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64日常,是他哄孩子的日常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繁花落豪门,一世倾情正文 064日常,是他哄孩子的日常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要的真的不多,只想要时光还在你还在。珞宁看着箱子上面的字久久不能回神。那时候,心被一丝温柔缠绕着。

    夕林见他坐在床边不动,夕林半跪着挪到床边从身后抱住珞宁,下巴抵在他的肩头,唇角扬起,声音温和体贴:“老公,一直以来,我的愿望都是时光还在,你还在。”

    珞宁握住妻子的手,床头开着壁灯,光透过菱形灯罩散了出来,投在暗棕色的墙壁上,经反射洒到珞宁的脸上,那人黑色而卷长的睫毛在灯光下闪着熠熠的光彩,墨眸水润。珞宁握着妻子的右手顺势躺在她的怀里,伸手把她嘴边的饼干屑拂去,转而摸着她的脸,满眸宠溺的与她玩笑:“我的宝贝就像是个长不大的孩子,吃个东西都能在嘴边留下证据。”

    证据?这话怎么有点怪啊!

    夕林皱眉:“我又没偷吃,我光明正大的吃。”

    瞧瞧,他她是孩子并不是没有由来的,他是觉得嘴角上沾了饼干屑很可爱,可她却领会错了意思。皱眉头微恼的情绪可爱时逗得他咧开嘴笑出声。他把胳膊垫到脖子下面,问她:“还有什么好吃的吗?”

    提到好吃的,她双目闪光,很乐意与他介绍:“你要吃什么,我这里什么都有。”

    是啊,什么都有,满床都是她的零食,巧克力饼干、威化饼、曲奇、软糖、糍粑、糯米糕、虾条、薯片、坚果。

    花仙子是围坐在一堆花丛中间,他家宝贝是身后有一大堆零食大军随时待命。

    他未曾言语时,她头转向身后,扒拉了半,找到一袋上好佳日式鱼果。珞宁突然想起来,光放她在卧室里面吃了,她手腕受伤,那些袋子她都是怎么拆的啊?

    他问她,她:“我用牙咬的呀。我咬给你看哈!”罢她就把锡纸袋子用牙咬开了。

    她的动作像女汉子,却又让他爱不自已。珞宁看着妻子开口:“珞太太,你真的越来越可爱了!”

    “可爱吧?”她笑的眉眼弯弯,掏了一个鱼果放到他嘴里,面粉做的,有点辣也有点甜,完全哄孩子的味道珞宁却在心里叹气,真是想吃不愁没方法,以前他怎么就不知道珞太太这么聪明呢?

    珞宁翻身坐起,看着妻子,言语撩人:“你这么可爱,我该怎么办呢?”

    什么怎么办?

    她还没有反应过来,他到底想要干什么的时候,他已经用双手捧起她的脸,唇压了上来。

    夕林瞪大眼睛:这个吻,太突然了吧,她还没有准备好。

    见她久久不能回应,珞宁睁开眼,抬眸看她,就知道她愣住了,唇角泛起一丝笑纹,故意加深加长了这个吻,引她回应。

    这个吻的时间挺长,寓意挺深。当一吻结束的时候,夕林脸颊泛起微微的红晕。四目相对,她像刚刚恋爱的姑娘,一颗心砰砰的乱跳着。忐忑不安。

    偏偏迎上珞宁一双带笑的眸,不知如何是好,只能拥抱着他,把脸埋在他的颈间。夫妻接吻不是羞涩之事,她却……哎,不能,不能啊!

    生病的时候身边总想要依赖一个人,他不是父亲,不是母亲,不是兄长也不是朋友,是一个人,这个人,他完完全全属于自己的。

    她不肯承认这是脆弱。并以此来粉饰脆弱。

    忽然间想起珞宁是叫她下去吃饭的。但是她在他那里得到了特许如果零食吃饱了可以不用吃饭。那么好。

    他呢,他是要吃饭的呀。

    所以,破荒的第一次拒绝吃饭的人竟主动开口:“珞宁,我们下去吃饭吧!”

    他欣喜,推开身,看到她一张笑脸。

    她却:“我不吃饭,我看着你吃。”

    “好。”他柔柔她的头,幽幽的黑色眸子看着她,无限宠溺着,她怎样他都是愿意的。

    熊抱成为他的习惯,她的代步。每次抱着她,珞宁都像抱着只有几岁的孩子一样,他的女儿趴在他的肩头,亦或是偶尔转转脑袋,头发蹭在他的颈间,痒痒的,却向他表达出一种不出来的依赖。

    这次她趴在他的怀里了句话,让他眸里泛出水雾来。

    她:“珞宁?”

    他:“嗯?”

    她言语声,然又带着缕缕依托:“下辈子你来做女人,我来做男人,我抱着你好不好?”

    心砰砰的跳,已不受了控制。或许是太激烈,那种情绪才溢上了眸,化作点点水光。

    她继续:“很早的时候我就想知道抱着珞宁是什么感觉,可是我太了,每次都是你抱着我。你比我高,怀抱比我大。我老是输。这些,我老想着自己变成男人的样子,”她轻轻地笑,带着点期待,又有点恶作剧的味道,“珞夕林是女孩子的时候不丑,男孩子的话应该也不丑吧,所以下辈子记得找我,把自己变成漂亮的女孩子,因为我是颜控。来我怀抱里我来保护你。”

    珞宁抱紧了怀里的人,泛红的眼睛眨了眨,稍微缓了情绪开口:“宝贝,给我生个女儿吧,我在你身上练出了手,将来女儿不用你抱了,我包了。”

    她的母亲就是这样黏人体贴,如果将来有一个缩版的珞夕林,那那时,他一定会从守护,她可知道,他已经嫌弃13岁遇到她有些迟了。应该比这更早的。

    她用右手伸出了食指和中指。

    他恍然:“耶?”

    她摇头:“不对。”

    他问:“那是什么?”

    “两个。”她。

    后来她又趴在他的肩上,巧笑不止,两只手指头前后移动,在灯光下宛如化作两个孩子,许久后她才:“两个孩子,一男一女,我要全部都给你。”

    她和他都是家中的独生子女,她知道,其实在他的内心深处一直想要一个有爱的家。老友的对,没有一个男人不喜欢笑的,她觉得这和他的家庭背景有关,年少时,他父母把一切希望都寄托在他身上。外带还有他那没有来到世上的哥哥,这么大的压力都在他一个人的身上,他又有多少时间是属于自己的呢。拥紧他的时候,夕林垂眸看着地板,心会疼啊。

    后来去餐厅吃饭,她坐在他身旁看着他吃,全程迷恋的笑。罗阿姨烧的菜,全是些家常菜,虽不比五星级饭店,但入口馨甜暖人。

    正在吃饭的某人突然间放下筷子,朝厨房里喊了声:“罗阿姨,帮这丫头盛碗饭过来。”

    厨房里传出一声“嗳”

    这两人搭配永远那么和谐。

    她用右手拍了下他的肩,埋怨他:“你干什么,我过我不吃的。”

    “你不吃就一直看着我吃,你那俩眼睛像摄像机似得,我觉得自己在镜头底下表演吃饭,一点都不自在,还要注意吃饭的仪态。”

    “所以,委屈了?”话间,罗阿姨已经把一碗米饭放到了她跟前,餐具也备齐了。

    “怎么办?”看着这一碗米饭,她又华丽丽的萎了,这次不是没有胃口吃,(或许也有那么一点点)但是一想到又要被他喂,她就觉得不方便。打扰了他吃饭,真的很不方便。

    “你可不可以……”她话还没有完,他就已经拿起筷子,:“这次我不喂你,你自己吃。”

    她笑的眉眼弯弯,难得有这么一次合心意的。原来他被看着吃饭就像在摄像机前面表演一样,她现在也有同感了,当珞宁不再喂饭的时候,她才能自由的吃。

    可是……好像她太注重于主观而忽略了实际的客观。当实际操作的时候,珞夕林才深深感触到人,有左右两只手是用来掌握平衡的。

    所谓平衡就比如你吃饭的时候,右手呢拿着筷子,左手呢来固定另一侧的碗。可现在的情况是,她夹了一口米饭,还没有嘴里呢,碗就跑了。

    她挺尴尬的,不由的看了珞宁一眼,男子依旧有条不紊的吃着饭,就像没有看见她一样,当她收回眸,夹着筷子,把碗拿回来时,就听某人轻飘飘的了句:“等我吃完了上去查一下孩子用的餐具。听有一种碗底是橡胶做的,放在桌子上直接能吸住的那种,我给你买一个。”

    她嘟嘴瞪眼某人,要是放她这样的话,不定这会儿早就绷不住笑场了,可是这人没有,吃相那叫一个优雅。

    还呢!感觉像在摄像机前面吃饭。以她看,不用在摄像机前吃饭,他就已经是标准的模范了。

    “奶!奶!的!”珞夕林随口而出,罢筷子了。

    那人头转过来:“要我喂吗?”

    “嗯嗯!”她像看到希望一般双眸闪光。

    “等我吃完。”冷冷的丢下一句继续回头吃饭了。

    她生气:“珞宁我想和你离婚。”

    “不行。”他明明在吃饭,却得义正言辞。“还没给我生女儿呢!”

    她脸微红:“那女儿生完了跟你离婚。”

    她也会义正言辞的啊!

    “也不行!”

    “为什么?”她拍桌子,恼了。

    他吃完了,放下筷子,身体扭过来,一双漆黑的眸悠悠的看着她。

    夕林眯着眼,盯着他的唇角看。她发现那人唇角潜伏着淡淡的笑意,似乎自从他恢复了以后,那嘴角就没有停止过笑,一直的笑。

    他确实笑了,不仅笑还晃着一口大白牙:“生完孩子,你还得养孩子,养了你还得生,来来去去这辈子就完了,想想你还有时间离婚吗?”

    她真就真的抬起头,掐着手指算了算,极其认真的看着他,摇头:“貌似没了。”

    他有些嫌弃,伸手戳她的头,订正:“不是貌似没了,是真的没了。”他把她面前的碗拿过来,用自己吃过的勺子舀了米饭,加了些菜送到她嘴边:“你这辈子只能做我老婆,别想离婚,只要我还活着,别的男人就休想要你。”

    “霸道!”她喷他。

    他:“霸不霸道,你了算。张嘴!”

    她皱眉:“这嘴巴不是张着呢?不然怎么跟你话的,你以为你面前坐的是女鬼啊,给你吹的都是阴风。”

    看着珞宁吃瘪的样子,她是既欢乐又开心。所以千万不要惹她,把她惹毛了,她的话你也未必能够接受。

    完了之后,她还故意张大了嘴巴:“啊!”用手,往里面指了指:“饭!饭!”

    珞宁生气,但又没有办法。连连摇头,这姑奶奶教育不通了。

    晚上回到房间睡觉,打开房门的时候才正视某个不容忽视的问题,床上一床的零食,平铺着。占据了人类睡觉的地方。珞宁看向夕林,还没有开口数落,她就已经把脸埋在他的怀里,嘤嘤开口:“哎呀,困了。”

    某人哭笑不得的把她放到沙发上坐下:“你等着,我去收拾床。”

    收拾吧,收拾吧。

    最近她的坏脾气也被他养出来了,没事儿折腾折腾他,心情愉悦,伤口也能好的快一点。

    另一边,珞宁拿着箱子把她的零食一袋一袋的装进去。她看着他或弯腰,或起身的背影,突然想起了冯巩的品:老村长歪腰种下麦,直腰……直腰那啥啥,她忘了,反正挺好玩儿,挺应景。

    还有一点,就是被他抱久了,好像有点离不开他了,他才去收拾,她便开口问:“好了没啊?”

    其实她在这边都可以看到的,一床还有半床多,好?慢着呢,当初买零食的时候,只顾多买,却忘了还有收拾的环节。

    他听见了,停下来,朝她走过来。

    她已伸手要搂着他的脖子,贴在他的胸前,对他:“珞先生,你家猫好像越来越懒了,还要腻着你,扰你,来劲了让你什么事都做不成,怎么办?”

    她的声音还懒懒的,怎么办?珞宁的唇角上扬,怎么办?赖着呗,他生来就是给她赖的。

    婚姻让她变成了一个喜欢撒娇的女人,依赖他的时候,满心的渴望着他在她身边,挂在他身上,听她心跳。除此之外,什么都不想做。似乎只要他在,她的心就安了。也就……睡着了。

    后来不知道,他是怎么收拾的,半夜醒来的时候,她在床上,只是感觉不对劲儿,身下仿佛有什么东西流了出来,肚子好听,好像有只手往下拽一样。

    糟了,该不会是来列假了吧?

    从来没有这样慌张无措过,好在一米七二三的个子携带的胳膊也够长,用右手摸着墙壁开了灯。坐起来掀开身上的被子,真的来了!

    血渍染了床单。貌似提前了,如今自己伤了左手,一只手根本没有办法解决眼下的问题,她只顾着皱眉,却早就忘了,自她开灯的那一瞬,身边的人也醒了。

    坐起身,在她身旁看着,她突然回头时,撞上他灼灼的黑眸,吃惊时,脸色微红。像是做了坏事,被发现了一样。

    想起身下的血渍,赶紧用被子遮盖,毕竟是女儿家,这种事羞涩还是有的。

    谁知那人轻飘飘的来了句:“别遮了,咱被子也染成红色了。”她啊了一声,想起来了,被子是白色的,怎能不染?真是越忙越乱。

    这个时候珞先生特别镇定的穿鞋下床,绕到她这边,掀起被子,抱起她来。

    这次不再是熊抱,而是公主抱。

    他似乎懂她现在这个样子熊抱已经不太合适了。

    “你当心点,我不想弄到你手上。”她提醒。

    他笑:“那怕什么?”

    “怕什么?脏啊!”男人们哪个喜欢碰这东西,就算愿意,她也不应该让他碰啊,怪没脸没皮的。

    他看着她,在她嘴巴上用力的亲了一下:“不怕!”

    卫生间的灯是声控的,他把她放在马桶上,就势蹲在她面前。

    “你干什么?”她满心的警戒。

    “帮你脱内裤啊。”他的平常,目光掠过她的左手,抬眸看她:“你的手,一个人忙的过来吗?”

    “忙不过来。”是实话但是,她的脸也红了。

    他叹了口气,把手放在她的右手心里,握紧。看着她,忽而就笑了:“上次,我帮你洗过澡,该看的地方都看了,这个怕什么?你以为女人是随随便便来列假的,她是要帮另一个男人孕育生命,所以才受到这样的苦楚。”

    她低头看着他的时候,头发掉了下来遮住她的眼,他伸手帮她拂开,唇角上扬,目光宠溺:“你的疼痛,我要付一多半的责任,老婆让我来给你弄。”

    他话的时候极为心深情,让她放松心情的时候,也充满了疑惑:“珞宁,你到底是学计算机的还是学医的?”

    “有问题吗?”有的时候真觉得她和他不在一个频道上,她总能突然挑出来一些问题,让她措手不及,“计算机是我的专业可是生理问题在初二生物课上就讲过。”他轻轻戳她的头,她“啊”了一声,却听到佯装生气的他:“你又睡觉了是不是?”

    新家没有准备卫生巾,一些东西本来准备她手腕拆线之后带她去超市置办的,可是现在看已经来不及了。

    “家里没有卫生巾,我出去给你买。”那时他在客厅,她在卫生间里,隔着一扇门,他。

    “哦。”

    已经是半夜两点多钟,超市基本上都关门了,还好有那种24h商店。迈巴赫停在门口,推开玻璃门进去,营业员是男生。朝他点点头:“先生,欢迎光临。”

    珞宁点头回应,走向女士用品专区,面对琳琅满目的女性用品,实话,他自己没用过,不清楚。往柜台上看了一眼,那营业员也是男的,问他也是白问。

    他把手我成拳,放在嘴边干咳了几声,然后挑了一包开始看上面的字。

    夜用的、有护翼的、无护翼的、绵柔、纱、日用。他看过之后却很专业的挑了几包放在篮子里,提着去结账。

    就是因为营业员是男的,所以结账的时候才没有脸红而是看着他笑:“对女朋友这么好,连卫生棉都帮她买。”

    珞宁掏了卡,结账时对他了句:“不是女朋友,是我太太。”

    听门响,夕林便知道是他回来了,冲外面喊:“珞宁?”

    “哦,买回来了,你新的内裤在哪里,我帮你拿进去。”

    “在衣柜下面的那个抽屉里。”

    珞宁打开衣柜,找了一条干净的内裤,把买来的夜用撕开贴上,去卫生间,继续蹲在她面前:“来,我给你穿。”

    换好之后,他抱她出去,“你先坐在沙发上,我去把床单换一下。”

    她曲起腿,看着他在房间里忙碌,已是深夜两三点,她累的打哈欠。把头倚在胳膊上的时候,嘴角上扬,有一种幸福的感觉在心中弥漫:“珞宁啊,珞宁……”她就这样声的叫着,溢着慢慢的幸福感。

    换好床单,抱她上床睡觉的时候,她在她怀中,他的手放在她的肚子上,当他的体温通过手掌传来热度的时候,她一夜好梦……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繁花落豪门,一世倾情》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繁花落豪门,一世倾情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繁花落豪门,一世倾情》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