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53风流才俊,笨丫头我很久以前就喜欢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繁花落豪门,一世倾情正文 053风流才俊,笨丫头我很久以前就喜欢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世间自有风流倜傥佳少年。在没有和珞宁结缘走上商道这条“不归路”之前,他绝对是侠客一般的人物。

    首先咱家住在京城,家底厚实。从就被送到国外,父母的意思是让这孩子站在国际化的尖端,开阔他的视野。世界大了,舞台就大了。等回国之后继承家业或是创业由着他选。总不能重金培养的孩子什么都不沾边吧!

    事实证明还是他父母有远见,孩子学习不错,沃顿商学院博士毕业。有句话怎么来着?

    哦,沃顿出品必是精品,无疑咱马克就是那个精品。父母脸上也有光啊,再加上本就是世家公子,高学历,人又长得帅,简直是时地利人和都占全了。

    就这么一个精品,在他老子为他安排好一切的时候,他突然撂挑子不干了。

    老爹问他为什么,“我也不强迫你啊,创业或是参加工作,你总得有个养家糊口的能力吧?”

    马克:“好啊,我创业。”

    他爹欢喜了,问:“需要多少启动资金给秘书一下,我打一笔钱到你账户上。需要什么人才,我从公司给你调派。”

    谁叫家里就这么一个儿子,他爹献殷勤把什么都用上了,但马克就无奈了,跟爹谈判:“您这把什么都准备好了,我这还叫创业吗?”

    爹又疑惑了:“咋啦,行军打仗的时候,你不得带兵马粮草啊!”

    马克挥一挥衣袖:“算了,这事儿您别操心了,我只有打算。”

    什么打算呢?

    少年我背上行囊离开北京城,本家庇护来到上海,惯常逍遥自在的他,来到了上海后,迷上了咖啡馆,于是大腿一拍,老子也开一家咖啡馆,从此王老子远,少爷我逍遥自在美。

    于是某年某月陆家嘴突然又出现了一家新的星巴克咖啡馆。这家咖啡馆文艺,设立几个区,dj区,民谣区、古乐器区,还有区,这几个区都有特定的开放时间,星期一是dj星期二是民谣,星期三是流行乐,星期四是古乐、星期五是,这样方便爱好者,在规定的时间内来咖啡馆娱乐休闲。

    咖啡馆有收入,他这日子也过的不错。可惜了就是哪一遇到了那个白衣少年,哦,不对是穿着白色衬衫,清瘦但长到很好看的少年。

    马克提到那一就想打字自己嘴巴子,你人家好好的在那里做系统玩电脑,他送一杯咖啡过去就好了呀,偏偏嘴巴长,手贱,非要给人家指点一二。

    这下好了被人给套住了,漂亮少年名叫珞宁,相处久了之后你就会发现其实他就是个腹黑的家伙,早就盯上你了。

    当时珞宁做的那个项目的确好,只是苦于没有启动资金,但他有啊,一时江湖狭义起,便掏腰包给了。结果从此以后那少年就一发不可收拾,干什么行什么。赚的锅碗瓢盆满满满。

    而投资之前,他就他要做股东的,被投资人也没有让他失望,短短几年他的身家就增长上亿。京城他老子那边他也算是有个交代了。

    后来生意越做越大,人手不够了,珞宁就找上了他:“你看,咱公司招了很多人也依旧忙不过来,你呢,有颜又有才烦请从幕后移到台前吧!”

    孩子实诚,马克不忍心拒绝,勉为其难的答应了。

    “不过我可跟你好了哈,别把我当牛一样的使,少爷我逍遥自在惯了,帮你跑跑腿儿,传传话行,你可别给我一大顿工作让我埋在文件堆儿里出不来。”

    “行!”少年满口答应,但,他奶奶的,出山之后,珞宁直接丢给他一间公司让他去管。

    这什么情况?

    这不是跟在京城时,跟他老子要求一样吗?早知道是这样的结果,他干嘛还大老远的从北京跑到上海来啊!

    不行不行,咖啡馆得重新开张。

    他去找珞宁评理去了,进了办公室先拍桌子:“咱们怎么的,我只给你跑腿儿,干嘛把我诓到局里去?”那知少年一派云淡风轻,继续看着手里的文件,头都没抬,轻飘飘开口:“我就是让你给我跑腿儿去了呀,跑腿管公司。”

    “你!”他无力反驳。

    少年又开口了:“你好好做,等熬上个两三年,有了业绩我再把你从下面调上来,到我身边。”

    从那时起,马克才知道原来清瘦少年其实是个腹黑的家伙,无疑他上当了。他觉得自己跟签了契约被卖了似得。

    但自己生不受束缚,你有阳关道,我又独木桥,我们走着瞧。那之后,马克四下寻找力量,盘算着培养出一个得力的人手来把自己给换下去。到时候他继续星巴克,继续逍遥。

    那就在自己家的咖啡馆里,进来一个喝咖啡的女生。白短袖,牛仔裤,帆布鞋,马尾发,清清爽爽的,挺可爱的。

    那星期四,姑娘来店里听古乐。他注意了姑娘好久,发现这姑娘身上有种特别的气质,但具体是什么气质,他有不上来。

    高中时候不爱好学语文,没那么多词儿,等到真的要用的时候才发现自己江郎才尽,派不上用场。

    几个月后公司人事部招人,他去坐镇。没想到来面试的人当中居然有那个姑娘。人就是这样的吧,对于熟悉的人,会抢先给一份好感。

    顾念没有见过他,但他见过姑娘。

    简历上写着这姑娘名叫宋雅。上海交通大学媒体与传播学院硕士学历。原来是学传媒的,怪不得身上会有这样一股气质。

    马克问了姑娘几个问题,然后水到渠成姑娘就被录取了。

    他对这姑娘有好感,计划着将姑娘带在身边培养一段日子,等差不多了他就把这担子交给姑娘,自己回到星巴克去。虽然知道这有些欺负姑娘,但是他生爱自由啊,再了,现在这世道女强人很多,不定他给的真是姑娘想要的呢!

    计划赶不上变化,他没想到,谁也没想到,这一带便再也放不下了。

    姑娘努力也很聪明,在相处的过程当中,马克渐渐喜欢上了姑娘。就是那种突然之间的,好感褪化滋生出爱情那种东西的感觉。

    不过马克做人还是有原则的,交班就交班。三年后,他请示珞宁把jr公司交给宋雅去管,自己本来是要逃走的,但是想看着他的姑娘,所以就留在了珞宁身边当他的特别助理。

    今儿个宋雅又加班了,马克打电话本来想请她一起吃饭的,结果她告诉他,她在公司里加班,所以马克就从酒店里订了几个菜,带去jr和宋雅一起吃。

    总监办公室是玻璃墙做的,外面的人可以看到里面的人在干什么,这会儿全员下班,只有宋雅一个人还在办公室里处理文件。

    当电梯门打开,马克从里面出来看到办公室里,宋雅一个人坐在电脑面前,一会查电脑一会儿看文件,手中夹着笔就从来没有停歇过。

    他站在外面看了一会儿,最后实在看不下去了,最后摇摇头敲门进去了。

    “进。”宋雅只话不抬头,所有的注意力都还在电脑上面呢。

    他走到宋雅面前把打包好的饭菜放到桌子上,宋雅这才抬头,顺着饭盒往上看,一双眼里,先是诧异,再是欢喜,最后喊他:“老大,你怎么来了!”

    他拉过椅子坐下:“请你吃饭,你在忙,所以我就把饭打包送到你面前了,怎么样肯赏脸跟我一起吃吗?”

    “这……”宋雅看了看她身前的文件,目露为难,其实听不不方便的,关键是菜没地儿放啊。

    马克起身把她跟前的文件收拾了收拾:“别担心先吃,吃完了我陪你一起看。”

    宋雅笑:“好。”

    没有贬低女强人的意思其实马克以前挺欣赏女强人的,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国外接受的教育,令他的思想维度挺大。他的意识里男人和女人平等,同样具有人权。但现在他看到宋雅没日没夜的忙工作,有些心烦。

    他会想:一个好好的姑娘怎么就不知道享受生活呢,像她一样的年纪,别的姑娘把自己打扮的花枝招展,又是纹眉又是埋眼线,今da,身穿香奈儿,脚踩阿玛尼。

    可他姑娘成职业黑,老框圆眼镜。看着都心疼。

    拆一次性塑料饭盒的时候,因为盖子是简易扣,但不知道是不是跟他作对,他费了老劲儿,竟然没打开。

    “我来吧。”在她微囧的时候,宋雅开口。

    难弄的盖在在她手里乖乖的打开了,因此马克睨了那盖子一眼,你居然认人!

    菜香窜出来的时候,宋雅感叹了句:“好饿呀!”

    马克在解米饭的一次性塑料碗,听到她这样的话手上的动作停下来转头看她:“那你怎么也不叫外卖?”

    “本来想叫来着,手上的工作做不完也就忘了,反正坐着坐着也不觉得饿了。”宋雅接过一碗白米饭,夹了口菠萝咕噜肉吃。

    上海人爱吃甜,她是江西人,初来上海时对这些东西吃不惯,后来想着要长久在这里生活,不习惯也要习惯,最后也就真的习惯了。

    菠萝咕噜肉很好吃,她吃的欢喜便问马克:“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吃菠萝咕噜肉的?”

    “啊?”许是问的太突然了,马克没有准备,撇过脸去,我让酒店订的,也不知道里面就有你喜欢的菠萝咕噜肉。

    人在谎的时候会心虚,咱这公子在谎的时候会脸红,而且还是很红的那种。

    再不撇开脸,这脸就红的跟干了一整瓶伏特加似得,姑娘一准就知道她话了,再不济,以她那智商,准以为自己食物中毒,打120送他去医院挂诊。当年确认自家喜欢这姑娘的时候,马克已经把人家喜欢什么讨厌什么弄得一清二楚。本以为他能逍遥自在的过一辈子,以前读书的时候他就向往这样的生活,觉得一个人也没什么不好,谁都没有规定人一定要结婚生子才能算是一个人。

    直到遇到了姑娘,他也不上是什么感觉。一见钟情?他没有那么激烈,二见钟情?也不是。那么细水长流?他嘴角晕出一丝丝清浅的笑容,大概能被他认可。

    在他的感情世界里,不想激情,没有豪车宝马炫耀自己的身份,让姑娘以为做他的女朋友是一件多有虚荣心的事情。他给她的是温情的陪伴,一切等到水到渠成的好。

    吃饭的时候,他无意识的问她:“你就这么喜欢工作吗?”

    宋雅不知道该怎么样回答,但想了想她这样告诉马克:“没有人喜欢没日没夜的工作,但确实能在工作中找到自己的价值。以前我认为工作是证明我还活着,不碌碌无为,认真对待自己和生活。现在我要更加努力实现我的价值。”

    宋雅将筷子夹在手中,抬眸看着远处:“老大,我还没有告诉你,我是江西人吧?我的家在江西一个不知名的镇上,爸妈都是老实本分人,家里还有一个弟弟,我爸妈用挣的钱供我和弟弟读书,”宋雅轻笑,但眸中却带着眼泪,腾出一只手抹了一把,“后来我考上了交大,那在我们镇上是没有的,我是第一个。来到上海之后,我就发誓一定要好好读书,将来在上海站稳脚跟,把我爸妈接过来。所以刚才,我才不敢有丝毫怠慢,一定要把工作完成之后才考虑自己。”

    马克把宋雅的脸转过来,让她看着他,姑娘脸上还带着泪,眼角处最为明显,还水汪汪的。惹得他满心柔软疼惜。亲自用手帮她把眼泪擦干:“不要哭了,好丫头,我没看错人,吃完饭,我帮你一起做。”

    “真的吗?”宋雅欢喜。

    “真的,我可是你老板,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吃完饭,马克去休息室跑了两杯咖啡端回来,然后两个人开始看文件。jr是盛世的一间子公司,隶属娱乐业范畴。平日里签约艺人,包装、接戏、还有形象设定、包括编剧、剧本,邀请合作导演、制片,还有公关,如果艺人出现绯闻,公司该如何维护形象,进行公关维权,将损害降到最低。这些都是一笔账。每一笔账都关系着公司是否能够在正常运营。

    高处不胜寒,看似拥有很多的人,也就是承担最多的人。宋雅虽然已经是总监了,但她承担的责任也随着位子的升高而增多。

    两个人在一起一直忙碌到深夜,等到马克一遍遍确认过文件没有问题的时候,旁边的姑娘却忍不住打了哈欠。

    “累了?”他笑着看向她,墨眸如水,润人心田,带着诱惑人的力量,宋雅脸微红,急忙瞥开脸:“没有。”

    马克合上手中的这一份,从远处又拿了一份打开:“等一下,快看完了,看完之后,我带你去个地方好好休息一下。”

    “哦。”她怪怪的点头,心却不在焉。

    其实自从马克帮忙后,重心都移到他那边,她就显得清闲了。一摞文件资料都是他看的,看完之后才交给她,提些意见让她做决定。

    “终于做完了!”马克合上文件生了一个懒腰。

    回神时却看见宋雅静静的在旁边看着他,那双大眼睛一眨不眨的,泛着纯粹的卡哇伊劲儿。

    马克被萌到了,收敛了刚才比较二的样子,柔声问:“怎么了?是不是觉得你老大特帅?”

    哎,二哈就是二哈,变不成萨摩耶,要牢记这一点。

    “老大谢谢你。”宋雅看着马克,“其实我一直觉得自己挺幸运的,当初也只不过是尝试着给jr投一份简历,想着上海本地就有那么多优秀的人才,公司或许不会舍近求远,我一定会被大浪淘沙,淹没人海的。没想到我竟被录取了,一路扶摇直上,我知道这一切都是你在背后帮我,扶持我。

    今也一样,牺牲掉你自己娱乐的时间,陪我在这里工作。真的,没有人比我更幸运了。”

    马克知道这孩子是诚心诚意要感谢他的,却故意逗她:“我怎么感觉你有点恭维我啊?”

    “不不不!”宋雅连连摆手,“我是真心想要感谢你的老大!”

    两人面对买而坐,她里他外,马克倾身上前,桌上靠右方位,放着一盏银灰色钢制拉丝台灯,从灯里散出来的光线并非是惨而白的颜色,而是那种恰比拟夕阳落日般很暖的颜色。

    马克的俊颜进入那暖色之中,身形却介于亮与暗两种界面之间。且那双眼,幽幽墨眸,默默情深,唇尾含笑而上钩,自带一种魅惑。

    流动的空气里,某种感情在酝酿,就像孩童吹的七彩泡泡,美轮美奂。只需要轻轻一戳,他们之间那层窗户纸就能捅破一般。

    两人的距离慢慢拉近,随着宋雅的面红心跳,马克开口:“不如你以身相许,这样也不枉我一路提携……”

    滴……滴……滴……

    墙上钟表在走动,情到浓时,宋雅居然双手推开马克,蹭的一声站起来:“老大,你……你你,不要胡!”

    泡泡戳破了,答案是他被狠狠的推开了。如果不是椅子有后背撑着,他恐怕就要坐在地上了。

    被推之后,马克才感觉到胸前挺疼的,没想到一个丫头劲儿竟这么大!

    话,她还不答应,难道是自己劲儿太大,或者火力不够?如此该怎么办呢,如果一直不能捅破这层窗户纸的话,他的姑娘会长大,万一在某次谈判合作之中被哪个大灰狼给逮走了,他上哪儿哭去啊!

    不行不行,不能想,坚决不行。

    他的姑娘就算是绑也要绑在自己身边。

    “好了,不逗你了。”马克揉揉胸站起来,“走吧,我带你去一个地方。”他伸出手,等着另一端姑娘接着。

    “嗯?”马克深意的看了姑娘一眼,过了一会儿,姑娘把手交到他手上,马克牵着姑娘,另一只手插在口袋里,关了灯,离开。

    马克带宋雅去了陆家嘴他自己开的那家星巴克咖啡馆。大概是晚上九点半左右,夜晚的陆家嘴流光溢彩,美轮美奂,似梦幻般的堂。这家咖啡馆隔壁还有一家花店,来到这里时,宋雅隐约对这里有些熟悉。马克放开他的手拿出钥匙去开门,却听见她唤他:“老大。”

    “怎么了?”马克站在台阶上扭过头来看她。

    “我好像记得这里。”她平静的着,内心里却有一种莫名的复杂的感觉。

    马克轻笑,没回答她,转过身继续开门。

    “进来吧。”当门打开的那一瞬,他站在门内看着她。

    宋雅一脸疑惑,但面前那人是马克,他用那么真诚的目光看着她。宋雅没有拒绝跟了进去。

    马克拉着她的手把店内的灯一盏一盏的打开,把钥匙丢在吧台上,半圆形的吧台,右侧有一个门,马克进去,从抽屉里取出围兜系在身上,问她:“喝什么?”

    “老大?”宋雅还是不明白,马克为什么会有这家咖啡馆的钥匙,对这里的环境这么熟悉就像是自己的一样……自己的一样,她被自己的想法给吓到了。

    于是,她看着马克,眸里全是不可思议。偏偏他却是一副温润无害的样子,等着她问话。

    “你到底是谁?”她终是问了。

    星巴克咖啡馆看上去只是一家很文艺的咖啡馆,但还它存在的地理位置,陆家嘴是整个上海的金融中心,这里地价不可能便宜。还有这里面的布置,一看就知道是花了大心思的。

    她过,五年前她还是大学生的时候就来过这里,那么五年前,马克就是这里的老板的话,当时他的身价就不菲了。

    马克笑:“我是你老大啊,这家咖啡馆却是是我的,五年前我看到过你来我店里,而且记住了你。”

    “想喝什么咖啡?”马克给机子插上电,“今晚上是你的专场,我只为你一个人服务。”

    店里只有他们两个人,宋雅被马克这般的深情深深地吸引,属于心的门突然就这样毫无征兆的吱呀一声打开了。日后回想起这一宋雅都会无端发笑。在没有遇到马克,没被他表白之前,她完全不懂爱情是怎么回事,总觉得会轰轰烈烈,强烈的心里激动,那种明明白白的让自己知道“我恋爱了”的感觉。

    但实际上却不是,取咖啡豆的时候,他:“珞太太喜欢喝蓝山,你呢,到现在为止我都不知道你爱喝什么咖啡。”

    平日里很少见宋雅喝咖啡,办公桌上十次就有九次放着温水。五年前,她来店里时,点了杯卡布奇诺,但太甜了,没喝多少就结账离开了。所以,他真的不知道她喜欢喝什么。

    “其实,我根本不喜欢喝咖啡。”宋雅看着马克的眼睛,在他意想不到的眼神中,嘴角上扬,淡淡的笑了,坐在高脚椅上,握着一只玻璃杯,上面浅浅的映着她的脸,摘下眼镜的她其实是一个很素雅的女子。

    她:“我老家在江西一个古镇上,那里的人们渴了就喝水喝茶,嫌少有人喝咖啡的。到了上海之后,我才接触到咖啡,才知道这里的人喜欢把咖啡当做饮品,就像我们那里喜欢喝茶一样。”

    “五年前是我第一次走进星巴克咖啡馆。”想想觉得缘分真的是一种很奇妙的东西,那时候星巴克咖啡是国际连锁,每个咖啡馆都一样,那她也是听同学这家咖啡馆跟别家不一样从周一到周日都有不同的音乐专场,而且还为爱看书的人开辟了一间包房,让他们可以静下心来看书享受生活。

    因为好奇,她就来了,忘了那是星期几,只是进店的时候耳畔飘来一曲很舒缓的音乐,一下子就把她紧张的情绪给吹散了。

    她也在这家咖啡馆里点了自己人生当中第一杯咖啡,但那个时候咖啡却是店里的服务生推荐的,她不懂,没有反对。但咖啡喝到嘴里的时候却甜腻的要死,她没喝完,同时候电话也响了,教授喊她回学校准备课题。

    或许就是那个时候,他们匆匆一面吧。

    宋雅抬头看向马克:“怎么样,我很没有出息吧,在上海这样国际化的大都市里竟然连咖啡都不会喝。”

    马克没有看出不会喝咖啡的可耻,只看出了她被无奈和辛酸快要逼出来的眼泪。果然下一刻,她就把脸撇过去,在他看不到的地方,抬手擦去。

    等她转过身的时候,马克已经在磨咖啡豆了,她问:“老大,你在干什么?”

    “等我一下。”他依旧继续手中的动作,不曾看她一眼,忙碌的他,却有一种别致的吸引力,不同于往日工作中严肃欲拒人千里之外的模样,这时候的马克是亲切可人的潇洒,是一个大男孩。

    她看着马克,不一会儿他就端上来一杯咖啡,颜色是淡淡的褐色。他伸出手请她尝一尝。

    宋雅把咖啡端到手里,放在嘴边抿了一口,那味道少甜腻,少苦味,唯独带着一股香醇。像是时候喝的奶茶,柔柔绵绵的。牵起了她不少回忆,放下咖啡杯,她问他:“这咖啡的名字叫什么啊?”

    “回忆。”他看着宋雅的眼睛,“一个专属于我姑娘的回忆。这个回忆把她带回了五年前,带回了这家咖啡馆,让我遇见你,遇见我此后想要携手度过人生的女子。”

    宋雅被他吓了一跳,结结巴巴的开口:“老大,你你你!”

    “我没有在跟你开玩笑,”马克解下围兜走出柜台,来到她面前,“宋雅,我今年32岁,比你大六岁,但是我能好好的照顾你,当危险出现的时候挡在你面前保护你,当你遇到难题的时候,可以用这比你多出六年的经历来帮你解决难题。我比你大六岁,所以,跟我在一起你不需要有负担,因为你以后的负担我全部都承担,我做饭洗衣服扫地都会,还有,我会和你一起照顾你的爸爸妈妈。尽快让他们搬到上海来,和你住在一起。”

    宋雅从来没听过这样动人的话,她从椅子上站起来,面对马克,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但后来还是了:“老大,我觉得这样太快了,我……我有点接受不了。”

    “没关系。”马克靠近她,拥着她,伸手抚摸她的发,“慢慢来,只要你知道我是喜欢你的就好。”

    太快了,真的太快了,快到她不敢相信眼前的就是属于她的幸福,马克这样优秀的男人,一瞬间就变成了她的男朋友。

    啊,对了忘问了。

    宋雅推开马克,一双眼睛灵动可爱:“老大,从现在开始你是要做我男朋友吗?”

    马克伸手弹了她的头,言语中带着笑意:“你呢!”再一次拥住了她,“我的傻姑娘。”

    有人爱情是一场遇见,但是宋雅却觉得爱情里遇见是前提,但取之决定性因素的却是自身的努力。如果大学毕业时,她不曾努力为自己日后的生存找一份工作,如果在jr公司她没有努力好好工作,让马克看到她。那么今晚上她又怎么能听到马克这么深情的表白呢。

    她始终都觉得女孩子家要活的有价值,实现自己身的价值才会被这个社会温待,才会被命运眷顾。

    拥抱的那一刻,她觉得自己太幸福了,因为不光他喜欢她,她也喜欢他。

    被他拥着,她声开口:“老大。”

    “嗯?”

    “其实我想告诉你,我也很喜欢你,喜欢你很久了。”

    “我知道。”他摸着姑娘的头,很久以前就知道了,从他确认喜欢她的那一刻他就知道,这姑娘在不久的将来一定也会喜欢上他。

    “为什么你会知道?”宋雅抬头望着他。

    马克:“因为我一直都在为能让你喜欢上我而做努力啊,把自己变成一个很优秀的人,这样你就可以注意到我了。”

    宋雅觉得这话熟悉。

    咦,这不就是自己想的话吗?

    原来,他早就知道了……

    第二早上,马克一身正装敲开了珞宁办公室的门,走进来站在他的办公桌前,双手握成拳放在嘴边咳了咳。

    珞宁抬头看这子满面红光的,不由勾起唇角,将手件暂且放下,开起了他的玩笑:“怎么了,马特助最近心情不错嘛,是遇到了什么好事?开第二春了?”

    男人之间开起玩笑来有时候并不亚于女生,这不一句话就让马克脸红了,笑骂珞宁:“滚,感情只许你州官放火,不许我百姓点灯啊!”

    珞宁想了想,站起来,双手撑在桌子上,“的也对,关键是咱们两个的性质不一样。”

    马克:“怎么不一样了?”

    珞宁:“你这有点养成的意思啊!”

    马克反驳:“感情您老不是养成?13岁就勾搭人家,你老婆现在都以为是她当初先看上你,因为没有保护好你而自责呢,”马克嫌弃他:“你看你黑到什么程度了!”

    当初台的那一景儿,他可在呢,珞夕林边哭边谴责自己,珞宁是她年少就相识的人,这些年一直在身边守着护着,没想到还是没有护好,让于欣利用糟践。

    过程虽然有些悲惨但他到底还是有些羡慕的。首先人家姑娘从一开始就是豪门,不为钱不为利,在珞宁还是**丝的时候死心塌地的爱着她。

    早恋暂且忽略了,有些羡慕有些恨,怎么这世界上什么好事都让珞宁给撞上了。

    闻言,珞宁唇角的笑容渐渐收敛转移到眼中,那双墨色的眸子里温柔荡漾。故意气马克:“怎么你羡慕啊!”

    “我不羡慕!”马克呛声,“我是嫉妒。好吧,这是以前。”他摊开双手,“我现在也有我的姑娘了,能够体谅你当时的心情。所以……”

    他从口袋里掏出两张照片放到珞宁面前:“**oss,您看看,您跟夫人的照片出来了……”马克揶揄:“酒店约会被拍,谁想的这一招儿啊!”

    珞宁拿着照片重新坐到椅子上,正午阳光正好,金黄璀璨又带着那样一丝温柔,从窗户里射了进来,他将照片放在阳光下透视,是两人相互拥抱的照片,那时她在他怀里,环着她的腰。

    某人唇角勾起,像欣赏艺术品一样欣赏着照片。看的马克一脸抽搐。内心吐槽:多色眯眯的眼睛啊!

    某人似乎也察觉到着不善的目光,突然抬头,寻着那方向,结果马克脸上的表情来不及收回,被男人狠狠的瞪了一眼。

    马克立马讪讪。却听到珞宁:“告诉那家报社的主编,照片可以登报,但珞太太的脸必须模糊化。”

    “知道了。”马克知道这是珞宁布的局。所以坚决执行命令,但后来又想起一件事,便问珞宁:“嗳,你真的打算去拍戏啊?”

    “合同都已经签了。”珞宁轻飘飘的着,注意力又回到了文件上。

    “那公司的事情怎么办呢?”马克追问。

    珞宁停下手中的笔抬起头来,眼底闪过一丝狡黠,半边嘴角上挑:“不是还有你吗?”

    “唉,这么大一堆我怎么管啊!”

    “不管你。”时迟那时快,珞宁立马站起身,走到衣架前取下外套搭在臂上,“我走了,拜拜!”

    “珞宁你回来,我还要谈恋爱呢!”马克喊。

    已经快走到电梯前的珞宁突然回头,对里面的人挥手:“总得有个先来后到,你的不急!”

    马克气结:你奶奶的,谁不急。他今还和宋雅约好了要去机场接她的父母呢。马克在上海有一套高级公寓,但是为了孝敬未来的岳父岳母,他又重新买了一套打算送给他们住。

    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宋雅很反对,她对他:“现在就开始花你的钱有点不太合适。”

    马克却:“反正我以后挣钱都是给你花的,现在将来都是一样。”但其实他是这样打算的,他看上了人家的姑娘,如果不对姑娘的父母好一点,逃他们欢心,人家怎么就能愿意把姑娘嫁给他呢?所以,未雨绸缪有备无患。

    他掏出手机给宋雅发了短信,问她父母几点到。宋雅发过来是十二点半。

    “十二点半。”马克默念着将手机放回口袋,看着当了逃兵的珞宁,现在他要做的就是赶紧把这一大堆活儿处理完,然后去机场接他未来的老丈人和丈母娘。

    “珞宁啊,珞宁,我怎么交了你这么个损友啊,连个恋爱都谈不成。”马克抱怨着。

    中午十二点半,虹桥机场,他和宋雅站在接待口等人,他不认识宋雅的父母,但不一会儿从安检口走出一男一女,穿着朴素,接着就听到身旁的人激动的喊:“爸爸妈妈,这里!”

    爸爸妈妈

    还真是个长不大的孩子呢,如果搁他,他就喊爸,妈。才不会这样矫情。

    不过毕竟是未来岳父岳母,马克见到人脸上还是要带笑容的,以示尊敬。

    老两口见到女儿也是很高兴啊,她妈撞了下她爸:“你看女儿!”

    她爸也高兴:“是啊,是雅雅。”

    “雅雅,你的名叫雅雅?”因为听到了,所以当宋父宋母还朝这边走的时候,他声问她。

    “对啊。”宋雅不以为意。

    “那你为什么从来都没告诉过我呢?”马克好奇,这么好听的名字,她为什么就没告诉他呢!

    宋雅瞥了他一眼:“你也没问过呀!”

    “雅雅!”宋母走过来激动的喊着女儿。

    “妈!”宋雅过去和母亲拥抱。

    一切就像电视剧里演的那样,一家人许久没有见面,一见到面一定会哭的稀里哗啦的,宋雅没能逃过那样的劫数,抱着母亲红眼睛:“妈,我好想你啊。”

    宋母开口:“妈也好想你啊。”

    宋父推着行李跟在后面,看着妻女相拥不觉红了眼睛,不能否认他也想女儿了,不过被妻子抢了先。

    马克跟过来站在宋雅的身后,面带微笑,大方得体:“伯父,伯母你们好,我是宋雅的男朋友,我叫马克。今跟宋雅一块来接你们。”

    “对,”宋雅离开母亲的怀抱,站在马克身边,把他介绍给父母:“爸,妈,他是我的男朋友马克。”

    宋父宋母头挨到一起,看着眼前的这两人,表情十分呆萌。

    宋母:“老宋,你女儿谈恋爱了?”

    宋父:“看起来是。”

    ------题外话------

    今本来想给大家谈论点高考的事情,但每个经历过高考的人都会知道它是身心折磨的噩梦,当然最后是鲤鱼跳龙门。所以不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繁花落豪门,一世倾情》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繁花落豪门,一世倾情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繁花落豪门,一世倾情》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