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54她的触景伤情,他的温柔体贴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繁花落豪门,一世倾情正文 054她的触景伤情,他的温柔体贴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第一次见岳父岳母紧张吗?有没有个过来人给马克指点一二。因为在遇到宋雅之前,他对女孩子是根本不感兴趣的。这个时候他到真想打电话给珞宁,问问他第一次见到络震庭的时候是什么感觉。

    但是又怕他这一通电话太突然,打扰了珞氏夫妇谈情爱,算了,强忍着。手机在裤子口袋里贴着大腿皮肤,实在难耐。

    他开车,宋雅坐在身旁,他父母坐在后面。

    刚才在机场还不怎么觉得,现在开车时却觉得紧张了,握着方向盘的手比平常要紧,不时地还要通过观后镜观察两老对他的印象。

    但此举却被宋雅打了手臂:“你看什么呢,专心开车。不然就闯红灯了。”

    “哦。”马克一下子变得异常乖巧。大气都不敢出一声,宛如身旁坐的是女王,她让干啥就干啥。与往日雷厉风行的特助先生简直不是一个画风的。

    宋雅别过脸轻笑。而后座上,宋母也打了宋父的胳膊,声告诉宋父:“看你女儿多厉害啊,这伙子八成是被她吃定了。”

    宋父点头,面容却很严肃,一双眸盯着马克穿黑色西装的背影。心道:应该的!

    马克发现,他未来丈人丈母娘好像对这个公寓没有什么兴趣,进了门,宋父宋母直接走到沙发前坐下,盯着他们两个像是三堂会审一般,搞得气氛特别肃穆。

    宋雅献殷勤赔笑:“爸,妈,你们刚下飞机渴了吧,我和马克给你俩倒水去啊。”

    完她就推着马克去厨房。她也是第一次来这里,对这里还不熟悉,好在马克牵着她的手,她才显得自然了些。

    厨房里,马克取出茶包泡茶问宋雅:“你觉得你父母对我感觉怎么样啊,这一路?”

    宋雅摇摇头:“我也不太清楚。不过我爸妈很好话的,你待会只要表现的好一些,应该就能过关。”

    “真的?”马克有些不自信了。

    “嗯,相信我。”宋雅拍拍他的肩,露出笑容。

    “爸、妈。”茶端上了桌儿,宋雅和马克站在二老面前,恭恭敬敬,乖乖巧巧。

    这时,宋母开口了:“雅雅,妈妈是第一次来,你带妈妈参观一下你的房子。”

    “哦。”宋母完起身,宋雅赶紧上前扶着,但她看了马克一眼,意思是我不清楚着房间的布局。

    马克开口:“里面第二个房间是卧室,你带妈妈进去参观一下。”

    宋雅微笑,带母亲进去。

    客厅里只剩下他和宋父。

    马克脸上堆着笑:“宋伯父,请喝茶。”

    “嗯。”宋父嗯了声却不见动静。两只眼睛直勾勾的盯在马克身上,仿佛穿一样。

    最后马克不自在了,终于出声问:“宋伯父,我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吗?”

    “没有。”宋父摇头,收回目光,看到了摆在桌上的茶,端起来放到鼻子底下闻了闻,然后才喝。

    “是上饶的白眉。”宋父喝过之后语气沉沉,自带一股威严的。

    马克赶紧回答:“是啊,之前雅雅过您爱喝这茶,所以我给备下了。”

    宋父抬头看了马克一眼揶揄:“你到心眼儿挺多。”

    马克赔笑。似乎现在除了赔笑,其他的一切他都不敢轻举妄动。还有一个他能做的,就是去擦擦脑门儿的汗。

    第一次谈情爱,第一次见岳父岳母他真的是很紧张。

    宋父看见他这模样想笑却不能笑,继续绷着装严肃,继而开口:“我问你来答,不许假话!”

    “是是是!”

    宋父问:“我们家呢,一供俩孩子,宋雅她还有个弟弟,在北京大学读研究生,你们家有几个孩子啊?”

    “就我一个。”马克答。

    “哦,一个啊。”宋父继续问:“那你家里是干什么的?”

    马克:“爸爸开公司,妈妈是医生。”

    宋父继续哦,然后问:“你们家是上海人?”

    马克:“不是,北京人。我来上海是来创业的。”

    宋父故意问:“你爸的家产没有要留给你的意思?”

    马克笑:“宋伯父,比起继承家产,我更喜欢自己创业,这样钱财来的踏实。”

    宋父猛地拍了沙发扶手,吓了马克一跳的时候,他却:“好样的,我就欣赏你这样的年轻人,毕竟还年轻吗,靠老人家的钱算怎么个回事!”

    马克笑,纤长的眼睫微敛,爸呀,你吓死我了!宋母把女儿推进房间里就开始问:“这房子不是你的啊!”

    宋雅摇头:“不是,其实这房子是马克送给您跟爸的,因为我之前过想要接你们来上海享福,他就买了。”

    原来是想撒一把狗粮,在宋母面前多多表现马克的好。但是宋母好像理解错了意思,直接上手打了女儿一下:“我和你爸是怎么教你的,你现在就这样伸手问人要,等嫁过去了,人家家里能看的起你吗?”

    “妈,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宋雅解释:“我喜欢马克很久了,前些马克终于也向我表白了,他也喜欢我,所以我们两个才在一起,我们两个是真心相爱的。这段感情没有建立在钱的基础上。”

    宋母越听越糊涂:“什么,前两才决定在一起?那你们刚刚在一起就买房子,打算干什么?”

    “妈。”宋雅脾气上来,有些不耐烦了,“不是了吗,这房子是送给你们的。”

    “我们不要!”宋母挥手,转身就要出去,“跟那个叫马克的明白,咱不受人家这无端的恩惠。”

    “妈,”宋雅拉住了母亲,“您放心,马克不是那样的人。”

    “闺女,妈是不想让你被人家看不起啊!”宋母跟下母亲都是一样的心思,好不容易养大的女儿,自己当宝贝一样疼着,如果被夫家看不起了,还不如把她留在身边养她一辈子呢。

    “你告诉我他是做什么的,可靠吗?”宋母问。

    宋雅:“他是我的老板。”

    “老板?他该不会是想抱养你吧?雅雅,妈和爸好不容易把你养大,让你上学读书,不是让你这样轻贱自己的。如果你真做了那样的事儿,那就跟妈回家!”

    宋母也冷了脸,这些年她虽然跟宋父在上饶的了不少这样的事情。有些女孩子为了钱,喜欢上了大老板,结果一段时间之后,被人家玩腻了,甩了。这些女孩子人才两空,想回头都没有了路。

    她的女儿不能这样。

    宋雅扶额,当下真有一种想要撞墙的冲动。

    “妈,工作上我是靠自己的实力,才坐上总监的位置。马克的确是我的老板,但职位上我与他平级。这下您可以放心了吧。”

    宋母哦了一声:“你确定他没有玩弄你的感情,你也不是看上他有钱?”

    “妈!”宋雅这下真的要恼了,客厅里是宋父把马克吓了一跳,房间里宋雅的那声“妈”把宋母吓了一跳。她“妈,您就这么信不过女儿吗?难道我挑丈夫,不能靠实力,只能看钱?”

    “好好好,妈错怪你了”宋母安慰女儿,“走吧,我们出去听你爸和马克都谈了些什么。如果你爸也觉得他是个好孩子的话,我们不会反对。”

    “谢谢妈。”开门出去的时候,正巧听见宋父在客厅里问马克:“你是姓马叫马克,还是给自己起的英文名,mark?”宋父学着些英文的调调。

    前段时间,儿子回来的时候,他听他讲电话时用的就是英文,宋父好奇,问儿子跟谁话呢?儿子随口一句:“我们学校的交换生mark。”这下宋父就记住了。

    结果一开口却惹了笑话,马克忍俊不禁,将手放在嘴边压下笑:“伯父,您真的很潮流,比上海人都潮流。”

    宋父呵呵一笑:“是吧,我也觉得!”

    “是什么是?”宋母突然开口走过来。

    见到宋母,宋父嘴角的笑容立刻刹住:“老婆来了!”

    这的互动,让马克看了个清楚明白,等宋雅走过来的时候,他声附到宋雅耳边:“你爸挺怕你妈的啊!”

    宋雅回应:“在家里,我妈是老大,我爸充其量就是个弟。”

    马克看着宋雅,墨眸里充满了好奇:“老大弟,怎么听上去那么像《古惑仔》啊!”

    其实他也就是趁机开个玩笑,谁想到宋雅却当了真,伸手在他腰上掐了一把,瞪着一双大眼:“你爸妈才是古惑仔呢!”

    “不了不了。”马克赶紧求饶,“打今儿起,你大哥我弟,老大快放手,肾亏啊!”

    宋雅忽悠红了脸,这时候宋母咳了咳,两人才转过来,一本正经的对着宋父宋母。

    马克还记得宋父的问题,便回答他:“宋伯伯,我把姓马,所以我就姓马,单名克是克勤克俭的意思。”

    “哦,明白了。”宋父看着宋母笑的一脸殷勤:“这孩子解释的很清楚。”

    宋母瞥了丈夫一眼:“是你问的,又不是我问的。你看我做什么?”

    马克笑:“伯母,伯父这是想让您知道我们都了些什么,可见您在他心中很重要。”

    “对对,就是这个意思。”宋父赶忙附和,“话了,我告诉你啊,你丈母娘平时在家就这样,大大的事都能请示了她才算。”

    宋母这下真的要瞪眼了,“胡什么呢,谁丈母娘啊,瞎认亲戚。”

    早前宋雅宋父宋母很好相处,马克以为宋雅觉得他紧张,安慰他的,没想到宋父和宋母真的很好相处,宋父和谁都能到一块儿去,宋母虽然嘴硬,但其实心里怕也是早就认了他了。

    马克窃喜,揽着宋雅的肩:“伯母,我会好好对雅雅的,我知道养一个孩子不容易”马克话的时候回头看着宋雅,唇角上扬,眼里皆是温柔的笑意:“更何况还把她教育的这么好。所以您放心,在我这里我不敢让她受委屈。”

    宋母见那孩子也挺真诚的,心也不由的软了下来:“你能保证,雅雅嫁到你们家,你父母都能接受她,喜欢她吗?将来有一你也会有孩子,如果你的孩子受了委屈,心疼的人肯定是你。所以,你也要理解我们的心思,我和你宋伯父好不容易把雅雅养大,她生在一个普通人家,我们也没有教过她嫌贫爱富。我跟她爸都希望她找一个爱她的人嫁了过日子,其他的就没有什么要求了。”

    “妈。”宋雅眼睛红了,走到宋母跟前抱紧宋母。

    这一幕让马克有了感触,他自幼生活在一个很惬意的家庭环境里,但父母却很忙,他很少能听到父母在他面前讲知心话。今宋雅的父母给他上了一课,让他看到了家庭的本来颜色。

    马克对着宋父宋母保证:“宋伯父,宋伯母,你们放心我就是那个真心对雅雅的人,有我在保证不会让任何人欺负她。”

    宋母微笑点头:“有你这句话,我们就放心了。”

    等到大事办完之后,宋父宋母才想起来要参观房子,那时候也到了下午饭点儿,马克自告奋勇亲自下厨煮菜给宋父宋母吃,宋雅则带着母亲随处参观。

    马克从花银子就没有心疼过,什么都是要最好的,这次给岳父岳母买房子自然也是话了大价钱。

    一套公寓估摸着有300平,阳台上自带一个花园,客厅卫浴客房一切都具备齐全。宋母告诉女儿:“你待会问一下马这房子到底花了人家多少钱。”

    “你又要干什么呀!”宋雅皱眉,母亲还是信不过她。

    宋母看出了女儿的心思:“不是,我就是想知道这房子的底价,你表妹了男人给你花的钱越多,就代表他越在乎你。”

    偶尔宋母也会像个孩子一样,把自己这段时间学到的新鲜东西告诉女儿。宋雅却哭笑不得:“妈,佳琪那鬼丫头又跟您胡了,您也信。”

    “哎呀,不管胡不胡,你去问一下。”

    “好好好。”宋雅是个行动派,这边母亲刚发了命令,她就跑去厨房问了,宋母拦都拦不住。

    无奈埋怨:这孩子怎么这么实诚呢,跟她爸一个德行!

    宋雅走进厨房很大声的问马克:“我妈叫我问你,你这房子花了多少钱,她男人要舍得给女人花钱,而且越花得多,就代表他越爱她。所以你这房子你到底花了多少钱?”

    宋雅对马克眨眨眼睛,而她的大嗓门也将宋母召唤了进来,伸手就打她屁股:“你这孩子,妈是叫你这么问的吗?”

    宋雅的屁股被打疼了,用手搓了搓,躲进马克怀里。马克护着丫头对宋母笑:“伯母,这房子花了多少钱无所谓,重要的是这房子里面住着我的大宝贝。”

    宋母忍不住笑:“好个会话的孩子,”她睨了眼躲在人家怀里的女儿,“你啊,没准哪一就让人家给卖了还帮着数钱。”

    马克为自己伸冤:“伯母,她是我好不容易才找到的宝贝,我才舍不得卖呢!”

    很快马克的饭也做好了,端上桌一家人其乐融融。桌上,宋父还对马克的手艺做了点评,的头头是道,看的出来平时在家都是宋父在做饭。

    吃完饭后,宋雅提议带着父母到上海各处转一转。马克也甘当司机陪着跑了一。到晚上的时候才把他们送回来。

    当晚上,宋雅和母亲睡一张床,宋母告诉宋雅:“我跟你爸爸商量好了,明一早我们就坐飞机回江西去。”

    “为什么呀?”宋雅吃惊,“都了这套房子是买给你们的,如果您和爸还是觉得住在这里不方便,住我那儿也行。”

    “你别激动,我不是这个意思。”宋母,“其实我跟你爸这次来就是想看看你过得好不好,只是没想到你竟然在这里交了男朋友,马那人我跟你爸都觉得不错,关键是他对你也好,我俩就放心了,你有你的生活,爸妈不想打扰你。”

    “妈,”宋雅躺在母亲怀里,“什么打扰不打扰的,我过等将来在上海买了房就把你跟爸都接过来享清福的。”

    宋母笑:“傻丫头,我和你爸留在这里能帮你什么忙?再了,我们在上饶待了一辈子,你爸的老伙计都在那里,突然间你把他困在这人生地不熟的上海,那过两估计他的头发都能白了!”

    “憋得?”

    “嗯。”

    宋雅笑出声:“妈,爸娶了你可真够他一辈子受得了。”

    宋母不愿意了:“我怎么了?谁能像我一样给他生了这么漂亮又有出息的一双儿女,又不嫌他穷,跟他在上饶吃苦受罪的。娶了我是他家祖坟上冒青烟了。”

    “得得得,我不跟您了。”宋雅赶紧求饶,在家里她妈那张嘴谁都不过。

    玩笑开得好好的,宋母突然叹了一口气。

    “怎么了妈?”宋雅问。

    宋母抱紧女儿,床头柔和的灯光投入她眼角泛起的皱纹里,那些岁月痕迹,却也是女人最温柔的标记。

    宋母:“我这一辈子啊,心都在你和你弟弟身上挂着,如今你们两个都成了人,我的心也放下了,做父母的没别的要求,只盼着儿女好,好在你和你弟都争气。等再过几年,你弟也交了女友结了婚,我跟你爸身上的重担也就放下了。”

    “那妈还不考虑来上海,跟我一起住?”宋雅插嘴,想到和马克的未来突然笑了,“妈,跟您商量点事儿。”

    宋母:“你。”

    “您和爸搬来上海吧,将来我和马克有了孩子,您和爸帮忙带。”

    “你想的美。”宋母捏了捏女儿的鼻子,“你和你弟已经让我和你爸花费了大半生的时光,剩下的那一点时光,我准备喝你爸独享,你和你弟都不许打扰。”

    宋雅了然:“原来您是这心思啊。那遵命妈妈,”宋雅竖起两根手指放在额头上点了点:“我不打扰你和爸爸过二人世界了。”

    深夜,宋母睡着的时候,马克给宋雅发了短讯:“睡了?”

    宋雅回:“没有,我爸妈他们准备明就回上饶。”

    短讯发过去,马克皱了眉:“怎么,是我没照顾好他们吗?”

    宋雅摇头:“不是,是他们想家了,不习惯这里,妈妈我和弟弟都长大了,她和爸爸要去过二人世界。”

    马克轻笑:“所以你多余了?”

    宋雅发过去一个委屈的表情:“我想是。”

    宋雅发短讯的时候,宋母翻了个身,有眼泪自左眼话落……

    第二一早,马克开车送宋父宋母和宋雅去机场。临别时,宋母从包里掏出一个牛皮纸袋,里面包着一叠钱递给宋雅。

    “妈,你这是干什么!”宋雅推拒。

    “你拿着。”宋母,“这些年我跟你爸在上饶包了一块地,种些药材,赚了不少钱,我们生活富足的很。这钱你拿着,上海消费高,有备无患。”

    宋雅推拒不成的时候,马克开口:“既然伯母让你拿,你就拿着吧。”

    “对,拿着。”宋父提醒。

    登机之前,宋母最后叮嘱两个孩子:“你们两个好好的,我们就放心了。”

    “马。”宋母看着马克。

    “伯母您。”

    宋母把宋雅和马克的手放到一起:“临别,我也没有什么可以送给你们的话,但还是要一句,既然决定在一起,就要好好珍惜彼此。”

    “我会的,伯母。”马克。

    广播里催促着登机,宋母抹了把眼泪,朝两个孩子挥手:“回去吧,别送了。”

    或许因为刚送走父母,宋雅有些难过,马克理解这种感受,所以没去打扰她。等到红绿灯的时候马克才问:“是去公司还是回家?”

    “去公司吧。”宋雅开口:“请了半假,还有很多工作等着呢。”

    不管有多么儿女情长,提到工作,宋雅就还是那个精明干练的宋总监。

    马克“好”然后等绿灯亮起来的时候就发动车子把她送到jr去。

    楼下,宋雅下了车:“就送到这儿吧,我自己上去就可以了。”

    每个人都需要空间,宋雅也需要,这个时候她想一个人静一静。手里除了包之外还握着母亲给她的钱,心里却越来越不是滋味儿。

    她走得很慢,当眼泪快掉下来的时候,马克从车上下来,叫住了她:“雅雅。”

    宋雅回头,只见他快步跑过来,把她抱紧,纤长的手指抚摸她的发:“丫头,别难过我会照顾你的,比你爸妈还要好的照顾你。”

    宋雅抱住了马克的腰,不在乎这是不是在jr楼下,有多少进进出出的员工会看到他们。只是她现在真的很难过,很想靠着谁大哭一场。

    眼泪洇进了马克的西装上,吸了吸鼻涕,她:“马克,谢谢你。”

    马克松开她,看到她那张哭脸,既心疼又无奈的开口:“傻丫头你可别哭了,你这样让我感觉我就像个人贩子专门拐走人家女儿。我心有余悸,很难想象我们女儿长大的时候,我会哭成个什么样子,所以你别哭了,要不然我的不敢生女儿了。”

    宋雅被他这句“生女儿”给逗笑了,打他:“你自己生去,我才不要给你生女儿呢。”

    见她笑,马克也放心了不少,抱着她,仰头,蓝色的空白色的云朵就这样坠入了她他幽黑的眼眸里,他开始幻想以后的生活。:“好了,不生女儿了,以后就把你当女儿养。等生了儿子,我们两个一起保护妈妈。”

    “我也不生儿子。”宋雅似乎跟马克杠上了,儿子女儿都不生看他什么。

    原以为马克会恼,但没有,他笑了,反而把她抱得更紧:“好,那就儿子女儿都不生,我还把你当女儿养。”

    “老大?”她声的叫着。

    “嗯?”马克低头看她,“怎么了?”

    宋雅眨着一双单纯的眸子:“你为什么不生气啊,我都了不给你生孩子。”

    马克墨眸里映着丫头的脸,唇角上扬:“傻瓜,因为我遇见的人是你啊!”他柔柔丫头的头:“进去吧。”

    甜腻完了之后,刚上车就接到珞宁电话,那人低沉好听的声音入耳:“把岳父岳母送走了?”

    马克疑惑:“你怎么知道,你不是应该在片场吗?”

    “你什么事我不知道啊?”珞宁合上手件,抬腕看表:“我现在在公司,你快回来接档,我也该去片场了。”

    “接档?”马克轻笑:“在剧组混了两,话都带点儿圈内人的味道了。”

    “别贫了,快回来。”

    “好,我这就回。”马克加大油门,没一会儿就把车开进了盛世集团地下车库,乘着电梯就上来了。

    叩叩叩

    敲门。

    “进。”

    “我回来了。”马克走进来。

    “还挺快的。”珞宁抬头看了他一眼,随口问:“怎么样,你未来岳父母对你的印象?”

    一听这个马克就欢喜,脸上的笑容止不住:“挺好的,他们都很喜欢我。”

    珞宁看着他傻乐的模样点点头,继续问:“那,这次送人家回去,有没有送一些上海的特产给老丈人带回去?”

    马克愣了:“啊?还要送这个啊!”

    珞宁扶额:“就知道你干不成事儿。轮你表现的时候你就掉链子。”

    听出珞宁有嘲笑的意思,马克反驳:“我这是第一次,我哪知道那么多规矩。”

    珞宁从椅子上站起来,隔着桌子倾身上前:“你不知道可以问我呀,我是过来人。”

    “我想问来着,不是怕打扰你和夕林吗?”讲起那段痛苦的经历,马克可有的了,走上前,一屁股坐在办公桌上,对着珞宁:“你不知道,我当时手机就在口袋里,太想给你打电话了,可是他爸他妈也在我车上,我打电话的时候,估计二老都能听见,我不能让人家觉得他姑娘加了一个傻瓜啊!”

    珞宁:“那你不会找一个没人的地儿问我呀?”

    马克:“关键是没有。”

    珞宁闭上眼睛,有种先下而死的冲动。淡淡开口:“你看上去挺聪明的……”

    “恩。”这一点马克承认,15岁那年他妈带他测过智商250。

    但后来那句话简直是神来之笔:“原来你就是个250。”

    马克想反驳但无从下手,因为他的是事实。

    后来他勾着珞宁的肩问:“你当初怎么哄得你岳父开心,让他把女儿嫁给你啊?”

    珞宁想了想,摊开手:“别无他法,当初我老丈人原本想让我继承他的珞氏,但是我为了表明自己对夕林的真心,我们是因为爱才在一起的,所以……”

    “所以……”

    珞宁故意调马克胃口,大喘气之后才:“所以那个时候我根本就没有要啊,还把自己的所有财产都划到夕林名下。当然这都是结婚以前的事儿。”

    他拍拍马克的胸:“我话这份上了,你自己体会。”

    完,他就去衣架上拿走自己的西装:“公司交给你了,我去片场了。”

    留下马克一个人在办公室里回味:“所以,为表忠心,我也应该把我自己的财产在结婚之前,全都划到宋雅名下,证明我是爱她的?”

    马克想起来,好像宋母之前还有个名句叫:男人越是在乎你,就越舍得为你花钱。

    原来岳母的心思在这里!

    为了让她放心,马克立即打电话给律师叫他拟定一份财产转移合同。

    男人,就应该就这么办!

    珞宁到了片场,王导亲自过来给他讲戏:“珞董,您今一共四场戏,需要换两次服装,一次是以夏阑珊父亲的身份,你们吃饭的时候,她突然要参加赛车比赛,您不同意然后就争吵起来了,情绪激动之下,你给了她一巴掌。然后您就回到书房里回忆起年轻时候的事儿。这时候又换一次衣服,回到年轻时候夏蓝的样子,和白柔也就是林姐演一场对手戏。”

    珞宁接过剧本看了个大概,然后开口:“好,我去换衣服。”

    “嗳。”导演欢喜,找来助理:“方带珞董去换衣服。”

    戏服是那种白色衬衫,黑夹克的那种,有些人生就是衣架子,穿什么都好看。方在帮珞宁换衣服的时候忍不住夸奖:“珞董,您这气质长相比男一号都帅。”

    珞宁笑了笑,他在系腕口的扣子,随口问:“顾楠今没有来吗?”

    “还没。”方想了想顾楠的戏份:“他的拍在下午。这会早上不来。”

    珞宁不再问什么了,坐下来让化妆师给他化妆。

    不得不,现在的化妆技术真的很逆,前一秒还是特帅气的一个人,化妆师就几笔,他马上就变成了一个严肃的中年男人。

    化妆好,出门的时候,正好遇上美娜,女人看到他竟是一脸的吃惊,张大了下巴:“珞董?”

    “宋姐。”珞宁点头,不做他话,从美娜身旁经过。

    美娜回头看着他的身影,忍不住摇头:“美男变老头,真是不敢相信得罪化妆师的下场。”

    她是来补妆的,结果听见王导珞宁在里面,就忍不住想过来看一眼,没想到啊,没想到,好好一个男人进去出来之后竟变成这副样子。不过,不管有多老,只要有钱就行。

    夕林坐在椅子上正在背台词,苏毓敏跟在身边,端茶递水。珞宁走过去时,她还不知道,直到身旁原本空下来的椅子突然间坐了人。

    夕林抬头看到珞宁这一副老父的样子,忍不住笑出声。

    珞宁装过头去看她:“怎么?难看?”

    她想好老啊。但压在心底没吭声。可是苏毓敏却心直口快,抢了话:“您还是珞董事长吗?这一化妆都快成我爷爷了!”

    珞宁一脸黑线,抢过夕林手中的剧本。

    夕林手中落空,呆呆的看着他。

    那人却不知情,死有理的:“干嘛,我在看剧本,你也快看,别到时候忘词了,我时间宝贵的很,不能浪费。”

    “可是……”夕林指着他手中的剧本,“那个是我的。”

    “那我的呢?”男人依旧强势。

    “珞董在这儿!”方屁颠屁颠的跑过来,把一本新剧本交到珞宁手上。

    本来不关方的事情,可是谁叫他来的不是时候,还踩了雷区,遭来珞宁的一记瞪眼,扯过剧本之后,那人便转过头去再不看夕林和她助理一眼。

    生气了。

    夕林跟苏毓敏对视一眼,压下想笑的冲动,也提醒苏毓敏不剧本了。

    生气归生气,但一向是好学生的珞宁,记起台词来也丝毫不含糊,很快就把这台词的意思给领悟了。

    导演喊开机,演员们投入状态,走到摄像机前。

    背景:餐厅动作:吃饭(要求演员尽可能表现出自然的状态。)人物:夏蓝(主位,端起米碗)、罗美玲(另一个中年女演员,坐夏蓝身边,帮他夹菜)、继女凌伊人,亲生女儿夏阑珊。

    开场是夏蓝看着低头吃饭不一句话的亲生女儿夏阑珊,给她夹了一筷子菜放到碗里,声音显老:“别光顾着吃饭,吃些菜。”

    夏阑珊接下不语。

    结果继女凌伊人吃醋,柔着声音,问:“爸爸,怎么光给姐姐夹菜,不给我夹菜呢?我也是爸爸的女儿啊!”

    开始夏蓝不语,端着碗继续吃饭,母亲罗美玲看不下去,但又不敢在夏蓝面前使性子发作,于是装着贤惠:“给,妈给你夹。”

    凌伊人不依不饶:“我也要爸爸夹。”

    这两个异父异母的姐妹向来不和,自从来到这个家,凌伊人最喜欢做的就是抢夏阑珊的东西,衣服鞋子还有对她本就不怎么亲近的父亲。

    原本夏蓝是不想有什么动作的,但是继女不依不饶,他也只能夹菜给她了,“好,爸给你夹。”

    夹菜就夹菜吧,可是他看着凌伊人的时候,目光宠溺。罗美玲在一旁帮腔:“现在满意了吧,爸爸妈妈都给你夹菜了。”

    一句爸爸妈妈刺痛了夏阑珊的心,这个家里的所有人都知道她没有妈妈,父亲在母亲去世后没多久就把罗美玲母女接了进来,想到可怜的母亲心里本来就难受,可是这时候,凌伊人也故意瞪了他一眼,跟她示威。

    夏阑珊恼了,不愿跟这帮没有人味儿的人在一起吃饭,放下碗筷:“我吃饱了!”

    任谁都能看的出夏阑珊的怒气,夏蓝冷声斥责:“站住,跟你母亲道歉。”

    “我没母亲,我妈早死了,这女人还不知道是谁呢!”夏阑珊噙着泪和父亲争吵。

    结果,夏蓝也罢了筷子,站起来,指着女儿:“你再一遍。”

    导演跟其他人在场外看着,珞宁和林夕投入的很好,就像是真的一样。

    夏阑珊:“我我妈已经死了,是被这个贱女人逼死的!”

    罗美玲在一旁气的脸色清白,却不能发作。

    凌伊人站起来为母亲评理:“你什么,你妈死了跟我妈又有什么关系,那是因为她福薄,怨不得别人。”

    夏阑珊冷笑,看着父亲:“我母亲福薄吗?对她是挺福薄的,你,夏蓝,你现在所拥有的一切都是我外公的,如果没有我母亲你能有今吗?你们这两个狼狈为奸的母女能够享受这么好的待遇吗?这一切都是因为谁,你们有什么资格在我面前发脾气?”她看着一旁低头不话的罗美玲:“别装了,要我叫你妈,你死了这条心吧!”

    戏中,夏蓝应该是怒不可遏的,上手扇夏阑珊一巴掌,可是珞宁却在夕林带泪的眸子中,看到了她的痛,也知道她这时候一定是想起自己母亲了。

    于是他的眸中也隐隐有了泪水。本该利索无情的一巴掌,却变成了扬起手,停顿了几秒,然后才打下去。

    当然,没有真打。但眼泪却随着夕林撇过头的那一霎那掉了出去。

    “卡!”台上的演员都松了一口气,导演上来,拿着剧本给珞宁讲:“珞董,其实我们刚才那一巴掌是要真打下去的,这样才会出效果,观众才会信以为真。”

    珞宁却不咸不淡的回了句:“那观众也应该知道,毕竟是自己的亲生女儿,打断了骨头还连着筋,他就算打自己也不舍得打他女儿的。”

    完珞宁便在方的协助下去换衣服了,留下一帮莫名其妙的演员:珞董这是怎么了,入戏太深。

    美娜听今有一场林夕被打的戏,高兴了半,就在珞宁举起手的那一瞬,她有多紧张就有多期待。因为上次酒店的事情,她和林夕结下了梁子,日后只要听她有被打的戏份,不管是被谁打,她都兴奋。只是今太让人失望了。

    夕林接过苏毓敏递来的纸巾擦眼泪,苏毓敏:“你刚才演的太好了,连我都要信以为真了呢!”

    夕林笑笑,真的是涂上胭脂活在戏中了吗?不尽然,戏中也有很多正在发生或者已经发生的片段。苏毓敏不懂,也只能做个局外人了。

    下一场戏,她又要演白柔。化妆师给他化好妆后,她让他们先出去,她想静一静。

    清场之后,她一个人坐在化妆镜前,看着这个温婉的女子,突然间就想起了母亲。以前她总觉得自己不够温婉,学不到母亲半分的模样。如今上了妆却是和记忆中母亲有几分相似。

    她把胳膊支在化妆台上,手成塔状抵着眉心,便开始哭了起来。那时候门突然开了,夕林没看人是谁,只知道这是她的化妆间除了她的人以外,不会再有别人进来。

    于是卸下防备:“不是告诉你我需要静一静吗?”

    那人走过来开口:“想母亲了?”

    声音熟悉,夕林抬起头,在化妆镜中看到了珞宁的身影,扶着座椅站了起来。

    两人望着,却不话,夕林眼角还挂着泪水,却看到那人已向她伸出手臂:“来。”

    夕林走进他的包围圈,将头抵在他的胸前,哭了出来。珞宁感觉胸前一片湿腻,心疼的将他的宝贝抱紧,抬手抚摸她的发。

    却不知,珞宁故意将记者放进来,在门外偷拍下他们相拥的一张照片。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繁花落豪门,一世倾情》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繁花落豪门,一世倾情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繁花落豪门,一世倾情》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