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43我历经一切,或许只为和你在一起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繁花落豪门,一世倾情正文 043我历经一切,或许只为和你在一起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神话故事中,相传每一个人都是上的仙子,他们下凡来历经劫难,只为让自己圆满。

    情劫——

    这一日夕林在园中踱步,她在思考问题的时候有一个动作,右手放在唇上,左臂放在右臂肘下,眉头锁紧。只在规划定的一个范围内来来回回。

    怎么办?

    离开咖啡馆之前,托马掐着她的肩膀对她:“珞夕林,约定好了三个月,你不能对我这样不公平,就算你的心意已经确定非要珞宁不可,但你的这三个月里却是属于我的,并且只能属于我,做人要讲信用!而我也会按照约定,如果这三个月里,直至最后的那,你的心仍然没被我感动,那我就放你走,我们之间的约定解除。”

    夕林的心神不宁,这代表接下来一直到三个月期满,她都要待在英国与托马履行约定。别三个月了,现在就算是一她都不愿意在英国待!

    “宝贝。”突然出现并撞上的父亲让她大吃一惊。

    见女儿如此慌张,珞震庭忍不住问:“你这是怎么了,怎么最近一直心不在焉的?”

    的确是心不在焉,这些她吃的很少,跟她话,她也心不在焉,有时候问她话她都不知道回答,问的紧了,她才会抬起头来愣愣的看着他不知所云。

    珞震庭想起前些女儿抱着自己大哭的场景,珞震庭拄着拐杖,便把另一只手放到女儿的肩膀上问:“回国的机票订了吗?你既然已经想清楚心里面爱的人是谁,就别在这里耽搁了,尽早回到珞宁的身边,夫妻团圆去吧。”

    珞震庭越是对女儿期待,珞夕林就越是无法开口。

    她看着父亲:“爸爸……”纠结如何开口的时候,托马突然出现,信步走到珞夕林身边,伸手揽住珞夕林的腰,一点儿也不避讳。

    这叫珞震庭无法适应的蹙了眉。

    “ncle。”托马喊珞震庭时候,饶有兴趣的看了珞夕林一眼,“cag跟我有过约定,这三个月都要和我在一起,我们在谈恋爱。”

    可想而知,珞震庭究竟有多震怒。

    他把女儿和托马都叫进了客厅,一人坐在单人沙发上,手中的拐杖倚在一边。夕林和托马一前一后的跟进来。

    珞震庭脸上的怒意自是难掩,夕林知道父亲鲜少对自己发怒,这次是触动了父亲的忌讳,因此不敢开口。但却被托马逼着:“ca,是你告诉ncle还是我来告诉ncle?”

    夕林侧眸瞪了托马一眼,他却一脸风轻云淡。

    似乎很想看这出好戏。

    “ca!”夕林一惊,回头看着父亲,这是他第一次喊自己的英文名字。

    “爸爸。”夕林蹙眉。

    “,怎么回事!”珞震庭开口。

    “爸爸,我……”她无法启齿与托马之间定下的承诺,所谓三个月之内,如果托马让自己爱上他,她就答应和珞宁离婚,且不当时她是一气之下才应了托马,光是婚内出轨,父亲就不能接受。

    在父母的教育里何时出过这样的偏差,他和母亲一直相爱,也绝不会原谅她做出这样的决定。

    “ncle。”托马这个时候开口了,他的语速非常慢,似乎在故意等待,吊她的胃口。时间过得慢急了,她仿佛能看见一分一秒都在她面前停下脚步,回头不舍的看她一眼。

    见她紧张,托马得意的挑起嘴角,方才将视线从她脸上移开,慢慢的开口对珞震庭:“ncle,其实是这样,您的女婿珞宁先生在某一方面有残疾,此前一直瞒着也是最近才知道这是一场骗局,伤心的回到了英国。”

    “你胡什么!”珞夕林咬牙切齿,她警告过托马不许再珞宁是残疾。

    珞震庭察觉气氛不对,站了起来:“托马,你先回去吧,剩下的就是我们父女之间的事儿了,请你不要介入。”

    “好吧,那我先告辞了,”托马微笑着,转身时故意看了珞夕林一眼,提醒她:“别忘了你答应过我的,三个月之内你都要呆在英国,让我看到你!”

    卑鄙!

    就算珞夕林把自己所能想到的一切描述人恶劣的词都加到一起,都不足以描述她现在对托马的鄙视和愤怒。

    珞震庭看着女儿,叹了口气:“你跟我去书房!”

    命令的口气。

    珞震庭腿脚不便,夕林过去扶他,原本还在气头上想要拒绝女儿的珞震庭在女儿来到身边的那一刻,终究还是心软了。由着她心翼翼的扶他上台阶。

    父女俩在书房里,珞震庭坐在书桌后面的椅子上,开口问:“吧,到底怎么回事,你和珞宁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你竟把自己交给托马,让他这么威胁你。”

    到底还是被父亲发现了。

    “爸爸……”

    大概知道女儿会犹豫,珞震庭才打断她:“夕林,不要试图瞒我任何事情,我是你父亲,是这世上唯一与你有血缘关系的人,你要知道,如果你难过,我也不会好受。”

    珞夕林看着父亲,自母亲走后,她便与父亲相依为命,作为彼此最亲之人,如果她再有所隐瞒就是不孝顺了。

    珞震庭的话刺痛了珞夕林心里最柔软的地方,她的眼眸红了:“爸,你等我一下。”

    从书房里走出来,关上门,夕林用手把眼角的泪擦干,去了房间,把她从托马手里要回来的照片拿给珞震庭。

    看到照片的时候,珞震皱蹭的一声从椅子上站起,蹙眉,抬眸问夕林:“这是怎么回事,你怎么会有这种照片?”珞震庭不知情,所以他眼里的惊恐和嫌弃在珞夕林面前毫不掩饰的流露出来。

    夕林心痛,重新拿回那张照片,举起来,把照片有图像的那一面朝着珞震庭,眼泪再也无法控制的落下来,哑着声音,一字一句的开口对父亲:“爸,这张照片上被烧伤的那个人不是别人就是珞宁。”

    珞震庭震惊!

    似颓废一般,跌坐回椅子上,十指扣住,撑在桌面上,欲言难言。

    夕林继续:“我问过医生,他这是重三级度的烧伤,需要植皮之后才能愈合,珞宁因为它而不敢面对我,才被我质疑他对我的爱。

    我和你一样,在第一次看到这些狰狞的伤口之后,选择了嫌弃、恐惧还有逃避,后来国内又发生了一些事情,我才决定和托马一起回到英国,并且约定在3个月之内,如果他能让我爱上他,我就和珞宁离婚,再不相见。”

    络震庭走过来,取走女儿手上的照片,这次他细细看过一遍,深邃的眸凝在这照片上的某一处,突然间反应过来:不对!

    这不是珞夕林的性格,刚来英国的头一年,几乎每都在哭,她把自己关进房间里,酗酒、抽烟,身为父亲他第一次看到向来乖巧懂事的女儿竟然如此的颓废、叛逆,那一刻毫无保留的展现在他面前。

    这样痴情的她,怎么会因为珞宁烧伤就放弃他?

    显然是她没有将他刚才的话听进去,依旧对他有所隐瞒。

    络震庭开口,表情极为慎重:“夕林,爸爸问你,这就是事情的全部吗?你是因为一时之间接受不了这个才回到英国,还有没有别的事情?”

    珞夕林:“爸爸,剩下的那件事情我自己能够处理,请别为我担心。”

    “好,好,”络震庭将女儿拥入怀中,声音低沉:“既然你能够处理爸爸就不过问了。”

    络震庭想:剩下的大概就是他们俩感情的事儿了吧!

    许是心疼女儿为情所苦,身为父亲的络震庭想帮助女儿走出这爱情的困局,所以,安慰好女儿后,换了一种轻松家常的口气在书房里和女儿谈心。

    络震庭叫佣人送来两杯茶,他和女儿一人坐沙发的一端。

    络震庭开口:“夕林,你想知道我和你母亲当初是怎样走到一起的吗?”

    珞夕林疑惑,想起母亲的日记本,不好意思的和父亲开口:“爸爸,其实我看过母亲的日记,也大致知道你和她的感情经历。”

    何况,母亲从最开始就不愿意接受父亲,听母亲的口气,一开始的时候,父亲貌似对母亲很坏,很霸道。而且他还不承认自己很花心。

    如此,还是算了吧,父亲在她心中形象一向良好,是一个很会对母亲撒娇的大男孩儿,突然有一让她接受父亲霸道总裁、花花公子、坏痞的模样,她拒绝。

    不知是不是她纠结的模样逗乐了络震庭,他笑了:“我知道你看过你母亲的日记,也知道你大概能够描摹出爸爸年轻时候的轮廓。但那些都是你妈妈的版本,现在该听听爸爸的版本了。”

    珞夕林打断络震庭:“爸爸是想要洗白吗?”

    洗白:络流行词,比如以前是个坏人,很坏很坏的形象,经过[洗白]之后就变好了,由万民唾弃,变成万民拥戴。

    或许络震庭了解的[洗白]和珞夕林了解的[洗白]不太一样,他意识里的[洗白]有点偏灰色。为了不污染女儿纯洁的心灵,这里暂不提。

    络震庭哈哈大笑:“你听听,听完就懂了。”

    你爷爷和你奶奶那时都是清华大学毕业的高材生。跟他们同一批毕业的校友们选择的不一样,你爷爷和奶奶从清华大学硕士毕业后决定到英国发展。

    你知道的,那个时候的英国仍是全世界最发达的国家,最初,他们来到了英国继续攻读博士,牛大学毕业之后,你爷爷被伦敦一家证券交易所录用,你奶奶则是跟人贷款开了一家律师事务所,专门帮一些请不起律师的人免费打官司。后来,在律界渐渐有了名气。

    而你爷爷在证券交易所工作了几年之后也攒了不少经验,他决定开一家自己的公司,和你奶奶一起开辟事业。

    很快,这两个来自中国的英国移民就在伦敦商界大放异彩,你爷爷成立的纽交曼金融集团,一个月的净利润就是整个伦敦市一年的财政收入。纽交曼金融集团没有上市,但在伦敦却是第一品牌集团。

    当我出生的时候,珞家在伦敦已经是首富了。你爷爷奶奶只生了我一个儿子,可想而知,我从生活就很富裕,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但这样的生活也很容易惯坏一个人,我是集团继承人,首富之子,翩翩公子,围在我身边的女人就像是成群的蝴蝶一样,一个个盼望着我的宠幸和怜爱。

    我对女人一向不吝啬于金钱,只要她们有足够的本事让我喜欢。[珞夕林微囧,爸爸,你够可以的,年纪就这么花,怪不得妈妈死活不喜欢你,就连我听到你这些话,都想拍死你了!]

    渐渐的到了结婚的年纪,你奶奶便开始发挥女性的特效,没日没夜的在我耳旁叨叨,只要我一回家就带我参加宴会,让我相亲。

    当时我还在读大学,觉得自己年纪还,当下的生活很舒服,没必要结婚,把自己困在婚姻的牢笼里。

    珞夕林汗:[花花公子一个谁敢要你啊,哎,真是可怜了我妈,踩了你这么个地雷!]

    有一我和同学组织着去泰晤士河畔写生,白了我就是背着画架做做样子,去哪里玩儿的。却没想到,那一竟然遇到了我生命里的劫数。

    珞夕林点头:[您可算良心发现了,知道您是我妈的劫数]

    不过络震庭在“劫数”的时候,眉眼间却沁着一抹温柔色。

    那你母亲一个人在桥上,我和我的同学们在桥下选风景,支开画架,不知道为什么,泰晤士河上来来回回那么多人我竟单单发现了你妈妈。

    珞夕林打断父亲的话,不好意思把他从回忆中拉出来:“那时候,您嘴巴上有没有衔着一支烟?”

    络震庭回头看女儿:“你怎么知道?”

    珞夕林看着父亲,充分发挥自己的想象力,并且揶揄他:“想想看,一个背着画架的少年,身上穿着一家咖色的风衣,然后在泰晤士河畔来回游荡,突然间在桥上就发现了一个漂亮的姑娘,然后对她一见倾心,可好像是老故意戏弄一样,那姑娘转眼之间就消失了,从此以后你再也没见过她,回到家后你朝思暮想,辗转反侧,还得了相思病,可吓坏我奶奶了。”

    络震庭笑,在女儿头上弹了一记,才强调:“你妈不是鬼,没有转眼消失,我也没得相思病,你奶奶不仅没吓到而且还很开心。”

    珞夕林揉着额头,他看着女儿一脸孩子般的稚气,心里叹道:这哪里像个结了婚的女人,仍是从前一样女孩的真烂漫的心思,依旧很爱看言情。

    “那爸爸您接着。”珞夕林做出手势。怎么男人都爱弹女人的头,不知道有个字叫疼?讨厌!

    跟你想的不一样,我跑上去和你母亲打了个招呼,当时我以为她就是一种皮相美,可是当我看到你母亲的那双眼睛的时候,发誓我这一辈子再也忘不了她了。

    但珞夕林此时比较关心的是,如此献殷勤的父亲,母亲到底有没有理他。她想问,但怕父亲又弹她。所以忍着让他自己出来。

    你母亲的眼睛让我看到了江南烟雨的温柔,虽然我自在英国长大,对国内的环境并不熟悉。

    第一次见面感觉并不好,你母亲把我当陌生人,一句话不掉头就走了。

    珞夕林:[该!谁叫你不怀好意,勾搭我美丽的妈妈]

    络震庭霸道的脾气上来了,他很骄傲的:她以为这样就躲开我了?哪有那么简单。

    只要她在伦敦,我想找到她就很容易。后来回到家,我匡你奶奶:“我今在泰晤河畔写生的时候把钱包丢了,后来有个中国女孩儿捡到还给了我。妈,咱都是中国人,您又对故土有那样的情怀,所以我觉得应该把那个拾金不昧的女孩儿找到,当面好好感谢人家。”“奶奶上当了?”珞夕林问。

    “嗯。”络震庭压不住唇边的笑意点点头。

    珞夕林:[爹,你蔫儿吧坏了!]

    后来你奶奶发力,让我找到了你妈妈,很巧她也和我念同一所大学。在剑桥,我们不同系是校友。

    珞夕林:[呼,好险。但好像最后妈也没逃过爹的魔爪]

    不出所料,那一次登门拜访,你奶奶和爷爷都相中了你妈妈,后来才知道你外公外婆原来在国内政界活动,仕途不利,带着女儿来英国修养生息。

    我们两家门当户对,我和你母亲也水到渠成走到了一起。婚后我决定收心,不再和外面的女人有任何瓜葛。

    你外公外婆当时准备回国,我和你母亲从剑桥毕业,当你外公外婆把想要回国的意思告诉我们之后,你母亲舍不得他们,就想要跟他们一起回去。我了解你母亲的心意之后,征求你爷爷的同意回国发展珞氏新公司。

    但是我对她之前的生活一无所知,等到回国之后,我才知道她一直有个青梅竹马,并且被你母亲一直挂念在心里。

    她这样的行为伤到了我。每当我看到他们两个见面时,眼里那种恋恋不舍的感情时,我就会嫉妒。

    也因为我这无知的嫉妒伤害了你母亲,最近我一直在想,所有感情的不顺不和,不是因为旁人,而是因为我们自己。

    是相爱的两个人不够信任,所以自编自导的演绎了一场悲欢离合与痛彻心扉。

    我在外面养女人故意刺激你母亲,却不知道你母亲独自一个人在家里暗自垂泪。男人的花心与生俱来,但最后却反受其害。

    因为这样,我和你母亲的距离越来越远。我们陌生的像两只刺猬,浑身的刺,想要靠近却无法靠近。

    后来是你母亲主动向我打开了心扉,我才知道原来她爱我比我爱她要多的多。

    故事讲完,络震庭回头看着女儿:“一直以来,我们以为自己无所不能,却在爱情面前失去了所有张狂的能力。夕林,你是络震庭的女儿,你的性子里遗传了我的霸道。有的时候也会盲目,看不清以至于怀疑爱情,怀疑那个爱你的人。其实爸爸一直觉得,我和你妈妈,珞宁和你,我们四个人的角色都被调换了。当我以为,我很爱你妈妈的时候,却不知道,是她在爱我。所以,当你怀疑珞宁的时候,其实那个孩子,一直都在为你付出。”

    那张照片一直都在络震庭手里握着,他把它重新交给了珞夕林:“现在医学这么发达,植皮不是很难的手术,如果国内做不好,带他来英国。那孩子是你丈夫,你要好好爱护他。”

    珞夕林低眸再看那张照片,如果当我们心痛的麻木,就会自然接受那些从前不会接受的东西。这是最可怕的一种习惯。

    因为那个人是我们爱着的人,只要与他/她有关的,不管是什么,我们的心都会与他/她贴在一起。所以这次,珞夕林变得心翼翼,她问父亲:“爸,我当日就那样丢下他,如果回去找他,他会不会怪我?我丢了爱,不要他,把之后,所有的一切都让他一个人去面对……”

    珞震庭看着女儿,用最令人信服的声音告诉她:“爱你的人永远不会让你有这样的顾虑,你回去之后珞宁只会欢喜。更加珍惜你和他的现在和将来。”

    “现在你应该想想怎么样解决托马的问题。”珞震庭不得不严肃对待:“夕林,这次的事情你做的太鲁莽了。”

    答应托马时,正是于欣未婚生子绯闻满飞的时候,同意和托马一起回英国,因为她需要时间冷静冷静,她嫉妒的发疯才会和托马承诺那些。

    父亲的没错,她的确继承了他的霸道和自负。完全的,把两个人的角色颠了过来。珞夕林有着和珞震庭一样的脾气。对待感情只有两种办法,要么付出所有感情去爱,要么倾尽全力拒绝。除此再无其他。

    所以珞夕林才会:“既然是我承诺给托马的,那我会遵守,三个月之后,我没有爱上他,他自然就要遵守规定让我离开。”

    接下来的日子里,珞夕林完全按照三月之约,陪着托马,答应他一切的要求,除了接吻和较为亲密的接触。

    像一般的恋人一样,托马会带着珞夕林去吃西餐,去看电影,去做摩轮,或者开车载着她会母校转转,偶尔应母校邀请,讲一堂公共课。戏不能做的太假,夕林陪着托马的时候尽量保持微笑,好似他们真的就是一对儿恋人一样。

    某晚上,托马邀请夕林陪他去参加一场宴会,宴会开始之前,他将礼服送了来。那是一条黑色的赫本裙,一字肩,左肩上有一朵很大的黑色蝴蝶结,像是栖息在她肩头。做蝴蝶用的缎布上镶满了碎钻。

    换好后,她下楼,托马就在楼下等着。

    见到男朋友,珞夕林唇间添上一抹笑,托马伸手接住她。

    她问:“好看吗,来自你的杰作?”

    声音清质,最为官方的客套。“beatifl,”当着佣人的面儿,托马毫不避讳的附到珞夕林的耳畔,温热的气息扑倒后颈,用暧昧的肢体动作告诉珞夕林:“你是我见过的最美的女子!很荣幸今晚你能做我的舞伴。”

    “谢谢!”她拉着托马的手,向他回了一个英式礼。

    当佣人们看着这对儿金童玉女牵着手走出去而露出羡慕的表情时,唯独在楼梯上的珞震庭,气质深沉,这个女儿完全是他的翻版,和当年的他如出一辙。不知道是不是老了,珞震庭时常会感叹韶华逝去,每当他看到珞夕林的时候就好像看见当年的他,和当年他所会做的事情。只是这时演戏人已是看戏人。

    这,大概就叫轮回吧!

    宴会一直都是上流社会的一种玩乐游戏。珞夕林最不喜这样,可她身处其中,无可奈何。她一出场便是宴会的焦点,姣好的容颜,高挑的身姿,迷人的一颦一笑。还有这身上自带的亚洲女孩的神秘与安静,让别人对她羡慕的时候,又多了一份好奇。

    进入会场,托马便拉着她去和相熟的几个商友打招呼,商友们并不曾见过珞夕林,看到托马突然间带了这么一个亚洲美女,不由地羡慕:“去了趟中国竟然带回一个这么美丽的中国女孩!”

    托马和那人解释:“这是我的女朋友ca,”他看了珞夕林一眼,扬起唇角,跟男人附耳,之后男人看着珞夕林眼神却是一惊。向她伸出手:“mygod!我没有想到你居然是珞震庭的女儿,他一向把女儿保护的很好,我们当中没有几个人见过你的真容。”

    珞夕林朝男人微笑,用英语调侃:“现在见到了,没有令你失望吧?”

    “没有,完全没有,你简直太美了!我真羡慕托马!”

    托马闻言,亲昵的揽住珞夕林的腰,对男人:“不打扰了,我们还要去那边打招呼。”

    有的时候男人的虚荣心也挺可怕,就像托马跟所有他认识的人介绍她是珞震庭的女儿一样,以此来抬高自己的身价,脸上增光,风光无限。

    一圈转下来,托马不知道从她这里借走了多少光,无所谓,她假笑,用两个人就能听到的声音问托马:“这下开心了,请问我们什么时候可以回去。”

    托马抿唇,摩擦声带发音:“别急,宴会才刚刚开始。”

    托马跟人打熟人打招呼时,遇到了一个人拦着要和他谈一些生意上的事。他脱不开身,到是给了珞夕林机会,:“我先去那边喝杯饮料,不打扰你们了。”

    “好,别跑远了,见的范围内。”托马右手拿着一杯红酒应付来客,另一只揽在她腰上的收,突然间握紧了几分,提醒着。

    “不会远,”她指了指不远处有几个穿着长裙打扮精致的英国名媛,对托马:“就跟她们在一起,找一些适合女孩子的话题谈一谈。”

    待托马看过后,才点头放了行。

    他们形似情侣,但却像监视一样。那几个英国名媛看到她往这边走来,仿佛看到明星一样欣喜异常,拍着胸脯不安的期待着。

    当她走过去的时候,有人就急着和她打招呼:“hi,我是凯瑟琳?约瑟,我爸爸是唐纳德?约瑟,他是普万投资银行的ceo,很高兴认识你ca!”

    这姑娘是什么意思她大概清楚了,不过是托马介绍了她是珞震庭的女儿,所以现在宴会场上能够接触到她的人都要拼命的介绍自己是谁,什么身家,好攀上她,搭上珞氏这条线。

    她想回家!

    如果这个时候身边的人不是托马是珞宁的话,她一定能爬在他的肩头和他撒娇让他带她回家,可惜,这些金黄色的头发们都在提醒她,这里是英国不是上海,陪在她身边的男人叫托马,是个中英混血儿而不是她的珞宁。

    珞夕林一脸愁苦,偏偏这个时候,还有人非常羡慕的问她跟托马是不是男女朋友。

    “你想要?”她问。

    正愁托马丢不出去呢,有人接班还不好?

    女人脸色微红的低下头。

    哦或许是女孩吧,对不起,因为她现在结婚了,所以惯性反应,看谁都像是已婚妇女。

    她们这边正聊着,查理便走过来:“hi,ca,没想到你也来了!”

    查理,亲王的色鬼儿子。

    上流社会,只要有宴会舞会,不管哪里,都能见到他。

    珞夕林不喜欢他,见他来便和那几个女媛告辞:“你们先聊,我要去我男友身边了。”

    她没理会查理,但查理却顺着她的方向看到了她走到了托马的身边,并且男人见她来,伸出手臂,将她揽入怀中,和面前的一群人谈笑风生。

    查理一向对珞夕林的神秘而感到好奇,一直以来,他都想追求珞夕林,所以他才不会在乎珞夕林到底有没有男朋友,便追了过去。

    当看到男人是托马时,查理还是有几分规矩的,托马有家世在那里摆着,她想要造次也得掂量掂量。

    查理看着珞夕林和托马熟络,客气的问:“托马,你们在交往?”

    托马看了他一眼,还不曾开口,音乐就响起来了,托马举起高脚杯:“对不起,要跳舞了。”

    他带着珞夕林进了舞池,共跳一曲华尔兹。

    音乐**时,托马望见不远处查理羡慕的目光,附在夕林耳边用一种挑衅的口气告诉她:“查理好像很想和你跳一曲。”

    夕林看到托马嘴角边那抹笑,自是不甘示弱,她回应托马:“如果你敢让我和他跳舞,我们三个月的约定到此结束。”

    “是我口误,不敢了!”托马求饶。

    宴会结束后,托马送夕林回家,但跑车却停在路边,夜色浓郁的黑夜,只有车前两束灯光照明,隐隐约约可以看到浮尘旋落。

    夕林坐在副驾驶上低头看着腕表,提醒托马:“十二点了,一又结束了。”

    托马侧头看了她一眼,珞夕林看着前方,脸上是没有表情的,这些日子,她给他的感觉就好像盼着时间赶快到来,赶快结束。

    一一时一分一秒算着去过。

    许是参加完宴会透支了体力,托马也累了,靠在椅背上,声音透着疲乏:“ca,这些过去了,我那么努力,你难道对我一点感觉都没有吗?”

    “有。”珞夕林转过身看着托马,但她却有方法,让托马那双充满希望与期待的蓝色眼睛在她勾起的不削的嘴角中宛如坠落的星渐渐黯淡失色:“我感觉时间过得很慢,每和你在一起待一秒,我就会愈发思念我丈夫一秒,离开你的时间,就是我回到我丈夫身边的时间,因此我每都在盼望!”

    时间不知不觉已经过了2个月零29,托马苦笑着在珞夕林面前竖起一根手指:“只剩一,坚持完着最后的一你就可以回到你丈夫身边了。”

    “嗯,我知道。”提到这最后一,珞夕林竟是满心的期待,她现在脑子里就开始算着,今晚上回去,睡一觉,延长睡眠时间,最好十二点再醒来,然后吃午饭,活动活动,下午跟托马约会,再到晚上,订一张十二点的飞机连夜飞回国。

    四年前,她也是这样盼望着跟珞宁团聚。所以从这一秒开始,已经是明了。快点来,快点结束!

    托马突然抬起头:“ca,我不明白,你到底有多爱那个人?你知道他那个样子在传统意义上已经是个残疾人了。那样的男人你为什么还能接受,你是完美的。你对他是同情吗,有时候女人会把同情误当成爱情。”

    完美吗?

    珞夕林有些同情的看着托马,他和她,其实都是陷在爱情里的人,托马的不通情爱,才叫她心生怜悯。

    观后镜中她笑了,这次没有任何敌意和防备,完全是把他当做朋友一样对待。她:“托马,我不知道该用什么形容词向你形容我对他的爱。那我就告诉你,我和他之间的事。

    我和他初中的时候就认识了,那时候我觉得他是个漂亮的男孩子,所以我就从家里把我最喜欢吃的糖送给了他,第一送了他好多。那时候是喜欢,后来就变味道了,我开始一送他一颗,高中的时候,男生和女生们情窦初开,校园里早恋盛行,国内不如国外,对学生早恋很是排斥,我和他呢?我们从来没有被老师发现过,每下午放学的时候,我还是会照旧送他一颗糖,陪他走一段路。我们把这个叫**。

    因为我先爱上的他,所以我就在他面前故意装傻,他理化好,我就对理化装白痴,让他给我补课教我做题。陪着他一起长大,在他的青春里,留下我的记忆。所以,他就像是长在我身体里的人,你看到的那些伤,是他的也是我的,如果我抛弃了他就等于抛弃了我自己。”她反过来问托马:“你会嫌弃你自己吗?”

    答案是不会,人都是自私的,可以嫌弃别人,却永远都不会嫌弃自己。因为自己是最好的。

    她:“托马,珞宁并不是最好的,可却是我最爱的,因为不如我,我才会同情,但珞宁他是另一个我,我要有他才完美。”

    这是ca用最温柔的声音给他讲述了珞宁的故事,他虽然不能立刻明白,但却接受了这一番辞,如果以后有时间,她会慢慢消化。

    托马看着珞夕林身上的裙子,问她:“你知道我为什么给你选择一条黑色的裙子吗?”

    “嗯?”

    托马:“因为黑色的裙子可以将你身上冷艳的气质显现的淋漓尽致。”

    珞夕林嘴角带着笑,但看向托马的眼神却是疏离的,当一个男人仅仅要一个女人身上冷艳的气质的时候,他对这个女人的感情不是爱,从来不是!

    “走吧,我送你回家。”托马发动车子,回头笑着:“回家后好好想想,我们明去哪里。”

    珞夕林:明啊,你快点到来,早点结束……

    第二,也是三个月的最后一,情况完全不如珞夕林所想像,因为托马一大早就来了,他手里捧着一大束玫瑰花,站在院子里向着窗户大喊珞夕林的名字。

    受不了了,珞夕林昨晚因为兴奋,大半夜没睡着,亮时刚刚睡,就被这家伙给叫醒了。

    腾地一声坐起,揉了揉乱糟糟的头发,掀开被子,走到窗前打开窗户,眯着眼看到楼下的男人:“托马!”

    珞夕林有气无力。

    “快下来,我带了玫瑰花给你。”托马笑着向她招手。

    玫瑰花又不是玫瑰糕,她肚子正饿着呢,来点实际的行不行?

    珞夕林没有理他,走进卫生间洗漱,打开水龙头鞠了一把水醒面,对着镜子提精神。

    想到今是最后一,凌晨12点的时候,她就应该在飞机上了,镜子中那张带着水珠的脸,突然间就笑了。

    好美丽的一啊!

    她的早饭没吃上,因为下楼时,托马正在和珞父交涉,她走近时才听到托马对珞父:“ncle,今可不可以将ca完全交给我?让我带她出去吃早餐?”

    “不,”珞夕林拒绝,“我要和爸爸一起吃早餐我饿了!”

    她转身的时候,被络震庭叫住:“去和托马一起出去吃吧,家里没准备你的那一份。”

    “爸爸!”珞夕林无奈,什么时候,父亲居然和托马是一队的?帮他话。

    “走吧。”托马抱着花儿走过来牵起她的手带她离家。

    她回头望了络震庭一眼,络震庭依旧保持先前的表情,看着他们离开。

    早上,托马带着她去一家高级餐厅吃早点。

    菜肴很精致。

    饭桌正中间放着一大束玫瑰花,夕林饿了,大口大口的吃着,托马在一旁怕她不够,把自己碟子里的东西切好送到她碟里。

    “你慢点吃,没人跟你抢。”托马看着他的时候眼神是温柔的。

    “我饿了。”她。

    吃到一半,肚子里垫了些东西,她才注意到那束玫瑰,问他:“嗳,那个,你准备什么时候送给我啊?”

    托马放下刀叉,面带微笑的把玫瑰花送到珞夕林面前:“现在就是你的,喜欢吗?”

    她把鼻子往玫瑰上嗅了嗅,还挺香的,收下了!

    吃完早餐应该是早晨九点多钟的时候,因为太阳刚刚升起,散发出柔和的光,她在餐厅里坐了一会儿,用双手撑着下巴,看着窗外太阳的光一点点射进来,落到她脸上。

    她笑了,笑的很开心。

    托马坐在她对面看着他,其实他也有私心,那个时候,他多想将她的微笑私藏,将她私藏。

    但是,可能吗?

    经过昨晚,她去意已决。

    似是察觉到除了阳光之外还有另一道炽热的目光,珞夕林突然转过脸来,却将托马的窥伺抓个正着,男人脸微红。

    她笑了,倒不介意,问他:“接下来你要带我去哪里?”

    托马垂下眸,下颚往里缩了一点,去哪里呢?如果她留在英国想去哪里他都陪着去,但今貌似是最后一了,或许她应该选择一个有象征意义的地方。

    “去泰晤士河畔吧。”他提议。刚刚从珞家前,他听络震庭讲过泰晤士河畔是他和妻子初相遇的地方,那样美丽的地方诞生那样美丽的爱情,托马想让珞夕林故地重游。

    “好啊!”

    结了账,他带她到泰晤士伦敦塔桥之上,虽是清早,桥上已经有不少人了。来来回回的走着。

    托马步行与桥中间,他倒过来走,面对着正常走向的珞夕林,笑着伸开了双臂,似乎也在享受。

    珞夕林将双手插在衣服口袋里,嘴角带着淡淡的笑,对于托马她不爱,但在这最后一里,她也不能吊着脸子,就那么仇视他呀。

    走着走着,托马就突然开口:“ca,如果我从桥上跳下去,你会不会因为我就不离开英国了?”

    珞夕林嘴角习惯性的淡笑还没有散去,托马就已经跑到栏杆前。

    “托马!”当珞夕林跑过去的时候,托马却伸手阻止,“别过来,我知道你想什么,昨晚上我想了一夜,珞宁因为大火烧伤皮肤,就让你对他挂念异常,就算现在跟我在一起散个步,你的脑海里也在想着他。所以我就想,如果我从这个桥上跳下去,纵使你不爱我,也会觉得亏欠我,ca,你把我逼疯了,我不知道用什么办法留住你,或许死可以。”

    周围围观的人慢慢聚集了起来,托马踩着上去,伸开手臂跳的时候,珞夕林眼疾手快的将他拽了回来。

    所以,终究是一场闹剧,托马也没真的想跳,只是珞夕林把他拽回来的时候对他:“托马,我很清楚我自己在干什么。当时我承认我无法接受事实选择了逃避,当一个人被迫去接受一个突然的事情,她的大脑神经会条件反射选择排斥。可这不代表我不爱他。相反,我爱了他12年,这十二年里,他是我生命中唯一的男人!你就算死也比不上他!”

    她决绝的声音像是长辈对晚辈的斥责,托马眼圈红了,“明白了,明白了……ca,最后,你再跟我去一个地方,我就放你走,真的放手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繁花落豪门,一世倾情》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繁花落豪门,一世倾情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繁花落豪门,一世倾情》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