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50从现在开始,涂上胭脂活在戏中二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繁花落豪门,一世倾情正文 050从现在开始,涂上胭脂活在戏中二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夕林在读书的时候,一直不是很明白,众里寻他千这背后到底有着怎样的情深。

    那时候辛弃疾的诗多半以“背过”为主,没有心思去进行深刻研究。

    如果非要给一个解释的话,那就是一段情。一段辛弃疾去庙会散心,现某位姑娘,然后一眼就确定那个姑娘是他心头之人。

    所以她所了解的就是这些理性的描述,因为诗词的大致就是这个意思。她能知其意。却不知其心意。时光转换,21世纪现代,困扰在夕林心头的是如何茫茫人海中,就识得了那个毫不费力,就闯进你心头之人。

    发布会现场虽不算是茫茫人海,但也算是人山人海了。夕林想到了名人效应,在珞宁出现的那一刻,便自带聚光功能了。刚才的主角还是他们,现在只变成了他艺人。如此可见“分量”,七八个人都比不上那一人。

    美娜有些激动,双手放在胸口处,美丽的眼睛放光,那神情堪比古时哪家帅气的公子出游,姑娘们都翘首以盼,公子能够垂怜。虽不专心看她,但眼角总会有余光反射,自己的丈夫被人这样觊觎着,她真的要恼了。

    连顾楠都忍不住羡慕。不过他比美娜就到珞宁时喊出声:“是珞宁,我好崇拜他啊,我们差不多一样的年纪,他就已经拥有了盛世集团。人又长得好看,有钱有颜,简直就是个传奇!”

    瞧,谁嫉妒心只有女人才有?男人也一样。

    顾楠的话倒是让夕林欢喜,不过“好看”这个词似乎用的不恰当,貌似是用来形容女人的吧?

    好看吗?

    夕林去看那个长的好看的男人,人群中他如一朵傲世的莲,量体裁剪的西装,修长笔挺的身,记者围在他身边拍照。他却看着台上,眼里含着情,只等待她与他目光相接。

    或许她现在有些懂了,那众里寻他千,原来真的是人群当中有一双眼睛在注视着你,只注视这你,心无旁骛那样的专注。那样的人,真的会不费吹灰之力就让你将他放在心上。认定、爱恋。

    导演殷勤上前,将珞宁请到台上,并向底下的记者们介绍,珞宁是《我想拥抱你》的投资商和出品方。不怪他这么激动了,以前盛世也投资电影电视剧,可是他从来都没有现身过。这一次绝无仅有啊。

    导演面儿上闪着金光,此时不巴结,还待何时!

    在闪光灯下,他激动的和珞宁握手:“珞董啊,这是我导演电视剧的处女作,真的很感谢您能来!”

    珞宁今年才28,可是这位导演貌似比珞宁大一半不止,是可以当珞宁父亲的人,可现在却称呼他为“您”,可见名人效应到底有多厉害了。

    不是贬低社会的功利,只是因为这年少有为的男子,才气实在太令人折服了。她希望导演心里也能这样想。毕竟一个导演算是半个文化人,太过了也不好。

    珞宁自始至终都带着清浅的笑容,不管这位导演是否功利心,他都耐心听他完,并在适时开口,祝贺他。

    “谢谢珞董,谢谢,谢谢!”导演的激动之情还未散去,就揽着珞宁的肩膀,让记者拍了张合影。

    这时候有记者发问:“珞董,圈里的人都知道,您不经常出席公众场合,这次是什么原因让您出席呢?”

    男人面对镜头保持客气礼节,身旁导演把话筒递给了他。接过话筒他:“这次主要是因为剧本很吸引人,而且我还听女主角是参加ctrr赛车比赛的亚军唯一一位女选手,人物选择很符合原著,所以很期待。”

    记者把镜头给了夕林:“林姐,听到珞董这么您有什么感想呢?”

    如果是一般演员对待这种恭维的话顶多会鞠躬致谢,比如多谢珞董抬爱,请多多关照。但珞夕林却不一样,比起常规,她更偏爱剑走偏锋,拿起话筒,笑着对问珞宁:“那这么珞董是我的粉丝了?”

    这话多霸气啊,从来都只有人巴结珞宁的,却没有人敢跟珞宁平级或是让他降级的。

    在现场的每个人脸上表情各异,连刚才夸她的编剧都不由的寒了脸,腹诽这新人真是胆大妄为,敢在珞宁面前班门弄斧耍花腔,惹了这位大佬,以后的星途能顺就怪了,看着长得灵气,怎么就是一没有脑袋的傻瓜呢?宋总监这是挑的什么人?不懂规矩,眼看着就要砸了她的戏。

    导演离得近,赶紧解释:“珞董别生气,她还只是个新人,话什么的没分寸,其实不是这个意思……”

    导演的话还没有完,珞宁就再次拿起了话筒,这次望着夕林,眉眼间皆是笑意,轻启唇回答:“是的。我必须承认我是林姐的粉丝,从一开始就是。”

    一句话,不知炸开了多少人的心思,这下大家的关注度都在珞夕林身上,编剧干了个尬,再也不敢背后珞夕林的坏话了。而珞宁没有再继续话题,他把话筒放到桌上,和马克一起离开了。

    留下导演撑场子,他继续笑笑,将记者们的注意力调了回来。

    珞宁在上车之后,发了个短信给夕林:“林姐,对于我的出场还算满意?”

    没有回应。

    算了,她还在接受采访,可能没有听到手机响吧。珞宁这样安慰自己。

    十分钟后,珞宁盯着黑屏的手机,还是没有回应。

    十五分钟后,珞宁终于恼了,拍了前座的椅背:“那些人到底在什么,半了还没结束。”

    马克在前面开车,想笑而不能笑,只好忍着提醒:“珞董,其实呢,咱们去的时候发布会才刚刚开始。”

    “那也该结束了,十五分钟了都!”某男人着急。

    马克再一次提醒:“一般这种新闻发布会,少都要进行半个时,因为采访结束后,剧组还要祭土神,手续繁琐,这些完了之后还要一起去聚餐,彼此联络感情,就像我们大家以后就要在一个剧组生活,请多多关照之类。”

    珞宁又问:“什么时候成韩国人了?”

    马克叹了一口气,真要疯了,直接你想见老婆不就行了吗?

    正好到十字路口,遇到红灯,马克将车停下来,微侧身:“娱乐没有圈儿,不管是韩国还是中国,这些都是基本的规矩。”

    “规矩真多!”珞宁看着窗外,嘟囔了句。

    马克不敢再什么,绿灯亮了,他继续开车,问他:“回公司,还是去你家?”

    “回公司。”那人轻飘飘的传来了句。还是看着窗外,捏着手机上下翻动,思念情切。马克:哎……。

    这次开机发布会维持了将近一个时才结束,祭祀土神的程序甚是繁琐。等完了之后夕林就被折腾累了,结束后导演却订了酒店请大家去聚餐,夕林跟导演婉拒,就自己要熟悉剧本想先回公司了。

    但导演看了夕林一眼,那眼神好像是在责怪她不懂行情,一般女演员为了有戏拍,都想方设法的跟导演编剧靠近,她作为女主,本来就是要捧她的,可是她倒好,不去了。

    导演虽然有心思,但不想把话得太直接,笑了笑:“林夕啊,这是你的第一部戏,你是女主应该给大家留一个好印象的,毕竟以后还要在这个圈子里混不是吗?”

    话到这份上了,夕林要是再拒绝就真的不识抬举了,于是只能硬着头皮点头答应。

    导演欢喜,当即揽过夕林的肩:“这就对了嘛!你是新人将来要学的还有很多。”

    这话有太多的暗示,听得夕林满身的不自在。

    苏毓敏在身后跟着,看到导演那只咸猪手,恨得牙痒痒,跑过去拉走夕林:“导演,我来吧,我是林夕的经纪人照顾她是我的分内之事,不然上头会怪罪的。”

    导演手里落空,便恨恨的瞪了苏毓敏一眼,但在公众场合他又不好什么,只能扔下他们加入前面的几个人。

    “导演!”前面,美娜回头停下来等他,那导演走过去的时候,她亲昵的挽上他的胳膊。

    身后是落单的夕林和苏毓敏,那抹嫣红的嘴角上挑,向两人露出讽刺的笑,像在:“活该!”

    苏毓敏看不下去,朝她吐了吐舌头,对夕林:“美娜就适合配那个咸猪手。”

    她笑:“你啊,真该管管这张嘴了。”

    本来苏毓敏想要反驳:我这不是为你好吗,你还帮他们话。但是夕林后面又补充了句:“有些事,你就算看的在明白,但有些话却不能,”夕林看了苏毓敏一眼,叮嘱:“危及自身!”

    夕林先走了,苏毓敏看着她的背影,有时候她觉得林夕很可爱,很温柔,但有的时候她又有一种神秘感。自己好像认识她,但又好像不认识她。她看似简单,实则深奥。

    苏毓敏对林夕愈发的感兴趣了,她追上去,挽着林夕的胳膊,歪着头:“那你的意思是本姑娘以后行侠仗义时,要先学会自保,只有在自己安全的情况下,才能保护别人是吗?”

    夕林点点头:“孺子可教也!”

    两个女生一路嘻哈,跟着前面的大部队。

    美娜听见笑声后嫉妒了,对身旁人抱怨:“导演你那两人是不是有病,他们把整个剧组的人都得罪光了,没有人愿意跟她们在一起,居然还笑的出来!”

    导演没回头却冷笑了一声:“长得漂亮有什么用不会形势,这种装清高的人在娱乐圈是呆不久的。”

    这导演双手负后,右手包裹在左手手心里狠狠地握紧,眼里闪过一丝狠厉,虽然jr在圈内有一定的影响力,但也得卖他几分面子。不让他舒服,他自有办法让这个林夕在娱乐圈里呆不久!

    美娜一听欢喜了,紧紧搂着导演,媚眼如丝:“那我和林夕比起来,谁好啊?”

    十个导演有九个都是好色的,男人也终究没有逃过美色的诱惑,趁机挑起美娜的下巴:“宝贝,当然是你了。”

    前面的人已经走得老远,美娜无所顾忌,巧笑着躲进男人怀里,用手在男人胸前画圈圈:“既然我这么好,你要记得多给我些戏拍,要在这个圈子混真的很不容易。”

    “好。”导演拍拍美娜的脸:“等下次我手头有剧本了,一定捧你当女一!”

    “导演你真好!”

    订的酒店在外滩附近,二楼包厢,点了几道上海特色菜,因为剧组里还有演员不是上海本地人,所以导演大发善心,请他们品尝上海的味道。

    “导演你真好!”剧组被邀请的一个演员。

    这已经不是他今第一次听到了,于是暧昧的看了美娜一眼,却对着那个演员:“大家以后就要在一起共事了,应该相处的好一点,今大家可劲儿的吃,我请客!”

    都是老江湖了,客套的话怎么怎么顺。

    请客吃饭,饭桌上怎么能少的了酒?

    没一会儿服务生敲开包房的门,端上了一瓶茅台来。话这茅台是国酒,按年份算的,年份越久,价值就越高。

    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导演接过酒便:“这可是一瓶50年的茅台,今为了庆祝咱们开机成功,大家一起喝!”

    50年的茅台啊,夕林看不出别人脸上有什么表情,就听见苏毓敏在她耳边嘟囔:“50年的茅台,这家伙是赚了多少黑钱才能喝的上?”

    夕林噤声,示意她不要话。

    一桌八个人,导演挨个倒酒,回到他自己的座位之后,他把酒杯举起,对着夕林:“林姐,你是整部剧的女主演,以后这部剧就拜托你了,我先干为敬!”

    男人豪爽,真的一口闷,全都喝了下去。

    有人鼓起掌来,夸奖导演真豪气,真性情。所有人都以为这位导演是善意的,只有夕林清楚这个男人是故意报复她,刚才不承他的情。

    她看着眼前的透明的酒杯,迟迟不见动作。

    年幼时,喝过太多的酒,伤了身。这杯酒如果再喝下去,恐怕她就要进医院了。

    包间里有人不解,催促她:“还等什么呀,快喝,导演都喝完了。”

    美娜也趁机插话:“对啊,你不起咱导演。”

    旁边有茶,夕林重新倒了杯,站起来对导演:“林夕年幼时叛逆,常常在家头我爸的酒喝,结果一个不心喝出了胃穿孔,今不是要驳导演您的面子,实在是心窃不敢再喝了,所以,林夕这里以茶代酒敬导演您,以后大家都要一起合作,林夕有什么不懂得还请导演不要见怪。”

    这样的一番话得妥帖,谦虚之中让人挑不出毛病来,可对于那个导演来,梁子已经结下了,哪里就这么轻易放过她。

    形形色色的人见多了,在他面前装可怜,这个林夕还差了点。男人不肯罢休,又给自己倒了一杯:“林姐,不是不给你面子,这可是一瓶50年的茅台,外人不易得。我也是真心待你们才把这个拿出来的,平常我自己都舍不得喝,林姐就这么不给面子吗?一杯而已,不会出什么大问题的。”

    混过娱乐圈的一个个都混成了个人精儿,原本夕林给出的理由,足够让人理解让步,但导演一直逼,谁也不会为她多一句话,有人喝茶,有人微笑。也有人劝喝。

    苏毓敏在一旁听到气结,啪的一声拍桌子站起来,朝男人吼:“嗳,她都已经了不能喝酒,你不会出什么大问题,出了问题你负责吗?”

    意外状况,夕林都来不及拦,苏毓敏不管不顾的出来这下饭桌安静了。人人都看着她,看着她俩。

    导演的脸色一阵灰白,气得不轻。

    苏毓敏闯了祸,但负责任的人却是夕林。原本她可以推开不喝那杯酒,但现在这种情况,她只能用这杯酒跟那个导演道歉了。

    她刚要举起酒杯,顾楠就站了起来,端着酒杯开口:“导演,我是顾楠,以后要承蒙您照顾了。”

    男人的脸上稍见喜色,忙举起杯:“哪敢哪敢啊,顾楠一向是收视率的保证,把你请来是我的荣幸。”

    苏毓敏附在夕林耳边给她介绍:“顾楠是jr一哥,活跃在一线。导演卖他几分面子,有他为你出头,他就不敢难为你了。”

    她看着顾楠仰头将那杯酒喝下,心里却难过,导演是不会为难她了,但是她也因此欠下了顾楠的一份情。

    珞夕林回头埋怨了苏毓敏一眼。若不是她,她何至于如此。玉米理亏,低下了头,从这场饭局的开始直到结束,她都乖乖的。

    饭局结束后从酒店里出来,已经黑了。

    公司派给夕林的保姆车,早在导演组织吃饭的时候,就被遣派回公司了,有人提出拼车回家,打电话叫了滴滴。

    顾楠是开车来的,他见夕林和苏毓敏站在路边,便向他们走过去:“我送你们吧?家在哪儿?”

    “我住酒店里。”苏毓敏不好意思的。

    “你呢?”顾楠移眸问夕林。

    “你可能不顺路。”无意在多欠他一个人情,夕林婉拒了他。第一次顾楠觉得这个女孩子挺有意思的,敢挑衅大老板,敢拒绝导演,现在又要拒绝他。

    顾楠笑了:“夕林,你不觉得你这样的生活太单调了吗?”

    夕林不解:“为什么这么。”

    顾楠让开了身后:“你看,这里是繁华都市上海,纸醉金迷都不算什么,大家夜生活丰富,每一都抢着要交新朋友,可你呢?一点都不为之所动,活的像一个世外高人一样。”

    夕林抬眸,夜色下一双清亮的眼睛看着顾楠,嘴角含着一丝淡淡的笑:“你是认识我多久呢?怎么知道我没有朋友,活的像个世外人?”

    她这话时,明显有了情绪。或许她的朋友是很少,但随便出一个来,就够有人趴下了。她不愿暴露自己的身份,但这样做绝不是让人对她指手画脚的。

    顾楠似乎察觉出夕林的情绪不对,忙举起手,一副求饶的样子:“好好好,我错了!林姐原谅我吧!”

    顾楠看着她,想起剧本当中对女主的描述,在林夕的身上竟然看出些影子来。幽深的墨眸中闪过一丝欢喜:带刺的玫瑰,怎么办,戏还没开始,我就开始对你感兴趣了。

    “好了,现在可以告诉我你家到底住哪里了吗?”顾楠不肯放弃。

    “不用客气了,”夕林拉过苏毓敏,“我要送她回酒店,我们两个今晚睡一起。”

    “真的吗,美人?”原本以为没有自己的戏份的,但当夕林这样一,苏毓敏猛地瞪大一双好看的大眼,知道她最想做的事情就是和美人同床共枕。夕林回头瞪了她一眼:“过多少次了,公众场合不要叫我美人。”

    “呃!”

    顾楠把手放在嘴边,忍笑。

    等夕林回头理他的时候,他开口:“所以,你不需要我送?”

    夕林:“是的。”

    美娜在和其他人一起等车,飘过来一眼,看到他们三个人在一旁笑,顾楠背对着她,面对林夕好像的很开心的样子。

    喝的有些多的她,忍不住喊出声:“嘿,戏还没开始拍呢,你们两就搞地下恋?”

    顾楠回头,看见美娜站在微黄的灯光里,脸色红彤彤,眼神迷离便知道她喝多了。

    他对夕林:“我过去了。”

    夕林点头:你早些走的好。

    顾楠朝美娜那边走过去,不久快乐的声音传来:“美女,瞎什么呢,你今喝的太多了。需要我送你回家吗?”

    美娜靠在他的山上,朝夕林吐舌头:“不用,我打车,你还是送你的女主吧。”

    顾楠笑:“她不让我送。”

    美娜听了打他,带着酒后的微醺:“所以你是落了空才找我,我才没那么便宜呢!”

    顾楠抱着一个喝醉了酒的女人,失笑不已,拍着她的背,柔声开口:“你不便宜,你是大明星,谁敢你便宜了。”

    美娜趴在他身前傻傻的笑,一边笑,一边嘟囔着:“我是大明星,超级超级大的大明星……”

    夕林望着他们的背影,觉得顾楠有一句话对了,上海的确是纸醉金迷的。在他们身上似乎看到整个社会的现象,演戏从来都是骗人的,不管你在戏里表现的多专情,褪去戏服,你也照样经受不住世俗的诱惑。

    那么她呢?

    明知道娱乐圈复杂,为什么还要进来?

    珞夕林嘴角勾起一抹笑,浅浅的,并不容易被发掘。她抓起身旁人的手:“走吧,叫车送你回酒店去。”

    到了希尔顿酒店,苏毓敏兴高采烈的开始为她的美人收拾一张舒适的床。哪知,夕林把她送到之后,就:“你休息吧,我回去了。”

    她拦住要走的她,一脸接受不了的表情:“美人,不是好了,今晚要跟我一起睡的吗?”

    夕林把手放在她的额头上,轻轻向后一推:“想歪了吧,你这么色,我怎么敢真的和你在一起,我怕晚上睡着你突然就扑过来,到时候我晚节不保了。”

    她要还口,夕林却伸出食指制止她:“好了,就站在这里,回去,不许再跟了。”

    这个时候她并不知道苏毓敏是同性恋者,只是本能的觉得这丫头对自己太过火了点,依着她那保守的性子是万万接受不了的。上次那件绿色蕾丝胸衣,就够她讴半的。所以,还是算了吧,在她面前把自己保护的好点。

    “哎,美人。”苏毓敏喊。

    夕林猛地回头瞪她,结果她蔫吧了,心翼翼的对夕林:“没什么,我就是想叫你回去的时候心点。”

    夕林立刻花开明媚:“知道了!”

    门口叫了一辆车送她回家,结果上车翻看手机打发时间的时候,才发现了珞宁发来的短消息:“林姐,对我的出场还算满意?”

    夕林忍不住笑了出来,司机透过观光镜看她,心里却想:现在的孩子都喜欢玩手机,没事就对着手机傻笑个不停。

    夕林不知情。却能补脑出珞宁发消息时那傲娇的表情。

    “霸道总裁!”她声念了句,然后动手发了一个白兔弯腰鞠躬的表情。那是她没事的时候,玩手机,觉着里面的表情好看就下载了一套。

    晚上九点,珞宁在办公室里收到信息。

    叮的一声,屏幕荧光一闪。敲键盘回复文件的手停下来,拿起手机查看信息。见她发一个白兔的表情就笑了,这是他今第一个笑容,上午回来的时候,召集员工开会,结果交上来的业绩都不符合理想,他便把所有人都骂了个遍。

    事后马克跟他发牢骚:“你这是要把人往死里逼吗?半个月上升百分之三个点,这在整个上海绝无仅有了,你还要怎样啊?”

    “那就再接再厉,争取百分之六。”他回了句。

    马克拿文件撞头:“你把我辞了吧,我要回去继续开我的咖啡馆!”

    珞宁看到妻子发的表情,什么烦恼都没有了,立即动手编辑:“睡觉了?”

    珞夕林这边接到短信提示时,刚好打了一个哈欠,窗外的灯红酒绿在她眼前一片朦胧。

    “没,刚把我经纪人送回酒店去,在出租车上。”她回。

    珞宁蹙眉,看看外面的,恢复:“司机安全吗?”最近好像司机师傅出问题的特别多。有什么绑架啊,杀害啊。他不由得担心起来。

    收到短息,夕林不由得吓一跳,被他给吓着了。

    她抬头看了眼司机师傅,挺忠厚的一个人,他怎么就能想那么多呢!

    忍不住笑了起来,动手编辑:“挺安全的,会让我忍不住想起了林叔。”

    接到她的短信,珞宁的心稍稍放松了,嘴角有一丝浅淡的笑,带着被岁月浸润的温柔。林叔,挺好的。年少的记忆里,那个中年男人,很爱护妻子。

    他又发了一条短信过去:“到家了给我打电话,让我确定你平安。”

    短信发过来,珞夕林笑了,怎么有种刚刚谈恋爱的感觉?明明已经结婚的了。如此,她不知道是该笑还是该热泪盈眶。

    司机师傅开口话了:“姑娘,在跟你男朋友聊啊?”

    “不是,是我丈夫。”夕林眼里有一层浮光,看着车窗外,声音浅淡。

    回到家,夕林把手机放在梳妆台上就去洗澡了。出来的时候已经把这件事儿给忘了。刚要上床睡觉的时候,珞先生的电话打了过来,她这才想起,赶紧接了。

    接通之后,珞宁焦急的声音传过来:“把司机的车牌告诉我,我去找你们。”

    夕林对着电话忍不住笑了:“珞董事长,忘记告诉您,我已经回家了。”

    “哦,好。”得知她平安回家,珞宁声音恢复了平静,“那你早点休息。”

    听到这话,夕林嘴角的笑容隐去,没一会儿却又扬起,对那边喊话:“你先别挂电话。”

    她走到窗前问:“你睡了吗?”

    这话问了之后,她又想咬舌头,暗骂自己:珞夕林,你脑子抽了吧,连话都不会了!

    跟她话时,珞宁还在办公室里靠着窗,但却骗她:“没有。”

    她:“那正好,我请珞董看星星如何?”

    “好啊,你等我一下,我去阳台。”

    她“嗯”了一声,等着他。

    珞宁唇角有一丝笑意,觉得和妻子虽然用手机联络,但中间却像是有一条线,彼此的距离好像近了。过了一会儿,他告诉她:“我到了。”

    “今晚的月色很好,陪我一起看星星吧。”她。

    “在英国,你一个人的时候也这样看星星吗?”他问。

    她点头:“传如果两个人互相思念的话,就能看到同一颗星星。”

    他心头一痛,随即抬起头,往上看去,发现了金牛座尾巴上的那一颗最明亮,告诉她。

    她笑了:“珞董,我是看星星,但我不看星座。”

    珞宁想起了她时候,现在还和那个时候一样,迷糊,不识星座,不学地理。借着这个话题他问她:“你知道宇宙七大行星是哪七个吗?”

    七大行星?

    她刚要还口,却反应了过来,意识到珞宁是故意要和她开玩笑。

    她不拆穿,趴在栏杆上,换了一种口气问他:“珞董,请恕女子无知,敢问这地球什么时候有七大行星了?”

    珞宁轻笑,反应过来了!

    他:“傻瓜,你把八大行星随便少一个不就是七个了吗?教你偷懒都不会。”

    “哦。”她拉长了声音,表扬他:“珞董高智商,女子佩服!”她在这边做了一个古人抱拳的手势,可惜珞宁看不到。

    似乎话题扯远了,他又扯了回来,透过玻璃窗看空,指挥她:“你往北边看,估计是你左手方向在往上……”他在这边用手比划着,“大概一尺的距离。”

    他记得她房间阳台的方向。停了一会,他问她:“找到了吗?”但这次等待他的是空荡的沉默。

    珞夕林将手机离开了耳边,眼睛红了。她不星座了,回屋里坐在床上。他话的口气还有他的熟知,无一不在提醒她,跟他话的男人是一直陪着她长大的少年。而她的心房早在年少时就向他打开,十七岁那年要参加奥数比赛,她把他请到家里一起攻克难题。想来这番话的时候,他一定是记得的。

    她把手覆在眼睛上,遮住了那片湿。

    当珞宁的声音再传过来的时候,她真想脱口而出问:“你,还是曾经的少年,是我的珞宁吗?”

    但,实际出口的话却让她自己听了都觉得冷漠,抹去眼泪,她对着手机那端回应:“不看了,就在刚才我突然间醒悟过来,看星星是这世界上最讨人厌的事情。有什么可思念的呢?没有不是吗?时间向来无情,你还指望着谁会停在旧日的时光里痴心不改的等着你?”

    她以为自己很绝情,可眼泪却出卖了她,刚刚擦干的透明液体,又顺着她的眼眶掉了下来,这次抹都抹不掉,手心手背都用上了,最后却将自己弄得手忙脚乱。最后她也恼了,干脆任由着那些眼泪流,对他:“人,所以我不想再思念了,由他吧!明我还要进剧组拍戏,赶紧睡才好,我要挂电话了。”

    她的话完,没等那端回应就自动挂了电话。把手机扔在床上,低着头,双手插进发丝里,床头八角形的丝光灯罩里散射出柔和的光,她的侧影晕在灯光里,眼泪却一滴滴的掉,从来没有停歇过。

    第二早起,她是被一阵电话铃声给催醒的。她没看来电显示直接就接了电话。那边,苏毓敏大着嗓门:“美人,你在哪儿呢,今第一拍戏,全剧组的人都在等你!”

    她的眼睛突然瞪大,从朦胧转向清醒,墙上的时间清楚的提醒她,她迟到了。

    于是掀开被子赶紧下床进卫生间洗漱,昨晚上哭了很久,以至于她今早上起来的时候,眼睛很肿,化妆镜中出现一张惨白的脸。

    没时间考虑这么多,她从衣柜里拿出衣服穿好就下楼了。家佣看到她急忙开口:“姐,要吃早饭吗?我去帮您热一下。”

    “不用!”夕林来不及解释,拿起钥匙就往外面跑。

    到达剧组时,苏毓敏正拿着咖啡一杯一杯的给导演和工作人员送,陪着笑好话。

    她急匆匆跑来,导演看到她,压制的火气终于找到了根源,当着珞夕林的面儿开口大骂:“林姐,这都几点了?”导演指着自己腕上的表:“你认识这上面的数字吗?十一点了,我昨是怎么通知你的,你脑子被狗吃了,还没成名呢,就开始耍大牌,让全剧组的人都等你!你真是……”

    导演咬着下嘴唇,握着手中被卷成桶装的剧本,举起来就想打夕林。

    “王导!”背后一道清冷的声音传来,夕林因为背对着,不知道来人是谁,只觉得声音熟悉。但看面前男人的脸色已经变了。

    脚步声越来越近,直到那人站在自己身旁。

    导演一脸谄笑,忽视夕林,跑上前去:“珞董,您怎么来了?”

    珞宁今换了一身灰色的西装,依旧是得体的剪裁,他又是生的衣架子,穿什么都能穿出一种特别的气质来。

    马克在身后跟着,他们两个是官配。

    灰色西装里面是一件白衬衫,露出袖口,珞宁有条不紊的整理着,清质的声音传来:“听这是拍戏的第一,特意来看看。怎么还不开始?”

    提到这个,男人就来气,竟让当着珞宁的面儿狠狠地剜了珞夕林一眼,冷哼:“咱们的女主,还没出道就开始耍大牌,以后怕是管不了了!”

    “哦?”珞宁转过身,目光落在珞夕林身上,却见她低着头,顿时就心疼了,傻丫头,你又不欠他的,干嘛这样给他脸。

    因为心疼所以声音才硬了些,带着命令的口气开口:“抬起头来!”

    夕林把头抬起来,四目对视,不近不远的距离,他却看到了她眼睑下的乌青,轻蹙眉:“眼睛怎么了?”

    他把手伸出去,却被她避开:“没什么,珞董费心了,只是昨晚没睡好而已。”

    没睡好?

    那他是不是可以理解为昨晚了那些话后,其实她也在懊悔?

    王导在一旁看着两人互动,总觉得这两人有些不对劲儿。珞宁被拒绝之后,看向王导问:“第一场戏是什么剧情?”

    王导见珞宁很关心剧本,便把手中握着的东西展开,递到珞宁眼前殷勤的跟他解释:“这第一场戏是一段回忆,主要讲的是女主的爸妈为什么会离婚的事情。这段戏,需要林姐一饰两角,饰演女主母亲年轻的时候。”

    导演解的时候,珞宁看了夕林一眼,感觉她今的状态不是很好。

    眼睑下乌青一片,脸色又有些白,那样的她实在有些狼狈。

    “那么饰演她父亲的男演员又是谁?”珞宁问了句。

    王导把男演员叫过来,那男演员来到珞宁面前,恭恭敬敬的喊他:“珞董。”

    珞宁看着男人,脸立刻就黑了。

    穿着黑衬衫,轻轻瘦瘦,这样的人跟他老婆演对手戏,他敢!

    马克站在珞宁身后,把脸瞥向一边,深呼吸再深呼吸。如果不这样做,他保证一定会绷不住笑场。

    导演察觉形势不对,开口问:“珞董,您有什么意见吗?”

    意见大的去了!马克在心里做出了回答。

    但珞宁却是个很会隐藏情绪的人,尤其是在公众场合,总不能曝光他和珞夕林的真实关系吧。

    那人瞬间变了态度,很谦虚的开口:“王导,拍戏我不懂,听您对这部戏下了很大的功夫,为了跟您紧密配合,在挑选角色上,jr给出的艺人都是极其出色的。那我就作为一个旁观者,我的意见吧。”

    王导额头冒汗,谁敢让珞宁称一声“您”啊,不想在圈子里混了吗?

    “您。”导演哈腰,做出请的手势。

    珞宁点头,声音极其的好听:“那我就直言不讳了,以我看来,这第一场戏是点睛之笔,能不能抓住观众眼球,就看这一场。虽然出场的时候,是女主的爸爸和妈妈,但……”他突然不话,朝夕林走过去,握着她的手腕把她拉过来跟刚才那个男人站在一起,指给导演看:“这两人搭吗?如果我是观众,第一眼就要弃剧。”

    王导后知后觉的补充了句:“那您的意思是要换演员?”

    珞宁瞪了他一眼,沉着声音:“你以为呢!”

    剧组每个人都能感觉到珞宁身上的怒气,王导眼下正撞枪口上,大气都不敢喘一下,此时马克走过来,将夕林和那个男人一起打量过一遍,摸着下巴:“其实我也觉得这两人不配,你这样的爸,怎能生出那样漂亮的女儿呢?”

    马克话风趣,很快就有人笑出声。也亏得有他解围,导演才敢开口话:“我换,我马上联系演员,一定让珞董满意。”

    “你错了!”珞宁突然开口,“不是要让我满意,是要让观众满意。王导,不止是选角的问题,还有导戏的时候,我希望你都能认真些。”珞宁走过去拍拍导演的肩膀,声似教诲:“毕竟在这个圈子混不容易。”

    “是是是!”导演一个劲儿的点头。

    珞宁抬起手腕看了眼表:“现在也快到了吃饭的时间了,这样吧,我做东请大家去吃饭,戏下午再拍。”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繁花落豪门,一世倾情》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繁花落豪门,一世倾情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繁花落豪门,一世倾情》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