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46叛逆起,原来软肋的含义是不敢面对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繁花落豪门,一世倾情正文 046叛逆起,原来软肋的含义是不敢面对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谁要你来接了?谁又稀罕你了!

    一念叛逆起,珞夕林丢了手机,跑了。

    “夕林!夕林!”

    他们在后面喊着,但都没追上她的速度,等下楼的时候,珞夕林早已开车不知了去向。

    “怎么办?要不要通知珞宁?”何惜晴抚着肚子问马克。珞宁是他的顶头上司,由他通知合情合理。

    上海这的气不怎么好,就像是随着事态的发展,她刚回来的时候,飞机在云层里还是艳阳高照,落地开始不知不觉就变成了个阴暗的气,珞氏集团门口,骄阳不见,空阴郁,时不时有风刮过,马克低头掏手机,原先定好型的头发都被风给吹乱了。

    他拨通了珞宁的手机,嘟……嘟……一直在连接当中,不过没一会儿眼前就开来一辆车,黑色的宾利,车牌号8259是珞宁的车。

    他看到了他们,从车里下来跑到了他们面前问:“夕林呢?”

    何惜晴不做声,马克不做声。

    “已经走了。”李海扬。

    珞宁回头看了眼马路路段,皱眉望空,这样的气,眼瞧着就要下雨,路上又那么堵,怕有个万一。

    他双手叉腰,声音有些恼:“你们怎么不拦着呢!”

    三人沉默。他又往台上看了一眼,神情有些冷:“于欣还在上面吗?”

    这个时候有人点头。

    珞宁进去了,照列前台出来阻拦,但看到珞宁那张脸时不敢了,珞家千金的老公,珞氏的驸马爷谁敢拦?

    他乘电梯上去,来到了台。

    推开铝门的那一瞬,于欣抬眸看着他,嫣红的唇角上扬,像在笑,但表情讽刺。

    他走过去,她才开口,像是执行命令的隐者:“你要我做的,我都做了。”

    “你要什么?”他的声音淡淡的,与她并肩却背对着她,眼睛看向外,不带任何的情绪。

    于欣侧眸:“给我500万,放我离开。”

    就这么简单吗?

    珞宁有些不相信。这些年,他尝遍了于欣的招数,她是个有野心的女人,不会这么轻易妥协,他也不傻,不会一而再再而三的上当。

    但于欣接着:“给我500万,让我离开中国,从此以后再也没有人打搅你和珞夕林了。”

    珞宁回头,深邃的眼眸看了她几眼,唇纹加深,慢慢挑起嘴角:“于欣,类似的话我已经听你过不下百遍,你以为我还有必要听信于你吗?”

    “这次是真的!”于欣有些急了,强调:“如果你给我500万,我发誓再不踏入中国半步。”

    “你跟我来!”珞宁伸手拉于欣踩到了高阶上,现在站在最高的位置,珞宁看着远处目光悠然,淡淡的声音飘过来:“于欣,你恐高吗?”

    于欣往下看了一眼,从这里到地面估计有近百米高,她忙抓住了他色手臂,把脸撇到了一边:“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珞宁转过脸问她:“你刚才和夕林站在这里了什么?”

    哼!

    于欣冷笑,这下才算是明白了。

    接着珞宁继续:“如果我把你从这里推下去,侥幸,你不死我给你500万,外带在送你一张美国的绿卡如何?”

    于欣终于察觉珞宁变了,这个男人现在明明着最阴狠的话,却是一番云淡风轻的模样,他看自己的眼神也一样,阴冷、狠戾、视人命如草芥。

    她慌了,当心着脚下,往后退了一步:“你想干什么?”只是她敢往后退一步,珞宁就往前赶一步,“我想干什么?”他沉着声,不近不远的距离,他伸手掐住了于欣的下巴:“问问你都对我干了什么?”

    过往的一幕幕,如同电影的剪辑,轮回环绕在自己眼前,他现在在看于欣倒不如在看那些曾经,于欣收买了他的父母,酿下了他一生的悲剧,这笔债该怎么偿还。

    星星点点的火焰自那双入墨深沉的眸里窜起,人人他是儒商,却不知他自有黑暗阴沉的一面。

    埋藏在身体里那些不安躁动的分子此刻正在叫嚣着。过去可以选择遗忘,但却不能否定它的存在。

    他现在看着于欣,就想让她偿命!

    冰冷的毫无感情的话从他的唇间溢出:“于欣,你爱我,可我却想将你剥皮拆骨。”

    眼泪从于欣的眸子中窜了出来,她害怕了:“别这样珞宁,如果你父母在世,他们看到你这样会心痛的。”

    她想通过提及他的父母牵动他内心柔软的一处,可没想到这一次却彻底不管用了。

    珞宁冷笑:“我的父母?不都被你害死了吗?于欣你再提他们,就不怕他们会变成厉鬼来索你的命吗!”

    如果那场大火是珞宁终身的噩梦,那么也是于欣这一生挥之不去的梦魇。虽然不在现场,但那样的大火滔,却让她不得不害怕。

    没有人知道,午夜梦回时,于欣会梦到珞母烧焦的身影从那场大火里走出来,一声一句的喊着她:“于欣……于欣……”

    “啊!”于欣惨叫了一声。蹲在地上手指插在发间,猛摇头:“别了,我求你别了,我对不起他们!”

    珞宁蹲下来,左手搭在膝上,右手放平,往外面看了眼:“如果你觉得对不起他们就从这里跳下去,赎罪。”

    于欣抬起头,眼中浮光朦胧,却狠狠的问珞宁:“你一定要这样吗?”

    珞宁看着她,不久后站起来,面朝外:“我跟你不熟。”

    意思是我没给你资格让你和我求情!

    “是你自己跳下去,还是我推你跳下去,想清楚,你只有跳了才能拿到那500万。”

    “疯子!”于欣不理他准备下去,可刚起身就被珞宁抓住了后领,不顾她的挣扎把她转过来,按着她的头,面朝下。

    “珞宁,你疯了,你快放开我,我不想死!”于欣叫喊着,空似乎有要下大雨的样子,这会儿风越刮的紧了,于欣乱了心神,头发、眼泪都都被卷在暗沉沉的风沙泥土中。

    楼下,马克他们看到楼上的一幕,吓了一跳。

    “他们这是要干什么!”马克一惊。

    “不要啊!”何惜晴捂着嘴巴,另一只手放在肚子上护着孩子,她知道终有一,珞宁会爆发,却还是难以接受今日这一幕。李海扬赶紧把妻子护在怀里,考虑到她肚子里的孩子,遮住她的眼:“别看!”

    于欣也看到了楼下熟悉的眉眼,便喊:“海扬、惜晴救我!”

    台之上,珞宁将于欣往前一推,她的整个人便悬在了半空,好在台上面还有桅杆,她情急之下,死死的抓住。

    面对着珞宁,于欣痛哭不止:“珞宁,我不想死,你救救我,我再也不敢了!不敢了!”

    “不敢了!”珞宁嘴角挑起一抹邪魅的笑,“记住,有些事情我不想脏了夕林的手,只能我来做!”

    珞宁悠闲的蹲在她面前,因为她手抓着栏杆,暂时不会有危险,他也不伸手帮她,就那样看着。

    等到她精神濒临崩溃的边缘时才伸出了手,只是把她另一只悬在半空的手拉上来,放在桅杆上,然后转身走下去。

    于欣爬上来,双腿发软,她甚至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从台阶上下来的,或许是爬,颤颤巍巍走到珞宁面前时,脸色惨白,花容失色,连句话都不清楚,眼里只有对珞宁的恨和陌生。

    他从西装口袋里掏出一张支票,然后用笔划了500万给她:“别再让我见到你。”

    支票他没有给到于欣手里,而是抛向空中,转身走人。

    灰暗的空下,于欣抬头看着那张纸片一点点旋落,突然觉得它已经没有任何分量,而自己对于珞宁的价值也不过如此。

    但是,她还是蹲,把那张支票捡起来握在手心里,她不傻,有了钱在她或许还有机会,许久,于欣抬起眸,盯着那冰冷的铝门,呆滞的眸如同死灰复燃般狠戾:珞宁、珞夕林你们都给我等着!

    珞氏集团楼下,珞宁出来之后,马克上前,在他耳旁:“刚才有市民围观,我怕今的事情会被传到上去,后果不堪设想。”

    “怕什么?”珞宁凝眸看了他一眼:“如果记者问起,你就于欣她不想承担法律责任因此威胁我。”

    撂下这句话,马克看到他清冷孤傲的声音不受任何事情的影响打开车门,发动车子离开。

    马克往楼上看了一眼,再看那道离开的影,忽然间有种恍惚的感觉,从台上下来之后珞宁整个人都变了……

    只是他有这样的感觉吗?

    他把目光看向李海扬和何惜晴,三个人的脸色一模一样。珞夕林路过花店买了一束菊,然后开车去了墓园。结婚前珞宁没有带她来拜祭父母,她知道,珞家父母并不能接受她,珞宁怕她为难才没有带她来。

    可是真的就能躲一辈子吗?他真是傻,到头来,她还不是一样以珞家媳妇的身份来拜祭公婆了吗?

    据墓园是珞宁五年前买下来的,他想把这里当成家族墓。今的气不太好,空是土黄色,好似千军万马征战沙场的颜色。

    她的心里烦躁极了。

    登上山顶,她把一束菊分成两份,一份放在珞母墓前,一份放在珞父墓前,静静鞠躬,但那声爸和妈她却叫不出来。

    珞母讨厌她,给过她一巴掌,这一巴掌透过脸打到了心里,从到大她都是被父母捧在手心里的宝贝,谁人敢动她一分呢。

    珞母就敢,并且还是无缘无故的。

    珞父呢?

    看上去面善,是个极易相处的人,但实际性子软,毫无原则可言。这两个人,实在感染不到她的亲情。

    逝者已矣,再多的埋怨和仇恨都会随风而去。但这无人的墓园里,疾驰的风,却激起了珞夕林心中对往事的不满,或许应该是心疼。

    盯着二人的墓碑,一滴泪从她的眼眶滑落,她开口问:“高兴了?”她承认这句话出来的时候几乎冷漠的不像是个人,可是她也有自己的底线,不是不尊重而是不能尊重。

    “因为你们的猜疑,才出了车祸,酿造了那场大火,而我的珞宁为了救你们差点没烧焦成炭。你们有什么资格为人父母?

    你们的债让他去还,你们的虚荣心让他去满足,我问你们,他到底是你们的儿子还是你们的仆人,叫你们这样虐待!

    你们怕我身份抬高禁锢了他,可是当你们走后,将烧伤的他留了下来,最心疼他的人还是我。初见面,我对你们谨守礼节,枉你们为人师表,却分辨不出真心与假意的区别。亲手害了你们的儿子。”

    她用沉静的声音着,但泪水已经湿了脸,她用手抹了一把泪,“我今来就是来告诉你们一声,从今往后珞宁有我来照顾,你们放心,珞夕林有的,便叫珞宁都有。”她一字一句,“我比你们更爱他!”

    这话完,便有电话打了进来,珞夕林跪在地上掏出手机,上面显示是珞宁,她按下接听键,看着眼前墓碑上的两张照片却不出声。

    久未见面,思念已在她心中蓄积涨溢,若是他现在就出现在她面前,她保证会忍不住大哭痛哭……不过还好,他没有。

    他在开车,手机放在车前,可屏幕上却显示着她的具体位置。结婚时,他便给两人的手机都做了设置,她在哪儿,他的手机上就可以查的到。

    而当时,李海扬打来电话的时候,他故意让马克去交通局调录像,调虎离山,只是想抽空让自己先冷静下来,好好想想见面之后该怎么开口。

    还是躲不过的,她一再的逃跑,让他也窃了心,生怕自己一句话不对,又见不着她了。gps上显示,她去了墓园。所以他现在正把车往那边开。

    他知道,她知道了四年前所有的事情一定有心结,跑去质问他的父母,心里似乎比她还要难过,不敢开口却也开了口:“夕林,你听我,一切都已经过去了,我还好好的,你别哭,余生,我把自己都交给你好吗?”

    怒号的风中,珞夕林笑了,有滴泪不争气的从她眼里跳了出来,她曲起左手第二处关节抹去:“珞宁,这就是你要的幸福吗?太过在乎别人的感受而忽略了自己。却要抓着我狠狠的欺负,我开始讨厌你了……”

    像是一场你追我赶的迷藏。当珞宁赶到墓园时,早已不见了珞夕林的身影。

    她回了家,是珞家,她自己的家。

    阔别四年在回到这里,佣人看到她格外的欢喜,除了故去的林叔,全都还是老人儿。

    她上楼,佣人跟在后面:“姐,您回来了,那先生呢?”

    “父亲还在英国修养,我一个人回来的。”珞夕林。

    “哦。”佣人懂了,又问:“那姑爷呢?”

    珞宁宣布婚礼的那一整个上海都知道了,再加上最近于欣的事儿闹腾的欢,他们这才知道原来姐到最后还是嫁给了珞宁,因此亲切的称之为“姑爷。”

    珞夕林的脚步停下来了,回头看了家佣一眼:“他在忙。”

    “忙啊!”佣人点点头。

    饶是亲切,但话问的多了,珞夕林也烦。她便跟家佣:“我累了,要休息,你别跟着了。”

    “是。”

    家佣没有再跟上来,她自己一个人上楼,推开了房间的门,一切还都是离开时候的模样,尽管他们都不在这里住了,但家佣们每打扫,梳妆台、椅子、书桌,纤尘不染。

    她走到床前,想起那个时候赖床,母亲进来叫她,她与母亲撒娇,现在她回来了,却再也没有办法回到从前,躺在母亲怀里撒娇了。

    长大后,才意识到有些事情是不能回忆的,并非不能,是不敢。回忆里有太多的伤,旧时光蒙了尘,封锁的都是成长过程中的疼痛。

    伦敦四年的日子里她大多浑浑噩噩,沉浸在自己悲伤的情绪里,每发生了什么,她记忆不多,唯独这里承载了她所有的温暖与甜蜜。

    她在床边坐下,摸着床单,眼睛红了:“妈,夕林好想您。您回来我跟爸爸身边吧!”

    不知道哭了多久,直到佣人敲门问她饿不饿需不需给她准备晚餐,她才从回忆里清醒,告诉佣人她不饿,然后起身从衣柜里拿了睡衣进浴室里洗澡。

    等出来之后,已是明月高空了。

    她站在浴室门口擦着湿法,无意间看到了桌角的那盘棋。手上的动作停了。

    老人们棋中包含下乾坤,修身养性,所以她自幼随着父亲学棋,17岁那年,自己下的头一盘棋就是布局。

    布一场她与珞宁的局,情爱追逐的局,后来证明是她太自以为是了。她走过去,将那盘棋丢进了垃圾桶里,发誓以后再也不碰。

    现在是晚上八点,应该是伦敦那边的下午一点,回国了,总应该报个平安。她去书房打开电脑,与父亲远程视频,视频里,跟她这边一样,父亲也是在书房。

    她看到父亲坐下的那一瞬笑了,朝他喊了一声:“爸。”

    “回家了?”络震庭看着女儿。但随后又看到她身后的背景,问了句:“你回咱们家了?”

    珞夕林点头:“嗯。”

    “为什么不回你和珞宁的家?”络震庭问。

    珞夕林迟疑了一会儿:“我今刚回来,还没想好怎么面对他。”

    “你们是夫妻,听爸的话不要磨的时间太长了,伤人的。”络震庭在那边劝着。跟年龄有关,比之珞宁的清质,络震庭的音质带着些醇厚圆润。是那种很好听,让人信服的声音。

    “爸。”她有些不耐烦了,后来想想,真后悔当初没有听父亲的话,执拗着,不在乎的将原本可以与珞宁在一起共享甜蜜的时间白白的给浪费掉了。后来她总结,总归是年轻。幸好,一切还有机会……

    络震庭知她嫌唠叨,于是揭过了这话:“好了,好了婚姻如鱼饮水冷暖自知,你们自己看着办吧!”

    她笑。

    看到那边投落到书桌上的光线,她问:“爸爸,你那边应该是下午一点吧。”

    “嗯,刚浇花回来,有些累。”络震庭。

    “爸,你要注意休息,妈妈……”

    珞夕林险些忘了,忌讳在爸爸面前提起妈妈,有这样一句话:花花公子一但投入了真情,那便是一世的。

    母亲的去世是父亲心头的伤,一旦提起他必定难过。

    她中断了话题,那边络震庭却笑了,很坦然的接过她的话:“要是你妈妈还在,你的那份心她就给你操了。”

    “爸爸。”珞夕林不知道什么了,忽而笑了:“我跟爸爸最亲了,上辈子,我是爸的情人,所以,我亲爱的,你要保重身体,好好吃饭,知道吗?”

    络震庭被她逗的一脸嫣红,煞是可爱。回忒:“你这鬼丫头,我可是有老婆的人。”

    父女俩嘻哈一笑。

    后来,络震庭的表情就变得严肃了。

    珞夕林问:“爸爸,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要跟我啊?”

    这时候,络震庭的视线瞥向别处,大概是佣人进来了吧,因为有个人影过来,不久络震庭手跟前就放了一杯茶。

    络震庭喝了一口:“珞氏那边你操点心。”

    “爸,您不放心陈哥哥吗?”珞夕林问。

    “夕林,人都是有私欲的,他毕竟跟我们不是一个姓,爸爸将那么大的珞氏交给他管,难保有一他不会**心膨胀。”络震庭叹了口气,“到时候珞氏就岌岌可危了。”

    珞夕林看着父亲的神情,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儿,那时候,络震庭正在喝茶,好像想借助茶杯故意遮掩什么。

    “爸,您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珞夕林心里有种不好的感觉。

    络震庭低眸望着茶杯,眉心微蹙,许久才抬起头来看向视频里的珞夕林:“不管发生什么事,你都要记住,你才是珞氏唯一的继承人,其他在珞氏工作的任何人都只是在为你打工罢了。夕林,你要继承爸爸的事业就必须要心狠,有时候甚至要忘记自己是个女子。”

    这就是她珞家人的使命,谁都逃不掉。

    切断远程视频,珞夕林趴在桌上想了好久,珞氏、珞宁都是她生命中的不可割舍。以前她只是一个人,而现在珞宁已经可以帮她了。所以,情况不算太糟。

    爱情里的两个人都太精了,但在这场名叫《爱情》的戏开始的时候,他们都要扮演傻瓜,让对方开心的傻瓜……

    珞夕林上,发现了一个叫“风掣”的赛车俱乐部。打开这个页,上面他们俱乐部现在正在举办一个“风神杯”的赛车大赛,希望赛车爱好者能踊跃报名参加,并且这个“风掣”俱乐部还和新加坡ctrr俱乐部联赛,胜出者将有机会去新加坡和ctrr总部的高级赛车手进行对决,除此之外还有一笔丰厚的奖金可以拿。

    这对珞夕林来倒是个不的诱惑,她的车技不错,以前也英国读大学的时候跟同学们组队也加入过赛车俱乐部。所以就报名参加了。

    俱乐部在虹桥路,到哪儿时,前台会输入珞夕林的主要信息,然后给她一张会员卡,由服务生带她过去。

    赛场很宽大,已有很多人穿好了赛车服在试车。大概一个教练模样的人走过来,是个意大利人,很高大,脸很宽,眼深邃,腮上留着些浅颜色的胡子。他将珞夕林自上到下打量了一番才用并不是很纯正的问她:“你是报名来参加赛车的?”

    “是。”在这个年代里,男女接受了公平的教育,女人和男人一样可以胜任一份很好的工作。赛车场上也有个报名来参加的女人。此时她已经换好了一身红色的赛车服,戴上钢盔,个子不低,会给人留下一个干练精英的模样。

    意大利教练放了行,指了指赛场中间陈列的空车,“你选一辆吧,日后作为你的赛车。”

    她在场上跑了一圈,最后在一辆红色的法拉利旁停了下来,隔着老远对那教练喊:“我就要这一辆了!”

    意大利教练走过来,向她伸出手,表情略微严肃:“我叫拉斐尔?布拉维,是你们这批报名参赛选手的教练,以后我负责训练你们。”

    珞夕林回握介绍:“林夕,一个普通的赛车爱好者。”

    布拉维笑:“女士,我得提醒你,赛车一向都是男人的活儿,也有女人参加,不过没几个能坚持到最后的。你看到那边了吗……”布拉维眼神递过去,赛场朝北方向,有两个女生刚下车,就吐的稀里哗啦,离得远,夕林看见他们似乎还在擦眼泪。

    她笑了笑,没什么。

    但布拉维却注意到了,挑起了那一道蜈蚣眉:“怎么还不想放弃,我是善意的提醒,到时候你可别像她们一样哭鼻子!”

    珞夕林看了布拉维一眼,嘴角的笑都还在,她悠悠的:“教练我们拭目以待吧!”

    虽然报了名,但却不是直接可以参赛的,还需要经历为期一周的封闭式训练,然后跟所有的赛车手比赛,胜利者才能去新加坡参赛。

    布拉维是出了名的魔鬼教练,他:不管你们最后是谁胜出,在我手里必须都是一等好的赛车手。

    来时一共35名报名参赛的选手,三后就刷下去了5名,而且真被他中了,这5名选手当中就有3名是女生,其他的两名男生一个是坚持不下去意志力不够,一个是前晚上喝醉酒,开跑车逛大街,结果撞到了电线杆上,伤了腿。

    距离训练结束还有四,剩下的30名赛车选手中,连珞夕林在内只剩7名女选手,后四里淘汰人数达12名,其中9名男选手,3名女选手。这样的结果,还算是给为数不多的女选手争了一口气。

    最后这18名选手开始彼此比赛,胜者去新加坡参加总部f1比赛。

    不看远处,但看眼前,就又是一轮激烈的竞争比赛,第一又淘汰了11名选手,最后队伍里只剩下3名女性,剩下4名男性。

    最后人数定了,上海分部往新加坡ctrr总决赛预选选手一共7名。

    休息的时候,三名女生就走到了一起,其中一个下车走过来,摘了头盔,一把揽住她的肩:“行啊,瞧你把他们都杀的噼里啪啦的。”她做了一个“杀”的手势,“男的又怎么样,不到最后还是被我们女选手给收拾了吗?”

    夕林听她口音像是北京人,便问她:“你是专程从北京过来的?”往日里忙着赛车,大家连打招呼的时间都没有,现在人数定下来,心都放在肚子里了,自然得了个空闲交友的时间。

    那女生笑:“哟,妞儿听出来了。”

    这口气到让她想起了何惜晴,保不准这位也是个大大咧咧的姑娘。

    姑娘自我介绍:“您猜对了,我还真就从北京来的,我叫高素妍,不是素颜,是朴素的素,女开妍的妍。刚留学回来,家里做服装生意的,只不过我对生意不感兴趣,就报了名来参加赛车比赛了。”

    “你呢?”高素妍问。

    “林夕。夕阳入翠林的林夕。”

    “林夕?”姑娘品尝着,不一会儿举起大拇指:“好名字,诗意好听!”

    另一个姑娘刚跑了一圈也走过来了,“hi,你们什么呢,也讲给我听听。”

    姑娘长发,英姿飒爽,摘下头盔的那一刻,长发散落,给她和高素妍的第一印象是:这姑娘好美!

    大大的眼睛,五官精致,只是有一点和高素妍相通,都是漂亮闺女二百五的性子,上前就勾住她的肩膀,面对面香气扑鼻:“美女你够厉害的呀,刷了那么多,你留下来了。”

    “你也不错。”靠的太近,珞夕林有些不适应,只想离她远一点。却被她察觉了:“怎么,我配不上你啊!”珞夕林傻眼:姑娘,貌似你找错人了,我不是gay。

    没错,这姑娘是个gay。

    后来才知道,她出身名门,但从父母感情不好,伤害了她。所以渐渐的她性子就变了,觉得男人没有安全感,倒是和女人们在一起时才自在。

    那姑娘捏着珞夕林的下巴,笑眯眯的:“我注意你好久了,美人,你真合我脾气。”

    “你先放开,抱得太紧了!”珞夕林推开她。

    姑娘也恢复了正经,自我介绍:“苏毓敏28岁,伦敦大学法学院毕业,年前刚回国,爱好赛车。”

    高素妍伸出手完整介绍:“高素妍27岁,毕业于宾夕法尼亚沃顿商学院。”

    高素妍介绍完,苏毓敏的那双大眼睛直愣愣的看着她:“你呢,美人。”她已经伸出了一只手:“不打算跟我握手认识一下?”

    夕林无奈,伸出手,刚握住,苏毓敏嘴角上就有一抹得逞的笑:“我知道你叫林夕,年龄,毕业院校。”

    我有必要告诉你吗?

    珞夕林心里气。

    “怎么不?”苏毓敏又开口了,握着她的手好像故意的一样往她手心里摸来摸去。

    她是个女的,要是个男的,珞夕林保证早就一巴掌扇过去了。

    高素妍在一旁催促,“夕林你快告诉她呀,不然你们俩就成赛场一景儿了!”

    珞夕林看着赛场周围,的确有人在看着她们,皱了眉,不耐烦的开口:“英国拉夫堡大学设计学院。”

    苏毓敏做出一副很吃惊的样子:“哦,原来美人不光人长得美,心还这样的美,设计,嗯,好,的确很适合女生。”

    珞夕林就想笑了,反问她:“难道你不是女生?”

    这一问搁在平常人身上也没什么,只是苏毓敏却为难了,不过很快就笑起来,当这事儿没发生过。

    布拉维走过来,显然是有话想跟珞夕林,苏毓敏和高素妍识相立场,只是苏毓敏离开时还特意回头对她抛了一个飞吻。

    珞夕林摇头失笑:不正经。

    “教练,你找我啊?”回头,珞夕林面对布拉维。

    布拉维笑了,这次他看珞夕林的眼睛里有了赞赏和敬佩,但开口依旧是蹩脚的:“我以为你会被淘汰,没想到你坚持下来了。”练了这么久的车,珞夕林有些渴,把这点心思告诉了布拉维之后,他们一起去阴凉处,台阶上放着两瓶水,布拉维递给珞夕林一瓶,自己拿了一瓶。

    珞夕林毫无架子的蹲在台阶上,拧开了水喝。

    这次开口,珞夕林用的是意大利文,倒是让布拉维吃惊不少,他直呼:“,你去过意大利吗?”

    珞夕林:“我去过瑞士,那里也意大利语,所以学了些。”

    布拉维了然,夸夕林:“你真是个神奇的女子,刚开始以为你赛车不行,没对你抱任何希望,没想到你居然连意大利语都会。”

    接着他又抱怨自己的苦:“,你知道吗?你们中了,可我要在上海工作,逼不得已学了那么几句,刚开始被人笑话惨了。”

    珞夕林笑笑:“汉语的确是世界公认的最难学语言之一,可只要有心就没有学不会的,你看中国这么美,你忍心学不会她的语言吗?”

    “你真是个爱国主义者”布拉维随口一句。

    “对了,”闲聊的时候差点把正经事儿给忘了,布拉维跟她起了剩下的两名女选手:“你还不知道吧,那两位是有过赛级的。没想到你的成绩比她们还好,这大大出乎我的意料。”

    喝饱了,珞夕林把矿泉水瓶盖重新盖上,从台阶上跳下来,转身对布拉维:“其实我以前也是职业赛车手。”

    轻飘飘的一句,但这样的身世却足以让布拉维震撼。终于到了总决赛那一,地点:新加坡滨海湾

    因为是夜间赛道,所以白正好可以在新加坡四处旅游,看看风景。

    夕林本来还想再练习练习,可是高素妍却打断她:“你现在练了可能到晚上身体就会疲惫,还是和我们一起出去逛逛吧,放松一下精神,晚上才能有好成绩。”

    不由分的便把她拉走了。而所谓的我们就是她们三个女生。她、高素妍、苏毓敏。(此后别名玉米,素妍逗趣时给取的。)

    女孩子最爱逛的不外乎商场,买衣服。在金沙购物广场内衣专柜,高素妍想给自己买两件内衣便拉着俩姐妹一起来了。

    夕林一向对服装没有那么大的**,所以帮素妍担任拎包的工作,苏毓敏则穿着一身黑色职业装,双手负后,在专柜上转来转去。

    那一派沉稳的脚步和气质,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是这商场的经理。她转了转,在一排文胸架前停下来,抬眸看了门口的珞夕林一眼,漂亮的眼睛闪过一丝妩媚色。

    细长的手指一勾便把一件水绿色的文胸勾在手里,走到珞夕林面前把文胸放在她胸前比划。

    “你干什么呢!”珞夕林脸红,店里还有服务生在看着呢,她就这样**裸的,到底是不是女人啊!

    “挺适合你的。”苏毓敏笑的妩媚,但看她的眼神完全就像是男人在看女人,珞夕林全身毛骨悚然。

    高素妍闻声赶了过来,看到珞夕林胸前的这件文胸,一脸惊喜:“很适合你啊!买下吧!”

    得,一个挑,一个叫买,她还有没有一点发言权了!

    “我不要!”珞夕林拒绝,其实内心里还有些保守的她,觉得贴身的物件自己买就好,现在闹得大张旗鼓,她也绝对不能再要了。

    没让珞夕林拒绝,苏毓敏就走到前台,掏出银行卡,将这件胸衣买下了。返回她们身边的时候,手里多了一个袋子,放到珞夕林怀里:“给你你就拿着!”

    那一身黑色职业装,又是单手插兜儿,给完东西之后,又从她面前走过去,怎么看都将霸道总裁的形象模仿的惟妙惟肖,当然,如果她是个男人的话。

    之所以有这样的感觉,是因为珞夕林觉得这个苏毓敏在很多地方都与女人对不上号儿!

    很快到了晚间,所有赛车选手进入陆续进入赛场,做预热准备。不光有上海分部,这一次f1比赛,吸引了全世界的赛车爱好者,这七个人现在就好比鱼虾被投放到汪洋大海里。

    教练布拉维跟来了,商场前他安慰选手:“不要怕他们,你们要相信你们才是最好的!”

    “我们是最好的!”大家齐声着。

    8个人连教练算在一起,彼此鼓励之后,三个女生又举行了一次鼓励。上场前,珞夕林和苏毓敏挨得近,场上已有爱好者开始欢呼,苏毓敏借机在珞夕林耳旁:“美人,这次比赛我要是赢了,我就答应你一个条件,你要是赢了,你也答应我一个条件。”

    珞夕林想告诉她其实我们没有那么熟,但是毕竟是赛场,她怕了会影响彼此情绪,为了大局考虑,索性答应了:“祝你成功!”

    “谢谢。”她正戴手套,声音极具魅惑。

    赛场上竞争激烈,让场内的爱好者们体会到什么叫做速度与激情。全世界的赛车手们都只为了那一个目的来,所以赛场上一定有厮杀。

    苏毓敏和其他两名男生第一回上场,本来她发挥的挺好,但在塞到上突然杀出来一个美国选手,抢的让她变了赛道。

    不过还好,她底子在那里放着倒没出现什么异常,很快就调整了过来,眼看着就要追上前面那个了,突然从她的右侧方向又冲过来一辆车,两辆车把她夹在中间,困住了她。

    更气人的是,后面跟上来的那辆还是同一个俱乐部的人,平日关系处的不错,到了赛场上却要置她于死地。

    **!苏毓敏咒骂了句,老娘居然吃了这哑巴亏!

    可眼下这两辆车,不同国家的人却像是商量好一样,左边撞完她,右边开始发动进攻撞她,结果苏毓敏没有把握好,车当场翻出了赛道。

    坐在预赛席上面的珞夕林和高素妍噌的一声站了起来,医护人员过去抢救。她们两个也跟了过去。

    苏毓敏被救出来的时候伤到了右腿腿骨,额前也磕破了皮,流了血。

    她看了珞夕林一眼,去握她的手,忍痛开口:“美人,记住那开蓝色车子的孙子,是他向我使得绊子,你待会儿上场帮我把他比下去。”

    见珞夕林不答应,她突然狠了一声儿:“听见没!”

    “好。”珞夕林点头,心却在想,这丫头虽然平日没个正形儿,但骨子里却是个倔脾气。这声回应倒是讨了苏毓敏的欢心,她把手放开,勾过珞夕林的脖子,附在她耳边:“美人,我喜欢你!”

    比赛分为上下两场,珞夕林下半场上场,她和高素妍商量好,不管输赢,都必须安全抵达终点。

    比赛开始,珞夕林动作娴熟,丝毫不怯场,上半场胜利的人还能继续下半场为赢得比赛冠军而战。

    而苏毓敏的蓝色车子,在这一场居然用同样的办法想要控制珞夕林,但他看了珞夕林,在被夹中间的时候,珞夕林忽然换挡,将车子以四十五度角倾斜前进,任谁都知道,这是个高难度的动作,但珞夕林却想起了她在大学时,教练就曾经过,赛车不仅考验的是速度还考验灵活度,所以珞夕林现在用的就是灵活度。

    它带她突围。

    ……

    后来,比赛全部结束,珞夕林取得了亚军的宝座,其他两位冠军来自意大利选手比克罗瓦,一个是加拿大选手姆拉法。

    而那位在赛场上使绊子的中国选手,跟他们一起来的男人则因为他自己,连车带人翻出了赛道。自作自受!

    高素妍虽然没有取得名次,但却为珞夕林欢呼。这一趟来新加玻值了!

    ------题外话------

    最近订阅不是很好捏,肿么办,肿么办?

    薰衣草遇上玫瑰:“心累,其实很好看的对不对,亲们不要像夕林一样骗我潜水!”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繁花落豪门,一世倾情》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繁花落豪门,一世倾情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繁花落豪门,一世倾情》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