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37生日坠,他和他的人鱼公主的故事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繁花落豪门,一世倾情正文 037生日坠,他和他的人鱼公主的故事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再过几就是珞夕林十八岁生日,她决定在国内办完生日宴后,再出国。

    虽距离生日还有一段时间,但珞家提前开始准备,这几日已有宾客携厚礼登上珞家门,预祝珞家千金生日快乐。

    客厅热闹,珞夕林只关上门躲在书房里看书,懒得理外面的推杯换盏和衣香鬓影。

    这些人的举动再清楚不过了,一个个都是借着给她庆祝生日的名义来巴结父亲,希望能给自家生意牵上一条线罢了,哪里是真心来祝贺的。既然如此,她就不必下楼帮他们演戏,为了别人的排场,把自己给累着。

    窗口有一把长背椅,她坐在上面,腿上放一本《茶花女》。窗户打开着,有些许凉风吹进来,卷的书页沙沙响,而她全神贯注的读着上面的内容,完全沉浸在名著优雅饱满的气质里,寂静时光,换得舒服畅然。

    咚咚咚——三下有规律的敲门声。

    有人推门进来,且笑着:“外面那么热闹,你却躲这儿清闲了,真是惬意。”

    珞夕林的目光还在书上,但嘴角已有一抹笑意浮起,那样低沉雅致的声音,即使不用抬头她也知道是谁了。

    可她终还是抬起头,眉眼弯弯看向那人,唤了一声:“陈哥哥。”

    陈诚一身深咖色西装手工皮鞋,面上戴着眼镜,矜贵内敛。

    他走到她跟前,蹲了下来。

    珞夕林俯看他清俊的眉眼,额心处有一抹光,她笑问:“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他:“刚才在楼下珞董告诉我的。”陈诚握着她的手又问:“你不喜欢楼下的热闹?”

    她伸出右手捏他的鼻子:“知道你还问!”

    她今穿了一件淡绿色蕾丝长裙,腰间系一条酒红色细腰带,结口处打一个蝴蝶结。长发没有经过任何打理,直顺的披在肩上。

    这样的她身上自带一股书香气,温婉柔和,高雅清纯。直叫看的人,看到了眼里,藏进了心底。

    珞夕林合上了书站起来,把书放回书架,返回来,移开长臂椅,拉着陈诚一起站在窗前,问他:“陈哥哥的签证办好了吗?”

    他们就快要出国了,她想提醒他一声。

    陈诚看了她一眼,转过身,双手放在她的肩膀上:“丫头,你怎么这么离不开我呀!”

    她不懂,歪着脑袋看他:“你是我哥,不跟我们一起移民出国,你要去哪里?”

    陈诚看着珞夕林单纯模样,那时候真的有种冲动把事实告诉她,但又担心这样做会伤害她。

    他也是渴望温暖的人,好不容易上补偿给他一个珞夕林,他又怎么舍得将她自身边推远。

    他舍不得,舍不得!

    此时陈诚眼中的情绪是复杂的,有焦虑,有担忧,有怜惜,有不舍。种种感情如一张,缠在他身上越缠越紧。

    就在他不知道如何回答的时候,对面珞夕林有了动作,她把手放在陈诚的手背上,覆盖时,便将手心的温度给了他。唇角上扬,体贴而温柔。

    她:“哥,还记得我跟你过的话吗?你是我哥,一定要跟家里人在一起。爸爸、妈妈、我和你,我们缺了谁都不是一个完整的家。”

    一个[家]字震撼了陈诚,他有多久没有听到[家]这个字了,自从父母去世后,他的世界从堂掉进了地狱,从此便是寄人篱下的生活。

    他在络震庭面前装着乖巧懂事,忍辱负重,国外炼狱一般的生活,几次三番都在生死边缘上悬着,他就像是一抹游魂,哪里还敢奢望有[家]。

    陈诚看着珞夕林:我的姑娘,[家]这个字来容易,可实施起来却很难,你若给了我,此时我便都不愿对你放手,你给的起吗?

    “傻丫头,”陈诚弹了她一脑门儿笑了:“我都32岁的人了,是个成年男人,一般人到了这个年纪早就和家人分出去住了,哪还能在一块?”

    珞夕林嘴角的笑容消失了,抿着唇出现一抹冷弧度,“你的意思是不跟我们移民了。”

    “嗯。”陈诚点头:“哥还有自己的事情要去做。”

    “什么事情?”珞夕林问,似是不能够表达情绪,她再重复了一遍:“什么事情比我还重要?”

    哗啦,她扒开了陈诚放在肩上的手,退后了几步,陌生的看着他:“陈诚,你是我生命当中遇到的第二个话不算数的人!”

    一个陈诚,一个珞宁,偏偏她最在乎的两个人,一样的虎头蛇尾,不能陪她到最后。她太失望了!

    看着陈诚,眼眶里立刻蓄满了泪水,却强着不叫她哭出来。

    “夕林。”陈诚上前,不知道怎么安慰她,只能一把把她拉进怀里,“听哥的话,随你父母去英国,哥有时间的话会去看你。现在交通这么发达,飞一趟英国,不过十几个时而已,我们并没有分开。”

    “十几个而已吗?”她打陈诚,含在眸眶里的眼泪终于掉下来了,因着脸贴着陈诚的前胸,眼泪自然而言的洇进了他咖色的西装上。

    陈诚握住了她的手腕,已是分别之际,他并不想改变命途,笑着对珞夕林:“如果你嫌飞机太慢,没关系我们可以远程,一一次,对你我永远有时间。”

    那双漆黑的眸被泪水洇红,陈诚也在哭,沙哑的声音开导着珞夕林,或许这是他最后一次拥抱她了,千般柔情,在这一刻毫无保留的皆数给了她。

    眼泪滑落到唇角处,他低眸吻了珞夕林的头顶:原谅我不愿拖累你,不愿把你牵扯进这复杂的关系中。

    夕林,陈诚的世界很乱,但愿来世,我不再是陈诚,你依旧是珞夕林,当我有单纯的身世时,一定守你终老。

    陈诚轻轻的推开了珞夕林,弯着腰把她脸上的眼泪擦干,见她前面有几缕发已黏在脸上,显得有些邋遢,陈诚帮她拂开,“不哭了,去你房间,哥帮你把头发打理一下。”

    珞夕林乖乖由他牵着手,回到她的房间,她被陈诚安置到梳妆台前,他站在她身后,拿着梳子开始帮她梳理头发。

    陈诚有一双很好看的手,手指细长,肤质白皙。指节匀称,比起她一双女儿家的手还。

    他给她编辫子,梳妆镜里,她看着陈诚的手左一下,右一下的在她的发间穿梭,没想到他竟然是个如此细致的人。

    她从现在开始想象,不知道将来哪个女人这么有福气可以嫁给他。起码以后,梳头发这种麻烦的事情就可以有一个细致的老公代劳了。

    她看的入了迷,不知道陈诚竟会土壤抬头看她,那一刹那因为紧张而红了脸,陈诚笑了笑,没话,继续帮她编发。

    有人判断一个男人能宠爱女人的程度,就从他为这个女人做的事情开始算起。不管是兄妹还是夫妻,男人可以为这个跟他有关系的女人买珠宝首饰,或者给银行卡叫她随意花,却很难做到于生活而来的细致。

    陈诚为她编了公主辫,无疑他是宠她的。编完之后,他双手搭在珞夕林的肩上问她:“好看吗?”

    她点点头:很好看。

    不知道陈诚在设计发型之前,是不是已经参考了她今穿的这身裙子,反正发型跟她的衣服搭配的很好。让她显得很亮眼。

    镜子里陈诚微微弯下腰,淡粉色的唇凑近她的耳边:“丫头,记着你这辈子注定是公主要被人捧在手心里疼的。”

    珞夕林心下一沉,直觉,陈诚似乎想要告诉她些什么。

    她不解其意,回过头看着陈诚,卷翘的睫毛一闪一闪,灵动可人。陈诚亦报以微笑,拉着她的手起身:“来吧,让我看看我漂亮的公主。”

    像如释重负一般,陈诚轻吐两个字:“漂亮!”

    他拉着她的手往外走,却被她叫住:“陈哥哥。”

    陈诚回头:“怎么了?”

    “你真的不跟我们一起走吗?”最后一次,她还是抱着希望,希望他能够改变主意。

    陈诚返回到她面前,这次他捧起她的脸,在她额上落下一吻,却也错失了最后跟她表白的机会。

    这个吻是温柔的是缠绵的。是他以一个男人的身份对一个女人的。可这些他都没有告诉她。

    这吻结束之后,耳边响起了陈诚的声音,他:“珞夕林,我对你有信心,一个心思细腻的女子,一个很早以前就把珞氏扛在肩上的女子,这样的你,让我等待着将来有一在商场发出光芒成为女王的你。”

    陈诚拥抱珞夕林,似是低语:“我知道你是生的王者,你的血液不允许你平凡,所以从此以后不需要再为任何人压制自己。”

    分开后,珞夕林抬眸望着陈诚,眼里有不可思议,终究他还是识破了她。

    他对了,珞夕林不能平凡,所有的一切不过都是她在假装而已。

    最后,陈诚只了一句话:“珞夕林,为爱的人假装,只能成就最委屈的自己。所以我希望从现在开始你能够停止。”

    珞夕林感动:“陈诚,谢谢你!”

    陈诚捏捏她的脸,笑:“傻丫头。”周一到了学校,在班主任马雪梅的帮助下,珞夕林站在讲台上,邀请全班同学在8月19号,她生日的那一起去她家参加她18岁的生日宴。

    “那么老师也可以参加吗?”马雪梅站在讲台边上插了一句,早就知道珞夕林是首富络震庭之女,但珞家她还一次都没有去过,不知道豪门究竟是个什么样子,所以很想去。

    “当然,我邀请马老师来参加。”珞夕林。

    “谢谢!”马雪梅欢喜。

    可这时台下有人起哄:“夕林,我们到你家需要给你准备什么礼物啊,贵重的话,零用钱不够,轻的话我们拿不出来啊!”

    起哄架秧子,永远都是男生的绝活儿,珞夕林对着那名男生:“礼物是心意,人的一生只过一次18岁生日,所以那我希望你能不拘节,前来赏光。”

    全班同学齐声:“哦,明白了!”

    可那子却被珞夕林点名奚落,纯属活该!

    男生委屈了:“我是为了谁?”

    周围男生把书都丢过来:“你为了谁,为了你自己呀,家里开公司还在礼物上抠,丢人!”

    男生:“嘁,懒得理你们!”

    终于到了珞夕林生日那,马雪梅叫了一辆出租车来到珞家。

    “哇!”下车后,只看到了一扇门就让马雪梅惊呼,这哪里是家,简直就是皇宫。那门,她没有见过,浮雕大门,花纹精致,每一笔都栩栩如生。

    那时珞家大门敞开着为了迎客,管家走出来,很有礼的跟马雪梅鞠躬:“请问你是我们家姐的班主任马雪梅女士吗?”

    马雪梅吃惊,指着自己:“你认识我?”

    管家笑,将手里的名单拿给马雪梅看:“姐早就吩咐过,让我们在这里接待她的老师和同学,瞧您的照片和姓名都在这上面呢!”

    马雪梅一看,全班四十五名学生连带她在内都在这张名单上面,可她却多了一句嘴:“夕林只请了我一个人吗?我是她的班主任没错,可是还有其他的代课老师,她没请吗?我们校长呢,据和珞家夫妇的关系不错,怎么也不在这个名单里啊?”

    管家面上尴尬,心想这老师怎么这么没素质,操了不该操的心。马雪梅似乎也觉得自己有些过了,讪讪的笑笑:“没事,我就是问问,我们现在可以进去了吗?”

    “可以,”管家在前面引路。

    如果单单一个门就是马雪梅的梦,那么正经进入珞家大院的时候,马雪梅的嘴就没有机会合上过。

    珞家庭院正中央是一块很大的绿草坪,一眼望不到头,因是珞夕林生日的缘故,庭院里摆满了花坛,香气袭人。左右两侧的长桌上各种精致的点心,美酒佳肴。有应侍在一旁服务,草坪上响起悠扬的音乐。

    马雪梅穿梭在各种衣香鬓影之间,幸亏她今日也挑了一条不错的裙子,喷了香水,若是放在以往,简单的衣服裤子,她都不好意思来这里。

    人行流动,那些精致的点心让马雪梅直咽口水。但毕竟为人师表,她是给自己学生庆祝生日来了,不可以失了仪态。

    因此马雪梅一边又一遍的催眠自己:“我看不到,我看不到!”

    她拿着礼物,那是一个白色的正方体盒子,上面系了蓝色蕾丝带,里面装着一条差不多品行的项链。

    此前珞夕林不是了吗,礼物是心意。

    所以,她心意到了就好,再就她那点工资,也不能太贵重了。

    因为贪恋美食景色,所以马雪梅落了队,被管家甩在了老后面,反应过来之后她拿着礼物,追上去,不好意思的拍了拍管家的肩。

    管家回头。

    “那个……我学生夕林在哪里啊?”

    管家的嘴角一直是柔和的,那是对陌生人最基本最礼貌的笑容。管家:“姐还在梳妆,您先跟我来吧!”

    今日来珞家祝贺的不仅只有珞夕林学校的学生和老师,还有络震庭禾嘉柔夫妇生意上的同事,昨晚上拟定宾客名单的时候,络震庭已经吩咐过把夕林从学校请来的同学和老师带到另一间会客室,现在这院子里都是以络震庭的名义请来的。

    管家觉得马雪梅呆在这里不太合适,她应该去已经为他们准备好的地方。

    可是马雪梅并不知道这些,她央着管家:“那个,我是她班主任给她来送生日礼物的,”马雪梅把礼物拿给管家看,“你看,这是我的一点心意,我一定要亲自送到她手上表达我的心意。”

    马雪梅的行为客气之中带着些谄媚,这些登门送礼的人络绎不绝,管家对此见怪不怪,因此就没多大放在心上,依旧重复先前的话:“您跟我来吧,待会儿和所有宾客一样都能见到我们家姐的。”

    如果往常,人家把话都到这份上,那话中的意思一定是另有安排的,但是马雪梅今也不知道是怎么了一定要第一见到珞夕林。

    所有当管家带她走的时候,她抓住管家的胳膊:“您就通融一下,我是夕林的班主任,夕林平时在学校最是尊师重道了,她要是知道我来了,一定也想第一个见到我的!”

    “好吧,您跟我来。”因为主人姓珞,所以管家跟主人姓。当时珞管家跟马雪梅还在屋外的草坪上,他们两个站着的位置属于那种刚进门不久却也里主屋还有一段距离的地方。

    草坪上,虽然各家名流都已经找到了自己的话题圈子,但人多眼杂,时不时还会有人往这边看。因为他们都想知道络震庭究竟请了那些人来为女儿过生日。

    请的人分量越重就越是让人羡慕,越是让人敬畏。

    可是马雪梅,这个是圈子之外的人,她就这样大庭广众之下,不顾礼节跟人纠缠不清,珞管家只怕这样有损他家先生和姐的声誉,权衡之下,被迫答应。

    马雪梅欣喜:“谢谢。”

    珞管家看了女人一眼,不话,脸色有些沉:“您跟我来。”

    珞家主屋,光是客厅就有两套150坪房那么大,马雪梅长这么大都没见过这么大的家,哦,不对应该是客厅。惊讶的张开了嘴巴,发出不可思议的惊叹声。

    珞管家那时已经上了楼,听声转过头来,马雪梅也看到了他,才闭上嘴巴,有些不自在的转了转。

    “请跟上来。”珞管家提醒了句。

    “哦。”马雪梅跟紧管家,生怕自己一不心就迷了路。

    楼梯是红木螺旋形状,上楼也需要花费一段时间,管家似是习惯了,才慢悠悠的:“整个楼梯都是电子控制系统,今是姐生日,所以才会放下来,平日里,楼梯都是合上的。”

    马雪梅看了眼脚下,好奇:“那平时你们你们都怎样上楼啊?楼梯都合上了的。”

    珞管家停下来,回头看着她,然后指了指楼梯下方的电梯:“平日里主人们都是乘电梯的。”

    电梯?

    马雪梅羡慕:真是先进啊。

    她竟没有由来的抱怨:“那刚才我们为什么不乘电梯?”

    管家开口:“我已经过了,今是姐的生日,客人比较多,电梯不对外开放,只是主人家的私乘。”

    马雪梅接收这些信息,不是很能理解的“哦”了一声。

    管家:“您别问这么多了,跟我上来就行。”

    二楼珞夕林的房间,她本是今最应该忙碌的人,却直到现在还赖在床上睡懒觉。禾嘉柔和一帮佣人站在旁边。

    床上女儿睡得香甜,禾嘉柔实在看不下去了,撩起被子:“宝贝,今是你生日,宾客都到了,你快起来打扮打扮。”

    珞夕林打了个哈欠:“妈妈,不是还没到十二点吗?您就让我先睡一会儿。”

    许是发觉这头的目光太多太炙热,她转了个方向,裹着被子继续睡。

    禾嘉柔宠溺的摇摇头,俯身靠近女儿耳畔:“就算你11点59分起床,还要化妆打扮,来不及的,听话,快起来,化妆师都在等着呢!”

    禾嘉柔身后就站在一个梳长头发的男造型师还有造型师的两个助理。

    珞夕林没有动静。

    禾嘉柔无奈,只能当着众人面拆穿女儿:“老实,你昨晚上是不是熬夜了!”

    “没有。”珞夕林推辞。

    这时候有人敲门而入,禾嘉柔转过身看到来人后笑起来。

    那人走过来开口:“夫人。”

    “陈诚来了!”禾嘉柔高兴。

    陈诚今穿了一身宝蓝色西装,搭配同色系领带,俊美非凡。

    他手中拿着的长方形礼物盒跟他今这身打扮是同一个色系——宝蓝色丝绒

    陈诚看向床上赖着不起的人,一眼就明白她为什么会这样。今过完生日,她就要移民去英国了,可能从此就不能再见到珞宁了吧!

    那个少年是她心头的宝,越是要面对她越是到这样的她,陈诚无奈叹息:珞夕林啊,珞夕林你以为这样就不用面对吗?该走的走,该留的留,是命定,你改变不了的。

    陈诚清了清嗓子,从床上喊了一声:“丫头起床了!”

    禾嘉柔本来不报什么希望的。

    可是那个打定主意要赖床的人,竟然扑通一声坐起来,瞪大眼睛:“妈妈,我要起床!”

    禾嘉柔吃惊不已,几乎是一秒的时间,这变化也太快了。

    珞夕林快速下床,经过陈诚身边的时候用力剜了他一眼,然后飘向了卫生间。

    禾嘉柔不明白,指着女儿的方向:“这到底怎么回事?”

    陈诚笑:“夫人,夕林到底还只是个孩子。”

    接下来那个被陈诚换做孩子的女生从卫生间里出来之后,经过一众人一系列的折腾打扮,终于像模像样的出现在了人前。

    禾嘉柔看着貌若仙的女儿欣慰:“我的宝贝真漂亮。”

    “谢谢妈妈!”珞夕林笑。

    她今穿着一身粉色细吊带公主裙,脖颈纤细修长,造型师给她设计了一款复古温婉的公主头,长发旋在肩上,脑后用一只钻石发卡梳好定型。

    修长白皙的腿,脚下一双粉色高跟鞋,整体打扮都挺好,就是这脖子上太空了,好像还却一点什么。

    禾嘉柔拉着女儿选首饰。

    法式梳妆台上摆满了各种各样的项链,禾嘉柔选了几条放到女儿脖子上对比,都不太可心,便问她:“你有喜欢的吗?”

    这些当中要不然就是钻石,挂在脖子上太重了,要不然就是些宝石,巧一些不够大气,稍微大一点的又不适合她的年龄。珞夕林看了看摇摇头。

    “那怎么办?”禾嘉柔问向身后的造型师:“除了这些还有别的吗?”

    造型师为难:“这些都是最好的了夫人。”

    “可是怎么办,没一个配得上我宝贝女儿的。”禾嘉柔摸摸女儿的脸,“今可是你十八岁生日啊,我得把你打扮成全世界最漂亮的公主。”

    禾嘉柔吩咐人:“去tiffany专柜,让他们的经理送几套当季的新品过来,记住要快,姐等着用。”

    “是,夫人!”

    “不用了夫人。”这时候陈诚走过来,喊住那佣人,上前把自己带来的首饰盒打开,里面有一条粉色珍珠项链。

    链条是白金做的,链坠是一个形似水滴状,周围有一圈碎钻的白金,它的中央嵌着一颗粉色珍珠。

    传,珍珠是美人鱼的眼泪,他们是一种很单纯的生物,不轻易流泪的他们却在上岸之后爱上了人类,日后但凡爱人受伤,他们都会很心痛,每一次伤心掉眼泪都会变成珍珠,但人类毕竟和美人鱼不是同一个物种,人类有私心,当人类知道美人鱼的眼泪可以谋取利益的时候,便逼着他们哭泣,美人鱼在受到人类迫害之下,不得已哭泣,他们的眼泪变成了白色、蓝色、黑色、墨绿色的珍珠。但这些人类当中,有一个人却真心爱上了人鱼,并且处处保护着人鱼。但是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当其他的人类知道后,便想要绞杀这条被人类保护的人鱼,那个人为了保护人鱼而付出了生命。

    人鱼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心爱的人死去,于是流下了最后一滴泪,这滴泪后来化作了粉色珍珠。它是人鱼最珍贵的爱情象征。

    “夫人我觉得这条项链可能会合适夕林。”陈诚把项链从盒子里取出来,走到珞夕林面前,打开项链扣,用只有两个人可以听到的语言对珞夕林:“坏丫头,这么折腾人,就在这儿等着我呢是吧?”

    珞夕林抿唇偷笑:“真聪明!”

    陈诚把项链给珞夕林戴上,附在她耳边:“珞夕林从此刻起你就十八岁了,恭喜你,成年了!”

    是啊,成年了。再也不是那个挥舞着手让他抱抱的丫头了。于陈诚而言,终究是不舍的。

    他嘴角带着笑,但是……但是……

    但是珞夕林,我多么希望我此生都没有遇到过你,你依旧是你,我依旧是我,我们永远不在一条平行线上,过着彼此安逸的生活。

    粉珍珠是人鱼的眼泪,珞夕林,你是我的眼泪。

    罢了,罢了,离你远一点。

    陈诚退后了几步。

    禾嘉柔走了过来:“让我来看看。”

    佣人递过来镜子,她把它放到女儿面前,笑着:“看来还是陈诚了解你,不然怎么选择了这么配你的首饰!”

    珞夕林的目光穿过母亲看向陈诚,明媚的双眸里晕着温暖的光,告诉母亲:“陈哥哥当然了解我啊!”

    马雪梅来到珞夕林房间门口的时候,被珞管家伸手挡住。

    “怎么了?”马雪梅不解,都到门口了不至于不让她进去吧?

    珞管家开口:“您就在这里等着吧,姐这会儿应该正在打扮,外人不能打搅。”

    “好吧。”马雪梅不再什么了,反正已经这就是珞夕林房间门口了,只要她出来就一定能见到她。百无聊赖时,马雪梅翻看手中的礼物盒,等会儿见着她把这个送过去,虽然不是什么贵重的礼物,但好歹也让珞夕林知道,她老师有这份心。

    没等多久,房门就打开了,珞夕林穿着礼服挽着一个男人的手从里面走出来。

    “珞管家。”夕林喊。

    这个时候珞管家应该在楼下招待客人怎么跑上来了?

    “姐。”珞管家行礼。但还没等他开口解释,马雪梅已经大着嗓门喊过来:“夕林!”

    “马老师?”夕林脸上挂着客气的笑,马雪梅是她请来的客人,应该在楼下,怎么也上来了。她把疑问的目光看向珞管家,但可怜的老人,一句话也不出来。

    处在欢喜状态的马雪梅才不在乎这些,见到夕林后拉着她转一圈:“夕林你好漂亮,你是我见过的最漂亮的女学生了。老师真为你骄傲。”

    夕林尬笑。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看这是老师送你的生日礼物。”马雪梅当着珞夕林的面儿打开礼物盒,把里面一条白金项链拿出来,刚想给珞夕林戴上,才发现她脖子上已经有一条珍珠项链了。

    看起来比她这条细细的链子要高档许多。马雪梅尴尬,收回了项链,放到盒子里包好。送给珞夕林:“给你,希望你能喜欢。”

    “谢谢老师。”珞夕林接过盒子,回到了陈诚的身边,挽着他的胳膊:“走吧。”

    禾嘉柔从后面走过来,主动挽上马雪梅的胳膊:“马老师,宴会就要开始了,我们也下去吧。”

    马雪梅看着眼前这个保养极好,气质温婉的女人,开口问:“您是夕林的母亲吧?”

    禾嘉柔点头:“对,我是夕林的母亲禾嘉柔。”

    哪!

    马雪梅吃惊,她今的表现就像是一个什么都没有见过的外星生物一样,首先惊讶于珞家的房子,然后再惊讶于院里那些名流贵族,最后就是珞夕林的母亲,珞夕林今年已经十八岁了,算算,身为母亲禾嘉柔也应该有四十好几了,就算生孩子晚,也不应该这么年轻。

    可她完全就是逆生长,跟珞夕林在一起像姐妹一样,甚至比珞夕林还要年轻。

    马雪梅被禾嘉柔亲昵的挽着,吞了吞唾沫,很不自在。

    “冒昧的问一句,”她开口。

    禾嘉柔看着她,很客气:“您。”

    那样细腻的皮肤,找不到任何毛孔,简直就像瓷娃娃一样。

    马雪梅很不好意思开口:“您今年几岁了?”

    往往女人们都不愿意透露自己的年龄,但是禾嘉柔并不介意,眼前这个叫马雪梅的教师,行为虽然夸张了点,但并不是坏人。

    禾嘉柔:“我今年四十五岁。”

    “啊!”马雪梅大吃一惊:“骗我的吧,我告诉你啊,在我们哪儿四十五岁的女人早就是黄脸婆了,哪像你?或许有钱人就不一样吧,吃得好,穿的好,每用大把大把的钱去美容院保养!”

    禾嘉柔失笑:“马老师,您真的太有意思了。”

    是太白痴了,哪有人这样话的呀。

    珞夕林挽着陈诚走在前面忍不住抱怨了句:“我真后悔请她来参加我的生日宴了。”

    “怎么,她话多,而且还不到点子上?”陈诚轻飘飘的一句,珞夕林扭头去看他,结果看到他把手放在嘴边,强忍着不笑。

    见状,珞夕林挥手就是一巴掌:“陈哥哥你太坏了吧。”

    陈诚:“看夫人的吧,她不讨喜我们大家都知道,既然请上门人家就是咱的客,索性生日宴只是一会儿,你不用时时刻刻面对她。”

    “也是。”

    珞夕林跟陈诚在前面,后面的马雪梅看到他们彼此亲昵的模样,习惯性的拍了拍禾嘉柔的手臂:“珞太太,这两个孩子是未婚夫妻吗?我看他们关系挺好的。”

    她听人家,豪门家的儿女在很的时候就联姻订婚,珞夕林不会也是吧?

    禾嘉柔开口:“不是,旁边那个男生是我先生的秘书,今也在受邀之列。”

    禾嘉柔不能解释的太多,如果她告诉马雪梅,陈诚是络震庭的义子,不定马雪梅就会问你怎么不生儿子?奇奇怪怪又要牵扯很多私人的问题,领教过马雪梅的思维后,她实在无力招架。所以尽量官方简单一点的好。

    但禾嘉柔忽略了,这话竟清清楚楚的传到了陈诚的耳中,他脚下的步伐突然一顿,停下来了。

    “怎么了?”夕林问他。

    “没事,电梯。”他答。

    电梯就在眼前,倒是缓解了他的焦躁和紧张。

    一行人登上电梯,马雪梅玩着禾嘉柔的胳膊心下欢喜,这回终于坐上电梯了,络震庭家的私人电梯,首富家的电梯,值了!

    等到电梯门开的那一刻,客厅里已经聚满了一大屋子人,三班的同学都到齐了。见到她那刻时,欢喜异常。

    “夕林你太美了。”女同学。

    “校花加班花怎么能不美呢!”男同学扯着高嗓门喊。

    何惜晴走到前面把礼物送到珞夕林手中,豪气万丈:“妞儿,给你的生日礼物,还有一句,虽然我何惜晴爱美,也自称美人,但今要在你面前低下头了,赞一句,你真的很美。不过就是一啊,明还是我,你好好珍惜吧。”

    珞夕林失笑:“谢谢!”

    李海扬也过来凑热闹,“哎呀,某人居然能够开口承认自己不是美女,实在佩服。”

    李海扬朝何惜晴竖起了大拇指,逗她呢!

    “李海扬你是不是想找死啊!”何惜晴挥着拳头。

    “女侠饶命!”李海扬秒认怂,在身后同学们的欢笑声中把礼物交给了珞夕林:“给,祝你生日快乐。”

    “谢谢!”珞夕林上前拥抱了李海扬一下。

    旁边何惜晴傻了眼:“那我呢,我刚才也送礼物了,你怎么不抱我呀?”

    珞夕林和她开玩笑:“何惜晴,你难道没有听过一句话叫做异性相吸吗?”

    何惜晴不话了,好吧异性相吸。

    同学们陆陆续续把带来的礼物送给和夕林,班上同学大多家境不错,能大手笔的绝不气。

    轮到班长孙思邈送礼物的时候,男生站在珞夕林的面前,看着如此美丽的她红了脸:“夕林,这是我送你的礼物,祝你生日快乐。”

    结结巴巴连句整话都不清楚,结果就被同学们拿来取笑:“哦,班长,你喜欢珞夕林吧!”

    “去去去,别胡闹!”孙思邈一边驱赶着,脸更红了。

    “谢谢,”夕林,因为礼物太多,她一个人拿不了,所以叫来佣人帮忙。

    “夕林!”于欣走过来,她今打扮得很漂亮,素色的裙,但气质温婉,站在人群中也有一种不容忽视的美。

    她怀里抱着一个用布包裹的东西,“给,这是我叫我妈特意给你蒸的寿包,很好吃的。”

    “谢谢。”珞夕林接过,在手中停了一会儿,佣人便过来把它拿走了。

    于欣看着珞夕林并不怎么重视的样子有些吃味儿,她今过十八岁生日,穿着打扮的那么好,还有外面的那些人,有些是她在杂志上见过的,从没有见过真人,没想到今全都被珞夕林请来了。

    她的命真好!

    于欣转身退了回去,但垂在身侧的手却握得很紧,为什么,为什么这一切就不能也属于她呢,哪怕一也好。

    最后少年朝她走过来,把一只长方形细条盒子送给她,声音清质:“祝你生日快乐。”

    她嘴角带着笑,当着少年的面儿将礼物拆开:“我很好奇你送我什么礼物?”

    是什么呢?

    长方形盒子里面躺着一只钢笔,粉色磨砂质地,珞夕林拧开笔帽,m形的鼻尖,手指轻轻一触,还很结实,不晃动。

    “谢谢,”她笑着:“等一下切蛋糕,你多吃一点。”

    旁边有同学看着,也有同学起哄:“哎夕林,为什么珞宁送你礼物你就当面拆了,还蛋糕让他多吃点,对我们你怎么不啊?”

    “对啊,对啊。”

    珞夕林笑:“我要是把你们的礼物一个个都拆开的话,怕是今下午你们都吃不上蛋糕了,你问问其他同学愿不愿意?”

    那同学吃瘪,躲在人群里安安静静的。

    陈诚上来解围:“好了,同学们马上就十二点了,到时候给大家切蛋糕,大家一起吃,想吃多少有多少。”

    “欧,吃蛋糕咯!”都是一帮孩子,听到有吃的东西就忘了形。

    中午十二点,珞家院子里放礼花,夕林拿着麦克风登台。

    “各位叔叔阿姨,感谢你们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来参加夕林十八岁的成人礼。”

    台下一阵掌声,陈诚站在人群中,满眼骄傲的看着台上的姑娘。

    掌声结束后,珞夕林继续发言:“首先我要感谢我的爸爸妈妈,感谢他们在18年前的8月19号把我带到这个世界上。”

    珞夕林把目光看向了父亲络震庭:“我感谢我的爸爸,谢谢他那么努力,为我创造了这么好的环境,让我一直如公主一样的生活着。”

    台下,络震庭拍手,看着台上的女儿,眼眶不知不觉中红了,他的女儿长大了,知道体贴父母。

    宝贝女儿,你可知道为了你,爸爸愿意做一切。

    体贴的妻子这个时候走过来,握紧他的手,对他笑。

    他把妻子揽入怀中,在妻的额头上亲了一口:“谢谢你,把这么好的宝贝送给我。”

    禾嘉柔看着丈夫,温柔的笑了:“也谢谢你。”

    人群中有一道目光看着那对恩爱的夫妻,却只有黯然伤神……

    台上珞夕林调侃父亲:“就在刚刚,我听到爸爸,我是他最好的宝贝。”

    宾客笑,把目光纷纷朝向络震庭夫妻二人。

    “这个坏丫头!”络震庭埋怨了句。

    珞夕林也听到了,她对络震庭:“爸爸,我不是坏丫头,我是您和妈妈最宝贝的宝贝。”

    完,珞夕林把目光从络震庭身上移开,对着他怀里的女人笑了:“我还要感谢我的妈妈,因为没有妈妈我不可能存在于这个世界上,我要感谢她,用她的温柔呵护我长大。谢谢爸爸那么疼爱妈妈,妈妈那么疼爱我。爸爸,妈妈我爱你们!”

    台下,禾嘉柔终于忍不住哭了。

    女儿,她的宝贝女儿。

    不管在什么时候,络震庭都是舍不得妻子哭的,这时候因为女儿的一句话惹哭了妻子,络震庭心疼了:要这孩子干什么,竟惹她母亲。

    禾嘉柔听见却恼了,掐丈夫的腰,瞪他:“当初谁要的?”

    络震庭怂了:“我,还不行吗?别哭了,那么好看的眼睛。”

    台下宾客看着夫妻二人的互动,有人羡慕,有人酸:“老珞啊,多大年纪了,给咱男人长点脸行不行?”

    络震庭白了那人一眼,心想:老子疼自己老婆管你屁事!老不羞!

    他这模样却把禾嘉柔逗笑了,声开口:“人家的没错,你就是太幼稚了。”

    “老婆,”络震庭委屈了,替媳妇擦着眼泪,“只要你不哭我保证就长大了!”

    台上珞夕林咳嗽了两声,对着台下喊:“爸爸妈妈,你们别撒狗粮了!”

    台下一阵哄笑,但大家却异口同声:“孩子,那是你爸爸妈妈感情好!”

    哦

    珞夕林被群攻了。

    台下,珞父得意:宝贝女儿,要知道姜还是老的辣!

    好了,这个先搁下,珞夕林转眼看向人群中的陈诚,他今穿着宝蓝色西装,站在阳光底下,耀目的帅气。

    珞夕林开口:“我还要感谢一个人,那就是我的陈诚哥哥,谢谢他在我八岁那年来到我身边,这些年我一直以为,他是上苍派到我身边保护我的。跟爸爸和妈妈一起疼我爱我,所以今我想表白陈诚,哥,我爱你!”

    陈诚微笑,大方回应:“哥也爱你,妹妹。”

    很爱很爱的那种。

    这解释,马雪梅有对不上号了,她疑惑的看向并不看她的禾嘉柔的身影,不对啊,她明明这陈诚是络震庭的秘书,什么时候变成儿子了?

    难道是私生的?

    亲妈表示,对咱马老师的脑洞,我也是醉了的!

    “最后,我还有件重要的事情要宣布。”珞夕林对着台下,“是喜事,我已经拿到了剑桥大学的offer,预计九月底就要去那边报到了,大家恭喜我吧!”

    珞夕林笑着,台下是她想要的一片恭喜的掌声,少年混在其中,鼓掌的动作却如同机械般被定格。

    一众同学当中,有人嫉妒,有人是真正的祝福,她不细细分辨了。

    侍者推上来六米高的生日蛋糕,夕林拿着蛋糕刀切了一下,吩咐侍者推下去分给大家吃。

    草坪上悠扬的乐曲再次响起。珞夕林站在一旁和何惜晴两人一边吃蛋糕一边笑。

    她没注意到少年向这边走来,但他终究还是来了,一切该面对的还是要面对。

    何惜晴提示她:“看看谁来了?”

    “谁啊?”珞夕林转过身看到了珞宁。

    她的少年。啊,不,原来是现在不是。

    珞宁看了她许久方才开口:“你要去英国念书了吗?”

    “嗯。”她答。

    何惜晴倒是识眼色,端着蛋糕碟子去一边了。

    她:“我给过你机会的,奥数比赛结束,学校有了交换生名额,我让你去报,你是怎么做的呢?”她的语气里有些恨,“珞宁,我答应要等你一年,可是现在想想,没那个必要了!”

    他把她最珍爱的大白兔送给了另外一个女人,完全不顾她这五年来日日相送的情意,就这么随随便便的松了出去。

    她真想问:当他把她送到糖转手送给于欣的时候,有没有那么一刻想到她?

    她被于欣的那句:“他爱着你的同时也在爱着我”给彻底的伤着了。她当时本能的去怀疑于欣的话,但是于欣又怎么能够那么清楚的知道他放糖的位置,就连是什么样子的盒子都的清清楚楚,如果不是他允许,于欣会吗?能吗?

    还是是她太傻,轻易的相信了他,她的初恋就这么不值钱。

    当她想要彻底放弃这段感情的时候,少年终于开口了。他:“我知道你一共送了我2799颗大白兔,你想要通过大白兔告诉我,希望爱情久久。”

    珞夕林微微怔住,原来他懂!

    对啊,2799,爱情久久,是她早就想要跟他表白的话,只是因为年龄不到,所以她只能慢慢珍藏着,一一的给他听。

    原来,他听到了!

    就在她要被少年感动的时候,于欣自人群中走来,目光一直往这边看,显然是想警告她,珞宁是她的。

    原本软化的心,又恢复如常。嘴角勾起,用陌生疏离的眼神看着少年:“珞宁,我在想你的那句话的是真的?”她走到少年身边与少年擦肩,用一种极其暧昧的方式演给于欣看。

    却附到少年耳畔:“9月15日,下午3点,虹桥机场,我等你来!记住珞宁,这是我给你最后的一次机会。”

    完她便走开了。

    “珞宁!”于欣走过来,望着人群中那抹已经离开的身影,问少年:“那不是夕林吗,我刚才看到你们在这里,你和她什么了呀?”

    ------题外话------

    猜猜后面会发生什么?月票和花花砸过来吧,鞠躬!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繁花落豪门,一世倾情》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繁花落豪门,一世倾情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繁花落豪门,一世倾情》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