惯了。只要先生进去认个错,就没事了。

    所以,她继续和她的花儿打交道吧。

    院里种了许多白色的山茶花儿,香气淡雅。先生是夫人喜欢的。于是罗阿姨就对花儿:夫人呢,其实是个很好的女子,温柔、善良。她很爱很爱先生,不过呢就是很喜欢和先生撒娇。人不都撒娇的女人最好命,咱夫人啊,好命着呢!

    清水淋在白色的山茶花上,娇艳欲滴的。罗阿姨巧笑:“你们啊,也好命着呢!”

    话夕林回到屋里就坐在沙发上,双手环胸,等着那将要进来的某人。珞宁在客厅里张望,于沙发上找到生闷气的妻子,笑着走过去,在她身旁坐下,拆开那个化妆套盒,按照明书配比了药量,要来夕林的左手,给她上药。

    像这些除疤的产品都有薄荷成分在里面,涂上之后,夕林感觉皮肤上有凉凉的感觉。倒是缓和了她的焦躁不安。

    转身去看珞宁,他擦的无比心,修长的指节就像是艺术品一样好看,轻轻安抚着她皮肤上的疤痕,她心动,可是也委屈啊。

    好久,终于憋不住了,在珞宁抬头时问他:“我明媒正娶的妻,怎么就变成了外人口中的妾,没事儿为了留住你的心,我还得自杀呢!”

    珞宁一双眸如墨,温润将妻子容颜拓入眸底,伸手将妻子揽入怀里,声音清质柔和如泉中水:“宝贝,当初为了保护你,不让你受到媒体骚扰,我便没像他们透露过任何关于你的消息。于欣的事情出来之后,你的身份才被那些好事者扒了出来。娱乐圈向来是炒作第一,在没有见过珞太太真正面目的时候,自然会把我身边出现的任何女性都变成绯闻女友之一。前一段时间因为拍戏,我们不也故意拍出了许多照片吗?”

    夕林打断他:“那现在怎么办?我要继续当你的绯闻女友吗?”

    “委屈?”珞宁问。

    “当然!”

    “那要不然公开我们的关系?”

    闻言,夕林欣喜,但这份欣喜也只持续了短短几秒,后来她就又贴在珞宁的胸前不话了。

    “怎么了?”珞宁亲吻妻子的发迹。

    “还是等等吧。”夕林蔫蔫的抬起头,她问珞宁:“你还记得我跟你过我从新加坡比赛回来的时候认识的两个朋友吗?”

    珞宁点头:“你是高素妍和苏毓敏。”

    “就是她们。”夕林,“当时我并没有告诉他们我的真实身份,如果太突然公布了我们的关系,我怕她们一时间无法接受。”

    “她们对你好?”珞宁问。

    “嗯。”

    珞宁捋了捋妻子耳畔的发,唇角上扬,带着宠溺:“好,你先跟她们好,让他们有所准备,反正迟早有一我们的关系是要公布的。珞宁的妻子不可能一直不露面,林夕也不能一直用假身份,不结婚啊,是不是?”

    夕林微笑,这世上除了父亲之外,珞宁是第二个最疼她的男人,这样的他,只能召唤出她的情不自禁,情不自禁的在他的额上吻了一下:“老公,我爱你,最爱你了!”

    珞宁:傻丫头!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繁花落豪门,一世倾情》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繁花落豪门,一世倾情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繁花落豪门,一世倾情》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