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65乌龙,珞先生也有搞不清状况的时候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繁花落豪门,一世倾情正文 065乌龙,珞先生也有搞不清状况的时候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他还是从罗阿姨口中得知李海扬家遭变故。隔日一早,珞宁下楼给夕林倒水喝,罗阿姨在楼下看电视,见男主人下楼来,赶紧把他拉到电视前,指着上面:“先生,您看这不是上次来咱们家的李先生吗?他们家好像出事了!”

    上次在半山别墅,李海扬和他的妻子来过。本身能够来半山别墅的人就不多,所以罗阿姨就记住了。

    背景在医院,李海扬腿上缠着绷带,坐在轮椅上面对媒体召开临时发布会。

    电视上的他唇色苍白,略显憔悴。何惜晴挺着肚子,站在他身旁,握着他的手,然后夫妻俩对视一眼,他才对着镜头:“各位媒体朋友,因为本人现在住院,所以这个媒体发布会召开的比较仓促,希望大家不要见过。”

    然后李海扬和何惜晴一起对着镜头鞠躬致歉。

    李海扬开口:“关于我的父亲李钦致先生曾在我生病住院时,曾对我的妻子、继母不利,企图杀害他们这件事情,我作为当事人,会出面指正他的罪行,至于李氏集团,会在我出院之后,重新召开一次新闻发布会,各位静待。”

    当听到李钦致要杀害何惜晴和自己妻子的时候,罗阿姨吓的捂上嘴巴。虎毒尚且不食子,李老先生怎么忍心对他至亲至爱的人下手?

    再看珞宁,那人也是眉头紧皱。自那日在医院和惜晴分手之后,就再没见过她。这些日子都在家里照顾夕林,等于半隐居的状态,对外面的事情知之甚少。如今新闻出来,他多少都是要去医院了解下情况的。珞宁手里拿着水杯。晨起时,夕林要喝水,他答应帮她倒的。现在差不多已经过了一段时间,珞宁担心楼上的人等不及。于是交代罗阿姨:“我先去给夫人送水上去,然后再去一趟医院,你记着,不要让夫人知道这件事情,也不电视。”

    罗阿姨:“知道了。”

    端水上去的时候,珞宁一改沉默冷静,一张笑脸对着妻子:“水来了!”

    “怎么去了这么久啊?”夕林坐在床上看到他拿来的水,伸手去接。

    “跟罗阿姨在下面商量了下,咱中午要吃什么。”在她喝水的时候,珞宁骗她。

    “那商量好了吗?”夕林问。

    “想到了一些。”珞宁坐在妻子面前,“额前的刘海遮眼了。”他笑着伸手把它们拂开,让夕林的眼睛露出来,他:“你的刘海长了,我帮你剪掉一些吧?”

    “你会剪头发?”夕林惊奇。

    珞宁点头:“嗯,试试。”

    “别剪坏了。”夕林有些担心,虽然他的手指很好看,但这也不能明,他会剪头发啊。

    “不会的。”珞宁撩起妻子额前的刘海看了看,想着应该没有那么难。

    水喝完之后,珞宁抱她起身,对她:“我们去楼下阳台,我帮你剪头发。”

    “嗯。”

    楼下阳台,珞宁拿来剪子和围巾,蹲在妻子面前,右手的食指和中指夹起她长出来的头发,左手动剪刀。开剪之前提醒她闭眼。

    夕林虽然闭着眼睛,无法看到他的手势,但她能感受到他动作的温柔,剪发时,一点都未曾夹到她的头发,所以她发挥想象,他站在阳光里,用他那双细长匀称的手帮她剪头发,认真专注的模样一定帅极了,光这样想着,夕林就想流口水。

    然而没有,她只是嘻嘻哈哈的笑出了声。

    却听到珞宁轻斥:“别张嘴,头发都掉进去了!”

    “哦。”她赶紧把嘴闭上。

    珞宁看她那样竟忍不住笑出声。

    某人恼了,睁开眼睛,瞪他:“你笑什么?”

    “傻样!”他她。

    “你才傻样呢!”她嘟嘴,心想傻样还不都是你给惯得,这些日子光吃好吃的了,不是吃就是睡,脑子都不动了,能不傻吗?

    见妻子一脸委屈模样,眼看着就要哭了,珞宁心疼,赶紧捧起妻子的脸,亲了亲:“不傻不傻,逗你玩儿呢,我宝贝聪明漂亮又可爱。我捧在手心里疼都来不及呢!”

    “去你的!”夕林扒拉开他的爪子,略显委屈:“珞宁你变了,变得会骗我了。”

    珞宁一脸的笑意,继续捧着妻子的脸,与她贴着额头,声音温润柔和:“宝贝,我的每一句话都是真的。我想你知道,你是我最珍惜的人。”

    离开额头,珞宁开口:“我去趟超市,把中午要吃的菜买回来。”

    “你要去超市?”夕林激动了,拉着他的手,两眼发光,言下之意是你可以带我一起去吗?

    珞宁回头捏了捏妻子的脸,义正言辞的给拒绝了:“不行!”

    夕林难过,拉着珞宁的手垂头哦呜一声。

    珞宁目光落在妻子的发顶,眉眼间浸润笑意,“听话,等过两拆线了,我就带你出去逛,到时候你要搬超市都行。”

    “行?”夕林抬头,一双水眸,可怜巴巴的看着他。

    “行!”珞宁带着宠溺,“要不然这样,我专门为你买下一个超市,然后清场,你在里面想拿什么拿什么,想逛多久逛多久。”

    某女欢喜了:“听起来不错!”

    珞宁轻笑,回到屋里给妻子拿了本书,告诉她:“你在这里看书,”他把书页捏了捏:“大概看这么多,我就回来了!”

    在他心里,她一直都是长不大的孩子,需要事无巨细的安排好之后,他才敢放心离开。

    “这么厚!”目测都有二三十页了,夕林皱起眉头,“你这是打算让我当学究啊!”

    珞宁摸摸妻子的头,与她玩笑:“你理科不好,但文科特别好,我相信这些难不倒你。”

    “你的意思是这个不用动脑子呗!”夕林反应过来了。

    珞太太从书上移开眸,将珞先生上下打量了一番,瞧,她便是这样的人,聪明的令人发指,把珞先生盘问的没词了。

    事已至此,她到也没为难珞先生,只:“从超市回来的时候给我买一盒酸奶回来,我想喝酸奶了。”

    “嗯,知道了。”走之前,珞先生叮嘱:“看书等我回来!”

    “知道了!”她不耐烦,什么时候珞宁变得这么啰嗦了,两人都不能在一块呆了。

    出门前珞宁抬腕看了下表,现在是早上九点多,差不多十一点的时候他回来,到时候正赶上做饭的时间。他叮嘱罗阿姨,别忘了给夕林切一些水果,让她解馋,记住,水果一定要是温性的,不能是凉的。等一会给她送一杯温水。家里有红糖的话,最好是红糖水。

    罗阿姨应了下来,没一会儿仍旧过来跟夕林请假:“夫人,家里没红糖了,我出去买一点回来。”

    “红糖?”夕林那时正在看书,从书中移开眸子,看向罗阿姨,一脸疑惑:“要红糖做什么?珞宁去超市了,您要是有需要的话,干脆给他打个电话让她捎回来就好了!”

    罗阿姨面色为难,李海扬住院的事情先生交代过要瞒着夫人,不让。先生去超市,还不一定去了哪里,怎么打电话呢?

    罗阿姨笑笑:“不远,我去去就回。”

    夕林知道罗阿姨是个直脾气,既然她这样了,她也不阻拦。便让她去了。想起先生的交代,罗阿姨:“夫人您等一下,我去给您切盘水果。您先吃着,我话就回来。”夕林发现,她以后绝对不能生病,因为一生病家里人就把她当孩一样对待。罗阿姨的水果盘不久也上来了,芒果、荔枝、桃子、苹果切片摆盘,美美哒真是。

    吃水果看书,想想日子也不错,夕林享受其中。罗阿姨也出去了。

    珞宁在医院前台询问李海扬病房门号时,遇上了两三个记者,想来应是刚刚结束了采访,他把头低下,朝墙里看,躲开了那些人。

    8楼,803病房,珞宁敲开了门。

    “珞宁!”给他开门的人是何惜晴。那时候,何家父母都在房里照应着,李海扬看到珞宁,挣扎着便要起身。

    “别动了,”珞宁赶快阻止,掏空与何家父母点头问好。

    “怎么回事啊?”他看着病床上被纱布缠的厚厚的李海扬问,“我也是刚才在电视上看到了新闻,这都是你父亲做的。”

    李海扬苦笑,何惜晴走过来的时候,她握紧了妻子的手:“我受伤倒是,李钦致他的目标是惜晴肚子里的孩子,他想要他们母女三个人的性命。”

    何父何母他们也在场,但是这些他们也知道了其中的是非曲直,因此李海扬才能够当着他们的面儿出来。

    但何母终究是女人,每听一次便会心惊胆战一次,何父搂着妻子的肩安慰:“都过去了,别怕。”

    病房里,一时间有些压抑,珞宁抿唇不语。这时何惜晴倒是开口了,许是为了缓解气氛吧,她:“好在现在警方已经立了案,加上有海扬的供词,李钦致怕是难逃法律的制裁了。”她抚摸自己的肚子,目光温柔:“我的宝宝们也会平平安安的。”

    “接下来有什么打算呢?”珞宁问。

    “还没什么打算。”李海扬摊开手,“你看看我,到处绑着纱布,大夫这起码得养一段,李氏目前还算稳定,等我出院后,我想先召开董事会,商量易主的事情。”提到易主,李海扬的墨眸沉了,言语间有了心事:“李氏有一大半是我母亲的产业,我要替我母亲夺回来。”

    珞宁把手放在李海扬的肩上:“需要我帮忙吗?”没有太多安慰的词话,或许这才是好朋友,他会在你最需要的时候出现,只问你一句需要帮忙吗?因为他知道这才是你最需要的。

    李海扬笑着摇了摇头:“需要的时候,我会找你的。到时候你不能嫌烦。”

    珞宁垂拳头,在李海扬胸前按了一下:“不会,尽管要求。”

    后来,李海扬撇过珞宁,往病房门口探了探,很奇怪的问:“夕林呢?怎么没见她跟你一起过来?”

    提到夕林,首先低下头的是妻子何惜晴,她自己做错了事情,所以眼下这话虽然是在问珞宁,但就好像问到了她的脸上。

    “那个,海扬……”珞宁还没有开口,惜晴先打断了他,看着李海扬开口:“夕林她,被我割伤了,所以不能来。”

    “被你割伤了?”这话不仅是李海扬问,连一旁的何母也开口问。

    何母:“到底怎么回事?你为什么要割伤人家?”

    何惜晴微囧:“妈,我……”

    她怎样呢?

    难道要告诉母亲她发病了,然后拿起菜刀划了夕林的腕子?母亲一向疼爱夕林,自她母亲去世后,她老人家没少在她面前念道:“夕林啊,那个孩子挺可怜的。”这要是把实话了,她母亲还不定怎么揍她呢!

    思来想去,何惜晴开口:“妈,这件事情是我的错,等海扬出院了,我就和他一起去夕林家向她道歉。”

    听女儿这么,何母以为没什么大碍,便凶了女儿一眼:“你着孩子!”

    珞宁看了下表,跟病房里的一众打了招呼:“时间不早了,夕林还在家里等我。”

    “我送你。”惜晴跟了出去。

    走廊里,两个人走的很慢,珞宁穿着西装,身材颀长,何惜晴穿着长裙,平底鞋,身高知道珞宁的肩膀处,手放在胸前,纠结的好一会儿才开口:“夕林的伤好一点了吗?”

    想到宝贝妻子,珞宁的心不由的一片温软,开口话时都带着笑意:“过两就拆线了,不过这几一直嚷着让我带她出去逛街,以她的性子,我可真不敢由着她乱来,所以只能哄着了!”

    听珞宁这么,何惜晴的心也放松了不少,轻笑:“夕林可真幸福。”

    话时,她言语中带着单点的忧伤。目光也沉静了许多。珞宁抿唇:“难道你不幸福吗?”

    “幸福!”何惜晴缓过神来,明明眼里带泪,却强撑出一微笑来,珞宁看着身旁的女孩儿,在这寂静医院的走廊里,她的神情只叫他莫名的生出一种凄凉来,其实经历过的他们都能懂得,这世间哪有什么纯粹的幸福呢?

    就像他和夕林,他用一场大火,她用四年分离才换的今时今日的相守相依。而现在命运的轮,似乎也转到了她和他的身边,一个是残暴的父亲,一个是疯癫的母亲,重压之下,为人子女的她和他都得不到喘息。

    如今李海扬重病在卧,可想而知,何惜晴心里是有负担的。肩膀上突然多了一只手,她转过身,看到他温柔的眸,他像长辈一般安慰她:“你现在被迷雾遮住了眼,如果我一切都会过去,你相信吗?”

    她点点头,再点点头:“信,我信。”

    珞宁板正何惜晴的身子:“人这一生重要经历一些事情。只要你和海扬还相信彼此,就没有什么阴霾是散不去的,阳光终会照进来的。”

    开车回家,他想:他向来不是会安慰人的人,自没有得到过谁的安慰也自然不会安慰人。可是命运安排他遇到了夕林,她是个善良的孩子,爱他、安慰他。让他学会了珍惜身边的人,也珍惜她爱的人。

    惜晴和海扬是她为数不多,却极为珍惜的人。他也会帮衬些许。大抵爱屋及乌就是这个样子。

    不久手机响了,他戴上蓝牙耳机接听。

    话,夕林在家里书也看完了,也超过了他限定的页码数。罗阿姨回来之后就给她泡了杯红糖水过来,是先生交代的,夫人来了列假要好生伺候着。

    罗阿姨千言万语把她家先生赞美了一番,连带着羡慕加恭维的对她:“夫人好福气。我就没见过有那个男人能这么心细的对待妻子。先生对您是真好!”

    是啊,好啊好啊!

    人哪总是看眼前的,她只看到了珞宁对她好,却没有看到她对珞宁好,所以她只能承情了。

    她老公人长得帅,有事业、有钱、对她还好的不得了。如此,她就是那上辈子拯救了银河系的女人。

    电话接通,夕林劈头盖脸一句:“珞先生,出去的时间有点长啊,你是去造超市去了?”

    隐隐带着怒意,却逗笑了珞宁,他柔着声音问:“我家宝贝这是想我了?”

    不知是不是太阳晒的缘故,珞夕林脸微红,心不在焉的抠着手指:“我的酸奶买了没有?”

    珞宁对着耳机轻笑,前面就是超市了,等一下他就进去买。这会儿妻子有来了句确认:“买了没有啊?”

    “因为我在造超市啊。”

    “你!”夕林指着眼前,磨牙嚯嚯。“学坏了是吧,就半个时,再不回来我锁门了!”啪的一声挂掉了电话。

    那声音震着珞宁耳膜,珞宁轻笑,只觉得妻子越宝贝,越可爱。

    车停在超市门口而他进去买了菜和她喜欢喝的酸奶,出来的时候还频繁看表,要赶在她规定的半个时之内回家。

    而夕林在挂了电话之后,怒意难消,随手端起桌上的红糖水,就往嘴里灌,结果全都吐了出来。

    罗阿姨在里面听见声音,赶忙跑出来,抽了纸巾给夕林擦嘴:“夫人您没事吧?”

    夕林双目通红:“阿姨,你为什么不告诉我红糖水这么烫!”

    罗阿姨委屈,一早就了呀,您只顾着骂先生呢!

    珞宁回来的时候,看到夕林在擦眼睛,他皱着眉头,跑过来问:“怎么了?”

    地上有吐出来的红糖水,罗阿姨在一旁开口:“夫人喝糖水的时候烫着了?”

    “又烫着了?”珞宁捧着夕林的脸命令:“舌头吐出来让我看看。”

    “你又不是医生。”虽然抱怨,但还是乖乖的吐出舌头。珞宁看了看,没有发现水泡这才放心。

    “没事吧!”夕林向他吐舌头。摊开掌心,“我的奶呢?”

    “不许问我要奶喝!”珞宁训斥。

    原谅她要往歪的想,这个喝酸奶跟他有什么关系,夕林的眼睛看准了珞宁的胸前,悠的红了脸。

    连一旁罗阿姨都忍不住笑出声。

    情况似乎有些不对,接着夕林噗嗤笑出来:“珞先生,谁问你要奶了,我是我的酸奶,你从超市里给我买的酸奶啊!哈哈哈!”

    珞先生一脸黑线……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繁花落豪门,一世倾情》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繁花落豪门,一世倾情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繁花落豪门,一世倾情》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