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47做局,珞先生腹黑了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繁花落豪门,一世倾情正文 047做局,珞先生腹黑了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有的时候,人生真的充满着惊喜,每每有惊喜都是一个叫珞夕林的女孩子赐给一个叫珞宁的男孩子。不管是13岁时还是28岁时。

    珞宁正在办公室里跟主管部门负责人叮嘱下一季度的广告制定方案。因为基本的方案都已经制定好,他只需要再补充一些东西。

    “就这样,拿去修改一下。”珞宁。

    “好的珞董,我这就去办。”负责人合上文件夹跟珞宁致意然后出去。

    马克在办公区里走的很急,与刚从珞宁办公室里出来的负责人照了个面儿,那负责人对马克也是很尊敬喊了一声:“马特助。”

    他只点点头。直接推开了珞宁办公室的门。

    那时珞宁正拿着签字笔在文件上签署自己的名字,抬头看是他,也没多大情绪,注意力回到文件上的时候淡淡开口:“发生什么事了,你又火急火燎的。”这样话,似乎都已经习惯了马克的脾气。

    马克没话,在茶几上找到遥控器,打开电视机,调到体育频道时终于开口:“你快看,这上面的人是谁!”

    声音挺急,细听之下,还带着一路跑过来的喘息声。

    签字笔还在他右手的食指与中指间夹着,面前是他看过一半的文件,从上面移开眸子,往电视机的方向看了一眼,只是马克的身体将电视机遮住了一大半,他只看到了一个体育频道的标志,还有一些隐隐约约赛车的尾端。

    心想:这程序猿什么时候也对赛车开始感兴趣了?

    于是注意力又回到文件上,轻飘飘的问了句:“你想去赛车了?”

    “你有没有在看啊!”马克微恼,他让开了视线,敲了敲珞宁的办公桌,“hi,好好看看,站在那上面领奖的人是谁!”

    珞宁移开眸,当看到电视机上自己老婆的脸时,合上了手件,签字笔也放到了一边,他开口叫马克:“把声音放大点,我要听他们什么。”

    马克按下音量键,将声音放大,便听到这样一段话:“好,我现在宣布本次滨海湾赛车大赛总冠军是来自意大利的选手比克罗瓦,亚军是中国选手林夕,”主持人好像特别偏爱她,给了她很多解:“她是本次大赛当中唯一一名获得奖杯的女选手!季军是加拿大选手姆拉法。那么本次新加坡滨海湾赛车比赛到这里就要告一段落了,朋友们再见!”

    马克不话,他在偷偷观察珞宁的表情,见他抿着唇,幽黑的眸从声音放大之后,就再也没有离开过电视屏幕。

    直到后来办公室里长久的安静无声,才叫马克忍不住:“你老婆真行,你在这儿满的找她,她呢,理都不理跑去新加坡赛车去了。”他看了珞宁一眼,“婚前,你知道她会赛车吗?据那个比赛一般入围都很难,更别站在台上获奖了。”

    最后马克看着电视机,感叹:“你老婆要红了!”

    “红了没什么不好。”珞宁突然间飘出一句来。

    马克拿起遥控器关了电视,问:“什么意思啊?你不是一直保护她,不让她在媒体上露面吗?”

    身下的皮椅是可以转动的,刚才看电视的时候,为了不影响视线,珞宁转了过去,与电视机平视。如今又把它转了回来,十指扣在一起,撑在办公桌上,眼眸低垂,纤长的睫毛,被包裹在泻入室内的暖阳里,偶尔闪动,专注的神情却是美轮美奂。

    他就那么突然间抬头,迎上马克满目的疑惑开了口:“去叫咱们旗下的签约编剧写一本关于赛车手的都市爱情的剧本,然后以盛世集团的名义出品。”

    他这么一,马克立马反应过来了,嘻哈一笑:“你是想捧你老婆进演艺圈,用这种方式来跟她道歉?太坏了你!”

    珞宁眼中隐着笑意。能有什么办法呢,这怕是他现在唯一想到的办法了。

    马克笑意不止,却被珞宁瞪眼:“还不快去办!”

    马克讪讪:“好,我这就去办。帮你把全中国最好的编剧都找来,写一部最好的爱情故事!”

    就像珞宁预想的那样,珞夕林参完赛后,便有很多人像她抛出了橄榄枝,有的是让她加入赛车俱乐部,年薪千万包装她,有的是邀她进入演艺圈。还有出版社想让她把自己赛车的经历写成一本书,趁势头正热大卖一笔……众多的选择让人眼花缭乱。

    总之,自新加坡一战后,林夕已经成为全民偶像,走到哪里都有聚光灯跟着,都有人问她要签名。

    但这些珞夕林不理会,比赛结束之后,她便和高素妍去新加坡国立医院看望苏毓敏。但是因为名气大,去时医院门口堵了好多记者,一个个聚光灯对准她,差点没把她眼睛闪瞎。当她刚把脸撇到光线稍暗一点的地方时,就有话筒送到嘴边:

    “林姐,请您谈一下这次获奖的感受吧!”

    “林姐,作为全亚洲唯一一个女子赛车选手,您当初是怎么选择走上这条路的呢?”

    瞧瞧,这话问的。

    好像她当这个赛车手就跟作奸犯科一样。

    “林姐,下次有什么打算,是继续参赛还是就此止步呢?”

    记者的力度太猛,高素妍在她耳边声嘀咕了句:“真要命,我都快被他们挤扁了!”

    “你心点,我护着你。”夕林把手臂伸过去环住高素妍的腰,隔开她与记者的距离。

    高素妍感动,虽然现场很乱,但她还自得其乐的调侃夕林:“姐姐,你男友力爆棚,如果你是个男的,我就嫁给你了!”

    夕林笑笑,不话。

    后来场面一度失控,医院不得已出动了保安人员,这才清出了一条道,让珞夕林她们进去。

    医院骨科病房,苏毓敏打着绷带躺在床上,一看到她们两个就炸起来了,伸出手臂,喊得很大声:“来,宝贝们让姐姐抱抱!”

    来时高素妍买了水果和鲜花,她怀里抱着鲜花将水果先放到柜子上,苏毓敏虽然喊得高,但是没有人理她。

    所以,某女华丽丽的萎了。

    “哎,我受了伤了,你们两个得有点表示吧?”

    “我们怎么没有表示?”高素妍开口,“瞧,不是给你送鲜花和水果来了吗?”

    “我要的拥抱呢?我要拥抱啊!”苏毓敏抖搂着胳膊,都空那儿半了,没人理她。

    “我们才不和你抱。”高素妍假装嫌弃模样逗她。

    这边无望之后,苏毓敏把求助的眼神抛给站在病床前的珞夕林:“美人?”

    一双水汪汪的大眼,好像如果没有人抱她,她下一秒就要哭了。珞夕林受不了她撒娇,又见她腿上缠着绑带甚是可怜,于是才走过去抱了她一下。

    本意友好,可苏毓敏不这样想,抱着珞夕林趴在她的肩上,双手在她的后背来回摸,夕林这才觉得不对劲儿,冷声:“苏毓敏你过分了哈!”

    苏毓敏一听美人生气,立马松了手。

    病房里三个人,苏毓敏觉得抱了珞夕林不抱高素妍的话有点不过去,于是她看着倚在窗前,双手环胸好整以暇的看着她的高素妍勾了勾手指:“来,妹子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你林夕姐姐都抱我了,你在不抱我的话就难看了。”

    “我才不要抱你呢!”高素妍撇开脸,腹诽苏毓敏女中色狼,谁抱谁危险。

    苏毓敏眯起眼,目测病床与窗户距离不远,再加上高素妍靠在窗前,又与病床缩短了一部分距离,她的胳膊够长,身子稍微往外挪一点的话就够了。

    于是在高素妍来不及反应的时候,苏毓敏手臂一伸,高素妍便在惊恐中跌进了苏毓敏的怀抱。

    女人嘻哈一笑,在她脸上大大的吧唧了一口:“乖宝宝!不愿意,还是被姐姐亲着了吧。”

    高素妍碎了一口:“呸,女色狼!”

    那个时候,高素妍和珞夕林都还不知道苏毓敏是女同,所以当下三个女生在一起嬉闹的时候,时光还快乐而美好。

    闹够了,苏毓敏看着夕林,那双好看的眼睛温柔的都要揉出水来了。但是却看得夕林极不自在,她赶忙护住胸前,目光警惕:“你又想干嘛?”

    “美人你过来。”苏毓敏唤珞夕林到床前,把她的手握在手心抵在眉心处,状似祈祷,好一会儿之后才放开,很认真的对她:“谢谢你,赛车夺冠一直以来都是我的梦想,可惜我没有实现我的梦,还因此摔伤了腿,”她伸出手摸着珞夕林的半边脸,眼神温柔:“还好有你在,你帮我实现了这个梦想。”

    “林夕,美人。”苏毓敏靠在珞夕林的腿上,温顺乖巧的像一个和母亲撒娇要温暖的孩子。

    高素妍在一旁撇撇嘴,画面太美,她不敢看。不过实话不光是苏毓敏喜欢林夕,她也很喜欢林夕,这个女孩子时而坚强,时而温柔,身上总有种特别的气质,很吸引人。她也走到珞夕林身后,靠在了她的肩上。

    夕林这下恼了:“嗳,你们这一前一后的这是在干什么?把我当你们妈呀,我不母爱泛滥!”

    两人这才同时笑出声,高素妍靠在夕林肩上,戳了戳苏毓敏的胳膊,赶人了:“嗳,起来,姐姐是我的!”

    苏毓敏不干,反驳:“美人是我的!是你起来才对!”

    “好了,你们俩都给我起来!”新加坡这么热,两人都趴在她身上,要捂痱子吗?

    回国之前,新加坡ctrr赛车总部的教练马克斯问过她想不想留在新加坡继续参赛,如果她愿意,他可以专门只训练她一人,假以时日,一定把她捧上国际的赛车舞台。

    珞夕林婉拒:“马克斯,赛车本来只是我的兴趣,我并没有想过要把它当做是终身的职业,所以谢谢你的好意。”

    酒店收拾行李回国,苏毓敏还在她耳边唠叨:“美人不是我你,多好的机会你不要?那马克斯可是国际上公认的知名赛车手教练,当你等还是黄毛儿的时候,他已经杀遍下无敌手了。”

    夕林叠衣服的手停了下来:“你要是觉着可惜,那你留下来,我跟素妍回国了。”高素妍在一旁笑:“傻眼了吧,wli的很明白了,她没有把赛车当做终身事业,只是兴趣,兴趣。”

    三个人在一个房间里,收拾着各自的东西,当苏毓敏还有些恋恋不舍的时候,高素妍已经向她使眼色,意思叫她往珞夕林那边看,用唇形对话:“她好像心情不好,你别了。”

    苏毓敏会意,忙改了口:“也对,赛车虽然刺激,但毕竟也有危险,一个女孩子家万一磕着碰着挂彩了,可就不好了,像我不就住了好几院吗?”

    珞夕林抬头,看了苏毓敏一眼,知道她在安慰她,所以对她笑了笑。

    新加坡樟宜机场,比赛结束后,因着官方需求还会有记者守候在机场大厅等待采访。

    冠、亚、季三个重量级的人物全都现身机场,可乐坏了一帮记者。等他们过来的时候,记者们冲上前去,对着珞夕林一阵猛拍。话筒对着她。或许因为她是七年之中,唯一一个女参赛选手,并且获得了亚军,所以对她特别感兴趣。

    夕林蹙了眉头,脸有些白,苏毓敏问:“你怎么了,哪儿不舒服?”

    “聚光灯闪着眼睛了。”最近因为参赛一直没有好好休息,这会儿又是一阵猛拍,她眼睛受不了。

    苏毓敏最是心疼她的美人,这会儿夕林这么,她当即就恼了,遮住镜头,对着记者一顿骂:“别拍了,眼睛都被你们拍瞎了,新加坡人就这素质?”

    记者们当时便停了下来,一个个凶神恶煞的盯着她们三个。夕林知道她脾气火爆,这时候闯了祸,赶紧把她拉到身后,对着镜头一笑:“对不起各位,是这样的,这几一直紧张参赛,都没有来得及休息。所以眼睛有些不舒服,我朋友担心我才会这样,她不是有心的。”

    夕林做好了公关工作,才消了记者们脸上的怒意。偏偏苏毓敏不愿意,明明是记者们过分在先,还让她的美人鞠躬道歉,根本就是无礼。

    她本想冲出去和记者们理论,可高素妍急忙拉住他,附在她耳边声提醒:“你要是不想让林夕为难,就收敛点,全下只有记者最不好惹了!”

    前面,记者们架起相机,话筒对准珞夕林:“请问,您这次参加比赛最大的感触是什么?”

    夕林:“我最大的额感触是,来到新加坡这个国际化的花园城市,不仅让我欣赏到了属于她的美,而且还让我跟全世界各国的赛车爱好者得到很好的交流,对此我感到很荣幸。”

    她面对镜头不畏惧,词义的很好,但每一句都是在有意弥补苏毓敏犯下的错。

    高素妍捅了捅苏毓敏的胳膊:“嗳,我玉米,你看你把姐姐害成什么样子了,她跟那帮记者话客客气气的都是为了给你补窟窿。”

    苏毓敏看向不远处女子俏丽纤瘦的背影,愈发的愧疚了。

    记者又问:“那么您取得了这么好的成绩,有没有想过继续参赛?”

    夕林:“没有,赛车只是爱好,我并没有意向将它作为终身事业发展。”

    记者:“那就是从此退出赛车圈了?”

    夕林笑:“我想大概是。”

    送走记者,终于顺利登机。

    她很累,除了这些没有好好休息之外,更让她烦恼的是,珞宁还在等他,回到上海之后,她和他应该怎么把这场误会解开?

    她想他了,参赛的时候想,如果他知道她参加赛车,会什么?领奖的时候想,如果电视上转播,他看到她会是什么表情。刚才记者莽撞采访,她被相机闪到眼睛的时候好想他在身边,如果他在,一定会把她护在怀里吧?这样她就不委屈了。登机的时候想,现在想,她这么想他,可是怎么开口呢?

    他累了,头抵在舷窗上就睡着了,却不知苏毓敏何时走过来跟她身旁的乘客换了位置,坐在她身边。

    见她窝在角落里睡相没有安全感,苏毓敏将她的头搬过来靠在她的肩上。趁她睡着时,握紧她放在腿上的手,粉色薄薄的嘴角晕开一抹笑容:睡吧,我保护你!

    飞机降落在上海虹桥机场,降落的那一刻,珞夕林醒了。朦胧中看到自己靠在别人的肩膀上睡了一路,感觉十分不好意思,刚要道歉,却听那人:“美人,你醒了?”

    声音依旧魅惑,隐隐还带着些调戏。

    珞夕林一下子就清醒了,瞪大眼睛,猛地抬起头:“苏毓敏!”

    “是我,美人。”苏毓敏嘴角挂着一抹好看的弧度,目光温柔的看着她。

    珞夕林咽了口唾沫,受不了啊!

    下飞机,国内的记者也听到了消息,埋伏在出口,一等她出来就扑上去。不过这回苏毓敏学聪明了,主动挡在珞夕林身前,对记者朋友们很是客气的开口:“对不起,各位,选手刚参赛回来,需要休息,请大家让一路。”

    高素妍拉着夕林在一旁偷笑:“还挺人模人样的!”

    夕林不语:的确!

    但记者们哪能就这么放弃啊,将话筒递到珞夕林嘴边,随着她一路走:“林吧,您这次究竟是怎么打算的,是继续赛车还是有别的想法?”

    夕林叹了口气,无奈,停下脚步,面对镜头:“各位,赛车只是我个人的爱好,我也并没有想过要将它当作终身事业去经营。”

    一句话,了三遍,够明白了吧!

    记者们感觉无望,便不再追随采访。

    当他们快走出机场的时候,机场西北方向走来一个穿着职业正装身材高挑娉婷的女人,那女人走到他们面前,止步:“林夕姐是吗?”

    珞夕林抬头:“你是?”

    女人还没开口,苏毓敏便挡了下来:“这位朋友,我们不接受采访,也不接受私家爆料!”

    意思是你别挡道儿,美人还要赶回家里休息呢!

    女人笑笑,对苏毓敏:“我没有恶意。”她从包里掏出三张名片,一一递给珞夕林她们:“我是jr娱乐公司的总监宋雅,听林姐刚从新加坡参加比赛回来,想请姐加入我们公司。”宋雅看了下高素妍和苏毓敏:“我们公司也盛情邀请二位加入。”夕林拒绝:“不好意思我没有要进娱乐圈的想法。”

    她走出机场大厅,可是另外两位就没有她这么洒脱了,jr是全国最好的娱乐公司,培养出来的艺人广泛活跃在一线。

    虚荣心难灭,高素妍问宋雅:“那个,如果我们加入公司要怎么包装我们呢?”

    宋雅:“当红明星杨佳尔就是我们公司旗下的艺人,如果二位想要加入的话,我们会把你们打造的跟她一样。”

    高素妍和苏毓敏对视了一眼。自觉告诉她们:这个条件太棒了!

    “可以让我们考虑一下吗?”苏毓敏问。

    “可以,但……”宋雅往门口看了一眼,推着行李箱在外面等车的珞夕林,“你们可不可以也跟那位,毕竟以我的眼光,觉得她的底子不错。”苏高二人不话了,她们做不了林夕的主。

    宋雅又从包里掏出一张支票,拿了笔在上面填了数字交给两人。

    “2000万!”苏毓敏和高素妍瞪了眼睛,这么阔绰。

    她们不由的往外看了看林夕,开始羡慕了,还没出道就有了一线女星的出场价,简直是个宝啊!

    “还有,这里两份合同,麻烦把这个也签了吧!”宋雅的手包里一应俱全。就像是提前准备好的。

    高素妍接过来看了眼:“jr娱乐公司艺人签约合同书。”

    “对。”宋雅,“这2000万是给二位的,你看这只票都已经收了,合同也该签了吧。”

    “原来这两千万是给我们的?”苏毓敏醒过来。

    “嗯。但如果你们也能把那位带来的话,价钱应该比这个还要高,并且她加入的那日钱就会自动打到二位的银行卡上。”

    苏毓敏签了字,一口答应下来:“我们交换下手机号码吧,有消息了我通知您。”

    “好。”宋雅笑笑,掏出手机跟苏高二人交换了手机号码。

    宋雅:“那就这样了,拜拜!”

    “拜拜!”

    “拜拜!”

    宋雅走后,握着那张支票,高素妍开始犯难了,本来轻飘飘的一张支票现在感觉竟有千斤重,“怎么办,我们该怎么跟林夕啊?收了这张支票感觉像是卖了她!”

    损友!

    “怎么办?看着办呗!”支票都已经收了,现在就是想退都撵不上人家。苏毓敏看着一脸愧疚的高素妍:“把支票收好。如果这事儿成了,咱们就不用回北京,在这儿自食其力照样能养活自己。”

    高素妍到没她那么排斥回家,但也想自食其力,不用被家族事业控制。所以眼下两人达成了共识,想方子把林夕也拉进来。

    两人满怀心事的走出机场。

    夕林还在等车,看出他们不对劲儿问:“怎么了?”

    高素妍受不了良心的谴责,刚想开口却被苏毓敏拦了下来,她抬头看着头顶的太阳,用手扇着风:“上海是什么鬼气太热了!”

    夕林哭笑不得:“新加坡的气比这里还热好吧,也没见你发牢骚啊。”

    苏毓敏回嘴:“那时是因为要参赛,我心情激动,哪里还顾得上热不热啊。这会儿不一样了,心灰意冷,什么麻烦事儿都冒出来了。”

    夕林:“你都心灰意冷了还热?”

    刚巧话的时候来了一辆出租车,夕林没理她,上前把心里放在后备箱,剩下苏毓敏和高素妍挤眉弄眼:“别告诉林夕,我们待会儿再想办法。”

    “你们不上车?”珞夕林站着烈阳底下,皱了眉喊不远处那两位。

    “来了来了!”

    三个姑娘拼了一辆车,司机问:“你们要去哪儿?”

    “你们住哪?”后座,珞夕林问。

    “我们住在希尔顿酒店。”两人异口同声的,高素妍坐在前面扭过头和夕林解释:“其实我们两个早就认识了。”

    “哦。”夕林没在意,便叫师傅先送她们回希尔顿酒店。最后再送自己回家。

    当然,她没有把住所告诉两人。

    但路上苏毓敏却问了她的住处,夕林只笑笑:“我们家很普通,父亲在一家外企工作,母亲去世了。我在上海浦东区有套房子。”

    吃过珞母的亏,她再也不会将身世作为炫耀的资本。况且在她看来也没有什么可炫耀的,但就怕这两人会有想法。

    当晚回到珞家夕林洗漱之后准备休息,却接到一通陌生的电话。

    对方直接报上家门:“这里是jr娱乐公司,我是宋雅,林姐我们在机场见过面。”

    夕林当然记得她们在机场见过,但疑惑,她为什么会有她的手机号码,便问:“宋姐,不好意思,我没有兴趣进入娱乐圈。”

    那边传来宋雅的笑声:“林姐,现在已经不是你不愿意就不愿意的了。”

    夕林皱眉:“你什么意思?”

    宋雅翻着手中的合同:“你不妨问问你的另外两位朋友,就在今下午,他们和jr签订了艺人合同,从现在开始林姐就是jr旗下的艺人了,记得明早上来公司报到。”

    “我没有跟你签什么合同!”夕林开口。

    宋雅:“那就是你的事儿了,如果你们违约将会负法律责任。”

    平生第一次,珞夕林从别人那里受到了冷遇。对方竟是一种自己老板的脾气。

    她捏着手机,另一只手插进头发里,怒不自已。

    高素妍、苏毓敏你们都背着我干了些什么!

    稍微缓和了脾气之后,她拿出手机拨通了高素妍的电话。而此时苏毓敏正在高素妍的房间里,两个人商量着该怎么跟林夕打电话清楚。

    总得编一套可信的辞啊!

    这个时候的电话就打进来了,手机在梳妆台上,高素妍看了眼大惊:“林夕的电话!”“这么快就打来了?”苏毓敏问。

    高素妍:“怎么办?”

    “别急,”苏毓敏这个时候很是沉稳,安慰高素妍:“先接吧,或许她还不知道这件事情只是打电话跟我们问好而已。”

    “这么晚问好,有可能吗?”她脸皮可比苏毓敏薄多了。终究是愧疚心作祟。

    “先接吧。”苏毓敏重复了一遍。

    高素妍这边按下接听键,心翼翼的把手机放到耳边:“喂,姐姐,什么事啊?”

    一听她话有气无力的,就知道这件事情是她们做的了,珞夕林撞墙的心思在此刻萌生。

    “为什么?”她问。

    “什么呀,没头没脑的。”高素妍心虚,已经开始冒汗了,她朝苏毓敏眨眨眼,对唇形:“怎么办?她已经知道了!”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反正已经到这份上了,合约也已经签了,苏毓敏走过来,拿走高素妍手中的电话:“美人是这样的你听我解释……”

    “告诉我房间号码,我去找你们。”珞夕林声音淡淡的,冥冥中对这俩孩子充满了失望。

    这一句话就把苏毓敏准备的千言万语给堵回去了,乖乖的报上了酒店的房间号码。外带附一句:“很晚了,路上心。”

    心吗?

    珞夕林握紧了手指,我真想掐死你!

    挂了电话,高素妍跑过来问:“她什么了?”

    “她她过来找我们。”苏毓敏一脸忧伤的瘫坐在沙发上,抱着头,这下她在美人心中彻底没什么好印象了。因为苏高二人的不省心,珞夕林不得不在洗澡之后,又换上衣服,半夜开车前往希尔顿酒店。

    佣人见她急急忙忙要出门,问了句:“姐,要不然我叫司机送您,这么晚了。”

    “不用了。”珞夕林拿上车钥匙,“我去去就回。”

    黑色玛莎拉蒂在希尔顿酒店门前停下,夕林将车钥匙交给泊车管理员,直接走进了酒店。坐电梯一路到23层敲响了高素妍的房门。

    “林夕。”珞夕林自报家门。

    “林夕来了!”屋内的两个人曾的一声都占了起来,脸上紧张的神情明她们对她这么快赶来,还没有做好准备。

    “开门,躲不过的。”苏毓敏深吸了口气,走过去把门打开。

    “林夕。”她对着门外笑。

    奈何夕林沉着脸,一丝笑容都没有,她直径走进去,开口问:“合同呢?拿来让我看看。”

    合同,合同

    高素妍忙找来合同递到珞夕林手中:“给。”

    苏毓敏关上门过来解释:“情况是这个样子的,jr娱乐公司签下我们做艺人,她们只是开出了条件让我们也把你介绍进来,没关系的夕林,如果你不想进入娱乐圈也没人逼你。”

    “没人逼吗?”夕林指着合同第三页下方的一行字:[自即日起艺人林夕隶属于jr娱乐公司,入行时接受jr娱乐公司2000万用以买断个人权,签约后本人如若中途反悔公司概不受理,如若不然,林夕将个人承担部分法律责任]

    苏毓敏结果文件,大为吃惊:“怎么可能,他们明明好的是要签约我和素妍的。”

    “可这上面只有我一个人的名字。”珞夕林问苏毓敏:“你们是不是还收了对方两千万?”

    “是啊!”苏毓敏本来还想那钱也是宋雅给她和高素妍的,但毕竟她还没笨到那种地步,反应过来之后,大喊:“妈的,老子被人诓了!”

    “那现在我们把钱还了行不行?”支票还在高素妍的包里,她走过去,从包里掏出支票给珞夕林。

    “没用的。”珞夕林,“这上面的条款写的清清楚楚,自”我“接受了那2000万之后中途反悔公司概不受理,如果我有异议的话将会负责法律责任。”

    “那怎么办?”素妍握着夕林的手,一副快哭的表情,“对不起是我们没看清条款害了你。”

    珞夕林把手从素妍手里抽出来,怎么办?她也在想办法,既然退钱已经解决不了问题,那就只有动用权利,以珞氏集团的名义买下这个jr娱乐公司。

    现在上海分部的珞氏是陈诚在管理,前一段时间去公司,他助理他去美国开会去了,这会儿应该回来了吧。

    珞夕林拿出手机,准备拨打陈诚的电话,由他出面买下jr,事情或许就能解决了。

    但,在她拨通之前,苏毓敏突然开口:“林夕,或许你应该去试一试。”

    夕林皱眉:“为什么?”

    酒店房间壁灯都是昏黄色的,明明是暖意,但却丝毫落不到苏毓敏的眼里,从夕林的角度看去,她那双好看的眼睛里面,似乎藏着不愿示人的伤。

    就在她探究时,苏毓敏开口:“林夕,素妍,我还没有跟你们过我的身世吧?我家在北京,父亲掌管一家跨国公司,我的继母是他得力的副手。家里很有钱,但我并不快乐。”

    苏毓敏的时候,放在胸前的手握的紧紧的,指甲眼看就要抠进肉里,似乎是那疼逼出了她眼里混着的恨意和泪水,她:“我继母是一个很有手段的女人,刚开始她只是父亲公司的一个助理,却借着美色上位,做了我父亲的,把我和母亲逼到了国外。从我3岁起到18岁成年就再也没有见过我父亲。24岁那年,母亲得了肝癌,我们没有钱救治,没办法我只能打电话回国跟父亲求救,但那接电话的人竟是我继母,她听了我们的遭遇,笑了,,你和你妈就死在国外吧!阿秦是不会拿钱救你妈的。”

    明明有眼泪从苏毓敏眼眶中形成掉出,但她却曲起食指第二节骨,用力的抹去,舔了舔唇:“后来我半工半读从伦敦大学毕业,在上看到了有赛车比赛就直奔上海来了。

    那个家我不想再回,可我身上的钱已经快用光了,所以在机场当那个叫宋雅的女人要带我进娱乐圈的时候,我才欣然答应。”

    苏毓敏走到珞夕林面前,握着她的肩,低眸似乎想要先敛去眼里的泪,后来,抬头看着她:“林夕,我知道我这样做对不起你,但我还是想请你进娱乐圈,把那2000万留给我和素妍用。等将来我有钱了,一定还你。”

    “那两千万你拿着吧,我不用。”高素妍突然开口,人人都有怜悯之心,高素妍听了她的身世,手里还拿着那张支票想着分未免太不过去了。

    苏毓敏哈哈一笑:“看来现在只有我一个人独吞了,不好意思哈!”珞夕林发现苏毓敏跳戏跳的特别厉害,刚才还哭的稀里哗啦,现在确实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勾起她的下巴,借着灯光细细打量:“美人长得这么好看,不进演艺圈可惜了呢!”

    “去你的!”珞夕林打掉了她的手,三个人很快又打闹到一起。

    人的善良很贵,谁都没有资格肆意挥霍,哪怕这善良出自你自己。珞夕林与苏毓敏、高素妍二人算是萍水相逢。彼此也算是知道了底细。

    如果真如苏毓敏的那样,珞夕林倒是愿意出手帮助,但绝对不会因为要帮她而售卖了自己的自由。毕竟那个条约和她的话,最终的承担者都是她自己。

    这一夜,她站在房间落地窗前,透过玻璃看外面的夜色,有时候想,人的心就像这夜色一般,总有那样一处是黑暗的,不愿示人,也不能示人。

    梳妆台上压着一张两千万的支票,是珞夕林以自己的名义开的,将来找个时间送给苏毓敏,这个时候,她便要感叹有钱人的好处,最起码,让她不用为钱而低头。

    至于那个jr娱乐公司,她想明先过去看看,有些事需要慢慢来,如果突然一下子就让人知道了所有,那谁还会呆在你身边,谁才是那个真心对待你的人呢?

    她唇角含着隐隐笑意,话这一被太多他人的事情占据,自己的事呢?貌似她只剩下心念珞宁了。

    千辛万苦的从英国回到上海,就是想要见他,告诉他自己再也不会离开他身边了,她不介意他曾经被烧伤,只要他还活着她就已经心满意足了。

    可是后来呢?

    她都做了什么,自己的心在别人的故事里越变越硬,忘了当初回来的初衷。

    她看着远方那颗忽闪忽闪的星,所以,珞宁,你如果此刻也跟我同样看着窗外的话,请跟我看同一颗星,让它把我迟来的歉意和想念传给你。等这件事情解决了,我就回家,不管你是否怨我,恼我,我都要抱着你,再也不和你分开了。

    似是心有灵犀吧,同样的夜,半山别墅珞宁也在自己房间里对窗看星星。

    ——夕林,我该拿你怎么办才好?

    ------题外话------

    薰衣草遇上玫瑰问:“珞先生,你这是要干啥捏?”

    老珞黑脸:“没看呀,追老婆!”

    玫瑰挠头:“你不是已经结婚了吗,怎么还追老婆?”

    珞呲牙:“后妈,你写的你不知道啊,我俩怎么这么波折,到你手里咋就这么辛苦!”

    玫瑰呜呜:“挺冤枉的,你以为每段感情修成正果都那么容易啊?我不得帮你们扫清下浊?”

    珞:“好吧,猴哥!”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繁花落豪门,一世倾情》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繁花落豪门,一世倾情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繁花落豪门,一世倾情》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