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57他骗她,她爱他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繁花落豪门,一世倾情正文 057他骗她,她爱他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这是导演第一次主动提出要为了林夕而改戏。金编剧来时,珞宁并未现身。所以,她便和导演一起商议看着剧本怎么改,在不离大纲的情况之下,把人物的性格、感情发挥到极致。

    两人商议改剧本的时候,夕林就在身旁,金编剧看了她一眼,拧眉想了想:“按照剧本白柔是一定要死了,这个大纲不能变。但是林姐…。”金编剧看向夕林:“我刚才看了下你的演出,很好,其实故事的刚开始,我也没想过将白柔写的那样弱,你的表演正好是我最初的想法。所以不如这一次我们把它改成,经过流产风波之后,白柔对夏蓝心生隔阂,由爱转恨。孩子她生了下来,但最后还是郁郁而终。”

    “这个怎么样?”金编剧摊手,问导演和夕林。

    导演看向夕林:“你觉得呢?”

    夕林点头微笑:“您是编剧,我相信您的专业性!”有时候一句很平常的赞美,便可以让对方感受到肯定。以前因为这个叫林夕的女演员金编剧受到了**oss的批评。本来导演打电话叫她来片场改剧本的时候她是不愿意来的。可是又想起**oss的警告,她又不得不来。来了之后和导演张嘴先把林夕赞美了一番,然后才给她看了林夕拍戏的片段,看过之后,她不得不折服林夕的演技,对她刮目相看。

    和导演讲戏的时候,林夕站在边上,她情绪里对她有所排斥,没打算给她好脸色,只是让她想不到的是,原先还跟她一条战线的导演,今日竟倒戈相向,还特别提醒她:“别这样的脾气,你学聪明一点,我都知道林夕上面有人罩着。”

    有人罩着又怎样,他们当编剧的骨子里特别轴。虽为了钱讨生活,但还是有脾气的,入行九年都没被人骂过,后来竟栽在这名不见经传的姑娘手里。她不否定林夕的美貌。但那又怎样,以美色惑人,就可以目中无人吗?她以为自己是妲己?

    可就在刚才她那句毫无城府的赞美和肯定,就让她瞬间打开了心扉。看人与人的交往就这么简单,一句温馨的话足以。

    协议达成,导演拍板:“好,就按这个来吧,林姐你去换一下衣服,我们等一下开拍。”

    金编剧今日心情特别好,在片场时,整个人笑容不断,和工作人员交谈起来也非常的随和。珞宁虽不出现,但当夕林回化妆间换衣服刚要进门的时候,突然被他拉了过来。他将她抵在墙上,壁咚。

    狭隘的走廊,他和她站在照明灯里,椭圆形的灯罩散着昏黄并不算很亮的光。就那么落在某人的脸上,某人笑容潋滟,嘴角笑容极其撩人。

    他不话,到让她紧张了,左右张望先观察有没有人看见或是头顶某处有没有摄像头。或许他看不惯她这样傻气的举动,竟忍不住笑出来。她赶紧上手捂住他的最,另一只手在唇边禁声:“嘘,这里是片场又不是在家里,被人发现了就麻烦了!”

    有些习惯时刻在骨子里的,就像夕林在“家”这个字的时候,几乎是没有考虑的脱口而出。可见在她心里,有他也有家。想到这里,珞宁的心柔软成一片。这不她的手就捂在自己唇上吗?这么好的机会,怎舍得不用?

    于是夕林感觉掌心异样,他竟然吻了她的手心。那酥酥麻麻的感觉毫不意外的传遍全身,夕林眉头微蹙,刚想开口斥责,他便把捂着他的手,反捂到自己唇上,带着得逞之后的窃喜,珞宁开口:“忘给你早安吻了,现在补上。”

    在夕林愣神的时候,珞宁又捧起她的脸,在她的额头上亲了一下。这下才算够了,某人心满意足的离开。夕林的后背离开了墙,换了位置,整个人都站在灯光下,木木的,将手放在唇上,半晌后不由自主的笑出声。

    这人啊!

    美娜站在暗处,看到了这一幕。染了红指甲的手抠在墙上,盯着笑的一脸幸福的夕林,眸里全是憎恨、嫉妒……

    夕林回到化妆间关上门转身的时候,却迎面撞上,双手环胸,冷冷盯着自己的苏毓敏。

    “啊!你吓死我了!”夕林抚着胸口。

    “你干什么去了?”苏毓敏板着脸问她。

    “什么干什么?”夕林有些心虚。

    “那你脸怎么红了?”苏毓敏指着夕林脸上淡淡的酡红。是夏,但剧组里面全都开着空调,又是在室内,她干什么去了脸能这么的红!

    “我脸红了?”夕林摸着自己的脸,自顾自的走到化妆镜前,对着镜子看了看。苏毓敏没有错她的脸的确有些红。

    她微恼。

    怎么办?都怪珞宁,搞什么突然袭击,这下好了,被苏毓敏抓到了辫子,那丫头哪是个轻易罢休的主儿?如果今不给她交代,她怕是不会放过自己了。这不已经追上来了!

    珞夕林在镜子中看到了气势汹汹冲自己过来的苏毓敏,无奈的低下头。可是等苏毓敏正要开口问的时候,她却突然想到了一计,抢先开口:“我感冒了!”

    是啊,感冒了,感冒了脸颊才会泛红。

    “怎么会感冒了?”苏毓敏皱眉担心,把手放在夕林的额头上,与自己的测量过之后,开口:“还好,没有发烧。”

    谎言既然开始了就要继续编下去,夕林:“剧组空调开得太多了,我一不心就被风吹着了。”为了能让苏毓敏信服,夕林故意揉了揉鼻子,眼睛一眨一眨,表现出疲惫的感觉。

    苏毓敏看到她这个样子,愈发焦急了:“不行,我去给你买药去!”

    “不用!”夕林拦住她。紧紧抓住她的手,苏毓敏回过头一脸疑惑的看着她。

    夕林尴尬的笑笑:“我,刚才喝过药了,不能再喝了,不然就中毒了!”

    苏毓敏跟她确认:“所以,你刚才回来迟了,是去喝药去了?”

    “嗯。”夕林点头。因为在和苏毓敏话,必须看着她。夕林感觉自己绷不住了,心里祈祷着:苏毓敏别再看着她了,不然一定会穿帮的。

    后来,上的神仙好像听到了她的祈祷,苏毓敏松开了手,蹲在她面前,“你真的没关系?要不要我去给导演请假,等你感冒好了再拍?”

    “不用了。”夕林提醒苏毓敏:“你忘了我是剧组的特例吗?刚刚才好了些,如果这个时候再向导演请假,那以后在剧组的日子就更难过了!”

    夕林装可怜。

    智商高的人在哪里都会吃香,导演和编剧刚夸了夕林把人物性格吃的很透,这边她就拿苏毓敏练了手,这一番表演下来,苏毓敏被她高超的演技蒙骗,真信了她。

    “好吧,我去帮你拿衣服换上,拍完了早点回家休息。”

    “嗯。”夕林点点头。

    虽然骗人不对,但实在没有办法…。镜头一开始,夏蓝刚从外面回来,西装外套搭在胳膊上,佣人就从楼上跑下来,告诉夏蓝:“夫人把自己所在房间里,不肯开门,也不吃饭。”

    夏蓝皱眉:“多久了?”

    佣人:“从早上开始,一直到现在。”

    夏蓝:“我去看看。”

    上了楼……。第二场:

    夏蓝站在门外,先敲门,好声好气的对里面的人:“白柔,你把门开开,我有话对你。”

    里面的人不理。

    再敲门,这次夏蓝的语气放柔,并带着些祈求的味道:“让我进去好吗?你现在肚子里有宝宝,就算不为自己想也要为孩子想。不吃饭孩子会受不了的,你是妈妈,你心疼她,不会这样对她的对不对?所以,把门开开好不好?”

    里面的人还是不理,夏蓝有些急了,吩咐跟在后面的佣人:“去把钥匙拿过来。”

    开始拍第三场的时候,导演特别跟珞宁强调:“珞董,佣人把钥匙送过来,你拿到钥匙开门的时候,要表现出很急的状态,急中出错,钥匙拧了好半才把门打开,然后你是冲进去的。”

    珞宁点头。

    正式开拍的时候,不出意外,一条通过。

    第四场夕林换好衣服登场。

    房间里依旧是四台机器并用,夕林仍旧跟昨一样,坐在窗前的地板上,眼里流泪。

    绝望、伤心、盲目。

    因为已经是昨完成的戏了,导演跟夕林建议:“要不然这场你们直接拍对手戏,流泪的那一段,我们后期剪辑拼接?”

    夕林想了想回答导演:“还是我自己来吧,没有感情的突然介入,演起来会很困难的。”

    能听到夕林这样,导演自然欣喜。他又看向珞宁,“珞董觉得呢?”

    珞宁表示自己没意见,但却向夕林身后的苏毓敏开起了玩笑:“你去准备冰袋吧,她下来的时候一定是个熊猫。”

    整个剧组,但凡在场能听到珞宁话的人都忍不住笑了出来,夕林离玩笑声源最近,满头黑线,怒,而不能发。

    苏毓敏真的越来越欣赏珞宁了。配合着他:“是,我这就去准备!”

    拍摄开始,珞宁走进镜头里,张望之下,看到赤脚坐在窗前的妻子,一步一步走过去。每走一步都像是用皮鞋坚硬的鞋底踩在心上,一步一疼。

    外界的一切全部都静止了,房间里空洞到任何微的声音都能听得到。夏蓝走到妻子面前蹲下来,镜头移到夕林的脸上,夕林抬头,漆黑的眸呆滞,脸上挂着泪,看着他的时候像是看着一个陌生人,眼底没有人会波澜。仿佛被抽走了魂魄,只剩下这具身体,半死不活。

    2号镜头移到珞宁身后,3号镜头对准珞宁的脸,他把手伸过去,捧起白柔的脸,无比温柔的给她擦去了脸上、眼里的泪。十几秒内,两人没有任何台词,只能凭感觉对戏。导演在监控器前握紧剧本,聚精会神的看着演员的表演情绪,他也很紧张,因为没台词的对戏,比有台词的对戏,要困难很多。这很考验演员的演技。同时他也在担心,珞宁跟林夕能否将彼此的感情托付,把那种心如死灰的感觉通过眼神表达出来。

    镜头里白柔一动不动的任由夏蓝把自己脸上的眼泪擦干,他的手指每经过一处,她的心就会痛一分,也就会嫌弃排斥一分。等他把眼泪擦干收回手时,白柔的眼里已聚满了恨意。

    她听着他话:“给我一次机会,我们重新开始好不好,我会给罗美玲母女一笔钱安置她们,然后就不再管她们了。”他把手放到她的肚子上,抬眸:“你、我和孩子,我们一家三口好好地!”

    当你幡然悔悟,准备珍惜身边人的时候,那时,那人已走远。夏蓝和罗美玲自幼时相伴,他对她的感情是亲情还是爱情,有时连他自己都分不清楚。

    后来白柔突然出现,强行将他们两个分开,那个时候夏蓝心痛,就好像她像是一个独裁者,把原本陪着他的人给赶走了。

    起初他恨她,咬牙切齿的恨。不理会她对自己的真情,尽一切可能去羞辱她。后来美玲结婚了,她的丈夫真的像她的那样一无是处吗?

    不是的,后来他叫人打听过那个男人的背景。男人很有钱,起初罗美玲跟着男人过的很滋润,直到罗美玲怀孕去医院检查时,医生是个女孩子,她那重男轻女的婆婆就不愿意了。

    平日里给罗美玲很多气受,还教唆自己的儿子在外面养女人。罗美玲知道真相后又不了,又不敢跟婆婆发脾气,丈夫也像变了一个人一样。不再保护她。

    万般无奈下,罗美玲只能将闷气憋在心里,这才影响了孩子。凌伊人出生后,因为身体不好,被婆家嫌弃。孩子出生不到一年,丈夫做生意破产。

    偏迷信的婆婆将这一切都怪到罗美玲和她的孩子头上,认为她们母女是扫把星,专门来克她家的。于是叫儿子和她离婚了。

    而罗美玲享福的时候,正是夏蓝最痛苦的时候,情人分手,创业失败,这些时候都是他最痛恨的白柔陪他一起度过的。他竟从未察觉。

    罗美玲离婚之后,抱着孩子来找他,那孩子是先性心脏病需要很多钱救治,她没有钱,希望他能借一点给她。毕竟是昔日恋人,毕竟有那么十几年的感情,夏蓝没有办法对她们母女不管不顾。于是才有了后面这一系列的故事。

    而他的同情心,现在终于伤到了他的妻子。白柔在他靠近时,狠狠的咬住了他的肩膀,(事先给珞宁肩上垫了红酒和蜂蜜调配的血浆棉花。只要夕林一口咬上去,棉花外部的塑料袋会受力开裂,类似血的东西就会自动渗出来。)

    这个时候夕林的眸中是要有泪的。而她也不负众望的哭出来了,这一幕和她的新婚之夜多么相似。只是当时她理解珞宁没有咬他,而如今,她化作白柔,将所有的情绪爆发出来,齿间全都是他的“血”,白柔附在夏蓝耳边,喘着粗重的呼吸声,一字一句:“我恨不得将你咬死!”

    不知道是人入戏,还是戏写人,那一刻却是恨到了极点的!

    “卡!”

    苏毓敏过来给夕林递纸巾的时候,眼睛红红的。夕林问她:“你怎么哭了?”

    她看了夕林半才开口:“林夕,你告诉我,你演的时候是怎样想的,怎么能恨到那种地步?底下好几个工作人员都看哭了。”

    同一个镜头里,珞宁和夕林背对着,方过来给珞宁递水的时候眼睛也红红的。不过比夕林高明,珞宁却没有问他原因,而是接过他递过来的水,拧开盖子连喝了好几口。

    片场休息时,导演拿着本子过来:“珞董,今早上是你最后一场戏,拍完之后,后续就是您的中年戏了。戏份不多,到时候我会跟马特助联系,等您什么时候有空了,咱什么时候拍。”

    珞宁点点头,无话。

    他在片场找夕林的身影,左前方不远处,夕林坐在塑料椅在上,闭着眼,大概是哭累了,抽时间休息一下。珞宁看了她许久,无论这中间是否有其他人影经过。夕林从始至终都保持着一个动作,手臂撑在塑料椅的扶手上,靠着睡着了。

    苏毓敏守在夕林身边,本来这盛世美颜是应该自己欣赏的,可是猛地抬头间却发现,珞宁也再往这边看,便皱了眉,伸手将夕林的头护在自己怀里,相当排斥的朝珞宁瞪了过去。

    得到苏毓敏警告的那一刻,珞宁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只拿起手中的矿泉水瓶,朝女孩致敬。

    半个时候是最后一场戏,这场戏是白柔生下女儿后,元气大伤,但为了能看到女儿成长,一直拖了好些年。最后还是逃不过死亡的命运。

    开机后便是夕林面无血色的躺在床上,吊着最后一口气,等夏蓝回来。

    门,被推开,夏蓝火急火燎的走过来坐在床畔,握着白柔的手,双目通红:“柔儿,我回来了!”

    柔儿?

    他在叫谁?而是只有父亲这样叫她。母亲早逝,许多年过去她早已忘记了母亲的模样。父亲便宠她,给她想要的一切,却也惯出了她“非要不可”的性子。

    那年他与同学在逛城隍庙,她无端撞到了他,掉了面具,从此便对他一见倾心。白柔垂眸,有泪自她的眼中滑落。嘴角却带着温温的笑,看着夏蓝。生命弥留之际,她竟看到夏蓝的眼泪。是悔恨还是歉疚,她已无力在想了。

    “蓝。”她唤他。

    夏蓝把她抱起来,让她靠在自己怀里:“我在!我在!”

    白柔已经没有多少力气,她附在夏蓝耳边:“阑珊,我想见阑珊。”

    “好,我这就让佣人把她带过来。”夏蓝吩咐佣人:“去,把姐带过来。”

    演员抱这个玩具熊入镜。看到她时,声叫着:“妈妈。”

    夕林招手让演员过来,她知道孩子面对这些的时候都会害怕,尤其她还化着病妆,唇上惨白,毫无血色。

    她尽量保持微笑,消除孩子的恐惧。

    演员走到窗前,趴在她身上就开始哭起来了。入戏到挺快,夕林倒是担心过于了,于是她便开始台词:“阑珊不要哭,妈妈只是去一个很美丽很美丽很美丽的地方,你要呆在爸爸身边,好好照顾爸爸,等妈妈回来好吗?”

    演员抬头,一脸真的问她:“妈妈,你要去哪里啊,带着阑珊一起去好吗?”

    她笑:“如果阑珊和妈妈一起离开,就没有人照顾爸爸了呀,妈妈把爸爸托付给你,帮妈妈照顾爸爸。”

    夕林想起母亲临终前的托付,大抵和这台词不相上下,眼泪刷的一下子就出来了。演员肉嘟嘟的手给她擦泪,扬着一张笑脸:“妈妈不哭,阑珊答应你跟爸爸一起等你回来,你要快点回来哦!”

    “恩。”白柔合上眼,将脸瞥向一边。然后朝女儿挥挥手,意思是带她走。

    保姆入镜,带走了她。

    本来这里就应该喊卡的,但导演觉得演员出情绪很不容易,所以就没有喊,让他们俩继续演下去。

    最后房间里只剩下他们两个人,白柔靠在夏蓝怀里,招手让他稍微弯下身,附在他耳畔,用最后一丝力气告诉他:“夏蓝,我爱了你一生,太累了,惟愿奈何桥上,永世不见!”

    这最后一口气也被抽走了,白柔终于结束了她这一生,饰演她女儿的演员甩开保姆的手,折回来扑到她窗前,朝她一动不动的身体大喊:“妈妈,妈妈你回来呀!阑珊会听话的,妈妈你回来呀!妈妈……”

    “柔儿!”镜头对准珞宁,只听见他私心裂肺的喊,可是怀中的女人再也回不来了……

    工作人员念旁白:不要在你彻底失去我的时候,才爱我,因为那时已经来不及了!

    “卡!”导演站起来喊:“拍摄结束!”

    夕林从珞宁怀中起身,可演员却哭的不能自已。怕是把这孩子吓到了,夕林抱起孩子:“宝贝乖,妈妈没事,妈妈刚才只是在逗你玩儿,你看我还好好的!”

    可是不管夕林怎么,演员都在哭,甚至越哭越大声,最后没有办法,剧组把她的母亲叫了过来,她母亲要带走她的时候,她却一直搂着夕林的脖子不肯松开。

    演员的父母也挺尴尬的,看着夕林不知道什么好。

    夕林:“让我来吧,孩子哄哄就没事了。”

    她穿好的鞋,抱着女孩从床上站起来,拍着她的背轻声的哄:“宝贝不哭,妈妈没事。妈妈在呢!”

    母爱是性使然。纵使夕林不是演员的母亲,但是她对她的疼爱一样不少。当她抱着家伙哄的时候,珞宁的目光一直跟着她们。看到这一幕的时候他在想,如果没有当年的那场大火,恐怕现在的他和她早已为人父母。也不必羡慕惜晴和海扬有孩子了。

    演员哭着哭着就趴在她肩膀上睡着了,这时候她母亲过来:“林姐,谢谢您,把孩子给我吧。”

    她把演员还给了她母亲,整个交替的过程当中她都是心翼翼的。

    演员的母亲带孩子离场,导演走过来,跟大家宣布:“各位,今是珞董事长最后一场戏,虽然以后还会以中年夏蓝的身份出现,但那都算是客串了,所以我宣布,今中午,我请大家吃饭,算是欢送珞董。”

    听有饭吃,整个剧组的人都高兴的不得了。而导演也打算大掏腰包,因为请珞宁吃饭不比别人,一定要贵重,环境好才行。

    还是原来陆家嘴附近的那家酒店,只不过这次请客的人变了。

    导演怕珞宁多心,在路上的时候就解释:“珞董上次请我们吃饭的地方,剧组的人回来之后都好,这下我可没地儿挑了,只能再去一次。”

    都在一个圈儿里混着,什么意思大家都能听明白,珞宁微笑回应:“上次是我请,这次换做王导请,同样的地方,我就不客气了!”可以先这样理解珞宁的意思,你曾经吃我的,喝我的,我今就吃回来喝回来。礼尚往来也不过分。

    可是导演却尴尬了,本来想在珞宁面前讨个好,却没想到最后尽然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还让导演想不到的是,到了酒店,珞宁直接灌他酒,剧组的其他工作人员也都一路助兴,珞宁不话,也没有敢喊停。三巡过后,基本上都喝趴了。夕林中途去了趟洗手间,出来的时候却被美娜挡在门口。

    美娜依旧一身红裙,醉意微醺。卷卷长发在灯光下格外妩媚撩人。

    夕林看了她一眼:“请你让开。”夕林并不想与她为敌。可是她就像没有听到一样继续堵在门口,不远处包房里时时会传出喝酒碰杯的声音,还有女孩子家巧笑声。

    珞宁今日灌导演酒,但是对其他人还是很好的,起码没有让女生们陪着喝,她们依旧各吃各的。同样的声音美娜也听到了,她回头往包房方向看了一眼,挑起唇角,略微嫉妒的开口:“攀上了珞董的感觉怎么样?”

    夕林不想理她,要出去,却被美娜推了回来。

    “干什么!”这句话应该是夕林的,可是美娜却倒打一耙,“干什么,攀上了珞董就觉得自己了不起了?仗着有点姿色就上了珞宁的床,竟然蛊惑他,把你签到jr。真不要脸!”

    美娜咬牙切齿。

    美娜因为私欲而泄愤,但这一切对于夕林来却是打击,她曾经当着珞宁的面儿问过他,jr到底是不是他的。他告诉她不是,她信了。却又在别人这里听到了残酷的现实。

    再回来,夕林最不能承受的就是欺骗,美娜的话一字一句都化作尖锐的刀,直直插进她的胸口,可她却鼓起勇气,抬眸跟美娜确认:“我不知道,你在什么。我跟珞宁没关系,签约jr是我在新加坡获得赛车比赛亚军时,宋总监亲自到机场和我签的合同……。”

    夕林的话等来的是美娜的冷笑:“你以为你一个的亚军,能让宋总监亲自去机场等候你吗?发掘新人的事儿,自有星探操心,宋总那么忙,根本没那个必要!jr是珞董的公司,只有珞董发话,你才能破格进来。而且专门签你一个人,你觉得这符合常理吗?”

    夕林突然笑了,她这一笑却让美娜心里发慌:“你笑什么?”

    夕林摇头:“没有,我是觉得比起我刚进入娱乐圈你才是单纯的可怜,连个秘密都守不住,还想进军一线,谁敢用你呢?”

    这次当她再挡夕林路的时候,夕林抓住她的手臂,将她狠狠推开:“好狗不挡路!”

    当夕林出去的时候,美娜还在身后谩骂:“林夕,你以为自己是个什么东西,真是没想到你才进入娱乐圈就想着抱大腿,论心机你当然比我深。”

    有泪漫上夕林眼眶,她只觉得双腿有千斤重,不知道这条长廊什么时候才是尽头,还要多久她才能走出去。很早以前她就过,别人的攻击不能伤她分毫,但她只要被最亲最近的人伤害一次,便能将她顷刻崩溃瓦解,溃不成军。

    珞宁,你为什么要骗我,为什么我那么爱你,你却一点都感觉不到!

    她没有再回包房里去,只给苏毓敏发了条短讯:“我先回去了。”然后就离开了。

    短讯发过来的时候,苏大姐举着酒杯哥们义气的喝的正嗨,没几她就跟剧组的人员混熟了,揽着制片人的肩膀哥哥哥哥的叫着。嘴巴那叫一个甜。羡慕副董跑了过来讨好苏毓敏:“妹妹,别光跟他一个人好啊,也叫我一声哥哥。下一部戏我找你。”

    “去你的!”苏毓敏一把推开了他,“少来占我便宜,你不合我胃口。”

    副导不干了,指着制片:“我不合你胃口,他就合你胃口,你要抛弃我和他好?”

    苏毓敏醉意熏熏的回头看了制片一眼,笑开了:“我们是哥们儿,是吧哥?”

    “对,哥儿们!”制片也喝醉了不少,就这样哥哥弟弟的叫了起来。苏毓敏也不反对,他叫她“弟”她就应。两人之间的关系好的不得了。

    珞宁在一旁看着,觉得有这么个大宝贝在夕林身边也没什么不好,只是他频繁抬腕看表,夕林出去已经有一段时间了,这么长时间不回来珞宁有些担心。刚要起身去找,却听见苏毓敏随意了句:“美人竟然丢下我回去了。”

    珞宁回头,朝苏毓敏看去,她正拿着手机给夕林打电话,因着喝了些酒,所以讲话的声音有些大:“喂,美人你在哪儿啊,怎么丢下我就回去了呢?”

    夕林接到电话时,刚好从酒店里走出来,那边背景混乱,声音嘈杂,她问:“你喝酒了?”

    苏毓敏脸颊通红,握着酒杯哈哈笑着:“我喝了一点儿。”

    “当心,别醉了。”夕林声音我温温的,“我有些累先回去了,你待会儿散了自己一个人回去吧,好吗?”

    “好。”苏毓敏乖巧点头,想起她感冒的事儿提醒着:“回去的时候记着喝点药,实在不行就去趟医院,不能让感冒加重了哈!”

    “知道了。”

    结束通话,苏毓敏正准备把手机放进兜里,珞宁突然出现在她面前。

    苏毓敏瞪大眼睛:“珞董,你吓死我了,走路没声儿啊!”

    得知夕林离开,珞宁也离场了。他匆匆忙忙的回到了半山别墅,就像戏里演的那样,走到门前,却不敢确定她是否在里面,可最后还是鼓起勇气打开了门。

    客厅里、玄关处、楼梯口一切都是静悄悄的,身后阳光随着他开门的那一瞬跟了进来,一部分折在楼梯上。珞宁往里走,隔断后面是一扇很大的落地窗,窗前放着一张躺椅,她坐在上面,手里捧着一本书。

    阳光好像特别的宠爱她,对她特别温柔,全身笼在光里,从侧面看上去,她唇角上扬,眉眼温温的,仿佛静守时光岁月。

    察觉有人来,他转过,看到他时,唇角的笑纹渐渐变得深了,“回来了!”

    她穿鞋,刚站起来时,他却已经等不及,跑过去将她一把抱在怀里,抚摸着她的头发,在尽可能的吸吮她身上的味道后,才把她耳边那缕发拂开,附在她耳畔,用一种急促的声音:“不知道为什么,没进门之前,我竟有种恐惧感,害怕你离开,害怕又找不到你!”

    她心头掠过一丝难过,眼里将升起的雾气被她很快压下去,她拍着他的背安慰:“傻瓜,这里是我的家,我不会来这里,我要去哪里?”

    他松开拥抱,一双黑色的眸看着她,很真诚的和她确认:“所以,你现在是夕林,不是林夕对吗?不再和我演戏了对吗?”

    她点点头,看着他的眼睛回答:“老公,我是夕林,你的珞夕林。”

    她刚完,就被他再一次拥入怀中,眼底似有浮光水雾,抱着她再也舍不得放手,嘴里一遍一遍念着:“老婆,夕林,我最爱的夕林!”

    由着他抱了一会儿,她推开了他,歪着头打趣他:“林夕也是美女,你告诉我,为什么你就不喜欢她?”

    他伸手捏着她的半边脸,笑着回答她:“因为她不会叫我老公啊!”该死的,明明脸被捏的很痛,但是她却还格外的喜欢他那双手,纤细修长,骨节分明,像艺术品一样好看的很。

    她佯装温怒:“啊啊啊,放手哈,你不放手我要反击的!”

    “你想干嘛?”他就不放手,反而将那张俊脸压了过来,再次跟她重申:“想干嘛?”

    “咬你,我!”她磨牙嚯嚯,反正现在嘴巴已经张开了,干脆就再张大一点吧。老夫老妻了,她不介意在他面前出丑。

    珞宁轻笑,松开了手。

    她瞪了他一眼,抬手捋了捋额前的刘海,愤愤开口:“做饭去,我饿了!”

    “罗阿姨呢?”他四下张望,好像从进门那刻开始他就没见到罗阿姨。

    “我打电话叫她今不用来了。”她轻飘飘的了句,等他回头看向他的时候,她提醒:“你忘了,今早上你答应过我的,要给我做饭吃的。”

    他笑了,开始脱外套,宠溺开口:“好,我这就去做。”

    “我喜欢吃什么,你记得吗?”她问。

    “记得。”他挽起衬衫的袖子就往厨房走,唇角带着连续不断的笑意。她将双手背在后面,笑意清浅。后来她又在躺椅上看了一会儿书,实在无聊,就忍不住了,跑到厨房。

    看到他在厨台前切菜,她走过去,从身后环住他的腰,侧脸贴在他背上,许久没有享受到这份安宁,她想了许久,终于开口:“珞宁?”

    “嗯?”他停下手中切菜的动作,等着她。

    “我不想拍戏了,至于合同的事情,我打算以珞氏集团的名义正式进行购买。”

    夕林的很平静,想测测珞宁的反应,拥抱他时,明显感觉到他身体异样。这下她终于肯相信了,原来美娜的都是真的,他真的做了那份合同骗她。

    夕林默默的闭上眼睛,再也没有任何奢望。

    珞宁转过身来握着她的手,她却当做什么事情都不知道,保持微笑等着他。

    他看了她好一会儿,终于开口:“夕林,我有话要对你。”

    “你。”她笑着。

    “其实jr的事情我骗了你,jr是盛世集团旗下的子公司,你签的那份合同也是我提前准备好的,在你从新加坡回来的那让宋雅专程去机场等你……”

    “我饿了。”她打断他的话。就像是从未曾听过他的那些话一样,“你答应过今要给我做饭吃的,快一点,这是我回国之后吃的第一顿饭,不要让我等太久。”

    她把手从他的手中抽了出来,转身出去了。

    人要学会忘记,夫妻之间不能计较。这是她决定回到这里之前告诉自己。但当坐到躺椅上,重新捧起书的时候,眼泪却滴到了书上。

    她用手胡乱的擦了把脸:“珞夕林不许哭,这段感情你守护了十二年,珞宁他不是故意的。”

    珞宁站在隔断后,不出声看着她。红了眸,掀了掀嘴唇,对着那抹背影,无声的道歉:“对不起,……”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繁花落豪门,一世倾情》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繁花落豪门,一世倾情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繁花落豪门,一世倾情》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