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48当我开始相信的时候,却又是另一场局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繁花落豪门,一世倾情正文 048当我开始相信的时候,却又是另一场局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那时候我总习惯将结果当开始,却忽略了人生并不是一道数学逆向证明题,开始就是开始,结果就是结果。后来我,当这场爱从开始就是我勾搭他,可到头来我却将他推远。爱过的人:“当你把他推远了,时间长了,你一定会忘记他容颜,或许就算不忘记,搜寻过记忆里确实有这样一个人,他的五官轮廓也都模糊了。”

    所以在这个故事里我设计了太多甲乙丙丁,却唯独我和他的戏份却少得可怜,回过头,看零零星星,我想问:“我们呢?”

    属于我们的时间去了哪里?

    隔一早珞夕林和苏毓敏、高素妍三个人一起打车去了jr娱乐公司,前台接待早知道她们会来,已经在等候了。

    一个穿着白色职业套装的女人开口:“三位,请跟我来。”

    一路电梯,畅通无阻。

    宋雅亲自接待,见她们来,笑着脸,站在办公桌后面,好像她们进来之前刚结束了通话,手还没来得及从话筒上移开。

    “林姐、高姐、苏姐,你们来了,请坐。”宋雅从办公桌后面出来,穿着蓝色连衣裙,得体优雅。

    她请她们三个在沙发上坐下,吩咐一旁的助理:“去倒三杯咖啡进来。”

    助理出去。

    没有其他人,苏毓敏再也忍不住了,勾起唇角,言语不善:“宋总监,您是什么意思?昨儿个是您亲口要签的人是我和素妍,我这才答应签了合同。可回去一看,您这合同上点名只要林夕一个人,有您这样诓骗的吗?您已经犯法了您知道吗?”

    苏毓敏今可是有备而来,在来jr之前她就把合同拿上了,现在从包里掏出合同,仍在茶几上,跟宋雅一个下马威。

    但宋雅却坐在沙发上不动声色,仿佛已经预料到会这样。只是苏毓敏丢文件的那一刹那被纸页卷起了不的风,微微乱了宋雅额前的发。

    宋雅也不急,用食指挑开,动作极其优雅。

    合同在玻璃茶几上放着,她也不看,只是笑着对上了苏毓敏那双愤怒显现的眼睛。慢条斯理的开口:“苏姐,合同是什么内容你难道就在不知情的情况下签吗?犯法严重了,你没看清合同内容就签字,第二跑过来兴师问罪,这又是什么礼?犯得什么法?”

    苏毓敏气急:“宋雅,我真恨当时没拿录音笔把你的话录下来,看你还有什么好?”

    宋雅笑:“当时没有想到,现在后悔了还有用吗?”

    珞夕林在一旁看着,一个是气急败坏却无言以对的苏毓敏,一个是久经商场,游刃有余的女强人宋雅,两者交锋,前者根本不是后者的对手。

    按照合约里的,苏毓敏她们从收下宋雅给的2000万之后,便不能再返还,就算苏毓敏逞一时之能,将这支票仍在宋雅脸上,宋雅收下,但她还是要一约履行责任。

    果不其然,苏毓敏真的一气之下跟高素妍开口:“素妍,你那张支票呢,拿出来!”

    “哦。”高素妍很听话,打开包把昨宋雅签的那张支票递到了苏毓敏手里,然后苏毓敏就当着所有人的面儿,将支票仍到宋雅脸上:“还给你,我们不干了!”

    “走!”她已经站起来,拉着高素妍和珞夕林,但这个时候却听见宋雅的笑声。

    苏毓敏转过头来:“你笑什么?”

    宋雅看着手里的支票:“现在,连支票都在我手中,你还有什么证据我拿2000万买断你们?还有合约上写的清清楚楚,这两千万就算退回了也不关公司的事情,况且…。”她把目光移到珞夕林脸上,唇角笑容渐显:“因为之前已经签了字,林姐现在已经是jr旗下的艺人了。”

    “你!”苏毓敏气的咬牙。

    一旁高素妍责怪她:“都是你太心急了,现在中了圈套,我们有理都不清了!”

    “我怎么知道这女人这么狡猾!”她心里也窝火呢,那可是两千万的支票啊,怎么来的怎么回去了,搁她掌心里还没暖热,现在人才两空,不比高素妍好受到哪里。

    那两孩子闹腾,相互埋怨推卸责任,暂且屏蔽。

    宋雅和珞夕林对峙,两个人不话,全程保持微笑,宋雅之前没有听过珞太太大名,只知珞董事长将这位妻子保护的很好,从不让她在媒体上路面,直到昨马克突然从总部过来,交代她办这件事情,她这才知道了珞太太原来叫珞夕林,是上海首富珞震庭唯一的掌上明珠。

    马克给了她一张珞夕林的照片,嘱咐她:“太太不希望自己引起太多人的关注,所以改了名叫林夕,你去机场见到她的时候,也用这个名字称呼她,千万不要露出马脚。”

    他把一式两份的合同交到她手上:“这是董事长亲自拟定的,不管你用什么办法,诓的骗的都不管,一定要让她在这合同上签字!”“这样真的好吗?”宋雅萎了,他们jr娱乐公司可是全国最大信用最好的娱乐公司,从来都是严格按照行业规矩来,这突然间偷鸡摸狗的,她心脏受不了。

    马克斥她:“上头有珞董顶着,你怕什么?”

    宋雅被他吓的一愣一愣的,马克看了不忍心,便绷不住笑了:“实话告诉你吧,这次是咱们家夫人负气离家出走,珞董哄不好才想了这么一个办法,你我只管听命就行了。要不然夫人心情不好,珞董情绪就不好,这连锁反应就够我们这些人受得了。你总不想被他逼着整都有干不完的工作吧?所以签下夫人,珞董高兴,大家皆大欢喜。”“那签下夫人之后呢?”宋雅看了下这上面的条约,对马克:“霸王条款啊,万一夫人醒过来找来算账,我改怎么办?”

    马克莞尔一笑:“放心,她要找也不会找你,会直接找到珞董的。”

    到时候,两口子掐架,他们直接在旁边看就行了。

    “哦,懂了。”

    宋雅狗腿子般答应了,但是现在看到珞太太,她觉得珞太太很有气质,完全不像个会无理取闹的人啊,刚才他们话的时候,她也只在一旁静静的听着,不怒不恼,这样好修养的女子,怎么会负气离家呢?

    还是人家出来之后是一种状态,回家之后又是一种状态?

    哎呀不管了!

    宋雅乱了,反正她听命行事就对了。

    当着珞太太的面儿她们还是陌生人,戏还得演下去。宋雅挺起了脊梁,不卑不亢:“林姐,按照合同,你已经是jr的艺人了,从今开始,你,归属jr管理。”

    完,宋雅后背冒冷汗:啊,我犯大罪了!竟敢命令董事长夫人。

    “好,那么我该做什么呢?”

    宋雅愣住,旁边那两个姑娘也愣住了,没想到珞夕林这么好话,竟一口就答应了。这倒让宋雅有些无所适从。好在这个时候助理送咖啡进来,才稍微缓解了气氛。

    宋雅咳了咳,像夕林伸出手:“林姐先喝杯咖啡吧。”

    夕林喝咖啡的时候,宋雅撇过脸,在自己的办公室里不自在的张望着,咬牙默念,接下来要干什么呢,等剧本啊,剧本啊,剧本你什么时候来,在多待一分钟姐姐就要崩盘了。

    妹的,早知道不接这个活儿了。真人不见不知道,一见吓一跳,她的气场哪里是珞太太的对手啊。怎么人家也是从培养起来的,什么场面没见过?她只是个半路出家的,比起来终究差一截儿。宋雅的心里活动,珞夕林不可能知道,只是端起咖啡喝的时候才觉得怪异。

    这咖啡的味道竟然是牙买加蓝山。众所周知,牙买加蓝山是少有的贵重咖啡,一般公司待客时不会选用这么昂贵的咖啡。除非是比较尊贵的客人亦或是熟人。

    夕林眉头微粗。

    “怎么了?”苏毓敏见她神情不对便问。

    她望了坐在对面的宋雅一眼,心想今才跟她第一次见面,谈不上熟,蓝山的口味有很多种,自己喜爱牙买加蓝山,没有几个人知道。是碰巧也不定。

    于是摇头,和苏毓敏开玩笑:“貌似jr公司很有钱,连杯咖啡都这么贵重。”

    苏毓敏看着自己被子里的咖啡。

    咖啡有什么贵重的?不就是普通的雀巢吗?这孩子一惊一乍的。

    没一会儿助理进来走到宋雅身边附耳跟她了什么。宋雅放下咖啡对她们:“对不起三位,临时出了一些事,我去看一下。”

    完她便和助理一前一后的走出了办公室。

    当闻到外面自由的空气时,宋雅深吸了一口气,气沉丹田,连续吐气吸气。

    助理看了不解的问:“宋总监,您这是怎么了?”

    她答:“没什么,胸闷气短。”

    似是想起了什么,宋雅回头看向助理:“你马特助来了,人在哪儿呢?”

    “在会议室等您呢!”助理。

    “好了,我知道了,你去忙你的吧。”挥手遣走了助理,宋雅就往会议室里赶。

    马克一身黑色职业装,白衬衫衣领敞开最上面的几颗扣子,双手插兜站在落地窗前,双腿比直修长,

    身影清隽。玻璃上映着他那张俊美的脸,嘴角挂着一抹从容的笑。气质卓然。

    珞宁和马克在一起绝对就应了那句话:“好看的人在一起玩儿。”况且这两人不仅长得好看,还能一块儿腹黑,马克唇角的笑意绝不轻易显现,但如果显现了就代表他一定在构思什么“好玩”的事情。比如现在,他已经在想,如果珞夕林知道这一切都是珞宁一手安排的,珞董事长是不是要迫于妻子的淫威,跪搓衣板。那到时他一定在珞夕林耳旁添油加醋,叫他跪榴莲皮。

    想着想着,他一个人没忍住噗嗤一声就笑了。

    宋雅一推门进来就像马克诉苦:“马克大人,十万火急快救命!”

    “怎么了把你吓成那样?”马克转过身,手从口袋里掏出来,接住那个迎面向他扑过来的丫头。

    四下无人,宋雅一脸沮丧:“哥,暂不这么玩儿了行吗?”

    听她这么,马克到来了兴趣:“怎么,夫人发威了?”

    宋雅甩开他的手,抱怨:“发威倒好,可偏偏夫人就是一副好话的脾气。”宋雅一边,一边跟马克学夕林那是的样子和话:“好,那我该做什么呢?”宋雅歪头看着马克,摊开手反问:“那我该干什么呢?”

    宋雅歪着头的时候,额前刘海撇到了一边,遮住了视线,马克走过去,扬起唇角,伸手将她的头发捋顺,温声开口:“剧本马上就好了,你再坚持一下。”

    “坚持!”宋雅推诿:“哥,我坚持不了了,你知道吗?夫人往那儿一坐,气场就出来了。优雅大方从容不迫,那双眼睛好像把什么都看透了一般,我感觉自己在她面前就是个透明的,她只需看要一眼就知道我在想什么。你想想看,她明明知道那合同就是个陷阱骗她的,可是她却没有异议的答应下来,这事儿搁谁身上能善了啊?完了,我罪过大了!”

    丫头懊恼时,马克在她头上弹了一记。

    “啊!你干什么啊!”丫头皱眉揉着额头。

    马克把手放在她的肩上,因为长得高,所以他看着她的时候要稍微弯一点背,那么一双幽黑明亮的眸子就对上了丫头水汪汪的大眼睛:“她有气场,你也不差啊。我马克亲手培养出来的人,应该没那么弱吧!”前面的温柔但后面却突然严肃起来:“宋雅!挺起你的胸膛!”

    宋雅听命,又恢复之前优雅大气的状态。

    “这就好了!”马克欢喜,把手放在宋雅头上,揉揉她的头发,转过她的身体,在她耳边:“齐步,向前走!”

    宋雅深吸一口气,雄赳赳气昂昂的打开会议室的门:“人生自古谁无死啊!姑奶奶拼了!”

    马克双手插进口袋里看着丫头一副形同“赴死”的决绝背影,忍不住笑了:“珞宁啊,珞宁,你家丫头可把我家丫头吓死了!”

    回到盛世集团,马克推开董事长办公室的门。珞宁已经等着了,见他回来,开口问:“都安排好了。”

    “恩。”他走到酒柜前先给自己倒了杯红酒,喝了一口解渴,握着杯子,翘起一根手指头:“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这“东风”指的就是剧本了。

    后来倒了杯给珞宁拿过来:“基本上珞夕林已经被框进去了,你现在也应该准备准备后面的事儿该怎么对付。”马克特别提醒:“别到时候见到老婆心又软了。”

    但话又回来了,马克手里拿着喝过的红酒杯,垂下眼睑,墨色的眸映在红酒浮动的表面已染上了笑意。

    想来自己放荡不羁半辈子,还是被一个丫头给诓住了。当时笑话珞宁坦荡荡汉子,竟无由的对一个女子服软。

    那时候不懂,现在倒是可以解释了。种种行为只是因为你还没有遇到那个可以降服你的人。

    他抬眸看了珞宁一眼,与其碰杯,眼里的笑意不撒,不是因为那个人到底有多厉害,而是,当她来时,她的套是你甘愿套上去的,并且甘之如饴。

    宋雅回来之前,苏毓敏在办公室里握着珞夕林的手,依旧像昨夜里一般道不完的歉意,可又疑惑今她来明知道就是一个陷阱,为什么还要往里跳?

    夕林:“我想知道他们到底想要干什么!”

    她在新加坡拿了奖,国内平台转播,消息流动,宋雅作为jr公司的娱乐总监,发掘新星无可厚非,机场相遇,一切看上去都顺理成章。

    可,她只是一个赛车手,既非表演专业,怎么能一下子就有两千万的身家?这不符合逻辑。jr的家底再厚也不可能投重金到一个完全陌生的新人身上。

    所谓百密终有一疏,一份并不合理的合同,一个“非她不可”的条约将所有疑点都暴露出来,直觉告诉她,事情似乎并没有这么简单。

    宋雅推门进来了,脸上带着笑,:“林姐,让你们久等了。”

    这趟回来,珞夕林发现她心情好了很多,声音都变甜美了。

    这次宋雅主动跟珞夕林话:“林姐,你第一来公司,要不我先带你到公司四处转转,让你认识一下将来要合作的同事?”

    她的同事应该就是现下活跃在娱乐圈一线的明星和他们的经纪人。艺人的圈子向来很,珞宁的盛世集团旗下的艺人就是这个样子,所以她并不陌生。

    “那她们呢?”珞夕林开口问,“你曾经承诺过也让她们进娱乐圈的。”

    宋雅敛了唇角的笑容,把目光看向珞太太身边的苏毓敏和高素妍,以她的眼光来看,这两姑娘都长得不错,虽然与络太太坐在一起没有人家的气质,但颜值是有了。

    所以,她本意也是想签的。但是马克过了,这就是一场专门为珞太太设的局,她怕因为自己的擅作主张,扰乱了局,上头要是怪罪下来……别上头了,就是马克怪罪下来也够她吃不消的了。

    宋雅想了个折中的办法,笑着对苏高二人:“这样吧,因为二位不是学表演出身,所以先到楼下去试镜,让我们的专业老师评估一下……”

    还没完,话就被苏毓敏打断了:“林夕也不是学表演的,你为什么就一定要签下她呢,这不是打自己脸,无法圆场吗?”

    宋雅怎么都是在职场上混过几年的,面对这种突发状况也有自己那一套对付的方法。

    比如现在脸上一直带着笑,丝毫不受苏毓敏话的影响:“苏姐,你们都知道林姐是在新加坡赛车比赛中取得成绩的。她作为国际上唯一一个取得亚军宝座的女赛车手,本身就很抢手。也符合我们挖掘新星的要求。句难听的,苏姐和高姐,今完全是沾了林姐的光,圈儿里的人都知道一个新人想要被jr签下,就好比要经历九九八十一难,方可落定。而二位今直接进了公司,只是让你们去试镜,你们已经得到许多人求之不来的特权了。”

    宋雅的一句话直接将苏毓敏的所有不满都堵了回去,身旁高素妍拉了拉她的袖子,示意她不能再和这个宋雅逗下去。

    人家的没错,机场里,本来就是要签下林夕的,是她们太过自私想要当演员,还承诺宋雅一定想办法把林夕也拉进来。

    如今林夕已经答应了宋雅,对方也不追究她们的法律责任,这已经是不幸之中的万幸了,她们实在不方便再些什么了。

    高素妍对宋雅客客气气的:“宋总监的对,我跟玉米真的没有什么经验,我们现在就下去找老师试镜。”

    “好,我叫助理带给你们指路。”罢,她便起身走到办公桌前,打了一个电话,助理就进来了。

    “宋总监。”助理恭敬的站在门口。

    宋雅指了指已经站起来的苏高二人:“你带她们两个去三楼媒体室找老师试镜。”

    “好。”助理转向苏毓敏和高素妍:“二位请!”

    高素妍看了眼夕林:“那我们先走了。”

    女孩子毕竟有虚荣心,高素妍长得又不差,如果能当演员的话最好不过了。

    夕林点点头:“去吧。”

    她们走后,宋雅也开口了:“林姐,我们也出去吧,有正经事要办呢。”

    “好”。

    三楼媒体室门外,助理敲门,苏毓敏和高素妍站在助理身后,高素妍抑制不住自己紧张而略带着一点激动的心情,问身旁的玉米:“怎么办?进去之后要怎么呢,怎样才能给老师留一个好印象,让她把我们留下来呢?”苏毓敏现在完全没有这副心思,她想到还被宋雅挟持的美人,愈发的懊悔,如果不是当初自己贪心,美人也不至于这样处处受人掣肘。

    想起昨夜里美人还安慰她:“好了,你别担心,明早上我们三个一起去jr看看,或许情况真的没有那么坏,你都我漂亮了,那我就去试试,不定拍个戏一炮而红,将来让你抱大腿。”

    从母亲去世后,就再也没有人这么掏心掏肺的对她了,美人对她好,她如果再烂了心思坑她的话就太不是人了。

    一下子想明白之后,她拍了拍高素妍的肩:“你跟她进去试戏,我上去看看!”

    “哎,你干嘛去啊,别再闯祸了!”高素妍在后面喊。但那个时候玉米已经进了电梯,按下楼层键,将她尖细的声音阻隔在外。

    电梯铝制的门镜映着她漂亮的容颜,那双大眼却透着格外坚定的目光:“美人你等着,我来救你了!”

    宋雅带珞夕林去二楼,进电梯的时候她告诉珞夕林:艺人们平日里都在二楼活动,她们有各自的工作间,比如陆云深啊、秦浅啊、珈蓝啊,她们不都是一线吗,所以有自己的工作室。

    “嗯。”夕林点点头。问她:“如果我加入进来,需要怎么做?称呼她们师兄师姐吗?”

    宋雅尴尬,将头瞥向一边,脸立马囧了:我的董事长夫人,咱一大家子都靠您和珞董养活呢,谁能受得起您一句师兄师姐啊!别让咱折寿了行吗?

    夕林看她有些不对,轻声唤她:“宋总监。”

    “啊?”听见珞夕林的声音,宋雅立马将头转过来,脸上挤出笑,“什么事?”

    “你没事吧?”不知道为什么,夕林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没事。”宋雅摆摆手,这个时候正巧电梯叮咚一声打开了。

    “请吧。”宋雅伸出手,让珞夕林先出去。

    “哦。”

    艺人们看到突然出现在二楼的宋雅格外欢喜,因为jr公司有严格规定,凡是签约公司的艺人,都只能呆在特定规划的区域也就是二楼,不能越距。

    三楼是媒体室,专门试新人的,四楼等等,越往上走职务就越高,都是公司的中高层管理级,上头没有点名叫谁,谁都没有资格多上一层楼,不然就会被雪藏。曾经也有几个不懂事的艺人不信邪,故意上去了,结果被批评了一顿,狠狠地被雪藏了五年,但这五年里被雪藏的艺人没有一个肯离开jr的,原因是jr掌控国内一流资源,而且对艺人的保护也是其他公司没有的。所以他们就算被雪藏也不愿意离开jr。

    后来就再也没有艺人敢犯规了。

    艺人们认识宋雅,只不过是在被选拔进公司的时候,最后一层由她亲自筛选,问几个问题。他们这才知道宋雅属于高管一层,有绝对的发言权。

    有艺人走过去热情的跟宋雅打招呼:“宋姐,您怎么来了?”

    其实宋雅的年龄不大,只有25岁。几年前,jr还是马克在管理,她大学毕业投了一份简历到jr,想要应征管理,原本没报多大希望,没想到几后,她竟然收到了jr公司人事部打来的电话要她去面试。

    当时的面试官就是马克。他问了她几个问题,她回答都平平,但好在都过去了,挑不出什么毛病来。

    后来进了公司,她就被马克一路教导提拔才坐上总监的位置。只是她为了镇住这帮人,平时打扮不得不老气一点,这样便承担了他们一句:“姐”。

    那个女艺人名叫冷语娉,身材高挑,鹅蛋脸,杏仁眼,穿着时尚抢眼,站在宋雅身边更是亲昵的挽着她的胳膊,赔笑姐姐叫的不停。

    “语娉,你去把大家都叫来,我带了新人要介绍给大家。”

    “哦。”冷语娉听到有新人时,情绪明显低落了几分,她看了眼宋雅身旁的夕林,笑的有些勉强。

    但冷语娉办事还是很有效率的,很快就把二楼除了外出拍戏的艺人之外,在的都叫齐了。

    “打扰大家几分钟时间。”宋雅在这个时候开口,将身旁的位置让了出来,“这位是林夕,公司刚刚签约的新艺人,以后就要跟大家一起工作了,大家多多关照。”

    宋雅刚宣布完,每个女艺人的脸上表情各异。有的面带微笑似保持中立,接受也好,不接受也好,都是命运。有的嫉妒,恨不得在她身上剜一刀。还有的主动走过来拉着她的手亲昵:“林夕?你就是那个在新加坡赛车大赛中获得亚军的唯一一个女选手?”

    夕林点头,女选手是真的,但这一切到这里都要变成噱头了。“是我。”她。

    一听到这个男艺人们倒是兴奋了,因为他们当中很多人都是想参加而没能参加的。突然听夕林是唯一的女选手,而且还是亚军,统统对她表现出羡慕和崇拜的神情。很快就和她熟络起来了。

    但不知道是谁酸了一句:“亚军而已,有什么好得意的,又不是冠军。”

    某男艺人回呛:“你知不知道ctrr那个大赛想入围都难,林夕又是女孩子,能得亚军就已经是这个了。”

    男艺人竖起大拇指。

    夕林笑,后来才知道那个第一个和她话的女孩子叫:嘉儿,为她话的男生叫顾楠,而那个酸她的女艺人名叫美娜,日后还会跟她有对手戏,并且水火不容。

    苏毓敏就是在夕林和艺人们熟络感情的时候突然闯进来的,闯也就算了,难得的是她一边把人拽过去,一边大喊:“美人,我来救你了!”

    这话饶是惊了一众看客。

    若他是个男子,这一句豪言壮语喊出来,大可得冲冠一怒为红颜的美誉,可偏就是个女孩子,可偏就那样豪情。

    等众人反应过来的时候皆是哈哈大笑,有男艺人忍不住一手抱着肚子,一手搭在苏毓敏的肩上,强忍笑意问:“妹妹,您这上演的哪一出儿?谁又是你的美人呢?”

    苏毓敏嫌弃的推开了男艺人,骂:“滚一边去,姐不接受!”

    她最讨厌男生了!

    宋雅在一旁干咳着嗓子,暗自搜索马克个的剧本里没这号人啊,她还以为她很正常,原来她有撬珞董墙角的嫌疑啊!

    后来,她从33层一层一层经历千辛万苦找的人,终于在她眼前,苏毓敏才算放心了。但珞夕林却囧大了,明明气她为自己“声明造势”可看她一副急的流汗的模样终究不忍心了。也跟着大伙儿一起没绷住,笑出声。

    拉夕林走出人群,苏毓敏在她跟前声问:“大家都在笑什么啊?”

    就这一句话,将珞夕林好不容易压下的笑,再次勾了取来,伸手打她:“我警告你啊苏毓敏,以后你要是再当着人多的时候叫我美人,看我不抽你!”

    那知道,苏毓敏竟然借势握住她的手,媚眼如丝:“你本来就是美人啊,比这间公司所有的女艺人都美。”

    “快放开!”夕林急了,这苏毓敏平日里跟她和素妍两人打打闹闹也就罢了,她们认她,可现在大庭广众,身后还有一大帮艺人在呢,她就这样握住她的手,行为动作又这样轻佻,不让人误会才怪呢。所以快放开啊!

    这时候宋雅出现,救了她。

    见苏毓敏和珞夕林站在一起,举止亲昵,所以宋雅就官方开口问苏毓敏:“苏姐,我不是让您和高姐一块去试镜了吗?这会儿你应该在三楼,跑这儿来干什么?”

    苏毓敏特别豪气,她个子高,长臂一出就把珞夕林护在身后,对着宋雅:“那啥,我想清楚了,我不做艺人了,我做她的经纪人。”

    这次宋雅和珞夕林的表情竟达成一致,面面相觑皆是一脸疑惑。

    虽然上面没有特意明给珞太太指定经纪人,宋雅有这个权利有这个权利从公司里面抽调一个人给她。但是现在苏毓敏还不是jr里的人,没有权利给谁当经纪人。

    毕竟苏高两人是剧本里的意外,宋雅想还是将她们撤离珞太太身边吧。于是拿出条件诱惑苏毓敏:“苏姐,我记得在机场的时候,你很有意向进娱乐圈当女明星,只要你试镜成功,后面的资源你就不用管了,而且赚的钱就比当经纪人要多的多。你没有听过吗,一个当红女艺人一部戏赚的钱就够养活普通人一生。所以你还是好好想想吧,这可是个不可多得的机会。”

    “不用考虑了,”苏毓敏一口拒绝,“我就做他的经纪人。”

    “你在干什么?”珞夕林扯了扯她的袖子,“不是你缺钱吗?如果在jr当艺人真的可以赚很多钱,解了你的燃眉之急啊。”

    苏毓敏这个时候转过头斥她:“对,我是缺钱,但是我不会把你给卖了的。”中间,苏毓敏不好意思的咳了咳,解释:“那个什么,机场的事情我向你道歉,但我已经把你害到这个地步了,不能不管你。”

    任谁都看的出来苏毓敏男友力max!

    尽管她不是男生。

    宋雅这个时候也不好意思拒绝了:“那好吧,苏姐你去人事部交一份个人简介,等人事部看到i的简介之后,会根据你的简介择优录取的。”

    “好!”苏毓敏满口答应。

    她一个伦敦大学经济学系毕业的高材生,应聘这种职务,简直菜一碟。姑娘是长发,今日梳成了马尾,额前有两缕不对等的刘海,姑娘挑了右侧稍长的那一缕,摆出一个特别帅气的动作,对珞夕林:“等着我,将来娱乐圈我给你保驾护航。”

    姑娘走后,宋雅很羡慕:“你这个朋友对你很好。”

    夕林笑:“除了偶尔有些不正经。”

    “怎么认识的?”宋雅继续问。

    “比赛的时候认识的,她其实车技不错,只不过中间出了意外。”珞夕林露出惋惜的表情。

    “所以,我把她放在你身边做经纪人,你觉得可以吗?”耳畔飘来宋雅淡淡的声音。

    “嗯?”

    “嗯。”

    宋雅想那苏姑娘虽然二了一点,但对珞太太却是真性情。在珞太太身边安排一个对她好的人,董事长也可以放心些,但是她没想到,自己竟是好心办了坏事。

    苏毓敏去人事部交了资料,不出意外她的高学历,人事部的主管当场就把她给录用了。但三楼媒体室似乎就没有这么幸运,高素妍进去时因为她长相温婉,试镜老师挑了一段《还珠格格》里面晴儿的戏让她演,可是这个长相温婉的女孩却没有演出晴儿身上的那份温婉。

    试镜老师面露失望色,后来她又自己推荐了一下可以演燕子。

    因为长得漂亮,试镜老师也有意放水,再给了她一次机会,结果燕子她也没演成功。这下面子里子都给了,她没有一个拾起来,最后试镜老师都放弃了,起身走人。

    试镜老师走后好久,高素妍才出来,眸子红红的。

    “高姐,没有通过吗?”助理站在一边问。

    高素妍抬起头,嘴角扯出一抹难看的笑对助理:“貌似我并不适合这个行业。”

    她没有表演的分。

    助理笑容甜美安慰高素妍:“没关系的高姐,或许在其他方面您也一样会发光发热。”

    “谢谢。”

    接受了助理的安慰之后高素妍才想起苏毓敏和林夕两人,问助理:“我的两个朋友去了哪里你知道吗?”

    助理摇头:“不知道。”

    jr公司这么大,目光所及全都看不到尽头,她又不熟路,急了:“不行啊,我跟他们一起来的,我一定要找到她们才行!”

    助理见她这么急开口:“要不,我带您去找找吧?”

    “好啊,谢谢。”

    和助理一起乘坐电梯在二楼找到了珞夕林,此时苏毓敏也兴高采烈的走过来,挽着夕林的胳膊,激动的告诉她:“我被录用了!”

    这对高素妍来无疑就是个打击。见到苏毓敏和珞夕林时脸上的笑容在苏毓敏报告好消息的时候,隐没在了唇角。夕林为苏毓敏高兴的时候,看到高素妍便问她:“你呢,过了吗?”

    高素妍摇摇头,不过她强打精神:“东方不亮西方亮,本姑娘虽然无缘演艺圈,但其他地方一定行!”这句话还是刚才助理安慰她的呢,现在被她挪用,想想都觉得丢人。

    夕林看向宋雅,宋雅却是一副爱莫能助的表情:“林姐,这个不属于我管,公司有专业的试镜老师,他们都是从事舞台表演或者影视表演几十年经验的人,如果他们过不了,那就真的过不了了。”

    这么多人在场,高素妍不想夕林为难,便拉着她的手,自我安慰:“哎呀没关系,我做不了艺人可以做你的经纪人啊!”

    这下夕林更为难了。

    “怎么了?”高素妍困惑时就听旁边的苏毓敏开口:“她的经纪人已经是我了。”

    “所以,我连当经纪人的资格都没有了吗?”这下高素妍的眼泪管不了了,哭着跑了出去。

    “哎!”

    当夕林转过身的时候,高素妍已经进电梯了,她打了身旁的苏毓敏,“你干嘛刺激她啊!”

    苏毓敏委屈:“我怎么知道她心肝这么脆弱啊!”

    夕林担心高素妍,害怕她出什么事,就匆匆跟宋雅告辞,拽着苏毓敏找她去了。

    临走前,宋雅叮嘱:“我们电话联系,有剧本了我会通知你们的。”

    夕林急,苏毓敏就代她回答了:“好的宋总监,打电话给我,我通知我家美人也行。”

    又忘了夕林过公众场合不准叫她美人。

    宋雅点头。

    等着二人走了之后,她喊来秘书问:“三楼媒体室发生了什么?”

    助理回:“我在外面听着好像高姐选了两个角色都没有试镜成功。现在八成是看见林姐入圈当演员,心里嫉妒吧!”

    助理也是个人精,这一行看人看多了,自然也能摸出个门道。

    宋雅不话,想着要不要把今发生的事情告诉马克,如果是董事长,他会怎么办呢?

    她这儿庙,偏给她送来一尊大神,苦啊……

    夕林他们从jr大楼追出来的时候,高素妍已经拦了一辆车,正要打开车门。

    “高素妍!”苏毓敏大步跑过来,抓住她的手,蹙了眉:“你要干什么!”

    “你管我!放手!”高素妍挣扎着。

    顶着个大太阳,折腾了一会儿,苏毓敏也烦了:“至于吗?不就是个破演员,你看你那样子,这么大的人了还哭鼻子,丢不丢人啊!”

    “我没觉得自己丢人,我是伤心!”虽然这样着,但高素妍还是用那只空出来的手胡乱的摸了一把脸,泪眼朦胧的时候,看到珞夕林朝这边走来。她把头瞥向一边,她感觉在珞夕林面前哭好丢脸啊。珞夕林走过来从手包里掏出湿巾给高素妍擦脸:“素妍,我知道落选你很难过,但我们现在最主要的是摸清对方想要干什么。你让我想想办法,看能不能把这份合约毁掉。我真的没有想在娱乐圈里呆着。等这件事情解决了,我就退出。”

    高素妍心情舒服了点,但她还是倔强的问珞夕林:“他们现在根本不认钱,就算认,姐,两千万你拿什么还?把你卖了都不一定能卖下这些钱呢!”

    “什么呢!”苏毓敏恼了,回忒高素妍“我家美人在我心里是无价的,2000万算什么呀?”

    高素妍:“那有本事你拿出来,豪气的!”

    两人又开始斗嘴了,夕林听不下去:“好了,你们别吵了,我不已经被卖了2000万吗?”

    这一句自我挖苦,让两人都闭了嘴。

    高素妍低头认错:“对不起,都是我们的错。”

    “好了,你也别哭了。”珞夕林伸手擦干高素妍脸上的眼泪,把她纳入怀中安慰:“会有办法的!”

    累了一,夕林回到家中洗过澡,看着放在梳妆台上的手机,疑惑着要不要往别墅里打一通电话,赌气抵不过思念,她看着镜子当中的自己,或许自从她成了珞宁的妻的那一刻开始,就无时无刻不在想念他。把他妥妥的装在心里,带在身体里。

    所以,她往别墅里打了通电话。嘟嘟的声音忐忑着她的思念,如果接电话的人是他,她又该跟他些什么呢?还是像上次一样的沉默?

    不要不要!

    她告诉自己,如果是珞宁接的电话,她就什么自尊啊,骄傲啊通通摆一边,跟他话,随便什么都好。

    “喂?”接电话的是罗阿姨。听到罗阿姨的声音,夕林突然送了口气。

    “罗阿姨。”夕林喊。

    “夫人!”罗阿姨声音里带着惊喜。

    夕林问:“这么晚了,您还没回去吗?”

    她记得当初请罗阿姨的时候是钟点工,一般做完饭就离开了。

    珞夕林握着手机,半晌不见罗阿姨回话,以为她不在电话旁边,就又喊了一声。罗阿姨这才吞吞吐吐:“夫人您什么时候回来呀,您不在先生也不在。”

    罗阿姨看着着除了暖色灯光之外空洞无人的家,心里突然恐惧起来。感觉有钱人的屋子也不过就是一墙砖瓦,毫无生气。

    夕林握着手机走到窗前,月光白照亮了她额间的那抹蹙起的纹路,她的声音有些紧张:“发生什么事了,罗阿姨?”

    “是这样的,”罗阿姨对着座机讲,“先生这几个月来都不在家里,我等过他几回,有好几次他都是忙到后半夜才回家的。我给他热饭他也不吃,饿着肚子就睡着了,夫人,如果再这样下去,我就没有办法在这里干了。”

    白拿人家工资毕竟不好。

    夕林的心像是被人揪起来了,生疼生疼的:“那现在呢,他还没有会来吗?”

    “嗯。”罗阿姨点头。

    夕林在这边咬唇恨,他这是干什么,烧伤了身体还不算,还要把自己往死的饿吗?这是不准备要她了!

    “这样,罗阿姨,”夕林开口:“麻烦你今再等先生回来,做好饭菜,不管他如何拒绝你都要劝他吃一些,还有我打电话到家里的事情,不要让先生知道。”

    “那夫人您什么时候回来……”罗阿姨还想问,夕林早那边早就把电话挂了。珞夕林觉得这几她跟夜出结了缘。先前是因为高素妍和苏毓敏,现在又为了珞宁她不得不再出去一趟。

    换好衣服,拿钥匙,开车在佣人来不及开口的注视下,随着引擎的发动一气呵成。

    盛世景整栋大楼都灭了灯,唯独总裁办公室的台灯还亮着,某个男人穿着白衬衫,袖子挽上半截胳膊,黑西裤,白炽灯洒光洒在他一侧,握着签字笔的手直接匀称修长,特别是被包裹在灯光里,宛如一件高档艺术品,因为好看极了,所以就连夹在他指间的笔也因为主人的手而显出了特别的价值。

    在白炽灯下有条不紊的翻阅着文件,或用笔勾画,或者看完之后直接签字。

    或许是因为太专注了,早就忘了还有一个人陪着他。这个人是马克,夜晚加班他最是心烦。想当初开着一家星巴克咖啡馆,什么时候开店,什么时候关店,他一个人了算,日子过得逍遥自在,但自从出钱投资了这家伙之后,生意越做越大,他也越来越忙,他连休息的时间都没有。酒柜里拿出一瓶酒,倒出来喝了一杯,他这人对酒钟爱,第一杯解渴、解气,第二杯才算品。

    珞董的酒柜里都是好酒,似乎不品一品的话有点对不起主人家。这第二杯她一手拿着酒瓶,一手拿着酒杯,步伐潇洒的走到落地窗前。

    上海这几年发展挺快,他都没机会欣赏这美丽的夜景,只是从别人口中听“魔都上海”“上海是魔都”“上海是不夜城”

    现在看来上海的夜色是真的很美,星空下的上海,霓虹灯点缀万千商厦,盘恒错节的高速公路,你若俯视去看,那必定是工程师手下最流畅的线条。柔而美,幻化实体之后,刚而硬。

    真的很美很繁华。

    不知是不是喝过酒的缘故,马克墨黑的眸子,映在霓虹灯的背景里,格外的柔和有魅力。

    他往楼下看,忽然间发现了什么,刚开始擦了擦眼睛确认,后来发现自己真的认识那人,朝身后晃手:“嗳,你老婆找来了,刚下车!”

    身后那个听闻老婆来了的男人,手中的签字笔突然一滞,像是被点了穴位一样,只剩下眼睑上那弯弯的睫毛在眨动,脑海里以最快的速度回应刚刚收集来的信息,然后就只用了那一秒不到的时间冲了过去。贴在玻璃上,往下看。

    那时候,珞夕林的车刚停在盛世集团楼下,开门下车,没有要上去的意思,靠在车头,上海夏夜是很热,但也有出毛病抽风的时候,就比如现在,珞夕林裹紧了身上的黑色风衣,抬头望那一层看去。

    实话,她只来过这里一次,记不清楚那间才是他的办公室,只是听罗阿姨在电话里讲,他这个工作狂到现在还没回家,那么就只能是有光亮的那一间了。如果她还不算笨的话。

    她的看是模糊的,夜间视力不好。可是珞宁的看确实真实的,不夜城上海到了夜间到处都是光亮,就算了楼下没有开灯,远处的霓虹灯光也够照亮妻子的容颜。

    四个月未曾见面,如今这楼上楼下的对视却已一眼万年,思念最不会放过相爱中的人,仿佛有什么东西在胸口直窜,或激动、或不舍、或爱怜,种种种种交织掺杂,啃噬着他的心。连眼睛也不能幸免于难,马克那双眼睛是喝了酒而变得温润,那她这双眼睛呢,也温润,润出了浮光。

    珞宁受不了:“我要去楼下见她!”

    马克却借着酒劲,将他抓了回来,那一双幽黑的眸狠狠的盯着他,伸出食指晃在他眼前:“hi,沉着性子,你如果现在就下去找她,效果不一定好,还是等过两剧本写好后,我们按照计划进行,除非你还是想由着她的性子,生气了你哄,哄不好她就跑。这一次我们争取一击毙命。”

    “毙你个头,”珞宁恼了,“不是你老婆你不心疼!”

    马克点头:“疼疼疼,关键是怎么个疼法儿,你谋划了这么久,不就是想创造一个好的环境,好好跟她解释吗?现在这样突然跑下去,万一他没有做好准备排斥你怎么办?”

    马克的也不无道理,当初夕林就是无法接受他身上的伤才逃开的,如果现在贸然行动,她又被吓跑了怎么办?

    所以他才想到划定一个范围,引她入局,这样才能保证她肯回到他身边。

    万千的不舍终是忍下来了,趴在窗上与马克一起往下看。

    楼下,珞夕林一个动作保持久了,眼睛布上一层雾气,伸手抹了把。对着那间有些光亮的房间,粉色的唇轻启:“珞宁,烧伤的事情我可以既往不咎,那么你是否也可以为我珍惜你自己?”

    完这就话,珞夕林回到车里,开车离去。

    “她走了。”珞宁。

    清质的声音里透着淡淡的落寞,那双眼睛也随着珞夕林的车影融入了夜色渐行渐远而失去了光彩。又恢复了之前的沉静冷漠。

    过了几,珞夕林接到了宋雅打过来的电话,她:“公司已经给你接下来一个剧本,你过来看一下。”

    珞夕林打车去jr,办公室里,宋雅把剧本交给珞夕林,并跟她解释:“这个剧本写得是一个拥有赛车梦想的女赛车手,从十八岁开始就为自己有一能成为赛车冠军,站在世界的舞台上而努力。

    只是她的家人并不愿意她这样做。而且女主的身世还比较复杂,她生活在一个重组家庭,母亲去世,继母带着一个妹妹嫁给了她父亲。继母很刻薄女主,并且一直在她成就梦想的道路上使绊子。

    男主也是一个赛车手,他比女主有更深的背景,男主曾经就是女主梦寐以求的赛车冠军,但因为一次事故再也不能重返赛车这个舞台。在机缘巧合之下,两人相遇。女主把自己的故事讲给男主听,男主得知他的情况之后决心要帮她,然而就在这场训练的过程中饭,两人产生了感情。总体来还是一部青春偶像剧。”

    珞夕林翻了几页本子,觉得故事不错,但是她中间插了一句题外话:“宋总监,要是我跟公司签约,契约期是几年?”

    “这个嘛……”宋雅心里嘀咕,姑奶奶,您想要几年啊,这是珞董给您舍得局,我们哪敢加期限啊,不定剧本不用拍您就和珞董和好了呢!

    夕林见宋雅神思外,忍不住唤了句:“宋总监?”

    “啊。”宋雅回头,开始坐正身姿一本正经打官腔:“一般来新签约的艺人合同是五年,五年后看各自的发展再决定要不要续约。因为你是我们额外招进来的,所以看林姐的意思,这个约你是续还是不续?”

    珞夕林向宋雅提出了一个要求:“如果我续约,可不可以加上这样一条,等我赚够两千万,一分不少的还给公司,到时候公司将自动允许我退出?”

    宋雅为难:“这恐怕不能吧?一来你还是个新人,演技好不好没人知道,签约之后,公司还要找老师培训你,还要包装为你做宣传,打响知名度,要不然你以为一个毫无背景的新人,凭什么有这么好的资源,刚出道就拿女一号?重要的是这些都需要钱,早就超过了合同上写的2000万,林姐,你要想还清这些,短期之内是不可能的。”

    “所以最少都要五年?”珞夕林接过话。

    “嗯。”宋雅实话告诉珞夕林,“艺人在刚进公司的前五年里,所赚的钱其实都是公司的,自己一分都拿不到,只有名气。”

    珞夕林冷笑:这些虚荣的东西真的害死人,还好高素妍没有进来。

    “那我们签约吧。”珞夕林突然开口。

    宋雅又让秘书拟定了一份新合同,两人重新签约。

    宋雅站起来跟珞夕林握手:“林姐合作愉快!”

    珞夕林:“合作愉快!”

    珞夕林坐下来翻开剧本,眼睛盯在上面却看不进去一个字,直到无意间翻到了最后一页看到出品方时,这才恍然大悟……

    ------题外话------

    薰衣草遇上玫瑰:“啦啦啦,腹黑的珞宁啊!”

    夕林:“妈,你别号了,我家珞宁还不是你教坏的?”

    薰衣草遇上玫瑰:“闺女,冤枉啊!”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繁花落豪门,一世倾情》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繁花落豪门,一世倾情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繁花落豪门,一世倾情》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