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49从现在开始,涂上胭脂活在戏中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繁花落豪门,一世倾情正文 049从现在开始,涂上胭脂活在戏中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她就知道没有这么“好”的事儿,盛世集团?好啊,好啊!如果这个世界上有什么是珞夕林想不到的,那应该就是她死活都想不到珞宁居然会骗她!

    以前多好一孩儿啊!

    你给我等着!

    当珞夕林拿着剧本气冲冲的从宋雅的办公室跑出去的那一瞬,宋雅同步给马克打电话:“喂,老大,露馅了,夫人知道了!”

    宋雅惶恐不安。

    相对于未曾经历过暴风雨的白兔,马克可就显得老油条多了,似乎是为了安慰白兔,马克的声音格外温柔熨帖:“知道了,你别担心没事的,就是两口子吵架,床头吵,床尾和的。夫人来一趟公司见到珞董就什么脾气都没有了,不要给自己加负担,知道吗?”

    白兔乖乖的“哦”了一声,挂电话之前还在向马克确认:“你确定他们之间真的不会有事吗?吵架真的不好…。”后面那句她声咕哝着。

    很的时候,她目睹父亲和母亲吵架,那时候她很伤心,觉得自己是多余的。所以长大之后,每当她听见[吵架]两个字就特别的敏感。

    马克察觉到了白兔失落的情绪,微微心疼之后,却笑出声:“丫头,你听着,我不会和你吵架。不论什么时候。”

    一句堪似承诺。

    “啊?你啥?喂……”宋雅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电话已经挂了。

    所以,神仙请告诉她,老大这是在表扬她,还是在安慰她?

    宋雅微恼,不管什么时候,她在老大心里都是孩子,都长不大。她拿着手机,把屏幕当镜子,三百六十度照照自己。不了,二十五六啦,但也可能是自己打扮老气,老大没有注意过她吧。

    哎,你以为她愿意啊,她一个女孩子,年纪轻轻就坐上了总监的位置,一句算一句的,平日里如果不严肃一点,老气一点,怎么镇得住下面那帮人啊!

    所以这样,老大才没把她当女人吧。表示有点伤心,但是平日里她可以叫他[哥]、[老大]他都没有反对过,这样也好,在本不属于她的上海,有一个可以很亲近的人,她也一样知足。

    妈妈:知足常乐,她大概就是这样的人吧!

    珞夕林开着车,剧本放在副驾驶座上。那时候她想着jr娱乐公司到底藏着什么秘密非她不可时,剧本才从她的手中无意间滑落,当她蹲下去捡的时候,看到的刚好就是最后一页,当时宋雅便一脸紧张的看着她。

    所以一切都明白了不是吗!

    到达盛世景,前台却把她拦了下来:“姐,没有预约你不可以上去。”

    着便做出要叫保安的样子。

    正巧这个时候马克从大厅经过,她喊住了他。

    马克闻声,停下脚步往这边看了一眼,若是平日里,马克见她一定会笑。但此刻马克却一脸陌生的表情,他走过来问前台:“发生什么事了?”

    前台:“这位姐朝着要去见董事长,我告诉她没有预约就不能上去。”

    马克点点头,了解了情况,然后才转头看向她。

    “马克,”她先开口:“珞宁呢,我有事找他。”

    马克一副公事公办的口吻:“珞董在开会,可能没时间见你。”

    这个时候前台以为珞夕林真的就是一个误闯的陌生人,刚要开口下逐客令的时候,马克突然间返回来,“这位姐,如果你有急事非要见珞董的话,我可以先带你上去,让你在会客厅里等他。”

    夕林微微蹙眉

    什么意思?

    什么叫[这位姐]?他不认识她吗?

    “马克!”她又重新唤了句。

    “姐。”马克重申,“我是珞董事长的特助马克,跟姐并不熟悉。”

    “你失忆了?”夕林问。

    前台不认得她,她不怪,以前珞宁带她来盛世景的时候,直接走的董事长专用电梯,这些人离得远看不到也情有可原。可是马克呢,他一直随着珞宁左右,整个公司,除了珞宁之外,应该就属他见过她了吧。

    “姐请吧!”马克没有回答他,走在前面带路。

    这突如其来的怪异让珞夕林无所适从,如果不是集团大楼还写着[盛世集团]的话,她就要怀疑,不是他失忆了,就是她穿越了。

    可是走进电梯的时候,看到马克熟络的按下了35层的数字键,这才提醒她,她并没有穿越啊,珞宁的楼层就在35层。

    马克在一旁留意着珞太太那心翼翼略带怀疑的神情,自是觉得好笑,但又不能笑。他现在在演戏,不能中途笑场,否则坏了珞宁的好事,他非扒了他的皮不可。所以电梯镜上,他仍旧一副冰冷严肃的表情。

    当电梯叮的一声想起,门自动朝两边打开,马克率先走出电梯,夕林后出。他领着她进了会客厅,并开口:“姐,麻烦你在这里稍等一下,我去看看珞董会开完了没有。”

    马克离开后,夕林站在会客厅里,双手叉腰,大口大口的呼吸:气死她了!一个个都假装不认识她是吧?好,好的很!

    马克出来的时候,正好珞宁那边刚散会,他走上前,附到珞宁的耳边:“太太来了,我把她安排在会客厅里。”

    “知道了。”珞宁声音平静。身后还有一群高管,他让他们先过去,等剩下他一个人的时候,他看了马克一眼。马克也在看他。后者觉得好笑:“大哥快走吧,人都给你让完了!”

    “她来时是什么表情啊?”珞宁突然问。

    “很茫然。”马克学了珞夕林的表情动作,“马克,你不认识我了?你失忆了?”

    珞宁微蹙眉:“你呢?你是怎么回答的?”

    马克咳了声,一本正经的恢复刚才在楼下大厅的样子:“姐,我是珞董事长的助理马克,跟姐并不熟。”演的正尽兴,那只珞宁一个文件夹丢过来,咬牙切齿:“过了!”

    马克接过文件夹时,珞宁已经快步从他身旁走过,他看着手件夹唠叨:“文件夹啊,文件夹,你也跟我一样可怜!”

    他站在原地看着男人略显焦急的背影,勾起唇角:“老兄,祝你成功!”

    公司的长廊里,尽管珞宁走的很急很快,但到了会客厅门口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他便将所有的动作都停止了,迈着步子走着,和平常没有什么两样。

    感谢,他们公司的隔音都很好,所以珞夕林并没有听到任何声音。

    抬头看到他时,他已出现在门口正要进来。

    珞夕林沉着一张脸,气他。

    可谁知,他那一张脸更像是被冰块冻住一样,比她更具神色。

    他坐在她面前的沙发上,先开口:“刚才在开会,马克你找我,有事吗?”

    夕林真想问他:这个[你]是你的谁?但没有。

    先把眼前的事情解决了再。

    她把剧本翻到最后一页,盛世景出品的那一页给他看。

    珞宁的目光从文字上移开,注意剧本的页边空白部分,那里有一处是被她捏着陷进去的印记,怕是知道真相之后恨极了吧。

    垂下眸,接过剧本假装看了一眼,淡淡开口:“这件事不属于我管,我并不清楚。”

    她看着他,胸口有一团火在窜,偏偏他却一副毫不知情的模样,平静淡然。

    助理敲门,端了两杯咖啡进来。

    是他进会客厅前,吩咐助理煮的。现在上来了,他见珞夕林还站着开口:“别站着了,坐下喝杯咖啡,如果你很急的话,我叫相关人员过来看一下究竟怎么回事。”

    这是学会推卸责任了

    坐就坐!

    站了许久,腿也酸了,口也渴了。看到茶几上的咖啡想都没想,端起来就喝,哪知道这咖啡是刚泡好,结果烫到了她的舌头。

    珞夕林“啊”的一声吐了出来,印花地毯上把咖啡液体吸了进去,还冒着热气。

    她捂着嘴,一句话不出来,眼泪却出来了。

    烫死我了!她腹诽。

    “宝贝,你没事吧!”珞宁见状,赶紧跑了过来,半弯着腰,把她抱在怀里,查看她的伤势。

    抬眸,珞夕林对上珞宁蹙起的眉峰,一张担心到扭曲的脸。

    她眼睛红了,刚才是被烫的,现在是被气的。就那么瞪着她看了好一会儿。或许是珞宁觉得自己的关心太过分了,收回手,站起来喊助理再到一杯冰水进来。

    “我不能喝冰水。”她突然开口,以前喝酒喝到她胃快要到切除的地步,现在喝冰水,除非她不想活了。

    珞宁回过头,看到她眼里的泪,心口被狠狠地撞了一下。那种感觉是足以让他蹙起眉心的疼。

    “那我带你去医院看看,万一伤到了呢?”他吃过烧伤的苦,对烧伤有着害怕与恐惧,不敢再让她承受,所以哪怕是一点点都会让他心惊胆战。

    可她去不了解他的心思,呛声:“不去,我还有事情没办呢!”

    所谓“事情”就是他诓骗她的事,剧本的事儿。

    珞宁恼了,是她之前的样子,双手叉腰,对着会客厅的门大喊:“去把马克给我叫来!”

    没一会儿马克进来了,当他察觉到气氛不对时,就猜到自己等一下可能要成为炮灰。

    哎,心中哀嚎。但腿还是乖乖的走向珞宁,站在他身边开口:“珞董,有什么吩咐。”

    “这个剧本你熟吗?”珞宁把茶几上的剧本拿给他看。

    马克翻了几页剧本,然后才:“珞董,剧本和联系演员都是市场部的事儿,不属于我的管辖范围。”

    珞夕林听见后,皱了眉,就想骂他们:你们这样一而再再而三的推卸责任有意思吗?俩穿着西装冒充善良人类的大尾巴狼!

    珞宁抬头,看向面前隐忍怒意的妻:“你听见了吧,无论是马克还是我,我们都只是对集团的事物进行最后的裁决,至于这些,都是下面的人在做。”

    夕林在心中冷笑,拙劣的演技,如果在正常情况之下,她来找他,他一定二话不就把市场部的人找来了,何苦在这里和她咬文爵字。难道是当了进了娱乐圈都不可避免的要学会演戏?

    演戏是吧?她今来了就奉陪到底!

    她压下心中的怒意,语气如常:“那就请珞董将市场部的人找来,我有话想问个明白。”

    “先不急。”珞宁开口。他看着夕林,“我先问你,怎么好端端的想起进娱乐圈?”

    还不是因为你诓我!

    这是夕林最想的话,但,如果这件事情从头到尾都是珞宁一首操控的,那他不可能不知道,问话也只不过是个圈套。

    她与他对视,跳过墓园那一段:“我去新加坡参加了一个赛车比赛,得了奖回来,国内转播就知道了这件事情,刚下飞机的时候就有人过来找我签约,要打造我,让我进娱乐圈。

    本来被我拒绝了,但还有两个跟我一起回国的赛友,她们想进娱乐圈就和那家公司的人签了合同,等签了之后才知道,合同的条约上有一条给她们2000万,只签了我。”

    “那现在只要把这两千万还了应该就没事了,”珞宁插嘴,语气笃定:“两千万你不是没有。”

    夕林急了:“如果能还钱就好办了,可现在的问题是,合约上有一条,就算我把这钱还了,合同上已经签了字,我必须履行上面的条款。”

    “那又不是你签的。”珞宁纠正。

    “我签了。”夕林有些理亏。音量放,不敢去看珞宁的眼睛。

    可那个腹黑的相公,心里明明高兴的要死,却装的一脸的严肃:“究竟怎么回事?”

    不知是不是自己理亏的缘故,反正夕林是被他的声音吓到,吞吞吐吐的:“我其中一个赛友她有些困难,拿走了那两千万,虽然最后又还了回去,但如果我违约的话,她就要负刑事责任。我想帮她,所以……”

    “帮她把自己陷入困境?”珞宁沉着声音。

    “我不是那个意思……”珞夕林解释,但突然间反应过来,她来这里是干什么来了,是质问珞宁来了,不是让他质问的。

    于是寒了脸:“我问你,jr娱乐公司是不是你旗下的?”

    糟,珞太太头脑清楚,没有跳进圈套里。

    马克在旁边看了珞宁一眼,心忧他接下来该怎么对付。

    哪知,男人坐在沙发上坦荡荡的:“不是。盛世集团虽然占据娱乐圈半壁江山,但并不代表娱乐圈就是盛世的。”

    珞夕林拿着剧本,把最后一页,最后一行特别挑出来问他:“那这个盛世景出品是怎么回事?如果jr集团不是你的,你能挂名出品吗?”

    “挂名出品了,就一定得是旗下公司吗?”当珞太太拿着证据言之凿凿的质问珞先生的时候,却不想被珞先生一句话给反问回来。

    当珞太太怒不自已的时候,为了不把自己气死,她开始转移注意力观察珞宁今的穿着,黑色的衬衫,领口的扣子解开两颗,露出一截麦色的皮肤。那里没有被烧到,所以还是光滑的。

    夕林突然间想起度蜜月的时候,她不知道他烧伤了,所以喜欢他穿白色的衬衫,因为她记得他年少时,穿白色的衬衫最好看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旧时光的褪色,当时少年已经愈发成熟,举手投足之间都是一种魅力。他拒绝白衬衫,她慌张的以为他要忘了曾经记忆。

    在那些年里,他们分分合合,其实细算下来,也并没有什么好的回忆,所以如果他想忘记也无可厚非。

    但那时,只有她一个人在回忆里徘徊找不到他的身影。一个人的回忆很苦,她不想要这样。

    后来,她到底还是纵容了他的拒白穿黑。因为分开的时间太久,太长太长的岁月里他们没有在一起,再相遇,还有幸做他的妻,她便想宠着他。

    现代社会,有很多男生女性化,长得比女生还美,但有一种美是生的,无关[妖化]与[做作]二字,脸是一张魅惑的,让女人们见了都嫉妒的脸,可是性子里却是极其男人的,刚毅、成熟一点不缺。

    珞宁就是这样的一种男人,从就长得漂亮,不然也不至于自己13岁那年就早熟勾搭他。

    想着想着心情就好多了,这时候她看见珞宁招来马克:“去把jr娱乐管这件事的人请来,就我有事想要和她。”

    茶几上放着一个剧本,但眼下的故事却在按照另一个剧本走,马克去找宋雅,宋雅却满面愁容:“老大,你不是这只是夫妻俩吵架,一会儿就好的吗?干嘛还要拉着我啊,我进去什么呀?”

    “你只记住不要怯场,”马克:“我要提醒你,珞董刚才对珞太太jr娱乐不是盛世集团的,所以等一下进去,你的角色是站在珞董的对立面,以完全jr掌权人的身份,不能松口,一点余地都不能给珞董留!”

    “啊?”

    “别啊了。”站在会客厅门口,马克转过身双手握着宋雅的肩膀,黑眸幽深沉静,对她期待满满:“成败在此一举,董事长和夫人能不能和好,就看你的了。你得让他们看看,我马克教出来的人,气场也非常强大!宋雅,摆出你平常的态度,大步向前走!”

    白兔又被大灰狼诓,隔着一扇门,宋雅恋恋不舍的回头看了马克一眼,看见他迷人的笑容,宋雅不是花痴,对美人的欣赏也又度。她只是想到这些年,从进入职场开始,都是马克在身旁帮她,他就像她职场上的恩师,她不想让她失望,所以,深吸了一口气,敲开了会客厅的门。

    “珞董,这么着急找我来是有什么事吗?”宋雅一进来脸上就挂着一副职业女性标准的笑容,不怯场,而且动作十分优雅。

    马克跟在后面笑:好样的,丫头!

    珞宁注意到他,怕他露馅。于是把他差出去煮咖啡。

    “请坐,宋总监。”珞宁伸出手让她坐到对面的沙发上。宋雅看到夕林,先是一脸惊奇,而后扬起唇角,温温开口:“林姐怎么在这儿,您跟珞董认识吗?还是你想跳槽,觉得jr没有盛世集团待遇好?”

    现在的宋雅跟在jr集团的宋雅好像不是一个人,现在的她话圆滑,一副职场女强人精明的嘴脸,完全就把夕林给搞晕了。

    但是让她晕的那个人除了宋雅,还有她的丈夫。

    珞宁听宋雅称呼她“林姐”不由的皱了眉:“你换名字了?”

    “珞董事长不知道吗?”宋雅开口,她站在夕林身边,“这位林姐是jr前几刚签下的女艺人。”

    她从包里把那份合同拿出来给珞宁。

    刚好,马克端着咖啡进来了,宋雅看着一脸疑惑的珞夕林开口解释:“马特助来jr请我的时候,把事情了个大概,所以我就把你签的合同带过来给珞董看看。”

    珞宁眸子沉了,白纸黑字上签的是林夕与珞夕林无关,这个忙他帮不上。

    会客厅里继续想起了宋雅的声音:“林姐,刚才你急着离开,我可能没有清楚,我过jr掌握着顶级资源,其中有一部分就来自盛世集团,娱乐圈都知道盛世集团旗下拥有一大批一流的编剧,jr一向跟盛世集团有合作,他们出本子,我们出艺人,造成你的困惑,实在不好意思。”

    马克尽量站在一个不起眼的位置,他实在不忍心看了,这珞董坑起妻来也是娱乐圈独一无二的。

    可怜的太太……

    “好,劳烦宋总监了。”珞宁微笑以对,让马克送人。

    宋雅与马克对视一眼,在离开之前演好自己最后一场戏,经过夕林身边时,冷声开口:“林姐,别忘了你是跟jr签过约的,合约期间不准另寻下家。”

    出来之后,宋雅送了口气,赶紧问马克:“我刚才表现怎么样,没有露马脚吧?”

    “没有。”马克越过宋雅快步走过去。

    当宋雅追上去的时候,却发现马克一直在忍着笑,好奇便问:“怎么了吗?”

    马克终于站着脚步,看向她,嘴角的笑意转移到了眼睛里,“你知道吗,刚才你的样子,真像黄世仁她妈。”

    宋雅当场石化。

    容她将它理解为这是马克对她演技的评价……

    马克去送宋雅,会客厅里只有他和她。

    他:“这件事情已经不在我的范围之内了,你跟jr之间有合约我没有办法插手。”

    她:“好,我知道。”随后又补充了句:“jr不是你的子公司,我不知道该喜还是该忧。”那声音淡淡的,若细听,一定可以听出话语里的讽刺和心痛。但这些东西,全部都被夕林用“无所谓”的状态粉饰。笑了下,夕林开口:“珞董,我突然间有个主意,不如我用林夕这个身份和您搞一出绯闻如何?你知道我帮朋友是需要钱的,但现在我只是个新人,想出名却没有什么噱头。林夕只有攀上珞董才会身价倍增。珞董以为呢?”

    那时珞他还在她对面的沙发上坐着,突然听到她这样的话,站起来绕过玻璃茶几走到她面前。

    她坐在沙发上,而他则是俯视着她,一手撑在沙发背上,上身前倾,另一手挑起她的下巴,让她与他对视,男人墨色的眸子,散发出幽深的光,他却看到妻子唇角上扬,那双漂亮的眼睛,比之往日多了份狡黠与魅惑。

    珞夕林看着丈夫那张俊脸在自己面前放大,当他快要接近嘴唇的时候,却勾起唇角,附到她耳畔,声音低沉磁性:“很好,珞夕林果然重情重义。请问什么时候开始?”

    门没关,马克送宋雅返回时,刚好撞见珞董与珞太太两个人在沙发上以一种及其暧昧的姿势存在着。一个坐在沙发上,身子靠后,手臂架在两侧撑着,一个倾身向前,单腿跪在沙发上,挑起面前人的下巴,那深情的对望……

    看呆时,却遭到某人凭空射过来的一记刀眼,讪讪的关上门退下了。

    隔着一扇门,马克却欢欣鼓舞:没想到这两个人这么快就和好了,看来丫头的演技还是可以认可的。

    被刚才突发状况打扰,夕林有些分心,珞宁却挑着她的下巴让她看着自己:“,什么时候开始?”

    夕林笑:“珞董平日里很忙,林夕不敢打扰,不如就从拍戏的时候开始吧。珞董能抽出时间吗?”

    珞宁回眸,一丝笑意在眼底荡漾,却是一幅无可奈何的口气:“有空。我会让人留意林姐新剧开拍的时间,到时一定准时出现。”

    “好。”他俩一直保持着先前的动作,夕林现在手臂有些酸,尤其是珞宁还把她困在怀里,呼吸闷热,于是开口:“珞董,现在可以让我先走吗?”

    “请!”珞宁让路。

    珞夕林前脚刚出会客厅,后脚门就被马克推开,他走进来,好奇的问珞宁:“怎么样,你们两个和好了吗?刚才……”他用手比划着,好像刚才就已经发生过什么害羞的事情。

    珞宁坐在沙发上喝咖啡,那咖啡已经凉了,他抬眸瞪他一眼。

    嫌他话太多。

    马克又一讪讪,觉得似乎男人们结了婚之后,脾气就会变得阴晴不定。刚才不还好好的吗?

    珞宁把那杯凉咖啡放到茶几上,搭起腿才慢悠悠的开口:“她想要利用我。”

    马克:“啥!谁?”

    珞宁:“能是啥,能有谁?”

    此话引来了马克的兴趣,他在沙发上坐下来:“,到底发生什么了?”

    珞宁:“她要用林夕的身份跟我搞一场绯闻,就是为了给朋友赚钱。”

    “啊?”发出这一声感叹后,紧随而来的是马克止都止不住的笑声,他对上珞宁生无可恋的脸:“你刚结束,她这边就开始了,你们夫妻俩在搞轮回吗!”

    当夕林跑出盛世集团大楼外时,忽然觉得心口很疼,停靠在一旁你休息,把手插进发丝里,不知道当时为什么就能想到跟他维持一种合约关系的爱恋。

    眼前水雾突生,她回头望了一眼盛世集团四个鎏金大字,眼泪期然而落:“珞宁,我只是想爱你多一点,只多一点点……”

    晚上,夕林回家洗过澡,坐在梳妆台前擦护理霜,手机就在眼前放着,忽然响了起来,屏幕上显示宋总监。

    夕林划开接听键,拿起手机:“喂,宋总监有事吗?”

    她的声音很淡,淡到听不出任何的情绪。

    宋雅有一刻迟疑,握着手机不敢开口,其实她没想要这么晚了还打电话打扰她。只是刚才马克告诉她,作家的剧本已经写好了,让她通知珞太太,明日出席新剧开机发布会。

    马克好像有未卜先知的能力,怕她心软,于是就在电话里给她打了一针强心针:“为了珞董和他太太的幸福,我们必须按照订好的剧本走,丫头,你也不喜欢有情人散了对不对,你也很讨厌吵架了对不对?所以,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要让他们两个和好,知道吗?”

    在电话里,他一字一句细心引导,话心措辞,不敢轻也不敢重。心翼翼期待她能够听明白。

    她想回嘴:“我不是孩子了,我能听懂。”但最后出口的只是:“放心,你让我做的,我都会做好。”

    所以此刻宋雅挺起胸,口气硬了起来:“林姐,抱歉这么晚了还打扰你,我只是通知你一下,金作家的剧本已经写出来了,公司准备趁热打铁,明准备新剧开机发布会,到时候会请到上海各家媒体报社写新闻,为你造势,你好好准备一下。”

    “好。”夕林答。

    第二一早,夕林被公司的保姆车拉着去开机现场的时候,在车里,苏毓敏就忍不住在她耳边开炸:“这个宋总监太气人了,好的,我是你经纪人,有什么事情先通知我,可是到现在为止,所有的消息我都是最后一个知道的,我还算什么经纪人啊!”

    似是她吵得太厉害了,车里包括她还有司机师傅耳朵都受不了。司机更是通过观后镜皱了眉心,真没想到看着很漂亮的女孩子,怎么这么能话声音这么大!

    好像只是长了一张女生的皮,骨子里跟个男生没什么两样。

    夕林昨晚没睡好,昨晚挂了宋雅电话,紧接着就给珞宁打了一通电话,告诉他今开机发布会的事情。现在,看着不话,实际上困的很。

    实在被苏毓敏折磨的不行了,珞夕林侧过头看着她,唇角扬起淡淡的笑:“你不是有我吗?只要我在你身边,你就是我的经纪人。”

    夕林是累了,所以眉目有些朦胧婉柔,但是这一切,美人的容颜,美人的神情对苏毓敏来都好暖,好温柔。

    她停止了叨叨,挽着她的手臂,靠在她的肩上,红了眼眶:“美人,我好爱你,真的好爱你!”

    “嗯,”夕林摸摸她的头,开玩笑:“好好爱我。”

    夕林也没想什么,两个女生靠在一起,趁着还有一点时间,睡了一会儿。

    到了现场,不出意外,车门一打开,就有无数架相机冲着夕林过去。强光太厉害,夕林把脸瞥了过去。而苏毓敏的职责就是帮她挡开这一切。

    对于苏毓敏来就算她现在不是夕林的经纪人,她也会为夕林做这些,一路挡,一路开口:“请让让,让我们过去。”

    夕林拍的这部电视剧的剧名叫《我想拥抱你》

    因为男主设定是一个因个人原因退役的赛车手,但赛车经验特别踏实,女主就是在他的训练下拿到冠军的,最后当女主拿着冠军的奖杯站在领奖台上的时候,她看着人群中的男主笑了,了一句:“我想拥抱你!”

    夕林站在《我想拥抱你》的官宣海报前,与编剧导演还有合作演员一同合影。

    现场有为他们准备的椅子,合影之后,他们一次入座,开始回答台下记者提出的问题。

    美娜这次出演《我想拥抱你》里的女二号,也就是继母的女儿,女主夏阑珊异父异母的妹妹凌伊人。她坐在编剧的身边,与夕林中间隔着两个人。

    当记者还没有开始发问的时候,美娜就已经开始抢话了,她拿起桌上的话筒,对着镜头巧笑:“大家好,我是美娜。我要在《我想拥抱你》这部电视剧里饰演女二号了哦,请大家多多支持。”

    美娜之前演过几部电视剧,但因为是新人直接到了一些无关紧要的角色,虽然如此,但还是有了一定的关注度。

    这次能演一个女二号,美娜自然高兴的不得了。当她以为自己就要熬出头的时候,却发现,这部剧的官宣女主竟然是一部戏都没有演过的林夕。

    林夕没有出现之前,美娜却是在这个圈子里摸爬滚打近十年的,她用了十年的时间才换来一个女二号,林夕才刚出道就是女一,她心里不平衡了,所以从现在开始她就要抢戏,把记者的关注度都聚集到她这边来。

    美娜今日盛装打扮,一字肩v领连衣裙,如果倾身的话可以看到胸前的乳沟。烫波浪卷,打扮的时尚妖艳。

    反观珞夕林,一身休闲装打扮,白色条纹衬衫,牛仔裤,脚下一双帆布鞋。

    苏毓敏看看她,看看美娜,对后者咽了口口水,对前者撞了下胳膊,美人,你这么漂亮怎么不知道打扮呢?瞧风头都被女二号抢走了!”

    夕林只是笑笑没话。

    果然这个时候就有记者把手中的话筒对准珞夕林:“林姐,呃……”记者有些为难,目光在夕林和美娜之间来回流连。

    夕林拿起话筒:“有什么你就吧。”

    记者开口:“今是开机发布会,你看美娜姐这么盛装出席,而作为女主你却穿的这样简单,是对剧本没有信心吗?”

    在娱乐圈呆久了,连记者都是话带刺儿的,明明知道她身边坐着的就是本剧的编剧,还这样,是想为难她。

    如果这个问题她答不出来就代表,真的对编剧有意见。这时候所有的镁光灯和现场的演员们注意力都到了她身上。

    当她看到出席的演员的时候,总算想起宋雅先前的盛世集团出剧本jr出艺人是什么意思了,因为女二和男主都是jr公司的。

    男主是顾楠,他们见过。挺不错的男孩儿,这下顾楠也看着他,不过他的眼神温和,并没有她笑话的意思。反而在他眼里夕林还看到一丝鼓励。

    报以微笑,夕林面对镜头:“你多想了,其实我今这样的穿着打扮是为了更贴近角色,”她朝编剧看了一眼,笑着开口:“金编剧在写这个剧本的时候,就已经表态女主是个很坚强励志的女孩,所以根据角色定义,我才专门穿成这样,是为了表达对编剧的尊敬。”

    这个理由足以让现场采访的记者信服,纷纷拿着笔或是笔记本电脑记下,这颗娱乐新星刚才过的话。

    姜美娜不削,趁着大家注意力分散的时候,声嘀咕了句:“马屁精!”

    而这一番话却是到了编剧的心头,她终于开口帮夕林打圆场:“刚开始jr告诉我要演我剧本的人是一个新人,我当时还很怀疑,她到底能不能演好我的剧,现在看来,我不得不佩服宋总监的眼光,她真的帮我找对人了。”

    金编剧激动之下,竟放下话筒,当着众家媒体的面儿,伸开双手拥抱了夕林:“你真的把我的角色吃的很透,我看好你。提前预祝你成功。”

    场外,珞宁坐在车里,透过观光镜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扬起唇角温温的笑了:“珞太太总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对啊,”马克接话:“刚才那个问题,别是记者了,就是跟她同台的演员都等着看她笑话呢。”

    马克的眼神一直盯着一身红装的姜美娜,暗自打量,这女人嫉妒心不啊,珞太太要是跟这种人合作,该怎么办呢?

    珞宁收回视线,伸手打开车门:“走,我们也该下去了。”

    珞宁的突然出现,将现场所有的注意力都带走了,记者们能够在这种场合捕捉到珞宁的身影,简直是太意外了,马克跟在他身后,帮他挡下突然会发生的意外。

    今日的他,依旧一身黑色手工西装,得体剪裁,在记者不断按下的快门里,款款朝她走来。

    如果细心,就能发现那人的眸中还带着笑意……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繁花落豪门,一世倾情》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繁花落豪门,一世倾情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繁花落豪门,一世倾情》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