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51片场被欺,惹怒夕林强势反击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繁花落豪门,一世倾情正文 051片场被欺,惹怒夕林强势反击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在这个圈子里,洛宁请吃饭还不知道何年何月能碰得上。他的邀请就像一张vvvip,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事情。因此王导觉得他是一个非常有面子的人。

    第一:开机发布会的当洛宁出席,这在圈里绝无仅有。(曾经盛世集团有个女艺人叫于欣,洛宁只出席她的新剧发布会,并且每每出现都是为了给她做宣传。)

    第二:洛宁肯请他们吃饭,这在整个圈子里都是没有的,就连当初于欣的剧组都没有过这样的待遇。

    所以王导极其的原意。

    洛宁在陆家嘴定了包房,都知道这陆家嘴是上海的经济中心,这周围的酒店也是贵的可以。可是珞宁不能嫌贵,他已是商业巨子了,只有来这种地方才能配得起身份不是?

    导演这样想。

    刚进包房,王导就领会到什么叫做人外有人,外有。

    娱乐圈的钱很好赚,他自认在这个圈子里混了二十多年,豪车别墅,家底不薄。可是今他却觉得自己这二十多年来所奋斗的一切都被这间包房给比下去了。

    如何被比的?

    首先,这包房的门都是用金做的,内里的隔断屏风是由一整块玉石精雕而成。手摸上去温和细腻,是上品无疑。这间包房还是一个套间,他们站在外间,但里间似乎比外间更大。吃饭的桌椅都是从法国空运回来的高端品牌。房间里一共三桌,每桌八人座。一共可以容纳二十四个人,巧的是竟一点都不觉得拥挤,反而还绰绰有余。

    刚进门的时候,酒店的经理就认出了夕林,只不过她轻轻摇头,示意经理装作不认识她。

    洛宁作为主人,请剧组人员入座。

    按照规矩,主创人员应该和洛宁做同一桌。但夕林却想逃避。当她想要坐到副座上的时候,却被导演喊话:“林姐,你又想去哪儿啊?”

    众人又都朝夕林看过来,这些她好像在剧组特别有名气。导演一副压着火气没处发的模样,瞪着夕林:“你在主桌,过来认位置!”

    夕林抬眸便看到了洛宁,而王导就站在洛宁的身边,手搭在面前的高颈椅背上。

    夕林不情愿的走过去,开口:“珞董事长,王导。”

    “就这桌,挑个位置坐吧。”导演声音冷冷的。

    我能拒绝和你们坐一起吗?

    夕林心中回应。

    但这个时候,一直在一旁看了一出好戏的珞宁终于开口:“林姐,似乎不愿意和我们坐在一起啊!”

    夕林看着珞宁,清亮的眼眸里窜起无数火苗:知道了你还问啊!

    夕林没回话,导演却先叫嚷开了:“珞董您不知道,我入行这么多年,从来都没有见过这么大脾气的女演员。聚会不参加,演戏迟到。真不知道她清高些什么!”

    有句话是这样的:夫妻俩打打闹闹斗斗嘴,那是人家夫妻俩的事,人乐意。

    珞宁逗逗妻子,不过是想让她和自己句话,哪怕是一句客套的话,他也开心。

    偏这个时候,姓王的导演特别不识趣,当着他的面儿她老婆的不是。

    清高?

    那是妻子与生俱来的气质。

    所以某人恼了。在这间包房里,全剧组的人都在,有多少人想看珞夕林的笑话,貌似明星惹到了大老板,只要珞宁一句话,不定临时换角都有可能。

    美娜开心了,如果珞夕林被换掉的话,她最有可能接任女主角。所以她就给王导使眼色,示意在珞宁面前再添一把火。

    王导接到美娜的信息,立刻就懂了,本来美娜就是个磨人的妖精,身段手段都挺好。相比起林夕虽然长得漂亮,那骨子里那份“轴”气,不知服软,不知取悦,傻子都知道要选谁。

    况且他早就过,林夕在这个圈子里混不久的,瞧,这不时机就到了。

    王导刚好开口跟珞宁,就见珞宁一双墨眸盯在林夕身上,不是那种男人对女人的**,似乎还添加了别的感情。

    他没看懂。

    “好了,别闹情绪了。”

    珞宁突然开口,惊掉了一众人的下巴。就连夕林本人在内,都不明白珞宁为什么要这样,她是过要用林夕的身份跟他搞一场绯闻,但没想过他会这么直接。

    这样不就等同于告诉别人,他们是认识的吗?万一珞夕林的身份被查了出来,到时候又不知道该引起怎样一场轩然大波了。

    在她手足无措的时候,珞宁走过来,拉着她的手,让导演把身边的位置空出来,让她坐下。

    “你就坐我身边。”他。

    剩下的人由马克张罗,他笑着开口:“大家都请坐吧,菜都订好了,坐下我们就可以开始上菜了。”

    这时候有人才反应过来,找位置去坐。

    王导本来是坐在珞宁身边的,原本他还打算等坐下来之后就跟珞宁谈谈下一个剧本的事情,如果可以他希望珞宁能出钱投资。但现在被撵走了,隔着两三个位置,他也有什么心思他也不方便。

    倒是这个林夕让他刮目相看了,前几开机的时候,珞宁只过林夕是他的偶像,当时他只当一句客套话,压根没放在心上,不过今从珞宁的举动上观察,两人之间的关系,似乎没他想象的那样单纯。

    看来这个林夕还不能动。

    服务生敲门上菜,珞宁出手很大方,没一会儿珍馐美味就被摆上了桌,先不那些菜肴的味道如何,光是盛菜用的碟子就够让人赏心悦目,自然对于碟子里的食物垂涎欲滴了。

    再这食物吧,摆盘精美,色泽诱人,菜品中有一些就算跑遍整个上海滩都见不到。

    身为女子,美娜真是馋极了。

    这只是菜,还有酒,那酒夕林认得,竟然是80年的茅台,比导演那个还多三十年。

    她心里嘀咕,不知道这人到底想要干什么。

    马克看着珞夕林疑惑的脸,嘴角勾起,隐着一抹好玩儿的笑,其实原因很简单。就是某个男人让他查了昨《我想拥抱你》的剧组在哪里吃饭,都点了些什么菜,了些什么话,那个导演有没有为难夕林。

    结果他把这一大堆数据都拿回去的时候,某个男人觉得自己老婆受委屈了,咽不下这口气,要回请回去。

    昨那个导演不是拿出五十年的茅台就嘚瑟了吗?他今就拿出八十年的,而且还是三瓶。

    马克状似无意的瞥了眼导演的那张脸,清灰清灰的,呆萌可爱,确实解气的很。

    可是这一切,老板娘不知道。

    所以他才笑了,这只是珞宁报复的开场,后面还有更好玩的的呢,他只需戏就是。

    珞宁将他的西装外套脱掉,交给马克挂到衣架上,挽起了衬衫袖口,露出一截麦色的臂腕,打开眼前的茅台,:“素闻王导是茅台酒的爱好者,今这瓶80年的特意为王导开启,请王导尝尝。”

    话时,他的声音清质而好听。站起来越过两座特意给那个男人倒酒,举止优雅,那贵气更是浑然成,让承受着受宠若惊。

    导演急忙站起来用酒杯接住:“珞董我来吧,您这样折煞我了。”

    那人想要从珞宁手里接过酒瓶,却被珞宁巧妙的避开了,似是有些嫌弃,他抬眸看向导演,幽深的眸子里有明显的冷眸,短短的几个字却带着震慑,他:“我做事情的时候,最好不要打扰!”

    导演的心一下子就凉了半截,弯腰陪着笑:“那麻烦珞董了。”

    当时托着杯子的时候,是右手捏着杯子壁,左手托着杯子底,这样以显示对珞宁的尊重,但当酒快要倒满的时候,导演的手突然抖了一下。

    酒并没有洒出来,只是在杯子当中旋起了一圈圈波纹,这时候,倒酒的动作停了。导演心翼翼的抬眸看了眼珞宁,却见他脸上挂着浅笑,伸出另一只手:“请!”

    珞宁冷戾的收回手,这桌上的人都知道导演将大老板惹下来了。

    美娜不操心桌上的事儿,那双美丽的眼睛盯着桌上的菜肴,不停地咽口水,好不容易才等到珞宁发话:“一些薄酒菜,大家都别拘束,动筷子吧。”

    美娜筷子一握到手,就夹了一只虾仁。并非是她没有吃过虾仁,只是今这桌子上的虾仁是她没有见过的。

    冰皮做的,里面包着一整只虾,那虾仁看上去好像还在水里游动一样,特别能勾起她的好奇心和食欲。

    顾楠坐在她旁边,当她咬下第一口虾的时候,那虾仁里面包的汤汁在她唇齿间流溢,简直是人间美味。

    “怎么做的呀,太好吃了。”美娜拿胳膊肘撞了下顾楠,“嗳,你尝尝那个虾特别好吃!”

    她的声音不大,但全桌人都能听得见。珞宁见二人互动的紧,便歪头与夕林靠近,在她耳边:“看起来,你的男主似乎更喜欢和女儿在一起。”

    夕林平静的吃着碟子里的菜,听见珞宁的声音抬头看了对面一眼,突然间想起那日在酒店门口,顾楠和美娜似乎比现在还要亲密。

    她不动声色收回视线,继续吃自己的。

    珞宁见她不起波澜也没什么,夹了一块五彩素菜水饺放到她碟子里。

    当夹过来的那一瞬,夕林抬头看向珞宁。

    对的,不关自己的事情她自然不会在意,可是身旁这个男人就关她的事儿不是吗?

    可是当她看他的时候,他却不看她,用筷子夹菜放到自己的碟里吃起来,后来她才听到他淡淡的一句:“早上睡过了头,别光吃菜,搭配着主食一起吃。”

    马克不想在这两人身边坐了,简直遭罪啊!

    一个人关怀的内敛,一个人深情的相望侧脸,所有的情意都在眼里织就一段郎情妾意,动人佳话。这是在撒狗粮啊,这哪里是在吃人饭啊!

    再看看自己的碟子,有人要给他夹吗?

    他也学人家美娜,用手撞了撞珞宁的胳膊。

    珞宁转过脸来,眉目清俊,黑眸无波,平静的问了句:“怎么了?”

    “你也给我夹菜吧!”他。

    珞宁不理他,过了一会儿往他碟子里夹了一筷子青菜,轻飘飘的了句:“你吃点青菜清清肠子吧,油垢太多了。”

    马克一脸黑线!

    那边美娜吃的正嗨,菜肴美味,只是这茅台实在不适合女生喝,昨为了应承导演她喝了许多,到现在胃都还不舒服。当时她还讽刺林夕清高不识抬举,等她也尝过茅台白酒的滋味时,才佩服林夕敢于拒绝的勇气。

    这会儿又是茅台,她实在不敢再喝了,好在今请客的是珞宁,于是她便柔声喊:“珞董事长。”

    珞宁抬头看向对面穿着妖艳的女人:“怎么了?”

    女人们通常都有一个不愿意承认的缺点,那就是看到漂亮的男人会犯花痴。就像人类的盲肠一样,在进化的最初,人和兔子一样都有盲肠。

    但后来,人越往高级发展,盲肠褪化,只在身体内留下一节,兔子的盲肠还和以前一样。

    所以,以此来区分肤浅的女人和有气质的女人便有了依据。有气质的女人呢,一般看到长相俊美的男子,虽然也会犯花痴,但多在欣赏,这欣赏里还有尊重的成分。肤浅的女人,则是一见到美男子就两眼冒红心,抑制不住想要占有的**,多以性和虚荣提现。

    很显然,美娜便属于那后者。毫不掩饰对珞宁的渴望。虽然之前有消息曝光过他曾经被烧伤,但这好像都不影响他整体的颜值。

    娱乐圈本就是个招揽美人与美男的地方,美娜合作过不少长相俊美的男子,别的不,就她身旁的顾楠,曾经被粉丝票选为亚洲最美男艺人。

    但他的容貌和珞宁比起来,居然能差了很大一截。两个人简直不在一个档次。美娜觉得珞宁的脸像是上帝的杰作,而且这男人举手投足之间有一股成熟内敛的气质。像是王者。生就是被人拿来崇拜的。

    相比之下顾楠就显得青涩,重要的是顾楠没有“质感”。

    如果刚才因为人多美娜才没能好好看过珞宁的话,那么现在绝对是一个好机会,可以让她尽情的饕餮的看着珞宁。美娜的脑海里快速搜索着与他有关的信息。

    珞宁,男,28岁,清华大学计算机硕士毕业,现任盛世集团董事长。旗下子公司盛世景拥有大批一线艺人,23岁创业,短短五年便垄断占据娱乐圈半壁江山。曾与旗下艺人于欣传出过绯闻,不过前一段时间刚刚被证实,于欣是想借着自家老板炒作,被珞宁知道后,直接终止与她的合同,并以侵犯名誉罪,将于欣和她的经纪人一起告上了法庭。

    另外私人生活方面,据他娶了上海首富的女儿做妻子,但是这位神秘的妻子从未在公众场合露过面儿。就连珞宁和于欣绯闻闹得最凶的那段时间,也没见他妻子出面做过任何的辟谣。所以有传言珞宁和妻子很可能是形婚。他根本不爱他的妻子,或者他的妻子根本不爱他。

    也有传言珞宁之所以能有今的成就全部都是靠着珞震庭。不管传言如何,这么帅气的男人,那个首富的女儿不知道作什么竟然看不上他。

    既然她看不上,有的是人看的上。珞宁实在受不了女人直勾勾的觊觎,但又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便交给了马克处理,马克接过这个梗,笑着开口:“宋姐,你有什么需要吗?”

    马克特助的工作就是掌握董事长大人所需要的第一手信息。他可能不记得这个明星的名字,但他必须要记得,以防万一。

    那时可当马克看了《我想拥抱你》的演员名单时,诧异与于宋美娜既然也姓宋,现如今跟她真正接触起来,才觉得她跟着姓宋,真的委屈了他家丫头了。

    你看,同样都姓宋,一个乖巧可爱,自尊自爱,一个却是这样的廉价粗俗。果然同人不同命,同姓不能同性。

    美娜的注意力被召回,略显尴尬,却不理会马克直接对珞宁开口:“珞董,我想白酒虽然很好,但不适合我们女孩子家喝,我可不可以为在座的女性向珞董讨要一杯果汁啊?”

    美娜是那种娃娃脸女生,眼睛很大,本身就长得很漂亮。但现在她又故意用一种听起来很甜很甜的声音话,任谁都能看的出来,她在故意讨好洛宁。

    圈子里女明星上位,其中有一条捷径就是攀上富豪。

    关于洛宁的传言大家都多少知道一些,美娜这样做似乎有些太明目张胆了。

    整个剧组的人都心知肚明,现在这样的社会,如果富豪在外面包也不算什么新鲜事儿。于是旁观人等该吃吃该喝喝。只有在关乎自己利益的时候才会站出来话。

    真的就有女工作人员开口支援美娜了,那是在里间的一个短头发,宽宽的脸上戴着一副眼镜,穿着一身黑色休闲装,身材微胖的女人。马克在旁边提醒那是剧组的副导演。

    洛宁温温一笑:“是我疏忽了。”他和马克递了个眼色,马克站起来,走出包房,没一会儿就亲自拿来三桶饮料。美娜欣喜接过:“还是珞董知道心疼人。”

    她的这句话让正在吃饭的夕林胃口不好了。

    嫉妒是女人的本能,所以她现在就是嫉妒了。虽然这可能是一句公关话,毕竟美娜在这个圈子里待久了,见的人的话都带着些开放。但是那也得看对谁,对珞宁她便不愿意了。原本要夹素饺尝尝,现在筷子放下不吃了。

    这桌一共只有两个女生,一个是美娜,另一个就是夕林。果汁是美娜要的,她给自己倒了一杯,又要去给夕林倒,但是夕林拒绝了:“我不渴。”

    美娜站在夕林座位旁,一张笑脸立马就拉下来了:“林夕你什么意思啊,昨导演敬你酒你也不喝,今是果汁你又不喝。你到底以为自己是谁啊,摆这么大架子!”

    其实美娜想要透露给珞宁,你看一个的女艺人当着您的面就这样让大家下不来台,您心情也不好了吧?

    当然被驳了面子,美娜下不来台,话的声音故意放大,让房间里的所有人都能听见。

    苏毓敏就坐在夕林身边,朝美娜瞪眼,刚想开口,左手手背上覆盖了夕林的手,夕林将她握的很紧。

    前车之鉴,她不能因为冲动而害了美人,只能忍了下来。

    夕林坐在椅子上,抬眸看向美娜,精致的脸上不见却不见怒意:“我不想和你争,这桶饮料既然是你要的,那你就把它全部喝完。”

    谁又能每个脾气,谁又是生就该被吃定的主儿?

    美娜在她面前发脾气,她为什么就得起自己了吧。

    珞宁双手环胸,安静的坐在妻子身旁,当妻子还嘴时,深邃的眸里露出骄傲的神色,他并不阻止,由着妻子发威,等妻子气消了,他再收拾残局。

    所以,不着急,慢慢来。

    包间里的气氛挺尴尬的,珞宁不见动作,其他的人也是一副看好戏的模样,美娜实打实的被孤立了。

    怒火胸中烧,既然没有人帮她,那她就自己帮自己。这口恶气非出了不可!

    她手中有一大桶饮料,瓶身被她捏的变了形,就在这一瞬她突然想到了一计,举起饮料瓶向夕林泼过去。

    “啊!”

    “活该!”

    当美娜想要泼夕林饮料的时候,没顾及到坐在她身边的苏毓敏。当她举起桶,苏毓敏先她一步,擒住她的手腕,将差不多一整瓶子的饮料从她的头上浇下来。

    夕林毫发无伤。

    美娜今日穿着一身橘黄色碎花雪纺衫,下面是一条白色的a字裙,现在被饮料从头到脚淋了一身,腿露在外面,饮料顺着腿一路流到脚背上,卡在高跟鞋鞋面,黏腻无比。

    当着所有人的面儿,美娜又跳又叫,仪态尽失。夕林却皱了眉,把苏毓敏拉到自己身边来。

    这丫头,太能闯祸了,刚才已经给过她警示了,没想到还是管不住她。

    嫌夕林拉的紧,苏毓敏不乐意了:“干嘛,她这叫自食恶果,谁叫她想要对你不利的!”

    此时苏毓敏跟珞宁一个动作,将手从夕林手中抽出,双臂环胸,站在一旁看着美娜耍猴,笑岔气的时候对夕林:“不愧是演员,本色出演不比在镜头前要差!”

    这话兴许有些过分了,这样一来好像是她们两个在欺负美娜一样,纵使有理也不占理了。

    “不要再了!”夕林斥她。

    美娜反应过来是苏毓敏泼了她一桶饮料,所以这事儿一定是林夕指使的,她指着夕林:“林夕,你这个心机女,今一定要还我一个公道!”

    “好了!”马克突然走过来,挡在夕林和美娜的中间,抓住美娜的手:“宋姐,请你注意影响。珞董还在这儿呢,你不觉得有失分寸吗?”

    马克一声冷斥,让美娜安静了下来,她看向珞宁,一双大眼立即水汪汪的:“珞董,对不起,是美娜的错,美娜今丢脸了。您不要嫌弃美娜,美娜绝不是故意的,要不是有人陷害的话!”

    “你!”苏毓敏忍不下去,她刚想站出去问美娜:你谁呢?的时候,被夕林及时拽了回来。

    苏毓敏皱眉:“她……”

    夕林打断她:“不管她在什么,你不准再闯祸了!”

    这时候珞宁不紧不慢的从椅子上站起来,就那样清清淡淡的开口,声音中却带着温怒:“我本来是想请大家吃一顿饭的,没想到新剧还没上映,剧中的两位女演员却抢先在我面前演了一出。”珞宁把目光移向导演身上,带着讽刺:“我真的很佩服王导的眼光。”

    王导吃罪不起,急忙从椅子上站起来跑到珞宁面前解释:“珞董,这或许是个意外,刚才美娜不是跟您解释了吗。她不是故意要在您面前失态的。”

    “哦,”珞宁拉长了尾音,“那你的意思是这一切全都要怪林姐了?”

    导演满头冒汗,据他刚才的观察,这个林夕和珞宁的关系好像不一般,珞宁尤为的偏袒林夕,这个时候若他把罪责怪到林夕身上,怕他这个导演也当不安生了。

    男人点头承认也不是,摇头否认也不是。入行二十多年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胆战心惊。

    僵持不下的时候,马克开口,对美娜:“宋姐,您看您衣服都湿了,这家酒店带着房间,我叫人送一身干净的衣服给你,待会让服务生领你上去,把衣服换了吧。”

    “谢谢马特助。”宋美娜这个时候特别温婉乖巧。

    马克不削。没一会儿服务生进来,领着美娜出去了。

    走廊两边都是用红木雕成的浮雕方形墙壁。壁上安装欧式玻璃灯,散出微黄的光,脚下都铺着地毯,脚踩在上面,没有声音。

    服务生在前面领着,美娜跟在后面,掏出手机给导演发了一条信息:“下午给我安排一场戏,我要扇林夕一巴掌,报仇雪恨!”

    编辑完短信,美娜将手机收起来,嘴角挑起,抹过唇釉的嘴巴,在昏黄灯光的照射下显得格外阴狠鬼魅。

    林夕,你给我等着,我要你为你的装清高而付出代价!

    包房里,服务生把地瓷砖上的脏秽物清扫后,大家从新入座。导演刚回到座位上刚坐下,口袋里的手机便响了。

    他往珞宁那边看了一眼,见他没有注意自己,便转过身掏出手机查看了短信:“下午给我安排一场戏,我要扇林夕一巴掌,报仇雪恨!”

    男人读完短信的时候,眉头微皱,抬起头,又往珞宁那边看了一眼,林夕就坐在他身边,只是这次入座之后,他们两个便再也没有互动,各吃各的。

    因为林夕,几次三番让他丢人,男人现在的想法就像美娜短信里写的那样想要“报仇雪恨”,所以当下就回了一个字:“好!”

    在字典里,惊叹号代表有吃惊、有斥责、还有愤恨的意思。王导的这个惊叹号,不是赞美,只有百分之百的恨,这恨也来自他各自的**,虽然他觉得林夕不懂奉迎,但不得不承认林夕的确是这个圈子少见的美人。

    而身为男人他怎么会对长相美丽的女子不感兴趣?

    跟林夕比起来,美娜的“美”就带着一股“腻”像是脂粉堆积出来的那种,只是第一眼惊艳,注定无法长久的将人吸引。

    林夕很美,只是她太过清高了,他想毁了这清高。

    经过刚才的事情,夕林终于彻底没有了胃口,只是她身旁的苏毓敏好像很开心,一直吃个不停。

    这顿饭想来还不能很快结束,夕林无所事事的时候就负责给苏毓敏夹菜,看着她吃。她吃完了她很快又往她碟子里加了一些吃的。

    来来回回几次,苏毓敏终于忍不住了:“美人你也吃啊!”

    苏毓敏话声音很,只有她们两个人能听到。

    “我吃饱了,免费给你当夹菜员看你吃。”夕林。

    “嗯。”苏毓敏眉眼弯弯,越看美人越喜欢。

    夕林发现,苏毓敏好像很喜欢吃海鲜,她给她夹了些绣球干贝,她很快就吃完了,于是以为她喜欢吃,就一直给她夹。

    结果到最后,苏毓敏眉毛下降,成八字状,一双大眼委屈的看着珞夕林:“美人,别给我夹绣球干贝了,我不喜欢吃海鲜!”

    “啊?”夕林一时愣住,等反应过来的时候,竟忍不住笑起来,“对不起我以为你喜欢吃的。”

    “是你一直夹啊!”苏毓敏哭,为了博美人一笑,她的牺牲还挺大的。珞宁在夕林的右侧,看了许久这俩女生的互动,等她转过来的时候,碟子里突然多了一块蛋饼:“别光给她夹,你也吃。”

    “我不想吃。”夕林还在为刚才的那句话生气,虽然珞宁没有给出任何回应,但她就是生气。

    珞宁蹙了眉:“你是连我也拒绝吗?”

    夕林:“我跟珞董很熟吗?”

    珞宁罢了筷子:好,不熟!

    本来是担心她没有吃好,想让她多吃一点,结果是这丫头起床气还没有过,逮谁咬谁!

    到吃饭结束,他们两个谁都没有理谁,各吃各的。结了账出来,马克开车送珞宁回公司,夕林和剧组人员一起做保姆车到片场拍戏。

    休息室里,化妆演员给夕林上妆,她则捧着剧本,背台词。

    苏毓敏在一旁看着,问:“美人你紧张吗?毕竟是你的第一场戏?”

    紧张吗?

    夕林抬眸,唇角晕开一抹柔柔的笑:“我也不知道啊,所以现在只能赶紧背台词,取长补短啊。”

    她没有演戏的经验,也不知道效果会怎样。

    苏毓敏却懂了:“哦,那你赶快背台词,我不和你话了!”

    夕林笑,目光回到剧本上,专心记台词。

    这第一场戏讲述的是夏阑珊的母亲年轻时候爱上了她的父亲,母亲是有钱人家的千金姐,父亲只是一个穷子。父亲那个时候已经有了心爱的女人,但是母亲遇见了父亲便对他一见钟情。

    母亲向父亲表白了心意,父亲不接受。母亲的执念却太深了,为了得到父亲,动用了家里的关系将父亲与恋人拆散,然后和父亲结婚……

    夕林叹了口气,嘲笑剧中的母亲竟然是这样一个傻女人,而她今就要扮演这个角色。

    想想,强迫一个不爱她的男人和他结婚,这婚后的日子也一定不好过吧。

    剧务敲门进来:“林姐,再有五分钟之后就开机了,您做好准备。”

    “好。”夕林合上台词本,坐在化妆台前,让化妆师最后再给她上一层定妆粉,镜子中的她头发被拉直了,披在肩头,这是夕林问剧组要的假发,她不喜欢把那些化学的东西抹在头发上。一身白色的职业裙装,随处撒发着温柔的气质。

    “她”本是这样的好,为什么要委屈自己呢!

    和苏毓敏从化妆间出来的时候正好遇上美娜从她对面的那间房出来,身后跟着她的经纪人。

    美娜看见夕林,挑起嘴角:“林姐,待会儿对手戏,我们相互学习!”

    完这句话便带着她的经纪人走了。

    苏毓敏听呕的:“这个妖女!”

    场景设在外滩,一个有夏威夷风格的露咖啡馆,导演给夕林讲戏:“林姐,你要拍是跟罗美玲,也就是凌伊人的母亲在露咖啡馆里的一场对手戏,这个故事发生在你和夏蓝结婚五年后,你因为心里愧疚,特意把她约出来跟她道歉的,并给她一笔钱让她过得稍微好些。”王导:“钱,我已经让剧务帮你放到包里,等开机的时候你直接背上就可以了。”

    “好,我知道了。”五年后,她和夏蓝已经有了一个漂亮的女儿,而罗美玲却因为当初她的拆散嫁给一个不爱她的人,生活潦倒,还生下来一个有病的孩子。

    在某夜里,她无意间从书房外听到了丈夫讲电话,那时候,她与丈夫的关系依旧不好,可是为了女儿为了他们的家,她才不得已一定要见罗美玲,劝她带着孩子离开。

    开机之后,夕林穿着一身职业装进入镜头,坐在椅子上等罗美玲来。

    美娜上场,她饰演罗美玲。

    按照剧本“白柔”看到“罗美玲”的时候是愧疚的,所以当罗美玲穿着妖艳甚至盛气凌人的出现在白柔面前时,白柔都得站起来,等她坐下之后,自己再坐。

    罗美玲将手包放在桌子上,挑起嘴角,语气轻佻:“不知白姐找我这个下贱的女人要做什么?”

    白柔看着她露出难过的神情:“罗姐,你误会了,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听蓝你的孩子生病了,所以想要帮你。”

    这时候白柔从包里掏出一个用牛皮纸封好的钱,推到罗美玲面前:“看看这些够不够,不够的话再问我要。”

    那时候白柔的心态应该是同为人母,不愿让自己的母亲受到委屈和伤害。所以一时心软才退了步,在罗美玲面前矮了一截。

    罗美玲生气:“是蓝告诉你的?”

    白柔:“不是,是我偶然见听到他和你讲电话,才知道的。”

    白柔是一个规规矩矩的大姐,对于偷听这种事情在她的意识里是可耻的,因此越越心虚。

    这到给了罗美玲欺负她的机会。对面罗美玲冷哼了一声,从包里拿出一盒烟,抽一根出来点上放在唇间,青烟吐雾,呛得白柔不能呼吸。

    “白姐,”罗美玲开口:“想不到你们豪门千金都干这些见不得人的勾当,”罗美玲垂眸看了眼桌上的钱,把她放在手里把玩了一番,却是无比鄙视,“五年前,你从我身边抢走了蓝,你看重他是个人才,抢走了我的丈夫,抢走了原本属于我的幸福。现在就拿这么一点点钱打发我,你当我是乞丐吗?你就该高高在上,而我就该接受你的施舍?!”

    罗美玲起身要走,白柔拦住她:“罗姐,你听我解释,我知道我对不起你,但我真的很爱蓝,没有她我活不下去。现在事情已经发生了,你就放手吧,我会尽我所能补偿你们母女,让你们过的好一点,你把蓝给我,我跟孩子也很需要他。”

    罗美玲冷声:“呵,瞧把自己的可怜,当初是谁造成了这一切,蓝不爱你,你痛苦,却牵连我和我无辜的女儿,我怀伊人的时候婆家总给我气受,我心里委屈就影响了孩子,伊人出生后就有先性心脏病,这一切都是你害的!”

    啪的一巴掌,实实在在打在夕林脸上,五个手指印立刻显现。这一巴掌声音响亮,惊着了剧组的工作人员。夕林愣住。

    苏毓敏在场外翻剧本,找证据到导演面前:“导演,剧本里面根本没有罗美玲打白柔的戏,美娜临时加的,你必须给我们林夕一个法。”

    哪知导演却像没看到她一样,站起来鼓掌:“好,精彩!”

    “还有没有理了!”苏毓敏怒喊。

    这时却遭到导演的斥责声:“这是谁啊,扰乱现场,把她给我拉出去。”

    工作人员接到指令上来拉苏毓敏,苏毓敏却恼了,闯入镜头拉走夕林,“走,我们不拍了,不受这委屈!”

    “苏毓敏!”夕林喊住她。

    但苏毓敏却不敢看她,夕林觉得奇怪,命令她转过来看她,结果,苏毓敏的眼睛红了。她哭了:“美人,对不起,是我害了你。”

    夕林伸手帮她把脸上的眼泪擦干,本来想给她一抹笑容安慰她,但刚才那一巴掌太突然也太疼了,她不能有幅度,于是只能开口:“我和jr已经签约了,你现在才,是不是有点太晚了?”

    美娜才不愿意欣赏这一出主仆情深的戏,她跟导演使眼色,结果导演开口:“你们够了没有,好好的一场戏都被突然闯进来的人给搅黄了,得重拍!”

    “重拍?”苏毓敏担忧的看着夕林,“重拍的话就代表你要被她再打一次?”导演不错,美娜就打的对。林夕也只能生生的挨了。

    夕林松开了苏毓敏的手,再次入境。

    “啪!”

    “啪!”

    “啪!”

    “啪!”

    美娜:“对不起导演我忘词了……”

    美娜:“对不起导演我情绪不对……”美娜:“导演,林夕的感觉不对!”

    美娜:“导演,林夕带了私人情绪进来,我不敢和她搭戏了!”

    王导站起来指着夕林:“林夕,你他妈到底想干什么再耽误大家时间,你就给我滚!”

    美娜欢喜,最后一场结束的时候,附在夕林耳边:“看到没有这就是你得罪我的下场!”

    夕林闭上眼睛,等下来的时候,她的左半边脸已经严重高出右半边,下一场还有戏,她必须回化妆间补妆。

    化妆间里,苏毓敏跪在她面前用冰袋给她敷脸,一边敷,一边哭。

    “你别哭了。”夕林现在有些累,不想话偏偏这个苏毓敏烦她。

    “我也不想啊!”苏毓敏用手胡乱的抹了一把脸,“眼泪一直往下掉擦都擦不干净。”

    夕林无奈,只要弯腰下去帮她擦:“现在好了吗?不许再哭了。”

    苏毓敏点头,用冰袋轻轻按着珞夕林的脸,疼惜着:“我美人的脸都被打成猪头了。”

    珞夕林本来不想笑,却被她都得不得不笑:“真的有那么丑吗?让我看看。”

    身后就是化妆镜,她要转过去的时候,苏毓敏拦住她:“唉,我是骗你的,你什么时候都很美。”

    夕林把手放在苏毓敏的头上,轻轻地揉了揉。

    这个时候,有人推门进来,苏毓敏站起身:“王导?”她走到王导面前:“你来干什么?”

    男人笑,抬手将苏毓敏推到一边:“你先出去吧,我有话要对林夕。”

    “凭什么,你让我出去我就出去吗,这里是女生化妆间,你一个老男人跑进来干什么,出去!”门没关,苏毓敏长臂一伸,指向门外。

    “你如果不想下一场戏林夕再挨打的话,就乖乖听我的话,出去。”男人双手负后,未曾回头看苏毓敏一眼,但话的语气里却带着威胁。

    “苏毓敏你先出去吧。”这次是夕林开的口。

    苏毓敏不解:“林夕,你……”

    夕林从椅子上站起来走到苏毓敏面前:“你放心,我不会有事。”

    苏毓敏出去后,夕林关上门,清亮的眼睛在回眸的一瞬,变得冷静而深沉。仿佛正要酝酿一场暴风雨。

    王导不知危险,反而走到夕林面前,用手指挑起她的下巴端详着她这张被打的脸:“林夕,如果你早这么识趣,也不至于挨打了。”

    男人收回手,从包里掏出一张卡片,掰开夕林西装前领,塞了进去:“今晚上九点,你到维多利亚酒店来找我,把我伺候好了,我保准让你把美娜打的那几巴掌再打回去。”

    夕林现在面部不能有太大的动作,不然她一定挑起嘴唇冷笑了。就凭他?简直痴心妄想。

    她当着男人的面儿,慢悠悠的将房卡取出来,然后走到他面前,倾身附耳,一字一句:“你如果有胆量惹珞氏集团的话,我今晚就赴约。”

    仿佛有一道雷,从男人的头上劈下来,男人全身麻木,唯有那双眼睛里布满了惊恐,看着珞夕林,“你你我我”半连不成一句完整的话。

    “珞氏集团跟你有什么关系?”男人终于找到了发声的器官。

    “珞氏上海分公司现任董事长陈诚是我的家臣,你现在清楚了。”夕林。

    男人震惊:“原来你是……你是……”

    简直不敢相信,现在站在他面前的女人竟然是首富络震庭的女儿珞夕林,他才是把真正的大佬给惹了呢!

    完了,好运就要到头了!

    夕林开口:“今日之事,你知我知,如果你敢把这件事情泄露出去,我立马让你在这个圈子里消失!”

    “知道了,知道了珞姐。”

    后来化妆间的门被打开,苏毓敏看到刚才还想潜规则林夕的导演,从房间里出来之后竟一脸惨白,像是被什么东西吓到一样。

    管他被什么东西吓到呢,这种人本来就活该,坏事做多了。她想起夕林,便一口气跑了进去:“美人啊,你没事吧!”

    化妆间里,夕林坐在椅子上拿着冰袋敷脸,抬头看见她,笑了。

    “你没事吧?”苏毓敏接过夕林手里的冰袋,帮她敷。

    “没事。”夕林。

    “那导演是怎么回事啊?”她指了指门口,“你跟他什么了吗,为什么我看到他的时候他一脸惨白,像个死人一样?”

    夕林平静的开口:“我就告诉他,我报社里有朋友,如果他想对我怎么样的话,我就把他的人品透露给报社,让他在这个圈子里呆不下去。毕竟导演也是很怕绯闻的对不对?”

    苏毓敏喜上眉梢:“美人啊,你真是太聪明了!”

    ------题外话------

    肿么没人看了捏,不好看?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繁花落豪门,一世倾情》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繁花落豪门,一世倾情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繁花落豪门,一世倾情》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