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63吻戏挺多,我的宝贝很甜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繁花落豪门,一世倾情正文 063吻戏挺多,我的宝贝很甜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夕林刚回到英国的那段时间,整个人都处于自闭状态。因为她无法接受那张被火烧的体无完肤的照片竟然是从珞宁身上拍下来的。

    怎么会呢?

    记忆里她是那么精致的一个人。

    以至于有一段时间她以散心为由去了英格兰拜访老友。这“老友”是一对儿中国移民夫妻跟她年龄差不多大。

    他们住在利兹的一栋古堡里,男人在国内从事房地产工作,长得很帅气。女人在家做全职太太,她本人很漂亮很温柔。

    最初夕林跟男人在商场上打过几次交道便认识了,后来,他把她介绍给他的妻子。相处久了之后才知道,原来他和她是在大学里认识的,他们都是学法律出身,唯一不同的是,他竟是她的代课教授。

    夕林听得惊奇,男人便赶快挥手改正:“别误会,那时候是我欠了原本带她课程老师的一段人情,所以就答应帮忙回国待一段时间的课,没想到竟然会遇上我的命中注定。”

    在中国师生恋是不被允许的,因为它影响到学校的荣誉,学生的素养。所以每个学校都有个不成文的规定,为人师表要给学生树立榜样,不能带坏学生。

    “那你们后来是怎么发展成恋人的?”去时已是黄昏下午,院里的景儿特别美。他们三个人就坐在草坪上,支一个遮阳伞,一个圆桌,上面放着一壶咖啡,偶尔喝一口咖啡,来来去去闲聊着。

    男人:“我只答应带一个学期的课,所以一个学期完了之后,我便不再是他们的教授了。”

    “这样你就可以追她了?”夕林趁机插话。

    男人点头:“嗯。”

    夕林又看向女人:“那你呢,以前他是你的老师,后来变成你的男朋友,这中间好像有很大一段落差啊!”

    女人看着夕林,嘴角扬起温柔的笑:“不瞒你,其实当时我也很奇怪,他那么优秀,为什么会看上我?”

    夕林注意到,当女人话的时候,男人的全部注意力都在女人身上,情绪跟着她而走动,若是见她笑,男人脸上也会有笑容,在她‘他那么优秀为什么会看上我’的时候,男人打断了她:“你也很优秀。我相信自己的眼光,从来都是优秀的人遇上优秀的人,这个叫缘分。”

    男人毫不吝啬的夸奖,另女人的脸上映上了淡淡的红霞。夕林作为旁观者心生羡慕,她们不是老夫老妻,却和老夫老妻一般模样,仿佛已经在一起生活了很长时间,熟悉彼此的习惯,懂得如何称赞对方,令对方开心,此刻就连娇羞都是最美的风景。

    “你们结婚多久了?”夕林问。

    “一年。”男人。很多时候,女人是不话的,她会在一旁静静的听着丈夫话,唇角总有一丝淡淡的笑容,或仰慕,或宠溺。

    她也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懂得,原来宠溺不仅仅只是男人的事情,女人也可以。

    后来在花园里散步,女人告诉夕林,“这就是爱。”女人挽着夕林的手,看向远方,那双清澈的眸里散发出柔和的光,她开口:“我和他都不是将爱挂在嘴边的人,但我却了解他需要什么。他也一样会体谅我。”

    她停下步子,目光灼灼的看向夕林,她:“你既然来了,我就给你讲讲我和他的故事吧。”在这个故事开始之前,她先问了夕林一个问题:“你会爱上一个疯子吗?”

    “嗯?”夕林一时间没有听明白。

    女人笑了,抬头斑驳的光影描摹着树叶的轮廓洒在女人的脸上,女人闭上眼睛,面容柔和。轻轻的着:“故事的开始是一个很优秀很优秀的男人不忘旧情,把他已经疯了的前女友接回身边照顾、呵护,最后唤醒了她。

    在这中间,两人要重新在一起,遭受到太多外力的阻碍。就连她都曾劝他放弃。但是男人从头至尾只对女人了一句话,他,这个世界上,你除了我再也没有可以依靠的人。你让我怎么能放开你的手?”

    “他的话给了我力量,后来再面对阻碍我都不怕了,因为我知道有他在我身边。”

    女人睁开眼看着夕林:“我们的故事不算轰轰烈烈,但却日久长,重点是,他把他的所有都毫无保留的给了我。”

    相交多时,她从不把她当做外人,握着她的手的极其诚恳:“夕林,我这辈子不求什么,只求一个他在我身旁就好。为了遇见他,我花光了自己所有的运气。等一切经历后,我会欢喜还好是他!”

    “你们在什么呢?”帅气的男人好像一秒都不愿意妻子李开自己的视线,在她们散步的时候竟追了上来,潜意识的动作便是揽着妻子的腰,把她带到怀里。

    这样的感情不掺杂任何功利,太美!

    后来女人好像想起了什么,眨着一双清澈的大眼睛看着她:“夕林,你也结婚了对不对?”

    她点头:“恩,结婚了,跟你们一样刚结婚一年。”

    女人哦了一声,似有所思,接着问她:“那你丈夫呢,他是个什么样的人?”

    “他呀!”有些喜欢是藏不住的,虽然那个时候刚与珞宁分开,但提起他夕林的唇角会不自觉的上扬,身旁的夫妇二人看到她这副模样都忍不住笑了。女人揶揄她:“‘他呀’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快哈!”

    “他呀,不太爱话,不太喜欢笑,可是做起事来的时候很贴心。他很懂我。”

    “哦?”女人瞥了自家丈夫一眼,“跟某人很像哦!”

    男人收回放在妻子腰间的手,负后慢行,眉目间一派清风朗月,对娇妻低眸诉语:“因为,我懂你啊!”

    女人笑嗔:“讨厌!”

    离开时,男人提出送她。夕林亦是个很精明的人,知道男人一定是有话要跟她。果然在经过草坪的时候,男人就开口了。他喊她:“ca”他一向不会和他妻子一样亲密的称呼她夕林,相反却是刻意的保持一种距离,也是对他妻子的一种尊重。

    他没有一个男人生不爱话,不爱笑。其中一定是有什么原因的。

    她不期然想起珞宁的身世。父母亡故,他又遭此大难,人生的希望险些毁尽。如何还能坦然。

    夕林微笑:“你太太她花光了所有力气遇到你,看来你的确是个很有魅力的人。”

    男人许久之后才回答她,他和他的妻子有一样的动作,停下来,专注的看着她,甚至会让夕林有一种错觉,他话的语气、动作和他的妻子惊人的相似,仿佛,他的眼底灵魂的深处就是他的妻子。

    他:“我花光了所有的力气遇到你,这句话原来是我的,而我妻子的那句是,你是我生命的整个阳光。你来到这里,而你的丈夫没有陪你一起,所以我猜想你们之间应该出现了问题。”

    他:“你们之间是如何的,我不知道,但全下所有的感情都是一个模样,你在地球的这一端,他在地球的那一端,一个人总要花光力气遇到另一个人,另一个人也一定是把那个人当做生命里的阳光,相信无论发生了什么,他们总会在一起。”

    把夕林送到大门口男人折回,中途手机响了。男人看到屏幕上的显示,竟咧开嘴笑了。“怎么办,开始想你了!”

    “你数三下,我就出现在你面前。”

    “现在开始?”

    “恩。”

    男人因为答应了妻子,所以抬步跑的超快。

    中国?上海

    珞宁和夕林在露阳台上,一人查看电脑股票走向,一人躺在另一人腿上,左手腕下垫着一个绿色抱枕,专注的看着男人微微垂下眸的眼,纤长的睫毛,流畅的轮廓线条,最后注意力全部落在他的唇上。

    白色衬衫,西裤,手工皮鞋搭着腿儿,完美的商场精英。那个时候她充分发挥腐女的特质想睡了他来着,可后来,她想了想,有的时候不是非要用性来表示爱,有的时候,只要他在身旁就够了。

    就像现在,她可以看着他。他也只属于她一个人的,她想看多久就看多久,想怎么看,就怎么看。谁都管不了她。

    那人长得太美,她看痴了,忽而就这么笑了。

    珞宁被妻子的笑声吸引,从电脑上移开眸,看向她的时候,她正握着手捂嘴偷笑。

    妻子的笑容感染了他,他竟也浮起了嘴角,带笑问她:“想起什么开心的事儿了?”

    “我在想你啊!”她毫不避讳对他的贪恋,只可惜她现在手受伤着,要不然一个翻身就能搂住他的脖子和他亲昵。反正这会儿罗阿姨不在家里只有他们两个人。

    老人们相由心生,意思是你现在心里在想什么,你的脸上就会呈现出什么样的表情。珞宁看着妻子色眯眯的模样,忍不住捏住她的鼻子,假装生气,轻斥:“不许胡思乱想!”

    夕林撇撇嘴:“不让胡思乱想也行,我要亲亲。”

    “珞夕林,你最近越来越无法无了?”珞宁逗她。

    “我怎么无法无了?”她就想不明白了,自从受伤之后她就没有出过门,整呆在家里就面对他一个人,外加一个罗阿姨,人家罗阿姨还是有上下班的时间,到点就回自己家了,就剩她和他,你这人要是长得磕碜点也就罢了,偏偏长得漂亮。每在她面前晃来晃去,典型的色诱啊。她经不住诱惑很正常啊。再,夫妻之间亲亲抱抱不正常吗?很正常啊。

    所以,索吻怎么了,很正常啊!

    “你给不给?”珞太太有些恼了,准备使性子。

    在这个时候她就在想虽然左手受伤了,但是右手还完好无损啊,只要右手一用力把他给勾过来,不就吻上了吗?

    不过她还是要采取淑女一点的做法,就是他最好能够乖乖投降,如果顽固反抗,她再使用这一招就行了。

    给是不给呢?

    洛宁前一秒含情脉脉的看着妻子,后一秒快速滑到她包着纱布的手腕上,握着她的手:“还疼吗?”

    疼?

    早就不疼了,这几被他好吃好喝的喂着,伤口大概长得差不多了吧。可是不能实话告诉他啊。万一让他放松警惕怎么办?

    于是珞夕林拿着这个梗演上了,眼眸微垂,眉头轻蹙,做出一副疼的样子,点点头:“嗯,疼!”

    珞宁听她喊疼,原是要着急的,但是就在他皱眉查看她伤口的那一瞬,竟发现她偶人抬眸偷看他,碰上他的目光时才又垂下去,一副做贼心虚态。

    他当下了然,浮起嘴角,在看她伤口的时候,突然间折回来吻上她的唇,数秒后离开,擦着鼻尖问她:“这下还疼吗?”

    她笑,连着摇头:“不疼了。”

    珞宁撩开心里耳畔的头发,温热的气息扑来过来,故意弄得她痒痒的,后来夕林把那些话字词组句:“珞太太,你有没有发现,最近的你越来越像一只黏人的猫了?”

    夕林皱皱鼻子,反问:“你养的,你不知道啊?”那个吻,她意犹未尽,第二次主动迎上去。她用右手搂着他的脖子,渐入佳境时,却被罗阿姨一声:“先生夫人,我回来了咱们中午吃什么呀!”被迫中途打断。

    夕林急着把脸撇到内侧,囧的要死。

    罗阿姨提着菜篮遮挡:“哎呀,对不起。”

    只有珞宁一个人看着两个女人的动作哭笑不得,他开口:“罗阿姨,把菜篮子放下吧,夫人睡着了!”

    珞夕林:狗屁,她没有睡着。哎不对,我要是睡着的话,那就是明罗阿姨看错了呗。嘿嘿,好老公,真聪明!

    罗阿姨放下菜篮子,老远望过来,夫人枕在先生的腿上,脸向内侧,哎,真的睡着了。

    罗阿姨不好意思笑笑,年纪大了,可能看花眼了:“那我把菜提到厨房去做饭了。”

    “嗯。”珞宁点头。一派风轻云淡的目送罗阿姨进屋。罗阿姨进屋后,夕林睁开眼睛,对那人:“扶我起来。”

    珞宁把妻子扶起来,然后就看到她往屋里看了一眼,歪头叹气。心想着,她恐怕还在介怀刚才被中断的那个吻。

    “珞太太。”珞宁喊。

    “干什么……”夕林转过头时,正好被珞先生伸过来的手捧住下巴,压了唇上去。

    夕林唇角荡起笑意,这个吻结束后,珞先生对着珞太太:“我怎么舍得让你受委屈,你想要的无论什么,我都给。”

    夕林:“……”

    脸微红。

    可是,当时他们亲吻的时候,罗阿姨出来拿东西,然后就看到了门外亲吻的两人,忍不住笑了。原来不是她老眼昏花,是先生故布疑阵……养伤期间,夕林无聊过数次。

    无聊原因一:伤手不动腿。

    自从受伤开始,珞宁就没让她脚挨过地。全程都抱着。非公主抱而是树袋熊抱,每搂着他的脖子挂在他身上,那人也不嫌弃她重,楼上楼下卫生间,三楼景观室她要去哪儿,他抱到哪儿。

    谈论起新家,她和他一致口径:不熟。

    “你怎么会不熟,这里是你的房产呀?”她问。

    珞宁讪讪:“宝贝,其实这套房子是你出院的同一买的,这些日子都在照顾你,我也没时间看它,所以,什么东西放在哪里我也不知道。”

    观景室里各色花草点缀,四季如春,翠绿而盎然。正中间放着一套茶具,偶尔闲暇时候,珞宁会泡上一壶茶,给她一杯让她常常自己这段时间的泡茶手艺怎样。

    其实自她受伤的这段时间,他把公司里无论大大的事情都搬到家里来做,就是为了方便照顾她。

    她和工作,左手是工作,右手是她。怀里是她手上是文件。他泡茶的技术是从耳濡目染长在骨子里的,就算不曾精进也绝不会差。

    一壶碧螺春就是一下午,他们像老夫老妻。

    某下午在书房陪着他一起工作,其实是他坐在书桌后面看文件,旁边拉了一个椅子,她坐下。她对着自己左手腕上的白色纱布,冷冷的盯了很久,终于烦了,对身旁的人抱怨:“什么时候拆线啊,受不了了!”

    缝合后,伤口需要长12才能拆线,珞宁从文件中移开眸看妻:“难道是我照顾的不好?”

    夕林哑言,这跟他照顾的好与不好没有什么关系,重点在于她一直处于“负伤”状态,这让她很别扭。

    夕林摇摇头,又点点头。

    这倒是是什么意思?珞宁不明白了,放下手件看着妻子:“怎么?”

    她歪头,靠在他的肩头,嘟嘴:“我难受。”

    是真的难受,不能出门,又被他惯着,什么都不做。原来享福也有享福的苦恼。

    他伸手摸摸她的头,唇角上一抹笑意:“乖,我愿意照顾你啊。”

    珞宁不看文件了,他把妻子从椅子上抱到自己怀里,夕林已经惯性的搂住他的脖子,当她坐到他怀里的时候,面对面,四目相视,鼻尖蹭着鼻尖,她问她:“你要干嘛?”

    “干嘛?”他抬眸看看她,偶尔摸摸她的脸,偶尔将她额前的头发拂开。对此她发表了意见:“珞宁,我怎么觉得你在逗宠物。”

    珞宁理直气壮:“老早以前,我就告诉你我在养一只猫啊!”捏住她的鼻子,“粘人的猫。”

    “你。”她要他的肩,却在张嘴的时候,收了口。埋在他颈窝里笑出声,等笑够了,她唤他“珞宁?”

    就这样不话,等着他问。

    她喜欢这样跟他玩儿。

    似乎是了解她的,便故意着她的道儿:“嗯?”一声温和的声音格外好听。

    她问他:“你干脆别要老婆了,养只猫怎么样?手机新闻上都毛猫是男人的情人,比老婆粘人也比老婆好管教。你看看你养我,又费心又费神的。仍了吧,我都给你看好了一只橘猫,眼睛又大又迷人。”

    她的不亦乐乎,珞宁却听得头昏脑胀,不得不打断她:“先等一下,你橘猫眼睛又大又迷人?”

    “恩。”她点头,那时候还不知道珞宁给她铺了一个陷阱。

    话落,他果然就开始打量她的眼睛,其实珞宁的眼睫毛又黑又长,如果动起来的话就像扇子一样忽闪忽闪的好看。她已经忍不住上手去摸他的睫毛。

    他有些意想不到,却又在意料之中,开口:“看吧,看吧,猫爪子过来了。”

    她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等反应过来后收了手,看着那张脸笑也不是,羞也不是。结果那人就送上了自己的唇,亲完之后点评:“你看哈,我亲你,你会羞羞脸,我亲猫,猫会羞吗?它不定还会掰开我的嘴,探到里面看看,我又没有吃它的鱼干。所以,猫还是不如你好。”

    她整理着他的话:“猫不如我好,我比猫强……”真是被他喂得太好了,脑子都让油给糊了,终于明白过来后掐着珞宁的脸:“珞宁你……”

    后面的话没有出来,珞先生以吻封唇。

    后来,珞先生对妻子:“吻好甜,我的宝贝好甜。”

    珞太太笑嘻嘻,貌似吻戏挺多,但,是丈夫呀!

    无聊原因二:罗阿姨做饭不如珞先生做饭好吃,所以做饭去!

    既然不能够下地走动,那她就想办法折腾珞先生打发时间吧。窝在沙发上看书的时候,她肚子有些饿了,不让动手,那她就动脚。

    用脚踢了踢身旁的人:“饿了,做饭去。”

    “嗳!”那人接了老佛爷的懿旨,放下手件,撸起袖子,起身去厨房。这些他变成了一个居家的男人,对家务事十分的熟悉干的来。

    夕林就这样托着下巴,看着他进厨房。想想她时候的愿望就是将来有一要是结婚了,那么丈夫一定要会做饭。并非她娇生惯养,偷懒不做饭。只是她在想象丈夫为她做饭的时候一定特别宠爱她吧。

    所以,她便把会做饭这一条,纳入选婿准则中。

    如今差使珞宁去做饭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那就是支走他,她就可以下地走动了。于是在听到珞先生切菜的声音后,珞太太穿上鞋,一蹦一跳的溜进厨房里,从身后环住他的腰。

    “我也要抱抱老公。”她撒娇,虽然只有一只手臂,受伤的那一只举得高高的。但珞宁被她抱住之后就再也不敢动了。

    “夕林。”他唤她。

    “恩?”在她还没有抱够的时候,珞先生突然转身,抓住她的手,垂下眸看她脚上。

    “干嘛?哎……”在她疑惑间,已经被她抱起。

    “勾住我的脖子。”他的声音有些怒。

    他抱她走回客厅,把她放在沙发上连带收走了她的拖鞋。

    “你干嘛,还我的鞋。”她有些绝望了,早知道他这么凶就不进厨房了,随便在家里转转,也不至于鞋都被收走了。

    珞先生提着鞋上楼,随口一句:“有我在,你不用穿鞋!”知道你是总裁,但没必要这么霸道吧,我只是想穿鞋!

    无聊理由三:既然不能出门,那就购吧。亲爱的互联时代

    对于吃食,珞夕林是能避则避,珞宁恰恰相反,一里变着法儿的给她做好吃的。

    沙发成了日常交流场所,珞宁放下文件,开始和妻子一起研究食谱。

    “珞太太,我们中午吃红烧排骨吧。吃啥补啥,促进骨骼生长。”

    珞太太摇头拒绝:“不吃,太油腻。”

    珞先生提议不退回,没关系,要对自己有信心。翻开另一页食谱,“那鸡蛋卷饼怎么样,主食,上面撒着番茄酱,酸酸甜甜的?”

    珞太太看着鸡蛋卷饼的图片,咽了咽唾沫:鸡蛋卷饼好吃,但她绝对吃不了多少,或许现在羡慕着,等他做好到了就没胃口了。

    继续摇头。

    珞先生握着他太太的手,重新寻找目标:“这个呢?”他把看中的菜肴指给她看。

    “什么呀?”珞夕林抬眸。

    “葱油藕片。”

    珞太太:“葱油太油!”举双手拒绝。

    珞先生收回眸,一双好看的桃花眼,继续游走在菜谱上,突然呀了一声,像是发现了什么新大陆一般:“胭脂冬瓜,这个你一定喜欢!”

    “胭脂冬瓜?”珞太太想象不出来胭脂冬瓜的样子,蛮横的扒拉走珞先生手里的食谱,冬瓜条被摆成积木的形状,方方正正的。重点是冬瓜的颜色是玫红色,因此做菜者才给它起了这么个名字。

    珞太太差一点就同意了,点头的时候却被珞先生的一句话给毁了。珞先生很不逢时的了句:“看着就像美人。”

    男性好色,女性嫉妒。于是珞太太揪住珞先生的耳朵,一双大眼瞪他:“有多美?”

    “算了,不吃了!”她把菜谱还给了他。

    生病的女人难伺候,珞先生是领教到了,忙哄:“好,不吃了不吃了,”反正也没什么营养,也就看着好看,不吃也好,继续寻找,“糖醋里脊?”

    知道她怕吃胖,珞先生抢先开口:“我用纯素肉给你做,酸酸甜甜好喜欢?”

    珞太太看珞先生可怜,又想着法儿哄她,所以勉强点头。

    珞宁长吁短叹,总算有一道是她点头爱吃的了。又添了两道素菜,一道甜点,齐活了,珞先生进厨房开始生火热油。

    饭做好之后,珞先生卸下围兜,过来抱她去餐厅。她挂在珞先生胸前,再一次忍不住问:“不重?”

    从受伤到现在她已经被喂了很长时间了,一日三餐顿顿高营养,体重就算不过十斤也有九点五,他每就这样抱来抱去,不重?当他不重的时候,她不信,去摸他的手臂,那里是肌肉的生长地,如果长肌肉了就明她真的重了,而他也已经练出了臂力。

    一摸,果然长了。

    “我真的重了,珞宁。”她皱眉,但更多的是心疼,真的她手腕受伤可是能走动,他可以不用惯着她的。她挣扎着要从他身上下来,他问:“你干什么,没有鞋穿哦。”

    她微恼,命令他:“把我的鞋拿来,我要下地走路。”

    “我偏不!”珞宁这个时候竟耍起赖来。

    “拿来!”

    “我就不,我就喜欢抱着!”

    “你气我是不是?”

    珞宁一脸陪笑:“不气不气,我们去吃饭吧。”他抱着她在客厅里转了个圈儿,在她快转晕的时候,他笑出声,将她抱到餐厅里去吃饭。这几,每当吃饭的时候,他都是不吃的,先捧着个碗,喂他吃。

    她饭量,这个他是知道的。但是生病的这几,他就故意告诉她:“你要是不吃饭呢,我就吃不成饭,你忍心看我饿着?”

    于是原来只吃半碗饭的她,在他的威胁下顿顿吃一碗,而且不能挑食,今这糖醋里脊是她挑选的,所以珞宁就给她多夹了些,一盘子的糖醋里脊,就往她碗里夹了半碗,喂她吃下。

    看,以她这样的吃法儿能不胖吗?

    她曾向珞宁提议带她去超市逛一逛。可是被珞宁拒绝,等你手腕拆了线再去。

    她问:“为什么?”家中实在憋闷,再不出去的话她会得抑郁症的。

    但珞宁自有珞宁的考虑,一来她腕部割的伤口比较深,不容易愈合,二来超市那种人多的地方,万一被哪个人,或是哪个人推的购物车碰到伤口崩了线她会疼。但凡跟她有关的事情他会想的特别多,特别细。

    首次缝针就是15针的数头,若是崩了线再缝一边,他不敢想象,也不敢让她遭遇那些。

    沙发上他从观察股票的笔记本电脑上移开,转身看着她,并抬手揉揉她的头,一副好话的脾气:“乖,你想吃什么列个单子让罗阿姨给你买回来。”

    那头,罗阿姨正擦着餐桌,他们刚吃完饭不久。

    罗阿姨听到珞宁指令,从餐厅探出头来,笑着开口:“对啊,夫人您想吃什么,给列个单子,我去给您买回来!”

    家里现在就她一个病人,他们都轮番宠着。罗阿姨罢就要那纸笔过来。

    “不用了,罗阿姨。”她瞪了身旁某人一眼,“你不让我出去是吧,行,我购!”

    她朝珞宁伸出手:“平板拿来!”

    老佛爷下命令了,这是。

    得嘞!

    珞宁用的电脑是pc平板二合一,拆下屏幕就是平板,股票不看了,由着她。只要她开心就行。

    终究是个精英男士,他的电脑上是不见任何购物平台的,夕林找到应用商店下载了一个。前段时间不是有人在某宝上购物,一下子订了个游艇,价值千万吗?女人的老公还不起,打算买房还款。可见某宝的魅力还是挺大的。

    她虽不至于买游艇,但是跟千万女人一样,败家的心思还是有的。当某宝下载完成之后,夕林的嘴角浮起一抹诡异的笑。那笑直接让珞宁发慌。忙问:“怎么了,我的太太?”

    “我要败家,花光珞宁所有的钱!”着她就要躺在他腿上,但那人快她一步,用手托住她的头:“别睡着看东西,对眼睛不好。”

    他似是一个很会养生保健的人,而她这些日子也被宠上道儿了,对他渐渐依赖,他什么便是什么。不让烫那就坐好吧。

    点开某宝的分类,衣服、鞋子、化妆品、配饰,她样样不缺,想来也没有什么可买的。但是零食嘛……她就……咽了口唾沫点开了。

    她不在上购物,今算是第一次,零食真的好多,甜的咸的酸的辣的应有尽有,国内国外都有。

    珞宁在一旁看着她对每种出现在眼前的零食都垂涎欲滴的样子,好心提醒:“你购买的时候记得问人家客服时期是否新鲜。还有如果店里方图片的话,记得用电脑打码的日期才是真正日期,其他黑墨喷的都别买,那是作假的日期。”

    “哦。”嘴里应着,却目不转睛的看着屏幕上的零食。

    太多了看的她有些眼花缭乱,最后想了一个办法干脆搜索零食大礼包,这样南地北的零食都放在一起,想吃的不都能吃到了吗?

    她暗夸自己好聪明。结果确实是出现大礼包了,可上面却写着:“一箱进口猪饲料”、“胖了你就卡在我心里了”、夕林冷了脸,会写吗?这样写还会有人买吗?

    “傻瓜才到你店里来买!”夕林突然了句。

    珞宁在一旁只笑不语,目光却在她身上打量,她以为她胖了,可是身上哪里有一点儿肉?如果让他选,他觉得猪饲料就挺好的。还有一个更有趣的,盒子上写着:“做猪呢最重要的是开心。”他看了忍不住笑出声。却被某人凌厉的目光狠狠的瞪了一眼:“到你心坎儿里了是吧?”

    “嗯。”他老老实实的点了头。

    “珞!宁!”夕林气不打一处来,把平板丢给他,“算了,我不吃了,我要减肥!”

    “现在还不是你减肥的时候。”珞宁哄,纤长的手指点开屏幕,“我帮你选,咱不要猪了,选其他的。”

    她嘴巴上不买了,可是看到他连续动手指点,有点好奇,便用眼角余光瞥过去。但余光没有手指快,她完全没有看到他买了什么。就只见了一个个提交订单。买完后,他把平板给了她:“看看,满不满意?”

    其实零食大抵都是一个模样,只是看包装盒上写的字能否吸引买家。在男人眼里,心爱女人的胖是可爱,可是在女人眼里胖则是男人对她的嫌弃。

    所以他就选了她喜欢听的话,比如:“我的姑奶奶,我的女神、遇见你,我的星空都亮了。”这些好听的话,她自然就会接受了。

    珞宁起身:“我去给你倒杯水。”

    等他去厨房里倒水的时候,夕林问他:“你的支付宝密码是多少?”

    “你生日。”他。

    他出来的时候,她已经卖完了,笑嘻嘻的接过他给的杯子喝了一口:“大概下午,我就可以吃到这些零食了。”

    下午快递送货上门,基本上是用搬得,可见买的很多。珞宁把大门敞开,看着快递员一箱一箱的往进搬,而某人坐在沙发上一派平静,迎上他微笑的目光开口:“看我做什么,我过我要给你败家的。”她是纯粹起了支使他的心思,非要让他把这些零食搬到卧室去,她要坐到床上吃。

    好,搬、搬,只要他的宝贝开心。

    珞宁做了苦力,先搬了零食再抱她上楼,楼上楼下,来来回回消耗了他不少体力。所以,当她搂着他脖子的时候,才发现手心里一片湿腻:“你出汗了,放我下来吧。”

    “你别动,就你着身板还不够一箱零食重,我抱得动。”可是明明上楼的时候她听到他的喘气声。

    夕林再也不让她下来走路这话了,如果以前过,那么她要全数收回。

    那一刻珞宁明明很累,但却没有放开她,往往细微之处才能见真情。突然间明白,她爱了珞宁十二年,但这十二年里珞宁也在爱她。不然怎会这般心甘情愿,爱情的最初她并不是一味的付出,她也害怕受伤,她也敏感异常。十二年如果以二十四为结点,那已经是一半的时间,时至今日,她十二年的一场大戏终于得到回应,原来,他从没有让她的爱单方面付出。于是心不再悬浮,她找到了一个栖息的地方。

    夕林趴在珞宁的胸前,听着他的呼吸心跳,这一生她要的幸福,他都给了。

    零食她吃,但饭也要吃。珞宁给了她一下午吃零食的时间,离开卧室前叮嘱她:“少吃一点,待会儿还要吃晚饭。”

    她点头答应,却阳奉阴违。在门关上的那一刻早就把他的话早就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以至于他上来喊她吃饭的时候,她嘴巴里还吃着饼干。嘴角上还沾着饼干屑。

    看到珞宁来,方才记起那些话。急着咽饼干,却一不留神卡在了喉咙里。

    “你慢点!”珞宁瞪大了眼睛,跑进去给她倒水。夕林接过水,喝下去,才将饼干从喉咙里冲了下去,好受了些。

    还好有惊无险,但刚才真的将珞宁吓到了,他训她:“有没有人跟你抢,你急什么?”

    夕林看着他,眼睛里冒水儿,那是刚才被饼干噎的,没缓过来。珞宁用手给她擦去。

    她:“我刚才答应你要吃晚饭的,你进来的时候我想起来了,可是我又不想丢掉饼干。”

    珞宁被她弄得哭笑不得:“如果零食吃饱了,可以不吃晚餐的,你要你肯吃就行。”

    “真的?”

    “真的。”

    得到回答,夕林如释重负,笑的眉眼弯弯的。继续往嘴里塞了一块饼干。珞宁看了眼卧室,基本上买来的零食她都拆了。唯独放在她左边的箱子还没有拆。

    珞宁好奇,这不是这丫头的作风啊,瞧着一床的零食,估计都还不够吃,怎么独独不拆开这一箱?

    “怎么不拆这个?”他问。

    “送给你的。”她吃完饼干又往嘴里塞了虾条。

    珞宁怀着好奇的心找来剪子,拆了包裹。里面装着一个正方形的红盒子,上面有一句话:我想要的很简单,时光还在你还在。

    ------题外话------

    宝贝们,公告一下文章字数,周一到周五保持四到五千字更,周六日,万字更。因为玫瑰周一到周五要上班,怕时间赶不过来,所以就这样了哈,亲们加油看啊!预告一下,这章还有后面章节都会很甜的!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繁花落豪门,一世倾情》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繁花落豪门,一世倾情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繁花落豪门,一世倾情》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